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有一种爱,叫做责罚(SP BL)

十九岁的蓝以儿,从小跟三位兄弟一样被义父宁程收养,直到有一天,四兄弟中年纪最小的秋夜梦,再做一次任务中不幸身亡……
幽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呵呵,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以前有个号的,但是忘记密码了,又重新申请了一个。
一直幽都在晋江发文,想在这里尝试一下,呵呵!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0 18:47:00 +0800 CST  
          义父动怒
     蓝以儿走进一家人很多的酒吧,刚刚因为一时冲动,而闯下了大祸。义父的人脉很广,那件事情他现在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吧,也会猜得出来是谁做的。现在的蓝以儿,不敢回去,更不敢再面对义父那双责怪的眼睛。
     酒吧的喧闹让他暂时忘记了刚才的血腥,更加沉浸在了周围环境里,灯光绚烂,蓝以儿只想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要想,任何事情,还有面对义父,面对弟弟的死,难过,害怕,恐惧全都放下来,休息一下。
     正在蓝以儿快要如愿以偿睡着的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使得蓝以儿不得不睁开眼睛往自己身后去看。“你好,我能坐在这里吗?周围已经没有空位了!”说话的是一个大概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牛仔裤搭配着西装上衣,看上去非常有气质。
     “可以,您请坐。”蓝以儿甩了甩脑子想要保持清醒,如果不是这个人,他可能就要在这种公共场合睡着了,不小心被人暗杀了都有可能。义父不止一次强调过,在外面绝对要保持清醒,不能睡熟,也不能喝醉,蓝以儿差点又犯错了。
     男子点了一杯威士忌,看上去似乎有点无聊,一直在打量着蓝以儿:“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恩,为了公平起见,我先介绍我自己好了,我叫方觅海,很高兴在这里能见到你!”方觅海伸出了手,脸上也是挂着迷人的笑容。
     处于礼貌,蓝以儿把手也伸了过来,“我叫蓝以儿,你好!”蓝以儿对于陌生人的态度就是这样,不冷不热的,在酒吧被搭讪,蓝以儿不止一次的遇到过,但是唯独眼前这个,比那些人都要礼貌的多。
     “蓝以儿?好特别的名字,不过我喜欢。”方觅海说完蓝以儿并没有不开心,听义父说,他的名字是他亲生父母起的,这是他父母起完名字后就把他仍在了医院走了,义父看到他可怜,就收养了他,不光是他,义父一共收养了四个,只是前段时间,最小的秋夜梦去世了。
     方觅海拿起了酒杯刚要喝的时候,看到蓝以儿面前是一杯橙汁:“来酒吧不喝酒会不会太可惜了?”他喝了一口自己杯子的酒,然后说道。蓝以儿也想喝酒啊,但是偏偏他酒量很差,没喝几杯就醉了,他在外面通常都不敢喝酒。
     “我不喜欢喝酒,我只喜欢酒吧的气氛,很热闹!”其实重点是酒吧可以让蓝以儿感觉自己很渺小,很微不足道,这么多人,蓝以儿却只是这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是他在别的地方感觉不到的。
     “原来是这样!”方觅海眼睛一直时不时的朝着蓝以儿的方向撇几眼,不知道在观察什么,蓝以儿自己也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个, 更没有心情在意,手表上现实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离门禁时间还有半个小时。除了在外面做任务以外,他们都得在十点以前回家。
     这半个小时,如果蓝以儿现在就起身回家的话,二十分钟就足够可以到家了。如果不回去,义父肯定会更生气,最后蓝以儿还是决定回去面对义父。“不好意思,我要走了。”蓝以儿背上自己的包就走出了酒吧。
     他刚刚走出酒吧,方觅海也埋单跟着走了出去,他刚走到门口,就跟着一个人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什么事情快说吧。”方觅海看着自己前面这个鬼鬼祟祟的人就生气,他们是警察,竟然还要像小偷一样小心这个小心那个的,真失败。
     “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能在人多的地方说啦。”那个人还是在观察着四周有没有人,方觅海被他搞得一点耐心都没有了,上去就冲着他的头不是很重的打了一拳:“快点说!”方觅海不明白,好不容易了他可以出来查一件很重要的案子,但身边的助手却是这个笨蛋。
     “知道了知道了,就知道打我,痛死了,刚接到通知,先前我们调查的姓柏的那一家的家人,还有佣人,包括保镖一共三十三口,全部被人杀害。他们家里,满地都是尸体,但是却查不出来究竟是谁做的。”方觅海的助手说的那叫一个恐怖,但是方觅海本人却一点害怕的神色都没有。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0 18:48:00 +0800 CST  
     “对了,赵哥怀疑,是那个蓝以儿做的,你觉得呢?”方觅海他们负责调查蓝以儿,其实他们本来的目的是想找蓝以儿的义父宁程的犯罪证据,只是无从下手,只好先从蓝以儿身上来找。
     “恩,你先去调查一下,蓝以儿是什么时间进的酒吧,我会按照警长的吩咐,先接近蓝以儿。”“好,马上去!”两个人开始分头行动。
     蓝以儿好不容易在门禁前回家了,喜欢投机取巧的他还想这一次也蒙混过关,快点回房间去,不要碰到义父就没事了。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蓝以儿刚进客厅,就感觉撞到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才知道是义父。
     “现在才回家啊?去哪了?”看宁程的脸色,蓝以儿就猜到了他应该知道了柏家的事情,“哦,我去酒吧了,但是我没有喝酒,不信你闻,我还有事,先回房间了!”蓝以儿说完就要跑,只是他的脚比不上宁程的手快,再刚要跑的时候就被宁程给抓住了。
     蓝以儿只好认命的被抓回来,乖乖站在宁程面前。“柏家的三十三口人是不是你杀的?”接到消息的时候,宁程就怀疑是他们三个其中一个人干的,但是冷冰阳和艾恨竹都没有出去过,一直都在家里,唯独蓝以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宁程给他打手机,他也不接。
     “对,是我,谁让他们把夜梦给杀了,我当然要给夜梦报仇!”刚说完‘报仇’这两个字,蓝以儿的左脸就挨了一巴掌,宁程太过于用力,把蓝以儿重心不稳,摔到了地上。
     “我告诉你,就算是报仇,也不需要你来报,这次是你走运,柏家在办喜事,让你钻了个空子,如果下次呢?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对于义父的责骂,蓝以儿只能在心里委屈,当他知道秋夜梦被杀的时候,还有偷偷看到义父在夜梦的尸体前偷偷的哭的时候,蓝以儿心里真不是滋味。
     正因为这样,他才一时冲动,跑到柏家,找准机会把柏家所有人包括小孩和老人全都杀了,目的就是为了给也秋夜梦报仇,也为了能让义父可以高兴一些,但是杀完人之后,蓝以儿才后悔了,他知道他这么做义父不仅不会高兴反而会生气,但是事情已经做了,无法再弥补了。
     蓝以儿没有反驳什么,宁程知道,这是他不认错表现,只要蓝以儿不觉得自己有错,无论宁程怎么说,蓝以儿都不会说一句话,这是要命的事情,宁程不能任着蓝以儿的性子胡来,“起来,去书房等我。”
     宁程冷冷抛下这几句话就走了。宁程走后,蓝以儿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脸被义父打的,还在痛,不知道会不会肿。但是蓝以儿已经尝到血腥味了,明天还要去学校,义父以前最多就是打他们几个一顿,从来都不打脸,这次蓝以儿是感觉义父真的生气了。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0 18:48:00 +0800 CST  
呵呵!对,没错,难道有看过幽的文?
以前只在晋江发文,就连晋江的网站,也是在风吧知道的。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0 18:51:00 +0800 CST  
实行家法
     蓝以儿带着恐惧去了书房,义父并没有来,看来是想给他反省的机会。蓝以儿走到宁程的书桌旁,趁着宁程没来,偷偷看一下最近义父在干什么。蓝以儿拿起文件,好像最近义父都在研究柏家的事情,看来义父也有报仇的意思。
     还有一些文件大概是义父刚接下来的任务,估计挨完这顿打,这些任务义父都不会交给他来做。两位哥哥要累了。这次能杀了柏家全家,其实更多的是幸运的成分。他们家里正在办喜事,安全措施比以前降低了不少,蓝以儿就趁着这个机会混了进去。
     蓝以儿武功不怎么样,但是枪法很厉害,他们没有发现之前,蓝以儿就全部把他们给枪杀了。说实话,如果不是有这个机会,蓝以儿这辈子都不可能报得了仇,难怪义父会生气,蓝以儿其实综合起来,连秋夜梦都比不了,只不过蓝以儿偏枪法准而已。
     大概义父还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来书房,蓝以儿不知道自己还要反省什么,虽然他不肯在义父面前认错,但也只是耍脾气,没想到义父最后会这么生气。上了大学之后的蓝以儿,虽然也经常因为练武不积极被义父打,但义父还没有这么生过气。
     他自己也知道,义父把他们四个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他们四个其中有一个人发生任何事情,义父都会很难过。夜梦的死让义父已经受过一次打击了,而蓝以儿呢,又跑去闯祸,如果蓝以儿也出什么事情,让义父怎么活?
     正想着,书房的门开了,外面的光线也投进了书房里,蓝以儿没有开灯,在黑暗的情况下反省效果会更好吧。看到宁程进来,蓝以儿立刻放下手里的文件,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书房的书桌,不能能义父知道他在偷看这些东西。
     宁程怎么会看不出来,但是他也不想计较,有些事情该让蓝以儿明白,他这个义子,不把事情完全对他说清楚,他是不会明白的。“过来!”宁程打开了灯,然后走到沙发那里坐下来。
     蓝以儿很听话的走到宁程身边,但其实手心里已经全是汗了,他尽量装成没事人的样子,不想让宁程发现他现在的心情。虽然他是宁程从小养大的,但有些事情,还有心里想的事情,他都不想让宁程知道。
     宁程没说什么,蓝以儿自己也知道该怎么做。蓝以儿去拿了刻着自己名字的藤条,交到宁程手里,但是把藤条给宁程后,接下来的事情,蓝以儿怎么都说服自己,所以一直站在那里手心的汗也越来越多。
     “怎么了?还要我亲自动手?”宁程看着一脸为难的蓝以儿,气就更大了,看来反省是白反省了,竟然还是这样,连要受罚的时候,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不是的,义父,我……”只是挨打对蓝以儿来说没什么,但每次挨打都要做那种屈辱的动作,他真的是做不到,虽然挨过太多次打了,但每次要挨打之前,蓝以儿都没有办法完全自愿去做那个动作。
     “越来越不听话,胆子大了是吧?”宁程没有继续等着蓝以儿自愿去脱裤子,把蓝以儿按在沙发上藤条就打了过去。虽然隔着裤子,但宁程的用的力道不小,蓝以儿虽然拼命地忍着,但还是会发出一些声音来。
     “还不脱是吧?”宁程打了十几下,最后停了下来,“如果不脱的话,我就打到你脱为止。”见蓝以儿还是不动,宁程举起藤条又抽打起来,这次蓝以儿有点扛不住了,“义父,我脱,你不要打了,我现在就脱!”
     听蓝以儿这么说,宁程也停下了手,蓝以儿擦了擦刚才流下的泪,开始解裤子的拉链,但是动作还是故意放慢。宁程也不催他,看看他能磨蹭到什么时候。
     跟宁程想的一样,蓝以儿能拖延时间的地方都做了,故意把动作放的很慢,最后终于把裤子给脱下来了。蓝以儿边看着义父的脸,边跪到沙发上,然后弯下腰去,把臀部高高举起,同时蓝以儿脸上也多了些红晕,虽然没少挨打,但每次他都会害羞。
     宁程看蓝以儿这样,除了叹气没有别的可说的了。调整了一下蓝以儿的姿势,宁程又再次举起了藤条,重重打下去,蓝以儿脸皮薄,挨打如果不是真的承受不了,是不会叫出声来的,他的这个习惯,宁程当然会很清楚,但是宁程还是担心蓝以儿会为了忍痛咬自己。
     藤条一直挥着,书房里,除了藤条打来蓝以儿肉上的声音外,没有别的任何声音,蓝以儿死咬着嘴唇不放,但是这样疼痛不会减轻一点,虽然这样,蓝以儿还是喜欢咬着嘴唇。他脸上全都是汗,当然也有泪水,挨打的时候他会偷偷哭的,但不会发出任何声音来,但宁程都看在眼里,只是不说出来。
     “唔……”宁程打在了蓝以儿刚刚挨过打的地方,一个地方重复挨打,就算蓝以儿耐力再好,也会忍受不了,差点就叫出来了。现在的蓝以儿,没有别的愿望,只想自己能忍道宁程打完的那一刻,让义父完完全全出了气就行了。
     宁程看得到,蓝以儿的手指一直在抓着沙发,身体也越来越不稳,甚至大概是体力消耗太多了,开始颤抖,蓝以儿刚刚才去柏家,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在酒吧的时候,他就差点睡着了。回来后,因为害怕,把累这件事情已经差不多忘记了。
     果然蓝以儿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晕,连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最后眼前一黑,晕过去了,身子倒在了沙发了,宁程立刻放下藤条扶起了蓝以儿,虽然他不听话,但宁程还是很疼爱他的,蓝以儿是唯一一个宁程从婴儿时期养大的小孩,在蓝以儿眼里也早就把宁程当成了自己的父亲看待。
     宁程帮蓝以儿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就抱他回房间去了。帮蓝以儿上了药,确定他没有发烧,盖好被子宁程就走了,在走之前还看了一眼蓝以儿,此时的蓝以儿睡的很香,大概真的是累了。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0 18:52:00 +0800 CST  
又遇方觅海
     第二天,蓝以儿一瘸一拐的去学校了。明明被打的很惨,还要来学校上学,蓝以儿觉得义父越来越不人道了。还要,他跟冷冰阳是一个学校的,只不过冷冰阳上大四,蓝以儿在大二而已。
     “我看还是我背着你吧。”跟蓝以儿走在一起,周围都有同学投来那样的目光,冷冰阳尴尬的很,虽然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当蓝以儿的哥哥还真是一件辛苦的工作。
     “不要,那样很难看!”蓝以儿坚决反对,被人背着像什么样子,蓝以儿怎么说都已经十九岁了,以前上小学,上中学,被冷冰阳背着还像那么一回事,但是现在绝对不可以。
     “你这样就不难看了?”冷冰阳道觉得还不如背着他,现在蓝以儿因为挨打走的速度很慢的很,冷冰阳还得配合着蓝以儿行走的速度,眼看就快要迟到了。“喂,那件事情真的是你做的啊?”路上反正也无聊,冷冰阳突然想到这个。
     “如果不是我,我会挨打吗?”蓝以儿觉得自己就是倒霉催的,本以为去做一件让义父高兴的事情,但结果却是义父很生气,而他自己呢,也被打成这个样子,不过有一点是好的,至少他报仇了。
     冷冰阳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这不太可能吧?就你?他们那么多人,你能打过三四个就不错了,你看今天的报纸没有?这件事情影响力真的很大,报纸周刊一直在不停宣传,搞的警察也没有办法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你最好小心一点。”
     冷冰阳说的蓝以儿也早就想过了,毕竟是死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蓝以儿一个人做的,警察因为媒体的压力不得不去办这件事情,如果最后没有一个结果的话,光那些媒体就不答应。
     “我会小心的,不过其实也没事,又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查得出来,那我们以前做了那么多事情,警察又不是一直在睡觉。”他们的技术都很好,每次做的时候,现场都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给警方,这也是为什么无论黑道还是白道都找他们办事的原因。
     “哎,也对,快走吧,要迟到了。”冷冰阳没有经过蓝以儿的同意就背起了他,蓝以儿见冷冰阳都已经背上他了,也不好再反对什么,周围可是有很多人看着的,谁让冷冰阳长的这么养眼,所到之处肯定是有一群女生围着。
     但是蓝以儿反而没有那么受欢迎,他本人比较喜欢低调,打扮上也是普通大学生的样子,没有名牌也没有那种很帅的衣服,关键是他不喜欢让人因为他有钱而且长得好看才喜欢他的,所以蓝以儿在掩饰自己方面没有少下功夫。
     冷冰阳则是不同,虽然在人前,他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其实那都是装出来的,在背后跟个小孩没什么区别。而且冷冰阳也把自己的钱大多数都花在了名牌上面,每次赚的钱,不管多少,他肯定一周之内全部花完,交女朋友什么的,也是很费钱的。
     蓝以儿没有女朋友,所以把钱都攒了起来,他也没有能花钱的地方,上学都是骑自行车,要不然就是搭冷冰阳的车来学校,平时衣服,他也懒得买,都是宁程帮他买的,不管宁程买的衣服是什么,蓝以儿都很高兴的收下。
     总算下课了,蓝以儿刚才在上课的时候,就觉得痛的要命,大概是快裂开了吧。而且早上蓝以儿起来的晚了,药也没上就来学校了。又不能回家,宁程从他们刚上学的时候就说过,除了生病以外,每一堂课都不可以耽误。
     中午了,冷冰阳说要去学校旁边新开的那家餐厅去吃,可是蓝以儿习惯在另一家吃饭,所以两个人就分开了。蓝以儿走进餐厅,因为正是用餐的时候,人也很多。蓝以儿跟往常一样,找了那个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点了餐之后,蓝以儿就坐在那里看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有车,不知道什么原因,蓝以儿就是很喜欢看这些,而且一点都不会无聊。餐厅的椅子很软,蓝以儿也不是那么痛了。
     餐点上来后,蓝以儿刚要拿起筷子吃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看,是个男的:“还记得我吗?方觅海,昨天晚上在酒吧。”说到酒吧,蓝以儿才想起了方觅海:“哦,我记得。”
     “又没有位置了,我能坐这里吗?”方觅海的笑容还是那么迷人,蓝以儿看着周围,果然没有空位置了,刚才他进来的时候还空着几个位子。“当然能,请坐吧。”蓝以儿从来都不会计较跟别人一起用餐,反而他觉得一个人吃太无聊了。
     因为宁程有说过,为了不让他们几个的身份曝光,所以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外面,都不可以交固定的朋友,蓝以儿来吃饭,除了能跟冷冰阳一起以外,没有跟别人一起吃过了,也没有什么朋友。冷冰阳整天交女朋友,不过他交女朋友的期限都不会超过三个星期,花心的很,宁程自然也不会管他太多。
     “在想什么吗?”方觅海点完餐之后,看着正在发呆的蓝以儿。“哦,没有,不过你怎么会在我们学校旁边的餐厅啊?”这家餐厅一般都是学生来光顾的多,因为这里的东西很实惠,价钱也很便宜,而且只在中午供餐。
     “哦,你是这所大学的啊?我今天刚刚转到这所学校当实习教师,看不少人都往这里跑,我就跟着来了。”方觅海自己都觉得自己说这话很亏心,他来学校的目的是方便调查蓝以儿,来这所餐厅吃饭,也是为了能接近蓝以儿,以后套话也很方便。
     “原来是老师啊。”蓝以儿对方觅海一点戒心都没有,他感觉方觅海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且很奇怪,方觅海说的话,他全都相信,从没有怀疑过,对于方觅海的身份,他也不会好奇,好像感觉就是很有缘分的两个人,撞在了一起而已。



谢谢大家的支持!还有谢谢菲菲一直支持幽的文!
盈盈,幽有Q,404615064,如果想加的话,尽管加!
在晋江也有文的地址,只是幽比较想在这里发,呵呵!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1 15:37:00 +0800 CST  
伤势加重
     下午学校下课,冷冰阳急急忙忙跑到蓝以儿教室门口,“快点,快点,我还有事呢!”冷冰阳说着就背起蓝以儿要跑,“你干什么啊?快放我下来,太丢人了!”蓝以儿看着周围从教室里走出来的同学的目光,觉得很尴尬。
     “抓紧了,不要乱动。”冷冰阳待蓝以儿抱紧他之后,飞快的跑到停车的地方,后面有一群花痴自言自语道:“阳真是太迷人了。”“对呀对呀,力气真大,如果背的是我就好了!”“你做梦吧你,就算要背,也轮不上你!”“……”
     冷冰阳就是这么受欢迎,但是蓝以儿也不会眼红什么,他才不喜欢每天都要应付那一群女生,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跟踪,这样会很危险的。
     跑到车旁边,冷冰阳把蓝以儿扔进车里,大概是碰到伤口了,蓝以儿痛的要命,“你这么急到底要有什么事情要做啊?”义父今天晚上是有交给他任务,但现在还不到晚上呢,而且冷冰阳也不可能会这么积极。
     “别说了,知道吗?要不是你挨打,我才不会浪费时间送你回家呢,莉莉还在等着我呢,我还要去她学校接她,幸亏她今天下课比较晚。”冷冰阳说着就加大油门,不要命的朝着家的方向开去。蓝以儿也习惯了他这样的速度,只是身上有伤痛的很,等他们回去的时候,蓝以儿额头上全是汗。
     “我说,你就买辆车吗?没有你这么省的人,想留着钱养老啊?”蓝以儿好不容易才被冷冰阳扶着下了车,对冷冰阳来说别的什么都不重要,约会最大,而且晚上还要去做任务,跟女朋友待在一起的时间是非常少的。
     “好,明天不会麻烦你了,我自己骑车去学校。”蓝以儿白了冷冰阳一眼,这么多年的兄弟情,竟然不如一个女的,这就是所谓的重色轻友吧?如果真的有感情,那蓝以儿还是能体谅的,但是冷冰阳只把对方当衣服,没多久就换了。
     冷冰阳被蓝以儿的这句话说的也有点愧疚了,“生什么气嘛,我只是说说,要是骑车的话,还没等到学校,你就恐怕已经晕倒在地上了,义父不得骂死我。”
     “还是为了怕被骂,切,不用了!”蓝以儿甩开冷冰阳扶着他的手,自己走进了家门。冷冰阳在门口盯着蓝以儿看了一会儿,但是突然想到时间快来不及了,就又上了车,快速的去找他女朋友了。
     蓝以儿平时就是这样,除了周末以外,每天放学就直接回家,没什么约会,如果有任务要做,做完之后,可能会在外面待一会儿,但就算是待着,也是找一个人多的地方,一个人待着,就像上次去酒吧一样,他喜欢看很多人在舞池里跳舞,但自己却不想进去。
     回到房间,刚才大概是坐冷冰阳车的原因,身上的伤越来越痛了。那个冷冰阳,蓝以儿决定了,等伤好之后,一定要揍他。也不知道伤怎么样了,蓝以儿没那么自恋,镜子也很少,就只有浴室那里有一块只能照到脸的镜子挂在墙上。
     蓝以儿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裤子给脱下来了。裤子上还有淡淡的血迹,看到这些,蓝以儿对冷冰阳的仇又增加了一层。就是上辈子欠他的,才会被他欺负。
     这个时候,房门好像被人给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害羞的蓝以儿立刻钻到了被子里,只把头露了出来,想看看是谁。
     “跟我还害羞啊?”宁程走进门来,又把门给关上了,接着就向蓝以儿这边走来。虽然是义父,但蓝以儿还是会不好意思,反而包的更紧了,下身现在什么都没有穿,虽然他是被义父从小养大的,小的时候可能不会这样,但他现在已经长大了。
     宁程看到蓝以儿的举动,没多说什么,坐到蓝以儿的旁边:“让我看看,又没有感染,身体有什么异常吗?”宁程摸了摸蓝以儿露在外面的额头,不是很热。然后又开始拉蓝以儿的被子。
     蓝以儿不敢反抗,就乖乖放开了手,宁程见蓝以儿这样,就顺势把他身上包的被子给拉了下来。“趴好,让我看看。”宁程把蓝以儿按在了床上,大概是因为被义父这样看,脸上也挂上了绯红。
     刚开始看到蓝以儿伤的宁程,皱了一下眉。昨天还没有这么严重,没想到出去一天,会变成这样。“冰阳在学校没有好好照顾你吗?”在他们两个去学校之前,宁程私下里就找过冷冰阳,他们两个在一个学校,互相照顾也是应该的。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虽然是讨厌冷冰阳的,但是也不可以在宁程面前告状,这是他们四个以前就说好了的,蓝以儿也不是那种爱嚼舌根的人,也只能把错往自己身上推。
     看蓝以儿的表情,宁程就已经明白他交代冷冰阳的事情,肯定没有做好。“我叫医生来帮你打点滴吧,你好好躺着,别动!”因为他们做的工作很特殊,医生是很重要的,所以宁程也有安排家庭医生,这样有些伤就不用去医院了。
     宁程刚要离开,蓝以儿就抓住了宁程的衣服:“不用了,我不疼。”蓝以儿不是不疼,是不想给义父添麻烦,本来就没什么的,这点伤几天就会好。
     “算了,还是我帮你上药吧,趴好!”宁程最了解蓝以儿了,低调到不行,明明本身自己长的很好看,但是偏偏要故意戴一副呆呆的眼镜,眼镜一点度数都没有。出门前一定要把头发弄得非常普通,衣服也不挑,宁程给他买太好看的衣服,或者是名牌,蓝以儿死都不穿出去。
     女朋友也交过,只交过一个,后来宁程说不喜欢那个女孩,蓝以儿就立刻跟那个女的分手了。在蓝以儿眼里,义父是他最重要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义父的话他都会听,但是有些事情,会不得已去做错事,性格倔强的他也不认错,所以每次都会被打的很惨。
     现在他去学校,很多人都以为,蓝以儿天生就是残疾,每次见面都一瘸一拐的,冷冰阳要不是因为宁程,才不会跟他走在一起,他美好的帅哥形象全都给蓝以儿给破坏了。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1 15:38:00 +0800 CST  
胆大的冷冰阳
     宁程帮蓝以儿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又拿出了一张报纸来:“以儿,最近要小心一点,那件事情,听说警方已经开始插手了,而且具体调查这件事情的警察,到现在都查不到,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尽量多跟冰阳待在一起。”
     他还是很担心蓝以儿被警察盯上,对于义父的担心,蓝以儿自己也是能够理解的。只是冷冰阳有时间的时候都是跟他那个女朋友在一起,怎么可能会让蓝以儿跟着他呢?
     “义父,这件事情您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小心的。”蓝以儿很认真的看着宁程说道。宁程表面是放心了的表情,但实际心里不知道有多害怕,宁程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义子,特别是蓝以儿。他是宁程从小看着长大的,这次蓝以儿惹上这个麻烦,宁程很头疼了。
     宁程从蓝以儿的房间出来后,就坐在客厅等冷冰阳回来。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冷冰阳约会回来了。看到宁程坐在客厅,本来还很高兴的样子,立刻收敛了起来。冷冰阳是属于那种什么都不怕的人,但是惟独在宁程面前。
     “今天晚上的任务你不用去了,我已经交给恨竹了。你跟我来!”宁程站了起来,朝着楼上走去,冷冰阳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是!”只能跟着宁程走。
     冷冰阳跟着宁程上了楼,一直走到宁程的书房。一路上冷冰阳跟在宁程后面,还一直安慰自己,不会挨打。一般他这样一直默念这四个字的时候,可能会有用一点。
     一直到进了书房,宁程坐下后,冷冰阳都想不起来自己有做错什么。
     “义父,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最后,冷冰阳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了出来。总比一直心里遭受煎熬的好吧。连任务都不交给他做了。
     “我跟你说过什么?叫你在学校好好照顾以儿,中午到下午下课,你跑到哪里去了?”宁程火气很大,冷冰阳知道了,自己中午没有跟蓝以儿一起吃午餐,还有下午的事情宁程都已经知道了,而他也瞒不住了。
     “义父,我知道错了,不该不好好照顾以儿,请您责罚。”中午冷冰阳就是跟另一个女生去约会了,是对方总是缠着冷冰阳,他没办法才找了借口去的。他知道蓝以儿比较喜欢去固定的场所和餐厅,所以才编了个理由说学校旁边又开了一家餐厅。
     冷冰阳现在才明白自己是被那个女的害惨了,他也猜到了,肯定是蓝以儿的伤势加重了,所以宁程才会这么生气,他也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听那个女孩的话。
     “回房间,跪着好好面壁思过,待会我会去找你。”宁程用命令口气说道。冷冰阳心里算是先松了口气,至少不是现在挨打。“是!”见宁程还在忙,冷冰阳开门回房间去了。
     房间里没有监控录像,只是他不知道宁程什么时候会来,所以也不敢偷懒。
     只是冷冰阳对女生和任务会有很好的耐心没错。但是对于别的事情,他是一点耐心都没有。才跪了不到半个小时,冷冰阳开始没几秒就看一下手表,心情也烦躁起来。
     最后他觉得宁程既然让他反省,是不会这么早就来这的,于是就偷偷的站了起来,跑去打开了电视,但是拨了一圈都没有好看的东西。他想起自己昨天刚刚买的录像带,好像是日本女优的,冷冰阳光用想的就开始流口水了。
     现在正好无聊,看看也无妨,只要等宁程开门前把电视给关了就没事了。
     冷冰阳放好录像带后,就跪在刚才的位置,但是手里多了遥控器,可以随时把电视关上。日本女优真是漂亮,冷冰阳边舔着嘴唇边看着,身材也很火辣,如果蓝以儿也能像那些女优一样这么放纵就好了。想到这里冷冰阳砸了一下脑袋,为什么要想起他?
     让自己冷静了一下后,冷冰阳继续看着,甚至忘了时间,连有人进来,站在他身后都不知道。眼睛只盯着电视里女优的身材和脸蛋,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不错嘛!”宁程满脸怒气的说着。
     “呵呵,当然不错,是很贵的,好不容易才弄到。”冷冰阳接道。他忘记了,房间里本来是除了他以外,没有别人的。
     “啪!”宁程拍了一下他旁边的桌子。听到响声的冷冰阳,立刻回到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回头才看到,宁程正站在他后面,铁青着脸让人害怕。
     “额。其实是这样的,我刚才是想检查一下,电视是不是坏掉了,才放这个的,没有别的意思。”冷冰阳看到宁程后,立刻关上了电视。但是他脑子却反应的很快,立刻编了一个很瞎的理由骗宁程。
     宁程当然不会相信冷冰阳说的瞎话,刚才只是想惩戒性的罚一下就行了,而且也没有让冷冰阳跪多长时间。还以为冷冰阳正在房间反省,没想到是看那些东西。
     冷冰阳不知道自己编的那些话有没有过关,只是见宁程的表情,他认定自己今天是倒霉定了。当时怎么会想要看这个?早知道不看就好了,其实他也没想到只过了两个小时,宁程就来了。
     “还要我告诉你怎么做吗?”宁程这次是气的不轻,冷冰阳平时花心,好色他不是不知道。平时宁程在这方面没有管过他这些事情。平时可以体谅,人的爱好毕竟都是不一样的,宁程也不觉得他这样是错的。但是呢,反省的时候不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还看那些东西,无论是任何人都肯定会生气。
     冷冰阳知道是自己理亏,也不敢求饶。站了起来,去宁程的书房拿了刻着自己名字的藤条。宁程书房离冷冰阳房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但是冷冰阳却走了半个小时。一直在故意拖延时间,对他来说,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先把以前写的发上来吧!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1 15:39:00 +0800 CST  

以后大概每天都会更,一般是下午五六点钟,或者晚上八九点钟,记得来看!!
这个百度是怎么回事,怎么发文这么困难?
文发不上来,算了,还是待会再试试,再不行,请大家到晋江去看吧!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645369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2 21:15:00 +0800 CST  
醉酒事件

     冷孤阳回房间,发现宁程还在房间等着他,冷孤阳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低着头走到宁程身边。以表示自己态度真的很好,至少这样,宁程可能会留情。
     宁程看了冷孤阳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算了,以后要注意,如果再有下次,跟这次的帐跟你一起算!把上次我给你的那本书抄三遍,明天下午放学我检查!”宁程说完后就走出去了,冷孤阳表面上好像因为犯错很难过,但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竟然能逃过挨打,冷孤阳怎样都没有想到。
     另外蓝以儿在房间里,正无聊,这个时候突然手机里发来了一条短信,“以儿,出来玩吧,我在XX酒吧,快点来吧。”短信是方觅海发来的。
     蓝以儿现在觉得这个方觅海真算是好人,而且自己也无聊,看看手表,才七点半,离十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在十点前回来就好了。
     根据方觅海在短信里的地址,找到了那家酒吧。这家酒吧还算安静,几乎所有坐在那边的人,不是一个人在喝闷酒,就是两位男女在谈恋爱,打情骂俏,不明白为什么方觅海要约他来这样的酒吧。
     找到了方觅海,他在吧台,蓝以儿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不好意思哦,堵车,原来你早来了,应该等很久了吧?”蓝以儿说完后,觉得很奇怪,这好像是男女朋友约会女方要说的话吧?
     “没有啦,突然把你约出来真好不意思,要不要喝这个,调酒的味道还不错!”方觅海举起眼前的杯子,杯子里是褐色的酒,蓝以儿很想尝一下,但是想到宁程说不可以在外面喝酒就忍了下去:“不用了,我不喝酒!”
     方觅海的计谋是灌醉蓝以儿,一般都是酒后吐真言的,虽然不能当做证据,至少能知道一些事情。如果知道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就喝一口尝尝看看嘛,很好喝的,这里的调酒非常好!”方觅海把那杯酒放在蓝以儿面前,蓝以儿也经不住诱惑,在家里很难喝道调酒,蓝以儿对酒很痴迷,只是喝的少而已。
     “那好吧,我尝尝看!就喝一口!”蓝以儿小心翼翼拿起杯子,放在嘴前轻轻尝了一口。方觅海说的没错,真的很好喝,但是蓝以儿还是理智的,一闭眼,还是把杯子放下了。
     “爱喝就喝吧,这些酒不上头的,就算喝几十杯,也不会醉!”方觅海决定用诱拐的,这些酒在方觅海来的时候就要求要度数最高最容易醉的,他觉得蓝以儿年纪还小,应该对这个没有什么研究,只要用骗的就行了。
     “真的哦?那好吧,这个酒真的很好喝!”蓝以儿一听方觅海说不上头,不会喝醉,拿起杯子来一口气把一杯全喝下去了,因为蓝以儿的酒量本来就很差劲,结果就这一杯,蓝以儿就醉了。
     虽然是喝醉了,但是结果却跟方觅海想的不一样,蓝以儿喝醉酒是一睡不醒,无论方觅海怎么叫他,他都没反应,别说能问出什么了。
     “怎么样了?问出什么了没有?”阿蒙是方觅海的同事,刚才一直在他们旁边,见蓝以儿倒了,他就立刻过来了。
     “好像睡着了,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这招真瞎,你竟然还能想到这招,真服你了!”方觅海看着蓝以儿,醉的根本叫不醒。
     “那送他回家吧,今天就算了!”阿蒙刚要上去北蓝以儿,准备送他回去,方觅海立刻推了阿蒙一把,把他从蓝以儿身边推开。
     “你脑子坏掉了是吧?如果就这样送他回去,宁程会怎么想?他肯定会怀疑我们!怀疑我们怎么会知道他的住处!”方觅海敲了阿蒙脑子一下,现在绝对不能送蓝以儿回家。
     “那要怎么办啊?让他睡在这里啊?就算他可能是杀人犯,但是他也是个人,我们不能把他丢在酒吧!”毕竟他们是警察,就算是对待罪犯,也不能这样对待他,更可况现在还没有证据呢。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3 01:22:00 +0800 CST  
     “算了,我带他回我的住所吧,你先回去吧!”方觅海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带他先回自己住的地方。于是他背起蓝以儿,把他背上了车,然后回到了家里。
     方觅海因为怕被人怀疑,所以不管回自己家去住,只能在外面先祖一个房子。房子很简单,就是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还有一个电视,一个衣橱。走进房间,方觅海把蓝以儿放在床上,开始帮他脱衣服。
     可这个时候,方觅海突然发现,其实蓝以儿还不错,一直对他坦诚相待,甚至还一直都在相信他,但是他呢,却一直在骗以儿,目的却是把以儿推到地狱。
     方觅海一件一件的帮蓝以儿把衣物脱下来,等衣物全脱下来后,方觅海愣住了。平时看蓝以儿,是那种呆呆的,傻傻的,但是脱掉衣服和眼镜之后,却完全变了,方觅海其实是个gay,平时也有找过玩伴,他对玩伴一向挑剔,但却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身体。
     但是只可惜,方觅海觉得现在的蓝以儿,身上皮肤虽然很好很白,但是脸上却差很多,甚至还有雀斑。看到那些斑,一向心思缜密的方觅海,发现那些斑很古怪。方觅海用手搓了搓,竟然能搓下来。
     方觅海拿了根毛巾,然后沾了水拧干,帮蓝以儿把脸擦干净。被方觅海擦干净了的脸,再配上漂亮的身体,真的太完美了,方觅海甚至差点忍不住压在以儿身上,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做。
     为了不让自己对以儿有非分之想,方觅海从橱里拿出了被子,准备在地上打地铺,这样就看不到,也摸不到睡在床上的以儿了,虽然这样,但方觅海还是一夜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蓝以儿醒来,“头好痛,好渴!”似乎闹不清楚状况的蓝以儿,还不知道自己再什么地方。接着就喝到了水“以儿,如果头痛就吃点药吧,这样会好一点!”方觅海把药塞进蓝以儿嘴里,然后让蓝以儿喝水。
     蓝以儿很听话的把药咽下去,还喝了一大口水,总算是觉得不渴了。
     “等一下!”蓝以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不是义父的声音,也不是家里佣人的声音,蓝以儿立刻睁开眼睛,看到方觅海站在他面前,立刻叫了一声!
     “以儿,你醒了,头痛的厉害吗?”方觅海很关心的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在这里?”蓝以儿看了看周围,不是他的房间,是个陌生的地方,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
     “哦。这里是我住的地方,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只好背你到我家来!”方觅海微笑的解释着,很怕蓝以儿会看出什么。
     “现在几点了?”蓝以儿很焦急的问道,但是刚要下床,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
     “哦。现在是中午十一点,那个衣服我帮你洗了,在这里,已经干了!”方觅海迅速把衣服送到蓝以儿面前,蓝以儿接过衣服,急急忙忙穿起来。
     “完了,完了,我还要去学校,迟到了!额,我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家,啊~~~~”一想到这些,蓝以儿的头更痛了,不知道是先要去学校还是要先回家。
     “没有关系,学校我已经帮你请假了!”方觅海见蓝以儿这么紧张,想让蓝以儿放心,立刻说道。
     “什么?你去给我请假?完了完了~~我要死了~~~”方觅海的这句话让蓝以儿更紧张起来,如果义父到学校去问,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个陌生人帮他请假,刚才还只是夜不归宿,但是现在又多了一条在外面乱交朋友,甚至还因为喝醉在朋友家过夜,完蛋了!







呵呵,谢谢支持,幽很感动。

以后大概每天都会更,一般是下午五六点钟,或者晚上八九点钟,记得来看!!
这个百度是怎么回事,怎么发文这么困难?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3 01:22:00 +0800 CST  
醉酒事件

     冷孤阳回房间,发现宁程还在房间等着他,冷孤阳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低着头走到宁程身边。以表示自己态度真的很好,至少这样,宁程可能会留情。
     宁程看了冷孤阳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算了,以后要注意,如果再有下次,跟这次的帐跟你一起算!把上次我给你的那本书抄三遍,明天下午放学我检查!”宁程说完后就走出去了,冷孤阳表面上好像因为犯错很难过,但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竟然能逃过挨打,冷孤阳怎样都没有想到。
     另外蓝以儿在房间里,正无聊,这个时候突然手机里发来了一条短信,“以儿,出来玩吧,我在XX酒吧,快点来吧。”短信是方觅海发来的。
     蓝以儿现在觉得这个方觅海真算是好人,而且自己也无聊,看看手表,才七点半,离十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在十点前回来就好了。
     根据方觅海在短信里的地址,找到了那家酒吧。这家酒吧还算安静,几乎所有坐在那边的人,不是一个人在喝闷酒,就是两位男女在谈恋爱,打情骂俏,不明白为什么方觅海要约他来这样的酒吧。
     找到了方觅海,他在吧台,蓝以儿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不好意思哦,堵车,原来你早来了,应该等很久了吧?”蓝以儿说完后,觉得很奇怪,这好像是男女朋友约会女方要说的话吧?
     “没有啦,突然把你约出来真好不意思,要不要喝这个,调酒的味道还不错!”方觅海举起眼前的杯子,杯子里是褐色的酒,蓝以儿很想尝一下,但是想到宁程说不可以在外面喝酒就忍了下去:“不用了,我不喝酒!”
     方觅海的计谋是灌醉蓝以儿,一般都是酒后吐真言的,虽然不能当做证据,至少能知道一些事情。如果知道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就喝一口尝尝看看嘛,很好喝的,这里的调酒非常好!”方觅海把那杯酒放在蓝以儿面前,蓝以儿也经不住诱惑,在家里很难喝道调酒,蓝以儿对酒很痴迷,只是喝的少而已。
     “那好吧,我尝尝看!就喝一口!”蓝以儿小心翼翼拿起杯子,放在嘴前轻轻尝了一口。方觅海说的没错,真的很好喝,但是蓝以儿还是理智的,一闭眼,还是把杯子放下了。
     “爱喝就喝吧,这些酒不上头的,就算喝几十杯,也不会醉!”方觅海决定用诱拐的,这些酒在方觅海来的时候就要求要度数最高最容易醉的,他觉得蓝以儿年纪还小,应该对这个没有什么研究,只要用骗的就行了。
     “真的哦?那好吧,这个酒真的很好喝!”蓝以儿一听方觅海说不上头,不会喝醉,拿起杯子来一口气把一杯全喝下去了,因为蓝以儿的酒量本来就很差劲,结果就这一杯,蓝以儿就醉了。
     虽然是喝醉了,但是结果却跟方觅海想的不一样,蓝以儿喝醉酒是一睡不醒,无论方觅海怎么叫他,他都没反应,别说能问出什么了。
     “怎么样了?问出什么了没有?”阿蒙是方觅海的同事,刚才一直在他们旁边,见蓝以儿倒了,他就立刻过来了。
     “好像睡着了,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这招真瞎,你竟然还能想到这招,真服你了!”方觅海看着蓝以儿,醉的根本叫不醒。
     “那送他回家吧,今天就算了!”阿蒙刚要上去北蓝以儿,准备送他回去,方觅海立刻推了阿蒙一把,把他从蓝以儿身边推开。
     “你脑子坏掉了是吧?如果就这样送他回去,宁程会怎么想?他肯定会怀疑我们!怀疑我们怎么会知道他的住处!”方觅海敲了阿蒙脑子一下,现在绝对不能送蓝以儿回家。
     “那要怎么办啊?让他睡在这里啊?就算他可能是杀人犯,但是他也是个人,我们不能把他丢在酒吧!”毕竟他们是警察,就算是对待罪犯,也不能这样对待他,更可况现在还没有证据呢。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3 01:25:00 +0800 CST  
     “算了,我带他回我的住所吧,你先回去吧!”方觅海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带他先回自己住的地方。于是他背起蓝以儿,把他背上了车,然后回到了家里。
     方觅海因为怕被人怀疑,所以不管回自己家去住,只能在外面先祖一个房子。房子很简单,就是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还有一个电视,一个衣橱。走进房间,方觅海把蓝以儿放在床上,开始帮他脱衣服。
     可这个时候,方觅海突然发现,其实蓝以儿还不错,一直对他坦诚相待,甚至还一直都在相信他,但是他呢,却一直在骗以儿,目的却是把以儿推到地狱。
     方觅海一件一件的帮蓝以儿把衣物脱下来,等衣物全脱下来后,方觅海愣住了。平时看蓝以儿,是那种呆呆的,傻傻的,但是脱掉衣服和眼镜之后,却完全变了,方觅海其实是个gay,平时也有找过玩伴,他对玩伴一向挑剔,但却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身体。
     但是只可惜,方觅海觉得现在的蓝以儿,身上皮肤虽然很好很白,但是脸上却差很多,甚至还有雀斑。看到那些斑,一向心思缜密的方觅海,发现那些斑很古怪。方觅海用手搓了搓,竟然能搓下来。
     方觅海拿了根毛巾,然后沾了水拧干,帮蓝以儿把脸擦干净。被方觅海擦干净了的脸,再配上漂亮的身体,真的太完美了,方觅海甚至差点忍不住压在以儿身上,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做。
     为了不让自己对以儿有非分之想,方觅海从橱里拿出了被子,准备在地上打地铺,这样就看不到,也摸不到睡在床上的以儿了,虽然这样,但方觅海还是一夜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蓝以儿醒来,“头好痛,好渴!”似乎闹不清楚状况的蓝以儿,还不知道自己再什么地方。接着就喝到了水“以儿,如果头痛就吃点药吧,这样会好一点!”方觅海把药塞进蓝以儿嘴里,然后让蓝以儿喝水。
     蓝以儿很听话的把药咽下去,还喝了一大口水,总算是觉得不渴了。
     “等一下!”蓝以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不是义父的声音,也不是家里佣人的声音,蓝以儿立刻睁开眼睛,看到方觅海站在他面前,立刻叫了一声!
     “以儿,你醒了,头痛的厉害吗?”方觅海很关心的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在这里?”蓝以儿看了看周围,不是他的房间,是个陌生的地方,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
     “哦。这里是我住的地方,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只好背你到我家来!”方觅海微笑的解释着,很怕蓝以儿会看出什么。
     “现在几点了?”蓝以儿很焦急的问道,但是刚要下床,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
     “哦。现在是中午十一点,那个衣服我帮你洗了,在这里,已经干了!”方觅海迅速把衣服送到蓝以儿面前,蓝以儿接过衣服,急急忙忙穿起来。
     “完了,完了,我还要去学校,迟到了!额,我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家,啊~~~~”一想到这些,蓝以儿的头更痛了,不知道是先要去学校还是要先回家。
     “没有关系,学校我已经帮你请假了!”方觅海见蓝以儿这么紧张,想让蓝以儿放心,立刻说道。
     “什么?你去给我请假?完了完了~~我要死了~~~”方觅海的这句话让蓝以儿更紧张起来,如果义父到学校去问,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个陌生人帮他请假,刚才还只是夜不归宿,但是现在又多了一条在外面乱交朋友,甚至还因为喝醉在朋友家过夜,完蛋了!







呵呵,谢谢支持,幽很感动。

以后大概每天都会更,一般是下午五六点钟,或者晚上八九点钟,记得来看!!
这个百度是怎么回事,怎么发文这么困难?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3 01:25:00 +0800 CST  
醉酒事件

     冷孤阳回房间,发现宁程还在房间等着他,冷孤阳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低着头走到宁程身边。以表示自己态度真的很好,至少这样,宁程可能会留情。
     宁程看了冷孤阳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算了,以后要注意,如果再有下次,跟这次的帐跟你一起算!把上次我给你的那本书抄三遍,明天下午放学我检查!”宁程说完后就走出去了,冷孤阳表面上好像因为犯错很难过,但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竟然能逃过挨打,冷孤阳怎样都没有想到。
     另外蓝以儿在房间里,正无聊,这个时候突然手机里发来了一条短信,“以儿,出来玩吧,我在XX酒吧,快点来吧。”短信是方觅海发来的。
     蓝以儿现在觉得这个方觅海真算是好人,而且自己也无聊,看看手表,才七点半,离十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在十点前回来就好了。
     根据方觅海在短信里的地址,找到了那家酒吧。这家酒吧还算安静,几乎所有坐在那边的人,不是一个人在喝闷酒,就是两位男女在谈恋爱,打情骂俏,不明白为什么方觅海要约他来这样的酒吧。
     找到了方觅海,他在吧台,蓝以儿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不好意思哦,堵车,原来你早来了,应该等很久了吧?”蓝以儿说完后,觉得很奇怪,这好像是男女朋友约会女方要说的话吧?
     “没有啦,突然把你约出来真好不意思,要不要喝这个,调酒的味道还不错!”方觅海举起眼前的杯子,杯子里是褐色的酒,蓝以儿很想尝一下,但是想到宁程说不可以在外面喝酒就忍了下去:“不用了,我不喝酒!”
     方觅海的计谋是灌醉蓝以儿,一般都是酒后吐真言的,虽然不能当做证据,至少能知道一些事情。如果知道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就喝一口尝尝看看嘛,很好喝的,这里的调酒非常好!”方觅海把那杯酒放在蓝以儿面前,蓝以儿也经不住诱惑,在家里很难喝道调酒,蓝以儿对酒很痴迷,只是喝的少而已。
     “那好吧,我尝尝看!就喝一口!”蓝以儿小心翼翼拿起杯子,放在嘴前轻轻尝了一口。方觅海说的没错,真的很好喝,但是蓝以儿还是理智的,一闭眼,还是把杯子放下了。
     “爱喝就喝吧,这些酒不上头的,就算喝几十杯,也不会醉!”方觅海决定用诱拐的,这些酒在方觅海来的时候就要求要度数最高最容易醉的,他觉得蓝以儿年纪还小,应该对这个没有什么研究,只要用骗的就行了。
     “真的哦?那好吧,这个酒真的很好喝!”蓝以儿一听方觅海说不上头,不会喝醉,拿起杯子来一口气把一杯全喝下去了,因为蓝以儿的酒量本来就很差劲,结果就这一杯,蓝以儿就醉了。
     虽然是喝醉了,但是结果却跟方觅海想的不一样,蓝以儿喝醉酒是一睡不醒,无论方觅海怎么叫他,他都没反应,别说能问出什么了。
     “怎么样了?问出什么了没有?”阿蒙是方觅海的同事,刚才一直在他们旁边,见蓝以儿倒了,他就立刻过来了。
     “好像睡着了,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这招真瞎,你竟然还能想到这招,真服你了!”方觅海看着蓝以儿,醉的根本叫不醒。
     “那送他回家吧,今天就算了!”阿蒙刚要上去北蓝以儿,准备送他回去,方觅海立刻推了阿蒙一把,把他从蓝以儿身边推开。
     “你脑子坏掉了是吧?如果就这样送他回去,宁程会怎么想?他肯定会怀疑我们!怀疑我们怎么会知道他的住处!”方觅海敲了阿蒙脑子一下,现在绝对不能送蓝以儿回家。
     “那要怎么办啊?让他睡在这里啊?就算他可能是杀人犯,但是他也是个人,我们不能把他丢在酒吧!”毕竟他们是警察,就算是对待罪犯,也不能这样对待他,更可况现在还没有证据呢。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3 01:25:00 +0800 CST  
     “算了,我带他回我的住所吧,你先回去吧!”方觅海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带他先回自己住的地方。于是他背起蓝以儿,把他背上了车,然后回到了家里。
     方觅海因为怕被人怀疑,所以不管回自己家去住,只能在外面先祖一个房子。房子很简单,就是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还有一个电视,一个衣橱。走进房间,方觅海把蓝以儿放在床上,开始帮他脱衣服。
     可这个时候,方觅海突然发现,其实蓝以儿还不错,一直对他坦诚相待,甚至还一直都在相信他,但是他呢,却一直在骗以儿,目的却是把以儿推到地狱。
     方觅海一件一件的帮蓝以儿把衣物脱下来,等衣物全脱下来后,方觅海愣住了。平时看蓝以儿,是那种呆呆的,傻傻的,但是脱掉衣服和眼镜之后,却完全变了,方觅海其实是个gay,平时也有找过玩伴,他对玩伴一向挑剔,但却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身体。
     但是只可惜,方觅海觉得现在的蓝以儿,身上皮肤虽然很好很白,但是脸上却差很多,甚至还有雀斑。看到那些斑,一向心思缜密的方觅海,发现那些斑很古怪。方觅海用手搓了搓,竟然能搓下来。
     方觅海拿了根毛巾,然后沾了水拧干,帮蓝以儿把脸擦干净。被方觅海擦干净了的脸,再配上漂亮的身体,真的太完美了,方觅海甚至差点忍不住压在以儿身上,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做。
     为了不让自己对以儿有非分之想,方觅海从橱里拿出了被子,准备在地上打地铺,这样就看不到,也摸不到睡在床上的以儿了,虽然这样,但方觅海还是一夜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蓝以儿醒来,“头好痛,好渴!”似乎闹不清楚状况的蓝以儿,还不知道自己再什么地方。接着就喝到了水“以儿,如果头痛就吃点药吧,这样会好一点!”方觅海把药塞进蓝以儿嘴里,然后让蓝以儿喝水。
     蓝以儿很听话的把药咽下去,还喝了一大口水,总算是觉得不渴了。
     “等一下!”蓝以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不是义父的声音,也不是家里佣人的声音,蓝以儿立刻睁开眼睛,看到方觅海站在他面前,立刻叫了一声!
     “以儿,你醒了,头痛的厉害吗?”方觅海很关心的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在这里?”蓝以儿看了看周围,不是他的房间,是个陌生的地方,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
     “哦。这里是我住的地方,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只好背你到我家来!”方觅海微笑的解释着,很怕蓝以儿会看出什么。
     “现在几点了?”蓝以儿很焦急的问道,但是刚要下床,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
     “哦。现在是中午十一点,那个衣服我帮你洗了,在这里,已经干了!”方觅海迅速把衣服送到蓝以儿面前,蓝以儿接过衣服,急急忙忙穿起来。
     “完了,完了,我还要去学校,迟到了!额,我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家,啊~~~~”一想到这些,蓝以儿的头更痛了,不知道是先要去学校还是要先回家。
     “没有关系,学校我已经帮你请假了!”方觅海见蓝以儿这么紧张,想让蓝以儿放心,立刻说道。
     “什么?你去给我请假?完了完了~~我要死了~~~”方觅海的这句话让蓝以儿更紧张起来,如果义父到学校去问,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个陌生人帮他请假,刚才还只是夜不归宿,但是现在又多了一条在外面乱交朋友,甚至还因为喝醉在朋友家过夜,完蛋了!




呵呵,谢谢支持,幽很感动。

以后大概每天都会更,一般是下午五六点钟,或者晚上八九点钟,记得来看!!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3 01:25:00 +0800 CST  
     不好意思哦,最近都在去亲戚家,没有时间更文,呜~~~~~没有办法的事情,真的!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6 17:14:00 +0800 CST  
双重罪责
     匆匆忙忙的蓝以儿,最后还是决定,先到学校去,一整晚都没有回去,义父肯定担心死了,想想都怪方觅海,不过也怪自己,如果不喝酒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跑着去学校有点累,幸亏学校离方觅海的住处并不远,要不然要跑到什么时候。方觅海一直在后面追蓝以儿,蓝以儿跑的太快了,连他这个警察都比不了。
     “呼~~~终于到学校了!”
     蓝以儿跑进学校大门,只是跑进去之后,周围不少同学都对他指指点点的,甚至有很多还是同班同学,只是蓝以儿不喜欢和他们来往,所以跟他们不熟。但是平时,她们都不会多看蓝以儿一眼的,但是现在则是眼睛发光的看着蓝以儿。
     没管这么多,蓝以儿继续往前跑着,至少不能旷课,让义父知道只会更生气。
     “以儿,你跑到哪里去了?一个晚上没回家,义父到处找你,知不知道啊?”
     刚跑到教室门口,蓝以儿的衣服就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冷冰阳,蓝以儿立刻收住脚步停了下来。
     “真的吗?那义父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想生剥我的皮是不是?快说啊!”
     冷冰阳第一次看到蓝以儿也有这么激动地时候,也对,蓝以儿最在乎义父对他的看法。
     “没有,是有很生气,但我想不至于会想要剥你皮吧?放松点!”
     原来蓝以儿激动地时候是不能惹得,冷冰阳知道后,尽量说些能让蓝以儿放松的话,只是虽然说了很多话,但是蓝以儿似乎还是那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不对,以儿,你脸怎么了?”
     冷冰阳注意到了一个问题,平时在学校蓝以儿都是故意把自己打扮的很丑,再来上课。但是现在的样子,跟平时在家里的样子一样,而且冷冰阳也注意到了,路过那里的女生都不停地往蓝以儿那边看。
     “怎么了?”
     冷冰阳拿出了镜子给蓝以儿,蓝以儿接过镜子照了照,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就是脸上以前画的东西和眼镜都没有了,虽然还是穿着那身很土里土气的衣服,但是却变了个样子。
     “呜~~~~~~我不要活了,一定会被义父打死的。”
     今天犯了太多的错了,脸蓝以儿自己都没有自信能够躲得过,只能选择在原地蹲下,抱头哭了,等着宁程把他带回去,想到要被义父带回家往死里打,蓝以儿宁愿就从这里跳下去,这样死的比较干脆,也不用受皮肉之苦。
     “放心啦,我会帮你收尸的!相信我!”
     冷冰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但是看到蓝以儿还是一眼泪汪汪的样子,也没有那个心情再开玩笑了。
     “好了,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义父打电话,让他来学校,放心,我会帮你求情的,义父又不是没有人情味的人。”
     冷冰阳摸了摸蓝以儿的头,安慰着。接着就去打电话了,宁程接到电话,几分钟就赶来了。
     看到宁程,蓝以儿的头几乎都抬不起来了,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过,就算是冷冰阳,都没敢在外面过夜,而自己呢,却不光过夜,还喝酒,翘课……错事一堆!
     “跟我回家!”
     冷冷的四个字,却足够让蓝以儿发抖了,只能跟着宁程走,但是心里却极度害怕。
     冷冰阳也跟着宁程和蓝以儿走了,虽然在蓝以儿眼里,冷冰阳可能是想要幸灾乐祸。
     “等一下!”方觅海总算是跑过来了,看到宁程要带蓝以儿回家,方觅海就知道蓝以儿肯定要倒霉了,立刻跑上前去拦住了宁程。
     “等一下,其实整件事情都是我的错,和蓝以儿是没有关系的,是我叫蓝以儿去酒吧,酒也是我硬让蓝以儿喝酒,他会喝醉也是我的错……”
     方觅海在前面滔滔不绝的说着,蓝以儿在宁程后面则是恨不得现在就掐死方觅海。义父根本就不知道他喝酒的事情,回到家里顶多是为了一夜未归和翘课的事情跟他算账,但是现在呢,又多了条喝酒,蓝以儿真是欲哭无泪。
     “还有,也是我把蓝以儿背回我家的,不是他的错,是我的错,我是他的老师,却没有做好老师该做的事情,您不要责怪蓝以儿好吗?这完全不是他自愿的!”
     方觅海的嘴还没有停下来,蓝以儿心想,自己是怎么得罪他了,刚才喝酒也就算了,现在又多了一条,乱交朋友,还在外面陌生人家过夜。轻而易举被人灌醉,然后被人带回家都没有感觉,蓝以儿撞死的心都有了,真是交了一个‘好朋友’。
     “说完了吗?您是以儿的老师,这我已经知道了,但是好像也是您,已经帮以儿请假了,所以我要带以儿回去,能让开吗?”
     听到方觅海的求情,宁程只会更生气,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以前宁程在外面,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会在别人面前用这种语气说话,这次蓝以儿犯了这么多的错,宁程甚至连以前很好控制自己脾气的优点都被蓝以儿给破坏了!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18 17:08:00 +0800 CST  
一起受罚
     车停在了学校门口,他们几个人都上了车。蓝以儿在车上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偷偷瞥了几眼宁程,宁程面无表情,说起来都怪那个方觅海,如果能活着度过今天晚上的话,蓝以儿一定要问清楚,到底自己怎么得罪那个方觅海了,要这么整他。
     车行驶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在蓝以儿眼里却是流水般,已经到家门口了。
     “下车!”
     宁程打开车门,冲着车里的蓝以儿冷冷说了这两个字,就走出车门。蓝以儿也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跟在宁程后面,不敢耽搁。已经惹义父这么生气了,蓝以儿不想再做让义父生气的事情。
     走进家门,蓝以儿不用宁程吩咐,主动去了书房,面对着墙跪了下来。宁程从不下命令,让义子反省的时候是跪是站,全凭他们自觉,蓝以儿犯了这么多的错,当然是很自觉地选择跪着反省。
     客厅里,宁程坐在沙发上,佣人送来了一杯茶,宁程喝了一口。
     “冰阳,我说过昨天让你抄的书,今天放学的时候检查,抄的东西呢?拿出来让我看看!”宁程现在还不想解决蓝以儿的事情,让蓝以儿在书房多反省一下是有好处的。闲着也是闲着,突然想到这件事情,就提起来了。
     “义父,我…忘记…了。”
     冷冰阳低下头,不敢抬头看宁程。蓝以儿彻夜未归,大家都急着去找人,冷冰阳也就自然而然的忘记这件事情了。刚才宁程提起的时候,冷冰阳才想起有这么一件事情。
     “去书房!”
     蓝以儿的事情已经够让宁程生气的了,冷冰阳在宁程生气的时候又火上浇油,当然下场也会很惨。听宁程的命令,冷冰阳也上了楼,去了宁程的书房。
     今天蓝以儿犯了错,冷冰阳又不听话,宁程越想越生气,一生气把手里的杯子都给摔碎了。杯子砸在了地上,碎片散落地上,佣人吓坏了,连忙过来收拾,整个家弥漫着紧张气氛。
     冷冰阳开门走进宁程的书房,见蓝以儿跪在那里,也走了过去。冷冰阳开门的时候,蓝以儿还以为是宁程,刚要认错,看清楚是冷冰阳之后,又恢复了跪姿。
     “不想理我啊?”
     冷冰阳也走到蓝以儿身边,跪了下来。
     “你怎么会也被义父罚?”才短短一天,蓝以儿不用想都知道,冷冰阳这个识时务的人,是不可能在宁程生气的时候,还去闯祸的,这就是自寻死路,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别提了,还不是因为你。因为昨天放学的时候我没有照顾好你,义父生气了,就罚我抄书。你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我忙着找你,早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虽然是被蓝以儿连累,但是冷冰阳一点都不觉得委屈,能陪着蓝以儿一起受罚,也不错,至少蓝以儿不会觉得无聊啊。唉!只是两个人一起挨打,这种事情可没有分享的乐趣。
     “对不起!”
     现在的蓝以儿心情也很差,没那么多的精力浪费在和冷冰阳解释上面,惹义父生气,蓝以儿自己本身心灵上就已经受到处罚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最听义父的话吗?竟然还会在外面偷偷喝酒,我都没有这样过,你胆子真大,是不是杀完人之后,人也变了?”
     冷冰阳故意凑到蓝以儿身边,笑着说道。
     “够了你,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时间开玩笑,别烦我!”
     蓝以儿推了冷冰阳一下,心里暗自叫苦,为什么连受罚都要和这个家伙在一起,都这样了,还一点不在乎的样子,真是的。
     “以儿,我现在觉得你越来越有魅力了,以后就这样去学校怎么样?你一直都打扮成那个样子,我都差点忘记你本来模样了,真好看!比女人漂亮多了!”
     刚才只是身子凑到蓝以儿身边,现在冷冰阳的嘴也慢慢的往蓝以儿的嘴那边凑过去。蓝以儿忍不住的狠狠推开了他,冷冰阳这个人最爱开玩笑,只是这样,对于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他很想看到蓝以儿被侵犯后的表情是什么。
     “让我亲一下吧,以儿,你好可爱!”
     冷冰阳又开始把嘴凑过去,蓝以儿虽然知道冷冰阳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很不习惯他这样的开玩笑,一直推着他,两个人一来二去就在地上纠缠起来。
     “不要闹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推来冷冰阳后,冷冰阳又凑过来了,蓝以儿真是受够了。
     “以儿,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我觉得很有趣,反正义父不会那么快来的,玩玩嘛!”
     冷冰阳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蓝以儿拒绝的动作,反而越来越起劲。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两个人闻声转头,宁程就站在书房门口,两个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跪好。本来还只有那么一点事情,这次看到宁程的表情,蓝以儿知道,自己就算是不死,也要扒层皮了,而且这还是被方觅海和冷冰阳所赐!



谢谢大家的支持,幽因为过年,忙着去亲戚家,不能天天更文,请大家见谅!!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2-21 18:48:00 +0800 CST  
自作自受
     身边全是一些扫把星,蓝以儿为自己的未来十分担心。看着宁程就在他面前,如果能有个洞就好了。蓝以儿偷看了一眼冷冰阳,虚伪的家伙,刚才还是那样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而现在呢,简直是好像犯了罪大恶极的错误一样,非常自责。
     “看你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好好反省,好,每人写两千字的检讨,半个小时之后,我来检查。”宁程从书房的书桌上面拿了两个本子,和两支笔丢给冷冰阳和蓝以儿,然后走出书房了。
     蓝以儿看着那个本子,开始发呆,但是冷冰阳那边,题目都已经写好了。“怎么了?快点写啊!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脑子坏掉了是吧?”冷冰阳用巴掌使劲拍了一下蓝以儿的脑子。
     “干嘛打我?我不会写。”蓝以儿揉着自己刚刚被打过的头,开始哭起来。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检讨书别说两千字了,连两百字蓝以儿都凑不出来,不是他不知道错,而是不喜欢写一些腻味人的话,什么说自己错了,以后不会这样了之类的话。
     “哭什么?不会写就不会写嘛,都怪你,要不然就不会写检讨了。”冷冰阳把蓝以儿的本子拿到自己身前,模仿着蓝以儿的笔记写起来。
     “都怪我?怎么会怪我?”刚才性骚扰的人是谁啊?
     “如果你早一点让我亲到的话,义父进来的时候,就不会看到我们两个那样了,也不会要我们两个写检讨,不怪你怪谁?”冷冰阳说起歪理来振振有词,可惜蓝以儿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没有跟他计较,再说了蓝以儿也说不过冷冰阳,要知道冷冰阳学的可是律师。
     “你干什么?”蓝以儿擦干眼泪,才看到自己的本子被冷冰阳拿走了,而且冷冰阳现在写的正是。
     “帮你写啊,你犯了那么多错,万一被义父逮到你没有写,今天就别想活着出去了。我先帮你写,如果时间够的话,我再写我那份,如果不够,我就不写了。我犯的错比你少多了,就算不写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冷冰阳边写边解释着。从小到大冷冰阳不知道写过多少检讨,以前是打架闹事,捉弄老师,现在是因为晚回家。蓝以儿不会打架,也没有跟别人打过架,所以还算乖。其实每次都是冷冰阳帮他打,两个人一直在一所学校念书,年纪相差不大。
     “被发现怎么办?”蓝以儿突然被冷冰阳感动了一下下,眼泪又跑出来了。
     “不会被发现的,我用你字迹写的,好好想想,以前老师布置家庭作业,作文你不会写,那次不是我帮你写的,老师有发现吗?”冷冰阳的歪理又冒出来了,不过这也是事实,蓝以儿 一向只对数字更有兴趣。
     “可是每次都被义父发现啊。”这也是事实,宁程每次抽检都能发现。
     “这次肯定发现不了,熟能生巧没听过吗?”瞎掰,歪理,一向是冷冰阳的特点。
     果然还是冷冰阳厉害,几下的功夫,检讨书就已经写好了,蓝以儿特别崇拜他。时间不够用,冷冰阳的检讨书只写了一半,宁程就来了。蓝以儿把检讨书递给宁程,一副不安的样子,而冷冰阳呢,一点都不紧张,甚至好像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宁程只是看了一眼,就把检讨书放在旁边,然后走到 书房墙角,去拿藤条。两个人都非常关心宁程要先拿写着谁的名字的藤条。“是你的。”眼睛非常好的蓝以儿,当宁程刚刚把藤条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名字了,小声对冷冰阳说道。
     听蓝以儿这么说,冷冰阳后面一阵冷风吹过,竟然这么倒霉第一个挨打。不过也好,等打完他之后,说不定宁程就已经很累了,然后打以儿的时候随便应付了几下就可以了。冷冰阳是这么想的,但事实是怎样,待会揭晓……
     “冰阳,过来!”看着宁程坐在椅子上,而且拿着藤条往自己腿上指了指,冷冰阳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走过去。要像小孩一样被宁程这么打,冷冰阳还没有挨打就已经快要死掉了。
     冷冰阳柑橘身后一凉,裤子被脱了,冰凉的藤条已经移到大腿上了。“义父,不要这样……”冷冰阳看了看蓝以儿,他从来没有在蓝以儿面前脱裤子挨打过,虽然以前也有一起犯错的时候,但每次宁程都是先打蓝以儿,打完蓝以儿后把他送回房间然后又回来罚冷冰阳。
     虽然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惹到宁程,但冷冰阳的手还是不知不觉往后找裤子,然后偷偷往上拉一点点。但最后,两只手每只手挨了一下,藤条打的印子在手背上清晰可见。
     被打的两只手立刻离开了,躲到了身子的两边。旁边的蓝以儿,知道冷冰阳为这个尴尬,于是主动转过头去,再说了,也没什么好看的。虽然冷冰阳还算帅,但蓝以儿又不喜欢男生,怎么可能想要看他。
     “作业不认真,考试还作弊,在外面交女朋友,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但是没有好好照顾以儿,还无视我对你的处罚,好好想想要怎么罚呢?”宁程的声音像冷风一样,直接灌入冷冰阳的身体里,冷冰阳身体开始颤抖。
     “没有照顾好弟弟,五十,没有完成义父的处罚,加倍。”不说重点,宁程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冷冰阳自己清楚。但想到一百下还是用藤条,打在没有任何衣物遮盖的臀部,往下的事情,冷冰阳不敢想。
     “这是你自己说的,一百下,不用报数了。”冷冰阳听宁程说完,头立刻转向宁程,以为宁程还会因为他态度良好的事情放过他,没想到……
     “少了吗?”
     “不少,呵呵,刚刚好。”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3-02 13:04:00 +0800 CST  
冷冰阳挨打
     冷冰阳硬着头皮说了那些愧对良心的话,咽了口唾沫,拼了,至少不会被打死,乐观是冷冰阳目前为止最擅长的优点。回头看了看以儿,以儿跪在那里,好像在想什么,只要以儿不往这里看,冷冰阳就放心多了。
     正在考虑着要怎样才能不被以儿看到自己挨打,刚刚才转过头去,藤条就毫不预示的打了下来。“嗯……”第一反应冷冰阳差点叫出声来,但是很及时的用两只手捂住了嘴巴。怎么说他也比以儿大,不能再以儿面前丢脸。
     但是如果蓝以儿听到声音之后,反而不会觉得奇怪,更不会回头看。发现冷冰阳竟然一声不吭的扛了下来,蓝以儿很好奇的把头转到冷冰阳那里。
     冷冰阳看到蓝以儿看他,脸上立刻泛起红晕,蓝以儿也发现了,于是又转过头去,不看他了。蓝以儿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冷冰阳这么容易害羞,以前没见过冷冰阳挨打,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如果能听到冷冰阳叫天喊地的声音就更好了。
     宁程无视冷冰阳因为在蓝以儿面前挨打害羞的表情,藤条举起用的力气比先前那一下更大。还好刚才是因为冷冰阳一时没有准备好,所以才差点没有经得住疼痛,虽然这一下比刚才打的更重,但是冷冰阳却没有刚才那么痛。
     虽然这样,但冷冰阳的手一直没有从嘴上离开过。宁程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平时打他的时候,借着书房有隔音效果,那声音叫的比杀猪声还要大,今天在以儿面前,竟然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了,虽然耳根是清净了,但宁程要的还不够。
     “啪啪啪……”宁程连续几下打着,挨打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冷冰阳因为疼痛发出的声音。蓝以儿其实也不是冷血人,但他听到冷冰阳好像并不是很痛,至于冷冰阳被打成什么样子,他不好意思回头看,也懒得求情。
     以为不发出声音就没事了吗?宁程力道越来越大,冷冰阳忍得全身大汗淋淋,最后宁程打在了刚刚才打过的地方,伤口碰到藤条后形成的刺痛无法忍受,冷冰阳用尽生平最大的力气,“啊~~~~~~~~”大喊了一声。
     蓝以儿第一次听到冷冰阳这么残忍的叫声,当时就吓懵了,眼神定格在冷冰阳的身上。宁程已经习惯冷冰阳这种大惊小怪的声音了,没有被影响。
     “义父……我真的受不了了……您轻点行吗……”冷冰阳小声的跟宁程商量道,怕被蓝以儿发现。“好啊,我轻点也行,但你必须保证这一个月之内你都不能闯祸,如果闯祸,我三倍还回来!”宁程也丝毫不让路,他知道冷冰阳很怕蓝以儿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义父……义父……我知道错了……义父,饶过我吧!”冷冰阳边擦泪边为自己求情,商量不行就来软的,虽然知道义父不是轻易吃软,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啊。
     “义父……都是我不好,您要罚就罚我吧,让他一个月不闯祸,火星撞地球的几率都比这个可能性大……”蓝以儿跪到宁程旁边,刚才听到冷冰阳的惨叫声,蓝以儿吓坏了。
     “哼,检讨书里写的那么好,让他做,就做不到了吗?”
     “检讨书里有写这些吗?”蓝以儿回头找了那份检讨书看了看,果然有这些内容,说什么一个月之内不犯任何错,而且这份检讨书还是冷冰阳帮蓝以儿写的那份。“你让我一个月之内不犯错,这怎么可能,怎么什么都往上写?”蓝以儿生气的拍了冷冰阳的脑袋一下……
     但是眼前的冷冰阳一直挤眉弄眼的,蓝以儿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哼!承认了对吧?替以儿蒙我,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还这么放肆……”“啪~~~~”宁程说着藤条就朝着冷冰阳抽过去,“不好好照顾弟弟……”“啪~~~”“还不听话……”宁程边说边打着,越想越来气,怎么教都教不好。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0-03-06 21:15:00 +0800 CST  

楼主:信幽1

字数:218800

发表时间:2010-02-11 02:4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8 23:13:43 +0800 CST

评论数:3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