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青衣少年(短篇父子)

喂喂大婶儿,乃表吞偶滴帖子哦~

此乃短篇也,古代架空,嗯因为故事太短,所以我也懒得给它安个朝代
总而言之就是某正太犯了错误所以老爹打了一顿,总之很老套那种。
懒得起名字,就用了全文的前四个字
故事不算合情合理,我就那么一写,大家也就那么一看,凡遇牵强处,请一笑而过
正在写一个长篇,此文算是个调剂,估计也就写个五千字
大家喜欢的捧个人场,不喜欢的也大可随便拍砖~反正大家都是图自己高兴嘛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06:50:00 +0800 CST  
青衣少年直挺挺地跪在门前的碎石道上。原本明亮的眼睛,如今也有些暗淡了,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寒霜在他身上头上,都落了一层,远处隐约传来几声啼鸣,少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依然木然地盯着阶上青草。司晨之声,很快此起彼伏了,连自家的公鸡也啼叫不止,少年才仿佛被惊醒一般,抖了抖身上的霜屑,整理一下衣衫,复又跪直。片刻,又轻轻皱了皱眉,偷偷抬眼看看屋子里的情形,凝神细听一番,似乎闻得细密的鼾声,再环顾四周,确定四下没人,才抖了抖袖子,伸出已经冻僵的手,躬下身来,内力贯指,揉了揉早已麻木的膝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额间渗出一层薄汗,眉毛拧着,像是疼得紧了。少年闭上眼睛,咬了咬唇,再睁开的时候,眉间已然舒展,双眸流光,却是比月色繁星更加动人了。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何解?”门,忽然开了,里面一个声音传出来。天还没大亮,少年不见屋中形状,只听了这一句话,身子不明显的一颤,却强自撑住,跪得更直了。“这话意思是说,要使心意诚肯的人,就不能欺骗自己,如同讨厌恶臭,如同喜爱美人,这就是对自己满意。”少年朗声说道,声音清脆悦耳,似东珠坠玉盘。

“解得不错,朝儿,你起来吧。”门里走出一个清瘦的男子,四十岁上下,也是一身青衣,腰间一枚翠色的青龙玉佩,确是水色十足,绿得纯粹。他在被唤作朝儿的少年面前站定,为少年轻轻掸了掸青丝间的秋霜。

少年仍是不起身,却也不说话,只是跪得笔直,像是要在这石子路上扎根一般。(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06:53:00 +0800 CST  
“我又没罚你跪,你在这儿跪了一晚上,自己也不想跪了,不如起来回话吧。”男子说的极缓,声音也不高,却独有一种酒香一样的醇厚。

“孩儿不敢起身。求爹爹让孩儿跪着回话吧。”少年的声音带了点儿微微的哭腔,却仍是动人,如清泉叮咚,脆生生的,委屈得很。

“也罢,想跪着就跪着吧,跪着清醒。说吧,昨天的事儿,从头说清楚了。”中年男子背过身去,负手而立。

“谢爹爹。”少年重重叩首,光洁的额上印了几个石子的压痕,红红的,煞是突兀。少年也浑然不觉,跪直了身子便分说起来。

“昨日孩儿做完了课业,便独个儿出门寻城北的烨哥哥去了,路上听见福瑞斋的小二吆喝,说是新做了桂花糕,儿一时贪嘴,想尝尝点心便进去寻了个边上的位子坐了,要了……”

少年正说得起劲儿,男子不由失笑,回过身来却是一脸严肃,责备道:“拣要紧的说。”

少年舌尖微微探了个头,就赶紧缩了回来,垂首称是,便接着说,“后来来了一对祖孙,那孙女儿约跟孩儿一般年纪,爷爷须发已然斑白了,女孩儿拿了画好的绸伞卖。邻座的几位公子就将她叫了过去,说是要买伞,伞买了两把,又问那女孩儿愿不愿陪他们喝喝酒,吃吃点心。说是只要陪一个时辰,他们就把伞全买了。女孩儿说不愿,拿了伞便要走,有个公子便诬那老者窃他钱财,硬是拉了女孩儿不放。儿……儿……实在……实在看不过,就……”(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06:55:00 +0800 CST  
“就把四个人都卸脱了膀子,剥光了身子,嘴里塞满点心,绑在林子里喂狼?朝公子好恨的手段,好俊的功夫!”男子声音凌厉,全没了适才为儿子拂去秋霜的慈爱。

“爹爹恕我!孩儿也是想教训他们一顿,没想真伤了他们的。孩儿知错了。”少年浑身打颤,连连叩首,每下都使足了力气,碎石不比青石板,无声,却暗藏锋锐。少年只叩了三四次,额上,便被尖利的石子划破了,少年却好像浑然不觉,兀自磕着,似是神魂都吓没了一般。

“知错了?那说说吧,错哪里了?”男子大约看少年磕破了额头,有些不忍,走过去一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少年便动也不能动了。

“那四位公子,都是不会武的,孩儿不该出手伤他们,他们恃强凌弱,是不对,孩儿却做得更过分。孩儿真的知错了,求爹爹恕了我吧。”少年说到后面,委屈得几乎要哭了。他自从习武之后,从未与人交过手,昨日初试锋芒,就收拾了几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结果刚玩儿得起劲儿,却撞上了自家看山护院的老伯,又引来了爹爹。爹爹把那四个人放了,回来再将他找来问话,他自知犯了爹爹的大忌,以武欺人,自然撒了谎说自己只是去了城北,一转身,却发现自家代代相传的青龙玉佩,已经到了爹爹手上。原来玉佩在收拾那帮混混的时候,掉落在后山了。朝儿当然知道自己谎言被揭破,一干见义勇为的“恶行”已被父亲知晓,撩开衣襟便跪在了这碎石路上。父亲也不理他,径自回屋去了。

“也罢,饶了你可以,你去查清了那四位……”男子在这里顿了顿,有了些不明显的笑意,“公子……家住何处,姓甚名谁,再登门请罪,他们若是恕了你,你再回来求我原谅吧。”男子一甩袖子,便径自回房了,只留下少年独个儿呆呆地跪着。(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06:57:00 +0800 CST  
“爹爹心里,也是瞧不上那些混混儿的,又何必迫我去给他们谢罪?明知我的性子是绝对做不来的,何苦这样难为我?”少年心里想着,却一个字也不敢说。想起当日爹爹答应教他武艺时,便三令五申,断不可以武欺人,向不会武艺之人出手。如今他不但出手了,还一打就是四个,不仅打了,还将人卸脱了手臂,又将他们个个扒光扔在山里,一副顽童做派,爹爹怎能不气?

少年缓缓动了动跪得僵直的双腿,手撑了地面,慢慢地爬了起来。挽起裤脚一看,见膝上青肿一片,几处淤血不畅,已然发黑,少年用手揉揉,许久也不见什么好转,便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前,敲了敲门,朗声说道:“爹爹,孩儿可以进来么?”

“进来吧,不是早就跪不住了嘛,我倒是奇怪,怎么现在才想着要进来。”

少年得了允许,推门进去,见爹爹坐在桌前,一手拿了本册子,一手提了个黑子,正在摆谱呢。少年几步急行,到了父亲身边,却也不说话,只是揉肩捶背,侍立在旁。

待得谱子摆完,两人皆是不发一言。那父亲见儿子一语不发,颇有些失笑,转身将少年揽入怀里,捏了捏他的鼻子,“怎么,为父委屈你了,不想去给那些个腌臜货赔不是?”

少年听得此话,心上一喜,原来爹爹没有真生气,便讨好地笑着,拽了拽父亲的袖子,“爹爹明鉴,孩儿是错了,爹爹要孩儿如何都成,只是别为难我去向那些人请罪了。朝儿以后再不敢了,真的!”说着,眼睛眨巴眨巴地,倒像是有泪光溢出来了。

“好,不必去赔不是,也成,取藤杖来吧。”那父亲将朝儿放开,又抖了抖袖子,正襟危坐。倒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少年先是垂首,再抬起来的时候,眼中早已溢满了泪水,他嗫嚅着什么,却始终没有大声说出来,手指不停地搓着青衣的衣角,倒像是要将这布料生生扯破一般。(待续)
---------------------------------------------------------------------
出门去也,回来再写~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07:22:00 +0800 CST  
回来啦,午饭之前再更一点儿~

回西元:为毛改写M/M就是弃暗投明?
我也不是真的就改写这个了,只是一时兴起
那个坑还是主要的,这个就是生活的调味品,昨晚上突然头脑发热,想写写古代的试试

回岸芷汀兰:放心放心,这个绝不是坑,我对天发誓。
要是连个短篇我都坑了,也太没水准了,掉价儿掉价儿
俺与介子暇算是素未相识吧?我在晋江看过她的文的说,不过俺霸王了……

回介子暇:嗯,我尊重马甲。乃这个三句半,可真笑死我也!油菜啊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11:28:00 +0800 CST  
“怎么?不愿去?本来只想责你二十记,要是我取了藤杖来,可就翻倍了。”那男子威胁着,语气里却全无怒意。只当是开开玩笑,连佯怒都未曾有。

二十下藤杖!不大的数字,却让少年心惊肉跳。那藤杖一贯只是爹爹唬他之物,那次爹爹外出,他练功不勤,又荒了功课,还害得府中一童子因为伴他玩耍而折了胳膊,爹爹回来知晓了,也只责了他十下,便打得他十日不得下床,印子更是足足一个月才褪下去,着实让他老实了很久。

少年无法,只得躬身再拜,从屋中退了出来。寻思着以往自己装一副可怜相,总能惹得爹爹垂怜,减免些许惩罚,今儿爹爹为何不但不饶,反而还要加倍了?许是这法子被识破了,待会儿取得那杖子来,便换个法儿,让爹爹宽赦一些。

少年急行似奔,正是快得出奇的上乘轻功。他倒也不是急着赴死,只是此时朝儿心中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若是主动示弱不行,那也许将计就计便能生效呢。想着便到了祠堂前,刚想直接拿了藤杖就走,又急急止住了脚步。原来是想起适才自己偷偷揉膝盖的事儿,就被爹爹发觉了,用些圣人句子来教训。现在进祠堂不拜而取家法,若是爹爹在暗处看着,岂不是罪加一等?还是谨慎起见为好。

少年咬了咬牙,在门口跪下,膝上的伤疼得他脸色发白。因为是清晨,府上的下人们刚刚起来,祠堂位置又偏,所以四下里倒真是没人。少年却还是窘得耳朵发烫,深吸了几口气,朗声言道:“不肖子卫朝,犯家门大忌,今诚意悔过,特请家法严责,以匡正言行。”几句话字字分明,做足了样子。言罢又重重三叩首,额上本就被碎石子隔得有几块乌青,现下狠狠磕了三下,即刻便鲜血长流。少年挽了袖子,借着擦额上的血的功夫,掩袖无声地笑了。(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11:44:00 +0800 CST  
少年膝行几步,跪着身子进了祠堂,又在牌位前拜了拜,才起身来去取藤杖。这藤杖约有拇指粗细,通体黝黑,被浸在一个半人高的陶罐之中,陶罐里盛满烈酒,将那疼杖浸得柔韧不说,也重了不少。少年将藤杖捞出,酒味儿登时逸散了满堂,少年闭了眼睛,深深吸了几口气,登时觉得一夜未睡的倦意去了几分。这才盖上罐子,双手捧了藤杖,急行回了爹爹独居的草庐。

到了门前,少年也不直接进去,屈膝在碎石道上跪下,双手高举藤杖,气沉丹田,声音缓缓送入屋中:“孩儿犯下弥天大错,自知罪不容恕,劳请爹爹行家法,重责孩儿,以正家风。”一席话说得不卑不亢,甚是响亮,不仅这小院子里的人能听到,只怕是隔着几个院子的祖母,也能听个真真儿的了。即使听不见,这等大事,也自有早起的下人们传话儿了,自己磕破了额头,又这样乖巧的请罚,也是希望爹爹见自己心诚,能少打几下,就算行不通,祖母见了定然不忍,如何也不能让爹爹责得重了。只盼祖母能在自己受罚前赶过来,替自己求求情。

直到捧着藤杖的手都酸了,父亲才推开了门,缓步走出。在少年面前停下,一手拎起藤杖,掂了掂分量,另一手拿了块帕子,给少年擦了擦额上的血污,“怎么?装可怜行不通,又给我使上苦肉计了?”

少年趁势垂下已经有些酸麻的双臂,俯身在父亲脚下,“爹爹明鉴,孩儿是真的知道错了,诚心悔过的。此番是心甘情愿领受罪责,一丝委屈也没有。儿若以后再敢有违爹爹的禁令,就请爹爹废了我的武功!”少年先是撂下狠话,又作痛心疾首状,眉间紧缩在一起,想是跪得太久,实在疼得厉害。父亲看了看他,一时间,真的有些不忍了。(待续)

--------------------------------------------------------------------
到饭点儿了,我先撤了。回来再继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12:08:00 +0800 CST  
回复:27楼
唉,我写文一向如此,喜欢写些无关的东西来,不是跟风所致
放心,好不容易写了篇M/M,一定打回狠的,打戏一定细致又细致,跟前面相符就是啦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12:47:00 +0800 CST  
父亲看了看他,一时间,真的有些不忍了。

但说出口的责罚若不执行,这孩子以后还不知会怎样无法无天。想到这一层,父亲两步走到儿子身后,一脚踹在了少年屁股上,少年没有丝毫准备,臀上吃痛,身子便前倾了,手撑在地上,便伏跪在了这小小的院落里。

藤杖约有三尺长,柔韧至极,拿在手里又有种莫名的厚重感。父亲握着藤杖挑了挑儿子的衣摆,“裤子脱了!”

少年顿时血气上涌,只觉得天都要塌陷下来了一般。本来心里还存了一分侥幸,爹爹也许念自己年长了些许,好歹给自己留些体面,不至于褪了裤子打了。谁知非但要脱,竟然还叫自己在这院中就脱了,要是待会儿有人来了,还不全瞧了去?如此,自己在这府中,还怎生做人啊!少年仿佛立时看到了府中下人们异样的眼光,看到丫鬟们远远的用手帕捂着嘴聚在一堆儿窃笑,看到同宗的父辈们对自己儿子耳提面命,用自己光着屁股挨打的丑事吓唬他们……

“怎么,要我亲自动手?”父亲的声音严厉,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爹爹,爹爹……”少年呢喃着,却不敢出言相求。以前在这事儿上吃过亏,因为这个被加倍罚过,此时若是加倍了,岂不是雪上加霜?少年拽了拽父亲的衣角,再三考虑,才低声说道:“求爹爹给朝儿留些颜面,别再这院中,像从前那般,在屋里打,可以么?”

“你自己在院子里说得人尽皆知,怎么?现在又怕人看见了?脱了!”说着,又踹了一脚。少年臀上又是一痛,一时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了几转,又生生憋了回去。

“是……”少年垂首,先是解开衣带,将外面青衣脱下,又折了几折,放在一边。再将上身的衫子,向上折了几折,解到裤腰时,少年的双手依然微微发颤了。抬头哀怨地看了爹爹一眼,见他还是一副凌厉的眼神,心下暗叹一口气,暗道以后切不可在爹爹面前耍这些小心眼儿了,否则也不会如此自取其辱。(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13:54:00 +0800 CST  

于是两眼一闭,心一横,贴身的小裤,便从少年的腰间滑落了。少年跪伏着,两片臀瓣在秋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少年人肤色白,臀上更是圆润,白皙中还透着粉嫩,像是羊脂玉一般温润美好。只有左半边的臀瓣隐隐泛着些青色,想是那父亲的两脚留下的印记。腿上因为长期练功,却不似臀上这般,比臀上白些,却是肌肉分明的,那是常年蹲马步留下的痕迹。此时,两条修长的腿却顾不上什么线条了,只是随着藤杖轻轻的“爱抚”瑟瑟发抖,透露出主人对这令人望之胆寒的家法的恐惧。

一码归一码,怕,是自然的,羞,也是自然的,却依然不能坏了规矩。少年是聪明人,自然省得,他依然不敢睁开眼睛,只能皱着眉头,强压下心里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半带哭腔的,说了一句,“儿准备好了,请爹爹重责。”十个字说得铿锵有力,尤其是那个“重”字,几乎传出了这个清晨宁静的院落。让人听的心里一痛,如刀割一般的难受。父亲看看儿子颤抖的双肩和轻轻翘起的小屁股,突然觉得,手中的藤杖,太过沉重了。即使是习武之人,这二十藤杖,也要打去了小半条命啊。

情势却容不得父亲多想,高高挥起藤杖,“啪!”藤杖着肉的声音竟然比少年请罚的声音还要响亮,藤杖刚被少年年轻的肌肉弹开,臀锋处便留了一道泛白的痕迹,竟是将臀上的粉嫩生生逼退了一般。一层油皮生生得揭起,不多时,那杖痕边上的臀肉便由白转青,再由青转紫,再停了片刻,紫癜已然泛了黑色,那杖痕的中心也慢慢撕裂开来,渗出几滴鲜红来。

少年咬着牙没有叫喊,只是身子忍不住的抖动,臀上的嫩肉也跟着一并颤动着,衬得那杖痕格外的丑陋,像是一只乌黑的爬虫,横踞在少年如玉的两瓣臀上,扭动着身体叫嚣着自己的强势。少年深吸了口气,稳住了身子,用颤抖的声音轻声说了句:“孩儿知错了,谢爹爹责罚。”声音有些嘶哑的,全不似初时银铃般的悦耳了。(待续)

------------------------------------------------------------------
今儿就这些啦,明儿再接着写,话说原本只想写五千字的,结果写到现在已经五千字了……唉,难道真要写个万字?我真是能拖啊,不过好歹终于开打了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23:04:00 +0800 CST  
介,乃这么说?可是逼我着打全了?
反正是YY,打全了大家都爽,不妨就打全了吧
最后小正太受不了放放水好了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23:20:00 +0800 CST  
嗯,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看着转黑了再继续打……
总共就没几下,总不能半柱香的功夫就打完了吧
自然要打得时间长一点儿,此乃作者的恶趣味,唉,我说了有不合理的地方大家自动无视的嘛

至于id,不是闽南话,我不会说闽南话。
id来自我最喜欢的一首词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釭。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下片就懒得写了,前四个字被人注册了,于是注册了这个……
我废话太多,你们凑合着看就行了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2 23:34:00 +0800 CST  
父亲看着那伤痕,心中不免一痛。儿子毕竟是为了见义勇为才出手的,虽然行径孩子气了些,又犯了大忌,这般重责二十下,还是太过了。幼时他也尝过着杖子的威力,一藤下去,直疼得心神俱碎。前次自己罚他,他还叫的跟狼嚎一般,一边扭着身子一边哭求,惹得全府的人都在屋外看。最后是狠了心那绳子绑住,才勉强打完的。那次直到第三天上,儿子还疼得夜里直哭。现在,竟然就这样乖乖地跪伏在地,强忍疼痛不说,挨完还出言称谢,难道儿子真的长大了,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了?

日头渐渐起来,几缕金色的阳光照在少年瑟缩的臀上,未受杖责之处,竟泛起耀眼的金色,直晃得父亲眼睛生疼。父亲又高高举起藤杖,一杖笞在少年发光的肌肤上,将那一眼的光芒,生生击碎了。

少年的两瓣臀紧紧地收缩起来,剧烈的动作让第一道笞痕尚未凝结的创口裂得更大,一道鲜血顺着双腿,滑落下来。父亲毕竟是有些心软了,第二道笞痕,只是慢慢由红转紫,并没有破裂。父亲暗叹一口气,若是真如祖训,请藤杖需杖杖见血,不消十余下,这清净的院落,便要血肉横飞了。

少年直疼得跪也跪不稳,手也撑不住了,缩着臀颤了几下,便跌伏在地。却也不吭声,只是挣扎了几下,又强自爬起来,手脚都止不住的颤动着。饶是如此,却还是一声未吭,向地上重重一叩,言道:“孩儿知错了,请爹爹不必顾及孩儿,只依祖训严惩就是。”

这话一出,父亲更是心如刀割,这孩子怎么了?分明疼得跪都跪不稳了,还出言暗指自己手下留情,第二下并未见血。却不知少年心里已经千遍万遍的催促祖母快来救他,这样的疼痛,他不知,还能忍受几下了。三五下尚可,只怕五下一过,自己装的这一副孝子贤孙的模样,便再也维系不成,只能原形毕露了。(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3 06:18:00 +0800 CST  

藤杖早就被父亲举了老高,却迟迟不肯落下,眼见儿子臀上的颜色越来越深,才想到要是耽搁得久了,怕更难忍耐,于是闭眼,这第三下,便“啪”的一声,打在了少年臀腿之间的那若隐若现的细缝之上。少年直疼得身子一直,脑袋后仰,闷哼了一声,又将呻吟碾碎,吞回了腹中。臀腿之间皮肉细嫩,连皮都不曾起,便直接裂开了,少年再也说不出请罚的话来,只是平息着呼吸,再端正的跪好,须臾之后,发现爹爹藤杖并未落下,又强忍着疼痛,将屁股,又撅了撅。这大概是少年能做到的极限了。

且说老夫人那边,最初是听见了朝儿的请罚声的,但这老夫人也是个心狠的,愣是装作不知。觉得少年平时无法无天惯了,大概是被抓了什么把柄,要打上一顿也是应该的。孩子大了,不比以前小时候可以一直惯着,他爹也挺疼他,是断不会打坏的。于是只遣了个老妈子,让她先去看看情势,传自己的话,就说孩子不懂事儿,小惩大诫便成,不能打坏了身子。

这老妈子一去不要紧,刚进院子就看到少爷被老爷扒光了裤子,在院子里打藤杖,三道血痕横贯臀上,少爷像是跪都跪不稳了,还低声说着:“谢爹爹责罚。”连声音都低沉嘶哑,哪还有原来哥儿的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这一个谢字,直把这老妈子的心狠狠剜下去了一块,大觉老爷有些不像话,平时哥儿是个倜傥的性子,又傲得不行,这样在院子中间不留情面的打,还能忍着疼痛道谢,无论怎样都是知错了,怎么就不能恕了呢?正想着,眼看老爷又要再责一记,便急行两步,跪在院中,大喝一声:“老爷,不能打!”(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3 21:50:00 +0800 CST  
少年一听有人在后面,自己光着下身,顿觉羞涩无比,用力夹紧了两腿双丨百度|臀,连疼痛也不顾了。老妈子见老爷回头看到,急忙道:“老妇人使老奴来传个话儿,叫老爷万不可打坏了少爷的身子,老爷,少爷这已经见红了,您就饶了他吧。”

“劳请您回禀母亲,不会打坏的,请她老人家安心就是。”说着扶起了老妈子,直将他送出了院子。老妈子心里虽然不信,但也无法,只得赶紧回去,搬老夫人来救了。

父亲送走了老妈子,便回身过来,也不再打,只是厉声道:“长能耐了,挨你爹几下子,都知道搬救兵了?”少年心里早就已经乱成一片了,这下可好,祖母没有来,倒来了个老妈子,自己的伎俩少不得被父亲揭破,自己这回估计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心下便更加后悔最初使了些小聪明,自以为能少挨几下,现在看来,能不多挨,已然是万幸了。乱乱的念头在脑中乱撞,竟是没有听清父亲的责问,父亲见少年低头不语,更加气上加气,一发狠,手上一用力,“啪!”的一声,击在少年早已伤痕累累的臀上。

“啊……”少年一时不备,便没有忍住,惨叫声就这样响彻府中。少年也被自己的惨叫吓着了,但身后的疼痛更加百倍千倍地折磨着他。少年觉得刚才那一下,像是从自己的臀上抽了一块肉下来,将屁股打成了四瓣儿了。只觉得疼得连颤抖都止不住,浑身发冷,精疲力尽了。

父亲眼看儿子臀上被抽出一个大口子,血不停的渗处来,伤处皮肉翻起,格外的狰狞。不禁有些后悔这下打得过重了,气急之下竟然忽视了这藤杖的威力,却也气这孩子藤杖要沾身了,还净耍些小心眼儿。

“爹爹,好疼,好疼……”少年忽然间泪如泉涌,颤抖不停的身体,更加助长了眼泪的气焰。父亲低头看见儿子身前的碎石都阴湿了一小片,想起两年前打他那十下也没有见他哭成这样,难道这会确实打得狠了?这才想起这孩子跪了一整夜,也是许久水米未尽了,精神体力早已不支,又强忍了疼痛挨了五下,心里也着实怕这二十藤杖,真得将儿子打坏了,便干咳两声,道,“今日先责你十下,剩下的十下记在账上,若是再敢犯了禁条,便一并加上重责,知道了吗?”(待续)



----------------------------------------------------------------------

今日便到此处吧,明儿估计就写完了~

吼吼,出去吃夜宵鸟~~



某个想到小顾的,唉,我真不知怎么说才好,小心思被看穿了啊。这孩子还穿青衣呢……

我是用这个yy的,其他人大可自便哈哈~~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3 22:07:00 +0800 CST  
前几天看了个鞭刑视频,觉得要是能写顿这样狠的,该多么美妙(你们大可以尽情地鄙视)
不用打两三百的,我也写不来那么多的,也不喜欢那种不疼不痒的打法,就比照鞭刑那个狠度,打上十几下,岂不妙哉?
于是便有了这个虐古代小帅哥的文,之所以写得慢,不是因为不想写需酝酿,完全是因为有一些好吃的东西,舍不得一下子便吃完了,总是想慢慢吃,好能享受得久些……唉,作者YDWS,大家就多担待吧。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4 11:38:00 +0800 CST  
少年如蒙大赦,似乎免了这十下,就得到了免死金牌一般。身体的颤抖也渐渐止住,提了口气,又抿了抿干涸的嘴唇,大声道:“谢谢爹爹!”声音也不那么沙哑了,连中气都足了些。

然而身后的伤势却不给他丝毫的喘息之机,一波又一波的疼痛洗刷着他的身体,阳光渐渐暖和起来,照在那些被生生撕裂的皮肉上,却是有些麻痒,仿佛被几百只小虫顺了伤口爬进了身体,背脊一阵阵发凉。少年心中已经不再企盼祖母能够赶来了,反正,还有五下,怎么熬,也能熬过去吧。

父亲在儿子身后,换了一边儿站着,小心翼翼地选了一块尚未被波及到的肌肤,用藤杖比了比,照着那里狠狠击下,却在触肉的一刹那暗运腕力,止了藤杖的去势,只随着藤杖一甩的惯性打在臀上。臀上先是一白,接着缓缓隆起了一小指宽的僵痕僵痕周围的肌肤先是有些发青,后来便被血污盖住,再也看不清了。

少年并没有感到父亲放水,却因为藤杖带动肌肉的颤动而愈发疼痛了。他胃里一阵恶心,却也吐不出来,在喉中低吟一声,带着哭腔,含混地说:“谢爹爹……”少年此时早已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多想什么了,全身所有的精力都用来抵御疼痛,唯一的念头便是萦绕在耳边的:还有四下,还有四下……

一边的父亲却为难极了。刚一炷香左右的功夫,儿子的屁股便从最初那白嫩的模样变成这般处处青肿,几条伤口横贯双|百度|臀,血污模糊了臀上的皮肉,竟看不出,何处是好皮了。父亲心疼得闭了眼睛,又缓缓睁开,挑了屁股上边一小块还能看到白皙的嫩肉之处,先将藤杖放在那里比了两三次,复又慢慢举起了藤杖,原本因为失水而轻了不少的藤杖,却让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沉重。(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4 11:39:00 +0800 CST  
回复:90楼
sorry,晚上临时有事儿出去喝酒了……
现在就更,马上就写完了,没有多少可写的了。

心疼的各位,嗯,我也心疼,下面打得轻些好了。
下次发文一定要写明大虐慎入之类的。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5 01:57:00 +0800 CST  
“啪,”又是一下,这次父亲算是真的狠不下心来,手臂也没怎么用力,只随着藤杖下坠的势头,打在了少年人有些暗淡的肌肤上,只起了一道深红僵痕,连青紫都不曾有。父亲见伤势不重,心里有了个底,颇觉得这样再打三下,也不会加重伤情,却勉强足了数。原本只是惩戒儿子胡闹欺负人,又满嘴谎话搪塞罪责,倒不是真怪了儿子相救卖伞祖孙的事儿,打得他记下了这桩事便好,最后几下打得轻些,老夫人那边也好交代。

少年这回是确确实实感觉到不那么疼了。却也没想到是爹爹放水至斯,只想到自己可能挨了太多忍了太多,因而也就麻木了。加倍觉得自己悲惨起来,只是救个人,竟然都能惹出这些事端来,着实是倒霉之至了。

这一杖下去,少年的臀上早已经是布满伤痕了,还有两下,却不知该着落在何处了,一眼瞥见腿上依然光滑细嫩,被狰狞满是血迹的臀一衬,更加显得白皙了。父亲只觉得那腿上白得晃眼,似乎在用那种纯粹的颜色,指责他的狠心一般。藤杖一沉,便落在了腿上。

少年只觉得一时疼得撕心裂肺,像是腿要断了一般,膝上的疼痛向上涌着,与腿上撕裂的难过汇成一道,如洪水猛兽般的,吞噬了少年全部的气力。他双臂一软,再也支撑不住,身子向前一蹿,便趴在了地上。少年原是好干净的,但此时早已顾不了那么多了。碎石贴在脸上,尘土从口鼻中吸入,狼狈之极的姿势,却也觉得分外的轻松自如,膝上腿上,甚至伤痕累累的臀,都爽利了不少,似乎没有那么疼了。(待续)

楼主 凭伊慰我  发布于 2010-05-25 02:08:00 +0800 CST  

楼主:凭伊慰我

字数:11242

发表时间:2010-05-22 14: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8 22:58:49 +0800 CST

评论数:1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