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韩老爷的一妻一妾

我开坑了、当然前提是准备好了锅盖。

贝贝的更文速度捏。。内个啥、应该有人知道撒。

万年大坑。我挖了、、欢迎大家往里跳~

= =~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14 21:14:00 +0800 CST  
说起韩奕行,褚水城的老百姓没有一个不竖起大拇指的,他少年得志,天资聪颖,自学百家武功。年不过三十岁已经富甲一方,腰缠万贯但却有着侠肝义胆,城里的老百姓不怕什么天灾人祸,为什么?有韩老爷帮着咱们呢!

话说韩老爷貌比潘安,俊美无双,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们哪怕只听见韩老爷的一句话,就会激动的晕过去。他为人心地善良,严于律己,就连家里的下人待人待事也让人感到舒心。天高皇帝远,虽然不为官,但韩奕行在褚水城里,就是老大!

十七八岁的少女谁不想嫁个好丈夫,韩老爷无疑是她们心中最好的标准,每天晚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做梦嫁到韩家当韩夫人。不过,梦归梦,那些少女们也只能是凭空想想了,谁都知道,她们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要问为什么,嘿嘿,答案褚水城的老百姓都知道。韩老爷风流潇洒,但无论走到哪里,心里只容得下他的两位夫人。

也许对于一个人来说,一生只钟爱一人足以,但韩老爷是个例外,在他的两位夫人中,他会全心全意的对待每一个。

大夫人柳少云,比韩老爷小两岁,是护国将军柳明的大公子,天才的资质绝不亚于韩老爷,为人柔情淡漠,不善言辞。折扇一挥,风度翩翩。且不说他绝世的相貌,单就从他身上透出的那一股淡淡的忧愁,就会让人对他产生一种莫名的崇敬。

一袭白衣,肌肤胜雪,韩府的静颖阁是大夫人最喜欢去的地方,尤其是冬天下雪的时候。他温柔俊朗,淡伤忧愁的样子,有时韩老爷本人看到,也会有瞬间的失神。

柳少云可以算是一个少有的男子,无论是相貌,性格,还是武功。韩老爷是怎么让这个男人成为他的夫人的?嘿嘿、这个就不为人知了。

小夫人卫迎儿,只有17岁,简直就是柳少云的反调,除了相貌。大夫人生性寡言少语,他却是整天嘴上不停,见谁话都多;大夫人深居简出,不常出门,他却天天张罗往外跑,要不是韩老爷管着,他估计都能跑十万八千里去取经了。

他生性跳脱,充满阳光的气息,跟谁都很谈得来,家里的下人都把他当亲人看待,名义上他是侧室,但是下人们对两位夫人的待遇都是一样的。

卫迎儿很小就死了父母,嗜赌成性的叔叔前脚把他买入青楼,韩老爷后脚就把他赎了出来,带到家里本想给他个差事让他有饭吃,可接触长了,韩老爷喜欢上了他天真活泼的性格,再加上他有一副惹人怜惜的可爱相貌,就把他娶进了家。

柳少云不是爱吃醋的性子,跟卫迎儿也很合得来,两人从来没有相互妒忌过,柳少云把迎儿当做弟弟看待,对他也是关心爱护。

不光是韩老爷,韩府的大夫人高贵忧郁,俊美无双,小夫人的可爱跳脱,活泼开朗,也在百姓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14 21:14:00 +0800 CST  
某日,韩老爷正与他的大夫人在竹轩对弈,周围清爽的凉风吹动着竹叶,发出的沙沙声更显出此时场景的闲适。柳少云专心盯着棋盘,欲找出绝佳的落子之处。可他对面的韩老爷,总是有意无意的抬头看看少云绝妙的俊颜,至于心里想着什么,嘿嘿、大家都明白,就不继续往下说了。

“老爷!老爷!”远处传来下人焦急的脚步声,韩老爷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大夫人最烦的就是下棋的时候有人打扰了。

“什么事。”韩老爷拈起一枚黑子随意的落了下去,抬眼观察了下云儿的脸色。他本来是不喜欢下棋的,不过夫人喜欢,也就只能陪着了。

“老爷!大夫人!”匆匆跑来的管家简单的行了礼以后,忙说:“膳房。。膳房着火了!”

“什么!!”这下韩老爷可坐不住了,“膳房着火!还不去灭!”说罢撩起衣袍就往外跑去,也顾不得其他了。

火势不算很大,韩老爷赶到的时候已经扑灭了大半,虽然没有牵扯到其他的房屋,不过这膳房看起来是一定要推到重修了。

韩老爷环顾四周,抬手把厨娘玉姐叫来,压了压心底的火气,问道:“玉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嫂低着头,嘴里喃喃到:“老奴。。老奴不知。”

韩老爷冷哼一声:“你不知道?你天天在膳房呆着你会不知道??!!说!!!”

见她还是支吾着不肯开口,韩老爷心里已经猜到七八分。

“又是迎儿干的好事吧。”

“老爷!老爷请息怒!小夫人只是想煮点东西给您和大夫人送去,没成想火烧的旺了。。。”玉嫂见老爷已经知道,便不再隐瞒,但还是想着办法替小夫人开脱。

“哼!你们这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什么都由着他的性子胡来!迎儿呢!他人在哪儿?!”韩老爷现在就差没气炸了肺,这小东西,现在开始玩儿起火来了!

“这。。这老奴着实不知啊!小夫人刚刚还在这儿的。。”玉嫂低着头寻遍四方,也没看见那小祖宗的身影。

韩老爷也没接着往下问,一甩袖子就往大夫人的寝室梅香阁走去,这么多年了他还不知道,迎儿每次闯了祸就知道往云儿内边躲!

带着一身怒气风风火火的来到梅香阁,本想一脚把门踹开的,不过韩老爷还是忍住了,他知道他要是真一脚踹开大夫人的房门,云儿肯定就再接着一脚把他踹出去了。

“云儿!开门!”韩老爷压着怒火喊。

没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柳少云淡然的看了眼韩老爷,回到屋内,低沉的说:“膳房不是着火了么,老爷不去查明原因,到我这儿做什么。”

韩老爷强迫自己淡定的喝了一口茶,说道:“原因查明了,云儿想必也知道吧。”

“我不知道。”

“云儿!别装傻了!迎儿呢?把他交出来!”韩老爷终究是没忍住火气,啪的一声拍案而起。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柳少云不耐烦的甩甩袖子,“老爷,我要休息了!”

“云儿,你还护着他!你知不知道膳房旁边隔着一堵墙就是民房!火势再大点的话就会牵连到百姓的住宅了!以前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他现在是不是还想把整个褚水城都给点了???”韩老爷越说越生气,最后都喊起来了。

柳少云见他对自己大喊大叫,心里也是生气,坐在床头,不说话了。

“还不交出来是不是?”韩老爷等了半晌不见他动,径直走向内室从床底下把某个小乌龙拽出来抗在肩上。

“哇!哇!!相公!!放我下来!相公不要哇!!”卫迎儿在韩老爷肩膀上张牙舞爪的,嘴里哇哇乱叫。

“给我老实点!”韩老爷就势甩了一个大巴掌在迎儿的小屁股上。

“呜呜~~~ 相公不要!!柳哥哥救我哇~~!!”迎儿还是不停的乱叫,柳少云见了站起来正想说什么。韩老爷冷下脸说道:“云儿在屋里好好反省,待会儿咱们再来算帐!”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16 16:45:00 +0800 CST  
人家才不是什么坑王。。只不过是手痒痒了而已嘛。。 = =

既然大家都义无反顾滴跳下来嘞~ 那贝贝只好一点点的往里扔土了。。

那啥、说实话哈、这篇可是我写的第一篇架空历史的耽美文。

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回帖多多就好啦~)

哈哈~ 加油加油哦~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16 16:53:00 +0800 CST  
韩老爷不顾形象的扛着迎儿出了梅香阁,朝着小夫人的卧室梅影阁走去,一路上迎儿是一边挣扎一边叫。偶尔遇上些府里的下人,都支支吾吾的上前想给小夫人求情,但是都被韩老爷一眼狠狠的瞪回去了。

“呜呜~~,相公,你放我下来好不好,我知道错了~~。”小迎儿趴在韩老爷的肩头,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老实别动!再叫唤我现在就揍你!”韩老爷没好气的说。

到了梅影阁,韩老爷一招手把下人全都支开,进到房里插上门,把扛在肩上的小东西使劲的扔在床上。一上床小迎儿就四肢并用的往床里爬,最后蜷缩在小角落里可怜兮兮的看着韩老爷。

韩老爷插着腰,在床前走了几个来回后,指着自己的小夫人问道:

“说!你好好的跑到膳房玩火干什么!”

迎儿咬着袖口,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

“我。。我没有玩火。。。我只是看相公和柳哥哥都喜欢银耳柑羹。。想。。。想做一点给你们吃嘛。。。”迎儿颤抖的语调夹杂着哭腔,让韩老爷听了不免有些心疼。

“那是你想做就能做出来的?你不会找人帮忙吗!!”韩老爷气的不行。

“那。。那人家下次就多找几个人嘛。。”迎儿转着自己的衣角,撅着嘴巴喃喃道。

“你!你还想有下次~!你你~~!”韩老爷气的满头冒白烟,看来这小子是铁了心要把韩府给烧光了啊!“过来!你给我过来!”

韩老爷揪着迎儿的胳膊就往外拽,把迎儿吓的哇哇大叫。

“相公不要哇~!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没有下次,没有下次啦!”

“给我闭嘴!再叫把你嘴给堵上!”迎儿的叫声把韩老爷弄得心烦意乱,怒气又上来三分。反剪着迎儿的胳膊把他拽了出来,转个身坐在床上、把迎儿死死的固定在自己的腿上。

迎儿当然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什么,也不管韩老爷刚才的威吓,继续狂叫:“相公!相公我知道错啦!!呜呜~~~ 别、别打我~~!”

回答他的是韩老爷狠狠的一个巴掌,把迎儿的小身子疼的一颤。

“啊~~~!!!”一声尖锐的魔音。把韩老爷弄得心浮气躁的。

“我让你叫!你再叫!!再叫!!”韩老爷说一句就打一巴掌,“你能耐大了是不是!还能把膳房给点了!”

“我不是。。。啊~!我不是故意的~!相公饶了我吧~~!饶了我。。!”迎儿可怜巴巴的叫着,把鼻涕眼泪都蹭在了韩老爷的衣摆上。

啪啪啪

“不要~!我疼啊~~~!呜呜~~~,相公,我疼啊!”

“疼?疼你都不带长记性的!还敢说疼?给我闭嘴!”韩老爷怒火中烧,下手也没留情。

“啊~!”疼得不行的迎儿使劲挣脱一只手死死的护住身后,就是不撒手。

“呜呜~~,相公~!你。。你不讲理~~~!我。。我只是想做点吃的。。。想。。。想让你们开心!!呜呜~~~我没想。。没想点火啊~!”迎儿心里委屈极了,眼泪哗哗的往外淌。

有几个下人实在担心小夫人,就不管老爷刚刚下的不准进来的命令,趴在小夫人寝室的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喊:

“老爷!老爷息怒啊!小夫人身子娇,禁不起重打啊~!”

“是啊!老爷~!小夫人也是好心~!老爷您就饶了他吧~!”

这一来一去把韩老爷的火气也弄没了,仔细想想迎儿也不过是手底下不够麻利才引起火来的,教训几下就完了。

“行了行了,这次就放过你!下次。。”

“下次我一定不敢了!”一听老爷不打了,迎儿连忙跳起来,开心的说。“相公,打得人家好疼,揉揉~~~揉揉嘛~~~”

小家伙脸上还挂着鼻涕和泪珠儿,却是像个小兔子一样往韩老爷身上钻钻钻,这小东西,刚打完他,现在就跟没事儿人儿一样,真不知道他到底长没长记性。

韩老爷假怒的拍了迎儿一下:“揉什么揉!就该让你多疼会儿!”

迎儿窝在韩老爷怀里又撒了一会儿娇,然后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头,撅着小嘴巴看着韩老爷。

“怎么了?”韩老爷宠溺的捏了捏迎儿的小鼻子。

“那个。。相公。。”迎儿咬了咬嘴唇。“能不能别再生柳哥哥的气了。”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17 13:40:00 +0800 CST  
一听他提起云儿,韩老爷不禁皱皱眉头。其实要是在平时,韩老爷每次见到大夫人都不免有些低声下气的,但这次他都看见迎儿的小身子在床底下扭,可云儿就是不承认,一时没压住火,才跟他嚷嚷的。

“屁股不疼了是不是?还有工夫想别人!”韩老爷拍拍刚刚被自己打过的热乎乎的小臀,笑着说。

“相公~!”迎儿撅着嘴巴扭了扭身子,伸出手臂揽过韩老爷的脖子,“相公还没回答人家呢、相公不会生柳哥哥的气的,对不对?”

“还不都是为了你!”韩老爷调侃似的瞪了瞪小迎儿,“你呀~!真是个小祖宗。”说完还用食指推了一下迎儿的脑门。

“可是。。可是。。。是我求柳哥哥的。。。相公要是还生气。。就。。。就。。。”迎儿使劲的咬着嘴唇,泪珠儿挂在眼眶里,一闪一闪的。

小迎儿像是纠结了许久,然后一边哭着一边挣扎着趴回韩老爷对上,还主动的把小臀儿撅起来。

“呜呜~~,相公要是还生气,就。。。就打我吧。。。不要为难柳哥哥~~!”迎儿把头闷在被子里,声音夹杂着十二分委屈。

“你。。。”韩老爷一脸无奈,看着这惹人疼的小家伙,哪里舍得下手,赶忙把迎儿从被子里拔出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呜哇~!相公你不能生柳哥哥的气嘛~!都是。。呜呜。。都是因为我~~!”

这时的迎儿已经哭的稀里哗啦,跟刚才一样,害的韩老爷还得耐下心去哄。

“好了好了、迎儿乖啊~!相公不生气了。”韩老爷用大手擦着迎儿小脸,柔着声音,生怕再吓着他。

“那。。嗝。。那。。相公你。。。嗝。。。也不生柳哥哥的。。。嗝。。。的气了??”迎儿哭的过火,呛着了气,不停的打起嗝来。

“唉唉、”韩老爷再次很无奈的拍抚着迎儿的脊背,“迎儿乖,相公今晚不陪你了,早早睡觉好么。”抬眼看,天已经黑了。

“相公、、相公你。。”迎儿小手抓着韩老爷的衣角,还想再说些什么。

“迎儿乖!”韩老爷语气硬了些,看迎儿点点头,满意的对着门外喊:“红衣!”

红衣是小夫人的贴身丫鬟,小夫人这糟受苦,红衣肯定是在门外候着呢。

“是!老爷!”果然,刚喊完红衣就从门外进来了。

“伺候小主子更衣睡觉了。”韩老爷吩咐完,又在迎儿眉心处落下一吻,转身出了房。

冷风习习、韩老爷刚出门没几步就有下人上来想给他披上披风,可被韩老爷给挡回去了。朦胧的月光照着眼前的路,韩老爷带着万千踌躇来到梅香阁。

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房里一妙龄女子看见韩老爷有些微微的吃惊。

“老爷、这么晚了还来啊。”翠衫略带埋怨的说,翠衫是大夫人的婢女,喜欢直来直去。

“额,嗯。”韩老爷有些支吾,看见翠衫把门关上,有些不甘心。“大夫人,睡了?”

“已经更过衣了。不过老爷,今晚您若要跟大夫人行房事的话,我看您还是改天吧。”翠衫耸耸肩说道。

看见韩老爷满脸疑惑的表情,翠衫伸出玉指点了点门:“大夫人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一直没有说过话呢。”

韩老爷心里咯噔一下,要说在迎儿面前,那他绝对是一个顶天立地说一不二的男子汉,但要是到了柳少云这里,咳咳。。还真有点妻管严的架势。

“老爷。。您还是改天再来吧。”翠衫小心翼翼的说道。

韩老爷低着头想了想,怕是今天不说清楚以后就更不好办了,他故作镇定的咳了咳,对翠衫道:“你下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翠衫毕竟是个下人,这又是夫妻俩的事,自然不好多管,行了礼,退下了。

韩老爷站在门前无声的,使劲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叩响了门。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18 22:04:00 +0800 CST  
我现在淡定多了。本来这文更了一半、然后家里又停电。

又出了那么档子事、唉。。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18 22:05:00 +0800 CST  
清冷的月光照应着韩府的庭院,只回荡着轻轻的敲门声。就在韩老爷刚想放弃的时候,门竟然开了。

大夫人身着一身洁白的素衣,发髻已经散下,长长的青丝直达腰际,却有一两根不自然的翘起,一看就是刚刚躺下不久又起来的。

深褐色的眼眸里溢出了冷漠和淡然,还有一丝丝的愤怒。

“老爷,我乏了,有什么事赶紧说。”柳少云随意的倒了两杯茶,就像会见客人一般。但这在韩老爷眼里,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韩老爷无奈,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闪过无数讨好的方法,却看着柳少云清冷的眼眸一个一个否决了。

韩老爷走到大夫人身后,很无赖的伸手揽住了柳少云的腰,笑道:“云儿、生气了?”

柳少云皱着眉头掰开了韩老爷的手,不耐烦的说:“老爷、我说过我乏了,要是没什么事,我要去睡了。”

“呵呵、瞧这气的,老爷我今天没压住火,给你道歉了好不好?”韩老爷软着声音,使劲观察着云儿的脸色,生怕遗漏一点点的欣慰。

“看来您真的没事。”大夫人斜眼瞥了下韩老爷,一甩衣袖,径自走向床边,脱下鞋躺在床上,面朝里,不再说话了。

韩老爷还是不甘心,觉得就这么走了太失脸面,又不是夜闯别人的闺房!自己的夫人,有什么不能睡的!想到这儿,韩老爷心一横,宽了外套,走到大夫人床边,伸手就要脱他的衣服,柳少云刚开始没理,直到露出白皙的肩膀时,大夫人终于压不住火,猛地坐了起来。

“韩奕行!你现在给我出去!”

柳少云这一坐起来,本来衣服就系的松,又露出肩膀,这么一猛的一立,上衣顺着嫩滑的皮肤就滑落下去,精细紧致的上身就这么出现在韩老爷面前。

“云儿。。”

如此的俊美,看着眼前如月牙般的白皙,韩老爷感觉下腹一阵发紧。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21 19:01:00 +0800 CST  
上帝啊、怎么这么少。。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21 19:02:00 +0800 CST  
我无奈的冒头水一下下、

打在Word里的时候觉得不少嘛。。

哪想到发到这里就这么少、

本来我是想虐大夫人滴~ 可素吧、写着写着突然绕不过来了。。

不知道怎么虐了、咳咳、——(无视大家的BS)

我一定一定努力、努力努力的把他虐到~!。。。

口水口水————我要大家的支持和建议~!

嘿嘿、飘~ 不过今天先不更了、明天。。

明天我可能、大概、也许、应该、会更————(再次无视大家的BS)

囧rz...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21 22:31:00 +0800 CST  


柳少云沉着脸、嘴抿成了一条线,把衣服往上拢了拢,然后站起身,大步走向门边,指着门口道:

“我要歇了,你出去!”

韩老爷一心豁出去了,坐在床上,双臂在后面撑着,懒懒的笑道:“老爷我今天就在这儿睡了。”

大夫人脸色一阵铁青,胸口不正常的起伏着,他冷冷的盯着坐在床上的韩老爷,半响,咬着牙挤出句话:

“你到底出不出去。”

这时的韩老爷丝毫没有平常的畏惧,反而很无赖的躺在了大夫人的床上,还抱着他的被子夸张的闻了闻,沉醉般的笑着说:

“云儿,你的床铺真香!我怎么舍得走。”

这句话让柳少云是彻底压不住火了,白袖一挥,随着寒光的闪过,一把宝剑稳稳的被抓在手里。毫不犹豫的就冲着韩老爷刺去。

这种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大夫人哪舍得真正刺死他,只不过是吓吓他罢了。平时这招是百试百灵,不过今天韩老爷被自己的大夫人勾的欲丶火正旺,怎么肯轻易离开?

嘴角勾着一抹坏笑,单手一撑,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稳稳的落在一边。

“云儿,还要谋杀亲夫不成?”

柳少云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握剑出招,他虽然自幼习武,几乎已经达到藐视武林的境界,不过,对于韩老爷来说,还是逊色几分。

谈笑间避过好几招,看着夫人满头大汗的样子,韩老爷心底一热,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再抵挡,柳少云原本兜风而下的一剑,眼看就要伤到韩老爷,见他不挡,心下大惊,连忙做个燕子翻身,把剑劈向旁边的花架,花架顿时被劈成两半。

看着旁边粉碎的花架,韩老爷笑眯眯的调侃道:

“云儿还是不舍得老爷死吧。嗯?”

这句话惹的柳少云脸上出现一层不易察觉的绯红,举起剑又要下招,韩老爷这回可不再含糊,食指中指交叠一弹,随着‘叮’的一声响,柳少云只觉的手臂一阵发麻,剑便从手上脱落下去。

韩老爷趁着大夫人失神的一瞬,伸手一捞,便把柳少云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放开!”

柳少云奋力的挣扎,奈何韩老爷就是不放手。

韩老爷也不管怀里的人儿是多么生气,低着头咬着大夫人的耳垂道:

“云儿要是再不听话,老爷我可生气了哦。”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22 22:00:00 +0800 CST  
明天就开学了、我争取一周两更、

不过要在周五、周六、周日更

帖子就拜托大家顶下了~

贝贝只怕回来更文的时候文章都找不到了、

那样我就太伤心唠~

(*^__^*) 嘻嘻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2-22 22:03:00 +0800 CST  
我很少自己上来水文滴、

不过捏、还是想上来说明一下下、

文章坑了有点久哈、对不起``

明天准时填坑 - -~

对灯发誓我会填`` 飘~

回楼上潇潇雨雨:我就仨坑。。真的。。

就仨坑``` - -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3-05 21:43:00 +0800 CST  
柳少云的脸上镶嵌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但多半还是气的。被抱的这么紧想要出掌也是不可能的,只能用拳头使劲捶打韩老爷的胸膛,不过这看起来,就跟小媳妇儿撒娇没什么区别。

韩老爷低着头,坏坏的看着怀里的人儿,低下头,想吻上那双诱人的唇瓣,柳少云猛地一甩头,韩老爷只碰上的他的耳垂。他撇撇嘴,不满的咬了一口。

“你——!”突然的这么一下,让柳少云浑身打了个激灵,转头死死的盯着韩老爷,眼神里除了愤怒还是愤怒。他挣扎的更厉害了。

“放开!我让你放开你听不懂吗!”

现在的韩老爷一反常态,不仅不怕大夫人的怒目而视,反而越来越猖狂,现在的他,就跟喝醉酒一样,什么也来不及想了。没办法~,谁让他娶了这么个夺人魂魄的妻子呢?

“云儿,乖乖听话好么?”韩老爷用着极其软嫩的声音说着,边说边从后面伸手,想解开大夫人的腰带。

纵然武功高强,但是柳少云在韩老爷面前,无论是内功还是力气,都明显弱了几分。就像现在,韩老爷一手紧紧的抱着柳少云,另一只手去脱他的衣服,大夫人就算是怒火攻心,也毫无办法。

若是平常,大夫人说句是,韩老爷哪敢说不?一直都是唯唯诺诺,不敢逾越的,但是今天就在柳少云为他开门的那一刻,韩老爷就被蛊惑了。夜深人静四下无人,哪怕明天去死!今天也一定要成功!

眼看着里衣要被脱下,柳少云气红了眼:

“你究竟要干什么!”气昏了头的大夫人张口就问了一句废话。

“干什么?”韩老爷停下了动作,对着柳少云微微眯起了眼,“那就算做惩罚好了。”

“什么?”柳少云一时不解。有些发愣。

“你难道忘了?今日我进你房中问你要迎儿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韩老爷依旧轻柔。

柳少云尽量回忆,中途却被打断:

“你说房中无人,可我却在你的床铺下找到了那小东西。”韩老爷说到这儿又吻了一下大夫人的耳垂,“云儿这么做,算不算是欺骗老爷?你说要不要惩罚呢?”

“你——!”柳少云登时被气的哑口无言。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3-06 23:09:00 +0800 CST  
柳少云又气又急,伸手就要点韩老爷的穴道,可中途就被抓了个准,韩老爷握着大夫人的手,放在嘴边浅浅的吻着,唇齿间还能体会到淡淡的余香。

“云儿最近可是越来越不听话了。”韩老爷低语,就像教训一个不乖的孩子一般。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不顾他的挣扎把柳少云横抱了起来,往床边走去。

刚被放上床,柳少云挣扎着就要起来,韩老爷眼睛一眯,伸手点住了他的穴道,这下柳少云动弹不得,只能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夫君。

说句老套却又很实在的话:要是眼神会杀人,估计我们的韩老爷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韩老爷却不在乎,他也承认今天自己有点不正常,不过既然做了,就做到底!今天晚上就要试着驯服这头小野兽,明天倒霉。再说明天的吧。= =

他站起身,走到书柜边,抬手摘下了一把红木戒尺。悠哉悠哉的看着柳少云。回到床边,摸了摸大夫人因愤怒而潮红的脸,轻笑道:

“云儿若是跟老爷认错,并且乖乖听我的话,那么一切的账就一笔勾销,否则。。。”韩老爷阴险的笑了笑。还用戒尺威胁的在大夫人身后拍了拍,“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让迎儿听话的吧。”

“韩、奕、行、”柳少云咬着牙,眼里仿佛要喷火一般,“有种别放开我。。否则,我第一个杀的人就是你!!”

“啪!”

清脆的一声击打回荡在房间里,柳少云只觉得臀部炸开了一阵火热,强烈的羞耻感让他把叫声生生吞回肚子里,对韩老爷的怒火又增大了一圈。

“云儿,还不听话?”看他咬牙忍受,韩老爷当然是舍不得,不过今天一定要让他低头服软!

柳少云最后狠狠地瞪了韩老爷一眼,然后便咬着嘴唇,紧闭双目不再搭话了。

“好啊,还跟我硬是不是?”

韩老爷抬起手,随着啪啪的响声又给大夫人身后留下大片大片的火热。纵然很痛,但柳少云就是不吭一声,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十几下过后,韩老爷也不见手软,一心要搬搬他的硬脾气。此时柳少云的脸上已经有了一层冷汗,嘴唇也被咬的有些发白。却还是闭着眼,默默的忍受。

“啪啪!”

现在韩老爷每打一下,柳少云的身子就随着微微的颤抖。薄薄的里衣已经湿透了,隐隐绰绰的显露出他白皙细致的肌肤。

韩老爷见他一直不吭声,心里也有点急了,他怕这么打下去会把他的宝贝夫人打伤,一狠心,拉下了柳少云的白裤。然后照着他受伤最重的地方狠狠的落下了一尺。

“你——啊!!”柳少云因为羞耻,没有忍住,叫了出来。让韩老爷的心疼的不行。

“怎么,还不认错?”韩老爷拿着戒尺,轻轻拍打着自己的手心,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生气。

“哼。”换来的是柳少云不屈的一声冷哼。

韩老爷又用戒尺拍了他一下,这次柳少云忍住了没有叫。韩老爷看他倔强的样子,又生气又心疼。

扔掉戒尺,他怕这玩意没轻没重的真把人打伤。韩老爷坐在床边,把被封住穴道不能动换的柳少云拉过来,按在腿上。

当面朝下的那一刻,柳少云终于忍不住开始怒骂:

“韩奕行!你这混蛋!放开我!”

韩老爷没有答话,直接抬起手掌,啪啪的就往已经红肿的臀上挥巴掌。大夫人的身子无法动弹,就这么挨着。疼得他把嘴唇都咬出了血,可是他面朝下,韩老爷看不见。

“云儿你还不认错是不是!”韩老爷一边挥着巴掌,一边怒道。柳少云却并不在吱声了。

直到那红肿中已经出现了青紫,韩老爷最终是下不去手了。叹了口气,把那倔强的人儿扶了起来。

当看见大夫人眼角边那一串晶莹和唇齿间溢出的血丝,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的时候,韩老爷呆住了。

他刚才干了什么?。。。他把自己的大夫人给打了?。。。而且还给。。。打哭了???

嗡的一声,韩老爷只感觉一阵炸雷在耳边轰过,他手忙脚乱的给大夫人解开穴道,可柳少云却无力挣扎了。

慌慌张张的为他上药,换衣,刚刚的那不正常现在一下烟消云散了。。。

————————————————————翌日早晨—————————————————————————————

今天是个好日子,绝对晴朗的好日子。

“韩——!奕——!行——!”尖锐的怒吼声让整个韩府都颤抖起来。

梅颖阁里传来瓷器碎落的声音,还有某人的哀号。凄惨的一幕正在上演。

“云。。。云儿别生气!听我解释。。。。哎呦!”

府里的下人听到了,却一个个都跟没事人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红衣姐姐,”迎儿托着下巴跪在椅子上,上身撑着桌子,吃着刚刚送来的新鲜点心,“柳哥哥又生气了呢。”

“是啊,”红衣掩嘴偷笑,“韩老爷这次可是凶多吉少咯~”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3-21 19:48:00 +0800 CST  
我貌似写不出那种感觉来、额额、

不好意思各位大大、托的时间这么久才更。

嘿嘿~ 希望大家能喜欢。

(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向后妈内个方向发展了)

掩面逃走。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3-21 19:51:00 +0800 CST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

某日,天降瑞雪。

“阿来!阿来!!”韩老爷不情不愿的掀开暖暖的被子,一边起身一边像发怨似的大喊。他很不喜欢下雪,不仅冷,而且还对出门不利,在外面走一遭就弄得浑身潮乎乎的。

“阿来!!!”真是,这死奴才怎么还不来。名字叫阿来,每次叫他都拖沓!

“来了来了!老爷。”阿来一边大声应着一边急急忙忙的闯进来,随着他进门还带着一股外面的寒气,弄的一向怕冷的韩老爷打了个哆嗦。

“来来来,来你个脑袋啊!”韩老爷气呼呼的伸手就去扯那小奴才的耳朵。“说!又跑哪儿鬼混去了?!叫这么半天还不出现!”

“哎呦哎呦、老爷,我哪儿敢啊!”阿来感觉自己的耳朵要被韩老爷给揪下来了,“这不下雪了嘛。。我是去看看内些人有没有偷懒不清扫院子。。”

“胡扯!就知道为自己找理由!”韩老爷狠狠的推了一下他的脑门,“就欠给你一百板子,看你还敢不敢偷懒!”

阿来吐着舌头伸手揉着刚刚从某人魔爪里解脱的可怜的耳朵。看见韩老爷还穿着里衣,赶紧陪着笑拿来韩老爷的外套:

“老爷,天冷,别动着了。嘿嘿。”

韩老爷白了他一眼,才感觉到自己穿的少了,的确有点冷,刚才被他这么一气,连冷都忘了。他伸手接过衣服,阿来赶紧献媚似的伺候老爷穿衣。

“你啊、真是越长大越不像话。”韩老爷一边穿衣一边不忘训斥。阿来从七岁起就跟着韩老爷,小时候是他的书童。阿来与迎儿年龄相仿,一样也有着活泼的性子。

“老爷,早膳已经备好了,现在给您送来?”阿来赶紧岔开话题,省的韩老爷待会儿说生气了又拽他的耳朵。

“罢了,我到迎儿那儿看看。”大夫人向来是起的很早(与韩老爷睡一晚后除外),现在估计早就用过早膳了,今日下雪,想必一定是去了静颖阁踏雪赏梅了。迎儿是个小懒虫,每天都是很晚起床。

“小夫人?”阿来皱着眉头想了想,“老爷,您前几天给小夫人找了个教书先生,估计他现在可能在刻苦用功呢。”

“哦?”韩老爷这才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刻苦用功?呵呵,我去看看。”

雪下的不小,刚一个晚上地面就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银白,踩上去就有一个深深的脚印,走到迎儿专用的小书房的时候,韩老爷的鞋已经湿透了。

“我念一句,你就跟一句,明白吗?”韩老爷没有着急进去,而是隔着门缝无声的观察里面小人儿的举动

“知~道~啦~”迎儿显然是没有注意到韩老爷的存在,带着十二分慵懒回答到。

“咳咳,”先生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下,然后捧起了书本“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咳咳,”迎儿也学着先生的样子,很老成的咳嗽了下,然后念到:“天将降大任于死人也~~~”

“勿是死人~,乃斯人也~!”

“勿是死人~,乃斯人也~!”

“唉、你念错啦,不是死人,是斯人~”先生不再拽文,皱着眉头说道。

“唉、你念错啦,不是死人,是斯人~”迎儿也皱着眉头,还学着先生常有的捻胡子的动作在自己的下巴底下比划。

“别学了!”

“哦,放学了嘛?先生再见!”

“你——!回来!接着学!”先生被气的胡子直往上翻。

“先生,那到底是学还是不学啊。”迎儿无奈的耸着肩。

“你。。。跟我念!”先生再次赌气的捧起书本,真是。。要不是因为这家给的钱多,而且韩老爷还是老百姓心里尤为尊重的人,他才不愿意教呢!这三天哪天都是差点把他气炸了肺。

“你。。。跟我念!”迎儿再次无赖道。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天将降大任于死人也。”

“不是死人!是斯人!!”先生啪的一声把手里的书摔在桌子上。

“不是死人!是斯人!!”迎儿也学着先生恼羞成怒的样子把书摔了出去,但是目标不是桌子,而是——先生的脸!

先生先是呆了一下,然后气的头上直冒烟,拿起戒尺怒吼:“敢对先生无礼!把手伸出来!”

迎儿看着先生怒极的样子,笑呵呵的气他说:“打我?哈哈~、你打不到!谁也打不到我!哈哈哈~~~”

“是吗。”一阵低沉的声音成功的让书房里的‘欢腾’变成一片死寂,韩老爷推开门,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4-03 17:55:00 +0800 CST  
哦耶耶、饼干回来更文文了。

我看谁还说我懒!哈哈。

168楼的宝贝亲。贝贝承认你真的很有想法。哈哈~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4-03 17:56:00 +0800 CST  
更了这么多、大家还满意吧。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4-11 16:55:00 +0800 CST  
呵呵、貌似坑了许久了哈。。

那啥、马上更马上更哈、

结了男保姆以后好长一段时间脑子转不过来

想更文都没有更文的感觉。。所以就拖啊拖啊拖到现在。。

再不更就不对了哈。。所以我努力的找找感觉吧。。

(另:如果我说我还要开坑大家的反应如何?让贝贝先有点思想准备、提前准备锅盖什么的好挡臭鸡蛋和烂番茄 - -~ )

楼主 馨稥贝贝  发布于 2010-05-02 17:48:00 +0800 CST  

楼主:馨稥贝贝

字数:35413

发表时间:2010-02-15 05:1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7 12:30:12 +0800 CST

评论数:5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