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一生有你(M/F)


前言:这篇文是我构思了许久的,终于有勇气落笔。基本框架属于YY,里面的生活细节很多是真实的,有我自己的故事,也有我身边人的故事。此文属于宠文,中期会稍虐。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由于涉猎的知识有限,可能会有不合理的地方,我只是尽我最大的努力写好这个故事,请看官们多多理解,多多支持。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0:16:00 +0800 CST  
第一章 一切的开始

我叫乔雪瑈,家住D市,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我就读于第四高中,是D市仅次于省实验高中的市重点。说到这,就不得不说说我初三的事,初三那一年,正面临中考,当时的我一心想考省实验高中,觉得要是考不上,就对不起对我满心期盼的父母,对不起我这么多年的努力,以至于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一考试就手脚冰凉,搞的焦头烂额,成绩是大幅度下降,最后处于奔溃的边缘,我哭着对我父母说,我不学了,不参加中考了,现在想想着实是太幼稚的想法。而父母面对那种状态的我,没有抱怨,没有逼迫,只是告诉我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没有人说我就一定要考上省实验才行,中考不代表未来。在多次劝导下,我不再要求自己太多,所以与众多半夜零点、一点还在埋头奋战的中考生来说,那一年我过的格外轻松,最后靠着吃老底和轻松的状态考入了仅次于省实验的第四高中,这样的结果已经让家人很满意了。
我现在是一名高二文科生,说到文理分班,其实我一直都不确定这个选择是否正确。高一上学期的时候,文理所有的科目都要学习,很多同学因为数学、物理学不明白而选择了文科。而我,数学、物理都出奇的好,排在一二名,可是奇葩的竟然化学不及格。化学老师为此无数次把我叫到办公室“聊天”,其实就是想问我学文学理,因为他不知道对那样的我是应该采取放任的态度,还是应该加强辅导。而我总是用一脸沉思的表情摇摇头,诚恳地说:“老师,您让我再想一想。”老师对我很是无语,我绝对没有故意戏弄老师的意思,真的是不知道如何选择啊,后来我知道这种情况叫做选择困难症。直到最后做决定的时候,我很无奈的拿出硬币抛反正面,用这种最简单也甚是愚蠢的方法选择了文科。当然,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我父母的。
就这样,我告别了原来的同学,迈入了文科班的大门,虽然排不上前几名,但是凭借数学的高分,还有天生的英语语感,也成为了文科班的佼佼者。每天,我的生活基本穿梭在家和学校之间,虽然有些单一,但并不乏味枯燥。因为有友爱幽默的同学,有和蔼负责的老师,还有爱我的父母。我以为我的高中生活就会是这样了,然后参加高考,考上大学。可是从那天开始,我的家庭,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0:18:00 +0800 CST  

我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周日的上午,同班同学许晴过生日,请我们几个好朋友出去唱歌,我们如约到了凯利KTV,却倒霉地被告知大包房已经没有了。不过这倒是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大家打车去了另一家叫乐天虫的KTV。到了门口,下了车,大家说笑着正要进去,我却突然看到马路对面地铁口走出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我正疑惑着妈妈怎么到这来了,就看到她走向一个很是英俊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将妈妈抱在怀里,宠爱地抚摸着她的头,然后在她额头上印下深深的一吻。我没想到这么狗血如韩剧般的事竟然真的发生在我身上。这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心,我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上了一辆奔驰车,扬长而去。这短短的几十秒钟,让我的世界一下子崩塌了。
杨丽娜,我的闺蜜兼同桌,发现我没有跟上大家,回头来找我,她站在我的侧面,看不到我的表情,轻拍了下我的后背,嬉笑着“看什么呢,这么入迷,是不是有小帅哥呀。”
此时我还沉浸在震惊中,她转过身站在我前面,看到我的表情,意识到有问题,皱着眉头试探着摇摇我的身体“雪瑈,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即使是在我最亲的闺蜜面前,这一时间又让我如何说出口,勉强向她挤出一丝微笑,“我没事,我们快进去吧,别让大家等。”说完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向KTV走去,娜娜没再说什么,默默走在我旁边。
大家进了包房,先集体唱了一首生日歌,接着便各自点歌,high起来。我不同于以往的活跃,静静坐在角落,思绪已经完全不在这里,满脑子都浮现着刚才的那一幕,心里有无数的猜想,我告诉自己是我看错了,或者他们只是关系好而已,没有别的,可是我做不到。娜娜也没有跟大家一起唱歌,只是坐在旁边陪着我。
几首歌过后,许晴过来大大咧咧地搂住我的肩膀,她是女汉子的性格,“我说你们两个,躲这干嘛呢?雪瑈,你这麦霸怎么不唱歌啊,不给我这寿星面子啊?快点,你们两个自己点歌,要不我就给你们俩点个纤夫的爱吧。”
要是往常我早就扑过去拍她了,现在着实没心情,只能为自己掩饰道:“怎么能不给你这寿星面子啊,我这今天大姨妈来报道,这会正肚子疼,娜娜是为了陪我。”边说边捂着肚子装作真实的样子。
许晴知道我几乎每次来姨妈都疼,也就没怀疑什么,担心地看着我,“那你好好歇会吧,不行的话让娜娜陪你先回家吧。”
我很是抱歉,“好吧,那我先回去了,这特殊情况实在对不住了啊。”
她甩甩手,“行了,这有什么可对不住的,你这心意到了就好,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我感激地笑了笑,跟娜娜一起出去了。走到KTV门口,一直忍着的眼泪就要夺眶而出,我背过头去,“娜娜,抱歉,你先回家吧,我去趟洗手间。”我有些哽咽,跑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不住地用水冲走眼泪,却怎么也冲不干净。
有人走过来,关了水龙头,递过来一张纸巾,柔声说“我知道你今天一定遇到了什么事,我不会逼你告诉我,不过要记得还有我这个闺蜜,这个你最好的朋友,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告诉我。”
我感激地看着她,“娜娜,谢谢你,很抱歉我现在还不能说,因为我自己都还没有整理好,等整理好了,我一定会告诉你的。”我们相视一笑。很多时候,真心的朋友总是会陪在你的身边,给你鼓励与支持。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0:20:00 +0800 CST  

回到家,第一次觉得家不是那么的温暖。爸妈都出去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等,等待一个答案,或许等到的会是无尽的黑暗。妈妈先回来了,进了屋,向我走过来,笑着摸摸我的脸,“宝儿回来了啊,跟同学玩怎么样?”
我打掉她的手,一脸冷冷的表情,用质问的语气“您今天跟谁出去了?”
妈妈显然楞了,没有直接回答我,“宝儿,你今天怎么了?”
“回答我的问题!你别告诉我是跟普通朋友出去。”我在普通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我其实在心里祈祷,妈,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的,求你。
可是妈妈一脸震惊的表情,随后叹了口气,“宝儿,你看到了是吗?”
这一句话肯定了我没有看错。“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为什么啊?”我瞬间爆发了,不停敲打着床,反复问着为什么。
妈妈的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宝儿,我不能否认今天的事,但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等你爸回来,我们会给你好好解释。”我不知道她所谓的解释是什么,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妈妈走出卧室打电话,我听出来是打给爸爸的,让他快点回来。
没过多久,爸爸到了家,他们在外面小声说着什么,随后进了屋,坐在我床边,有十几秒的沉默,爸爸先开了口,“其实,我跟你妈妈已经离婚了。”
这仿佛一记当头棒喝,打的我晕晕的,震惊地看向他们,妈妈接着解释着,“你刚上高二的时候,我跟你爸因为感情不和,所以选择离婚,可是你还有两年就面临高考,那是人生的一大关,我们怕离婚的消息会给你太大的打击,所以就商量着,你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所以我们就想先瞒着你,你在家的时候假装没问题,等你高考结束再告诉你。”
我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样的解释,淡淡地说:“你们出去,我想静一静。”爸妈出去后,我想了很多,即使爸妈已经离婚了,可是短短半年时间,妈妈就可以扑向别的男人的怀抱,无视跟爸爸十几年的感情,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受了太大的打击,我的头脑无法理性的思考,所以我在心中认定了是妈妈的背叛导致了我们家庭的悲剧。
晚上,妈妈进了我屋,我背对着她,安静的房间传来妈妈带着抱歉与无奈的声音,“宝儿,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没想到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是我们让你难受了,可是你也不小了,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你要理解。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就总要面对,也没什么要瞒着你了。你的抚养权已经判给了妈妈,今天你看到的那个叔叔叫慕天禹,是妈妈跟你爸离婚后认识的,他对妈妈很好,他明天会来接我们,以后我们要跟他一起生活。”
我听着这些默默流着眼泪,我不想说话,理解?这让我如何理解,婚姻和爱情就这么的不值钱,可以说变就变吗?
妈妈停顿了下,继续说道:“妈妈已经跟你班主任请了假,明天起来,我们把东西收拾一下,下午走。”
听到这,我冷冷一笑,“你就是来通知我要马上离开这个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家是吗?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离开吗?”
“我…”妈妈欲言又止,“总之按妈妈说的做吧。妈妈不会害你的。”
我闭上眼睛,淡淡道:“你已经害了我了,出去吧,我会按你说的做。”说完蒙上被子,不想再听到妈妈的声音。这一刻,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无法挽回。
半夜,爸爸进了我屋,他以为我睡着了,轻轻坐在我床边,摸着我的头,“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希望你以后跟着你妈妈能过的好,明天爸爸就不送你了。”
我无声地流着泪。爸爸说完,静静坐了许久,然后转身走到房门口,正要开门出去,“爸,照顾好自己。”我只轻声说了这句话。
爸爸顿了顿,“好”,然后开门离开了。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0:22:00 +0800 CST  

第二天一早,妈妈简单收拾着东西,我不想动手,任由她把我的东西打包起来。下午,慕天禹果然来了,近距离的观察,我不得不说他很有那种成功男人的气质。
他微笑看着我,“你就是雪瑈吧,听你妈妈提过很多次,真是个漂亮的孩子。”
我没有理他,把头扭向另一边。对这个在我看来是破坏了我美好家庭的第三者,我没有骂他甚至扑上去揍他,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可是妈妈看不下去,苛责我,“别这么没礼貌。”
“我的礼貌已经让狗吃了。”我不屑地说。
妈妈有些生气有些无奈,还想说什么,慕天禹拽了拽妈妈,“没关系的,她还是孩子。”
他跟妈妈一起把东西都拿上他的车,我站在家门口,望着这个有着我最多美好回忆的家,轻轻关上了门,同时也关闭了心中的那扇门。
上了车,我静静坐在车后座,望着窗外,好一阵沉默,慕天禹开了口,“雪瑈,你妈妈可能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叔叔有一个儿子,比你大5岁,现在在A大上大四,以后就是你哥哥了。”
我仍旧选择沉默,娜娜总是说我有双重人格,活跃的时候玩的比谁都欢,沉默的时候安静的吓人。因为我的沉默,没有人再开口。
车开了好久,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别墅区,我曾经路过这里,当时还幻想着什么时候我能住到这里,那是多么美好,而现在这又是多么的讽刺。很快,车停在一栋三层别墅前,看起来不是特别大,但对我来说,足够豪华了。走进别墅,一眼望见的是极尽奢华的大厅,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四周墙壁上挂着各种风格的壁画,充满着浪漫与庄严气质的欧式氛围。我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这就是所谓的被有钱人包养吗?
这时迎面走来一女人,看起来五十多岁,带着和善的笑容走到我们面前,“老爷,您回来了。”又看向我们,“这就是夫人和小姐吧。”
慕天禹笑着给我们介绍,“这是我们的管家陈姐,在家里好多年了,雪瑈你叫她陈婶,以后生活上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她。”
说完,陈婶温柔地拉住我的手,“小姐真是随了夫人,看着就是个漂亮善良的孩子。”
我无法拒绝那一脸的温柔,竟露出一丝微笑,轻声叫“陈婶”。
慕天禹看到这一幕,竟爽朗的大笑起来,调侃着“还是陈姐厉害啊,我家这小姐一路上都没给我好脸色,一个字都没有。陈姐你可得教教我。”
陈婶笑着接过去,“一定是老爷您太严肃,吓到了小姐吧。”
慕天禹没有开口否认,转移了话题,“宇轩回来了吗?”
“还没有,少爷说要去学校交一些资料,一会儿就回来。”陈婶答道。
“好,吩咐人把车上的行李搬进来,你先带雪瑈去她的房间吧,我跟夫人去歇一会儿。”说着拉着妈妈的手向楼上走去。
陈婶仍旧拉着我,“跟陈婶来,陈婶已经让人把你的房间都布置好了,你一定会喜欢的。你和少爷的房间都在二楼,老爷和夫人的房间在三楼。”我跟着陈婶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推开门,窗帘是淡淡的米白色,淡紫色的墙纸,带着可爱的花纹,透着一股浪漫与神秘感。欧式公主床,席梦思的床垫,透着古风的梳妆台,大型的衣帽间,卫生间里巨大的浴缸,整个屋里极尽豪华与享受。
陈婶看着我一脸喜欢的表情很是满意,“小姐,基本设施我们都已经配备齐全了,只是小姐的衣服因为不知道尺寸和小姐的喜好,我们还没来得及准备,老爷吩咐过,明天会带小姐去挑选衣服。小姐还有什么需要,随时叫陈婶,陈婶先出去了。”
陈婶关上了门,我把门锁上,想一个人静一静。深深叹了口气,坐在床上望向窗外,我心中一直是有恨的,妈妈就是因为这样的生活而放弃了我们原本的家吧,我又怎么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些。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0:24:00 +0800 CST  

正想的头疼,有人敲我的房门,我以为是陈婶有什么事,走过去打开门,一帅哥立在眼前,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身上透着一股霸气又不失温柔的气质,我有两秒钟的失神。
他慵懒的一笑,伸出手,“我是慕宇轩,你好。”
那一刹那的失神后,我反应过来这一定就是慕天禹的儿子了,仇人的儿子等同于仇人,即使是帅哥也要无视。我没给他好脸色,冷冷地问:“有事吗?”
他突然拽起我的手,硬是把我的手和他的手握在一起,脸上仍是那慵懒的笑容,“别人跟你做自我介绍,并伸手要和你握手时,你要同样伸出手握手,并介绍你自己,这是基本礼貌知道吗?”
我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带着不屑,“我不是小孩子,用不着你教!”
“哦?嘴上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却在这耍着小孩子脾气。”他身上仿佛有种气质,让我无法反驳。
“我才懒的理你,”边说边要关门。
他用手抵住门,“陈婶说饭做好了,下来吃饭。”
虽然从昨晚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肚子都饿瘪了,可是我怎么会跟一堆我讨厌的人一起吃饭,“我没胃口,你们自己吃吧。”
他收起了笑容,突然变的严肃起来,“有的时候,人一心认定的事实并不一定就是真的。”说完,他收起了手,转身下了楼,此时我还没能理解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我更不知道的是,从这一刻起,我们两人命运的罗盘开始旋转······(本章完)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0:25:00 +0800 CST  
第一章没有拍拍,以后比较多。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0:44:00 +0800 CST  
第一天发文,就有这么多人支持,好感动,谢谢大家啦。明天会继续更新。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2 23:15:00 +0800 CST  
大家早~谢谢大家的支持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09:03:00 +0800 CST  
第二章 巨大的转变

第二天,从梦中醒来,我多么希望这两天发生的事都只是一个梦,我不愿意睁眼,因为我害怕面对这现实。
就这样躺了许久,门外传来陈婶的声音,“小姐,您醒了吗?不早了,该吃早餐了,一会儿小姐还要去挑衣服。”
“知道了。”我还是很喜欢陈婶的。哎,无奈睁开眼,面对这个陌生的房间,摇摇头。想起昨晚的事就冒火,昨晚,我没下去吃饭,妈妈,慕天禹,陈婶先后到我屋,劝我吃饭。前两位,我是直接没给开门,无视。陈婶来的时候,我倒是开了门,无论陈婶怎么劝说,我都坚定了不吃,陈婶只得摇摇头离开了。我以为世界总算安静了,没过多久,传来钥匙开我房门的声音,我一下子坐起来,就看到慕宇轩靠在门框边,食指晃着一串钥匙,一脸得意的样子。
我愤怒地指着他,“谁让你进来的?钥匙哪来的?”
他把钥匙攥在手里,得意地笑着,“陈婶那儿拿的,我知道你不会给我开门的,那我就自己开喽。”
我愤怒地冲过去,指着他,“刚刚还说我不懂礼貌,你一个大男生,随便进女生房间,你就知道礼貌了啊,你给我出去!”
他没理我,转身蹲下,从地上端起来一个餐盘,“哎,我这可是一片好心,听说你好几顿没吃了,给你弄了点菜上来,可别这么虐待自己,都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都四顿没吃了,还有力气冲我喊啊。”说着绕过我,把饭菜放在我桌子上,“快过来吃点。”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命令的口吻。
我坐在床上不理他,他夹了点菜放到饭碗里,端着走过来,“是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我扭头不知声,没想到他还真的舀了一勺饭,硬塞到我嘴里,我瞪着他,狠狠地嚼着嘴里的饭,他好笑地看着我,“要继续吗?”带着威胁的韵味。
我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碗,“出去!我自己会吃。”
“那好,你自己吃,一会儿我会来检查的,要是吃不完,哼哼,我不介意继续喂你。别忘了,钥匙在我这。”看着他带着一脸得意的笑转身出去,真是让我恨的牙痒痒。后来,我是真的都吃完了,因为我的肚子兄已经抗议许久了。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10:19:00 +0800 CST  

思绪回到今天早上,起床洗漱,换好衣服,来到餐桌,竟然看到慕宇轩正坐在餐桌上看报纸,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着报纸,嘴里说着“你可真行,一个高二生,睡到日上三竿,快吃饭吧,今天不用我喂了吧。”听他说话,真的会肝火太旺。
默默地吃着早餐,最后一口牛奶喝完之后,放下杯子,他也放下手中的报纸,对我说:“走吧,陪你去挑衣服,完事送你去学校,都快高三的学生了,学习别落下。”
我真的是很不想跟这家伙一起出去,不过经过昨天的惨败后,我理智的选择服从。买衣服的过程很顺利,只要看着不错的一律买走,中午在外面吃了个饭,他将我送到学校。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我总是无法抗拒,在他面前,原本心中的痛苦与恨意总是会被他“气”的消失不见。
到了学校,正是课间,我进了教室,娜娜扑过来,“你总算来了啊。”
我冲她笑笑。要好的朋友也都过来慰问我,她们以为我生病了,因为妈妈是以生病的理由给我请的假。“我没事,就是发烧感冒,谢谢大家这么关心我啊。”我回应着,心里很是温暖。
随后我跟娜娜讲述了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我讲的很是平静,可是我的心里一点也平静不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慕宇轩跟着导师去了外地,据说要做一个项目,而我开始了我的叛逆生活,原本上课认真听讲的好学生,现在经常会望着窗外发呆,作业也没有心情写,照着答案胡乱写上几笔应付交差。老师多次找我谈话,我只是安静的站着。在家的时候我基本不出屋,不想见到妈妈和慕天禹,看到他们总会很心烦。吃饭的时候我都让陈婶弄些饭菜送到我的房里吃,实在不小心遇到他们我都装作看不到,妈妈总会一脸伤心的表情拉住我,我只会什么都不说地挣脱开。每天自己一个人在屋里上网打游戏,看小说,看电视机,用这所谓的娱乐来麻痹自己。而每每躺在床上,眼泪总会不自觉地流出,我试图封闭自己的生活,在众人面前封闭自己的心,可是痛苦却丝毫没有减弱。于是我学会了喝酒,用酒精麻痹自己。我每天都买酒回来,晚上一个人在屋里喝,借酒消愁。

一个周末,我找娜娜出去陪我喝酒,喝到烂醉,娜娜没办法,给妈妈打了电话,把我接回家。醒来后,妈妈给了我一巴掌,这是我出生起第一次挨巴掌。我如一头愤怒的狮子,猛地推开她,大吼着,“滚出去!”

妈妈好像有些后悔打了我,“宝儿,你别这样,你听妈妈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打断她,将她推出屋外。我靠在门上,无力地闭上眼睛。

紧接着而来的是期中考试,可想而知,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我模仿着妈妈的笔迹自己在成绩单上签了名。一直以来妈妈看到的只是我对她和慕天禹的恨意,并不知道我的生活已经如此不堪。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10:20:00 +0800 CST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慕宇轩回来了,就在他回来的当天,我们班一个女生被隔壁班的大姐大欺负了,我气不打一处来,仗着自己学过跆拳道,号召几个力气大的女生,去找她们谈谈,要求她们道歉,没谈拢,双方打了起来。不知道是谁通风报信,告诉了老师,结果我们都被拉到办公室,因为事情严重,要求所有参与者的家长都要过来。其他人都纷纷给家长打了电话,家长一个个来,跟老师谈完,带着自家孩子离开,最后只剩下我,老师说今天不找家长来,就不能走。我才不想找妈妈和慕天禹,可是我又能找谁呢,难道叫陈婶来?老师肯定不会信是我家长的。
正想着,屏幕上出现了慕宇轩三个字,他怎么给我打电话了?他回来了?不管了,接了再说,按了接听键,“喂?慕宇轩?”
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声音,“恩,是我。这个点是刚中午放学吧,我刚回来,正好路过你们学校,出来吧,带你出去吃饭。”
“你现在就在我学校门口?”我不确定的问着。
“是啊。”
我心想着现在也找不到别人了,不如就让他来吧。“那个,你进来一趟吧,上二楼,我们老师有事要找家长。”
那边有一秒钟的沉默,“好,等着。”
我挂了电话,到二楼楼梯口等他。他很快上来了,站到我面前,“怎么了,惹事了?”
“恩,打架了。”我低着头小声说。
他上下打量着我,看我有没有受伤,一脸担心的表情,“你没事吧。”
“恩,没事。”感觉他松了一口气。他没再说什么,向我们老师办公室走去,我疑惑着我又没说,他怎么知道去哪。
他敲了敲门,开门进去,我跟在后面,正想跟老师说这是我家长,就看到老师一脸惊喜的表情,“宇轩,你怎么来了。”
我愣住了,慕宇轩回答道:“孙老师好。”指了指我,“这是我表妹。”
孙老师一副明白了的样子,“是这样啊,来,宇轩,过来坐,我得好好跟你谈谈你这表妹的事。”
他知道我的疑惑,小声跟我解释,“这是我高中母校,孙老师也是我班主任。”
原来这么巧啊。孙老师和慕宇轩坐在沙发上,我站在一边。孙老师开口,“今天找家长呢,是因为打架,你这妹妹可厉害,还是个起头的。”慕宇轩听了,瞪了我一眼。
孙老师继续说道:“雪瑈这孩子我挺喜欢的,头脑聪明,成绩一直很不错,各方面表现都很好。但是最近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就变了,各科老师都纷纷跟我反应,她上课也不听了,作业也不好好做了,还有这成绩。”说着拿起桌上的成绩单递给慕宇轩,“宇轩你看一看,原来可是年级的前20名,可是这回期中考试,都掉到100名外了,这眼看着就要高三了,这种状态可不行啊。还有啊,我这今天才发现个问题。”只见孙老师拿起另一张成绩单,“这个是上次考试的成绩单,宇轩你也知道我有个习惯,会把所有学生每次考试的成绩单都整理在一起,期末的时候给学生发下去,好让大家做个对比。我今天正好整理成绩单,这不,让我发现了,这次的家长签字跟原来的字迹不一样啊,我这当老师有快二十年了,模仿的再像,这一比较我也看的出来啊。”
孙老师说完这些,我明显看的慕宇轩眼里的火气,他猛地看向我,“乔雪瑈,说说吧,这是你自己签的吧。”
这是他第一次喊我的名字,到了这份上瞒也瞒不住,“是。”心里想着就是我签的那又怎么样。
他冷冷地说:“你倒是承认的干脆。”
我扭头小声嘀咕着:“我说不是我签的你信吗?”
他没理会我说什么,转头抱歉地看着孙老师,“孙老师,真是抱歉,让您费心了。”
孙老师带着慈祥的笑脸,“这没什么,我是希望这孩子好。还有今天打架这事,我已经了解清楚情况,起因不是我们班的学生,但是带头打起来的却是雪瑈,学校方面是想给带头的人处分的,可是这记入档案对孩子将来很不好。宇轩你是我教过最让我自豪的学生,这里也没别人,老师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你呢,最好找人把这事压下去,别给处分,写写检讨什么的就算了。”
慕宇轩点点头,“孙老师,这事我知道该怎么办了,真是谢谢您了。雪瑈我一定会带回去好好管管的,我先带她回去了,就不打扰您了。”
“好。”
慕宇轩看了我一眼,“走,回家!”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10:22:00 +0800 CST  

上了他的车,一路上无语,车内充满着低气压。到了家,妈妈和慕天禹都不在,我飞快地溜进房里,或许是心虚吧,虽然不觉得他会把我怎么样,可是想想他那冷冷的表情,就有些莫名的害怕。
没一会儿,他推开我房门进来,坐在床边,把我拉过去站在他面前,脸色冷的吓人,“我想我有必要跟你好好聊聊,先说说打架的事,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打起架来很勇猛啊。我不管原因是什么,你一个女生,像混混一样,带头去打架,像什么样子啊!再说说成绩,都考成那样了,可想而知你最近的学习状态有多差!竟然还敢还自己冒充家长签字!刚刚我问了陈婶,你这半个月还真能作啊,对你妈妈那是什么态度,还学会喝酒了,最厉害的是还喝到烂醉,你就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错了是吗?”他越说越大声,我没回答他。他呵斥着:“问你话呢!哑巴了啊。”
瞬间一股委屈涌上心头,我大喊着“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又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有什么资格管我!”
“资格吗?就凭我是你哥!”他抓住我胳膊,抬高语调。
我一挥手甩开他,“去你个哥哥,你跟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他彻底被我激怒了,一把抓住我,竟把我按在他腿上,瞬间头朝下,感觉气血倒流,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巴掌就下来了,我被打的一瞬间愣住了,立马反应过来,在他腿上挣扎着,胡乱踢着腿,用手拍他,嘴里喊着,“你个混蛋!放开我!你凭什么打我,慕宇轩,我讨厌你,你个大混蛋!”
他不为所动,死死按住我,巴掌快、狠、准不断落下,薄薄的睡裤完全抵挡不住他的铁沙掌。后面越来越疼,我更委屈了,眼泪喷涌而出,一直用手抹着眼泪。他完全不管我哭的多惨烈,挥着巴掌狠狠砸向我的屁股,屋里只有我的哭声,伴随着不停的啪啪声。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他终于停下了,放开了我,身体不受控制地滑落到地上,我坐在地上,抱着腿,继续大哭起来,呜咽着:“你只知道我犯了错,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的,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每一天,面对这陌生的房间,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晚上,躺在床上,我根本睡不着,所以我喝酒,喝到醉,因为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说完,他突然把我搂在怀里,帮我擦着眼泪,这动作让我有些不自在,但是我竟没有抗拒,他的声音变的出奇的温柔,“我都知道的,别哭了,这些日子你每天都很难过,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又是怎么过的。她每天晚上不让陈婶做饭,亲自下厨给你做你爱吃的,她每顿饭都准备好你的碗筷,希望你能下楼跟她一起吃。她每天无数次在你门口徘徊,想跟你说上哪怕几句话。她每天以泪洗面,每晚都睡不好,常常半夜坐在你门口。这些你都了解过吗?你哪怕问陈婶一句,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但是,你蒙上自己的眼睛,堵住自己的耳朵,封闭了自己的心。”
我有些震惊,可是心中仍旧怨恨,“可是,是她背叛了我爸爸,这是她应得的。”
慕宇轩轻轻摸摸我的头,“丫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有的时候,人一心认定的事实并不一定就是真的。说起来,我跟你的立场是差不多的,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完全接受你,接受你妈妈吗?”
我停止了哭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他温柔地笑了笑,“跟你讲讲我爸和你妈相识的故事吧。那天,我爸看到路边倒下一个女人,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病人本身有轻微高血压,这次可能是情绪上的异常引起血压急剧上升,现在已经没事了,那个女人就是你妈妈。当时医药费是我爸爸拿的,你妈妈因为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所以非要我爸留下电话,要还给我爸,我爸拗不过,就留了电话。过了几天,我爸都把这事忘了,这时候接到你妈妈的电话,你妈硬是要把钱还上,两人吃了个饭,聊天时就说到那天晕倒的原因。其实是你爸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他把家里的钱都拿走给那女人,被你妈妈发现,你爸就提出了离婚,你妈受不了打击才会昏倒。”
说到这,我震惊地张大嘴,说不出话来。他继续说道:“你妈妈真的很爱你,她为了你隐忍了很多。当时你妈妈同意离婚,条件是你的抚养权要归她,另外,要向你隐瞒两年,到你高中毕业。你不知道,她那段时间过的很辛苦,你们家本就不富裕,你爸又把钱给了别人,为了你的生活,她下了班还出去打工,每天很艰辛,还要面对背叛这个家的人。我爸对你妈妈,起初是出于同情,渐渐的产生感情。这其中的过程我就不了解了。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讲讲我家的情况。我妈妈在我15岁的时候去世了,妈妈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我爸爸再找个女人,可以陪着爸爸,可以照顾我。这么多年,爸爸都没有再找,直到遇到你妈妈。”
这是慕宇轩第一次提到他妈妈,我看的出来他眼中的怀念和悲伤。他继续说:“你妈妈一直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是因为她不想你恨你爸爸,不想你知道你有个这样的爸爸。而她是可以和你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她觉得即使你误会着她,她也可以努力在你身边给你更多的爱,让你原谅她。可是你爸不在你身边了,你可能这辈子都会恨他。你妈妈真的是个温婉的好女人,只是你爸爸不懂得珍惜。现在你能明白我当初跟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吧。”
我点点头,静静的坐着,消化着他说的这一切。他并肩坐在我旁边,默默陪着我,这样坐了许久,我看着他,轻声说:“慕宇轩,谢谢你。”
他温柔地笑着,“傻丫头,跟我还客气啊。”
我看着他,试探着问,“慕宇轩,我可以叫你哥吗?”其实我的心里是知道他的答案的,可是我还是想听他亲口回答。
他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当然,你是我妹妹啊。”
我笑着回忆起来,“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想要个哥哥,我记得我还跟我妈说过,让她给我生个哥哥。妈妈说哥哥可生不出来了,我想要的话只能是弟弟妹妹了。我很坚定地说,那不要了,我只要哥哥,因为哥哥会宠我。”
他听完,一脸宠溺的表情,“以后哥会宠你。”我的心头顿时涌上一股温暖,很多年后,这一刻仍然记忆犹新。
晚上,妈妈和慕天禹回来了,妈妈做好了饭,我主动跟哥哥一起下楼,坐在他们对面,看着他们震惊又欢喜的表情,我拿起筷子,给妈妈和慕天禹夹了块肉放在他们碗里,“妈,叔叔,吃菜。”
我没有提过去的事,我想那并不是妈妈乐于听到的。妈妈和慕天禹高兴地吃下我夹的菜,我分明看到妈妈眼里含着泪,我知道那不再是伤心的眼泪。
慕宇轩哀怨道,“哎,都不知道给我这功臣夹菜。”
我坏笑地夹了块青椒,直接塞到他嘴里。他嚷嚷着:“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给爸和阿姨夹的就是肉,给我的就是青椒!”
我好笑地调侃他:“哎呀,有的吃就不错了,还嫌。”心里想着谁让你刚才打我的。
慕宇轩瞪着我,妈妈和慕天禹都笑了。这顿饭溢出满满的幸福。我想,从这一刻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10:24:00 +0800 CST  
忘了打本章完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10:25:00 +0800 CST  
默默,自己顶一下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11:26:00 +0800 CST  
今天更了很多的说,怎么没几个人冒泡捏~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14:18:00 +0800 CST  
刚刚写文了最喜欢的一章,占一层庆祝一下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23:26:00 +0800 CST  
明天继续更新,明天有戒尺拍拍,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3 23:27:00 +0800 CST  
大家早~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4 08:32:00 +0800 CST  
大家想今天几点更文呢

楼主 樱若添翎  发布于 2015-01-24 08:50:00 +0800 CST  

楼主:樱若添翎

字数:213550

发表时间:2015-01-23 04: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1-18 08:30:52 +0800 CST

评论数:786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