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悠悠子祺(m/m)

一楼喂百度大叔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4 23:24:00 +0800 CST  
首先,,我是新人,,第一次写文

关于文名,,
某天,
想到,,
很经典的诗经,,,
然后,,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再然后,想要写一个像诗经一样清澈的少年
再然后
就有了不伦不类的【悠悠子祺】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4 23:25:00 +0800 CST  
非文案。。

存在是一种需要被人不断证实的虚妄,在这令人绝望的虚妄中,痛感代替一切感受,鲜明地提醒自我存在

当我们回归幽海深处,墨蓝沉静中,我仍是鲛人,可以为你落泪成珠
爱,是沧海遗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但若没有如果
我们是否逃得开命运的安排?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4 23:39:00 +0800 CST  
sofa~~
今天晚了~~就不发正文了~~~改天发好了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4 23:52:00 +0800 CST  
chapter 1

阳光暖暖地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都陇上一层暖雾。断断续续的琴声略带一丝青涩,却也婉转悠扬,融融的春日阳光中,一切如此静谧而美好。
当然,如果没有那个出现得有些突兀男子的话。
“这是《夜曲》的第三章吧。”
不知什么时候,门口出现勒一个春日阳光般温润的男子,随意地站在那儿,便是一道风景。
钢琴前的少年不知为何,身子略微一抖。然后,应景的声音出现了:
“说吧,有几个月没练琴了?”依然温和的声音,却不知为何有一丝凌厉溢出。
少年神探一口气,停下琴键上跳跃的双手,猛地站起来,慢慢地挪到门口,缓缓抬头。
那是一个单薄的少年,面部干净的线条正渐渐地开始棱角分明。略带些青涩模糊地线条里,正是15岁的年华,清新得如同嫩芽一般的清澈如水的瞳孔,点缀在具备了一切可以被鉴定为清秀帅气的面庞之上。
少年望着半倚在门旁的男子,半晌,弯下腰去,45°,行礼。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的华美自然。抬起头来,轻声叫道“父亲。”
古老而优雅的礼仪,与房间内简洁而又不失华丽的装饰相得益彰。


首先声明
本文非父子
本文狠慢热
本文作者很懒
本文应该是不会坑的。。。我是说,,应该
所以,,入坑慎重

先发一点~~接着努力~~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5 21:29:00 +0800 CST  
chapter 1.2

“恩。”男子轻轻颚首:“那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吧,亲爱的男孩。”
原来是父子,倒是一样的温润如玉,不过少年身上似乎少了一分不怒自威,多了几分棱角。
少年似乎是有些泄气,随后,干净的声线响起:“是,两个月零四天。”
寂静。。。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的少年抬头“父亲?”
“不错,两个多月没有练琴还可以弹出《海妖》,天赋不错。”带有些戏谑的声音。
“恩,,对不起,我错了。”干净利落的道歉,少年完美的仪表后,是悄悄绞起的十指,有些颤抖的声音泄露勒他的些许不安。
男子依旧不动神色的审视着面前的少年,他的小动作被尽收眼底,心下不由感叹道,15岁的少年,心性却依旧是个孩子,但在这种家族中,确实最容不得这种所谓的天真呢!
察觉到父亲审视的目光,少年越发的拘谨了。看到原本洒脱随性的少年如此不安。男子也不禁莞尔,看来这男孩是有些怕自己了,随后又想起自己对男孩严厉到近乎苛刻的地步,也就释然了。拍拍男孩的肩,踱步到窗前,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别紧张,男孩,这两个月的懈怠,不过就是完成精英教育的奖励...”男孩绷紧的身子终于放松下来:“至于以后——你18岁以前,就自己安排吧,18岁以后,你该知道自己的使命。”
这是自己可以给予男孩最大的空间了吧,就让他尽情的享受最后的自由吧。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5 21:53:00 +0800 CST  
内个,,上面写到的《夜曲》的第三章,具体的名字就是《海妖》


鲛人珠嘛~~~
喜欢这个传说(...是传说吧?)喜欢这种唯美的感觉

海上钢琴师~~~
个人觉得最有feel的文艺片,,没有之一。有把里面那个人和钢琴跳圆舞曲一样在船上旋转的一幕写下来的想法。当初好像要起这个名字,,可惜让别人抢先了。。。

哲学~~~
我是高一的理科生。。。对于哲学基本没什么了解,,估计是写不出来的。。。9楼的那位,,,你误会了。。。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5 22:03:00 +0800 CST  
很感谢支持文文的人,,动力阿~~

但是,,
额,,
内个,,,我第一次写文,,,说不定会写的很...意识流(想哪写哪)所以,,要构思..
而且,,更新会很慢的,,,真的很慢,,,我至今还不会五笔。。。
再然后。。我是高一的学生,,学业很重要,,,这关系到我爸妈会不会断我的粮(...)
综上所述
更新真的会很慢啊aaaaaa(泪~~)

各位大人如果收不了我的龟速,,,只好说对不起勒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5 22:30:00 +0800 CST  
“百里祺,15岁,百里家族四十三世第一顺位继承人,我说的对么?”
少年淡然回首,看着眼前打自己两岁的学长,仿佛第一次见到这位网球社社长丝的,细细打量,确认他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之后,点头示意。并没有太过惊奇,百里家族这样的商业巨鳄,有人可以查到自己的身份并不是什么怪事。当然,若是认为百里家族只是暴发户一样的家族,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因为不可否认的是没有哪个家族可以屹立近三百年不倒而没有任何政治基础。何况,沉淀了这么多年的无论是财富还是盘根错节的势力网,都是难以想象的强大。
少年看到他衣服上若隐若现的Hermes的logo,微微皱了下眉头。虽然自己是出自一个难以用“富有”二子就形容完全的家族,但终究是不喜欢这样耀眼的富家子弟。但他生了一副比女孩子还要美的脸,却又是如此的干净,混合着美极若妖和干净出尘的其他气质,让子祺怎样也讨厌不起来。难道自己也喜欢以貌取人?忽然而来的想法让子祺自己都觉得奇怪,很快就将它抛诸脑后。
“你是真心喜欢网球的吧,那么,过来跟我打一场。”没有对刚才突兀的开场白作出任何解释,少年拿起球拍说道。
“恩?”疑惑。突然发现对方来意的子祺点点头:“恩。”
“红土?”
“随意。”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6 19:13:00 +0800 CST  
内个。。虫。。。
第二行,,“网球社社长”后面应该是“丝的”
第七行,,“气质”前面的应该是“奇特”

关于最后的那个“红土”,,稍微解释一下
其实就是沙土地球场,因为那个沙土是红色的,,所以一般简称红土。。囧ing
法网用的场地就是红土~~内个需要的维护费很高,但对球员的身体伤害较小,而且需要较高的技术和底线的控球能力,最重要的是要很强大的耐力,后面的情节会用到。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6 19:31:00 +0800 CST  

一个月前,就在父亲让自己自由选择三年的去从时,子祺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S中并不为了体验校园生活,只是为了那个高中被神化了的网球社,也许子祺可以找到最专业的私人教练,但那样,这三年又有什么实质上的改变呢?自己想要的是自由的空气不是么?再说,他从未想过去体验什么所谓的普通人的生活,那毫无意义。他有自己注定想要承担的使命,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放弃童年和自由,接受那样残酷的教育,所以他有权拥有奢侈的生活,为什么要放弃呢?等价交换不是么?而他唯一想要守护的,只是永远忠于自己的网球罢了。
就这样进入了S中,然后动用关系直接进入门槛颇高的网球社,记住了那个而已用漂亮形容的社长的名字——洛桑,和第一天见面时他耐人寻味的眼神。

———————————我是回忆结束然后比赛开始的分割线————————————

不知道哪里来的裁判:“一盘定胜负,比赛开始”不知道哪里来的裁判
啪~
“Fifteen love” 15-0
啪~
“Tirty love”30-0
啪~
“Forty love“40-0
啪~
“Game Luosang”(第一局)洛桑领先
......
啪~
“Game over”这是洛桑的声音。

太阳已经完全没入地平线以下,黄昏的场地人烟稀少。一句比赛结束后,没有任何安慰或是嘲讽,洛桑径直走了,留下狼狈不堪的子祺在场边喘息。
要知道这是红土场,最需要的并不是技术,而是耐力。明显是有利于新手的,然而,却败得那样彻底。
毫不留情的打击,以绝对的力量宣告谁才是网球场上的王者。子祺想起了第一次和武术教练对练的时候,压倒性的力量,毫无反抗的余地,让人感到绝望的差距。自己,果然是除了梦想和执念之外,一无所有麽?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6 21:21:00 +0800 CST  
额。。内个,,,好多虫,,不过,,各位应该都看得懂吧。。。
我觉得以后发文之前,,自己还是先读一次好了。。。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6 21:30:00 +0800 CST  
表霸王阿~~~~~~~~~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7 14:31:00 +0800 CST  
海..海子??还君???
内个,,,内个,,,,人家在怎么样,,,还是看得出,,,是女女吧??
叫得我的心都碎了...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8 00:56:00 +0800 CST  
呜哇哇...我的楼,,,,
哭ing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8 22:23:00 +0800 CST  
小跑来更文,,,
海子君。。。这名不吉利。。。难怪我的楼水了。。。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9 21:36:00 +0800 CST  
“哥,听说你今天教训了百里家的大少爷呢~”清亮的声音,一个穿着洛丽塔的可爱女孩挂在洛桑身上。
嘴角挂着宠溺的笑,眼里的温柔满的都快溢出水来,现在的洛桑哪里还有半分高深莫测的样子,拍拍女孩的头:“居然敢探听我的行踪,胆子不小么。”
“哪有,小格哪敢探听哥哥的行踪。再说,若是哥哥不想要人知道的事,又有谁探听得到?......”
洛桑走上楼,留下被转移了话题还不知道的小洛格在楼下碎碎念。

书房。
一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文件被递上:“少爷,这是您要的资料。”顺手接下,草草翻阅过后,自言自语般的呢喃:“我们果然是一类人呢。”


次日。
暮色四合。
洛桑走出换衣间,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身运动装的子祺。
“请你教我打网球。”是恳请?如果能少一分居高临下也许有点像。果然是生活在百里这种家族,再怎样出淤泥而不染也无可避免的会有这种说话方式。
洛桑似乎不以为意,挑眉:“我是网球社的部长,自然是会教你的。”
子祺凝视着洛桑的眼睛:“你知道的,我想要你教我,以你为目标。”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有笑意,可总感觉没有笑到眼底。
洛桑轻笑,:“你似乎认为我很厉害,但记住,这个网球社的传奇并不是我缔造的,虽然如今的你,以我为目标也未尝不可。但你确定要接受我的训练?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但那一定是最快的不是么?”子祺反问。
洛桑深深地看着子祺,半晌,确认他是认真的,视线淡淡飘过他:“那么我们先算一下今天的账,无故旷社团活动,一般是绕场10圈。你,翻倍。”让我看看,你可以坚持到哪一步吧。
没有任何异议,转身小跑到操场,开始了他的惩罚。耐力这种东西,自己一向是不缺的。
20圈。标准的400米操场。你认为这样就可以难倒我麽?子祺没有看到洛桑说到训练的时候眼里的哪一丝狡黠。
40分钟过后,洛桑看着眼前这个湿透了的人儿,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身体的线条,那样的挺拔,却又是那样单薄。按下秒表,耐力不错的样子,但是,明显是没有尽全力啊。
“我希望下一次,你可以尽全力。在我面前,你是不需要隐藏实力的。”洛桑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子祺,将他打量的通透,那种仿佛被解剖了的感觉让子祺习惯性的将手插进口袋。
瞬间。只是一瞬间。若是一定要说明的话,就是子祺准备将手抽出来的时候,洛桑的手已经握住了他的手。
震惊。子祺瞬间放大的瞳孔显示了他的震惊。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9 21:36:00 +0800 CST  
我总觉得在叫我什么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发言权。。。就算发言了,,,也是被忽略的命。。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09 23:16:00 +0800 CST  
【此去经年 两个少年 一个惊艳了时光 一个温柔了岁月】

想要把这句话丢进去,,不知道被庚澈迷看到了以后会不会被拍砖,,,
不管辣,,一定要丢进去,,太爱这句话勒,,(抱着安全帽潜逃ing)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14 01:58:00 +0800 CST  
回复:63楼
我手写了很多,,,发图片不知道大大们看得懂不?

楼主 海の钢琴师  发布于 2010-06-16 18:24:00 +0800 CST  

楼主:海の钢琴师

字数:10895

发表时间:2010-06-05 07: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8 22:49:49 +0800 CST

评论数:10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