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画员☆ 【可以爱你吗】

『谢谢你曾给我浅淡的喜欢,我仍愿还你深挚绵长的爱。亦不觉得错。』——文贞香
『必须学会温暖地活著。先爱自己,而后爱人。』——申润福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8 16:58:00 +0800 CST  
Part    1

     雨水那麼充沛且丰盛。中秋。尽管许多人真心地邀请,还是无法停留在那座城市。满目的纸灯笼,浓浓的节日情,欢喜的陌生感。在旅途中渐渐睡去,做著云端之上的梦。皱眉或微笑,都是种表达。
     飞往韩国的CZ4510号航班上,我呆呆地坐著,手中紧握著养亲给予我最后的书信。我不是他的孩子。我本不姓申。这已成为我心里最深的伤。
     徐润。我的名字。那麼莫名的感觉,它是我生父母给予我最宝贵也是唯一的纪念。韩国。这个被养父告之为故乡的地方,我该拿你怎麼办。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8 16:58:00 +0800 CST  
Part    2
    
     走出机场。攥紧了手中的褶皱纸条。金弘道。在心里无数次念及的名字。
     你的身世他最清楚,你只要找到他就可以找到你的亲生父母。这是养父在信中反复提及的话,我深信不疑。
     放弃了梦寐以求的列宾美术学院,只身来到这陌生的国度。除了这双手和画笔,我一无所有。孤零零的在这人世,我,真的还是原来的那个我吗。还是,在知道真相的刹那,幻化成一堆泡沫。
迎著头顶那抹光亮,牵起嘴角微笑。也许现在的我,能做得只是对这座城市抱以苦涩的微笑。能换回什麼,无从得知。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8 16:58:00 +0800 CST  
Part    3
    
     首尔国立大学。这所历经六十多年风霜洗礼的学府。此刻正站在它的面前,我已是这里的一员,为何会莫名的伤感。我问我的心,可是它始终无法予以我想要的答案。
     为了能独立生存,我放弃擅长的油画转而学习工业设计。人,有时候不得不对现实低头。这不是妥协,而是为了更好的生存。我这样宽慰著自己。
     我叫申润福。性别男。可我却是如假包换的女生。不用诧异,为了保护我,养父动用了他的人脉,从小到大我以男人的身份活著,没有人怀疑过,甚至连我自己也开始不再怀疑。
     叹口气,转过身。韩国。汉城美术学院。金弘道。身世。绘画。还有那未知的前路。我拿什麼来承载这一切。弱小的身躯,还是手中那支早已不能再用的画笔。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8 16:58:00 +0800 CST  
Part    4
    
     回来了。隔壁的大妈友好地问我话。
     是。我礼貌地回答并点了点头。
     听说你是首尔大学的学生。大妈继续问道。
     是。
     长得俊又有才华真是难得啊。大妈坐在门边,由衷地称赞。
     我只是个穷学生。我抱以苦笑,开门进屋。
     深夜。没来由得发了个梦。梦到一个陌生的身影。轻轻柔柔地从我身边经过,穿著光鲜的韩服,带著丁香花那淡淡的香气。
     你是谁。我轻声地问。
     重要吗。她没有回头,声音温柔地让人痴醉起来。
     不重要。但是...我竟然就得词穷。
     画工。你终究记不得我是谁。女子的声音黯淡下来,随后慢慢转过身。
     好刺眼的光。我用双手本能地挡住那道强光。再睁开眼时,那女子已然不见。
     你究竟是谁。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大喊著,脚下一滑,瞬间坠落。
     是个梦。我惊出一身冷汗著醒来。
为什麼会做这样的梦。我皱眉,再也无法安然入睡。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8 16:59:00 +0800 CST  
回复:13楼

你的文今天很甜
总算盼到了

---------------
插句话
我更文的速度不比龟速快多少
大家有怪莫怪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8 21:15:00 +0800 CST  
回复:25楼
好邪恶的想法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8 21:21:00 +0800 CST  
这样的写文,大家习不习惯?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9 15:30:00 +0800 CST  
我也保持一天一章吧
可不能坏了前辈们的规矩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09 16:36:00 +0800 CST  
回复:44楼
创新!这是个大考验。做不到人人满意,但会尽量去做。
还有你想得没错。题目就是那首歌名,很喜欢那首歌,感觉很符合文所想要表达的意境。

---------------------------------------------------------------------

很感谢大家来看我的文
我的速度是爬而不是走
只好请大家多多见谅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10:05:00 +0800 CST  
Part    8

我蹲在一处角落干呕着。焦灼感迅速漫延至喉口,火辣辣地疼痛感。
依靠着一旁的大树,醉意朦胧望着天上的一环明月。似是而非地笑。
小院新凉,晚来顿觉罗衫薄。不成孤酌,形影空酬酢。很小声地念。天上月,叠影成仨。
漫惹炉烟双袖紫,空将酒晕一衫青。人间何处问多情。人间何处问多情。我大声地喊,想起哥曾对我说的。是啊,我又怎么可能会懂。我慢慢起身,脚下一软,竟向外倒去。
有一双手恰巧扶住了我,我顺势倒进了那人的怀里。
对~对不起。我的舌头竟然开始变得麻痹。
还没醒吗。那声音如此轻柔悦耳,我不竟抬起头来。
是你。我看到的是刚才那张脸,她身上竟带着淡淡的丁香花味,沁人心脾。
你,没事吧。她扶着我问。
只是头晕,谢谢你。我展露我最为帅气的笑容。
我送你回去还是...她在征求我的意见。
逃离了,可不可以不回去。我眯缝着双眼,它们真的太沉重。
那是要回家吗。她接着问。
我好困。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直至我无法睁开双眼。
喂,你怎么就。她扶着我,而我竟然开始睡去。
我为什么要扶你。这是我今晚听到她说得最后一句。

第一道明媚的光线,穿破窗户映射到我脸上,刻下一道道阴影的线条。
这是哪里。我从柔软的床上爬起,瞳孔在晨曦中逐渐收缩,仰起头看窗外的世界,那是一大片浅蓝的天空,心情莫名的舒畅起来。
你终于醒了。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这是哪里。我揉着眼问。
我家。她放下手中的早餐,站到我面前。
昨晚我...是不是...我吱唔着不知该如何表达。
昨晚你竟然趴在我身上睡去。她口吻里有不满,眼角却带着笑意。
真是对不起。我向她深鞠一躬。
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她反问我。
哎。我挠挠头,不知所措。
吃早餐吧,凉了可不好吃。她的眼神里似有情愫,这一刻我竟然害怕地想要躲藏。
心不在焉地往前挪动着,不小心撞上了摆在一边的乐器。连忙用手扶住,却也惊出一身冷汗。
这是古筝吗。我皱了皱眉。
这叫伽椰琴。她轻笑。
呃。伽椰琴是吧。我尴尬地说。
是。她回答得如此简短。
你在笑我吗。我抬头看到她眼里的笑意。
你觉得呢。她反问。
昨晚的曲子就是用它弹奏的吗。我问。
你不是看到了。她侧着头,一脸怀疑。
昨晚。我努力回想着。
只闻其声未见其物。我边说边轻抚上琴弦,手指与琴弦轻微的摩擦都让我的心为之一颤。
你懂音律?她好奇地问。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11:00:00 +0800 CST  
回kencyan
为何会闷闷的
好心情有时要自己给
周末愉快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11:26:00 +0800 CST  
大家的好心情要保持
努力酝酿一些情绪
如果可以
晚上还会有
希望大家仍在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11:57:00 +0800 CST  
晚上被狠狠刺激加打击
灵感没了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20:18:00 +0800 CST  
那617星竟然改我性别。我怒啊,打击大发了。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20:22:00 +0800 CST  
回复:65楼

呵呵,你狠心吗。
今晚不虐也不甜
一会儿会放文
谢谢你的支持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20:30:00 +0800 CST  
回复:66楼
看来真是老了
原谅是种美德
默念大悲咒

不过为什么觉得我是小弟弟而不是哥哥??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20:35:00 +0800 CST  
回复:69楼
那我比你大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20:39:00 +0800 CST  
回复:71楼
比你大一岁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20:49:00 +0800 CST  
怎么都那么迅速

楼主 erickwong  发布于 2009-07-10 20:55:00 +0800 CST  

楼主:erickwong

字数:123263

发表时间:2009-07-09 00: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1-21 20:09:08 +0800 CST

评论数:92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