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网王 之不二VS冰山部长

一楼百度
改格式来了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0:00 +0800 CST  
"周助,总算见到你了.感冒好了吗?"刚走进教室的英二见到好友不二兴奋的开口.

"啊!哦!英二,已经不要紧了."不二还是一如往常,一只手拖住下巴,眯着眼睛微笑.

"太好了,周助不在的日子好无聊哦!"由于英二近期正在跟大石闹别扭,突然间觉得日子变的有些无聊.

不二倒是习以为常的笑道:"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大石依然很辛苦啊!"

"什么意思,这跟大石有什么关系?"看着满脸写着疑惑两字的英二.扬起嘴角轻轻的笑,心想看来什么都没变啊!迟钝的家伙.

"对了.英二.社团结束后,要不要一起出去玩.顺便可以惩罚一下大石."想起早上姐姐拜托自己的事情.不二坏心的笑道.

"什么?什么?我去,跟周助一起的话肯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

看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圈套的某人,不二神秘一笑.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1:00 +0800 CST  
社团活动

"不二,感冒不要紧了吗?"一整天重复听了同一句话无数遍的不二一边面带微笑的点头回应着同伴.一边偷笑着想,原来自己人缘这么不赖哈.不过也凡事总有个例外,而那个例外.

望着不远处的手冢,那张万年不化的冰块脸依然继续茶毒着大家.不二叹口气,摇摇头无声的开口,已经没救了.

某人似乎感觉到了不二的注视,回头望向不二的时候,不二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叹息加摇头的动作,已经被尽收眼底.但是却仍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眼镜下的眼神突然间闪了一下,当然谁也不会注意到一张扑克脸眼神的变化,更何况还有眼镜做面具.唯一注意到的不二却选择装作没看见.还是一如往常的同大家一起训练.直至社团结束.

不二到达休息室的时候休息室只剩下桃城一个人了.门口还站着等待他的越前.对着越前轻笑一下,正要拉开门的时候,这个平时跟手冢有一拼的扑克脸小鬼开口了:"不二学长,听英二学长说,你们今晚好像有什么活动?"身形显然愣了一下,然后回神拉开门眯着眼睛微笑的开口道:"是啊!越前想一起去吗?"

早就料到眼前的男人不是个省油的灯,越前高深莫测的抬头:"我想部长应该很想去!学长要不要去邀请一下部长!"

"蔼...呵呵!部长吗?也可以啊!人越多越好啦!那就再约一下桃城."还是同样的一脸笑意.赶在越前开口之前对着已经换好衣服,正准备走出来的桃城开口:"桃城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玩.我想桃城会喜欢的."在桃城开口前拒绝的人变成了越前:"他不去.学长还是按照原计划行动吧!我们就不打扰学长了"说完后拉起状况外的桃城便逃之夭夭.留下不二一个人对着两人的背影轻笑.那笑容里带着狡猾和评估.越前吗?值得探究.转身进入休息室.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2:00 +0800 CST  
某酒吧

"周助,好多漂亮的姐姐哦!这次联谊太棒了.还好我有来."偷偷来联谊的两个家伙,此刻正在美人堆里开心的聊天喝酒.

"呵呵!是早上姐姐拜托我的,临时少两个人要我和欲太来凑数,不过欲太不愿意来.说起来英二帮了大忙了呢!"不二笑.想起早上欲太别扭的神情,还真是纯情.

"那里呀!不过周助好狡猾,事先完全没有告诉我是联谊.是怕我不来吧.这点跟大石完全一样,哼!"想起自己的搭档,英二不禁翻了个白眼.总是拿自己当小孩哄.

"所以今天来联谊就算惩罚他好了,明天就和好吧!不要闹过头.大石也很辛苦的."伸手抢下英二手上的酒杯.笑道:"不可以喝酒哦!"眯着眼看着酒杯里黄色的液体,端起杯子让它流入喉咙.然后将空杯再重新放入还来不及收回手的英二.

眼睁睁的看着不二这一连串动作,英二抗议的开口道:"周助也不行."

"错,英二晚上要去大石那里吧!被大石知道你喝酒可是很麻烦的.我就不一样了.今晚我是一个人在家.不过酒的味道很不错.但跟乾的特制饮料相比就差的有点远了."

"特殊的味觉,还有谁说我要去大石那里的,我不去好不好!"英二赌气.

"我会送你去."不二微笑,看着眼前嘴硬的好友,联谊这么久,心怕早就不知飘到哪里了吧!呵呵!

"周助!你还要喝第二杯吗?"看着不知不觉已经端起第二杯酒,英二提醒他道.就他所知那种调酒的度数很高.

"恩!味道怎么讲!感觉很前卫!很前卫的辣觉!"前卫!什么形容词.英二满脸黑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2:00 +0800 CST  
"前卫!也只有不二会对酒的味觉用前卫来形容了是吗?."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不二突然僵住.此刻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身后站的人是谁了!像这种万年寒冰的口气肯定就是我们的大部长大人了.

"手冢,好巧,你也在啊!"用笑容从容的掩饰自己慌乱的心情,弯起眼睛笑道.在心里暗自惨叫.

手冢并没有回答,只是就这样站着,眼睛锐利的盯着笑的一脸灿烂的不二.

"怎么了吗?手冢干嘛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不二继续装傻,企图蒙混过关.不过可惜有点自欺欺人的感觉,

手冢终于开口:"我不记得你跟我说你今晚会在这里出现."一句话堵住了不二.

"因为...呃!是临时啦!是姐姐临时拜托我的,所以才找了英二一起来."趁忙编起借口,但却不是瞎话.因为确实是姐姐临时拜托的,只是稍微篡改一下时间而已.

不过可惜的是大部长是部长而不是傻瓜!"临时吗?什么时候的临时?别告诉我是刚刚!我明明听英二在社团活动的时候说你早上约他一起出来玩的!这个临时我很质疑!!"还不说实话吗?手冢显然有些恼怒.

果然这个世上没有不通风的墙啊!知道装傻已经行不通了,不二索性全盘招供.

再次开口对着两人丝毫不容拒绝的命令道:"今晚,你们两个应该已经玩够了吧!很晚了,我送你们回去."

不过此时此刻还在不知死活的不二似乎闲手冢今晚的火力不够猛,悠哉的扬起招牌笑容道:"哪里玩够了.我们才刚来了一会,哪能这么快就回去.不如手冢也一起再玩一会."听到不二的回答,手冢的回答是冷冷的瞪视着不二,冷冷的开口:"回去!"只有两个字.可是声音却冷到了冰点.他的话刚落,英二就突然感觉到浑身冰冷,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表情更冷的手冢,英二赶紧拉住不二的手冲他摇头,要他识相一点.开玩笑.他还不想英年早逝.惹恼部长,以后社团活动的时候就有的受了.

这次不二如他所愿倒没有再次挑战手冢的怒气,很识时务的点头.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3:00 +0800 CST  
把英二送到大石家以后,在英二担忧的望着被手冢拉走的不二.在心里替好友默哀三秒钟,便转身按起门铃.

不二则一路被手冢到了手冢家里.然后顺手将他推进浴室.

望着浴室里的两条毛巾,两套刷牙工具.外加刚刚手冢丢进浴室里完全符合自己风格的睡衣.不二微笑.

从浴室里走出来,不二抬眼望着正坐在沙发上望着自己的手冢.完全没有危机意识的开口:"手冢的家还是跟一如往常的干净嘛."

看着一脸无辜的不二,手冢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不过却仍然没有说话,继续沉默的望着不二.

察觉到手冢的凌厉的眼神,不二放弃打太极."我错了,我认罚!"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道.

"原以为感冒才刚好你能给我消停一会,结果却变本加厉.跑去联谊!喝酒!说谎!."面无表情的开口.

"我没有说谎,我只是没告诉手冢你而已,并不是说谎.喝酒只是因为那种酒的味道感觉很好.再有联谊也不是罪啊!我是男生嘛!"不二试着垂死挣扎.理由讲的极具创意.

不过听到手冢耳朵里,这显然是强词夺理.好不容易才扶平的怒气就这么成直线上升到了顶点.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今天有一整天的时间,你却什么都没说,别告诉我你忘记了!"手冢语气夹带的愤怒聪明的不二很快的察觉到了.很没骨气的小声回答道:"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不会同意我去!"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3:00 +0800 CST  
"那你这算不算知法犯法.还要不要我再跟你解释解释喝酒和联谊的错误再哪了!"严厉的声音.

"不用了!我都认了!被手冢抓到的时候我就知道结果了!"果然运气不佳,留年不利啊!

"很好!我很感谢你让我省了不少口水.那你自己说怎么办?"

"我明天就去庙里烧烧香,求各路神仙保佑我不要再继续走霉运了!"不二说这话是笑得一脸真诚,可是很遗憾.不二很快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的时候,人已趴在手冢的膝盖处,而某人的手掌刚好落在不二的屁股.排山倒海的疼痛随即传达大脑,嘴巴不自觉的惊叫出声.

"手冢!你...不可以!"不二有些惊慌失措.对手冢这种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对待自己感到很羞愧.

"不可以?抱歉!我的字典里并没有不可以!而且你的所作所为也让我做不到不可以."话音随着手掌的扬起而落下.

凌厉的掌风,手起手落,没有一丝的放水.在其掌下的不二,一开始强忍着疼痛并不出声,却在手冢打到第十下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住疼痛,大叫出声:"手冢,我错了!你饶了我吧!疼啊!"

"错在哪!"手冢并未停手,仍旧继续手下的动作.

"啊!疼...错啦!...啊!哪都错了!不该去瞒着你去联谊,不该因为好奇而喝酒啦!虽然酒的味道很诱人...!啊!!手冢!疼!"话还未讲完就手冢加重力道的疼痛给打断.惨叫出声.

手冢显然已经被惹火了."不二你似乎很喜欢挑衅我嘛!还是这是你认错的态度?"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4:00 +0800 CST  
"好啦!我承认我斗不过手冢啦!我错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该喝酒啦!"很清楚自己哪句话惹火手冢的不二.决定屈服.

"这次倒是认的很痛快嘛!不过,文字游戏是不二最擅长的!所以..."更狠的落下一掌,无视身下人凄厉的喊叫.只是狠狠的道:"说,还有下次吗?"

"呜...没啦!不玩文字游戏啦!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不敢啦!不是.是没有下次啦.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不二感觉现在不自己的屁股肯定已经开花了.

"还有下次怎么办?说!"有一掌伴随着话音落下.手冢很显然想要彻底的收拾一下身下的小鬼.

"还有下次,就随便手冢罚啦!疼啊!手冢,饶命啊!"很没骨气的屈服在手冢的暴力之下.

感觉教训的差不多的手冢,停下手看着惨叫不停的周助.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将他拉到自己腿上坐下.轻揉着他的头发道:"不二,你这顿打可不冤,别指望我会愧疚."一向冷酷的手冢语气带有一丝心疼.

"呵呵...就知道手冢你会这么说!从来就不会说些好听的啊!怎么办,我有些后悔和你交往了."说起两人的交往,至今为止,青学还没有人知道.因为手冢是在这次不二感冒,去他家叹病的时候才决定的.想起当初手冢的表白,不二就一脸黑线.那种情形说是表白还不如说是命令.就一句."我们交往!"也亏自己理解能力强,听的懂他在说什么了.换别人郁闷到死也不一定知道他在讲哪国的鸟语呢!

这边的手冢听到他说后悔的话,心里一疼.但随即便压下满心的心痛.强硬的开口:"后悔也晚了,我不说结束,你永远没有权利离开我!"霸道的宣言让不二心里一暖.嘴角不自觉的划出一丝微笑.

"那手冢什么时候会说结束."开口,只为一个答案.

"永远不会."坚定的语气,夹带着霸道的深情.

"那怎么办?呵呵!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收你这块万年冰块吧!记得要感谢我啊!"偷笑一下.反应过来的手冢,无奈的笑.转身将他抱起."那睡觉吧!"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5:00 +0800 CST  
"手冢,我明天可不可以请假!"不二的脸有些微红.

"为什么又要请假.学校的课能赶上吗?"手冢走向卧室的脚步未停.

"我不是要学校那里请假,是社团活动我要请假啦!最起码要请三到四天."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去社团肯定很容易就被大家发现了.到时候不但恋情要暴光,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脸皮也要丢到家去了.

手冢没有答话,直到把不二放到床上,才开口边脱外套问道:"为什么?"

哦!真迟钝!"还用问吗?我现在这个情况,这两天训练的时候能不被大家发现吗?到时候我的一世英明找谁补偿啊!"不二有些抓狂了.

手冢突然迟疑的开口:"不二?你是不还在为你上次打网球输给我而怀恨在心啊!"

一针见血.听到手冢有提起那次对局,不二突然狠狠的转头怒瞪着手冢.

见到不二这个表情,手冢就知道他猜对了."不至于吧!"

"不至于!你说的轻巧,网球输给你还不打紧.然后成为你的恋人.最后居然还被你打.最最关键的是,我是下面的那一个耶!你倒是给我一个不至于的理由出来来!"看着此刻像只愤怒的小狗一样乱嚎的不二.

手冢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然后关掉等,躺下.对不二说了字:"不行?"

不行?什么不行?呃!不会吧!不二无奈的看这已经关灯躺下的手冢.心里暗暗骂道:小心眼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6:00 +0800 CST  
未完待续!
抱歉我的第一次发文给大家添麻烦了!
新手上路 文盲啦
那个话说我是应该给管理员道歉的对吗?
呵呵!对不起!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1 19:08:00 +0800 CST  
一连几天不二都没有参加下课后的社团活动了.手冢最近也进入了冰河时代.浑身散放的冷气冻死一大群人.如果光是精神上的打击倒还好.最可悲的是,连体力都受到打压.跑圈,跑圈,再这样跑下去网球部就可以改为田径部了.明眼的人都很清楚.问题显然出在不二身上.当然,大家也很聪明,明白光坐着瞎猜是不管用了.于是大家决定派出代表去不二那里搞点情报出来.英二倒是很积极,可惜,众人摇头看看了一脸单纯小白样的英二.开玩笑!让英二去?还是别送牺牲品过去了.讨论的最后,终于拍板定安了.

社团活动结束后,众人目送着越前离开.随后面面相觑.没有问题吧!越前居然主动提出要去不二那里收集情报.是不是要变天了?众人几乎不约而同的伸出双手,抬头看看虽然已经下午,但还是艳阳天的天气.最后开口总结这一切的是大石:"我想可能明天会下雨吧!呃...大家记得带伞."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03:44:00 +0800 CST  
"哥哥!明天观月学长会到我们家来做客."欲太在不二房间里蘑菇了半天,终于犹豫的吐出一句话.不二在他吐出观月名字的时候眼神在一瞬间变的凌厉.但随即很快恢复原状.快的让欲太以为刚才那一瞬间的变化是自己的错觉.当然欲太并没有傻到真的以为那是错觉.很清楚哥哥讨厌观月的理由.不过欲太却觉得很开心,尽管这样有点对不起观月.

"观月是谁啊?欲太的朋友吗?"温和的眯着眼睛笑.装傻的本事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很明白哥哥的这项本事,欲太也只能顺着接下去道:"是!哥哥要不要认识一下"一心想撮合两人和好的欲太,狡猾的跟自家哥哥玩起语言游戏.

显然不二并没有料到欲太的回答.稍稍的愣住了.也就在这个工夫,不二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越前打来的,说是约不二明天一起去打台球.压掉电话不二的脑袋似乎有些转不过来了.一向极少有交集的越前会打电话来,约自己去打台球.没在做梦吧!

欲太望着哥哥从接完电话后就一直呈现思索状态,不禁担忧的开口问道:"哥哥!出了什么事?"

欲太的声音很快拉回了不二的思绪,开口笑道:"没什么?只是明天有个约会!呵呵.哥哥要去赴约.至于那个叫什么什么的,那个欲太的朋友就没有机会认识了.抱歉啊!欲太."欲太一脸黑线,惨败.利用一个电话,趁机避开了观月不说,甚至连名字都不知是不愿记住,还是真的厌恶到不知道.郁闷...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03:45:00 +0800 CST  
不二一大早就按照和约定赶去集会点.不过到了那,看到的却不是越前而是手冢.不二显然受到不少惊吓,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自己被越前耍了.

不过现在比起考虑越前的事情还是抚平手冢的怒气更为重要.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抹着脖子上吧.给自己打了打气.不二一如往常笑眯眯的接近手冢道:"好巧哦!手冢也在等人吗?"

"是,但是我想我等的人已经到了."手冢的眼神很锐利的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不二.

被手冢盯的有些心虚的不二,装作找人故意回头避开:"手冢好幸运,可是我等的人好不准时.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手冢并没有回话,不二只好继续硬着头皮瞎扯.就是不敢扯到正题.

手冢也不打断,就这样一直站在他身后听着他天南海北的瞎扯.继续保持沉默.

而不二也终于扯不下去了.毕竟光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横飞吐沫大唱独角戏是玩不久的.此刻,他终于承认手冢是个擅长心理攻势的专家.自己想要在他面前扬眉吐气恐怕还为时尚早.

不过这么就轻易认输的话,那哪还叫天才呢!回身,正视手冢.开口道:"手冢等的人是谁?"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03:45:00 +0800 CST  
决定翻页.
谢谢大家的喜欢.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09:09:00 +0800 CST  
见到不二终于将话扯到重点的手冢,望着不二脸上温和的笑容.手冢当然不会傻到以为他已经缴械投降.要不然他也不会是不二了.

不过手冢已经打定注意,不会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了.开口:"你应该很清楚我等的就是你.你在躲我?为什么?"连续被躲了三四天的怒火,已经藏在这几句话里了.

当然知道他已经发火了.也知道如果自己够聪明的话,这个时候就该乖乖的合作.不过今天的不二却突然不想要那么聪明了.所以他选择了,装到底.

"手冢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等我?我怎么知道你在等我呢?"并没有提起越前是因为这个时候不适合把越前吐出来.

不过他那点小把戏倒是很轻易的就被手冢看穿"不二周助,你果然聪明,不主动提起越前是怕你失去主动权吧!"一语道破不二的计谋.手冢的表情此刻已如冰雕.脸上顶着风雨欲来的表情杀气腾腾的瞪视着不二.

不二突然觉得空气有些窒闷,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见他退后,手冢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伸手拉住不二,转身将他扯进身后的一家练歌厅.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19:00:00 +0800 CST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面对手冢的时候不二感觉到害怕.坐在包房里,不二低着头大气不敢喘的坐在离手冢有一尺远的地方.手冢此刻并没有去注意不二的想法,他正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以免到时候伤了不二.

沉默了很长时间,手冢终于开口:"没什么想解释的么?"

不二听到他开口,紧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不过由于刚才的情绪太紧张,导致此刻的不二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解释什么?"完全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

手冢见状,突然觉得气不大一处来.刚刚才压下来的脾气,就这么朝直线上升了.

"你是说你不知道要解释什么?"不二此刻还是没有回神,完全不知道他在讲那国语言.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刚想开口询问.就被手冢强硬的压倒膝盖处.手掌毫不客气的扬起,手起掌落之间除了巴掌声之外还夹杂着不二的喊叫.

"你不知道要解释什么对吗?很好!那我就打到你知道为止.你什么知道了,我什么时候停."手冢打定主意这次一定不再纵容不二.手下的力道毫无放水,一下接一下的结结实实的重击在不二的屁股上.执意要从不二那里得到一个结果.

"啊...疼...停手啊!...呜呜...不要打了.手冢,我知道错了!....啊!..求你!...不要打了."巨大的疼痛让不二忍不住开口求饶.凄厉的喊声不断的从他嘴里流出.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19:01:00 +0800 CST  
"我刚才说过了,要我停手就给我个解释."手冢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可是他的眼底却稍稍泄露了他的心疼.不过趴在手冢身上的不二是看不到的.

被手冢打的早就回神的不二,当然很识相的开口大声喊道:"我解释,我解释.但是...呜...解释起来是段很长的事情啦!手冢你先停手好不好."

"我不会停手,至少你没讲完理由之前不会.既然很长,那为了你能少受些皮肉之苦.长话段说.我相信这种事你应该可以做到的,否则你还是不二周助吗?"讲到这里,手冢貌似又再次想起不二的恶行,下手更是毫不客气了.

"啊!...疼...是手冢的错啦!呜..."更狠的力道落下."啊!!!呜...星期二的时候我在街上见到手冢在跟一个女孩子很亲密的走在一起.呜...呜..."听了不二的话,手冢显然愣了一下,突然回想起那天在街上偶遇学妹,然后就顺路一起去买东西的事.

再望望在自己身下哭的异常惨烈的不二.没好气的补了一掌,然后将他拉倒怀里坐下.冷着脸道:"还好意思哭?就凭你不信任我这一条我就不该这么轻易的放过你.更别提就为了这个躲了我四五天的事了."弹了一下不二的额头,手冢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想到两人居然会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误会而纠结这么久.更是气的想将不二重新按到腿上修理一番.

不二很快就察觉到了手冢的想法,赶在他动气之前摆摆手道:"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关键可是后来她...她又跑来和我说了一些有的没的.搞的本来好好的心情都烂透了.虽然我知道不可能,但是还是很生气啊!所以就不想理你,趁机惩罚一下你.谁知道结果...呜...我好可怜."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19:02:00 +0800 CST  
嘿嘿!对不起啦!上课上的脑袋都木了!在家睡了一下午。
不过我也总算赶在今天翻页了。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19:04:00 +0800 CST  
明天持续翻页中
呵呵
明天没课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2 19:06:00 +0800 CST  
听他解释完前因后果,手冢只得哭笑不得的揉揉他的头发,心疼的骂道:"还不是你自找的.早老实点跟我讲清楚不就好了,"

"那样怎么起的了作用,别忘记了,我的目的是小小的惩戒一下你."不悦的打开手冢放在自己头发上的手.不二的回答有些赌气.

"那结果呢?结果好像反而是你被惩罚了不是吗?"手冢有些坏心的提醒道.不过不二反未生气,反而笑盈盈的开口冲手冢摆摆手道:"错!手冢受得煎熬比我大很多哦!呵呵!"手冢扬眉没有说话,示意他继续讲.

不二笑得一脸奸诈."我给你的惩罚是心理上的惩罚.呵呵!至少我想最近我没出现的日子里,你的心是烦躁的.手冢整天没什么情绪的,偶尔多点情绪也是有益健康的,不是吗?"听完他的话后,手冢满脸只剩下无奈了.摇头苦笑一下.这个思维活跃的家伙,永远没有人知道他下一刻在想什么.他会让你变得不向自己,会让你所有的行动都跟着他的节拍走.就像他打网球一样,总是能控制对方打出他想要的球.但这也许就是自己深受吸引的理由.叹了口气.手冢怀疑自己有自虐的倾向.

低头看像怀里因为疼痛,面容稍微有些扭曲的不二.再叹口气.没错,他是彻底败给了不二.虽然打了他,却该死的心疼了.那种感觉怕是胜过挨打的那个是自己.遇上他,只有认哉.

楼主 铃铛小懒猫  发布于 2010-04-23 05:51:00 +0800 CST  

楼主:铃铛小懒猫

字数:41949

发表时间:2010-04-22 03: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8 23:09:58 +0800 CST

评论数:4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