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翻译】来自MMSA的一些小故事

【潇湘溪苑】【翻译】来自MMSA的一些小故事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3:03:00 +0800 CST  
其实楼主最爱是古风父子,这几天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萌上了翻译文。 坐等投喂发现欲求不满,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顺便给大家换换口味。(话说,这口味还真挺不一样。。。)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3:10:00 +0800 CST  
爪机发帖格式神马的真纠结,先去研究研究。下午放文。 第一篇:我错了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3:12:00 +0800 CST  
那个。。。我打的字呢。。。怎么不见了。。。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5:41:00 +0800 CST  
5楼丢了。。。我重新发。。。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5:42:00 +0800 CST  
“爸爸好。”瑞克走进厨房准备吃早餐。 “你好,儿子。”爸爸回答道。 瑞克和他爸爸总是很亲近。他妈妈跟人跑了,家里只有他和爸爸。爸爸是一位热情的游泳健将,有着褐色的头发和明亮的眼睛。事实上,瑞克很粘爸爸。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5:49:00 +0800 CST  
那天早上,爸爸看起来好像在为什么事恼火。 “怎么了,爸爸?”瑞克问道。 “我收到一封信,信上说你的成绩单上有4个F和3个D。”爸爸的声音带着怒气。 “对不起,爸爸,我之前有点忙。我会提高成绩的,我保证。”瑞克开始害怕了。 “很好,记住你的承诺。不过现在,你要挨打屁股了。你可真该打!”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5:57:00 +0800 CST  
什么?您疯了吗?” “当然没疯。你将被按照老派规矩狠狠打一顿屁股,打很长时间。现在脱掉你的短裤,立刻!” “我。。。我。。。我错了。。。” 在意识到责打已经开始了之前,瑞克就被扒了平角裤(打从起床他就只穿了这个)按趴在爸爸膝头挨巴掌。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6:05:00 +0800 CST  
啪啪啪啪,一连串重重的拍打。 “喔。。。别。。。爸爸。。。爸。。。” “哭也没用,这是你应得的教训。等我打完,你会痛上一个星期。” 啪啪啪啪,毫不留情的责打仍在继续。 这一刻,瑞克感觉屁股在着火,他像个婴儿一样哭喊着。但是他逃不开爸爸气头上的痛打。 这顿狠揍简直无止无休。 爸爸在甩了30分钟的巴掌之后停下手,瑞克光着屁股伏在爸爸膝上失控地大哭。 爸爸让他上楼准备上学,“不然,你的屁股会更惨,并且要尝尝发刷的滋味。”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6:20:00 +0800 CST  
瑞克跑上楼去,迅速穿好衣服,然后下来搭乘公交车上学。 这一天真可怕,坐在硬椅子上他屁股疼得差点当众哭出来。 放学后,他一到家就跑到楼上自己的房间,褪下短裤和内裤检查自己被爸爸的巴掌打得布满淤伤的屁股。他不敢相信,爸爸只是用手就打成这样。他看着自己的屁股,慢慢揉着。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7:14:00 +0800 CST  
几分钟后,他去拿了条毛巾。 这时听到一声怒吼,“还没完呢,瑞克。” 瑞克往房间里走的时候腿一直在颤抖。 “还没完呢。”爸爸怒气冲冲地重复。 “对不起,爸爸。我只是屁股太疼了,所以想看看。我真的真的知道错了,爸爸。” “你得再挨一顿屁股。” 在瑞克反应过来之前,他再一次回到爸爸膝上被打屁股,而且打得更狠。 “你真该感到羞耻。”爸爸还是没有消气。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知道错了,爸爸。” 在瑞克说这句话的时候,爸爸抽出他裤子上的皮带,猛地把他的短裤连同内裤拉到膝盖以下。 爸爸把皮带从中间对折,赏了瑞克100下鞭打。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7:28:00 +0800 CST  
噼啪,噼啪,噼啪。 这一次,瑞克一直哭个不停。 “混蛋”,屁股实在太疼了,他喊出一句不经大脑的话。 “你跟我说什么?”爸爸勃然大怒。 “我错了,爸爸,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无心的。” 爸爸把瑞克拖到卫生间用肥皂清洗嘴巴。肥皂的味道糟透了,瑞克想吐,但是他不敢。 “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好吧,一切错误都被原谅了。相信你的嘴巴和屁股的感受能让你长几天记性。现在上床去吧,你知道规矩。” 瑞克跟爸爸道了晚安,爸爸爱怜地轻抚了抚瑞克疼痛不堪的屁股。 瑞克很高兴,他知道,爸爸打他屁股是因为太爱他了。 他带着微笑睡着了。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17:39:00 +0800 CST  
第二篇:安德鲁•盖尔——欠揍的坏小子 一、 这些故事都是我成年前的经历。 我1986年9月17日出生在我们市当地的一家儿童医院。我完整的教名是安德鲁•李•弗雷泽•彼得•盖尔。尽管我写在最前面的名字是安德鲁,但是我爸爸妈妈通常叫我写在第二位的名字李。除非我在家犯了错误,就会被称呼全名。我的祖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都叫我安德鲁。 在学校大家也叫我李,但是我被送到校长或者副校长那里的时候我又会被称呼全名。 在报摊那里我被叫做亚伦,因为有好几个叫李的男孩儿在给报摊老板普林格尔先生打工。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22:24:00 +0800 CST  
那时候我九岁多快十岁了。 我有着淡褐色的眼睛和浅棕色的头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在家生活,还有个哥哥叫菲利普。 我有一个形状美好的臀部,对打我屁股的人来说很理想。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所有打过我屁股的人都评论道痛打这样一个屁股很令人兴奋,我听够了这种话。 我父亲的价值观很传统,坚信对小孩子批评教育或者重重地打几顿屁股就能解决问题。 在爸爸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时候,爷爷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爸爸在惩罚儿子们的时候通常会用巴掌和拖鞋,还有妈妈的发刷、木勺和木铲。在我们说脏话的时候也会用肥皂清洗我们的嘴巴。如果我们在大街上淘气,屁股要挨的掴打会格外结实。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22:55:00 +0800 CST  
在爷爷奶奶那,屁股挨的都是巴掌。 在作业得叉的时候叔叔也会惩罚我们。这种时候并不多。 我在市里只招男生的初中读书。校长很严厉,经常用藤条鞭打学生,大都因为一些愚蠢的原因。他也会用拖鞋,现在换成了小板子。 我从小学起最要好的朋友和我一起在这所初中。在那我还交了个新朋友。 除了校长会在我们淘气的时候用巴掌和拖鞋打屁股之外,其他能够施加体罚的教职员工还有副校长、年级主任、班主任和任课老师。 学校制服必须穿戴整齐,牛仔裤和运动鞋都不准穿。穿了的男生要挨藤条,而且当天就会被送回家去。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1 23:32:00 +0800 CST  
下面我要讲的是我在花园里胡闹被打屁股的故事。 妈妈对我说:“安德鲁,你放学后能做个好孩子照看照看浇灌花园的水管吗?” “没问题,妈妈。” “真乖,宝贝。” 我对妈妈说:“放学后让托马斯来找我玩吧。” 妈妈说:“不行,李,作为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他的言谈太粗鄙了。我可不希望你跟他学坏。” “他已经改了,妈妈,让他来吧。不然,我就不去浇花。” “你在威胁我,这可是个大错误。我不会改主意的。我看你是屁股痒痒了,想要松松皮。” “对不起,妈咪,我无心的。” “道歉无效,小子。我会让你看看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2 14:38:00 +0800 CST  
这时,我哥哥菲利普下楼来了。 他说:“您太温柔了,妈妈。还是让我来替您打亚伦的屁股吧,他还没被哥哥打过屁股呢。” 妈妈说:“好吧,那你来。” 然后菲利普转向我:“趴到躺椅上去,几分钟就好了。这么没脸地被打屁股都是你自找的。” 我照做了,可是不服气。“你要是打我屁股,我就像上次一样跟爸爸告状。” “太晚了,安德鲁•弗雷泽•彼得,快别吓唬人了。我要把你坐下时屁股挨着椅子的地方都打遍。你这个年纪就该打屁股。” 我的裤子被扒了下来。哥哥先在我臀峰上打了十巴掌又在臀腿交接处打了更重的十下。 菲利普转过身,“好了,都结束了。穿上裤子吧。” 我跪着爬起来,穿裤子。 挨完屁股的我哭着跟妈妈说对不起。 “但愿如此,我的小安德鲁,让我看看你的屁股。”妈妈说。“菲利普,你真是给了他一顿好打。”又对我说:“你现在可以走了,安德鲁。” 我再一次跟妈妈道歉,然后赶紧溜了。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2 15:11:00 +0800 CST  
二、下面这个故事发生在我正式上初中的第一天,从我的卧室开始。 妈妈站在楼下喊我,“李,该起床了,今天是忙碌的一天。” “马上起,妈妈,别催了。”但是我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妈妈继续喊:“如果我上楼之后你还不起来,我就揍你。” ”就来,妈妈。您又唠叨,求求您歇歇吧。”我从被子里钻出来,倒在床头又睡着了。 “我都上来了,你还没起。臭小子,看我不揍你。” ”妈咪,您多爱我呀,怎么舍得打我屁股呢。” “哼,别说好听的了。” 这时爸爸过来了,听见我和妈妈的对话。他让妈妈先去看看我的哥哥菲利普。 爸爸走进我的房间,坐在床边,把我拖到膝上,重重地打了16下屁股。然后说:“这顿打还差得远。”接着又给了我15巴掌。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2 23:04:00 +0800 CST  
“下来,儿子,现在你该尝尝你妈妈的木勺了。” 我一下来立刻哭道:“别,爸爸,别用木勺,换一样吧。那东西比其他工具都厉害,打屁股太疼了。” 爸爸没有理会,让我穿上校服下楼去。“到餐桌那边去,弯腰,屁股撅起来。” 我只得照做,打在屁股上的15下可真重。 “现在把裤子脱了,只留内裤。”爸爸命令道。 我试图争辩,“求求您了,爸爸,我今天挨的打够多了。”爸爸不为所动。 我知道讨饶无望,只好脱掉裤子重新撅好。接下来打在我小屁股上的15下更疼了。 然后爸爸说:“结束了,李,好好表现,放学后你妈妈会去接你。”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2 23:15:00 +0800 CST  
我去上学了,在教室里惹恼了班主任。 “刚刚是谁在学农场里牲口的声音?”老师问道。 没人回答。 “是谁?”老师又问了一遍。 问到第三遍的时候,我举手承认了。 丹特先生让我到讲台上去,问我名字。 我答道:“安德鲁•彼得•盖尔。” “把左手伸出来。” 我伸出手,丹特先生拿出一把尺子在我左手上打了两下。 “好了,回座位吧。” 我一边朝手上吹气,一边回到座位。 然后学生们都**到一起,我又闯祸了。 副校长指挥道:“全体起立,迎接校长。” 我跟朋友说:“看,他们穿的黑色的和尚服多滑稽!” 突然,我感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凯德姆先生在我耳边说:“开会期间不准说话。” 校长宣读了通知,然后会议结束了。

楼主 碧桃栽和露  发布于 2013-02-22 23:40:00 +0800 CST  

楼主:碧桃栽和露

字数:14602

发表时间:2013-02-21 21: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1-06 04:01:26 +0800 CST

评论数:18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