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忠君之臣by辞归鹤(bl,非常规现代家奴)

情感淡漠影帝忠犬受&厌恶家奴制度风流攻

左家二少从国外回来,第一时间召回被他叫去混娱乐圈的美人管家。
本以为做演员能让虞臣多少有一些人情味,没想到却收获了一个情感淡漠加强版的虞臣。
左估能怎么办?他只能遵循医嘱,对美人管家贴心呵护了。
————
先说好,缘更且本人高级鸽子精,初中生文笔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18 04:40:00 +0800 CST  
“先生。”
“还有什么事?”男人靠在沙发背上,电视中播放着时下热映的电影。
一身白衣银绣的仙尊脚踏冰莲从天而降,三千青丝随着动作垂落下来。
“虞管家的通告赶完了,今天下午公布消息,他请示您要去哪边?”
男人看着电视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尊,不假思索道:“来倦云苑这。”
“是。”
男人挂断电话,电视上的仙尊正施法救人,特效光恰到好处,衬得仙尊愈发清冷,宛如九重天上的仙人下凡,无欲无求。
男人目光追随着仙尊的身影。
虞臣。
两年了,
你会有什么变化吗?
-
虞臣提着一个行李箱,站在别墅大门前。
他是当红影帝,也是左家收养并培养给二少的私奴,但在这之前,他首先是左家二少的管家。
先前因为左二少被老爷子打发出国管理产业,他被闲置下来,就应左二少的要求去了娱乐圈,左二少还要求虞臣在他回国前拿到影帝。
虞臣不负二少所望,果真凭借着超高的学习能力和毅力拿到了影帝。
只是拿到影帝后,左二少还没有回来。而等到他回国时,虞臣正在《降魔》剧组拍摄,所以直到今天,虞臣在娱乐圈所有的工作才忙完。而他也正式恢复管家的工作。
虞臣输入密码,密码门滴滴两声,报出一句:“密码错误。”
“……”
先生一如既往的爱捉弄人。
虞臣按下门铃。
别墅中走出来一个高挑的身影,那人穿着黑色针织衫,养尊处优的生活使他的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发亮。
见面第一句,左估语出惊人:“想进来?叫声主人来听听。”
相隔两年没见,而这个称呼更是很少用过,但毕竟是从左家训奴营里出来的。虞臣毫无羞耻感,微微低头:“主人,请让奴进去。”
左估“啧啧”两声,边打开大门边说:“看来成了影帝脸皮更厚了。”
“走吧,记得关门。”左估内心有点失望,感觉这人依旧是那样,敬重、乖顺、但没有任何私人感情。
虞臣关上大门后跟着左估走,步子总是落后左估一步。
“收拾东西去,过会琼斯医生来。”左估一进门就坐到沙发上,电视中播放的依旧是《降魔》中虞臣所饰演的仙尊出场的画面。
“是。”
-
“检查完毕,”琼斯医生从专属的咨询室出来,对左估可惜地耸耸肩,“我只能说还是一个坏消息。”
琼斯医生当了虞臣两年的心理医生。虞臣八岁被领养时做了全方面检查后查出了心理疾病,自那时起就开始进行相关治疗,但都不见起色。琼斯也很挫败,毕竟治疗没有用主要还是左家的原因。
“他的情况……讲真的我并不同意你的选择,虞的情况不是说光去靠模仿别人的情感就能治疗的。”
琼斯郑重其事地强调:“他需要的是重要的人的关心和爱,让他感受到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人。”
“虞的童年并没有得到双亲的关爱,甚至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人让他能形成自信的内部工作模式。这导致了他的情感不同常人的淡漠。所以他现在是后天形成的非常理智型的……管家。”
“我再一次向你提出建议,如果想让虞感受到情感,请为他选择一个熟悉的、最好是朝夕相处的依恋对象,给予他肯定和自信。”
左估为琼斯的一番言论思考了半分钟,在这期间虞臣出来送走了琼斯。
“先生,主家要为您举办宴会接风洗尘,地点是主宅。”虞臣给左估端来一杯水,“族中能来的都来了,家主的意思是要您必须去,否则就不再拦截要给您送私奴的族亲。”
左估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温度刚刚好,不烫不凉,是他不怎么喜欢但健康的温水。
“老爷子够狠。”左家经营的灰色产业,有充满封建制度的家奴和用于交易的私奴。
左估叹一声气,虞臣展开不知哪来的折扇,微风来得恰到好处。
“车与衣物已经准备好,请您移步。”
左估十分满意虞臣相隔三年依旧能处处周到的高效率工作。
他想到琼斯的话,起身后看似随口说了一句:“干的不错。”
得到的回答不出意料:“感谢您的认可。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18 12:55:00 +0800 CST  
(2)
左家主宅修在一个山头上,是一处传承百年的庄园。
主家的氛围是万年不变的压抑,走入庄园大门后基本上就没见过人的正脸。每个人在见到左估这位嫡系二少都低头以显示身份差别。
这里的“每个人”指的是家奴,他们统一穿着白衣服饰,脖上有一个同色的项圈。
在别墅门口,虞臣轻车熟路地和主家的管家白叔——也是他当初的老师进行过会的流程确认。
左估坐在屋内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二人交谈,心里有些不满。
回国和他的美人管家相处不到五个小时,两人间的交流还没现在和白叔的多。
“主人。”虞臣注意到左估被冷落,尽快结束了确认来到他身边,“您现在有……”
“你现在要去换私奴服?”左估打断他的话,“我陪你去。”
主宅规矩之一,家奴、私奴在庄园内必须身着统一服饰。
左估对这些彰显身份之差的规矩向来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并没有更改规则的身份和权力。毕竟头顶还有老爷子和大哥。
来到他在主家的房间,虞臣将左估“拒之门外”,因为不管在《私奴守则》还是《管家守则》上都有明确规定:除第二条情况外,不得在主人面前显露身体。
但是,
“我进去看你换。”左估一手撑着门,“《管家守则》第二条:除第一条情况外,服从主人一切命令,满足主人一切要求。”
虞臣让开门,低头道是。
左估坐在凳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虞臣:“换吧。”
先生今日兴致真好。虞臣想,往日来了主宅不说看他换衣服,就连动都不想动一步。
或许是离家两年,回来后感受到了“回家的诱惑”?
“在看什么?”
虞臣住脑。今儿个是怎么了,居然在揣测主人的想法?还在主人面前走神?
“抱歉先生,回去后奴自去领罚。”虞臣知道左估不喜欢动不动就跪的私奴规矩,十二岁那年归主时就免去了他平日的跪礼以及私奴必要的自称、请安礼、领罚礼,连称呼他都让按正常人家里的叫先生。除了在主家,他和正常人家里的管家没有区别。
“不,”左估想起琼斯的医嘱,“我亲自来罚。”
“是。”
虞臣取出钥匙,打开了他的储物柜。
柜里的私奴服是白色的,和家奴服是一个款式。私奴服与家奴服的区别是项圈是黑色的,还多了一个手环。
虞臣在左估面前脱衣服时没有丝毫羞涩,利落快速地脱下后折叠好放进柜子,然后套上家奴服饰。
于是左估就目睹了虞臣如雪的肌肤被罩上一层厚实的布料。
虞臣十二岁归主,实际上他认主是在九岁,彼时在训奴营里待了一年的虞臣已经拿了全优。而在八岁被领养时,是左估亲自挑中了他。
那会也是左家家规要求每个嫡系成员十六岁必须有个自己的私奴做管家,他看了主家几百个人的都不满意,就让人去找了外面孤儿院的。在看到虞臣的资料时被他十分亮眼的肤色和容貌以及眼中平静面无表情的样子挽留了目光,最后确定于心理健康的检查结果。
但要让左估给虞臣身上令他印象最深的点排个名的话,皮肤白算在前三。
“真白。”左估发出感叹,起身直接拿起项圈。
“谢主人赞赏。”
虞臣明白这是亲手要给他戴,于是顺从地在左估面前露出后颈。
左估看着眼前这脆弱的脖颈,仿佛轻轻一捏就会被折断似的。手无意间触上细嫩肌肤,惹来了一个难以察觉的颤抖。
扣上项圈,左估捏着虞臣后颈对上他的双眼:“我隔壁的房间回去以后收拾出来,你搬进去。”
突然换房间?这是为什么?
虞臣这回没看透先生的想法,但他没有拒绝的权力。
虞臣想点头,但无奈于被扼住了命运的后脖颈。
刚想请求他的先生让他的脖子获得自由,又感觉到先生的那只手开始顺着项圈抚摸。微痒的触感使得他想躲,但他没有。毕竟训奴营全优不是白拿的,若是连最基本的控制住自己都做不到,他也不用当管家了。
“找到了。”左估摸到一个按钮,按了下去。
项圈和手环同步响起“滴”地一声,左估放开人,带上了手环。
虞臣在左估带好手环抬头的那一刻跪在了地上,光洁的额头贴上地面:“奴,虞臣,向主人请安。”
这又是左家的规矩,不管在外面是什么身份,回到主家穿上这一身私奴服就是回归私奴身份。一切行为举止都要严格遵守《家奴守则》。
而他戴的手环,
“啧。”左估翻转着手腕看。
不过是认主的私奴其主人要带的罢了。手环上有私奴的定位,还能远程操控项圈释放电流。
封建的制度,扭曲的规定。
左估目光放在脚下虔诚又卑微的身影,迟迟没有开口。
白色服饰勾勒出身体的曲线,平滑又服帖。柔软的短发中,发旋格外地显乖。黑色项圈反衬着皮肤的白皙。
刚刚手下的触感……
左估说:“惩戒室收拾出来,回去用。”
“是。”
左估看了眼房间内的钟表:
“还有半个小时,谈谈你这两年在娱乐圈的心得体会。”
虞臣抬起头,跪直了身子,视线落在左估的鞋上:“这两年……”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18 14:13:00 +0800 CST  
(3)
虞臣的心得体会规范得像从网上扒了一篇下来的一样,完完全全按照时间顺序梳理了一遍所有演绎过的人物、揣摩角色时的困难、解决困难的方法,这样讲完了两年的事,然后做了总结,结尾还是“奴汇报完毕”,规矩得过分。
左估坐在凳子上,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手指有规律地在桌面上敲击着。
“过来。”
虞臣膝行上前,动作没有任何不规矩的地方。
“主人。”
“站着,走过来。”看到虞臣挪着膝盖走,左估嘴角一抽,“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不用守那些规矩。”
“是。”虞臣站起后视线依旧集中在左估鞋上,让左估不禁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然后又是嘴角一抽:
“抬头,看我。”
虞臣的脸在十二年前的资料照片上就是让左估一眼相中的精致,十二年后长开了更是称得上是一个美人。
他俩同岁,算算年纪都成年了……
虞臣对上左估的眼睛,看见那双眼中不断沉重的某种情绪。
“……”
“主人……”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
左估抬手示意虞臣站到他身后:“进。”
来人是白叔:“少爷,宴会马上开始,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左估收回心思:“知道了。”
-
虞臣送左估到家主房间门口,止步后背对门站在门侧,等待父子俩谈话结束。
“哟,这不是二哥家的管家嘛!怎么站在这?二哥在里面?”带有浓浓讽刺意味的声音在安静的宅子里瞬间吸引了虞臣的注意力。
来人是家主妹妹家的大儿子左满,比左估小,左二小姐是招赘,所以左满跟了母亲姓,也有资格享受左家嫡系少爷的一切福利。
他身后跟着的是他的私奴兼管家左余,已然换上了私奴服,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见过三少。”虞臣微微低头算是行礼。他是认了主的私奴,只用对左估卑躬屈膝。
“呵。”左满从左余手里拿过一个鞭子,在手里掂量着。
虞臣平静道:“主人在里面同家主谈话,请您稍等片刻。”
“不过一个家奴罢了,也敢在嫡系少爷面前耍威风?果然是放纵你在娱乐圈混了两年,连规矩都不懂了!”
虞臣又向左满行礼:“抱歉三少,我并非左家家奴,而是主人在外界挑中并做了交易才被带到左家学习家奴规矩以及管家事务。您并没有资格评价我,我属于主人,不属于左家。”
左满也不傻,不会在家主门口公然挑衅家主二儿子的权威,他手中的鞭子反手抽到身后的左余身上。
左余挨了一鞭跪下:“谢主人赏罚。”
左满又抽了一鞭。
此时家主房间的门被推开,左估皱着眉道:“你们在干什么?”
左满收回鞭子无所谓道:“罚罚我的私奴罢了,二哥不会连这个也要管吧。”
左估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虞臣,确认人毫发无损后看都没看左满一眼,直接越过人带着虞臣走了。
左满背对离去的二人,脸上浮起不屑。
把鞭子扔给跪着的人,他收好表情推门进去。
没有得到主人的许可,左余只好跪着守门。身上被鞭子抽到的地方火辣辣地疼,连带着陈年旧伤也疼起来。
左余心中叹息,主人还是那么在意和二少的身份差距。
本来都不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了。
-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18 16:10:00 +0800 CST  
有人咩⊙▽⊙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18 20:53:00 +0800 CST  
趁你们不注意,放一章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18 20:54:00 +0800 CST  
(4)
宴会结束后,左估按例要住在主宅一晚。
虞臣在自己的房间里,白叔带着一个家奴来了。
“小虞。”白叔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是换洗的衣物,“这个是给二少的。”
“谢谢。”二人站在房间门口,虞臣接过托盘,见白叔没走,便问道:
“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小虞,你也知道……”白叔脸上布满岁月留下的痕迹,此刻板着脸,倒显露出和平日大相径庭的严厉,“大少要继承家主,是板上钉钉的少主。二少和大少关系也好,老爷也不担心将来二人兄弟反目造成笑话一桩。”
“但是在外人来看,二少在国外功绩斐然,就是要争一争家主之位。”
虞臣默默想道,就先生那个讨厌家奴制度的样子,恐怕把家主之位送给他他都不要。
“我来也是因为下午老爷和二少谈话时聊到这点……”白叔顿了一下,“你知道二少说了什么吗?”
虞臣摇头。
多半是和家主直接说明自己对家主之位无意,如果不信他直接出国证明之类的。
“二少说,他喜欢男人,所以不可能继承家主为左家绵延香火。”
虞臣罕见地惊讶了。
怎么会?
这是出了躺国被国外开放的环境影响了,还是让家主安心的借口,又或是本来就性向为男只不过借此机会出柜?
“白叔,”虞臣听到这里,自然明白了白叔,又或者说是家主的意思,“是让我为主人寻找一个合适的伴侣,还是让我留意主人身边的人?”
接着说出最离谱但也最有可能的选择,“还是让我成为主人的伴侣?”
白叔板着的脸一松,慈祥起来:“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算是看着你长大的。左家自古以来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不会亏待你的。而且,家主喜欢知根知底的人,他希望二少尽早找到命中注定之人。”
“知道该怎么做吧。”
“是。”这事得回去问问先生的意见。
白叔招手唤来身后的家奴,从那人手中接过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
“这里面是一些助兴的东西,惩戒室和你房间以前被二少免去的东西都要摆回去。”
不用打开虞臣都知道箱子里是什么,助兴的药物、膏药、各种小道具,左家私奴产业的最新产品估计都在里面。
“小虞,”白叔笑了笑,“白叔知道你在娱乐圈混过,所以就算是演,也要演出对二少至死不渝。”
虞臣抿唇。
白叔见虞臣当真了,“哈哈”笑出声:“行了,开个玩笑。”
“家主的吩咐我传达完了,不过你还是要顺其自然,强扭的瓜不甜。就算真的不成,你和二少也算竹马之交了,十多年的感情,不管是为了主人还是兄弟,献身演一演情侣随便糊弄一下族里人,这样老爷也好办,二少也能自由地做他想做的事。”
虞臣从白叔手里接过行李箱:“多谢白叔提点。”
白叔“咯咯”笑了两声:“咱们这种外界来的,还是要把主人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左家。这都是为了你主人好,知道了吗?”
“知道了。”
“那我走了。”
“白叔慢走。”
-
虞臣来到左估房间,抬手敲门三下。
“进。”
左估刚刚洗完澡,身上裹着浴袍,头发还湿着。
“来给我吹头。”
“是。”
虞臣跪坐在床上,一手持着吹风机一手轻柔地打散湿发。
“主人……”虞臣斟酌着开口,“家主给奴下达了任务。”
左估闭着眼睛享受,闻言不悦地道:“是有关下午那场谈话?”
“是,家主让奴扮演主人的伴侣,以打消族中心怀不轨之人的想法。”
“他打算的倒挺好,但凡我对你有一点不信任,你这可就算犯了痴心妄想的大忌。”
虞臣:“谢主人信任。”
嗡鸣的吹风机工作声压下了左估的一声自言自语。
“不过这主意不错。”
-
次日,虞臣推着白叔给的行李箱走出庄园,身上衣物换回了西装,让左估感觉顺眼了许多。
“这是什么?”左估记得昨天还没有这个行李箱。
虞臣把行李箱装在后备箱,然后走过来为左估开车门:“是白叔给的用品。”
具体哪方面的用品,没说。
“走吧。”
“是。”
-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18 20:54:00 +0800 CST  
要断更了各位,开学前补作业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呢:)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0 00:14:00 +0800 CST  
原21楼第5章被吞,补在33楼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0 16:57:00 +0800 CST  
写了段两人的肉,可惜不敢发,怕被删(*/∇\*)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0 16:57:00 +0800 CST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0 17:32:00 +0800 CST  
37楼长图,补的是第5章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0 17:32:00 +0800 CST  
42楼有车,咳(*/∇\*)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0 19:08:00 +0800 CST  
才发现有个bug,第一章,左估出国了两年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1 08:59:00 +0800 CST  
虞臣跪坐在床上,身上的纱衣触感冰凉,三千青丝垂落,被一条红色飘带轻轻挽起。他低垂着眉眼,一动不动地望着地上一点。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侧颜,光影交织,宛若古代青楼中一夜千金的花魁。是气质出尘,但所着衣物又是坠入红尘。
左估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绝美的画面。
美人如画,如此乖巧地静待一人,怎能不让人动心?
左估在床边坐下,虞臣从床头柜里取出吹风机,插上电为他吹起头来。
耳边尽是风的轰鸣声,左估向后靠,头碰上虞臣的胸口。
“衣服是自己挑的?”
虞臣熟练地为左估吹头,闻言实话实说:“前天见先生看我饰演的仙尊君景,就找了这件衣服。”
左估头发干的差不多了,虞臣仔细地为左估收好。
左估看着虞臣毫无波澜的面色,抓住虞臣的双手:“现在还是无法理解喜怒哀乐吗?”
虞臣分析:“无论我有没有感情,只要先生想,虞臣在所不辞。”
这条命本来就是左估的,当初在签下合同就已经注定了。合同中写明由左家提供金钱资助及一生庇佑,作为交换,他需要照顾左家二少的生活起居以及工作安排,以左估的一切为第一利益。等价交换,没有什么不公平或不情愿的。
左估轻轻地按着两只皓腕与床面相触。他的身体与身下人的离得极近,温热的呼吸打在虞臣脸上,虞臣毫不避讳,直直的看着左估。
左估一只手轻轻地摸到虞臣脑后,拆下红色飘带,然后将它绑住虞臣双手。一只手按住虞臣,左估情不自禁地亲上去。
虞臣没有反抗,平静地接受了左估的吻。左估小心地探出舌,描摹着唇的轮廓,而后深入,掠夺虞臣口中每一滴津液。
“呼吸。”左估放开虞臣,虞臣没接过吻,不会换气。刚才被左估亲得又晕又热,现在他脸颊透红,双目含着春水,檀口微张,嘴角残留了一丝津液。
不知道是谁的。
左估吻去了那一丝津液,一只手抚上虞臣的面庞。
“做过清理了吗?”
虞臣晕晕乎乎地点头:“做过了。”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1 09:03:00 +0800 CST  
49楼,我在被删的边缘疯狂试探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1 09:04:00 +0800 CST  
2分钟了还没被吞!是因为都在脖子以上吗?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1 09:07:00 +0800 CST  
虞臣晕晕乎乎地点头:“做过了。”
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分开抬了起来,架到左估的肩上。身后那处被按压两下,然后异物进入感随之而来。
左估扣挖按转,手指在穴中由慢到快,进进出出。
虞臣不由得闭上眼,迷离的眼神掩盖在如蝉翼般颤动的眼睫下,喉中泄岀一声低吟。
左估动作突然停下来,虞臣胸口起伏着,还没缓过神,就又感觉到一根手指进来了。
他下意识压着声音,唯有几声不受控制地哼了出来。
左估被他这隐忍后的声音勾得心痒。三指都进入成功后,他抽出手指,换上了自己。
“唔嗯……”虞臣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但很快又被他控制住了。左估也是天赋异禀,即便做过扩张还是没办法接受异物的进入。
左估一点一点地侵入,时刻注意着虞臣的表情,倘若虞臣皱一下眉或是闷哼一声,就停下来等他适应。
就这样,左估慢慢地倾身,虞臣的身体也慢慢被折起。
终于完全进入了。
虞臣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现在满脑子都是浆糊一样的迷茫,只记得不要反抗身上人,忍住别出声。
他感觉到耳边多了道气息,身上那人在他耳边轻声道:“我可以动了吗?”
迷迷糊糊的脑子不能给出语言上的反应,他点点头。
然后,还未聚焦的目光被身下的动作冲得溃散。一声低吟冲破憋住的气息,不自觉地张开了嘴。
“哈啊……”虞臣又把嘴闭上,几乎是咬牙切齿,才抑制住接下来的声音。
有点疼,也有点胀。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1 10:26:00 +0800 CST  
求别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1 10:27:00 +0800 CST  
接下来的片段就不好搞了咳

楼主 天山幽雪549  发布于 2021-08-21 15:20:00 +0800 CST  

楼主:天山幽雪549

字数:18496

发表时间:2021-08-18 12: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8-27 23:27:16 +0800 CST

评论数:1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