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月夫妇 》 新月曲如眉……从佛爷探墓归来写起

十年没写文了,手笔生疏,大家轻拍。


昨天两集看完后,气炸心肝肺,没糖不说,铜矿才区区两分钟,一口老血喷出……


没糖自己造,主角启月夫妇,其余一笔带过,不间断更新


昨晚一宿没睡,大概故事情节已打好腹稿。


追求极度还原启月日常,不污,绝对不污,点到为止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11:27:00 +0800 CST  
是夜,华灯初上……
张启山落座,扫了一眼餐桌,桌上摆了十几道,错落有致,均是美味佳肴。
他看着管家道:菜色这么丰富,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去叫尹小姐下来吧。”
管家微微一笑:这都是夫人吩咐做的。
张启山又看了一眼菜色,讶异道:怎么没有面条?
管家刚要解释,只见后面有人微微咳嗽一声,正是尹新月,端着盘子从门外缓缓走来。
伊新月笑道:我就知道你少了这一碗,饭也吃不下……
她把盘子上的面条,轻轻往他面前一摆:香菇鸡丝面……你的最爱。
张启山一愣,看着碗里细细的面条,鸡肉混着香菇浓香四溢,有模有样。
张启山诧异道:这是……你做的?
伊新月瞪了他一眼:怎么了,我在厨房忙了半天,一碗面条还做不出来吗?
张启山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鲜香浓郁,确实美味。
张启山:不错,不过,不太敢相信,你一个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还会下厨?
尹新月撅了撅嘴,缓缓道:原先是不会,我让小葵教我的。这几天你不在,我就每天晚上都做一碗面条,可惜你一直没回来,没人吃,我就倒给院子里的阿黄。”
“阿黄……”
“就是那只狼狗啊,每天都会汪汪汪大叫那只.”
张启山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小姐,它会咬人的……很凶”
“才不会,它现在可听话了,我每天烧这么好吃的面条给它。现在,它把我当主人……”
“好好好,我不跟你计较,我吃面条”
张启山真的饿了,在墓下呆了几天,有一顿没一顿,他拿起筷子来风卷残云。
尹新月噗嗤一笑:你还别说,你这吃相,跟阿黄也差不了多少……
咳咳咳……张启山一听这话噎住了,脸别到一边去,正好看到管家跟小葵捂着嘴巴偷笑,管家识相地赶紧拉着小葵退下。
“张启山,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阿黄的,我单独给它留了”尹新月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咳咳咳……”张启山又好气又好笑,像责骂她又出不了口,“你能不能别拿我跟一条狗比……”
尹新月冷笑一声,“张启山,你真会抬举你自己,你以为你能跟阿黄比啊……你不在的时候,阿黄还能陪我解解闷,我不开心,还是听我说说话,你呢?好不容易回来,又是天天忙公务,也就偶尔餐桌上碰到你……”
尹新月说着说着,声音越说越小,头也垂下来,一张粉白小脸埋在毛毛领里面,越发娇柔可怜……
张启山听了,心中一荡,想到她从北平来之后,一直没给她好脸色,油然升起内疚之情。
尹新月的纤纤玉手在黑色大理石餐桌上划啊划,张启山忍不住握住她的小手……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11:28:00 +0800 CST  
晚上再更,忙忙忙,忙死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11:28:00 +0800 CST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11:32:00 +0800 CST  
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等会继续,我要忙会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17:30:00 +0800 CST  
新月站在张启山房门外,终究没敢推开门进去,只呆呆听着
“老八,你想到办法了没有?这才三天,我已经这样失控,再过几天,岂不是走火入魔?”
张启山的嗓音,沙哑无力,仿佛说这几句,都已经拼尽了全身力气一样。
“佛爷,你也别着急,这个劫,太凶太急,是个死劫。”
齐铁嘴来回踱步,也是焦急万分,“问题就出在这个头发怪,在墓里,头发怪侵入你的身体,你虽然连皮带肉拔起,并用火烧净,但问题在于,毒已入体,并会慢慢渗透全身……”
张启山叹了口气:“我自命英雄不凡,却还是中招,极有可能是日本人的阴谋……却不知道,这个阴谋是否会祸害长沙百姓?”
“你们张家人的血,已经是天赋异禀,不可与常人同日而语。如果换成普通人碰到这个病毒,极有可能立即暴毙而亡……”
门外的尹新月听到这些,无异于晴天霹雳。她不由得深呼吸,拼命忍住眼泪。
“好你个张启山,竟然要瞒着我这些……”她狠狠地踹门进去,把齐铁嘴吓了一跳。
“尹新月,你什么时候能改掉偷听这个毛病?”张启山也是怒气冲冲,毫不相让。
新月双目欲裂,一步步走近他,”张启山,你一直把我当个孩子,好玩呢就逗我一下,不好玩,就把我推得远远的。我尹新月今天在这里告诉你,张启山,你是我尹新月认定的男人,这辈子都不会变,你若生,我便生,你若死,我绝不独活于这个世上……”
面前这个小小的女人,俏生生地立在边上,眼中的决绝不由让张启山大吃一惊,他终究还是把她拉下水,他一直以来极力想把她挡在这些危险面前,却终于还是有一天,让她立于危崖之上。
“不行,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他极力躲开她的眼睛。
“张启山,一直以来你太小瞧我了,难道女人就要一辈子躲在男人背后吗?你信不信,你张启山能做到的,我尹新月同样也能做到。”
她的这番话,将张启山,跟齐铁嘴都惊住了。
这个时候,只听没问咚咚咚三声,有人敲门。
“表姐,你在吗?……”
是莫测来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18:17:00 +0800 CST  
谢谢大家喜爱哈,我会继续努力的,好开心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19:58:00 +0800 CST  
努力,我再更一篇吧,等会要看正片了,我就不更了。


我要跟着剧情走……


还原一个气场全开霸气侧漏的尹新月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21:24:00 +0800 CST  

齐铁嘴搀扶着张启山,在二楼的楼梯口,他终究是不放心,新月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应对阴狠之极的陈皮。
齐铁嘴笑道:佛爷,你可以放心了,您这夫人,高啊……简直赛过诸葛。
佛爷淡淡一笑:我以前居然没发现,只把她当孩子看。如今看来,是我小瞧她了。
齐铁嘴:这也是极为凶险一招,万一陈皮不认账,不把这个锦帕当回事……
佛爷摆摆手:今天让你见识了,什么是攻心为上。要是打仗中用上这招,可兵不血刃而让敌方铩羽而归。
“不是有人瞧不起女人吗?这么快就变了?”新月端着早饭,拾级而上。
齐铁嘴尴尬地咳嗽了几声,赶紧扶着佛爷回房。
张启山无奈道,“新月,这些让下人做,就行,你不用事事亲力亲为。”
“不行”尹新月斩钉截铁,“你的衣食起居,一律有我照顾,别人,我不放心。”
“你这样会累坏……”两人四目相接,眼中似乎只容得下彼此。
齐铁嘴咳嗽一声,尴尬道:嫂子,我的早饭?
“在楼下餐桌,早就备好了”尹新月看都不看他。齐铁嘴赶紧识趣地退出房间。
“张启山,你还是不信任我……”新月用眼神拷问他。
他张了张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质疑,他叹气道:“从这件事以后,我完全信任你,百分百……”
“谢谢,我的夫君,终于不把我当一个傻瓜来看。”新月笑着将早餐端给他吃。
张启山忧心忡忡,“看来九门已经分崩离析了,我眼下这般,不知道如何去解。”
“你别想那么多,九门之事,我会帮你盯着,暂时出不来什么乱子。你全力养伤,好不好?”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21:48:00 +0800 CST  
谢谢大家支持,我要看完今天的剧情,再决定怎么写。


这两集看起来,又是陆建勋主角啊,我要吐血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09 22:11:00 +0800 CST  
坏消息一个个接踵而来,先是二月红被抓,后面佛爷又被罢免了长沙布防官一职,褫夺军权。
城里到处都是谣言,说二月红勾结日本人,而张大佛爷却要力保二爷,跟日本人也脱不了干系。
佛爷一日比一日嗜睡,而莫测也查不出任何结果,血液检测一切正常,没有中毒迹象。
“为什么会这样?被夺军权也就罢了,查不出病因,这病又该怎么治?”
新月给张启山擦去额头的薄汗,他好像在做梦,时而会呓语几句,却什么也听不清楚。
齐铁嘴来来去去踱步,扰得尹新月愈加烦躁。
“八爷,你倒是想想办法?”
“哎,我给佛爷卜卦,虽然这卦象凶险万分,但最后却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真的?你莫要欺瞒我,你说,要怎么样才能逢凶化吉?”
齐铁嘴咬咬牙,“依着卦象,这卦象之解在东北,我们需往东北走,佛爷定然有救……”
“东北?东北不是佛爷的老家吗?难道回老家就能治好佛爷?”新月定了定心神,没有像刚才那么急躁。
“夫人,不瞒你说,这东北张家是非常神秘的家族,我也只是听佛爷偶然提过,但他也没讲太多。好像张家每一个族长都叫张起灵,是有麒麟之血的人,才能成为族长,他们有移山填海,兴风作浪之能。我想,治佛爷的病,应该不在话下。”
“你怎么不早说,害佛爷白白浪费这几天时间?”新月不免责怪他,马上又吩咐张副官,“你赶紧去打点行装,我们即可动身。”
张副官着急道:夫人,不可啊……佛爷的半生心血都在长沙,这一走,可全完了。
“张副官,你糊涂,佛爷命在旦夕,只有我们全力保住佛爷,日后定能东山再起。你现在赶紧去请九爷,让九爷乔装一下,从后门进。眼下,张府外面,定然都是陆建勋的探子。”
“是……”张副官接令。
说话之间,床上之人,手动了一下,“新月……”
“夫君……”新月赶紧迎上去,抓住他的手。“夫君,你怎么样?”
“我,我没事……”张启山挣扎着起来,新月和八爷赶紧去扶他起来。
张启山无力道,“眼下危机四伏,哪里能轻易走脱?况且,我还有一班兄弟都在外面,我岂能一走了之?”
“你不要管那么多,临走之前,我会把方方面面都打点好。”
“连累你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06:59:00 +0800 CST  
“我们本是夫妻,谈什么连累?”新月抓过他的手,抚过自己的面庞。
没过多久,九爷就来了,新月赶紧给九爷上茶,九爷看着病重的佛爷,也是呆住了,他喃喃道,| “想不到几日未见,佛爷竟然病势沉重如此……”
“九爷,我们今天所谈之事,干系重大,佛爷与九爷,八爷都是至交,佛爷要去东北治病,但是佛爷不能就这样走了。”
九爷点点头,领会了。
新月转身看着张启山,“夫君,有一件事,我说了,你不要生气。你在密室内的宝贝,连同我爹从北平带来的几箱嫁妆,我都抵押给了长沙最大的几家钱庄,凑了一笔不菲的数目。”
“我们去东北,不需要那么多盘缠?”张启山诧异道。
“你听我说,眼下你在长沙的名声,全被陆建勋糟蹋得不成样子了,佛爷如果就这样走了,那就让小人得志。我听说,因为打仗,长沙城涌进来很多难民,都没吃没喝,非常可怜。这笔钱,就是张大佛爷倾尽最后的家财,为长沙百姓做的最后一件事。”
新月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手提箱,亲自交到九爷手中,“九爷可否拿着这笔钱,召集人马,在城内设几处粥铺馒头铺,免费发给灾民,再设几处药铺,免费为灾民诊治,以免有瘟疫泛滥。”
九爷一听,都呆住了,他轻轻叹息到,“想不到夫人如此大智大勇,老朽惭愧啊。定然不负夫人所托。”
“九爷别急。我们走后,说不定陆建勋联合陈皮,还要对付你。我张家眼下还有一百多民亲兵,这些亲兵,我要悉数交给九爷,一来可以保九爷在长沙的安全,二来,这也是佛爷最后的家底……”
新月说着,朝着九爷缓缓下跪。这一跪,惊呆众人。
“啊呀,夫人,解九如何当得起这一跪?”
九爷赶忙去扶,新月却纹丝未动,她望着九爷坚决到,“九爷,当的起。佛爷的病,能不能治好,在天命,在尹新月……但是佛爷一旦回到长沙,他还是不是佛爷,是不是老九门之首,就要全仰仗九爷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07:45:00 +0800 CST  
感觉佛爷已被架空,新月垂帘听政。


我喜欢这样的人设,剧中的新月还是偏弱。


她的机敏多智,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是怕强烈佛爷的风头吗?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08:22:00 +0800 CST  
佛爷的病,能不能治好,在天命,在尹新月……


我最喜欢的一句,自我感觉爆棚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08:29:00 +0800 CST  
幻境

新月掀起帘子,看到出了城门,才松了一口气,“副官,我们尽量避开大路,捡小道走,他们如果开车来追,小道上肯定走不了,我们走脱的胜算大些。”
副官点点头。
八爷拿出了地图,他依次指给新月看,“夫人,你看这条路,会经过苗寨,分别是黑桥寨,白桥寨。入夜之后,人马都要休息,这苗寨,我们是绕不过去的。”
“有风险吗?”
“苗寨相对安全,毕竟苗寨与我们汉人风俗迥异,也不会认出我们来。”
新月点点头。
张启山,又在喃喃呓语,一会儿喊着爹娘,一会喊着新月……
新月打开盒子,拿出了一颗药丸,塞进去他的嘴去,“为什么他一直在做梦,到底是怎么了?梦也该有醒的时候?难道这个世上还有一种专门让人做梦的毒吗?”
齐铁嘴也不由叹息,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啊呀,夫人,我差点忘了,这白桥寨的大吐司,是一名巫师,还是神医,我们不妨找她帮忙如何?”
新月点点头:“既然会经过白桥寨,不妨一试,这病来的奇特,兴许这旁门左道的,反而能成事。”
新月看看了车内,她穿了一件墨绿便服,倒显得愈发像是一名夫人,她懊恼道|“可惜,我们走的冲忙,只带了一些盘缠,去见这大吐司,总该背一份厚礼才是。”
“兴许这大吐司也不是贪财之人,夫人,我们诚心求医,定能感动上苍啊。”
她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09:08:00 +0800 CST  
所谓苗寨,其实是一座石头城,呈九宫八卦布局,设计精巧。
寨门口,有两名穿着白色苗衣的荷刀士兵把手。
副官扶着夫人下车,新月看着两人,不由有点忐忑,“请二位兄弟转告,我想见你们大吐司,我们有要事。”
其中一名黑脸士兵,根本不为所动,“我们大吐司,身份尊贵,岂能接见随便什么人吗?”
“这……”新月也会猜到这个结果,他们如今不便说明身份,这该如何是好?
正犹豫间,只见门内匆匆走出一个老者,穿着服装上绣着苗寨特有的图腾,看起来应该是颇有身份之人。
“大吐司请的人到了吗?”
两名士兵立即毕恭毕敬,“护法,大吐司请的什么人?小的不知道。”
“是一个女的,面馆师傅,大吐司这几日胃口不好,她想起之前在长沙城里吃过一碗什么百味居的面条,回来之后,念念不忘,特意命人去请这个面馆师傅来。”
新月一听,这不是天赐良机吗,她赶紧接话到,“先生,我正是从长沙来的面馆师傅。”
“哦,”老者细细打量了她,“你这么年轻……看着不像啊……”
“先生,这年龄跟资历其实并不相悖,我们有祖传的秘方,只要能让大吐司吃的满意,又有什么关系?”
新月眼波流转,一时间把那老者看呆了。
“先生,我们风尘仆仆,赶了一天的路,您这么不请我们进去?”
老者缓过神来,赶紧让路,新月的马车缓缓驶进苗寨大门。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09:26:00 +0800 CST  
女仆将一碗面条恭敬地端给大吐司。这大吐司看着二十出头,身穿吐司特制的礼服,端庄不可方物。
她笑道,“确实很香,我在想,我们苗人怎么做不出这样的味道呢?这次定要那那个师傅多留几天,你们谁学会这个手艺,再放她走。”
女仆跪下:是,吐司。
大吐司欢欢喜喜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有诧异道,“这个面条虽然好吃,确不像是百味居的。你们没请错人吧?”
“应该不会,那个师傅,还在厨房呢,要不要请她过来。”
“去吧……”
女仆来传话,新月不由一喜,一碗面条就能见到大吐司,简直犹如神助。
女仆领着新月进来,“回禀大吐司,人来了?”
女仆见新月一动未动,喝到,“大胆,见了我们大吐司怎么不下跪?”
大吐司微微一笑,“她是汉人,算了,你下去吧……”
大吐司从坛上走来,她戴着沉重的苗寨红色珊瑚头饰,艳若桃李,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新月,“这位夫人,你的面条虽然做的好吃,但是跟百味居的掌柜,还是差了一点。”
她一双美目,似乎要洞眼一切。
新月见瞒不住,就落落大方地一跪,“大吐司,不瞒您说,我不是什么百味居的掌柜,我也不会做什么面条,我以前什么都不会做,因为我夫君喜欢吃,才胡乱学了点,让大吐司见笑了。”
大吐司抿嘴一笑,“我没有让你跪,何必行此大礼?”
新月不肯起身,“大吐司,我有事相求,我的夫君生病多日,药石无灵,寻遍了中医西医,都没有任何头绪,听闻大吐司您精通苗寨巫医,请大吐司救人一命。”
大吐司冷冷道,“我都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帮你?”
新月垂下头,望便全身,也没什么值钱的事物,只有手腕上那一方二响环。
她脱下二响环,双手奉上,“大吐司,我这逃难而来,也没什么好奉上的,这是我夫君给我的定情信物,名曰二响环,倒还是个稀世宝贝,望大吐司笑纳。”
“二响环?你是?张大佛爷的人?”大吐司诧异道。
“正是。””
“那生病,莫非正是张大佛爷本人?”
“不错。”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10:21:00 +0800 CST  
大吐司看了看张启山面色,虽然有些许苍白,仍不失当世豪杰的气度。
她喃喃道:张大佛爷的威名,驰名湘西,想不到今日居然也会落难如此?
“大吐司,我夫君是从下墓之后,不知道在那墓里出了什么事,回来后就一病不起,这几天时时做梦,总不能醒,若长此下去,定然会油尽灯枯。请大吐司想想办法,我尹新月不惜一切。”
“下墓?他下的是哪个墓?”大吐司大吃一惊。
就是矿山下面那个,我夫君奉命调查日本人在矿山附近的阴谋。
“矿山?”大吐司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那个矿山,也折了了我先辈多少人马?”
“大吐司,可有治疗之方?”
“没有……”大吐司斩钉截铁道。“没有一个人能成功。这个病,我们称之为梦蛊……”
“梦蛊?从未听闻……”
“何止你从没听闻,就是在我们苗寨,知道这个东西的人,也是屈指可数。我的先辈,曾有人下墓后,中了此蛊,但是这个蛊,无解。”
尹新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匍匐到大吐司脚边“大吐司,请你一定想想办法,既然您的先辈,也中过此毒,就表示,我们没有来错地方。之前我们没有任何一点头绪,至少在这里有一点蛛丝马迹。”
大吐司有点动容,“你愿意舍出自己的性命吗?”
“这有何不可?只要能救我夫君,我愿意舍弃一切。”
新月望着张启山,眼泪婆娑。
“夫人爱夫心切,我也很感动。这个方法以前有人试过,但是没有成功。需要开坛做法,让你进入他的梦境,将他唤醒。凶险的是,往往有人顺利进入他的梦境,但是这个人,她自己也迷失了,因为梦境太完美,进入梦境的人,自己都不愿意出来,到最后,当然就是两个人就要死去……”
“我愿意一试,大吐司,你能帮我吗?”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10:50:00 +0800 CST  
苗寨神坛。身穿苗服的少男少女,分列两排,围成一圈,均戴着银晃晃的头饰,耀眼夺目。
大吐司身穿厚重祭服,在神坛中点燃香火,她嘴里呜呜啦啦地说着一串串苗语。
张启山,被高高放在祭坛至上。齐铁嘴扶着新月,也上了祭坛,她躺在张启山身侧,两人头并头,手牵着手。
“可以了,大吐司。”
齐铁嘴紧张滴看着大吐司。
大吐司点点头,轻声到:“夫人,你要切记,这梦境,再美好,也是虚假,你如果也陷进去,那么你跟你夫君,三日之内还不能醒来,我就只能将你们安葬了。”
“大吐司,我想问下,我会在梦你碰到我夫君梦的我吗?”
“如果你夫君心中有你,他的梦中,肯定也有一个你,你进入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控制另外一个你,好解救你的夫君。”
新月闭上眼睛了,“我知道了”。
一团烟火起来,新月有点头晕晕的,没一会儿,她眼神涣散,慢慢进入了梦乡。
恍恍惚惚间,新月来到了一处地方,到处都是高高低低的石头,她这是在苗寨吗?
不行,如果我碰到夫君梦中的我,一定会吓到她。
她再石头上涂了点灰,将自己的脸弄得脏脏的。
夫君在哪里?她沿着一条灰色石头路,走啊走,身边经过三三两两的苗族少女,她拉住一个少女的衣角,轻声问到:你们认识一个叫新月的姑娘吗?
“新月?”少女娇笑道,“她马上要成亲了。你看到那个房子没有,上面挂着红灯笼的就是。”
新月沿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确实有几排灯笼高高挂着。
她暗下私咐道,不知道这个新月,是不是我?
她沿着台阶走上去,却不料见到一个高高的男子,穿着黑色苗衣,走在她前面。
新月心中一动,这个背影,这么像是夫君?
她即可跟了上去。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11:13:00 +0800 CST  
新月,新月
那个男子敲着门,急切地喊着。他仍是背对着她,她躲在树后面,看不清楚他的面目。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蓝色苗服少女跳了出来。新月一怔,不由看呆了,真的是她,只是服饰打扮完全不同。
少女娇笑道,“启山,明天我们都要成亲了,今天是不能见面的,等下我爹看见了,肯定要骂你。”
“我才不管,我一天见不到你,就心神不宁,连饭也吃不下。”张启山将手中采的月季,一朵一朵摘下来,插边少女满头华发。
“好看吗?”少女转着圈圈,灵动活泼。
|“好看”张启山的眼中,满是爱意,“我们成婚之后,我每天都要摘各样的鲜花,给你戴。”
……
两人依偎着,述说了情话绵绵。
树后的尹新月,不由得泪水扑簌簌地滚下来,这真的是他夫君的梦吗?
夫君的梦,只有我,他的眼中,心中,只有我伊新月一个人?
张启山,我一定要带你回去,你等着我。
已经入夜了,苗寨的地方,有点寒气,新月有点瑟瑟发抖。
一定要找到机会下手,不能心软。
突然,少女的窗户开了,她唱着苗寨的小调,委婉动听。
尹新月走到窗口,轻声到,“我如果是你,此刻就立即了断了,怎么还有心情唱歌?”
少女吓了一跳,黑暗中,她见是一个女子的身影,顿了顿到,“你什么人?”
尹新月冷冷笑道,“我是你夫君的情人,我们已经相好有好几个月了,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
少女羞愤道:你胡说,我们明天就成亲了。他怎么可能有别的女人?
尹新月故意挑衅道: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给你看看这个。
她扬起了手中的二响环,少女一看这个物件,呆住了。
“你要是有兴趣,我们到外面来谈谈吧。”
尹新月抿嘴一笑,她果然上当了

楼主 兰夜心阿游  发布于 2016-08-10 11:37:00 +0800 CST  

楼主:兰夜心阿游

字数:44559

发表时间:2016-08-09 19: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5-04 15:22:51 +0800 CST

评论数:42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