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陌上花开,暖一场相遇

陌上花开,暖一场相遇;
昆仑祸起,燃一念执着;
玉清扇落,定三生情缘。
——题记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27 18:13:00 +0800 CST  
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开第三坑,特意挑了今天开坑,527谐音我爱妻,愿师父和小十七团团圆圆,和和美美。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27 18:22:00 +0800 CST  
看剧迷上了师父,写了两坑,尤嫌不够完美,特来开第三坑,入坑前先看下以下提醒:
1、此坑从一开始写,会有较多昆仑虚的原创情节,介意的慎入;
2、此文中的人设会和剧中有些不同,尤其是白浅,虽然对感情还是少根筋,但没有那么傻白甜;
3、楼楼不保证日更,而且此坑估计时间比较久,至少2-3个月;
4、楼楼是挑日子先来挖个坑,正式更文估计在两天后。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27 18:33:00 +0800 CST  
楼楼不一一回复了,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29 23:20:00 +0800 CST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30 21:20:00 +0800 CST  
第一章 桃林初见

我是父神嫡子,因着上古的几场大战,便得了个“战神”的虚名,成了天族掌乐司战之神,也是这天族圣地昆仑虚的主人。自父神身归混沌,六界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牵制态势,我便留在了昆仑虚,甚少外出。

今日来这十里桃林,实是因为前些日子折颜那只开天辟地的第一只老凤凰托我帮他给狐帝白止的四子白真写首曲子。

据传,折颜和这狐帝四子每常厮混在一处,看来是真的了。

折颜甚少开口求人,此番也是第一次托我作曲,因着我二人一起长大的情分,这种小事也不好拒绝,便应承下来。

待我到得桃林,没看到折颜,便先看到了一副绝美的画面。

灼灼桃花下,一身着浅粉色长裙、长相绝美的女子正在抚琴,琴声似轻歌曼舞。在她面前是一身着绿衫的翩翩少年正在舞剑,步态轻盈,剑随身动。

一曲毕,忽听那女子说道:“四哥,我们换换,你抚琴,我舞剑。”

她还会舞剑?!

疑惑间,两人已经换了位置,那长相俊美的少年已然坐在了古琴前面,指挑,弦颤,琴声似潺潺流水,又如飞絮飘舞。

那女子手握一柄青剑,伴随着幽幽的琴声,手腕轻轻一抖,剑起,花落,翩翩身影随着落花飞舞。不同于我寻常多见的男子舞剑,她的剑舞却多了几分调皮灵动。

倏地,琴音转而急促,似金戈铁马。

只见那女子手腕急速旋转, 手中青剑也如闪电般快速闪动,桃花纷纷落下,在她周围形成一片粉红色的雨,片片桃花落在那女子的头发上和衣服上,美不胜收……

端的是人面桃花相映红,人似桃花身似娇!

少顷,琴音歇,剑舞停,琴声、剑术,居然配合得浑然天成。

能在折颜的十里桃林如此肆无忌惮的弹琴舞剑之人,恐怕只有狐帝的四子和幺女了,听闻这狐帝的幺女自小就跟着她四哥住在这十里桃林,俨然是折颜的半个女儿……

我正兀自想着,折颜不知何时竟站在了我身旁。

“画面很美吧,只可惜了我这些桃花啊!”折颜看着我似笑非笑的摇头轻叹。

见我不说话,又问道:“过去见见,认识一下?”

我摇头道:“不必了,此番来是送曲子给你的,现下也该回去了。”说着掏出写好的曲谱递给折颜。

“真是毫无情趣!”远远听得后面传来一句。

我微微一怔,折颜乃风雅之人,自离开昆仑虚后,便在这青丘之界种下桃树,久而久之,竟达十里。又和狐帝四子情投意合,现在不过在这十里桃林弹琴下棋,酿酒品茶,过得很是随心所欲。

我羡慕他的洒脱,父神一句话,他便封印了伏羲琴,从此醉心桃林,从此四海战事与他再无关系。

然而这一切与我却是遥不可及的……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30 23:52:00 +0800 CST  
刚有人问我,这第一章有什么用,我在这里解释一下,这第一章,一个是切题,第二个是让师父先见一下女装的白浅,让师父牢牢记住白浅是女的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31 10:33:00 +0800 CST  
第二章 拜师昆仑虚(一)

墨渊

我看着新出的法器脱手而出,向外飞去,不禁陷入了沉思:扇子的主人竟不在这一众弟子当中,莫非,我还会有新弟子?!

跟着众弟子来到昆仑虚大殿外,却发现他们皆是一脸诧异的望着一个皮肤白皙,有些瘦弱的小子,确切的说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那假小子手上拿的正是我新出的法器玉清昆仑扇。

怎么是她?这扇子竟然选了她做主人!老凤凰啊老凤凰,你可真会给我找事。

不错,这个假小子正是我前些日子在折颜的十里桃林见到的那名女子,青丘狐帝白止的幺女白浅。此时她正上上下下打量着我,完了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我墨渊竟长得如此不济麽,要不怎么会让她如此失望?不过我并未因此不开心,反而觉得颇为有趣。

折颜看着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又转头示意那女子同我打招呼,于是那女子便开始了那一套准备好的说词,“上神,十里桃林司音,因仰慕墨渊上神的威名,特意不远万里前来拜师,望上神收我为徒。”她说着还不忘撇了撇嘴,想来不是自己心甘情愿来的。

我未置可否,又听折颜胡诌道,这是他从路边捡来的野狐狸,被他惯坏了,比较调皮爱惹祸,如我收她为徒要多担待些。可我却想着,这法器威力巨大,绝不能交于昆仑虚之外的人,看来,她是我命定的徒弟了。而且,一个女孩子能有多闹腾,我那日看她弹琴舞剑,性子虽算不得沉静,却也是不出格的。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

那女子许是发现我在看她手上的扇子,她立即双手奉上,倒还是个识礼数的!

待到得大殿,其他弟子都恭恭敬敬地跪在两侧,和她同来拜师的子阑也是跪得规规矩矩,唯独她直接歪七扭八地跪着,或者可以说是跪坐着。

我在心里失笑,想来定是在家被宠坏了。果然一听到折颜让她当师弟,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那我不拜你为师了!”

抬手制止了弟子们的嗔怪,耐着性子问她:”怎么又不拜了?“

就见她蹙了蹙眉道:”在家里我就是最小的,就因为我生得晚,怎么到这儿又成最小的了,就因为我比他慢一步上山啊?太亏了!“

听了她的解释,我不禁莞尔,果然是小女儿家心性,殊不知自己已在言语中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好在我那些徒儿没有看出这一层。

罢了,既是故人所托,她又是个女儿家,多疼她些又何妨?!左右这扇子也认她当了主人,我便赐给她做了法器,换来了她高高兴兴拜了师。

在她送折颜下山时,我又无意间听到一番令我哭笑不得的言论。

我还未走到昆仑虚大殿门口,就见她用手肘撞了撞折颜,随后说道,“喂,你真没讹我啊,他真的是四海八荒唯一的战神墨渊啊?”声音虽小,我却听了个一清二楚。

折颜则是一脸的笑意,“怎么?你都已经收了人家的玉清昆仑扇了,也拜了师父,难道后悔了?”

“可他长的真的不像战神!”

我忍不住问道:“我何处不像战神了?”

就见她又认认真真将我打量一番,微蹙着眉道,“师父,你生得如此秀气,像极了戏折子上那种与凡间小姐在后花园私会的小白脸,如何提得起轩辕剑呢?”

“你说为师我像小白脸?!”我诧异地问道,却见她极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听了她的话却并不生气,反而更加觉得这是个有趣的小丫头,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我这长相算不算秀气,我无甚概念,至于提不提得起轩辕剑么,以后你会知晓的!

一旁的折颜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墨渊哪墨渊,我这次真的送了你一个好徒弟,日后,你可有得受了!”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31 23:33:00 +0800 CST  
第三章 拜师昆仑虚(二)

白浅

我是狐帝的幺女白浅,因前五万年过得委实活泼了些,阿爹阿娘便想找个人约束约束我,思来想去,觉得只有战神墨渊可堪此大任。这不,让折颜这只老凤凰送我上昆仑虚来了。

关于墨渊,我和四哥白真已经讨论不下数万遍了,最后得出结论,这墨渊上神一定有四颗脑袋,每颗脑袋朝着一个方向, 说话声如洪钟,跺一跺脚,地动山摇,我和四哥还特地画了两幅画挂在寝殿内日日膜拜。

臆想了这许多日子,今天终于要见到真人了,我不禁有些兴奋。

思绪间,已经来到了昆仑虚山脚。我抬眼望去,这是一处万峰重叠的仙境之地,白雾缭绕,元气充沛,果然是个好地方。

突然,折颜使了个法术,我就变成了个男儿身。我嗔道,“你为何把我变成男人的模样?”我可是被称为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可是看看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委实当不起这个称号。

“昆仑虚不收女弟子,想要拜师,就必须是男儿身。小五,从现在开始,你便不再是青丘狐帝的幺女白浅,而是司音,是我捡回来的一只野狐狸,专程送上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的。”

“那会不会被人识破呀?”我不无担心的问道。折颜却告诉我说看运气,果然是只不靠谱的老凤凰,定是看我天天住在十里桃林,影响他和我四哥了,才这么急不可耐的把我送出去,真的是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昆仑虚不能腾云,我好不容易爬到昆仑虚大殿外,就见一个青灰色外袍的男子也欲拜师,一见面,我俩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说我是只瘦弱的小狐狸,他也没比我强哪儿去。

倏尔,一柄扇子出现在我面前,在折颜的示意下,我握住了那柄扇子。随后,一群白色弟子服的男子跑了过来,见我拿着那柄扇子,似乎非常惊讶。随后,一玄衣男子出现在我面前,这被称为“师父”的男子想必就是战神墨渊了。

我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心下失望至极。这战神即使没有三头六臂、气吞山河之态,起码也该是个虎背熊腰、高大威猛的神吧!可眼前这位长得也忒秀气了些,套用一句凡间话本子上的话,那就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玉树临风、温润儒雅,倒像是凡间的教书先生。说他是掌乐之神还说得过去,司战之名却委实不太妥当。

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拜师,就听到折颜示意我同墨渊打招呼,老凤凰这是急着把我推出去啊。罢了,那我先打招呼吧,万一他不收我可就不能怨我了!于是我就将老凤凰之前教我的那套说词搬了出来,说完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倒没说什么,接了我递还给他的扇子,招呼我们进了大殿。

“我昆仑虚已有十五名弟子,今日你二人同日来拜师,该让谁做师兄呢?”他突然问道,“折颜上神可有什么提议?”

听了他的话,我赶紧看向折颜,老凤凰你会帮我的对吧?却听到折颜说,“我们家这只野狐狸不牢靠,不如让他做师弟吧!”

什么?!这只老凤凰竟然胳膊走往外拐,信不信我去十里桃林把你的桃花醉全搬走。 我狠狠地瞪他一眼,站了起来,“那我不拜你为师了!”

接下来的剧情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墨渊非但没生气,还将那柄扇子赠我做了法器。听着他那些弟子的抱怨,我想这柄扇子一定是个宝贝,而且我也挺喜欢这柄扇子,就这样,我收下扇子拜了师,成了战神墨渊座下十七弟子。

送折颜出去,我还在恍惚,我真的拜了墨渊为师?!忍不住跟折颜嘀咕他不像战神,没想到听完我这一番大逆不道的话,墨渊震惊之后居然笑了,看来是个好相与的,话说他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折颜

墨渊,我给小五化名司音,希望你能明白其中的含义。司音,司音,司是司战,音是掌乐,和你这掌乐司战的头衔倒是般配得很。

别说哥哥不关心你啊,人我给你送来了,至于成不成就看你们的缘分了。若能成,那就是一桩大喜事,小五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交给别人呢我也不放心,但是你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你的品性我最了解,自然不会委屈了小五,也解决你的老大难问题。若是不成呢,让小五在这昆仑虚待上个几万年,学些本领,也没有违背狐帝狐后送她来这里的初衷。

墨渊的新法器竟然选了小五做主人,这实在是有趣得很,看来墨渊这下想不收小五为徒都难了。

知道小五想当师兄,可我却偏建议墨渊让他做师弟。一来呢,最小的最招人疼麽麼,小五在家时不就是这样。二来么,以小五的性格听到让她当师弟,一定会说不拜师了,这样墨渊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扇子送给小五了。

果然事情朝着我预想的方向发展了,只是墨渊这宠溺的笑容……看来这昆仑虚会越来越有趣了!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5-31 23:35:00 +0800 CST  
大家别急啊!楼楼正在码字,争取让大家看到时能开怀一笑。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2 22:20:00 +0800 CST  
第四章 为师亲自教你

对于这个小徒弟,墨渊实在有些无奈,天天早课迟到也就罢了,在课上也是不出一刻钟时间,铁定就能进入梦乡,在他宣布下课时又能恰如其时的悠悠醒转。

墨渊活了二十七万岁,可谓是阅人无数,就是自己这些弟子中也不乏惫懒之辈,却没有一人如她这般顽劣懒散之余却有着几分灵动,每每和师兄们辩论几句还颇有心得,总让自己狠不下心去罚她。

在司音又一次在晚课上睡着时,墨渊无声地走到了她的课桌边。子阑在多番动作都没能将这小师弟叫醒的情况下,在课桌下朝司音飞去一脚。司音猛然抬起头,不满的看着子阑,“子阑师兄,你踢我作甚?”

子阑不言语,只是以眼神提醒她看另一边,司音不解,在心里猜测难道子阑师兄的眼睛不舒服?直到她的右侧想起一道浑厚的嗓音,“十七,可睡醒了?”

“啊!……”司音在转头看到墨渊的一刻,混混沌沌的神思瞬间变得清明,眨了眨那双晶亮的眼眸,轻轻唤了声“师父!”声音软糯,像极了撒娇。墨渊在心里叹了口气,淡淡的道,“下课后,随我去书房。”虽则她是个女儿家,本无需研习这些阵法术数,但她是狐帝的女儿,将来是要承袭君位的,阵法和治国之道还是该略懂些的。

这一闹,司音睡不着了,下了晚课,磨磨蹭蹭的跟随着墨渊去了书房。只见墨渊从书架上取下几卷书册,“为师将上课的内容整理誊写了一份,晦涩处都有注解,你且去每卷抄写三遍,有不懂的明日再来向为师请教。”

司音答了声“是”,便抱着这些册子回了房间,哀怨的提笔准备抄写,却在翻开册子的一刹那呆住了,师父的字原来这么好看,字体苍劲有力,纤秾合度,运笔如行云流水,收放自如。只可惜再好看的字也抵不过某只狐狸的瞌睡虫,抄了不足半个时辰,小狐狸便握着笔睡着了,还不小心打翻了砚台,弄了一身的墨汁。

墨渊的大弟子叠风拜师时才两万多岁,有一次贪玩淋了雨,晚上发起了高烧。可墨渊却不知道,次日晨起去看他时,人已烧迷糊了。虽然在折颜的调理下,不过几日就康复了,可墨渊却养成了每日就寝前去叠风房中看一下的习惯。即使后来又陆续收了十六名弟子,这个习惯也一直延续了下来,每日等弟子们入睡后,他必会去每个房间查看一下方能安寝。

今晚,墨渊照例查看一番,走到司音的厢房外,发现里面烛火明亮。难道十七还在抄写麽?每卷三遍是不是太多了?其实抄不完明天再抄也是可以的!

墨渊在门外轻轻地唤了一声,里面没动静,又轻轻扣了扣门,还是没动静。墨渊一个瞬移,来到了房内,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司音趴在几案上睡得正香,手中还握着毛笔,笔尖正插在鼻孔里,脸上、身上全是墨汁……

墨渊无奈地摇摇头,将笔从她手中轻轻取出。正在犹豫要把她叫醒,还是直接将她抱回床上时,司音却睁开了眼晴,一双水雾般的眸子迷迷瞪瞪地看着墨渊。半晌,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抄写时睡着了,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师父,对不起,十七不小心睡着了,只抄了这些!”说着拿过几案上的竹简递给墨渊。

“这便是你写的字?!”这字写得竟比一般男子写的还要大,字迹中可见几分酒脱,倒像是她的性子。

司音看了看师父写的字,又看了看自己的,惭愧之情油然而生,“师父,十七知道自己的字不好看,可十七已经尽力了!”

“明日晚课后去为师房中,为师亲自教你写,今日早些休息吧!”墨渊说完便离开了。

次日晚,“手再往下半寸,握笔和运笔的力度要恰到好处,既不可用蛮力,也不可有气无力,这样写出来的字才顺畅自然,酣畅浑厚。” 墨渊正手把手地教着这个小徒弟。

双手交叠的一刹那,两人心中闪过一丝异样,但谁也没有深究!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3 00:02:00 +0800 CST  
第五章 我想听曲子

墨渊负手立于莲池边,听着十六弟子子阑诉说着司音的“罪状”,前几日上树掏鸟蛋,害他去后山给仙鹤喂食时被大鸟追;昨日去后山天泉抓了条龙鱼,非要烤着吃;今日又去研究仙鹤怎么下蛋,追着仙鹤满山跑,还拔光了那只仙鹤的尾羽,使得仙鹤全体都不下蛋了……

静静地听子阑说完,墨渊淡淡的问道,“十七她没有受伤吧?”

“啊?……好像没有!”子阑愣了一会答道。

“那便由她去吧!”墨渊说着移目于莲池中,沉思一会复又说道,“子阑,你去把十七找来。”

“是,师父!子阑告退!”子阑边走边想,师父也太偏心了,是师父说仙鹤是父神在世时养的,要好好照顾。师父也确实很宝贝那几只仙鹤,可如今听说十七拔了仙鹤的尾羽,却无半分责备。

墨渊望着莲池中的金莲,感受到了身后司音的气息。这小徒弟确实调皮了些,可他却喜欢她这份出自内心的纯真,不加修饰,干净纯粹。是以他从未真正处罚过她,最多让她抄几遍经书,或是他特意为她整理誊写的书简。

其实谁没有过年少玩劣的时候呢,自己幼年时还曾拔过折颜的尾羽当剑翎呢。原本还担心她会不习惯昆仑虚的生活,却发现她除了上课还是爱睡觉外,倒是找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只是辛苦了她那些师兄们总要帮她善后。

“十七!”墨渊轻唤了一声。

“十七在!”司音怯怯地应了一声。

“以后别去欺负仙鹤了!”其实我怕那些仙鹤伤了你。

司音嗯了一声,拉着墨渊的袖子晃了晃,“师父,我想听曲子!”

墨渊勾了勾唇角,问道:“怎么突然想听曲子了?”

“以前总听折颜说师父琴弹得好,可十七来昆仑虚都几个月了,还没听过师父弹琴。”

墨渊望了望司音,在石几上坐下,幻出古琴和琴案。指尖拔弄间,琴音倾泻而出,轻盈而婉转,悠扬而空灵,如鸟鸣幽幽,似流水潺潺。

琴声仿佛带有某种魔力,司音只觉得自己略显浮躁的心绪顿时宁静下来,她轻轻走至墨渊身侧坐下,侧身将头伏在他的腿上。墨渊微微一怔,指尖顿了顿,随即琴声再起。

一曲毕,余音回绕,司音犹自沉浸在琴音制造出来的意境当中,静谧的山间,云雾缭绕,蝉鸣鸟啾。幻想着两人身在其中,一人抚琴,一人舞剑,无欲无争,陶然自乐。

“在想什么呢?”墨渊望着趴在自己腿上出神的司音问道。

“师父,这首是什么曲子?徒儿觉得这首曲子意境高远,闻之心静,要是再配上舞剑,一定更美。”

“此曲名为《太极》,节奏缓慢,可以舒缓身心。小十七可愿与为师琴剑相合?”墨渊突然想起了初次见她的情景,倘若与她琴剑相合之人是自己,又当如何?

司音摇了摇头,“十七只会几首简单的曲子,复杂些的十七记不得曲谱,剑术更是不行,恐污了师父眼晴,还是罢了!”

“你上次……”墨渊想说上次在十里桃林见你与你四哥弹琴舞剑,配合得很是默契,却猛然想起她并不知道自己早已知晓她是个女儿家,为了不让她有压力,便生生打住了,道了句“那便罢了!”

司音突然想起前几日大师兄告诉自己,师父在琴棋书画方面都有很高造诣。自己见过师父的字,也听了师父抚琴,确实是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了。却没见过师父画画,忍不住道,“师父,十七还未见过您作画呢,什么时候能见见呢?”

墨渊指了指她腰间的玉清昆仑扇,“那扇面上的昆仑虚实景图便是为师画的。”

司音打开扇子,这是她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欣赏这副画,但见画中山重水复,重峦叠嶂,气势恢宏。虚实相变相生,虚而不空,实而不塞;自一至万,自万洽意,化一而成氤氲。

果然是副好画,不想师父的画技也如此精湛,有什么是师父不会的呢?司音的心里范起了一丝涟漪……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4 01:53:00 +0800 CST  
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在这里说一下吧!希望看文的亲亲们发现如有撞梗,能先私聊楼楼,由楼楼自己来定夺。我自己也是写文的,所以特别能理解,大家都是为了心目中的墨白,利用业余的时间写点东西,一不为名,二不为利,而且基本写一章内容都要两三个小时,图啥?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4 18:41:00 +0800 CST  
莫名其妙的当了回主角,莫名其妙被怼了一通。本来不欲多说什么,但喝了点酒,有些话便不吐不快了。我标榜自己?那请问我是得了名还是得了利?我不需要靠任何东西来证明自己,请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也不管你是白夜党,墨绾党,还是其他什么党,走好,不送!再见,再也不见!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4 22:55:00 +0800 CST  
第六章 昆仑虚的酒

好想念折颜的桃花醉啊!自从来了这昆仑虚,就没喝过酒,这对于从小就嗜酒的司音来说可真是太难受了。司音忍不住在那里碎碎念,折颜的桃花醉是这四海八荒最好喝的酒。这话被正巧路过的子阑听到,两人便争论开了,一个说折颜的酒好喝,一个说师父酿的酒才好喝,结果当然是谁也不服谁。

自那日与子阑争论后,司音就想着一定要让子阑尝尝折颜的桃花醉,让他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好酒,然后再狠狠羞辱他一番,让他什么都要与自己争论。

如此,司音便日日盼着折颜带桃花醉来昆仑虚。但是她没盼来折颜,倒是这日墨渊午膳后便出去了,说要酉时前回来,让叠风代为照顾这一众师兄弟,还特意强调不要让十七乱跑。

因着墨渊的吩咐,叠风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司音,直到司音表示自己只是想回房间休息会儿,叠风才不放心的看了她两眼后,带领师弟们练剑去了。

司音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本就无甚睡意,方才只不过是诓大师兄的,在无数次叹气后,司音起身往后山走去。

青山隐隐,洞天云霄,山路崎岖却不陡峭。清风拂过,传来阵阵花香,清新而淡雅。远处不时传来几声鸟叫,和着潺潺的水流声,像极了师父那日弹奏的《太极》,只可惜师父今日不在,司音莫名的有点想念师父。

沿着山间的石子路漫无目的的走着,司音来到了一个山洞前,只见洞口写着酒窖二字,看来这便是昆仑虚存酒的地方了。司音记得大师兄曾带她来过这里,可是她认路的本领实在太差,再加之她也不相信师父能酿出如折颜般的好酒,是以她虽然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却从来没来过,也从没想着要来。

可是今日既已到了这里,且那日子阑又将师父酿的酒吹得神乎其神,这酒究竟是何等滋味?司音体内的好奇因子被激发。已经到了这里,如果不去尝尝师父酿的酒,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司音如是对自己说。

她走进酒窖,随意取了一坛,去了封泥,一股淡淡的酒香扑鼻而来。酒香虽不浓郁,却醇厚清冽,司音只觉得自己未饮已先醉了三分。

司音仰头小酌了一口,酒香瞬间在舌尖化开。这酒不似果酒甜腻,也不似烈酒烧心,酒味和酒香控制得恰到好处,少一分太淡,多一分太烈。

司音又大喝了一口,悠悠酒香再次充斥她的口鼻,也醉了她的心扉。师父酿的酒和折颜的很是不同,折颜的酒是优雅柔顺的,师父的酒则是细腻丰满的,相较之下,师父的酒更经得起回味和推敲。

司音很迷惑,身为司战之神的师父如何能酿出如此温润、醇馥幽郁的酒?都说什么样的人酿什么样的酒,所以在她心里,师父酿出的酒该是霸道的、沉稳的,可她只在酒里品出了厚重和温润。

然而不管司音再迷惑,再不相信,她都不可避免的被墨渊的酿酒技术所折服。很快,一坛已见了底,司音似是不满足坐在酒窖内喝酒,又取了三壶,一晃身形来到了后山的桃林。

喝酒也是要讲情趣的,犹记得在十里桃林时,自己最爱与四哥在纷纷桃花下,闻着淡淡的桃花香味,看着随风飘舞的落花,再品上一口醇馥的美酒,偶尔弹上一曲,舞上一段,这酒喝得才有意思,这才叫生活!

司音边喝边想,不知不觉间三壶酒都下了肚,人开始不甚清明了。一阵清风拂过,司音只感觉头晕乎乎的,眼皮越来越重,她摇摇晃晃走到一棵桃树下靠着,没多久便睡着了……

申时末,墨渊回到了昆仑虚,目光在大殿内轻轻一扫,众弟子都在,唯独少了那个最不让他省心的。

还未等墨渊问话,叠风已先开口,“小十七在房内睡觉,想来也该醒了,我去叫他起来用晚膳。”

“师父,小十七不在房内,被窝也是凉的!”叠风去而复返,一到大殿就急匆匆地说道,“师父,是弟子没有看好小师弟,他跟我保证说不会跑下山,只是困了想回房休息会儿,我就信了,还请师父责罚。”

“先找到十七再说,她既和你保证了不下山,那她应该还在昆仑虚内,你们去各处找一找。”

待众弟子四散找人之时,墨渊凝神静气,感知到了司音的气息就在后山桃林,一个瞬移,人已来到了桃林中。循着气息,很快就找到了在树下熟睡的司音。因为酒精的缘故,她的小脸泛着浅浅的红晕,唇角微微上扬,白色的衣服上落满了粉色的花瓣,墨渊竟有了一瞬间的晃神。

轻轻摇了摇头,墨渊疾步走向司音,将她打横抱起。怀中的人不知是感受到了他的体温,还是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在他怀里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得香甜……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7 00:11:00 +0800 CST  
第七章 胡子不见了

望着榻上秀美绝俗的睡颜,墨渊鬼使神差的解开了司音的发带,看着三千青丝柔顺的垂在她的肩上,更衬得她的肌肤胜雪。墨渊扬了扬唇角,眼中是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

帮她掖好被角,悄然退出房间,房门应声而合。

大概是前一日睡得太早,司音卯时刚过就醒来了。她按了按疼痛的脑袋,慢慢睁开了双眼,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床。床边还摆放着一杯水,司音端起来喝了一口,竟还是温的。

床?温水?司音一个激灵,思绪渐渐变得清晰,自己明明在桃林中睡着了,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是师父将自己抱回来的吗?

想到师父,司音不禁打了个寒颤,自己竟然在桃林喝醉睡着了,也不知师父会怎么惩罚自己,是罚抄经呢,还是罚扫地呢?总不至于要赶自己走吧?不知为何,司音想到最后这个处罚,心里竟有些难过。

司音忍不住又按了按太阳穴,她以前也曾喝醉过,却从不似今日这般难受,不仅头痛欲裂,浑身也像被抽掉了骨头似的没有一点力气。难道是因为好久没喝酒了,还是师父的酒太烈了?

没想到师父酿的酒竟这般好喝,这些日子着实亏了,司音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却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墨渊在门口顿了半晌,终是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已然醒来的司音微微一愣,“我以为你还睡着,敲门怕会吵醒你,便直接进来了……来,把这碗醒酒汤喝了!”

司音看着眼前的汤药,就是不起来。墨渊无奈,只得先将醒酒汤放于一侧,伸出双手去扶她。却在碰到她身体的一刻感觉到了异常,她身上怎么这么烫?

“十七,你哪里不舒服?”墨渊焦急地问道。

“师父,我头疼,浑身无力!”司音虚弱的回答。

定是昨日在桃林中受凉了,这个时节乍暖还寒,昆仑虚地势又高,太阳落山后便会格外寒凉。墨渊暗自后悔昨日回来没给司音喂一碗姜茶。

墨渊将司音扶坐在自己身前,双手贴上了她的后背,白茫茫的仙气随着掌心源源不断地徐徐输入司音体内,将她体内郁结的寒气一丝丝逼出体外。

近一个时辰后,墨渊感觉到司音体内的寒气已被尽数逼出,遂收了仙法,将司音缓缓放平。又探了探她的脉,脉象不急不徐,不浮不沉,体温也趋于正常,墨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有了墨渊的仙气护体,司音睡了一觉起来就感觉自己神清气爽,那种软绵绵的无力感一扫而空。

在墨渊的强烈要求下,司音又在床上休息了一天。

许是这两日睡多了,第二天,司音起了个大早,她踏着欢快的脚步来到了墨渊的房前。她想去看看师父有什么需要她做的,以报答师父这两日对她的照顾。

师父房门竟没上锁,她轻轻一推就开了。难道师父起来了?司音想也没想就进了墨渊的房间。

在晨曦的光辉下,司音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墨渊,他此时正在酣睡,全然不知房内来了个人。司音看着那俊逸的睡颜,目光突然停留在他的下巴上,不知师父剃掉胡子会是什么样子?

司音体内的调皮因子被调动了,她幻出一把小刀,学着折颜剃胡须的样子给墨渊剃起了胡子……

可司音才剃了一刀,墨渊就醒了,见她拿着把小刀跪在他床边,皱着眉问道,“十七,你在做什么?”他是怎么了?多年的战旅生涯造就了他只要有人靠近,便会惊醒,如今她显然已来了很久,自己竟然浑然不觉,是因为这两天没休息好?!

司司讪讪一笑,“师父,我看你胡子太长了,给你修一修!”半晌,见墨渊不语,又道,“师父,我觉得你剃掉胡须更好看。”

墨渊还是没有说话,这下司音慌了,堪堪控制住眸中的泪珠,“师父,你是不是生气了?十七不是故意的,十七只是想看看师父不留胡须的样子。”

“身体刚好就又开始调皮了?”墨渊淡淡地道,表情看不出喜怒。

“师父,徒儿错了,请您责罚!”

“罢了,下不为例!”墨渊摸了摸下巴接着道,“只是这胡子剃了一半,你让为师如何出去啊?小十七是不是应该负责到底啊?!”

当司音和没了胡子的墨渊一起出现在早课室时,众师兄的嘴巴张得绝对可以塞下颗鸡蛋,“师……师……师……师父,你的……胡子……”墨渊意味深长地看了司音一眼,没有回答。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8 01:13:00 +0800 CST  
第八章 石破天惊

司音捧着刚煮好的茶向昆仑虚大殿走去,脚步欢快,可见她心情不错。

此时墨渊正坐在大殿主座上看书,听到司音的脚步声,抬起头朝她浅浅一笑。司音赶紧将手中的茶杯递给墨渊,“师父,您尝尝今日的茶有何不同?”

墨渊细细品了一口,“今日这茶倒格外清冽些,还带有淡淡的梅花香,你是怎么煮的?”

“茶叶还是师父惯喝的茶叶,只是今日煮茶的水有些不同。今日的茶水乃是我去岁收集的梅花花蕊上的雪,封于瓮中,埋在后山地下的,今日才将将挖出来。”司音笑靥如花,眉梢染着小小的得意,“这样的雪水泡出的茶清香扑面,茶味更清冽,更具穿透力,还带有些许梅花的香甜,师父可还喜欢?”

“喜欢!”依旧是淡淡的语气,依旧惜字如金,唇角却扬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地下还埋了几坛雪水,以后我每日都为师父煮茶可好?”

“好!”

“那我今年要多收集些梅花雪水……”

望着笑得一脸明媚的司音,墨渊的心莫名的柔软。他在这昆仑虚住了二十几万年,却从未试过用梅花上的雪水煮茶。他自己不会去收集,座下的弟子又皆是男子,自然也不会有这份闲情逸致。

他自是明白水对于茶的重要性,好水出好茶,正所谓水乃茶之母,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水十分,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茶十分,茶只八分耳。然而他觉得比水更重要的是喝茶的心境,就如此刻,他心中风景独幽,品出的茶味自然也是香冽异常,否则再好的茶也不过是一杯解渴的水罢了。

司音不知师父心中所想,只是觉得很高兴,蹦蹦跳跳的出了大殿。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兴奋,一向嗜睡的司音今夜却毫无睡意,看着窗外如华的月色,她一个翻身直接从窗户跳到了院子里。

清冷的月光透过枝叶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一阵风吹过,耳旁传来簌簌落叶之声,给原本就幽深静谧的环境更增添了一份神秘。

月光把司音的影子拉得老长,竟让她生出几分玩心,开始追逐起了自己的影子,全然不觉,身后有一双深邃的眸,正盯着她。

许是觉得追逐自己的影子不好玩,许是觉得这么好的月色不可辜负,司音幻出一把剑舞了起来。但见长剑舞动,轻灵翻转,剑吟声声。倏地,司音猛一收剑,在剑尖挽了个剑花,迅速向前探出,速度极快,一道清冽剑光展开,剑已飞速没入前方的树干,此招式正是昆仑虚剑法之白虹贯日。

司音正在感叹自己法力低下,没有发挥出这一招式应有的威力,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琴音,琴音悠扬婉转,似流水潺潺,若飞花缱绻。忽而琴声渐渐由柔和转为激昂,如银瓶乍破,刀剑突鸣。激昂的琴音紧锣密鼓,好似骤雨击打满池塘的荷叶,一根一根弦出振人肺腑的强劲音调,场中舒缓的气氛霎时变化,风生水起,耳边传来碧波荡漾击打岸边的清脆声,夹着激越琴声助长雄浑强劲的音势……

司音被琴声所震撼,呆呆的望着抚琴之人,连他停止了抚琴轻声唤她也没反应。墨渊起身走至司音身旁,取下她手中的青剑,浅笑道:“傻啦?”

司音终于从刚才激荡人心的琴声中回过神来,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墨渊道,“师父果然不愧为掌乐之神,这琴技四海八荒再找不出第二人能与您匹敌。”

“小十七想学?”

“这首曲子太难了,日后再学吧!师父,我今日想学剑法。”

“好,那为师今日便教你玉清剑法第一式石破天惊,你走远些,先看为师做一遍。”

墨渊低垂双目,提剑运气,剑鸣声倏起,强大的气劲透过剑身迸发而出,右脚轻点地面,人已腾空而起。同时,手中青剑已脱手而出,“轰”的一声,面前巨石应声爆开,碎石迸发。剑却冲天而起,四周的碎石草木也循着剑气拔地而起,直冲云霄。一时间,天地变色,啸声四起。

墨渊一个空翻,踩着碎石握住那柄青剑,手腕急速旋转,调转剑尖,掌风一推,碎石随着剑势落于地面,剑鸣声渐渐平息。

司音再一次被震撼,暗自想着,这玉清剑法才第一式,威力就如此惊人,后面的招式威力可想而知,只是这个好难啊!

墨渊看了一眼司音,解释道,“玉清剑法的精髓在于实为虚之,虚为实之,要注意虚实相结合,要学会借力打力。”见她还是一脸困感,又道,“你慢慢悟吧,今日,为师还是再教你一遍昆仑虚剑法吧!”

“剑应该这样握,出剑要快,收剑要稳……”淡淡的月光下,一蓝一白两道身影攸隐攸现,不停地飞舞穿梭……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09 23:25:00 +0800 CST  
第九章 司音受伤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眼,离司音前来昆仑虚拜师已过去了八千余年。司音依旧会在早课和晚课时,跑去与周公约会,墨渊依旧会在课后将上课内容整理誊写一份交与司音。也只有在剑术课时,司音才能提起一点兴趣,一柄青剑舞得虎虎生风。

关于佩剑,司音也没少抱怨,因为她那些师兄们都有自己的佩剑,独她没有。所以每次练剑时她只能随意幻出一柄青剑,此剑的威力自然不能和师兄们那些佩剑相提并论,那些剑可都是师父根据各人情况为他们量身打造的。

虽然墨渊曾告诉过司音,只要她的法力和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便可将玉清昆仑扇变换成一柄宝剑,无奈,司音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有一次,在她尝试将扇子变成宝剑时,玉清昆仑扇突然飞出,还差点伤了自己和众师兄,幸好当时墨渊就在附近,及时控制住了宝扇。从那以后,墨渊就禁止司音再试图将扇子变成剑了,只让她好好修炼,等飞升上仙以后再试。

而自那晚墨渊教司音练剑之后,司音每晚都去寻墨渊,两人或练剑,或抚琴,偶尔,墨渊还会教司音练练字。是以,几千年来,司音别的不行,琴艺和剑术却大有长进,字迹也同墨渊越来越像。

司音觉得昆仑虚的生活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般清冷,相反很温暖,大师兄叠风沉稳耿直,二师兄长衫单纯呆萌,九师兄令羽诚实敦厚,十六师兄虽然看起来顽皮不靠谱,可却最重情义……虽然大家的性格各不相同,但是对他这个小师弟却都是疼爱有加,即使被他时不时的捉弄一下,大家也不过一笑了之。

而师父自打她上山,对她也是特别照顾,对她时不时怂恿师兄们溜出去玩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多罚她抄几遍经书。

这日,叠风正带着众师弟练剑,忽见子阑抱着司音急忽忽地赶了回来。司音面色黑紫,肩胛处还插着一支五六寸长的箭。

叠风忙迎了上去,“小十七怎么了?”

“十七受伤了,那支箭上好像有毒,我不敢随便处理。”

“那可如何是好?师父还在闭关,我等又不会医术!”叠风眉头紧蹙,为难的说道。还是令羽反应快,“可以去十里桃林请折颜上神,十七是折颜上神带来的,他的医术又是这四海八荒最好的,去请他准没错。”

“对啊!”叠风拍了下脑门,“令羽,你赶快去十里桃林请折颜上神来。子阑,赶快将十七抱回房间。”

众人步履匆匆走向司音的房间,在司音房门口与疾步而来的墨渊撞了个正着。

墨渊伸手探了探司音的脉息,眉头蹙得更深了,从子阑手中将司音抱了过去,“十七中毒了,为师要将她体内的毒逼出来,你们且在外面守着,有事为师会唤你们。另外,叠风,去十里桃林请折颜上神来一趟。”

“九师弟已经去请了!”

墨渊点点头,不再说话,抱着白浅进了房间……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12 00:45:00 +0800 CST  
第九章 司音受伤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眼,离司音前来昆仑虚拜师已过去了八千余年。司音依旧会在早课和晚课时,跑去与周公约会,墨渊依旧会在课后将上课内容整理誊写一份交与司音。也只有在剑术课时,司音才能提起一点兴趣,一柄青剑舞得虎虎生风。

关于佩剑,司音也没少抱怨,因为她那些师兄们都有自己的佩剑,独她没有。所以每次练剑时她只能随意幻出一柄青剑,此剑的威力自然不能和师兄们那些佩剑相提并论,那些剑可都是师父根据各人情况为他们量身打造的。

虽然墨渊曾告诉过司音,只要她的法力和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便可将玉清昆仑扇变换成一柄宝剑,无奈,司音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有一次,在她尝试将扇子变成宝剑时,玉清昆仑扇突然飞出,还差点伤了自己和众师兄,幸好当时墨渊就在附近,及时控制住了宝扇。从那以后,墨渊就禁止司音再试图将扇子变成剑了,只让她好好修炼,等飞升上仙以后再试。

而自那晚墨渊教司音练剑之后,司音每晚都去寻墨渊,两人或练剑,或抚琴,偶尔,墨渊还会教司音练练字。是以,几千年来,司音别的不行,琴艺和剑术却大有长进,字迹也同墨渊越来越像。

司音觉得昆仑虚的生活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般清冷,相反很温暖,大师兄叠风沉稳耿直,二师兄长衫单纯呆萌,九师兄令羽诚实敦厚,十六师兄虽然看起来顽皮不靠谱,可却最重情义……虽然大家的性格各不相同,但是对他这个小师弟却都是疼爱有加,即使被他时不时的捉弄一下,大家也不过一笑了之。

而师父自打她上山,对她也是特别照顾,对她时不时怂恿师兄们溜出去玩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多罚她抄几遍经书。

这日,叠风正带着众师弟练剑,忽见子阑抱着司音急忽忽地赶了回来。司音面色黑紫,肩胛处还插着一支五六寸长的箭。

叠风忙迎了上去,“小十七怎么了?”

“十七受伤了,那支箭上好像有毒,我不敢随便处理。”

“那可如何是好?师父还在闭关,我等又不会医术!”叠风眉头紧蹙,为难的说道。还是令羽反应快,“可以去十里桃林请折颜上神,十七是折颜上神带来的,他的医术又是这四海八荒最好的,去请他准没错。”

“对啊!”叠风拍了下脑门,“令羽,你赶快去十里桃林请折颜上神来。子阑,赶快将十七抱回房间。”

众人步履匆匆走向司音的房间,在司音房门口与疾步而来的墨渊撞了个正着。

墨渊伸手探了探司音的脉息,眉头蹙得更深了,从子阑手中将司音抱了过去,“十七中毒了,为师要将她体内的毒逼出来,你们且在外面守着,有事为师会唤你们。另外,叠风,去十里桃林请折颜上神来一趟。”

“九师弟已经去请了!”

墨渊点点头,不再说话,抱着司音进了房间……

轻柔的将司音盘腿置于榻上,墨渊却犯了难,在他用灵力将她体内的毒素逼出来之前,必须先将她后背的毒箭拔出,但要拔箭头就必须将她的上衣除去。虽然她现在是个男儿身,到底本质上是个女儿家,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儿家,他又岂能置她的名誉于不顾……

可是这个时候容不得他多想,毒箭多一分钟在她体内,箭头上的毒素便会多一分进入她的经脉,她便会多一分危险。墨渊想了想,幻出一把剪刀,将箭头周围的衣服剪开了一块。十七,时间紧迫,为师只能暂时将你当作男子对待了。

墨渊左手轻轻扶住司音的肩膀,低垂眼眸,深吸了一口气,右手稍稍用力,箭头已被拔出。司音在睡梦中闷哼一声,终究没有醒转。

被箭头带出的黑血喷了墨渊一身,他也不在意。稍稍处理了一下司音的伤口,墨渊盘腿坐于司音身后,双手覆上了她的后背。

隔着衣衫,墨渊掌心紧紧贴着司音的后背,捏诀运气,一股极为精纯的灵力随着掌心缓缓输入司音的体内,并且围绕着司音的奇经八脉不停的运转起来。

但见司音周身不断的冒着白烟,面色也由黑紫变得有些苍白,而墨渊双目微闭,脸上也冒出了一层层的细密汗珠。

约莫过了两个个时辰后,司音眉头一紧,吐出了几口黑血。司音一动,墨渊也跟着喷出一口鲜血,赶紧收了仙法,抚了抚胸口,运气调息了一下。

没有了墨渊的支撑,司音软绵绵的向后倒了下来。墨渊一惊,急忙伸出双臂,将司音抱在怀里,还小心的避开了她的伤口。

淡淡的桃花香沁入鼻尖,温热的体温若有似无的透过早已汗湿的衣料熨烫着他的肌肤。今日的她脸色有些苍白,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竟让他莫名的有些心疼。

这不是他第一次抱她,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心仿佛淋过雨的空气,透着湿润的气息,在他的心灵深处,猝不及防的牵动了一下……

墨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捏诀替司音和自己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又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于榻上盖上被子,转身出了房间。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12 19:08:00 +0800 CST  
第十章 讨回公道

折颜和白真已到了约有半个时辰了,白真刚到时便欲入内,被折颜拦住,理由是贸然进去恐怕会让房内的两人走火入魔。

墨渊一打开房门,折颜白真和一众师兄弟便都围了上去。白真焦急的问道:“墨渊上神,司音怎么样了?”

墨渊意味深长的看了白真一眼,白真发现自己问得太过急切,讪讪一笑解释道,“司音住在十里桃林时和我玩得不错,也管我叫一声四哥,所以听到他受伤,就随折颜上神一起来看看。”

墨渊点了点头,“我已经将她体内的毒素逼出了,”又看向折颜道,“折颜,你医术比我好,还烦你再替十七把一次脉。”

折颜似笑非笑的看向墨渊,无语道,“墨渊,你也是懂医术的,何需让我再探一次脉呢?”看到墨渊微微蹙着的眉头,接着道,“罢了,进去吧!”

探完脉,折颜一改往日的轻佻,脸上颇有几分严肃,“墨渊,你度修为给司音了?!”见墨渊点头,又道,“你当知晓每个神仙身上的气息都是不一样的,除非血缘至亲,否则强行度修为会让两人都坠入魔道的。”

“我敢这么做,自然是有几分把握的,你可还记得我这里有一株五彩仙莲,那仙莲可以净化灵力,我已将它喂于十七了,想来应该没什么大碍。”

“什么?你把五彩仙莲给司音吃了?那可是母神留给你,让你作为……”折颜的后半句话在墨渊的注视下生生咽了回去。

墨渊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稍纵即逝,“事从权宜,母神也会赞同的。”

正说着,山下童子来报,北海水君携大皇子求见墨渊上神。

众人正纳闷这北海水君怎么突然来了,子阑已跳将起来,“他们还找上门来了!师父,射伤十七师弟的正是那大皇子的手下。”

折颜一惊,小五怎么会和北海大皇子结上仇的?“墨渊,这……”

墨渊脸色一沉,“不管是谁,我都会替十七讨回公道的。十七虽顽皮些,却并不会肆意妄为,也断不会无缘无故和人打架的。子阑,到底怎么回事?”

子阑一听,立马跪倒在地,“禀师父,今天我和十七又去凡间了。回来路上见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在欺负一个小地仙,十七便上去制止了,可那领头的男子自称是北海大皇子,态度非常嚣张。十七便掏出了玉清昆仑扇,谁知那北海大皇子一见那扇子,知十七便是司音,言词对师父和十七颇为不敬。师父也知道十七向来不会忍气吞声,当即就用玉清昆仑扇跟他们打了起来,大约那北海大皇子也受了些小伤。原本只想小小教训他们一下,可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时,那大皇子命人朝十七放了几箭……师父,子阑不该和十七偷偷下凡,请师父责罚!”

听完子阑的话,墨渊并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可折颜、叠风都明白墨渊已经怒了。半晌,听到他说,“先去外面看看吧。”

北海大皇子被北海水君拖着向墨渊行了礼,一抬头看到子阑,忙指着子阑道,“父君,就是他和那司音将儿臣打伤的。”

墨渊看了一眼大皇子,不怒自威道,“今日水君和大皇子来我昆仑虚所为何事啊?”

那北海水君下意地抖了抖,“今日墨渊上神座下弟子无故将小儿打伤了,还望上神不要包庇,将他二人交于我处置。”

“既是我墨渊座下的弟子,他们犯错自然该由我这个师父管教,如果错在他们,我自然会罚,但如果他们并无过错,那我也是要为他们讨回公道的。”

“为显公允,今日我们让它来说话,”墨渊说着,手上已出现一面流光溢彩的镜子,“这昆仑镜是父神留下的,原本是让我思念母神时可以看看,不巧它可以记录任何时候发生的事情。”

“这是你们昆仑虚的东西,你要是做假怎么办?做不得数。”北海大皇孑心虚的说道。

“放肆!墨渊上神面前岂容得你胡言乱语?!”北海水君呵斥道。这墨渊可是父神嫡子,身份可是比当今天君还要尊贵得多,而且看自家儿子约表情,定然是错在他,都怪自己听了他的一面之词便上了这昆仑虚,眼下只希望墨渊上神不追究才好。

北海水君想到这里接着道,“本君相信墨渊上神的为人,这过去的事不看也罢,如果小儿有什么得罪上神的地方,还望上神海涵。”

“还是看看吧,免得日后说我们昆仑虚仗势欺人。”墨渊说着,广袖一挥,镜子上便出现了大皇子带人欺负小地仙的一幕。

“都看完了?为君者当以仁爱治天下,你身为一个皇子却罔顾仁义,我今日便废了你的修为,将你的仙根剔除,好好去参一参人间疾苦吧!”话语间,墨渊已捏了个诀,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那北海二皇子已落得跟凡人一般无二。

楼主 南柯一梦风清清  发布于 2017-06-14 00:23:00 +0800 CST  

楼主:南柯一梦风清清

字数:61490

发表时间:2017-05-28 02: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1-11 00:57:57 +0800 CST

评论数:277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