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欧阳家族里的欢与忧

一楼,送给所有喜欢风吧的朋友.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6:53:00 +0800 CST  
楔子

 (大哥欧阳夜辰24岁成熟稳重,外冷内热,对待弟弟们管教虽然严格,但是比谁都更疼弟弟们.黑白道龙头的继承人,自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父亲的公司帮忙,令欧阳企业蒸蒸日上,烈焰帮每个人都非常之敬佩. 


 二哥欧阳夜羽19岁,大二,在外面桀骜不驯,有点叛逆,但是在家却是一个好哥哥,非常疼他那龙凤胎弟弟妹妹,敬重大哥. 


 三妹欧阳夜萱,17岁,活泼可爱,单纯,但同时也是一个笨笨的做是经常犯迷糊的小丫头,常常害弟弟夜轩受连累. 


 四弟欧阳夜轩,17岁,精灵古怪,经常惹祸,是个名副其实的捣蛋鬼.尊重两个哥哥,非常疼爱比他早出生5分钟的孪生姐姐.


 欧阳琪天,四兄妹的老爸,欧阳企业老总,烈焰帮的龙头大哥.


 原绮珊,欧阳琪天老婆,别看已有46岁了,长相确如刚满30的女人一样,心里还是充满了孩子趣,现正与丈夫结婚26周年纪念环球旅游中.)






 "二哥,这次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啊,不然我会被大哥打死的."夜轩欲哭无泪的向最疼他的二哥求救.

 "小轩,别说帮你了,我都自身难保了.就这次帮你隐瞒打架的事,哥到家后就再也没理过我,这都整整一天了他都没离开过书房.连萱儿劝他都不管用,你是知道的,萱儿都劝不了了,咱俩只有等着挨打的份了.这顿打说什么也是躲不掉了,只有一会等大哥气消了一点乖乖的承认错误,让大哥少打两下啦!"夜羽也是一脸苦瓜相的望着书房的位置.

 "看来,我的屁股是保不住了,我现在后悔死了,我那天干嘛去酒吧啊,不去酒吧就不会遇到那该死的易星辰,就不会有那场使我屁股遭殃的架了."夜轩正说着带劲,完全没有注意到脸色大变的二哥.


  "小轩...."夜羽刚想叫出来就被大哥一个威严的眼神给吓回去了.而不知情的夜轩,还在怨气十足的怨东怨西.

 “唉,二哥,那天你怎么没拉住我呢,我向你撒谎说是和朋友去打篮球你应该拦着着我才对啊,你怎么没拦住我呢?想起来,二哥,也不能全怪你,我自己也有错,早不聚会晚不聚会,我偏偏定的那天,我说二哥,你就想想看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大哥忘了这件事啊!........大...大哥,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夜轩带劲的说着,中间说渴了还不忘拿了瓶果汁润润嗓子,刚喝完果汁就想起自己说了这半天话二哥怎么一句也搭理啊!可是一回头,看见的不是马上要与他患难与共的二哥却看到了一脸冰冷面相的大哥,完了,这下总算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真相抽抽这张惹祸的嘴,夜轩在心里苦苦的想着.


  " 接着说啊,不是还没说完嘛?怎么不说了,怨完二哥是不是就该怨我这个大哥了,怨我走之前就应该打你一顿好给你提个醒,好让你这半个月给我好好在家呆着,别出去给我惹祸."夜辰玩弄的说着,脸上完全看不出发怒的表情,可夜羽夜轩却吓得说不出话,俩人心在心里同时像一个问题,"完了,暴风雨的前夜是平静的,大哥却是这种表情说明一会死得更惨."

 “没有要说的了吗?好,给你们俩10分钟的时间在好好想想,想想一会该和我说些什么,我不喜欢挤牙膏,我问一句你们就答一句,要不想多挨几下打你们就给我好好地回答.我去书房等你们,10分钟之后见了.”夜辰说完没有表情的去了书房.

 “二哥.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大哥过来了,这次我真的是死定了,屁股一会会没的.”夜轩本就白皙的小脸经大哥这么一下就更显苍白了,要是让学校里面的女生看见他们心中的白马王子这个样,准是以为他得了什么重病,谁让天不怕地不怕就连老爸都不怕的欧阳夜轩单单就怕他这个厉害的大哥.

 “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可是你光顾自己说了,哪顾得了我暗示你的眼神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的眼神有多恐怖,你倒好,还没等大哥问了,自己到全都招了,对了,你不是说那天打完篮球后遇见易星辰,他们挑战你,你才去的酒吧,原来根本是骗我的,好啊,现在连你二哥都骗了.”夜羽假装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夜轩.

 “二哥,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原谅我这次啦,这下大哥都知道了,一会进去后帮我说句好话啦!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乖乖的,不再乱闯祸了.”夜轩吃定了二哥对他的心软,便撒起娇来.


 “帮你什么啊,帮你挨打,咱俩现在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你想好一会进去后怎样和大哥说啊?”哥俩倒好,聊起天来了,还好夜羽提醒他一会还要面对的灾难.

 “没有.”夜轩倒也答得干脆.

 “答得倒是干脆,好一句走一步是一步,二少爷四少爷聊的到不错啊,不知道10分钟现在已经过了2分钟了吗?”夜辰突然站在俩人的身后,仍旧没有任何表情.

 大...大哥.俩人的脸色更加更加苍白了,额头都出现了一层浮汗.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6:53:00 +0800 CST  
书房里.

 “谁先说?”夜辰坐在沙发上,手里攥着夜羽夜轩最怕的那根藤条.

 “我先说.”夜羽心想晚死不如早死,如果哥哥先打完自己一定会很累了,再打小轩就不会用那么大力气了.这次还是在帮帮小轩吧!”我不该撒谎,不该隐瞒小轩打架的事,不该没看好小轩,让小轩在外面惹祸,没有做到做哥哥的职责.呃...还有,让大哥失望了.”也许说到最后恨不得扎个地洞里,这下彻底完了,这几条罪恐怕要挨上超过100下藤条了.

 “还有呢”?夜辰淡淡的说.恩,这次我不让你在床上趴上一个星期我就不是你大哥.


 “呃,还有...没有了.”夜羽反复想了想,没错了啊!

 “10下,刚才我说让你们考虑几分钟去我的书房?”

 “啊!对了,是10分钟.”小声的说完,

 心里又骂了自己一句,唉,又要多挨10下了.

 “ 迟到两分钟一分钟10下.” 夜辰面无表情的说着.

 “知道了.”屁股啊屁股,我对不起你了.

 “算算自己该挨多少下”表情开始慢慢变怒了.暴风雨马上来临.

 “撒谎,隐瞒小轩打架的事50下,没看好小轩让他在外面惹祸50下,,没有做到哥哥的职责20下,让大哥失望20下,加上刚才迟到20下,让大哥提醒10下,总共170下.”夜羽说完都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170下,天啊,这次非得在床上趴上1个星期了.

 “好.”夜辰很满意弟弟勇于承认错误.该下一个了."夜轩,该你了."

 “不听大哥的话在外面打架50下,向二哥撒谎20下,让哥哥们担心30下,害二哥和我一起挨罚50下,刚晚了2分钟20下一共170下.”屁股啊屁股,我对不起你.

 “好,夜轩,裤子脱了,趴桌子上去.”夜辰冷冷的说道.

 啊,坏了,小轩,二哥这次帮不了你了.我现在为你能为你做的就是给你祈福了,希望大哥这次手下留情啊!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6:57:00 +0800 CST  
夜轩知道这顿打逃不掉了,只有乖乖的走向桌边,迟疑了一下,看了眼大哥,可是看到大哥仍旧冷冷的面相知道没有回旋余地,狠狠心还是把裤子脱下来,连同□一起堆在膝盖上. 身体靠在桌子上,肚子贴在桌边使白皙的屁股微微翘起.

 “自己报数,报错了从打.”

 “啪” 夜辰用力的打了下去,一藤条甩的白皙的臀上泛起一道醒目的红棱,


 “一”看来大哥真的生气了,就刚才大哥要打的时候还抱有一线希望,希望大哥能够手下留情,就冲刚才这力道,170藤条下去,我还能不能坚持住啊!夜轩在心里默默地哭泣着,他不敢现在就哭出来,这样会被大哥认为没有勇气承认错误.这刚一分神,又是一鞭交错在第一道伤口上.


 “二.....” 强忍着喊出来的冲动,夜轩咬了咬牙,

 感觉接连着几下,全是打在了同一个部位,而力道却丝毫不减。

 “三十七”.... 这一板打在了臀腿交界处,夜轩疼得叫出来"哥,轻点,疼啊!"

 “知道疼就对了,让你不听话。”夜辰完全不顾弟弟的苦苦哀求,又一藤条狠狠地打在臀腿交界处.

 "啪"....

 “五十七,哥,让我歇会再打行吗?我受不了了.”夜轩想想都打了五十多下了仍未见哥哥手软,便开始撒起娇来,如果在以前哥哥每次都会心软的.可是这次........”

 “受不了你也给我受着,就在打架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后果的.”

 “九十八”

 “哥,轻点啊,”夜轩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屁股,但却被夜辰一记藤条重重的打在手上,疼的夜轩马上把手放回原处.

 “刚才这下不算,从九十八开始从说.”夜辰冷冷的说道.

 “九十八,...一百”总算打完一百下了.夜轩刚想松口气却想到还有七十下等待着自己,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等了近一分钟也没见藤条打在身上,夜轩抱有一线希望的回头看看大哥.


  看见大哥正盯着自己的屁股看,眉头紧紧皱着,而藤条还是在手里紧紧的攥着.这样的大哥还真是少见啊,要不以前大哥从未在打他的时候间断过.

 而再看看自己可怜的已经麻木的屁股,天哪,这还是我的屁股吗?红肿的凛印遍布在自己的屁股上,有些地方已经有些破皮丝丝血丝涔出来.

 “哇”可怜的夜轩在挨打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哭出来,而是爱看完自己那颇有艺术画感的屁股后大哭起来.

 夜辰见自己把弟弟打成这样,已经心软了,小轩平时淘气归淘气,但还是很听话很懂事,在学校老师们也很喜欢他,成绩也是很优秀的,可是一犯起错误来,根本无法把他和那个完美的弟弟合并在一起.在见到弟弟那令人可怜的眼泪后,就更不忍心再打他了.

 “好了,小轩乖了,以后不准再打架了,大哥这次先原谅你,那七十下先给你欠着,如果下次在给我惹这样的祸我可是连本带利的还回来啊!”夜辰摸摸弟弟的脑袋,把他轻轻的抱起来,避免伤口的碰撞,让他趴在软软的沙发上.

 “大哥,小轩乖乖,不会再给哥哥们惹祸了”小脸上还挂着泪水,小模样让人看了好不产生怜惜.

 "那大哥都原谅小轩了,可不可以也原谅二哥呀,不要打二哥这么多下了,很痛的."


 “自己还嫌打得不够?刚原谅完你,你就开始给别人求情?告诉你,你二哥这顿打他是一下也躲不掉.”夜辰无情的说完走向夜羽的面前.

 “是不是该算算咱俩的帐了?”夜辰冷眼的看着夜羽.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6:57:00 +0800 CST  
记忆中哥哥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冷眼的看过,而今天的严厉也是他很少见的,还是上次他把人打伤后大哥打他的时候是这种眼神,而且已经有两年没见过这种眼神的他早已吓得不敢说话.

 夜羽从小就谁也不怕,连学校里的校长老师都要惧他三分,而唯独怕的就是哥哥严厉的眼神和板子藤条,而现在的他只有做好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决定,毫不犹豫的走到桌前,脸不由得发红,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白皙的屁股和双腿.

 “这次你不用报数,规矩你应该知道,不用我多说了吧!”夜辰拿着藤条走到夜羽的身后面无表情的说. 

 夜羽知道哥哥给自己定的规矩,挨打的时候打的再疼身体也不可以乱动,双手只可以抓着桌边,80下以内绝不可以喊出来,不然就会翻倍.

 “哥,小羽知道错了,你打吧!”夜羽话刚落音夜辰的藤条就甩了上来.

 “啪啪啪啪啪........”连续十下重重的打在左臀上,夜羽虽然知道这顿打决不会是轻松的,但没想到会这么痛,看意思哥哥是使了八分力打自己了.真的不知道自己着170下打下来自己会不会只撑得住. 

 “啪啪啪啪啪........”又十下重重的打在了刚才的那道血痕上.夜羽疼的一激灵,屁股也明显的因紧张而绷紧.

 “腿分开”刚才的那道血痕上被哥哥狠狠地抽中.紧张而绷紧的双腿和屁股会因为挨打受伤害到肌肉,腿分开虽然会令挨打更加痛苦,但是绝不会伤害到自己.

 夜羽听话的把双腿分开.左臀上的伤痕已经明显的涔出血丝.

 “啪啪啪啪啪啪啪..............”20下没有间断狠打甩在了右臀上,同样,也出现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呃...”夜羽痛的发出呻吟的声音.双手紧紧的抓住桌边,额头因疼痛早已浮上一层冷汗. 


  而趴在沙发上的夜轩也让大哥这样的惩罚二哥给吓坏了,大哥这样的打人从两年前就没有再用过了,而自己,虽然淘气却没有这样的挨过打,他也知道自己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 


 “你知道我今天放着小轩这个主犯我不狠罚却要罚你吗?”夜辰说着手里的藤条在次在左臀上打出一道血痕.

 “因为....我替小轩隐瞒...打架的事情.” 

 “这是其一,你认为这是在帮助他吗?你这是在害他.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提早回来解决了酒吧打架的事情,小轩现在早已在少管所呆着了,小小年纪就把人打成重伤,他能耐啊!!”夜辰说着狠狠地又瞪了一眼缩在沙发上的夜轩.”要不是我把那伤患给压下来,小轩还能舒服的在家呆着吗?”(话说,小轩心里在想,我哪有舒服的在家里呆着,明明是痛苦的趴在沙发上待着呢!)而你,不但不制止他伤人,还帮他把事情隐瞒下来,你认为纸能包得住火吗?” 

 夜羽并没有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当时知道弟弟惹祸了他也很生气,但是想到弟弟虽然调皮不到万不得已决不会做出伤人的事他也就不了了之了,因为担心哥哥知道后弟弟会有一场严厉的家法,于是就帮弟弟把事情隐瞒下来,而自己也出钱吧把酒吧的一切损失给补回来,伤者也给了许多医药费. 

 “啪……啪……啪……”藤条没有停顿,一下扣住一下,从腰际往下,一直打到腿根处,再原路打回去,棱子叠着棱子,血印扣着血印. 

 夜羽无语的趴在桌子上,以便忍受着痛打一边听着哥哥的教训.

 “啪” 

 “那好,我现在就教教你做哥哥的职责是什么,替他隐瞒实情你是认为再宠他吗?你错了,你这是在害他,你越这样的宠他,他越会变本加厉的惹祸,这次他只是把人家的酒吧给砸了,在下次,他连杀人放火都能做得出来.”夜辰一边教训一边打,一开始只是生气弟弟隐瞒自己实情,可是后来越打越生气,根本不顾三弟的苦苦哀求,没有一下不是很狠打得, 夜羽的屁股上被抽出一条条血痕,血直往外渗. 


 书房现在只听得到藤条打在人身上令人惊悚的声音,和夜轩苦苦哀求大哥手下留情的声音. 


 可是,全在在气头上的大哥那里还听得到任何声音,已经忘记挨了多少下打了,屁股早已麻木痛的不是自己的了,而大哥还在用力的打着.

 最后实在忍受不了疼痛的夜羽终于开口求道“哥,小羽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求哥不要再打了,小羽真的受不了了.” 

 夜辰也知道自尊心强的二弟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想自己求饶的.看着夜羽伤痕累累,已经皮开肉绽的屁股和满脸的泪痕也下不去手了.也许小羽这次真的知道错了,但是为了让他打心里改正错误,拼命地劝住自己想扶起夜羽的想法.冷冷的甩下一句话 “你自己先跪在地上好好想想如何去当一个称职的哥哥.”说完扔下挂满血丝的藤条抱起夜轩走出书房.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6:58:00 +0800 CST  
夜羽听到书房的门”哐”的一声关上了,轻轻的直起身子,而屁股上的伤也因身体的抻动而疼的直皱眉,双膝缓慢的跪在地上,他不敢提上裤子,一时没有得到大哥的允许而是因为屁股上的伤口根本碰不了裤子.而自己的身上的衣服也早已被汗水浸透,流在伤口上如盐沙一样.那张平日里俊俏的小脸惨白惨白的.
 
 其实他知道哥哥在1个小时之内是不会再出现在书房,而他也可以趁这会功夫偷回懒,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夜羽笔直的跪在冰冷的地上,膝下是大理石地面,因为身上伤口的疼痛加上膝下冰凉刺骨的理石地面冻得他浑身直打哆嗦. 

 夜轩房内. 

 夜辰小心的给夜轩上药. 

 “大哥,对不起,我总是淘气总是惹祸,真的很对不起,你不要再罚二哥了,都是我的错,呜呜呜......”夜轩满脸的泪水,看似委屈的小脸跟个小花猫似的. 

 “你现在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如果开始你不去给我惹祸,你二哥能被连累受罚吗?我打他固然是他有错,你也不要再为他求情了,在求情的话刚才的那顿打不算,再得从新打一次.”夜辰冷着个脸说. 

 夜轩听后缩了缩脑袋,他知道大哥不是说着玩的,记得有一次二哥在外面打了人回来之后被大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就是因为自己多了句嘴,替二哥求了情,结果二哥又被大哥狠打一顿,在床上整整趴了1个星期才下的了地. 

 “ 好了,你先趴会吧,一会我让张嫂(欧阳家的佣人,从小看着他们兄妹四人长大)给你做点好吃的.”夜辰摸了摸夜轩的额头,没有发热的迹象,就放下心来. 

 “恩,知道了.”因为屁股的疼痛,让这个平时看似活泼的男孩现在看起来虚弱的想让人保护. 

 夜辰离开夜轩的卧室后拿了件宽松的睡裤又回到了书房. 

 打开书房的门看见弟弟跪在地上,看着他那哆嗦的身体显然是要支持不住了,如果自己再不回来恐怕就要摔在地上了. 

 “想好了吗”语气明显没有刚来的冰冷. 

 “想好了,...我不该一味着偏袒小轩,不应该在他出错时不及时帮他改正还替他撒谎想隐瞒实情.哥,小羽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在生小羽的气了对不起,哥.”夜羽可怜巴巴的望着哥哥,让人看了好不心疼. 

 “希望今天这顿打让你记住这次教训,起来,趴桌子上.”夜辰捡起地上的藤条指着桌子说. 

 “哥,还要打吗?.....小羽真的知道错了,小羽今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不要再打了好不好, “夜羽惊慌的望着哥哥.脸上露出小孩子一样委屈的表情. 

 “你认为自己可以讨价还价吗?”语气再次没了温度. 
 夜轩看到哥哥的脸又冷了下来便知道没有了退路,只有乖乖的起身又趴回了冰凉的桌上.因为长时间跪着形成血液不通,起身的时候双腿犹如千万只蚂蚁一样在身体内窜动,可是他还是强忍着趴在桌边. 
 
 “最后十下,希望你记住今天的教训,自己报数。’’说完藤条就打在了原伤口上. 

 “呃”夜羽低声的呻吟却不敢大声的叫出来,低声的说出 
 “一”.
 
 已经凝结上的伤口再次裂开,血珠欢快的往外蹦出来. 

 这次夜辰并不是连续着打,因为弟弟的屁股再也经受不了连续的击打,而且他也想让弟弟慢慢的品尝这最后10下的痛苦,好让弟弟记住这次的惩罚真心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啪” 

 “二” 

 “啪” 

 “啊!”,

 “三”.看见弟弟的屁股已经没有可下手的地方还是狠心的打下来,不过却只用了5分得力打得.但这对于已经皮开肉绽的夜羽来说还是疼的让他直冒冷汗. 

 “四”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7:07:00 +0800 CST  

 “啪” 

 “呃”第五下时夜羽疼的忘记了报数,双手紧扣着桌边挣的骨节惨白,强自忍耐痛苦, 

 “报数”是大哥严厉的声音. 

 缓了半天,夜羽无力的喊出“五”. 

 “啪” 

 “六” 

 就在这时 

 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夜辰皱着眉毛回头一看,原来是妹妹夜萱捧着个蛋糕站在门口,因为三弟和妹妹是孪生姐弟,所以就给取了同音的名字. 

 “萱儿,越来越没规矩了,我教过你什么,进门前先敲门得到允许方可入内,你看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这么没有规矩呀!”听起来像训人的话,但是语气却是极为温顺. 

 “大哥,人家是心疼你嘛,看你一天没有吃东西特地给你弄了点好吃的,你还要凶人家,真过分.”夜萱嘟着小嘴,清秀的小脸露出女孩子天真的表情. 

 “二哥?”这时夜萱看到趴在桌子上已经皮开肉绽的二哥. 
 “怎么回事,不就是因为小轩打架的事吗?犯得着这样惩罚吗?那小轩呢?”夜萱放下蛋糕紧张的跑到夜羽的跟前,看着伤寒累累的双腿和屁股,眼泪在眼里打转. 

 “小轩现在房里刚给他上完药睡觉了,你去看看吧,至于夜羽,等他挨完这顿打再让他自己跟你解释.你先出去,我和他的帐还没完事了.”夜辰说完又一藤条打在臀腿之间. 

 “呃....”因为妹妹在屋里的原因,夜羽咽下想喊出来的声音,咬住手背来缓解藤条带来的疼痛. 

 “大哥,不要再打了.”就在第七下藤条甩下来的时候夜萱跪在地上拦下了大哥握有藤条的右手. “不要再打了,二哥真的受不了了.” 

 看着二哥布满血痕的屁股.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精致的脸庞滑落下来. 

 夜羽看到妹妹伤心的样子,忍着疼痛安慰她"萱儿,二哥没事,先去看看小轩吧!" 

 “萱儿,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出去.”夜辰心痛的扶起妹妹,忍心的把她推出书房.举起藤条打在弟弟的腿上. 

 “七” 

 “啪” 

 “八”还有两下就结束了,夜羽,你一定要坚持住,夜羽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来转移身上的疼痛. 

 “九”
 
 “啪” 

 “十”终于打完了,夜羽缓慢的从书桌上滑落下来,还好夜辰紧急接住没让弟弟摔在地上.
 
 替弟弟小心的避开伤口轻轻的换上了睡裤就抱起夜羽走出书房.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7:07:00 +0800 CST  
夜羽房内 

 “小羽,忍着点.”夜辰用湿热的毛巾小心翼翼的给夜羽擦拭如小孩嘴一样的伤口. 

 “呃....哥,轻点,疼啊!”夜羽也知道现在哥哥气也消了,便开始撒起娇来,虽然他在外面很叛逆,但是在哥哥的面前也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现在知道疼啦!你呀,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临走刚因为你顶撞校长的事打了你,也希望你在养伤的这段期间好好反省,也好好给我看着弟弟妹妹.这倒好,伤口刚不疼了就有因为隐瞒小轩打架的事情惹我生气,你是不是真想让我每天打你10下让你记住记性给总给我惹祸.”夜辰嘴上教训着,手下确是轻轻的给弟弟擦拭伤口. 

 “还是不要了,这顿打就够我在床上趴上10多天了,我已经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隐瞒哥哥啦!”其实现在的夜羽已经很虚弱了,可他怕哥哥担心还是强忍着身体的虚弱扭过脑袋看着哥哥露出孩子般调皮得表情. 

 “好啦!开始上药了,别再给我叫唤啦,都19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夜辰轻轻的拍了拍弟弟的脑袋.这个弟弟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 

 夜辰给弟弟上完药摸了摸夜羽的额头,发现很烫,一定是伤口发炎了,在抽屉里找出消炎药和退烧片后端了一杯水打算让夜羽喝药,却发现小羽已经睡着了,看着脸色惨白的夜羽,夜辰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 

 “南,是我小羽生病了,你现在方便过来吗?好,一会见.”挂了电话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一会,门铃响起来.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7:09:00 +0800 CST  
斯皓南刚走进屋里那张大嘴巴就开始乱叨叨 

 “我就说嘛,大忙人叫我来准没好事.小羽又被你打了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非要打得起不来你才开心?”斯皓南是个心直口快的男孩,有什么说什么,是夜辰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在自己开的医院里是个小有名气的大夫,每当弟弟被自己打得很重时都会叫这个朋友过来. 

 “你先给他看看再说吧!唉,我家这两个臭小子可是气死我了.”说着俩人走进夜羽的房间. 

 “俩?这次也有夜轩那小子的事?呵呵,那位现在应该不是很惨吧!”说着掀开了夜羽身上的薄毯,瞬间惊得吸了一口气. 

 “他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你怎么把他打成这样?斯皓南低声怒吼着. 

 夜辰无奈的笑了笑. 

 “小轩没什么事,就是得在床上趴个2,3天的,小羽,没事吧!” 

 “你还知道关心啊,没什么,就是伤口发炎加上着凉才引起的身体发热,先给他输点液,一会在用热毛巾擦擦,我说你这次打得也太狠了,夜羽怎么说也还是个19岁的孩子,就算犯了多大的过错也不能打成这样啊!”斯皓南翻了个白眼,给夜羽又打了一针后拉着夜辰走出房间,来到夜辰的书房. 

 走进书房,夜辰看见还在地上的藤条,走过去弯身拾起了藤条,已经干在上面的血迹,使看到它的人浑身发抖,汗毛都可以竖起来. 

 夜辰看着藤条上的血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拿起一块干净的布小心的擦拭上面的血,像是保护一件物品不让它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这是何必呢,夜羽到底是你的亲弟弟,你这样的打他难道你不心疼吗?”斯皓南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坐在沙发上就开骂. 

 放好藤条后夜辰就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斯皓南心惊胆战的. 

 “天啊,夜轩这次惹的祸确实挺大的,听说那易星辰也是个厉害的狠角色,夜轩怎么和他有过节啊!不过.....就算夜轩夜羽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也别打得这么狠啊,我看夜羽这次没有10天半个月的是下不了床的. 

 “夜羽这小子该打,我临走前是怎么和他说的,让他看好弟弟妹妹,别让他们惹祸,而他就是这么给我看的,要不是我提早回来解决了这件事,夜轩现在得在少管所蹲着呢!我就纳闷夜羽那小子,弟弟都惹这样的祸了,他不但不管着他还要帮着夜轩瞒我,我看我要是不回来,这天他都能给我挑了.”本来已经不气了的夜辰,一把事情说出来就越说越气只怕现在如果还在夜羽房间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弟弟拽下床在狂揍他一顿. 

 斯皓南就是算准了他会这样才把他拉出夜羽的房间.现在他正用看好戏的眼神笑着看着这个朋友. 

 而一旁的夜辰也因为看出斯皓南的嘲笑而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你就笑吧,小心下巴笑掉了这可没人有能耐给你接回去.”也只有在这个好朋友面前夜辰才会放下伪装展现出不一样的夜辰来.在外人的眼里他是不拘苟笑冷漠的.在弟弟的眼里是严厉但温柔的,妹妹眼里永远那个宠她疼她的好大哥,唯独在斯皓南面前他才展现出真实的感情,可以嬉皮笑脸,可以互相斗骂. 

 “唉,我真替夜羽他们感到悲哀,他们怎么有你这个恐怖的大哥呢?尽管是生活在你严厉的藤条板子下,但还是尊敬你这个大哥,从不逃避你的打骂,挨了打也从来不怪你.其实,你可以放下紧绷的表情就用现在的这种心态去面对他们,夜轩之所以有什么话都和夜羽说是因为夜羽能够走进他的心里,所以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我相信,夜羽一定知道事情的原因才会不惜挨打的危险来帮助夜轩.”斯皓南是唯一一个了解夜辰真心想法的朋友 

 “ 你有问过夜轩为什么打架吗?他不可能什么理由都没有就是看易星辰不顺眼才打架吧!” 

 是啊,自己从来没问过夜轩打架的原因,一听说夜轩打架就气得什么也不知道了,上来就直接打,看来这次真的是自己错了. 
 “那我,现在去问小轩.”夜辰说着就推开门 

 “你就让你弟弟歇会吧,现在不如给夜羽用热毛巾擦拭全身.”斯皓南劝住夜辰,拉着他,端了一盆热水回到夜羽房中. 

 夜辰不顾烫手的热水,一遍又一遍用湿热的毛巾给弟弟擦拭全身,当擦到后面的伤口时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轻轻的擦拭着,看着弟弟身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夜辰揪心的疼痛.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7:11:00 +0800 CST  
“现在心疼了,打的时候怎么就不能轻点呢!明明是讥讽人的话,听起来却是如此的不刺耳. 

 “你先帮我找看一下小羽,我去小轩那看看怎么样了.”夜辰装作没听见放下手中的毛巾起身离开. 

 推开夜轩的房门看到妹妹夜萱正在给弟弟喂粥吃. 

 “大哥,二哥怎么样了?”因为自己的身上还有伤不方便去看二哥,心里一直在为二哥担心. 

 小羽有点发烧你南哥来了刚给他输点液,现在正睡觉了.”夜辰坐在床边,替夜轩整理了额前的碎发 

 “我要去看看二哥”说着就要下床怎料牵动了屁股上的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吗?是嫌这次屁股没打疼是吗?要不要我再补一顿,别忘了你还欠我70下呢,要不现在还了好吗?夜辰冷着个脸,手还不忘在夜轩的腰上拍了一下 

 夜轩吓得马上老实的趴回床上,”还是不要了,我屁股已经很痛了,哥,对不起,总是给你和二哥惹麻烦,我真的太不懂事了.”夜轩低着个脑袋,像小孩子一样给哥哥承认错误. 

 “小轩也长大了也知道自己不懂事了,呵呵,好啦,哥已经不气了,现在你二哥正睡觉了,你去了他也不知道,等明天他醒了你在去看他吧!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萱儿, 明天不是还有课吗?你也早点回房睡觉吧.明天给小轩请个假,小轩小羽这可刚教训完,你可别再给我惹什么麻烦了,要是你也敢给我淘气惹祸,小心我怎么罚你的.明天别忘了给小轩请两天假.”还是等这个小鬼好点再问打架的事吧! 

 他也累了,刚下飞机就听说弟弟打架的事,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在酒吧与伤患那了解情况,解决问题,再后来就是书房里严惩小羽小轩,满身的疲倦使他走进书房倚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7:20:00 +0800 CST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身上没有预感中冰冷的感觉,低头一看,原来有一条毛毯盖在自己的身上.夜辰笑了笑,准是斯皓南给自己盖上的,不知道他这宿有没有休息,是不是一直在小羽身边照顾小羽,小羽,对了,还是先去看看小羽,不知道他的烧退了没有. 

  走到夜羽的门前,夜辰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听到了房间内有说话的声音,而这声音的主人就是昨天刚挨了打的夜羽和夜轩.看来小羽已经没事了,还是听听这俩个小鬼在讲些什么吧(夜辰笑了笑,原来自己也有偷听别人讲话的习惯啊) 

“二哥,昨天的事真的很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让你替我隐瞒大哥,会有这样的后果,都是我,都是我害了你.”夜轩的声音你哽咽,显然是已经要哭了. 

“乖啦,二哥不怪你,兄弟之前还说什么抱歉的话,二哥知道你有你的苦衷,正因为知道你打架的原因所以才帮你隐瞒的..”夜羽淡淡的说,应该是身体还在虚弱的原因,所以没有往日的朝气蓬勃的精神. 

“二哥,你知道原因?”夜轩惊讶的望着二哥,本来发生这事已经够丢脸的了,现在又让二哥知道心里想着不由得脸红起来. 

“那种恶心的畜生我早就知道他的恶行,他在我这已经碰了不下10次钉子,也许是因为要报复我,所以才会把目标转移在你那,还好你没有出事,要不我一定会让那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夜羽冷冷的说着.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7:32:00 +0800 CST  
而在门外的夜辰听得一楞,好啊,昨天刚打完你,你又开始了,夜羽,这笔帐我先给你记着,等以后你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二哥,你都知道啊,真丢脸,差点被男生给碰了,想起来我都生气,打他这一顿算是便宜他了.”夜轩完全没有被二哥刚才的那句话吓着.嘴上说着,心里更加不甘心.心想以后找机会还是得再收拾易星辰那混蛋一次. 

  “对了,二哥,以你的脾气,易星辰骚扰了你这么多次怎么没见你收拾他啊?”夜轩揉了揉还在痛的屁股. 

  “因为他不配我和他打架,我嫌他脏.”夜羽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小轩,你还记得两年前我被大哥狠打那件事吗?” 

 夜轩和门外的夜辰两人同时在想,二哥(小羽)怎么又提起了那件事,难道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 

 夜轩心里默默的回想着,那件事谁能够忘记呢,因为二哥在外面和别人打架,听说对方还是有黑帮背景的,而且二哥把对方好几个人都给打残了.大哥知道后气的板子打折了接着用藤条再打,他和姐姐跪在门外的地上怎么求大哥也没有用,他搂着被吓的脸色煞白浑身发抖的姐姐,吓得不知所措.最后二哥被打昏过去大哥才住的手.进了书房一看,看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二哥,夜轩姐弟都给吓傻了 

 “二哥,你怎么又提这件事了,难道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吗?”夜轩满脸的疑问. 

  “两年前,我从一个帮派手中救了一个被追杀的男孩,在完全不知道对方的背景下我和他成为了朋友,因为他的孤苦无依,让我对他产生了怜惜,虽然他比我还要大两岁,但是打内心就想要保护他,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骗了我,原来从一开始就是他布的一个局,其实,他正是追杀他那个帮派的老大,他接近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占有我,哈,知道真相的那天是我的17岁生日,巧的是,那天同时也是他19岁的生日为了他这个朋友,我连家人朋友给我举办的聚会我都没有参加,在他的住处,我的酒里被他下了迷药,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全身赤裸,手脚都被绑住,而他,正在在沙发上一直盯着我看.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自己被骗了,而且,身下的床单上已经看到了雪红的颜色.....”夜羽沉默下来.手咬着自己的手背. 

“二哥........”夜轩有点怕的叫了一句. 

 “没事,”夜羽摸摸夜轩的头,表示让弟弟不必担心.夜轩看见二哥的手背被牙齿咬出的白印,心痛的想哭. 

 夜轩从来没有想过在二哥的身上竟然发生过这种事情,而他眼里的二哥永远是开朗的,即使外人眼里的叛逆,在他心中,二哥永远是最疼爱自己的人,小时候总是无辜的替他挨打,长大了在外面惹了祸还总是帮助他,明明要高考了,还总是帮助自己学习.原来,那个坚强的外表下也是相当脆弱的. 

  而门外的夜辰,更是心痛的要命,原来,小羽身上发生过这种事情,而那时他因为弟弟在外面把人打残了还差点把弟弟打死,之后自己也后悔把弟弟打得这么严重,事后自己也被父亲狠打了一顿,那时候的小羽一定很痛苦,可是他怎么不说出来呢!指甲狠狠地掐入自己的手心.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17:33:00 +0800 CST  
是啊,怎么发也不行,抽啊.郁闷啊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35:00 +0800 CST  
百度今天这个抽啊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43:00 +0800 CST  
“那时的我已经绝望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男生给强奸了,哈哈,听起来都很好笑,那个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慢慢的走到床前,手捏起我的下巴,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我嫌恶心的挣扎开,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才说出了实情,原来他从老早就看上了我,他说是因为有一次在焰盟看到和萱儿嬉戏的我,才开始注意到我,那时的他只是暗帮老大的一个得力助手,自从那个老大死后他接手了暗帮,所以才有的那场精心策划的骗局来引我上钩.而傻傻的我真的上了钩.其实我并不反对有同性恋,而我对他也有点感觉,可是我最痛恨的就是他会用这种方法来得到我,就在他的那双手再次碰到我的身体,我用力的挣扎,可是却没有用,就当我已经绝望的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阿翌找到了我,因为生日会的主角没有在,大家都在焦急的找我,而阿翌用了我手机上的定位仪才找到了我,没想到赶到的时候却救了我.之后就有了那场惊天动地的架,”此时的夜羽很像是黑夜中的恶魔一样. 

夜轩心里知道,那场架,哥哥把对方的手脚筋全部挑断,而且还把那个人给阉了,虽然事后他一直问哥哥打架的原因,哥哥总是一笑而过,没有回答.原来竟是这个原因. 

“二哥,大哥要把你打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出来,你是想让大哥把你打死来解脱自己吗?”夜轩声音有点颤抖,他不希望二哥说出来的答案会是这个. 

“打完架我有想过去死,可是,自己自杀有什么用呢,还不如让大哥把我全身的脏东西用血洗干净,说出来还有什么用,大哥应经帮了我很多了,要不然那时的我会被警察抓起来,就什么事都会让别人知道.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封闭了自己,并不是因为大哥打得狠而关在屋里,后来叛逆的我却总是惹大哥生气,害大哥担心,这次我的确是该打等回来我好了还得让大哥在揍一顿,....” 

“要想让我打怎么还想等到伤好了,现在打不是更好吗,一起养伤,还用不着更多的时间来养伤”夜辰偷听到这再也忍不住推开门,笑着对趴在床上的弟弟说. 

“大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糟了,刚才的话不会被大哥听到了吧!   

 “我这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说还想挨打,这不,我就好心的来帮某人完成心愿啊!”夜辰似笑非笑的看着夜羽,算了,还是等以后给你一个机会来向我坦白吧! 

“呵呵,大哥,一定是你听错了,我这屁股上都疼得下不了床,我怎么还想让大哥再打一顿啊,那样的话,我屁股就会烂没的.一定是你听错了啦!”还好大哥没有听到那件事的对话.夜羽装作疼痛还揉了揉自己的屁股,这一碰到好,结果把屁股给碰疼了,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夜辰看着弟弟脸色都有点吓白了.笑了笑,”难道真是我听错了?” 

“对啦,大哥,一定是你听错了,我正和二哥聊天呢,我作证啊!”夜轩也凑过来替夜羽解围. 

这两个小鬼. 

夜辰走近摸了摸夜羽的额头,恩,已经不烧了, 

“哥,我已经不烧了,不要担心啦!” 

“不烧了也的给我好好休息,要是让我知道你不好好休息的话,小心我让你后悔长了屁股.”夜辰故作警告的轻拍了一下夜羽的脑袋. 

“知道啦!” 

“小轩,别以为我说你二哥就没有说你,一样,也给我老老实实在屋休息,我让张嫂给你俩做点粥,公司还有事,我先去公司了.” 

“知道啦,大哥慢走啊!”兄弟俩目送大哥出了房门后,松了一口气,两个脑袋同时搭了下来.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46:00 +0800 CST  
“对了二哥,那个人现在在哪了?”夜轩好奇地问. 

 “听说去了国外.”夜羽淡淡的说. “对了,那个易星辰你了解吗?你就和人打架,这是我一直忘了问你,你还真厉害啊,都不了解就把人打伤,我看,你就是欠收拾.”夜羽翻了个白眼给弟弟. 

 “不知道啊,我哪认识他啊,是他自曝家名我才知道他的名字,谁让他那样对我, 毛手毛脚的,所以我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他.”夜轩不怕死的说. 

 “你厉害啊,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嘛?他是星辰的老大,”夜羽吐出一句. 

 “啊,星辰,就是那个现在很厉害帮派的老大,天哪,现在的老大怎么都喜欢这口啊,二哥,你说大哥会不会也是.......”夜轩调皮的说 

 “你这小子,屁股又痒了,竟然说大哥,小心让大哥知道了让你烂了屁股.”夜羽手点了一下夜轩的脑袋, 

夜轩吐了吐好舌头,”说着玩的,自己的大哥我还不了解吗,呵呵,呵呵”夜轩心虚虚的. 

 欧阳企业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这是您要的易星辰的资料”秘书恭敬地把一叠文件放在夜辰眼前. 

 “好的,你先下去吧!”打发了秘书后夜辰拿起资料翻看. 

易星辰,虽然你的来头也不小,背景也很大,但是你可别再打我弟弟的注意,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夜辰心里恨恨的想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47:00 +0800 CST  
在家养伤的夜羽夜轩兄弟俩也还算老实,除了偶尔扬翌扬飞两兄弟来看看他们,其他时间两人都在休息. 

 这天,尹扬飞来看夜轩. 

 “我说夜轩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去学校啊,你不知道,姚成杰在学校里可摇了,成天的欺负同学,还自称你是因为在酒吧打了架害怕仇家找上学校而不敢去学校上学,还装病躲在家里.”尹扬飞愤愤地说着. 

 “好啊,那个姚成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看我回学校怎么收拾他.”夜轩气的捶了一下床铺,牵扯到了屁股上的伤. 

 “哎呦....” 

 “屁股还没好啦!你这都1个星期了,怎么还那么疼啊!”尹扬飞小心的扒开夜轩的裤子,看着还有些红肿的屁股,可以想象到当时的伤口有多么严重. 

 “我这也好多了,比我二哥的伤是轻好几倍啊!你可没看见我二哥的伤,真的都不敢看了!知道血肉模糊是什么意思吗?那就是我二哥的屁股.”自己的屁股都能疼成这样,那二哥呢?会疼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夜里疼的都睡不着觉. 

 “扬飞,我想去看看二哥.”每次去看二哥都是在上午的时候,那时的二哥看起来脸色虽然苍白但还是很有精神的和他说话,可是当该给二哥上药的时候,二哥总是借理由让佣人把他送回房间.他心里总是隐约的觉得二哥一定有什么事满他. 

 当尹扬飞扶着夜轩来到夜羽房前,推开了门看见夜羽趴在床上. 

 走进了一看,夜羽闭着眼睛,嘴唇发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夜轩轻轻的扒开二哥的裤子一看,屁股到大腿上的伤口翻开,里面的红肉清晰可见,甚至有些地方已经有点发炎了. 浑身哆哆嗦嗦的,应该是疼痛造成的. 

夜轩惊讶的看着二哥身上的伤口,说不出话来,原来这几天只要他在的时候二哥都是忍着身上的疼痛来和他聊天解闷.他努力地控制眼里的泪水,可是还是忍不住掉下来,同样在他身边的尹扬飞也是愣住看着夜羽. 

 也许是身上的疼痛是夜羽睡不着觉疼醒过来. 

 “小轩,你怎么过来了?”睁开眼睛看着弟弟和尹扬飞站在自己的眼前,蓦地,感觉到身后是凉凉的,回头一看原来自己的裤子被人退了下来,两条腿和屁股就这样的暴露在外.再看弟弟的眼睛红肿也想到的原因. 

 “小轩,哥没事了,别看伤口还没好.已经不是那么痛了.”夜羽安慰着弟弟. 

 “二哥,你为什么要一直骗我,你知不知道这样会令我更加担心,如果大哥和姐知道会怎么想,大哥会觉得愧疚,姐会难过的想哭,你怎们能这样的瞒着我们,伤口都发严的翻出红肉,怎么会不疼呢?”肿的像核桃一样的眼睛伤心的看着夜羽,而夜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淡笑着看着弟弟. 

“小轩,不要哭了, 男儿留血不流泪,都这么大的男孩子还总是掉眼泪,你不怕小飞会笑话你啊!”夜羽用手擦掉夜轩眼角的泪水.
 
 “我听哥的话,不哭,但是二哥你也要听我的话,不许再忍着伤口的疼痛不告诉大家,这样我们会更担心的.” 

 “好,答应你.”
 
 过了两天,夜轩身上的伤口没有那么痛了,得到了大哥的允许就去上学了.家里只剩下夜羽一个人面对着家里的佣人. 

 “小羽,伤口好点了吗?夜辰走进屋里看着趴在床上看书的夜羽问道. 

 “好多了,大哥公司这几天很忙吗?小羽都5天没见大哥了,大哥要注意身体啊!” 

 “知道,这几天公司有份合约要和别人签约,所以忙的没来看小羽,小羽不会生大哥的气吧!”夜辰想起昨天小轩对自己说小羽的事情,因为太晚了就没过来.这扒开弟弟的裤子一看,虽然好多了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看起来还是很恐怖. 

 “小轩和你说的吧!大哥,我真的没事了,已经不是那么痛了,现在都可以起来在房间里溜达了.”直到现在,夜雨还是没有说任何怪罪大哥的话,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50:00 +0800 CST  

 “确实好多了,但你也不要乱走动,伤口刚愈合可别再裂开了.想吃什么东西就告诉张嫂,让张嫂给你去做.哥这几天的出差去趟法国,你在家好好养伤,小轩去上学了,替我好好看着他,别让他在给我惹祸了.” 

 “恩,我会看好小轩的,不让他再惹麻烦了.”夜羽点头答应. 

 学校里 

 “姚成杰,你怎么看见我就装作没看见绕道走啊!”夜轩和尹扬飞站在姚成杰的面前,挺胸抬头的看着姚成杰. 

 “欧阳夜轩,我...你还说我呢,你这几天躲在家里是被你哥打了呀还是躲仇家啊!现在仇家是让你哥给摆平了你才敢来学校吧!”姚成杰见躲不过便硬着头皮说道. 

 “我是被我哥教训了我敢承认,那你呢,换成是你你敢砸了那家酒吧吗?说不定你还会吓得尿了裤子抱头大哭呢!哈哈....”夜轩说着,身边的几个朋友和他一样大笑起来. 

 别看姚成杰平常在学校里仗着是校长的公子仗势欺人,一到遇到了事情,比谁逃的都快. 

 “小轩”欧阳夜萱见弟弟一群人围着姚成杰担心他又要惹事便走过来. 

 “姐,”夜轩见姐姐走过来走过去搂着姐姐的肩膀. 

 “该吃午饭了,我们去吃午饭吧!”夜萱看了看吓得面惊失色的姚成杰,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夜轩见姐姐和姚成杰的表情便猜到了一二, 

 “好啦,姐,我也饿了,去吃饭啦!扬飞,走啦!”夜轩左手搂着姐姐右手搂着尹扬飞的肩膀往学校餐厅走去. 

 在餐厅里 

 “姐,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呀!” 嘴里吃着鸡腿,还不时的和夜萱说话. 

 “就知道你看出来了,那个姚成杰敢这样诋毁我弟弟我怎么能这样轻易放过他呢!就在前天下午我教训了他一顿.这个扬飞可是知道的.”夜萱笑着喝了一小口橙汁. 

, “臭飞,怎么不早告诉我啊!”夜轩轻捶了一下尹扬飞. 

 “我们帮你收拾他,你还不领情,这不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嘛!”尹扬飞咧咧嘴表示不满. 

 “快说快说,你们是怎么治他的?” 

 “你说,姚成杰最怕的人是谁?”夜萱坏坏的笑着. 

 “他怕的人很多啦,最怕的,当然是......他女朋友,蔡雅雯,难道你们?”聪明的夜轩一猜准时知道的真相. 

 “我和扬飞把蔡雅雯骗来’正巧’,让蔡雅雯看见姚成杰在和一个女孩子在喷水池旁’约会’ ”夜萱故意把正巧和约会说的语调很重. 

 “哈哈,哈哈,姐.你们太损了,明知道蔡雅雯是个大醋坛子,连平时姚成杰和女孩说话都会吃醋,这让她见到姚成杰和别的女孩约会,哈哈,后果一定很有趣./真的,你太坏了.”夜轩笑的眼睛都眯起来. 

 “谁让他惹我的弟弟呢!这还只是个小小的教训,要是有下次,我会让他更加难忘的.”夜萱很良心的说.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50:00 +0800 CST  
番外 
 这是夜羽13岁时就在夜辰上高三下半学期,临近高考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夜辰,你弟弟在操场上和别人打架,看对方似乎有几个是高年级的,我看你弟弟会吃亏的,快去看看吧!夜辰听同学说完快速跑到操场,这个小羽,这刚几天又给我惹祸.这次一次要狠狠的教训他一次.夜辰想着来到了操场,远远的看去,夜羽正被几个高年级男生推倒在地上,一拳就要打在弟弟的脸上的时候,夜辰冲了过去. 

 “很不巧,被你们起伏的这个人是我的弟弟欧阳夜羽,你觉得我会不管吗?”夜辰见到弟弟的脸上已经有些红肿的地方冷冷的说. 

“什么,这小子是你的弟弟,喂,你们怎么不早说啊,!”带头的男个男孩有点害怕了,低声对另几个男孩怒吼. 

 “老大,我们真的不知道这小子是欧阳夜辰的弟弟,当时你弟弟来让我们教训这小子的时候只告诉我们这小子叫夜羽,可没想到他竟然是欧阳夜辰的弟弟.”说话的那个男生吓得腿都发软了. 

“夜辰,这,这都是误会啊,我们真的不知道这小子是你的弟弟,因为你弟弟伤了我弟弟所以我就想给他一点小的教训,哪想到,他居然是你的弟弟,”那个男孩听说过夜辰对伤害自己家人的那些人的报复有多么恐怖,没想到今天见了果不其然,只怕今天要有一场架要打啊! 

“误会?我弟弟被你们打成这样你却只说你误会?”夜辰冷着脸看着那个人. 

 “哥...”夜羽望着哥哥,知道哥哥应发火了,只怕今天这几个不会好过的,而自己,应该也不会好过了. 

 夜辰看着弟弟漂亮的小脸因为红肿而牵扯的直皱眉毛.心揪着疼痛. 

 “那我弟弟也被你弟弟给打伤了,而且脑袋还给打流血了.”夜辰一听瞪了夜羽一眼,夜羽吓得缩着脑袋紧张的看着哥哥. 

 对方的男孩见夜辰分心的看着弟弟,偷偷的拿出怀中的弹簧刀, 
 眼尖的夜羽见那把刀马上就要捅到哥哥的身上猛地推开了哥哥,夜辰躲过了那把刀后一脚踹在了那个人的手上,刀也随之丢在地上.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53:00 +0800 CST  
之后,夜辰因为打架,因为学校念在他是因为自卫伤人,最后被学校处以警告处分,只要他在高考中考的了好成绩就会取消案底. 
放回学家后,夜羽的房间. 

 “哥,这次打架真的不怪我,都是那胖子先出得手,他比赛输了不服气找我麻烦,也是他先动的手,我才会把他给打伤的.而他后来又叫来他哥........”夜羽站在书桌前搅着双手,害怕的看着哥哥. 

 “你还有理啦,把人都打伤了还有理,行,不愧是我弟弟啊!”夜辰冷笑着看着弟弟, 

 “夜羽知道哥哥话中有话,不敢抬头看哥哥. 

 “说吧,打架应该打多少?”夜辰不管弟弟的求饶,拿出了弟弟房间里的木尺放在了桌上. 

 “20”夜羽哆嗦着说出数字.
 
 “好,裤子脱了,趴在床上.”
 
 “哥,你就饶了我这次吧,我不敢在打架了,我明天还有课呢,这打完了我还怎么上课呀?”夜羽看见木尺吓得腿软了坐在地上直哭. 
 夜辰见弟弟这样也心软了,但是想到这么淘气的弟弟还是忍心的抱起弟弟让他趴在床上, 

 “自己把裤子给脱了.” 

 夜羽见哥哥有些发火了,便老实的把裤子退到脚踝处. 

 “啪” 

 “哎呦,哥,轻点.”哥哥的板子地一下就这么痛,看来今天是不能躺着睡了. 

 “啪”再打到第八下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夜辰回头一看是爸爸放下了手中的木尺,走到欧阳琪天面前. 

 “爸,您回来了.” 

 “爸...”夜羽委屈的扭着小脸看着爸爸. 

 “知道错了吗?”欧阳琪天冷着脸看着屁股已经有点红肿的二儿子. 

 “知道错了.”小脸已经被眼泪全部浸湿了. 

 小辰,你就别再打了,你现在跟我到书房来.我有话要问你”欧阳琪天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夜羽的房间. 

 “大哥....”.夜羽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夜辰一个眼神给打断了. 

 “你给我在屋里好好反省反省,剩下的12下我就不打了,希望这8下打能给你带来记性.” 

 “那爸会打你吗?”夜羽畏缩着脑袋,担心的看着哥哥. 

 “没事的,不要担心,哥快高考了,爸要是打也不会打太狠了, 
,只要你别再给我惹事就行了.”其实夜辰也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躲过这场打,但是怕弟弟担心,唯有安慰弟弟也当安慰自己了. 

 夜辰走到爸爸的书房前敲了敲门,得到爸爸的允许后走进了房间. 

 看见爸爸正在翻看公司里的文件,站在了离书桌近1米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 

 “说说吧,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讲一遍.”欧阳琪天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拖着下巴看着儿子. 

 夜辰一字不露的把事情说完后,看见爸爸黑着脸把那把长两尺三指宽一指厚的红木板子拿出来放在了桌上.他吓得往后退了半步,但想了想还是走到书桌前脱下了裤子趴在桌边.当肚子碰到冰凉的桌子夜辰凉的一激灵. 

 欧阳琪天见儿子乖乖的趴在桌上满意的拿起板子走到夜辰身后,把板子贴在夜辰的屁股上. 

 “今天看在你老实的承认错误份上,我不多打你,100下,给我忍着.” 

 
 什么,100下.夜辰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可一听要挨100板子,还是有点害怕了. 

 “这100板子是因为你打架而得的警告处分打得你,别的,今天我先不计较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把你抬到操场上打.”欧阳琪天冷冷的说着. 

 “爸,我知道错了,下个星期就要高考了,等高考结束后再打行吗?”夜辰乞求着爸爸.虽然他知道这是百分之0的希望,但还是抱有一线的期望求着爸爸. 

 “你还知道要高考了,我告诉你,今天这顿打你是挨定了,要是等高考结束了再打你得给我到你们学校操场上挨去,两个,选择吧!” 

 夜羽无话可说了 

 欧阳琪天见儿子沉默下来,扬起手就是狠狠地一板子,夜辰咬着牙忍着疼痛,爸爸的板子在他兄妹四人中只有他挨过,其中的滋味是让人想起来都害怕,黑道背景的爸爸,打起人来整个是要拔了一层皮一样. 

 “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夜辰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数 

 “呃...”在打到第五十七下时,夜辰忍不住低吟一声. 

 “爸,别再打了,小辰受不了了,”夜辰终于忍不住开始求饶.
 
 欧阳琪天见儿子伤痕累累的屁股已经下不去手了,可是一想到儿子的脾气还是狠下心来又一板子打了下去.“受不了你也给我受着,别考验我的耐性,” 

 “八十九,九十.”总算要熬过去了,夜辰痛的脸上浮了一层汗.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呼~~总算打完了. 

 “起来吧!”爸爸的话如大赦一样.夜辰算准了爸爸说的话是说到做到的,说打多少下就打多少下,说做什么是必须做到. 

 “回屋复习吧!”别的话也比用多说了,他知道这次得打足以使儿子认识到自己冲动的脾气不会再犯了. 

 :小辰先回房间了.”夜辰提上了裤子,还好穿的运动裤,要是穿牛仔裤的话怕事得光着屁股回房了. 

 一个星期后,夜辰带着屁股上的伤和疼痛进了考场.结果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当地最有名的大学. 

 (夜辰的番外结束)

楼主 曲依萱  发布于 2009-01-16 20:56:00 +0800 CST  

楼主:曲依萱

字数:320744

发表时间:2009-01-17 00: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9 00:07:07 +0800 CST

评论数:12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