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九命猫妖

驱魔师D & 猫妖L
有空更,可能坑…
背景架空,故事纯属杜撰,与现实真人无关~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12 13:13:00 +0800 CST  
唐瑶瑶欢呼一声,见D转身要回房,忙叫住道:“二哥,你又回去画符了,不练剑吗?”
D摆摆手:“不了,最近忙。”他前些日子受到启发,正着手研究一种全新升级的契约符,这几天已经做了好几个版本,却苦于没法实践,不知是否管用。大概率是能成功的,只是又会被父亲斥为旁门左道的禁术,D既兴奋又随意地想道,但那又怎么样呢,我自己悄悄用就好了。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12 13:22:00 +0800 CST  
D莫名其妙。原来唐瑶瑶在那儿的长廊上发现了一只漂亮的黑猫,那猫通体乌黑,只左脚上有一圈浅白的茸毛,眼睛是漂亮的紫铜色,像极了澄澈通透的琉璃珠。唐瑶瑶还试图都逗弄那只猫,她又是“喵”又是“啧”地忙活了一阵,只是对方毫无反应,而当她忍不住伸手去摸的时候,猫却极其敏捷地一跃而开,她连猫毛都没碰到!
唐瑶瑶捶胸顿足道:“就差一点!我离碰到九命猫妖就差一点啊!”她想起什么,拽着D的衣领吼道,“被它扑满怀是什么感觉?是不是爽翻天了!啊啊啊为什么不是我!”
D心想爽个屁,不过是一只坏脾气的猫!不过,唐小妹把他错认成普通的猫,自己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妖气,难不成,真的是一只懂得隐藏妖气的九命大妖?只是,他若是九命猫妖,应当备受彭家礼遇,手臂上的伤痕却是如何来的?带着一肚子疑惑,D被唐瑶瑶边拽边摇地回到了家。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14 17:18:00 +0800 CST  
猫妖3
唐瑶瑶绝不是个安分的姑娘。在别家姑娘穿着小裙子蹒跚学步时,她已经学会爬树掏鸟蛋了;当女孩子们凑在一起讨论哪家哥哥最俊时,她哄着二哥陪她一起偷看父亲供奉的九尾狐,被发现后心安理得地把屎盆子扣在二哥头上,害得女孩子们公认的男神D被父亲禁足了一月有余,自此成为女生们的公敌……此外还有数不胜数的诸般劣迹。
距离彭家葬礼已经过去好几天,唐瑶瑶依然对猫妖之事耿耿于怀,心里总是琢磨着如何偷偷地去到彭家,定要摸到猫咪方能罢休。D对她这般任性的心思看在眼里,不免时时留意一二——毕竟那不是普通的猫妖,更不是守护他们的九尾狐,唐瑶瑶闯祸事小,为了一饱眼福伤了性命就得不偿失了。
唐瑶瑶蠢蠢欲动了七天,直到父亲接了个大委托,和九尾狐一起出了城,至少得小半个月才能回来,她便知道机会来了。
当天下午,唐瑶瑶换上一身暗色衣裳,牵起一匹马,故作自然地走出大门。她是小姐,又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出去,是以管家和下人们均未发现异常,看见的还以为小姐只是就近散心。唐瑶瑶心中得意,正欲翻身上马,却见D早已在门外站定,身边同样牵着一匹马。
唐瑶瑶纳闷二哥怎么没在房中画符,害怕暴露了心思,讪笑道:“二,二哥,这么巧,我出门逛逛。”说罢便想上马溜之大吉。
D早有防备,伸手拉了她的马缰绳,说道:“想去彭家的话,我和你一起。”
唐瑶瑶下意识否认:“谁,谁要去彭家了,那里有什么……”话到一半,这才反应过来D说了什么,不可置信道,“你一起去?!”
D点点头,与其日夜提防,不如让她去,有自己跟着好歹还能看着点。
唐瑶瑶再三确认D没有说笑,继而感到十分困惑,难不成二哥也想去看猫妖?她想起小时候央求母亲养了一只猫,结果自己只顾着撸猫,喂养和清洁的工作实际上全部落在了D的身上。原来D面上淡淡的,心里其实还是很喜欢猫咪的。唐瑶瑶想通了这一点,便复兴高采烈道:“走走走,一起去撸猫!”
D嘴角抽抽,那猫妖危险得很,不反过来撸你就不错了。
两人一路扬鞭,马不停蹄地赶了几十里路,直到天穹由湛蓝转向深蓝,方才到了定海彭宅。他们在一棵槐树旁栓好马,沿着彭宅围墙外走了一段,寻到一处高大的乔木,枝桠伸进高耸的围墙,两人身手甚佳,顺着树干轻松越过高墙。为了避开巡逻的下人,唐瑶瑶示意D走屋顶。
彭宅早已撤去了漫天素布,夜幕初降,亭台楼阁点上星星灯火,映得层楼叠榭如梦似幻,显出些朦胧而庄重的独特美感。错落曲折的楼台花苑间,偶尔走过一两名打着灯笼的下人,果然是在轮班巡逻守夜。
唐瑶瑶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张粗制滥造的彭家地图,上面还用笔圈了她认为猫妖最可能出现的若干地点。她一手持着地图,不停地翻转辨认,一边指挥前进的方向。他们小心翼翼地踩着屋顶的琉璃碧瓦,尽量不发出大的声响,一路没有惊动下边的巡逻人。唐瑶瑶跳上一处颇高的房顶,回头小声招呼D:“快上来。”
D跟着从旁边的屋顶跳上去,却见这边屋脊上隐约有一个模糊的身影,黑暗中影影绰绰的看不分明。他拉住还想继续往前的唐瑶瑶,示意她看向黑影。
此时夜风缓缓地吹开云层,倾泻出明亮皎洁的月光,黑影随之现出了相貌,却是那天的猫妖,正略显无聊地盘腿坐在屋顶。猫妖显然早已发现了两位不速之客,单手支腮懒洋洋地问道:“又是二位,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唐瑶瑶面露诧异,觑起眼睛使劲看了几眼,接着上前几步道:“小哥哥你真好看!我叫唐瑶瑶,你叫什么?”
D简直想一巴掌把唐瑶瑶拍下屋顶,你也是猫吗,夜视能力这么好?
猫妖呆了呆,说道:“我叫L。”
唐瑶瑶继续搭讪:“你是彭家的人吗?我们是来找九命猫妖的,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L纳闷道:“你们找他干嘛?”眼光扫过唐瑶瑶的脚边,忽然若有所思,心念一动,摊手道,“我知道他在哪,但是不想告诉你。”
唐瑶瑶果然急了,快步上前想央求几句。她只顾着说话,脚下突然踩到了什么,身子一歪扑地摔倒。他们所在的屋顶是倾斜的,唐瑶瑶扑倒后顺着光溜的瓦片直往下滑。D忙伸手拉她,被下滑的势头带了个踉跄。两人一同滑落数尺,方堪堪停住在房顶边缘。
唐瑶瑶坐起身,从脚上取下一小片厚实的东西,似乎是某种不知名的布料。她自言自语道:“刚刚好像被这个绊了一下。奇怪,这是什么?”
D觑起眼睛仔细看,认得这是拿香灰水浸泡过的绨绸子,是专门用来做阵法的,心道坏了,唐瑶瑶这一绊准是破了什么阵。忙抬头观察L,却见他腾地站起,一双猫儿眼紧紧地盯着唐瑶瑶手中的碎绸子。D心道不妙,不及细想,抬手往唐瑶瑶和自己身上各拍一张疾速符,也不管会不会被别人发现了,冲着唐瑶瑶大喊一声:“走!”
唐瑶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茫然道:“走?那猫妖……”
D一边拽上她飞快地往外去,一边打断道:“那家伙就是猫妖!”
唐瑶瑶“啊?”了一声,大概也知道自己闯了祸,闭上嘴乖乖跟着D撤退了。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17 18:54:00 +0800 CST  
L并没有去追唐家兄妹,甚至对他们的落荒而逃瞧都不瞧一眼。他走到唐瑶瑶跌倒处,踢了踢绊倒她的、另一头仍埋在瓦片下的碎绸子,咧嘴一笑,接着攀住房檐跃下屋顶,一晃进了被破了阵法的书阁二楼。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17 18:55:00 +0800 CST  
猫妖4
D和唐瑶瑶一路飞奔回家,一开始还是D拉着唐瑶瑶,等唐瑶瑶反应过来,就变成她在前头拽着D。慌乱间两人全然忘了栓在树旁的马匹,幸而D制作的疾速符效力惊人,贴上后人奔跑的速度竟不下于马匹的全速疾驰,时间还不到午夜,两人便气喘吁吁地跑回了家中。
D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倒了杯水却根本停不下喘息喝上一口。
唐瑶瑶也在喘,却还有心思挖苦D:“你,你体力也太差了。父亲总催促你练,练功,实在太有必要了。”
D好容易喘匀了一口气,反驳道:“这么远,不累才奇怪。你不也,喘得厉害?”
唐瑶瑶理直气壮道:“我这是,拽你拽的。我说,刚刚为什么要跑,我绊倒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D总算抿了一口水,润了润破风箱似的嗓子,解释道:“那个是布置阵法用的,被你踩断了。现在估计彭家上下都知道了,他们家被人入侵了。”唐瑶瑶偏偏还自报了家门,也不知道这件事还能不能善了。
唐瑶瑶“哦”了一声,她对破坏阵法没什么概念,只觉得既然没有伤害到别人,那就不算个事儿。心里一轻松,她又想起了猫妖,见是见到了,只可惜还是没能撸上一把!
D和唐瑶瑶在客堂稍作休息后,打算各自歇息,突然间急促的“咚咚”声起,前院的大门被敲出一串催命般的响声。D和唐瑶瑶对视一眼——彭家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D示意守夜的下人拿开门闩,稍稍拉开一条门缝。透过不宽的缝隙,却见外面站着一名披头散发、神色惶恐的青年男子,细看之下,竟是彭家当家彭得旺!
彭得旺明显是睡梦中被惊起,只勉强套了件外衣,头也没梳地就跑了出来。D见他一身狼狈,又只带了一名小厮,身后牵着两匹口吐白沫的马,不由疑心在他们离开后,彭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彭得旺情急之下哪顾得上礼仪,伸手拉开门缝,急道:“彭家有难,可否借九尾狐一用?”
D不太喜欢他将九尾狐当作物品相借的口吻,但仍是请他进了屋,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彭得旺匆忙走进客堂,来不及坐下,便开口说道:“我家和妖兽的契约符一直放在书阁,并设下阵法守护。谁知阵法不知怎的遭人破坏,被九命猫妖进了书阁、撕了契约,现下他凶性大发要取我性命!幸得我启动家中的阵法将他暂时困住,这才得以脱逃。可阵法撑不了多久,思来想去,只有您家的九尾狐可以与之一战、救我性命了!”
驱魔师的工作是降妖,却不是见妖就降,反而有不少会和某些妖怪通过符篆结成契约,借用它们的力量降妖除魔。作为回报,驱魔师或把降得的小妖小怪留给契约妖兽,或为其提供良好的修炼环境。妖怪的世界弱肉强食,只要有利于生存或变强,他们往往乐意同人类签订契约。唐家的九尾狐便是如此和唐老爷子结有契约。
思及至此,D有些疑惑,问道:“契约符既然是双方自愿签订,又常常是互利共赢的,九命猫妖为何要撕毁它?”
彭得旺目光闪烁,随口敷衍道:“谁知道呢,**就是**,当初我们彭家有恩于他,他却想要害我性命,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D为难道:“今日父亲带着九尾狐出城了,我们就是想帮,也帮不上忙。”
彭得旺一路慌慌张张逃命至此,怎料如此不凑巧,登时感到了绝望。他如何知道,若不是唐老爷出门办事,唐瑶瑶也没有机会偷跑进彭宅撞开阵法,他自然也不会遭此横祸。
D忽然想到什么,问道:“那张契约符你有带在身上吗?方便的话请给我看看。”
彭得旺疑惑,从怀中掏出几片明黄色纸片递给D,说道:“都碎成三片了,有什么可看的。”
D接过纸片,就着烛火仔细查看,忽地一拍大腿道:“有的救!”
彭得旺惊疑道:“你能救我?”
D胸有成竹道:“这张符上猫妖签下的部分没有被破坏,给我一点你的血,即刻便能修复。”
彭得旺依然不可置信:“可我从没有听说过破了的符咒还可以修复的。”
唐瑶瑶不满彭得旺的怀疑态度,一掌拍在他的背上,说道:“你就信了我二哥,只要和符咒相关的,他称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彭得旺终是看见了一线生机,放了几滴血在仆人拿来的碗里,然后眼巴巴地瞅着D取了工具开始埋头捣腾。
唐瑶瑶走出客堂,站在前院里,越过围墙远远地眺望定海方向,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天空电光闪烁,却听不到半点声响。彭得旺在客堂旁观了会儿修符咒,看不出什么门道,于是也走到院落里驻足眺望。天边雷电每闪过一次,他就不自觉地抖上一次。
唐瑶瑶说道:“你抖什么,那个就是你家的九命猫妖吗?”
彭得旺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虚弱地点了点头。
唐瑶瑶似乎没有看出彭得旺的恐惧,仍旧是一副没心肝的样子:“猫属阴,据说到了九命猫妖,会再生出一种属性,你家的是雷电,是很罕见的属性啊。”雷电取天地之力,是一种极为霸道强劲的力量,古时更有雷鬼被奉作天神,足见人们对天雷的敬畏之心。
彭得旺根本没有心思听唐瑶瑶闲谈,紧张地盯着似乎越来越强的雷电,知道彭家的阵法就快要破了。他赖在唐家,其实是躲在唐家的守护大阵里,期望能够得到庇护,好在这两个小的也没有赶他的意思,心中稍感安慰。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21 10:56:00 +0800 CST  
猫妖5
彭得旺暗暗祈祷L千万别找到他,但可能是他平日里太缺德,以至于才祈祷了两遍,耳旁突然阴风阵阵,头顶猛然间炸开一道雪亮的闪电。霎时天空惊现层层密云,地面更是亮如白昼,不及反应,喀隆隆的雷声响彻云霄,电光撕扯空气对准彭得旺狠狠劈下,“嘭”的一声巨响,打在唐家的守护大阵上。彭得旺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仰着脸望向头顶已经开裂的守护大阵,禁不住瑟瑟发抖。唐瑶瑶并不害怕,单是捂着耳朵远离了彭得旺,毕竟雷电劈得这么准,她可不想被伤及无辜。
唐家的守护大阵在三道雷后彻底粉碎,强势的轰鸣声下,彭得旺差点被震得失聪,耳朵里一阵一阵的嗡嗡作响。他哆哆嗦嗦地趴在地上,好半晌了才鼓起勇气伸出脑袋,却见L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围墙上。
L身形单薄、瘦瘦小小的,却是挡不住的气势骇人。他坐在墙头荡着小腿,嘴角噙着微笑,身后磅礴的妖气似滔天巨浪,翻滚着灼烧周遭的空气。彭得旺被浓烈的妖气裹挟,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
L似乎在破阵时受了伤,身上一大片衣料被撕裂开,两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淋漓。但他神色轻松、不甚在意,比起这点小伤,他更激动于终于摆脱了契约的束缚,兴致勃勃地要对彭得旺大下杀手。
彭得旺被L盯得浑身发毛,结结巴巴地哀求道:“我,我们彭家有恩于你,你不能杀了我……”
L笑吟吟地道:“你觉得现在说这个有用吗?”
彭得旺平日里作威作福全凭契约,如今没有了倚仗,翻来覆去地只重复着“有恩”。他心中L一向是不驯服的野猫,如今更不期望他能念及旧情,只觉得自己今日是死定了。
L的确一心要他死,勾了勾手指,招来又一道耀眼的落雷,瞬间在唐家的前院炸开了花。这一下炸得火光四溢、碎石翻飞,L却疑惑地皱起了眉,他刚刚好像……不受控制地打偏了。猛然想起,契约第一条:“不得伤害彭家人……”L心中不安,不会这么邪门吧?
少间,彭得旺的咳嗽声从扬尘中传出。他被吓了个半死,又吃了一嘴的尘土,却奇迹般地完好无损。
L不信邪,正想要再来一道落雷,却见一人从房屋中冲出,边跑边喊,声音里满是兴奋:“修好了!契约符修好了!”
L定睛细看,只见D的手里拿着一张完整的明黄色符篆,分明就是已经被自己撕毁的契约符!他目瞪口呆,当场傻了——这玩意儿居然还能修好?!
眼见D就要把契约符交给彭得旺,L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修好了,抢来再次毁掉就是了!他从围墙上跃下,闪身上前,伸手去抢契约符。D陡然遭袭,下意识缩手躲开。L一夺落空,欲再次夺取,突然手臂一紧被往后拽,却是彭得旺在背后拉住了他。趁着L脚步不稳跌倒在地,彭得旺连滚带爬到D跟前,劈手夺下契约符,不及检查便收入怀中,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L被彭得旺尽全力拽得跌了个跟头,竟毫无反抗能力,不得不信契约果真被修复了。
D的插手直接导致彭得旺和L的处境调了个个。彭得旺仍然灰头土脸,却自知逃过一劫,已然恢复了一派镇定;L则心下凉透,这下不仅自由没了,姓彭的一朝得势,必往死里折磨他。
D看了看跌坐在地上、几乎傻了眼的L,心中生出少许歉意,目光所及,却见L撕裂的衣服下,横七竖八的满是伤痕,除却两道还在淌血的新鲜伤口,其余的或是初愈、或已结疤,不是战斗留下的,更像是被人拿鞭子生生抽出来的。D越看越是心惊,忽然拿不准自己救彭得旺一命是否正确。他正自惊疑不定,忽然被L凶狠地一瞪,当下心虚地别过目光。
L万万想不到突然冒出个能修复破损符咒的人,一阵瞠目结舌后,缓缓站起身,恨恨地记下了仇。
从D拿出契约符到它落入彭得旺手中,变故只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唐瑶瑶根本来不及插手,这时方小跑过来,拉了L问道:“你没事吧?”
L原不想理会,但见她一脸关切,便摇了摇头。
唐瑶瑶又问道:“你干嘛和彭得旺过不去,他对你不好吗?”
L却说道:“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
彭得旺在小厮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尽力维持风度地向D又是道谢和又是交待赔偿事宜,言毕便打算打道回府了。他一迈腿,却发觉下身凉嗖嗖的,悄悄伸手摸了一把,竟是自己吓尿了裤子,登时恼羞成怒,朝着L吼道:“还嫌不够丢脸?给我回去!”
唐瑶瑶不满道:“你怎么这么说话……”话未说完,身旁L纵身跃上围墙,随即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中。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24 18:59:00 +0800 CST  
猫妖6
彭得旺自出生来就没有如此狼狈过。他自幼丧母,父亲对他极是溺爱,下人们也从不敢违逆他,唯独L不把他当回事。他认为L曾受彭家恩惠,又签下契约,理应对他敬畏有加,因此十分厌恶L目中无人的轻蔑态度,常常稍不顺心就毒打L。L碍于契约无法还手,经年累月,心中对彭得旺恨意愈盛。如今矛盾爆发,在这场惊变中,彭得旺固然取得了暂时性上风,却陡然想起一直被他欺压的L并非软弱无能的人类,一时间又是惊恐又是愤怒。
骑马回程的半道上,彭得旺偷偷地取出契约符查看,只见符纸已被粘好,只是细看之下,仍有几处细微的破损,也不知破损处书写的契约条款是否会受影响。刚进家门,彭得旺便瞅见躲在角落里发抖的管家,一把揪了出来,正欲责骂,忽然想起什么,改口吩咐他速去取了玄铁刻环来。
彭宅经过L一通大闹,几处亭台楼阁都成了断壁残垣,彭得旺已是怒火中烧,又见L面无表情、毫无悔改之意,更是火上浇油,几步上前,抡起手掌便向L脸上揍去。L矮身躲过,彭得旺想补上一脚,又被他打滚避开。彭得旺气急败坏,命令站在一旁两个卫士一齐制住L。L东躲西藏,眼见两个壮汉左右围堵,避无可避,下意识伸手截住一人抱拢的小臂,掌间电光突闪,那人惨叫一声,竟如断线纸鸢般直直地飞将出去。
在场众人均是惊诧——按照契约,L本应不能伤害彭家的任何一个人,包括这名卫士。L感到诧异,彭得旺却暗道不妙,契约果然还是受到损坏,现在大概只有自己能安全地靠近L了。此时管家正好送来玄铁环,L尚满脸疑惑,稍有分神,彭得旺当即飞身将他扑倒在地,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狠狠地往地上掼去,猛砸了几下,从管家手中拿过玄铁环,咔嚓套在了L的脖颈上。L被砸的七荤八素,还未缓过劲来,忽觉脖子一凉,随即手脚发软,又似灌了铅般沉重。他太熟悉这个感觉,是压制妖力的玄铁环!他此前动用了多少妖力,这会儿就会受到多少反噬,滋味是相当不好受了。
彭得旺长出一口气,脚尖踢了踢几乎晕过去的L,对剩下的卫士道:“把他关到冰窖去。”自己则快步回屋,赶紧换掉这身又是尘土又是尿液的脏衣裳。

彭得旺和L离开后,D差遣仆人大致收拾了一片狼藉的前院,直忙到后半夜才结束工作。唐瑶瑶游手好闲地磕着瓜子旁观,忽然对D说道:“我们可能做错了。那姓彭的不是什么好东西,L回去了肯定要挨一顿暴揍。”
D想起L身上的鞭痕,心想肯定不止一顿暴揍了,会不会直接被打死都难说。他出了会儿神,对唐瑶瑶说道:“我做修复的时候,仔细看了他们的契约,内容对L非常不利。”
契约符既是人妖双方签订的条约,内容自然可以自行拟定。一般小妖希望依附于驱魔大家,会愿意签订内容较为严苛的不平等条约。这类契约妖兽受益少、受到的约束也更强,却极少有大妖愿意签。唐瑶瑶蹙眉道:“难道他们签的是不平等条约?”
D点头道:“而且约束力极强,如果彭得旺有心,甚至可以强迫L和他的子孙再次结成不平等契约。”
唐瑶瑶惊道:“那不就是终生奴役了!二哥,就这样的契约,你也帮那姓彭的修复了?”
D揉着太阳穴,颓然道:“我当时没想到这一层,况且我虽然修了大概,但契约终究是遭到破坏,里面的好些内容已经不奏效了。”
唐瑶瑶说道:“要不我去把契约偷回来,让L和咱们住在一起,那个姓彭的他想杀就杀好了。”
D斜了她一眼:“又在胡说。”然而他自己也非常担忧,顿了顿,说道,“等到天亮,我找个理由去彭宅探一探情况。”
D看前院收拾的差不多了,便让大伙儿回去休息,也赶了唐瑶瑶去睡觉。
唐瑶瑶兴致高昂,吐着瓜子皮道:“明天早点起,咱们一块儿去!”
第二日D起了个大早,唐瑶瑶却因为晚上睡的迟,说什么都起不来了。
D催促道:“起来了,你自己说要一起去的。”
唐瑶瑶拿被子蒙了头,含含糊糊道:“我再睡会儿……你代表我去吧……”
D叹气:“我叫过你了,回头可别怪我没喊你。”说罢便走出了屋子。他正打算出门,管家却来通报,说家里来了位客人。
说是客人也不算,是个东奔西走的流动商人,声称受人之托前来请唐家驱魔降妖。父亲和大哥都不在家,D只能自己出面接待,缓缓再出门。
商人自称打南边来,路过一座富饶的城镇,名为熹洇镇,本想支摊做点买卖,却碰上镇子里发生了一系列怪事。据当地居民所说,那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死人,尸体脖子后面都有一块银锭形状的褐斑,怀里则揣有大量银钱。这人死的不明不白,钱也来的不明不白。家属无奈,唯有掏了银两当作买命钱。当地人委托商人沿途打听,这到底算是个什么事儿。商人途径明州,听闻明奉唐家长于驱魔,于是前来拜访。
D又问了些细节问题,奈何商人听闻怪事后便匆匆离开,对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只好说道:“只有这些信息,我有个大致判断,却无法下定论。这样吧,过几日我便亲自去那里看看。”
商人说道:“如此甚好。”他本是顺路帮忙,事情传达完后便自离开。
送走了客人,D终于得空,此时唐瑶瑶还在赖床,他便独自骑马赶去了彭家。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27 17:45:00 +0800 CST  
D赶到时已是午后。彭宅高耸的围墙坍塌了数片,废墟处几队工匠正在手脚麻利地修复,看进度至少清晨就已经开工了。D料想昨夜对彭家来说也是一个不眠夜,相比只忙活到后半夜的唐家,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睡觉,彻夜连轴地收拾这一团乱麻。
朱漆大门完好依旧,华丽的色彩在阳光下刺的人眼睛发疼。D向守门的卫士报了家门,静静地站在门口等待通报。
小厮赶到通报时,彭得旺正在冰窖收拾L。他恨极了L在唐家给他的难堪,面对一片狼藉的宅邸,只几句话把善后工作扔给了官家,自己则梳理头发、换上干净的衣服,憋了一口气找L算账。
彻夜未眠,彭得旺把诸般刑罚手段一一使上,折磨得L半死不活,总算发泄了心中的大半晦气。他用鞋尖挑起L的下巴,说道:“胆子不小啊,敢对主人动手,现在知道后果了?”
L不答,眼里尽是不屑。
彭得旺怒极反笑,执铁棍点了点L受伤不轻的左腿道:“我今日便打到你服气为止,就从这里开始,先打断这条腿,看你还能猖狂!”
L才受过刑,只这轻轻一点便疼的浑身哆嗦,但仍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彭得旺抡起铁棍,毫不在意这一棍下去会不会留下永久性伤害。就在这时,忽然闯进一名小厮,通报说唐家少爷来了,正在门口候着。彭得旺一想是救命恩人,便放下铁棍,对L冷笑道:“回头我们继续。”说罢离开地窖,亲自去了门口迎客。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09-27 17:53:00 +0800 CST  
国庆快乐鸭~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1 11:04:00 +0800 CST  
猫妖7
D远远便看见彭得旺穿戴整洁、步履轻快,待到走近了,发现对方颇有神清气爽之色,好像已经狠狠出了口恶气。D四下里望了望,意料之中没有看见L的身影。
彭得旺十分热情,同D寒暄了几句,接着围绕建筑破坏造成的损失闲扯了一会儿,D心中急躁,将话题引向L:“是啊,昨晚可真是危险。说起来L……猫妖,他现下如何?”
彭得旺轻松道:“唐二少爷放心,我好好教训了他一顿,暂时不会构成威胁了。”
D蹙眉道:“我想去看看他。”
彭得旺以为D不放心,便大大方方地引他去了囚禁L的地窖。
甫一进地窖,D就感到了迎面而来的寒意,顺着台阶越往下走,寒意便越是刺骨。终于下到地面,D看清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冰窖,除了必要走动的地方,几乎所有空间都堆叠了满满当当的巨型冰块,冰块大小不一、凹凸不平,将晦暗的光线折射出一幅扭曲怪异的景象。冰面上散布地贴着几张浅色符篆,令得冰块的寒气愈发凛冽蚀骨。在靠近入口一侧的墙面上,则挂满了各式各样形状狰狞的刑具,大多数D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D越过层层冰堆,一眼看到了冰窖深处的L,他双手各被一副粗重的铁链紧锁,铁链另一头分别拉至地窖左右两侧墙顶,长度既允许他自由活动四肢,又限制了可以行动的范围。又见他脖颈上套着一只乌黑的金属薄环,隐隐透出红光,D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极为罕见、可以压制妖力的玄铁材质。
L全身是伤,虚弱地缩成一团蜷在地上,身下是大片刺目的血污,身体还在轻微颤抖,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冻的。察觉有人来了,他只略略抬起头,见又是彭得旺,便不感兴趣地再次埋下脑袋。
D陡然看见如此血腥的私刑,既是揪心,又是止不住地怒火上涌。
彭得旺却轻描淡写道:“稍微教训了一下,让他长长记性。”
D从未见过这样“教训”妖兽的,别说妖兽已经修炼出灵智,就算是普通的生物,也不该如此对待!他强压不满,说道:“既然已经教训过了,彭家主便放了他吧。”
彭得旺连连摇手:“放不了!以前他还受契约的约束,现在契约受了破坏,放他出来必闹得人仰马翻!你也瞧见刚才他看我的眼神了,哎,到底是养不熟的野猫!”
D心想你这么对他,不恨你才怪。 然而他也明白,这猫现在还是别人家的,自己尚没有发言的立场。他暗暗骂了声自己,修什么符篆,都怪你手贱!
沉默了会儿,彭得旺便说冰窖寒气太重,又请D回到了地面上。
只在冰窖待了一小会儿,D的手脚已经开始发冷,皮肤好似结了一层薄冰,难耐地搓着手问道:“下面怎么弄得这么冷?”
彭得旺解释道:“二少爷有所不知,猫畏寒,这猫妖又尤其害怕冰雪,碰到冰就跟碰到毒蛇似的,所以我用冰符咒加重寒气,以防他弄断了铁链暴起伤人!”
D想象了一下被毒蛇包围的场景,总算发现彭得旺根本就是怎么恶毒怎么来,偏他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心肠却是如此毒辣。
彭得旺没有注意到D变换的脸色,兀自愤慨道:“这猫真是坏我大事!原本还想带上他调查家父过世的原因,现在可好,他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法带出门!”
D奇道:“令尊不是正常过世的?”他只听闻彭老当家的是暴毙而亡,老爷子今年不过五十多,又是修道练功之人,寿命应该远远长于此。
彭得旺说道:“家父五十出头,正是春秋鼎盛,突然离世定有蹊跷!再者,父亲死前脖子后面出现了一块奇怪的褐斑,我猜测死因可能和这个有关。”
D听到这话,眼睛一亮,脑子三转两转,立刻形成一个想法。他对彭得旺说道:“真是巧了!我听闻南方一个小镇,也发生了类似事件。那里陆续有人离奇死亡,尸体脖子上都有一块银锭形状的褐斑。”
彭得旺一拍手掌,说道:“对,对!就是银锭的形状!”
D接着把商人告知的情况添油加醋地说与彭得旺听,形容得妖物之残暴、情形之凶险,唬得方才还在叫嚣要报仇的彭得旺吓得缩回了脖子。
彭得旺心下思量,原来那妖物如此了得,现在没了L的协助,自己哪里是它的对手?说不定报仇不成反被杀,那可万万使不得。可杀父之仇不报又不行……
见彭得旺果然陷入了两难,D耐心等他苦思了一阵,这才不慌不忙提出了早已想好的计策:“彭家主不必担心,我虽然没有允下委托,但既然和令尊有关,我也有意过去看看。只是那边的情况着实凶险,我倒不是怕死,只怕搭上性命也没能查出真相,除非……”
彭得旺听说D有意过去,心中一喜,追问道:“除非什么?”
D以退为进,改口道:“这个要求太过分了,还是算了。”
彭得旺大急:“此事关乎杀父之仇,二少爷但说无妨!”
D叹了口气,说道:“原本九尾狐在的话,我相信他能够对付妖物,只可惜他和父亲出了远门。我想,如果能让九命猫妖同我一道去,一定能解决这个棘手的事件。”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1 17:50:00 +0800 CST  
彭得旺愣了愣,这个要求果然过分。况且如果L能用,他又何必借给D呢?但他转念一想,现在自己没法控制L,留着似乎也没什么用,有借有还,也不怕他跑的。而且南边那么危险,连父亲都栽了,既然D这个愣头青愿意冒险,就让他代替自己去吧。
彭得旺想通了这一层,已经认可了D的提议,面上却仍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对D说道:“可是你也看到了,这猫妖连我的话都不听,即使让他和你结下临时契约,我担心反而会于你不利。”
D笑道:“这个不用担心,我既能修好符咒,自然有办法对付他,还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彭得旺忖量,不管D是不是真的有法子,反正是他主动提出要接锅。就算这小子把自己作死了,事后还能推说他是接了委托才出的事,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他还好心借出了猫妖呢。
各怀鬼胎的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当下D取了纸笔工具,临场绘制了一张条款简单的契约符篆。彭得旺在一旁观看,对D制定的契约内容很是满意,遂领着他再次下到冰窖。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1 17:51:00 +0800 CST  
彭得旺愣了愣,这个要求果然过分。况且如果L能用,他又何必借给D呢?但他转念一想,现在自己没法控制L,留着似乎也没什么用,有借有还,也不怕他跑的。而且南边那么危险,连父亲都栽了,既然D这个愣头青愿意冒险,就让他代替自己去吧。
彭得旺想通了这一层,已经认可了D的提议,面上却仍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对D说道:“可是你也看到了,这猫妖连我的话都不听,即使让他和你结下临时契约,我担心反而会于你不利。”
D笑道:“这个不用担心,我既能修好符咒,自然有办法对付他,还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彭得旺忖量,不管D是不是真的有法子,反正是他主动提出要接锅。就算这小子把自己作死了,事后还能推说他是接了委托才出的事,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他还好心借出了猫妖呢。
各怀鬼胎的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当下D取了纸笔工具,临场绘制了一张条款简单的契约符篆。彭得旺在一旁看,对D制定的契约内容很是满意,遂领着他再次下到冰窖。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1 18:04:00 +0800 CST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1 18:09:00 +0800 CST  
彭得旺愣了愣,这个要求果然过分。况且如果L能用,他又何必借给D呢?但他转念一想,现在自己没法控制L,留着似乎也没什么用,有借有还,也不怕他跑的。而且南边那么危险,连父亲都栽了,既然D这个愣头青愿意冒险,就让他代替自己去吧。
彭得旺想通了这一层,已经认可了D的提议,面上却仍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对D说道:“可是你也看到了,这猫妖连我的话都不听,即使让他和你结下临时契约,我担心反而会于你不利。”
D笑道:“这个不用担心,我既能修好符咒,自然有办法对付他,还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彭得旺忖量,不管D是不是真的有法子,反正是他主动提出要接锅。就算这小子把自己作死了,事后还能推说他是接了委托才出的事,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他还好心借出了猫妖呢。
各怀鬼胎的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当下D取了纸笔工具,临场绘制了一张条款简单的契约符篆。彭得旺对D制定的契约内容很是满意,遂领着他再次下到冰窖。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1 18:11:00 +0800 CST  
第一章不见了,补~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2 00:14:00 +0800 CST  
彭得旺却断然拒绝道:“万万不可,除掉这个他就无法无天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昨天帮了我,咱们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不是?”
D暗暗冷笑,却也知道彭得旺已经作出了最大的让步。他稳了稳情绪,说道:“是,你说的没错。没别的事我就带他回去了。”
彭得旺依旧是客客气气、满面笑容的,亲自送D出了门。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4 17:35:00 +0800 CST  
猫妖8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4 17:56:00 +0800 CST  
贴吧最近是不是特别严格……居然发不出来…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4 18:02:00 +0800 CST  
猫妖9
唐瑶瑶一觉睡到了日头偏西,迷迷茫地爬将起来,无头苍蝇似的在家里转了两圈,却哪里也找不见D。她拉过一名仆人询问,仆人说少爷上午见了位客人,然后就急吼吼地出门了。唐瑶瑶睡过了头,反而愈发困乏,也不想练剑,便坐在前院的石凳上发起了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响起了叩门声,不过听起来更像是用脚踢的,唐瑶瑶猛地惊起,一边嘀咕着谁这么没礼貌,一边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却站着她温文尔雅的二哥,怀里抱着一个人,大概是腾不出手了才无奈出脚。
唐瑶瑶凑上前一看,立马大声嚷道:“这不是L吗,你背着我自己跑去偷人了!”
D让她小声点,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可没有偷。”
唐瑶瑶伸手推了推L,问道:“他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D怕她没轻没重,赶紧侧身让开,说道:“被彭得旺打的。快去拿点伤药来。”
唐瑶瑶道:“好,”又问道,“拿去哪里?”
D想了想,客房少有人住,东西怕是不齐,于是说道:“拿去我房间吧。”
唐瑶瑶答应一声,小跑着走了。
D把L抱进自己的卧房,小心放到床榻上。L双目紧闭、气息奄奄,仍是一副就要驾鹤西去的凄惨模样。
唐瑶瑶拿来了满满一托盘刀圭伤药,什么药酒、火油、金创药、剪刀、绷带……用得上用不上的全部装了来。她放下托盘,便去查看L的情况。
唐瑶瑶毫不避讳,伸手扒开L的衣领,然后爆发出一连串“卧槽”,L光脸上就有好几处伤痕,身上更是惨不忍睹。她愤然道:“*****,姓彭的还是不是人了!”她骂了几句,突然注意到玄铁环,上下左右瞧了瞧,好奇道:“这是什么,项圈吗?怎么没有铃铛?”
D从一堆药品里挑出用的上的拿到床边来,拨开唐瑶瑶到处乱摸的手:“别乱碰。”又解释道,“那个是玄铁,压制妖力用的。”
唐瑶瑶不满道:“怎么你碰得我就碰不得?L又不是你的。”
D扶额,唐瑶瑶完全就是来添乱的,只得说道:“我是怕你没轻没重的加重他的伤势。”说完就要赶她出去,“你可以走了,我要给他上药。”
唐瑶瑶道:“我也要帮忙!”
D忍无可忍,推了她出去:“姑娘家的怎么帮男人上药?出去出去。”
一鼓作气赶走了唐瑶瑶,D总算得了清净,开始专心帮L处理伤口。衣衫褪下,尽是深浅不一的狰狞伤口,左腿尤其惨烈。虽然之前做过清洁,可那帮人只是随意冲洗,哪里会给他止血,这会儿又是一片血肉模糊了。D没来由的心疼,当下小心地清洁伤处,用药酒消了毒,敷上金创药,然后缠上几层纱布包好。他做的认真又仔细,等到所有工作完成,天色向晚,霞光的残韵已缓缓退出天际。
D替L盖上一层薄被,坐在床边静静地、忧虑地看着他。这么严重的伤,放在普通人身上早就完蛋了,也不知道L能不能挺过来。
咚咚咚,唐瑶瑶第五次来敲门,拖长了声音问道:“好了吗——再不出来就没饭吃了——”
D走过去开了门。唐瑶瑶进屋刚转了一圈,连猫毛都没有碰到,就被D一起拉了出去,理由是让L好好休息。唐瑶瑶说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我让厨房做了鱼,我记得猫咪最爱鱼了。”
D低落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晚上再不醒,我就去请大夫。”
唐瑶瑶安慰道:“放心吧,L是九命猫妖,没那么容易完蛋。对了,你是怎么把他搞回来的?”
D觉得她所说有理,心下稍安,便把去彭宅的经过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L迷迷糊糊地醒来,周遭不再是让人绝望的严寒,身上也清清爽爽的,还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他茫然地睁着眼睛,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摆设素雅简洁,和彭家花孔雀的浮夸风格截然不同。
L记起他和D签了临时契约,D还说要帮他离开彭家。他左右看了看手腕,没有锁链。又摸了摸脖子,铁环还在,略微有些失望。
忽然一阵食物香气飘了进来,L嗅了嗅,不由重重咽了口水,他已经快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食比天大,他颤巍巍地要爬下床榻,奈何身上没有力气,双腿一软咕咚摔在了地上。
D见厨房做好了饭菜,正想回房看看L的情况,就听到里面传出了不小的声响。他吓了个激灵,赶紧推门进去,就见L歪歪扭扭地摔在地上,似乎还在努力往外爬。D赶紧弯腰把他抱回床上,责备道:“伤这么重还乱动!老实躺好了。”
L不理D的唠叨,扯着他的衣服有气无力道:“我要吃饭!”
“啊?哦!”D有些意外,没料到他还挺精神,一醒来就嚷着要吃东西。再三叮嘱L在床上躺好,这才亲自跑去厨房,端了一份饭菜回到房中。

楼主 sddsccf  发布于 2019-10-06 10:33:00 +0800 CST  

楼主:sddsccf

字数:117217

发表时间:2019-09-12 21: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8 01:32:24 +0800 CST

评论数:24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