【潇湘溪苑】【原创】养成 (主宠文,含sp训诫,微虐)

一楼给百度,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29 13:09:00 +0800 CST  
挖坑寄言,

本人随心,入腐圈儿2年,1直都是写小言情的,近几日完结了1篇BG,打算开个系列文,突然间萌上了bl,打算先开1后代文慢慢填,本人文笔有限对训诫bl等了解有些不喜可喷欢迎点评,

PS:时间有限尽量每日保持1更字数1000左右,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29 13:10:00 +0800 CST  
文案:
旁人养宠物,只需要让宠物吃好喝好就行了,可他军霖呢?养1个宠物比养个儿子还麻烦,不仅仅管吃管喝管住的,还要让人看着他别乱吃乱喝,一天天的为他操心,他竟然也没腻歪他,十一年如一日的就这么过来了,真是掬了很多把辛酸泪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29 13:11:00 +0800 CST  
秋风吹尽旧庭柯,黄叶丹枫客里过。



今日立冬,天儿虽然极好,不过也到了冷时候,路上行人纷纷穿上了厚重的棉衣。

S市 军家一处别墅里,热闹非凡。

因为别墅的主人,军家当家人——军霖从国外回来了。

“林叔~我回来了~”门口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正指挥着佣人们擦拭清扫大厅的林林嘴角一抽,求助似得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军霖,见自家主人不为所动,仍然自顾自的翻着手中文件,叹了口气走到门口,迎上了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大男孩。

“夏少爷回来了啊!”

男孩一身中国传统的白蓝色相间校服,清爽利落的短发下,是一张明媚张扬又带着一点儿婴儿肥的脸,浑身都散发着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

阻止了林林欲弯腰给他换鞋的动作,踢下脚上的白色运动鞋,自己换上了拖鞋后,双手环着林林的脖子,十七岁的男孩,个头蹿得很快,林林微微抬头,看着眼前那个比自己还高一点的男孩,心下感慨。

当年那个不及他腰高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林叔我想吃麻小~”

撒娇的样子还是跟十一年前一样啊!

林林继续感慨。

“今天那瘟神还没回来吧?没回来的话那我还要吃酸汤鱼片。”

听到“瘟神”二字,林林迅速结束了感慨,“夏少爷嗓子要好好的保养,不能吃这些个刺激的东西,更何况今儿是立冬,咱们按着习俗,得吃饺子。”

语气很像一个处处为添夏着想负责的贴心管家。

嗯不是像,是本来就是,林林心中为自己的言行判了个一百分。

“哎哟林叔,您这不到三十的年纪,不要跟那个瘟神一样天天唠唠叨叨好不好?您还年轻呢!而且那饺子有什么好吃的?死面儿的东西,硬邦邦的。”

添夏一听这个,当即又嚷嚷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瘟神”放下文件,冷不丁道,“除了麻小,你还想吃什么?”

林林正在那里嘟囔,“你家瘟神比我还小三岁呢!”就听到瘟神...呸!自家主人的声音后,立即从添夏的“怀抱”中摆脱出来,站在一边儿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标准式管家微笑,等着添夏的下文。

“我还想吃麻辣香锅啊,昨儿的麻辣香锅味儿特正我还想再...”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29 13:12:00 +0800 CST  
添夏自然而然的回答道,语气无限回味。

突然间顿住,woc这声音怎么这么像瘟神的?

幻听幻听,据说青春期还没过完的都容易产生幻听。

“哦?这么幸福啊?”

可惜添夏没有幻听的毛病,因为那个十几年如一日的低沉嗓音还是响了起来,仍然像他最爱的古筝之声,低沉婉转,悦耳动听,沁人心脾...

哦天脑回路又不正常了他,堆出一脸谄媚的笑,添夏寻着声音找到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军霖,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军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都好几辈子没见面了话不多说啵~一个先。”

“啪!”

他的粉嫩嫩的滑嘟嘟的唇亲在了文件夹上。

“别介夏少爷我就是1瘟神别跟我有亲密接触省得传染。”

随手拍了拍文件夹被添夏亲过的地方,军霖把还在保持身体前倾想亲他的夏少爷身体摆正,让他坐在自己身边,虽然,隔了一段距离,虽然,在身体接触以后很细心的拿起纸巾擦了擦手又换了一张新的纸巾,轻飘飘的甩了几下,看样子好像是...祛除什么传染东西一样。

添夏的脑回路转到了如果此时是二次元的漫画的话那么他的额头上一定是几道竖线,还是乌漆嘛黑的。

不过!军霖那甩纸巾的动作好像电视剧里面的姑娘们招客时候!!只是军霖更加赏心悦目!

脑回路一边儿想着自个儿额头的几道竖线怎么画才能显得自己更加英俊帅气,又在想着军霖刚刚那一副...招客做派,脸上颜色忽明忽暗,轻易就可以看出他在想什么...

在那么一瞬间军霖很想给添夏一拳头,这熊孩子,看到自己就一个劲儿神游天外,真是...欠揍。

就在军霖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添夏的脑回路被林林切断掰直连接齐了。

那是因为在一旁端端正正站着看热闹的林林意识到不好,急中生智的解释了一句,“夏少爷最近总是做梦梦到吃麻辣香锅估计是把梦跟现实搞混了吧!”

林叔您真是太给力了!

暗中点个赞,添夏努力做出一副懵懵懂懂努力回想的模样。

“哎哟可能是吧?我最近总是感觉自己睡不醒的样子,原来还是在梦里啊。”

“唔?”

军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问了林林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现在几点了?”

林林看了看客厅左墙角落里的的西式落地钟道,“军哥,现在是十八点二十了。”

“哦?”

军霖挑眉,“太阳也落山了吧?”

“对啊。”一旁的添夏摸不准军霖话里的意思,这个跟他做梦吃麻辣香锅有什么关系?

应是瞧出了添夏眼中的疑问,军霖把茶几上的文件放在一处,口中平缓无波,“林林你刚刚还说今儿立冬,咱这儿是北方,天儿五点多就黑透了,夏少爷你大晚上的做什么白日梦?”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29 13:13:00 +0800 CST  
“我....”

添夏暴起,谁特么做白日梦了?

“就你那个破肠胃你还就知道吃吃吃,前段时间难受的不是你?还吃麻小?还麻辣香锅?做什么白日梦呢?你不舒服了老子想跟你上床你是不是是不是还得忍着了?”

一遇到添夏贪嘴儿的事儿,军霖总是很生气,每每不舒服难受的要死还不长记性,这是典型的记吃不记打吧?

添夏:.......

瞬间脸红到了耳根处,绝对不是害羞,他是被气的!

林林适时的带了所有的佣人出去,只留下军霖与添夏两个人。

添夏见所有人都走了,也站起来想要离开,却被军霖一把拉住。

“干什么去?”

废话!当然是找两块儿冰给脸蛋儿降降温!

当然这话他不敢说出来罢了。

知道自己挣脱不开军霖的手,就顺势窝在了他的怀里。

“我这一个多月没回来,你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

揉了揉怀里小人儿毛茸茸的头发,一如往昔的触感,微微有些扎手,跟他的主人一样,是一个见人就刺的主儿。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个性子的人儿,竟然也能在自己身边待上十来年,而他……还没腻歪,十几年如一日的宠着惯着,倒是让他愈发不听话起来了。

自下往上的抬头看,刚好对上军霖那双清冷无波的眼眸,带着一丝探究与思索,心中莫名,忍不住回嘴,“哪里滋润了?你让林叔管的那么严,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吃的。”

“我说小夏儿你怎么就管不住你的嘴?”

见他顶嘴,军霖骂到,“你自个儿的肠胃不好嗓子不好不知道么?报了个什么音乐社的也不住嘴儿的吃,这些都得让我派人看着管着你还嫌不够么?”

自知理亏,也明白军霖说的都是对的,还是不住地嘟囔:“那我连吃什么都要人看着管着的我还能是人么……”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0 02:29:00 +0800 CST  
被气笑了,拧了一把还带着婴儿肥的脸蛋,见怀里的男孩儿张牙舞爪的大呼小叫,让人看着……忍不住的一拧再拧。

“哎呦呦别拧……!”

呲牙咧嘴的叫着,却不敢挣脱军霖的钳制。

“我拧的不是人啊,这咋还说上人话了?”

“军哥……疼疼疼!”

瞅见了那人眼底的笑意,并非往常的未达眼底,知道他撒娇讨饶有用,才放下心来呼痛。

毕竟,绝大部分的时候,自己愈喊痛那人欺负自己愈厉害。

见那白皙的脸蛋儿让自己拧的泛红,才停了手,轻轻给他揉了揉,道,“下回管不住自己 满嘴跑火车,我拧的就不是这儿了。”

另一只手暗示性的抚过男孩儿的腰侧,暧昧的画着圈儿,满意的看到添夏整个耳朵都红了。

尽管羞赧,但还是乖觉的侧了侧身子,方便那人的手上调弄。

这般姿态,军霖很是满意,不负他多年调教,这具身子,总是不经意间就能做出让他高兴的动作。

只是,除了这个爱作死的小性子,忒皮实,让他总是想狠狠地收拾他一顿。

——————

晚饭是各馅儿饺子,添夏并不是很喜欢吃,不过那是林林亲自准备的,十分给面子的一样尝了一个,就一半饱儿,借口还要写作业早早儿的回了房间,并没有注意到军霖看到他的动作以后眸中闪过的一抹微光。

晚饭后,军霖依旧很是忙碌,他在国外待了一两个月,虽然一直远程处理公司各项事宜,但终究不放心,将近段时间的报表重新看了一遍。

一个小时后,军霖放下文件,让林林唤来别墅所有的佣人。

“说吧,又给你们夏少爷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长腿交叉搭在茶几上,将自己窝在沙发里面,锐利的眼眸扫向所有人。

战战兢兢的并列站在一旁,除了林林,所有人都不敢与他对视。

“我们……我们拗不过夏少爷,为他准备了几次麻辣宴……”

最终还是林林站出来,说出了实情。

“啪!”

挺直了腰,随手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砸过去,摔在地上,响声唬了众人一跳,“你们不知道他肠胃不好吃不得辛辣刺激的东西?”

“我们也劝过夏少爷,可是劝不住啊!”

新来的厨师低声辩解,却被转头的林林一个厉眼横过去,立刻噤了声。

“军哥……”

“你闭嘴!”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0 09:45:00 +0800 CST  
想知道有没有人在看文,今天提前下班有人的话可以多发一段,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0 14:53:00 +0800 CST  
军霖斜睨他一眼,语气如往常一般不冷不热,可侍候他那么多年的林林听的出来,军霖动怒了。

军家当家人军霖,做事为人,独断专横,最不喜欢旁人忤逆他的意思。

唉……

夏少爷这次肯定要受到教训啊!

可这事儿……

“是属下没有阻拦主夏少爷,军哥……”

“行了。”

军霖打断他的解释,“说一千道一万的就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你无需给他解释那么多。”

摆了摆手,“把这儿收拾收拾都下去吧,今儿晚上不要上二楼来。”

二楼,只有军霖跟添夏的卧室,还有军霖给自家妹子军霜留的房间。

上了楼先在自己房间拿了些东西,这才走进添夏的房间,发现添夏并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在写作业,而是……

听到洗手间内哗啦啦的冲水声,军霖挑了挑眉,在上厕所?

果不其然,下一分钟就看到添夏耷拉着腰从洗手间门口走了出来,见军霖大喇喇的倚靠在自己床头上,条件反射的放下了揉着小腹处的手,停在离床边两米的地方站直。

可太晚了,那人已经看到了他的动作,眉峰一皱,“不舒服?”

“没……”

在那人锐利的眸光下,老老实实承认了,“恩,有一点。”

“过来。”

军霖向他招招手,添夏眨了下眼睛,掩去了所有的情绪。

他,其实,很不喜欢军霖对他做出招手动作的,那样子,仿佛在说他,招之则来,呼之则去,像个宠物,虽然,他的确是这样。

慢蹭蹭的磨过去,仅仅两米的距离,却走了许久。

刚刚靠近床边,只觉天旋地转,军霖几个动作下来,添夏已经趴在了床上,而他自己,就正斜卧在旁边。

“不舒服?我看你是管不住嘴儿又偷吃了吧?”

添夏的肠胃,一直很不好。

莫说吃些冰的辣的,就是稍微有些凉,或者东西有点儿辣,吃下去肚子就会折腾好几天。

更甚者,他一年四季只喝热水,莫说冰激凌,就连果汁饮料,温水凉水都甚少碰,可即使如此,肠胃仍然调理不过来。

一则添夏自小吃了些苦,身子这些年还没有补过先前那些亏空。

二则在搬出军家老宅之前,添夏不过是家主军霖带回来的孤儿,在本家身份低,那些照顾他的人自然不是很尽兴。也就是这两年一直与军霖在外面生活,佣人不知二者关系,只把他当少爷供着,才精心了几分。

三则嘛,自然就是添夏贪嘴儿了。是一个十足十的小吃货。

嗜辣成瘾。

可偏偏,他娇弱的肠胃,经受不住一丁点儿的刺激。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0 15:34:00 +0800 CST  
发个预告,过几天就会写到了,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0 21:05:00 +0800 CST  
军霖前两年发现这事儿以后,就严令禁止他贪嘴儿,还特意派了手下林林盯着他,只可惜……

“我没有……”

见这架势,添夏心知自己完了,可内心还是忍不住有侥幸心理。

“啪!”

一个呼啸而来的巴掌声打碎了他所有的侥幸心理。

“还不承认?”

见他这样,军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管不住上面的嘴儿,应该是你的屁股还不知道疼吧?你放心,我让你长了见识以后,下面的嘴儿再代替你受罚。”

……一句话就说的添夏面红耳赤。

臀部火辣辣的疼,可熟悉军霖力道的添夏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他,仅仅用了三分力气。

“我错了。”

老老实实的认错,脸一歪冲向军霖,大眼睛眨巴几下,撒撒娇争取宽大处理。

军霖却看也未看,只是淡淡的道,“这裤子,你是自己褪下,还是让我给你扒了?”

woc我能都不选么?

心里嘀咕着,嘴上却是谄媚一笑,“哪敢劳烦您呢,我自己来。”

少爷我早早儿的脱掉家居服换上宽松的睡衣了,就那么薄的布料你还让我脱了,它它它能管个p用啊?

一边腹诽一边慢吞吞的解着睡衣带子,一旁的军霖就优哉游哉的看着,早已读懂了他内心的话。

不觉一笑,其实这让他祛衣挨打的规矩,也是因为他夏少爷爱作。

小时候添夏犯了错,受得都是军家的家法——藤杖,因着军霖爱惜他年纪小脸皮薄,不忍他被人扒光了裤子在人前挨打,一直都没有让他祛衣,添夏就自己偷偷缝了两个小棉包跟一个小马甲,棉包搁在俩屁股蛋子上,小马甲套在衣服里面,以此减轻受罚的力道,一直都是由专人行惩戒之职,这事儿,也是瞒得天衣无缝的。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1 09:14:00 +0800 CST  
只有一回,那是军家老太太知道了添夏爬上了军霖的床,让人狠狠地去收拾他的时候,被恰巧赶回来的军霖瞧见,二话不说的压上跪趴在刑堂中间受罚的添夏身上,代他受罚,也就发现了他身上……受罚的地儿比较厚实,这才知道他一直背地里搞小动作。

等两个人搬出了老宅另居,军霖才收了他的工具,给他定下了以后祛衣挨打的规矩,只是后来这惩戒人,都变成了他,也没了那些害羞的理由,惹急了他,直接扒下他的衣服开揍。

“夏少爷,您这磨磨蹭蹭的嘎哈呢?也不是大姑娘上花轿。”

添夏这个性子,也是够贫的,一边儿装模作样接着解睡衣带子,一边儿还傻乎乎的问,“大姑娘上花轿是啥意思?”

不耐的扯开他的睡衣,直接上了两巴掌,才道,“你这嘴巴怎么就管不住呢?要不要我给你弄个把门儿的?”

要挨罚了还这么贫,自己刚刚就应该把他的嘴巴给拧肿。

“说说,最近干什么好事儿了?”

见他挨了两巴掌老实了,这才慢条斯理的问。

军霖性子孤傲,做事儿从来都是随心随意的,手底下的人,一向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半点儿理由都不说,全凭他们自个儿的悟性,唯独对添夏不同,他极喜欢一条条的给他摊开来讲,再告知他要受多少的罚,看他咬牙忍痛的模样,跪趴在他身边的人,是喜是悲,要哭要笑,都是得看他的心意。

“我……军哥,我就是吃了次麻辣香锅……”

他实在是喜欢吃这些辣乎乎的,可偏偏军霖管得严,林叔也是在实在拗不过他的时候,才会让他偷偷的吃一回。

“就一次?”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1 15:32:00 +0800 CST  
元旦快乐,,睡了一觉上QQ发现列表一堆得群发祝福,还有一个发了跟圣诞节一样的,把我怄的,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6-12-31 15:35:00 +0800 CST  
“就一次?”

执起进来之前从自己卧房拿来的皮拍,划过那裸露的翘臀,威胁意味儿十足。

“不不不……是三次,一次麻辣香锅一次麻小,还有一次……麻辣宴。”

添夏只觉屁股一凉,忙不迭讨饶,“军哥军哥……坦白从宽……”

“夏少爷跟我十一年,难道不知道在我这儿,从来没有什么宽啊严的?”

撇了撇嘴,“我就知道,你想打就打咯!”

他可是病号哎!刚刚肚子还不舒服来着。

“真是自觉,那你说说,这回打多少,我听你的。”

复而揉了揉那扎人的脑袋,笑得温柔。

呸!还听我的,我不也是按着你的规矩来么?

想起那本儿薄薄的只有几页却掌控了他所有的言行举止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生杀大权的《宠物行为规范》,添夏忍不住在内心哀嚎,但嘴上却是老老实实回答,“贪嘴一次二十下,一共六十。”

“恩。”

军霖点点头,等着他摆好受罚姿势。

按着军霖现在在位置,添夏挪动了下身子,深深地沉下腰,屁股自然而然的翘了起来,双手不自然的摆在侧面,紧紧的蜷在一起。

整个人,就在军霖的手边儿。

根据《宠物行为规范》第十条规定,受罚的时候不论地点时间,须得俯身沉腰臀上翘,挨罚处必须摆在主人最趁手的地方。

“记得报数。”

“啪!”凭着挥起来的力道判断,军霖这才用了七八分力,咬牙闭上了眼睛,等待疼痛的降临,口中规规矩矩的报数。

“一……”

这感觉怎么不对?

添夏回头一看,军霖手中拿的根本不是那皮拍,而是一根两指阔的竹板。

次奥怎么是戒尺?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7-01-01 04:01:00 +0800 CST  
来不及多想,第二下已经落下,仍旧是那个位置。

“嘶~”

戒尺不同于皮拍,皮拍受力点比较广,自然而然每一寸皮肤分担的力道小了些,可戒尺……

太疼了,才刚刚两下,臀部火辣辣的灼热感,让他要承受不住。

并非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疼痛,更甚者他都受过,只是当时是在军家老宅,他每回受罚都提前备好“工具”,再大的力度都泄了大半。

更何况,以往军霖收拾他,不是皮拍就是巴掌,这戒尺,的确是第一次用。

“啪!”

“别嚎哧!”

正回想着,更重的一戒尺落在依旧的位置,痛感绝不是x3那么简单。

“若是忘了报数当下的那下是不做数的。”

“啪!”

轻飘飘一句话,伴随的是与之不符的力道,第四下,终是移了位置。

“四!”

添夏咬牙,恨恨地吐出数字。

Mad军霖你跟我有仇还是咋???

“啪!”

“错了!”

Nmb啊军霖真跟劳资有仇!!!

“啪!”

见他没懂,军霖又添了一分力道,添夏终是忍不住,哭喊出声。

“啊——!”

才熬了六下,额头上就渗出汗来,眼眶含泪,却强忍着不让它落下,而搁置在两侧的手,攥得紧紧的,手臂上青筋暴起。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7-01-01 11:03:00 +0800 CST  
舍不得下狠手揍肿么办,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7-01-01 11:04:00 +0800 CST  
见他痛得喊出了声,军霖手僵持在半空中,另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撇了戒尺,另一只手抚过添夏的头,连发间,都有些潮意,冷着心肠,道,“我刚刚便说了规矩,你是听不懂人话?”

添夏僵着身子,不肯回答。

他如此模样,让军霖更是怒气上升,骂道,“你自己个儿肠胃不好你不知道?哪一回闹腾起来好受了?还管不住自己一个劲儿的吃,吃坏了难受的不还是你自己?”

想起每一次添夏胃疼腹痛之时的一脸菜色苦不堪言的模样,军霖忍不住又抄起戒尺,狠狠责了三记,每一记,都用了十足十的力气,全部落在臀峰一处,见那三处均鼓起道颇宽的红痕,紫涨的棱子看得他很不是滋味儿,颇为怜惜,方停了手。

“怎么?我刚刚不小心打了夏少爷您的开声儿神经,打哑巴了?”

添夏梗着脖子,小声嘟囔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你丫又不是我怎么能知道那麻辣香锅麻辣小龙虾的滋味儿之美之好之妙??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7-01-01 13:43:00 +0800 CST  
刚刚才发现我一直没发攻受属性,,这篇文名字一开始设定的是军大少爷饲宠记,后来才取了文艺的1名儿叫《养成》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7-01-01 15:30:00 +0800 CST  
,我大早上的更新竟然被吞了,,放图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7-01-02 04:49:00 +0800 CST  
长截图,不方便看的话我再重新截,


楼主 随心xzz  发布于 2017-01-02 04:50:00 +0800 CST  

楼主:随心xzz

字数:176033

发表时间:2016-12-29 21:0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2:35:25 +0800 CST

评论数:2189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