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紫宸宫(BL,总攻向,慎入)

没啥介绍的~

你们就当是偶抽了

据说这个是《紫御宫》的古代武侠版……

等字多了,偶会去JJ或者鲜网发完整版的……

百度大叔保佑偶……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00:11:00 +0800 CST  
序言之一

奉天十三年,益州秦王府。

深夜子时,王府内人声鼎沸,火光如昼。

后院王妃所住厢房内,几个丫鬟仆人急匆匆的冲进房,跪在了尚在坐月子的秦王妃床榻前。

“娘娘,娘娘,王爷从京城回来就突然得了失心疯,现在已经放火烧了院子,府里的侍卫管家都被他打伤了,这会儿王爷正朝您的院子来,娘娘快带着少爷躲躲吧!”

“他……他终于……还是知道了么?”床榻上,一位衣着华贵美貌无双的妇人虚弱道,然后她低下头看着怀里尚未满月的婴儿,轻轻的捧起,将那细嫩的小脸蛋贴在自己脸颊边,“爵儿,娘知道对不起你爹,更对不起他,可是……娘是……是真的——”。

院外,下人们的呼喊声越来越大,似乎是秦王爷已经到了院门口。

“娘娘,奴才求您了,快点走吧!王爷这会儿谁也不认了,再迟就来不及了啊!”

王妃看着下人们焦急的神情,再看看那依然酣睡的婴孩,“儿啊,为娘以后恐怕是不能再照顾你了,答应娘,好好的活下去……”说着,她从怀中掏出一个翡色的玉佩,拔出床头挂着的长剑,用最快的速度在玉佩的背面刻上一行字,然后她把玉佩塞入婴儿的襁褓中,将孩子交与床头的一个男仆,“阿旺……你现在就带着小少爷……去晋州……找到紫宸宫……我……我的师弟,他看到这个玉佩……就……就一定会收留你们……”

“王妃娘娘……那……那您呢?”

“我……我现在这副身子,经不起长途跋涉,跟你们一起只会是个累赘,你快点走!”

在王妃不断的催促下,阿旺只得抱紧婴孩,最后叩拜了王妃转身要走,哪知——

“砰——”房门突然就被人给撞开。

“娘!外面怎么了?父王怎么了?”
进门来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气宇轩昂、仪表不凡,虽是稚气未脱,可眉宇间那股王者之气浑然天成。

他一边问一边跨进门来,却在见到阿旺手中的孩子之时惊道:“大胆奴才,你要把我弟弟抱到哪里去?”

“政儿,你别怨他,这是……是为娘的主意!”王妃说着,招招手将孩子唤到身边。

“娘……可是……可为什么要送走弟弟?”少年急急走到床边,拉着女子的手追问。

“政儿,你别多问。”王妃看了看门外,火势似乎已经烧进了院门,急忙拉了一旁和奶娘,“何妈,你趁着火还没烧进来,快带着大少爷找个地方——啊——”话未说完,一个披头散发,凶神恶煞,手持长剑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少年的身后。

“王……王爷……求您别……”女子整个人都颤抖着,双手死死的搂着儿子。

男人似乎早就杀红了眼,手中的长剑流着不断的向地上滴着腥红的血,“为什么……为什么……本王自问待你不薄,这么多年甚至连个妾室都不敢娶,你为何……”他一面说,一面已经举起了剑,就朝着床上的女子刺去……

“父王!不要伤害娘——啊——”男孩却在千钧一发之际飞身扑了上去挡住长剑。

“政儿——不……啊……”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00:11:00 +0800 CST  
2

序言之二

奉天二十四年,晋州城外,苍山之巅。

紫宸宫。

一个破衣烂衫的孩童傻愣愣的站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宫殿之前。

他仰着头、张大了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情景。

苍山位于中原之北,本就是寒凉之地,山上四季被大雪覆盖,寒冷入骨,却不想在这深山之内竟也有如此巧夺天工、气势恢宏的建筑。

更让他惊奇的是,这宫殿所处范围之内,竟是绿茵缭绕,百花齐放,与外面常年的封山大雪简直像是两个世界。

“喂!你发什么傻呢?再不进来等过了时辰就完了!”在不远处,宫殿围墙之外一个偏门门口,另一位身着灰色布衣的少年朝着那孩子喊道。

“哦……来……来了。”男孩这才回了神,急忙跟进门去。

男孩跟着那少年一路绕了几个弯,来到一处宽敞的庭院,里面正有不少穿着打扮与少年差不过的男男女女正在忙碌着。

少年让男孩现在院子的一角等着,自己则是穿过庭院进了一处宅子内,没一会儿,另一个年纪稍长一些的白衣青年与那名少年一起从宅子里走了出来,一路来到男孩面前。

那白衣青年打量了男孩一番,似乎有点不满道:“就是这个小子?这么干瘪瘦弱的,能干活?”

“我能!我什么都可以做的。”不等那少年回话,男孩就抢先一步道。

他是一名弃婴,才出生就被人遗弃在了晋州的大街上,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是晋州城郊的一位老乞丐收留了他,这十多年来一直带着他四处乞讨,勉强度日。

就在前几日,老爹突然一病不起,没几天就走了。
为了安葬老爹,男孩只能四处找地方打工挣钱。
就是这个灰衣的少年,他给了自己钱安葬老爹,条件是要跟着他上山做工。

“呵呵。”青年笑了笑,似是在赞许他的勇气可嘉,“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爹叫我小宝,我……我……”小宝掰着手指头数了又数,似乎不够用,再加上脚趾头,终于答道,“十一岁了。”

“噗——”一旁看着的少年,忍不住嗤笑出声,“刘师兄,这小子真好玩,留下他吧!”

那位刘姓白衣师兄没好气的瞪了少年一眼,“紫宸宫的规矩你又忘哪儿去了,是能随便收人进来的么?若是被苑主知道了,不要说你,连我的命都不保!”

“师兄……”那少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要帮这个孩子,或者是看他年纪小小就吃了这么多苦心里也不忍心,反正这几日师兄也说宫里要招新的下人,他就自作主张的带人进来了。

青年又看了看小宝,再问:“你学过武功吗?”

“嗯。”回答出人意料,男孩竟然点了头。

“是么?耍几招来看看!”

一句话后,男孩果然在院子里摆开架势,捡了一支树枝,花拳绣腿的打了起来。
收养他的老爹据说早年也曾经拜在武林中的某个名门之下,后来是怎么落魄至此的男孩也不清楚,不过偶然要到新鲜的食物的时候,老爹心情好也会教他几招,久而久之也学了一些皮毛。

“师兄,这是……”少年歪着头想了想道,“是华山派的剑法吧?”

“嗯。”白衣青年点点头,“看样子你最近功课做得不错,看得出他刚才耍的是哪几招么?”

“恩~第一式是有凤来仪,第二是白虹贯日,第三……”少年越发皱了眉,“师兄,他的剑法学得不到家,很多都耍错了,我认不出来啦……”

“有凤来仪,白虹贯日,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年没有回答少年的话,只是清清楚楚的将男孩的剑法一一讲出。

“哇,师兄你真厉害。”

“你啊!”白衣青年拍了拍少年的脑门,“有空下山折腾这些事,不如好好用功,你进来这里也有三、四年了吧,还是灰衣弟子,连四苑都进不了,没长进。”

“是啦是啦。”少年心不甘情不愿的应着,却忍不住又问,“那师兄,这个小子是收下了么?”

“嗯,暂且留下吧,现在这里做做杂活,等过些日子学会规矩了,再看看有没有哪一苑缺人手。”

“是,师兄。”

少年领了命,带着小宝就朝院子的另一端走去,边走边给他介绍起来。

“在紫宸宫一共有五个院落,分别是紫宸苑和春夏秋冬四院。紫宸苑是宫主所住,除了四院的苑主和宫主亲自挑选的下人任何人都不能进,甚至连靠近都不可以,这一点你必须牢记。
其余四院,是宫主大人座下的四大弟子:大师兄秦轩掌管春苑;二师兄紫秋掌管夏苑;三师兄紫诺掌管秋苑;四师兄紫汀掌管冬苑;春苑的弟子着红衣、夏苑绿衣、秋苑橙衣、冬苑白衣,他们的级别都比你我高,见到了都必须行礼问安。那些只是在这里才学到皮毛未分配的就如我,则是灰衣,若是你这样只是在这里做学徒打杂的——”

少年这时候已经带着,男孩进到一处大屋内,看上去像是给下人睡觉的屋子,宽敞的房间一个可以同时睡上十几二十人的大土炕,这时候一个穿着黑布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见到那少年就恭敬的鞠了一躬,“周师兄。”

“嗯。”少年冷冷的应了一声,拉出身后正东张西望的男孩,“冬苑的刘师兄吩咐我带这个孩子过来,你随便给他分配工作就可以了。”

“是的周师兄。”

------------------------------
序言目前和正文……关系不大,或者以后会有关系……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00:12:00 +0800 CST  
03

第一章

暮秋时节,西风瑟瑟,紫宸宫内外都被一片金黄笼罩。

这是紫宸宫现任宫主宇文绝最喜欢的季节。

虽然在这永远温暖如春的紫宸宫并不容易感觉到四季的差异,不过每到秋季,这满山的树叶金黄火红的转变,却是绝对的美景。

此刻,是午后未时,刚用过午膳的宇文绝正半靠在庭院中一张软榻上,淡紫色的纱帐笼罩,挡下了院中被秋风吹得四处纷飞的枯叶。

他一面吃着宠奴喂过来的新鲜水果,一面欣赏园中的景色。

“启禀宫主,夏苑苑主紫秋求见。”这时候,一名弟子突然从空中缓缓而落,单膝跪在距离宇文绝几丈之远的地上。

纱帐之内许久都没有任何声音,一直到伺候的小奴喂下了最后一颗荔枝,捧着果皮离开,帐内才幽幽传出一个清雅且低沉的声音:“秋儿回来了?”

“是,半个时辰前才到的。”

“嗯,那宣他进来吧!”

“是,宫主。”
****************************************
那名弟子领了命一下子便就消失了,没有半盏茶的功夫,另一位身着翠色绸衫的男子已经站在宇文绝的纱帐之外。

他低下头双手抱拳,“徒儿紫秋叩见师傅。”

“嗯,秋儿此次下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是,徒儿不负师傅所托,已经取得了碧云宝剑。”说着男子双手呈上一把宝剑,让纱帐之内伺候的奴仆转递给宇文绝。

“唰——”宝剑在宇文绝手中出鞘,瞬间一道青绿色的光芒四溢,说是鬼魅却又带着一股清灵,不由得吸引着人的目光。

宝剑轻轻舞动,顿时如一阵狂风袭来,蓦地吹开了纱帐,也让人看到了那长塌上依然半卧着的男子。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00:13:00 +0800 CST  
发个人物对照表……

紫宸宫主,师父,宇文绝——————当然是偶

大师兄秦轩————kaka

二师兄紫秋-------惋秋媳妇

三师兄紫诺-------小受维诺

小师弟紫汀------小受汀

不知名孩子小宝-----儿子妖一

小宠糯米----------紫糯米

男宠乐雅----------乐雅

丫鬟小雪-------小雪( 洳果↗续写瞹 )

剩下不知名龙套待添加……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00:18:00 +0800 CST  
04

一身紫衣,衬托得原本就如凝脂般的肌肤更加的白皙透亮,一头长至脚踝的黑发没有任何束缚,随意的披散在塌上,他的五官如同精雕细琢,甚至找不到半点瑕疵,凤眼高挑,目若朗星,勾魂摄魄……

紫秋虽说是从小看着这个男人长大,跟着他读书习字、学习武艺,但在此刻见到男子这副慵懒之态却依旧能灵活舞出碧云剑,不由得也有些失神。

待他回过神时,宇文绝早已收了宝剑,四周重新恢复宁静。

“你既已夺得此剑,那凌碧山庄的人又怎样了?”

“回禀师父,凌碧山庄全庄共三百一十七口人,除去不懂武功的老弱妇孺,均出来誓死抗争。”

男子问得漫不经心,“都败了?”

“是,弟子幸不辱命,已击败凌碧庄主以及其弟子,共取得一百九十八颗头颅。”

男子听到这儿却好像一点也没有欣喜之意,反倒是带着微微责怪意味的反问:“那么说来,任务完成的很成功,为师是该奖励你了?”

“为师父分忧本就是弟子分内之事,弟子不敢向师父讨什么封赏。”

“秋儿……”紫秋的谦恭,却没有换得宇文绝的半点赞赏,长塌上的男子突然坐了起来,嗓音沉着而有力,“为师再问你一句,这次的任务你可完成了?”

“……”紫秋多少被宇文绝这样的口气给喝住了,可仔细一想,这次的任务不就是剿灭凌碧山庄,带回有天下第一剑美誉的碧云剑。

若说有什么问题,无非是这宝剑的真假,可……这剑,自己是绝不会认错的。

紫秋思索了一会,回道:“是,弟子已完成任务。”

“好,回答的好。”

宇文绝这么说着,并一抬手,纱帐在那一刹那忽地颤动了一下。
而后几乎是同一时间,紫秋便猛地倒退一步,右肩上翠色的衣衫霎时被一抹殷红浸染。

“师父……”紫秋咬着牙,忍着剧痛,直直跪在了地上。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02:22:00 +0800 CST  
回复:46楼

哇哈,你肯定猜错~王爷的儿子确实有,不过不是那个……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19:53:00 +0800 CST  
05

“师父……”紫秋咬着牙,忍着剧痛,直直跪在了地上。

宇文绝见到紫秋的伤势,并无半点怜惜,只是看着那抹深红慢慢的在衣衫上晕染开,然后淡淡道:“伤你的,是何人?”

“是……是凌碧庄主,凌靖宇。”

“哪一招?”

“是凌碧剑法,第……第三十三——啊——”

话音未落,那纱帐内竟忽地刺出一柄剑,直取紫秋咽喉处,紫秋一惊,下意识的侧身一闪,然后拔出佩剑抵挡……

不出三招,紫秋便占尽优势,一瞬间挑了对方手中兵器,将自己的剑抵在对方的颈侧。

紫秋定了神,这才看清对方正是刚才侍奉在宇文绝身边的一名侍婢小玥。

“秋儿觉得,比起那凌靖宇,玥儿的凌碧剑法耍的如何?”

“……”紫秋的冷汗“唰”的就下来了,低头道,“有……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你带着伤且并未使出全力,也只需三招便可取她性命,却被姓凌的重伤至此?”

紫秋再次跪了下来,“是,师傅教训的极是,是徒儿办事不利,一时分心,才被……被那凌靖宇,占了先机。”

宇文绝冷哼一声,对紫秋的话语不屑一顾,“还记得我紫宸宫的宫规?”

“是,徒儿记得。”

“背!”

“凡我紫宸宫弟子,若……若是自愿请命,下山为宫主办事,必须毫发无伤,不可有辱我紫宸宫威名……违者必受重责。”

“你是以为,你可以瞒得了我?”

“弟子不敢,弟子知错,愿凭师傅责罚。”

宇文绝看着这样的紫秋,没再答话,缓缓道:“玥儿,传秦轩。”

“是,宫主。”
---------------------------------------

本章龙套

凌靖宇------小C

丫鬟小玥----------狗狗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5 22:43:00 +0800 CST  
06

比起紫秋、紫诺、紫汀三个从小被宇文绝养大的徒弟,春苑苑主秦轩,既不是入门时间最久,亦不是武功最高,却是宇文绝所收弟子之中年纪最长,个性最为稳重也最敦厚善良的一个,是以被宇文绝列为众弟子的典范,尊称一声大师兄。

而宫内一些弟子平素言行的赏罚,也均由秦轩负责。

接到宫内弟子的通报,说是师傅传召,又听闻是二师弟的事,秦轩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就赶往紫宸苑。

“徒儿秦轩,叩见师傅。不知师傅急召,是有何吩咐。”此刻,秦轩已经站在紫宸苑的庭院之内,一面与宇文绝行礼,一面偷瞄了还跪在一边的紫秋,见到他肩上的剑伤,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事情也猜到了七八分。

宇文绝并未回答秦轩的问题,却是缓缓开口道:“秋儿!”

“是,师傅。”紫秋当然明白宇文绝的意思,侧过身子面对秦轩,“师兄,紫秋此番下山,未能完成师命,不幸被凌碧山庄庄主所伤,有辱师门,还妄图……妄图欺瞒师傅,自知罪无可恕,请师兄执行宫规严惩。”

秦轩看着跪在地上紫秋,本就是长途跋涉的劳累,伤口也没有很好的治疗,这会儿其实全凭着一身功夫在硬撑,若是一会儿再受了罚,恐怕……

“师傅,师弟他伤势未愈,而且他既已知错,不如等伤好些再——”

紫秋怎么说也是他紫宸宫武艺最好,也最本分刻苦的一位弟子,多年来最得师傅的赏识,秦轩本是想多少替紫秋求情,可话才开口就被打断。

“轩儿,紫宸宫的宫规何时由你改写了?”

“师傅恕罪,是徒儿多嘴。”

宇文绝对于秦轩的心软的表现,也没有再多加指责,挥挥手,“行了,开始吧,为师一会儿还有其他事要处理。”

“是,师傅。”秦轩抱拳对着宇文绝行礼,随后转身面对紫秋,“你本已触犯宫规,后又企图欺瞒,罪上加罪,罚鞭笞一百,你可心服?”

“是,紫秋领罚。”紫秋回答的同时,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衣带,从外衣到里衣到亵裤,一直到全身完全赤(百度)裸,而后趴伏在地,用膝盖与双掌支撑。

秦轩这也才看清紫秋肩头的那道伤,伤口并不深,从左肩向内延伸至胸口之上。如果好好休养,以紫秋的体质加上紫宸宫独门上药,不出一月便能痊愈。

想到这儿,秦轩多少松了口气。

丫鬟小玥此时已经取来了刑具——一根十尺多长,由两根拇指粗的藤条拧成一股而制成的藤鞭,通体黝黑,泛着紫红色的光泽,甚是骇人。

秦轩接过藤鞭,走到紫秋身边,“师弟,忍着点。”说着,抬手连点了他身上几处穴道。

封住了他的内功,也同时止住了他伤口不断渗出的血水。

在紫宸宫,如若是因犯了宫规而被师傅责罚,是绝不允许用内力抵挡,这也是众弟子们听闻宫规就忍不住心惊胆颤的缘由之一。

一切准备就绪,秦轩终于举起藤鞭——

“启禀宫主,宫外有人前来挑战。”一名弟子突然的出现,打扰了秦轩行刑。

“是何人?”

“那人自称是凌碧山庄庄主的至交,说要为凌碧山庄讨回公道。”

“哦?”宇文绝闻言,嘴角不经意扯出一抹笑容,“这消息到传的挺快,那——”
宇文绝正想着要派谁出去打发那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秦轩却迎了上来。

“师傅,让徒儿去打发那个人。”不是他自告奋勇想要立功,却是想再多给紫秋一些休息的时间,也想让师傅先消消气,也许一会儿就不至于罚的那么重。

哪知秦轩话一出,那名报信的弟子又道:“启禀宫主,冬苑苑主已经出去迎战。宫主是否要将他召回?”

宇文绝看看紫秋又看了看秦轩,“算了!既然汀儿已经去了,就随他吧!”

“是,宫主。”汇报完毕,那名弟子转眼又消失了。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6 01:45:00 +0800 CS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惨鸟~~~

汀儿啊~~不要得瑟了~马上就是你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6 11:12:00 +0800 CST  
07

拖延战术不成,秦轩不得不再次执起藤鞭。

用眼角小心的观察宇文绝的神情,对方却好像完全漠不关心,反而又侧身靠在软榻上。

但看紫秋已经咬紧了牙关侧过头去,秦轩心一横,挥鞭而下。

“啪——”第一鞭,便是落在这肩背之处。

有师傅亲自监刑,秦轩自是不敢存有侥幸,一道深红的印记立时显现在紫秋的背部,而后在不到转瞬间就转为了紫黑色。

“唔……”紫秋的身子多少还是颤抖了一下,闷哼一声。

“啪——”第二鞭紧随而至,整齐的落在刚才伤处的正下方。

“……”有了刚才第一鞭的准备,紫秋再没发出半点声响。

不是秦轩有意不给紫秋缓和伤痛的时间,只是这样的刑罚,持续的时间越久,反而只会让受刑者饱受更大的痛苦,倒不如一次速战速决。

“啪啪啪啪啪啪……”后来的藤鞭越发迅速的抽打在紫秋的身上,当背脊上已经布满青紫的伤,甚至开始不断渗出血滴再也无落鞭之处时,秦轩又将藤鞭移向依然完好的臀部。

此刻的紫秋早已大汗淋漓,额头如雨滴般不断落下的汗珠,在面前的青石路上印下大片的水渍,十指早就抠入石板缝隙中,刚才用点穴暂时封住的伤口,又开始滴血。

不必报数、不可喊叫、亦不能求饶,是紫宸宫对犯了宫规弟子只最直接也最严酷的惩罚。

不同于鞭子的尖锐板子的沉重,藤鞭看似轻巧也不容易造成伤口,但这种生长在雪山之巅极其罕见的藤蔓,有着超越任何植物茎蔓的坚实度与柔韧性。

这种植物的名为“血堇”因其砍断时流出的汁液如鲜血一般的艳红而得名。

这种植物的坚硬程度远远超越了紫檀这类的木材,编织的桌椅家具甚至连刀枪都不能伤其分毫,而它的汁液虽无毒性只要沾及皮肤,便会让人霎时产生如火烧针刺般的剧烈疼痛,更不用说在经过特殊药物浸泡处理后制成的刑具,抽打在人身上,即便看上起伤势不重,可疼痛程度却比刀割更甚十倍。

=============================

秋儿啊~~乃真的很惨……


话说此藤条本宫主独家版权……限量版拒不发售……大家不用咨询了哇哈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7 11:39:00 +0800 CST  
汀!!!你每天要灌多少次水??……帖子都淹了,偶自己都找不到偶自己更新的地方了!!!!!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7 12:46:00 +0800 CST  
08

整整一百藤条,说少不少,说多不多,但也足够打得一个人体无完肤。

当秦轩放下举着藤鞭的手,将刑具重新交还给小玥丫鬟保管,紫秋似乎还没有从剧痛中缓过神来,依然跪趴在那儿,神情有些呆滞。

秦轩弯腰拾起地上的长衫,想为紫秋披上再扶他回去休息,可衣角还未及对方的身体,就看到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挡在面前。

竟是宇文绝,站在了那里。

“师傅……二师弟……”不知道是不是宇文绝还有什么话要训斥紫秋,可依他现在的状态,恐怕已是接近极限,急需立刻回去处理伤口,秦轩忍不住劝阻,可他才一张口,就被宇文绝的一个手势阻断。

只见宇文绝一手取过了秦轩手中的衣衫,在抱起紫秋的同时也将衣服轻轻的覆盖在了他裸露的身体上,以免春光外泄。

紫秋这才终于反应过来,虽是意外可也没有力气抗拒,只能喘着气道:“师傅……徒儿……身上有伤,会弄脏您……”

“好了。”宇文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这一路秋儿辛苦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你且好好休息吧!”

【本章完】
---------------------
徒儿们不许闹了,乖啊~~~~~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8 01:01:00 +0800 CST  
09

第二章

看到师父亲自抱着师弟离开,秦轩自然也不敢多话,只是本分的跟在宇文绝身后,一路来到了夏苑,紫秋所住卧房之内。

紫秋的贴身侍婢名樱,她是紫宸宫内少有的,虽不懂武功却能成为苑主级别的贴身侍从。

樱是个安静寡言,却也心思慎密的丫头,这么多年一心服侍紫秋,这次看到自己的主子一身血淋淋的伤被人抱回来,顿时就红了眼。

她忙端来清水,沾湿了棉布要为紫秋清洗伤口,可一时怎么也下不了手。

“我来吧!”秦轩见樱迟迟没有动作,便走过去从她手上接过了棉布,不料这一次却又被人捷足先登。

宇文绝已经坐在了床边,伸手拿过湿巾,也不多话,只是手法极其轻柔的开始擦拭起了紫秋伤口边缘的鲜血。

“嘶……”只是这样轻微的触碰,已经让紫秋疼的浑身发颤,“师父……这些……叫……叫樱儿做就好……不劳烦师——”

“嘘!”宇文绝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从锦袍之中取了一颗丹药喂进了紫秋口中,顺便解开了刚才被秦轩点的穴道,“你的剑伤在外面没有好好处理,进了脏东西,一会儿还要拿药酒给你清洗,还有力气说话的话,就留着一会儿忍着疼。”

“是,师父……”

樱丫鬟大概是也没见到过宫主如此轻声细语说话的样子,一直愣在一边傻傻的不知道接下去要怎么办,还是秦轩在她身边唤道:“樱,去拿药酒和伤药,还有肩膀上的肩伤要包扎,再去多拿些干净的纱布。”

“是,秦苑主。”樱接到命令急急跑开。

有师父亲自料理二师弟的伤口,秦轩总算放下了心,想着最近二师弟不在,如今小师弟也跑出去对战外敌,紫宸宫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处理,于是道:“师父,您若是没有吩咐,那徒儿先告——”

这话就差最后一个字,门外竟然突然就跑进来一个人,“大师兄,二师——呃……宫……宫主……”
那冒冒失失的人,哪料到能见到宇文绝,吓得忽地就跪在了地上。

【未完待续】
---------

嘿嘿~~~~秋啊~~俺对你还是很温柔滴

本章龙套----------樱-------》桜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8 21:33:00 +0800 CST  
10

宇文绝停了手,转身瞥了一眼地上的人,“秋苑的弟子?”

“师父,他是——”
秦轩担心这位突然闯入的弟子已经触怒了宇文绝,想帮忙解释,宇文绝直接一抬手。

“闭嘴,我问的是他!”

“启……启禀……宫主……弟子……弟子是秋苑的。”

“今个儿,练功的时辰过了么?倒是有空串门来了?”

“宫主……弟子……只是……”那名弟子小心的瞄了大师兄一眼,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来的时候,诺苑主说过,只让他把消息悄悄告诉另两位苑主,可是现在宫主也在场,这个事情……

“怎么,这紫宸宫里还有本座问不得的事?”宇文绝说话的语气依然平和,可听的人却越觉得背脊发冷。

“启禀宫主,弟子不敢。”比起是不是要遵守苑主的命令,眼前这个宫主显然是更可怕,到了这一刻,那名弟子也只能托盘而出,“是,是诺苑主要我传个口信给秦苑主,说……汀苑主现在还在外面……与……人打斗……”

“呵……”宇文绝闻言,反倒是笑了一声,淡淡道,“汀儿的武功最近倒是越发长进了。”

秦轩赶忙上前一步道:“师父,小师弟他……尚年幼,难免玩心重了些……师父您莫动气,徒儿这就去把他带回来给师父您谢罪。”

“不必。”宇文绝这时扔了手上的帕子,站起身,“秋儿的伤暂且交给你,为师亲自去看看,倒是何方神圣能与我紫宸宫的冬苑苑主纠缠近一个时辰……”

“是,徒儿遵命……”到这地步,秦轩也不能再为小师弟说什么好话,只能低头领命。

宇文绝于是就这样走出了房间,临到屋门口的时候,看到还哆嗦着跪在那儿的秋苑弟子,说道:“欺下瞒上毫无规矩,赏50鞭,自己去戒院领罚。”

“是,弟子谢宫主教诲。”
-------------------------------

三徒儿,不是为师和你过不去,是你急着要出场,本来是春苑的弟子呢~~

你非要抢着是你家的……那下面就你陪小师弟一起……吧……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8 23:34:00 +0800 CST  
回复:204楼

就凭这句话,为师多赏你点板子,算是嘉奖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28 23:48:00 +0800 CST  
11

紫宸宫外,紫汀和那个据说是凌碧山庄庄主的至交打得正欢。

虽说江湖上人人都知道这【紫宸宫】位于晋州苍山之上,可却极少有人能真正的找到它的入口,或者说即便是找到,也不是寻常人可以进得来的。

眼前的这个人,能够顺利的一直走到宫门口叫嚣,身上也只是带着点皮外伤,可见功夫不一般,若是普通的四苑弟子与他对敌,到是也能打个平手,但要是遇上苑主级别的,恐怕是抵不过五十招。

只不过此刻,他遇上的四苑中年轻的冬苑苑主紫汀,这小家伙今年还不满十七,个子瘦瘦小小人也长得秀气,却是出了名的顽皮。

他身手灵活,精于用毒和暗器,在紫宸宫中,大概除了师父宇文绝,还没那个子弟未曾遭遇他的魔手。
就算是三位师兄,若是不小心提防,恐也会遭了他的暗算。

只不过,师父也明令禁止,玩闹可以,但毕竟是同们师兄弟,决不能过了分寸。

眼下,突然冒出来一个陌生人,他身怀武艺,可不算不堪一击,可所学所用的亦不是本门的武功,这对从未下过山的紫汀来说,绝对是个新鲜的玩具,不能物尽其用的话,他可舍不得让他就这么死掉。

紫汀怀里中取出他从不离身的粉紫色玉笛,想当年师父在收他们正式拜入门下的时候,会根据个人的特性喜好,传授他们不同的技艺和兵器,而自己就得到了这一个看起来并不具备什么攻击力的,甚至还带着点脂粉味的玉笛。

之后的日子,除了每日要修习内功心法,师父还加了功课让他学习音律,慢慢的开始教他吹奏一些简单的曲子。

那时候他才开始明白,就算是小小的一只笛子,也可以有如此大的威力,通过不同的曲调,他暂时已经学会了控制一些动物的行动。

师父说,等再修炼一段时间,即便是人的行为也可以被控制。

此刻,紫汀就从衣袖里放出了自己前个月才在山林里找到并驯养的一条小蛇“小钰”,它才从蛋里孵出没多久,只有人的小臂那样长短,通体艳红上面点缀着金色的斑点,煞是好看。
【未完待续】
----------------------------

钰,你出场了……

汀儿啊~~~莫贪玩了哈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30 00:26:00 +0800 CST  
12

悠扬的笛声响起,空灵而清脆的回荡在山谷间。

地上的小蛇本是慢悠悠的扭动着滑溜的身子想钻进草丛中,却在笛声响起的瞬间一下子停止了前进,高昂起头部,不断的吐着信子,好像是在向眼前的人示(百度)威。

是毒蛇吧?一般来说颜色越是艳丽的蛇,毒性就会越强,眼前这个品种自己从未见过,可它既然能成为武器攻击敌人,想必一定带有剧毒。

这一个毛头小子已经让自己应接不暇,再加上一条毒蛇,恐怕是凶多吉少。

前来挑战的男人思索着,决定先发制人,挥剑就砍向地上的小蛇。

笛声在这一刹那从舒缓急转高调,刚才还慢悠悠的晃动着脑袋的小蛇忽地就窜了出去,正巧躲过了男人的利剑。

“啊——”男人捂着被咬伤的右手,惨叫一声,顿时只觉得右臂一阵酥麻,手中的长剑也同时掉落在地。

男子瞥见伤口处流出的血液依然泛出黑色,确定了是有毒,立即点了周身几处大穴,阻止毒气攻心,而后他又试了试被咬伤的手,还好只是五个手指的行动不太灵活,手臂还能动,即便使不了剑,也可以施展其他的武功。

“咦?怎么手还能动啊?”紫汀见状开始小声的嘟着嘴嘀咕,伸手召回了小钰缠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低着头瞅着那小蛇道,“刚才明明命令你放出可以麻痹他整个右手的毒液,怎么效果差那么多?小钰,是不是你又偷懒放水了?”

“嘶——嘶——”小钰吐吐舌头,开始往紫汀怀里钻。
即便紫宸宫四季温和,可现在也已是深秋,该是小蛇准备冬眠的时间了。

“不行哦!现在还不能休息,今天的练习还没结束!”紫汀一甩手,将小蛇给弄了出来抓在手上,拍拍它的脑袋训着话,小蛇却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将尾巴缠绕在紫汀手上,不太愿意再动。

紫汀叹了口气,只能又举起玉笛。

男人早就看出这笛音就是控制那条蛇的关键,现在看到他的动作,下意识的就紧张起来,干脆挥出一掌攻向紫汀。

“啊——你这个小兔崽子!”迎接男人的自然又是小钰的毒牙,这下另一只手也失去了知觉,比先前更糟糕的是,这一次是整个左手连带手臂。

“喂,偷袭人可不好呢!”
紫汀鼓着一张肉嘟嘟的笑脸怒指着那男人,接着又低头看看掌中的小蛇。
那小蛇吸了人血似乎精神多了,连鳞片的颜色也越发鲜红刺眼。
“小钰,你说接下来再咬哪里好?左腿?右腿?你说他要是都不能走路的话,还能用什么武功来攻击呢?”

男人被紫汀这番话吓得倒退了一大步,到现在他才明白,眼前这个小子根本从未用全力和自己对战,从头至尾只是将他当成了一个实验品,玩弄于鼓掌之间。

“要不然……”紫汀上下打量了那个男人一番,视线突然停留在了男人的腰际,“听师兄们说,男人的那个地方很重要……不知道要是被小钰咬了的话……”紫汀这么说着,手中的小蛇也已经被放了出去。

就在那时——

“唰——”身后忽地吹起一阵风,紫汀的小钰还未来得及接近那个男人就已经被劈成了两半,摔落在地,而那个男人也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呼吸,胸口的衣衫渐渐被血水浸染。

紫汀的身形也在那一刻定在了原地,呆滞了好一会才缓缓转身,却诺的喊了一声:“师父……”
---------------------

看偶多勤奋啊~~小钰,乃终于死了……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30 04:18:00 +0800 CST  
13

紫汀的身形也在那一刻定在了原地,呆滞了好一会才缓缓转身,怯懦的喊了一声:“师父……”

宇文绝站在那儿,根本没有正眼瞧紫汀,只是冷哼一声道:“难得汀儿还能记得为师……”

“师父……汀儿……汀儿不敢……”紫汀一时无言以对,自己难得是又做错什么惹师父不高兴了么?

“不敢?”宇文绝冷冷的瞥了一眼紫汀,“为师是否有说过,你的玉笛曲尚未成熟,暂不可与人对敌?”

“有……有……师父……可是……他……他不是紫宸宫的人,汀儿只是想试试——”
作为宇文绝最小的徒弟,紫汀从小是在三位师兄的关爱下长大,而他这活泼爱闹的个性也有宇文绝默许的成分在,脾气自然也是被养刁了,也只有他敢在这种情况下还和宇文绝争辩。

只是宇文绝根本从不会给人解释的机会,在紫汀说话的时候,已经一甩衣袖,回了紫宸宫。

瞥见师父的背影,紫汀知道大事不妙,赶忙闭了嘴,急急跟了上去……
****************************************
出乎紫汀的意外,宇文绝并没有将自己带回紫宸宫受训,而是一路来到了紫汀所住的冬苑。

每天的下午,是各院弟子们切磋武艺的时间,原本空旷的大院里此刻聚集着冬苑上百名的弟子,三三两两拉开架势相互比试。

而宇文绝的出现,一瞬间就让他们都停了动作,整齐的排立两边,恭迎宫主驾到。

在紫宸宫,除了四苑的苑主,那些弟子们往往进来好几年都未必能有幸一睹宫主的威仪,今日实在是让人受宠若惊。

宇文绝根本就不理会这些,直径走到院前一处高台,那是平日里苑主指点弟子武功所站的地方。

两边的弟子看到宇文绝站定,纷纷下跪。

紫汀深知自己已经惹了师父生气,也抓紧机会示好,跪在了宇文绝跟前,“师父,徒儿知错了……师父息怒……”
-----------------------------
哈哈~今天还米完,晚点更新下段……

汀儿啊~乃这次丢人丢大了hoho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31 17:07:00 +0800 CST  
14

“为师可不记得你犯了何错。”

“师父,徒儿真的知错了,徒儿不该违背师父的命令,用玉笛与那个家伙对阵,徒儿保证以后不敢了,师父不要生气。”眼下,身边都是平日里被自己呼来喝去,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弟子,要当着他们的面对说出这么低声下气的话已经很没面子了,但为了不被师父当众责罚,彻底颜面扫地,他也只能忍了。

宇文绝听了紫汀半天的道歉依旧没有丝毫反应,淡淡问道:“汀儿真的知道错?”

“是,师父,徒儿知错了,徒儿以后一定会改。”

“嗯。你既已知错,为师就不再多加训斥。”宇文绝似是满意的点着头,让紫汀顿时放心不少,可下一秒却听宇文绝又道,“传杖。”

“师父!”紫汀忍不住惊呼,“徒儿已经知道错了,师父可不可以不罚?”

“犯错理应受罚,什么时候汀儿连这个规矩都忘了,还是要为师再多提醒你一次?”

提醒?!那还不是要多挨几板子,紫汀忙摇头:“徒儿记得了!不敢劳烦师父!”

两人对话间,下面的弟子已经准备好了刑凳和板子。

紫汀的脑袋顿时摇得像拨浪鼓:“师父!不要……”

“汀儿,你可是还要为师请你么?”紫汀身后,两名穿着紫衣的少年手拿一根麻绳走了过来。

“师父……”自己去是挨打,被绑去也是挨打,可是他真的没这个勇气自己去送死啊!

就在紫汀犹豫的一瞬间,那两名紫衣少年已经将麻绳捆上了紫汀的双肩,一人一边将他架去了刑凳上绑好。

刑凳两边分立两个手持一人高木杖的少年,另一名少年此时走到了宇文绝面前行礼道:“宫主,一切已经准备就绪,请宫主下令。”

宇文绝一言不发,只是挥了挥手,两名执杖的弟子立即掀开紫汀的长衫,一把将里裤也扯了下来——

白嫩的皮肤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紫汀不自在的加紧了双腿,着急的大喊出声:“师父!师父给汀儿留些颜面吧!”

可宇文绝只是面无表情的背过身去,冷漠的丢下一个字:“打!”

【本章完】

========================
啊哈哈哈~~汀儿~~偶对你不错了,花了一章写你得瑟啊啊啊啊~

楼主 寒紫御  发布于 2010-01-31 18:15:00 +0800 CST  

楼主:寒紫御

字数:21824

发表时间:2010-01-25 08: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8 23:18:17 +0800 CST

评论数:7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