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岭海经年(士兵荣x唐大帅)

本文与现实无关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1 01:05:00 +0800 CST  
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肺皆冰雪。
——张孝祥《念奴娇》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1 01:06:00 +0800 CST  
士兵荣接到了一个任务,送唐大帅回南京。北方战事紧急,唐大帅却伤了胳膊。十月的北京过早迎来了秋色,背阴的叶子已经红了。第一次见到唐大帅,唐的目光冷冷的。士兵荣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规规矩矩地敬了一个礼,接过家丁递来的行李。吊着一只胳膊的唐大帅转身便走。“就这些吗?”士兵荣结结巴巴地问,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在身后,唐大帅披了件黑色的长风衣。出了巷子口,他们搭了一辆黄包车。士兵荣掏出伞一把伞遮在唐的头顶。“又没下雨,打伞干嘛?”唐大帅说。士兵荣略显尴尬地收起了伞。黄昏从远方走来,还没有到车站,唐大帅就叫停了车。士兵荣结算车费,衣衫褴褛的车夫鞠了个躬,“老爷,多给一些钱吧……家里孩子多,老婆又病着……”唐大帅没有说话。“算我求您了。”车夫低着头喏嗫着。士兵荣望了望唐大帅,冰山一样的面孔。士兵荣咬咬牙从自己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块大洋放进车夫的手里。车夫接过钱一溜烟跑了。“坐一趟车一块大洋可真够贵的。”唐大帅悠悠地说,不乏嘲讽。“可是他多可怜啊。”士兵荣抿着嘴唇昂着头。唐大帅打量着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干净的短发,浓眉,双眼异常明亮,让他想到黛玉的“似泣非泣含露眼”,挺直的鼻梁,嘟嘟的嘴唇。一副可爱的模样,却偏偏摆出倔强的表情。望着车夫拿着钱走进烟馆的唐突然心软了一下,“你还挺善良。”“……”“我有话要嘱咐你。”距离车站还有一定距离,一片颓圮的民房。夕阳西下,炊烟袅袅,街上很是安静。“嗯。”唐大帅领着士兵荣走进一条小巷。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1 01:50:00 +0800 CST  
昏暗悠长,一条死巷,士兵荣隐隐感觉到危险。走着走着,唐大帅突然停下,猛然将他推倒,士兵荣摔倒在墙上,唐控制了他的双手,一条腿迅速地伸进他的两腿中间,断臂依旧端着。士兵荣被钉在墙面,唐的个子比他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交出来。”唐说。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互相交换着呼吸。
“什么?”士兵荣问。
“枪。”
“腰上……”唐加大了手的力度,士兵荣有些颤抖。
唐大帅将手向下摸出了枪把它扔到地上。
“子弹呢?”
“在包里。”
“身上没有么?”
“没有。”
“是么?”唐大帅盯着他的眼睛,“把手举起来。”
“为什么?”士兵荣抬起头瞪着他。
“别废话。”唐厉声喝到。
唐大帅松开士兵荣的手,士兵荣抬起胳膊的瞬间手肘猛然挥向他的头。唐一把将它接住,狠狠地一掰,士兵荣感觉自己的骨节咯咯作响。最终士兵荣还是屈服地伸开两臂,唐大帅将手放到他的身上,解开衣扣,从脖颈搜查到下身,粗大的男人的手略过身体,士兵荣羞红了脸。确定没有金属物,放开了他。
“把衣服脱了。”唐捡起地上的枪放进自己的怀里,对着修整衣物的士兵荣说。
“变态。”士兵荣没有停下系纽扣的动作。
“想什么呢。”唐蹲在地上从包袱里掏出一件黑色的短外套,“我是让你把军装脱下来,怎么这一路非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执行任务的军人?”唐查了查子弹的数目,统统没收。
“哦。”士兵荣换上了外套,“裤子呢,裤子不用换?”
“你愿意换就换吧。”唐大帅饶有趣味地说,“不过我的裤子太长怕你穿不上。”
“我有我自己的。”士兵荣抢白道。
“那你就脱吧。”
“你转过去!”
“……都是男人你怕什么?”说着唐大帅还是转了过去,顺便帮士兵荣挡着,“你是第一次执行这种人物吗?”
“是又如何?”士兵荣匆匆套上裤子,“我尽力会做好的。”
“你叫什么名字?”
“……”唐大帅咳嗽了两下,“以后不要叫我大帅了,容易暴露目标。”
“……”
“你知道刚才那个车夫为什么突然开口要钱么,因为你叫我长官……”
“……”
“还有他拿着钱就去烟馆了,我没忍心告诉你……”
“……”
“你是哪里人?”
“广东。”
唐大帅回过身,士兵荣黑衣黑裤,像一个还在读书的学生。“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六。”
“比我大两岁。”唐说。
“……”士兵荣望着这个比自己高半头,军衔比自己高n个等的男人一阵无语。
“以后我们就以兄弟相称好了。”唐大帅忍不住摸了摸士兵荣的头。“我是你哥哥,我叫你阿仔。”
“凭什么?”士兵荣躲开唐大帅的手,不服地叫到。
“因为我看起来比较像哥哥。”唐大帅厚颜无耻地说。
“……”
“先叫两声。”唐大帅将手搭在士兵荣的肩上,“阿仔。”
“哥……哥哥。”
“我们走吧。”
“军装怎么办?”
“扔了。”
“扔了好浪费,我能把它放进包袱里吗?”
“不行。”
“花钱来的呢……”
“别废话走了走了。”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2 00:08:00 +0800 CST  
晚安。欢迎来调戏楼主,还有泥萌想看什么可以和楼主说,或者有什么好的桥段什么的,绝对不会弃坑。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2 00:14:00 +0800 CST  
楼主写文也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哪吧……没错这是一个懒楼主。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3 03:20:00 +0800 CST  
火车站,汽笛长鸣。唐大帅买了两张票:“我和我弟弟,谢谢。”唐把票塞进一幅黑脸的士兵荣手里,领着他走了进去。由于战争,安检很严。由警察充当的安检员摸到唐身上坚硬的金属块,“是什么,快拿出来!”唐战战兢兢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大洋,“是钱,长官。”安检员将钱偷偷藏在袖子里,“进去吧。”士兵荣要跟着进去安检员拉住他,“唉,你不能进去回来回来。”“长官。”唐开口说到,“这是我弟弟,让他进去吧,我送他去南京上学。”“行行,混小子进去吧。”安检员推了士兵荣一把,“下一个。”士兵荣看着唐大帅,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直接给那些警察看自己的军官证呢,看谁敢拦着。士兵荣还没开口,唐大帅就制止了他。“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是我现在命令你闭嘴。”两个人随着熙熙攘攘地人流上了车,唐大帅选择坐在靠门的位置。“这个都是按号坐的。”士兵荣好心提醒。“我说坐哪就坐哪。”士兵荣坐在里侧,唐大帅坐在外面。唐大帅朝窗外的报童买了份报纸,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士兵荣对唐大帅的行为无话可说,无聊地望向窗外,他才不会企图和唐一起看同一份报纸。车开始摇晃,车窗上映出一张极其美丽的女人的脸。时尚波浪卷发的女人拿着车票,嘴上涂着火红的胭脂,背着一个红色的迷你挎包。女人问唐大帅:“这是三号座吗?”唐大帅应了一声,并没有抬头。女人坐到了士兵荣的对面。女人身边做的好像是她的丈夫,一身褐色的西装,拎着一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牛皮包,他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水杯放到女人的面前,又掏出了两片药。火车平稳地行进,车厢拥挤,唐大帅一动不动地坐着宛如一尊雕像。士兵荣先是查人玩儿,后来趴在桌子上,对着水杯和药发呆,突然想到这样可能会被认为盯着女人的胸部,于是他将头埋进了臂弯。女人纤细的手腕拿起水杯和药片,突然火车一顿,女人没有抓牢,水杯坠落倒倒在桌子上,洒了一桌子水。士兵荣被吓了一跳,女人连忙说对不起。士兵荣说没关系,用袖子帮惊慌失措的女人擦桌上的水。唐大帅把报纸扣在桌子上,不满地站了起来。“帮忙擦一下呀。”士兵荣拿起报纸将桌子收拾干净,唐大帅这才坐下,一副生怕水弄脏他衣服的模样。
“对不起,我哥…哥就是这样。”士兵荣向夫夫俩道歉“应该道歉的是我们……”
唐大帅并没有听进去他们的对话,他叉着两手冷冷地打量着对方,女人鲜艳的口红宛如鲜血,而他已经确定那个男人西装下面穿了防弹衣。
“真T M晦气。”唐大帅大声说。
看谁先动手吧。
士兵荣瞪了唐大帅一眼,觉得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士兵荣看着靠背,两只袖子已经湿透了,但是这对于一个军人来说不算什么。士兵荣本想揉揉眼睛再睡觉,但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臂不能动的。麻,针扎似的酥麻阵阵袭来,很快蔓延到腿。士兵荣用尽力气想要活动,腿只轻轻地抬起了一点。女人正拿着镜子涂抹口红,还不时在包里翻找着什么,男人的手则一直放在手提包内。士兵荣的腿轻轻碰了唐大帅的腿一下,唐看了看他。
“哥哥,我有话对你说……”
女人猛然从包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士兵荣的头。突然枪响,唐大帅从桌子下方打中女人的腹部。尖叫声响起,女人吃痛,唐大帅一把将士兵荣拉起。“妈的。”男人掏出手枪射击。唐大帅拽着士兵荣躲进车厢两节相交的空隙。
“哥哥,我动不了了……”
唐大帅将车箱门踹上,男人的枪打在门上。唐大帅拖着士兵荣开始跑,男人很快打开了车门。车厢内一片混乱,骚动的群众也纷纷逃窜躲避。
“砰。”
又一声枪响。
“都他妈给老子闭嘴。”男人吼到,穿越人群继续追踪。
唐大帅让士兵荣蹲下伪装成受到惊吓的乘客,士兵荣连蹲的能力都没有,唐大帅索性将他塞进座位底下。男人跑过来被士兵荣露在外面的两条腿绊了个跟头。唐大帅趁机从人群中站起踢掉了他手中的枪。男人握住唐大帅的脚腕企图将他摔倒,唐大帅俯身猛力将 男子 的 脖子 掰断 。唐大帅将士兵荣从座位下拖了出来,士兵荣还是没有知觉。人群开始骚动,枪划过唐大帅的袖口。问询而来的乘务员走进,唐大帅抬手打中了乘务员的肩膀。部分人围住乘务员,部分人开始尖叫着逃向别的车厢。
“快走。”唐大帅抱着士兵荣继续逃跑。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3 22:26:00 +0800 CST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4 00:57:00 +0800 CST  
为什么被吞……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4 00:57:00 +0800 CST  
唐大帅是话题终结者哈哈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4 00:59:00 +0800 CST  
两个人进了徐水城。唐大帅拿出一块大洋给士兵荣:“你去置办一些药品,一定要记得买绷带,再买些干粮。”“你胳膊的伤明明是装的为什么还要买绷带?”士兵荣嘟着嘴说。“就是为了继续装啊……”“我去买绷带那你干吗?“我有别的事要做。”唐大帅离开士兵荣大步离开,一会就不见了踪影。士兵荣走过街道,集市很热闹,他受到路人的指引找到药房。士兵荣心里暗暗思考着唐大帅这个人,敏捷的伸手,冷静的头脑,以及老乡家劈好的那堆柴火。士兵荣开始脑补他挽起袖子挥舞斧子劳动的样子,那一定是健美的,有力的……唐大帅的胳膊有自己两个粗,士兵荣回想起唐把自己按在墙上的那次搜身,粗鲁的,不容反抗。士兵荣感觉自己的脸上在发烧,唐大帅这个人,浓眉大眼的,一脸正义的模样,残忍,应该也是有的,他掰断那个男人脖子的刹那……总体应该是个好人吧,士兵荣发着呆,药已经包好了。他说想杀他的人多了,嗯。护送行动还没开始之前,军营里就盛传唐大帅由于力主抗日而被疏离,说是去南京养伤其实是被流放,谁都不愿意接这个任务,众说纷纭之间这个任务落到了士兵荣的身上。士兵荣是裁缝的儿子,虽然有十个兄弟姐妹,但家道还算宽裕。本来已经去了英国留学,但是父亲突然去世打断了一切。士兵荣回国,国内战火纷飞,咬咬牙便参了军。士兵荣一直渴望上战场,真刀真枪的杀敌,但是一直训练训练没有机会,而且士兵荣的训练成绩并不突出。这次得到互送唐大帅的任务他也很意外,唐大帅是军营里最年轻的军官,而且出生入死敢打敢拼。护送唐大帅只派了自己这样一个小兵,而且还没有唐的家丁跟着。难道真的是流放名义的养伤,然后在半路把唐干掉吗?如此说来那自己岂不是炮灰了?士兵荣忽然有些怕。他走到煎饼摊买了一些饼,又花一点钱买了些咸菜。曾经做为少爷的他对这些一点都不熟悉,付钱的时候士兵荣忽然顿住,唐大帅不会是故意甩了自己吧……唐大帅走进城里的一间照相馆,年轻的店主招待了他。“我拍一张相亲的照片。”唐大帅说。“那可要穿的帅一点哦。”接头完店主把唐大帅引进内室,两个人简单分析了一下当前的革命形式又谈到了这次行程。唐大帅叹了口气,“我也是身不由己。”“离开他们也许更好。”店主说,“不过只有你一个人吗,他们没在你身边安排个奸细?”“有一个毛头小子,没有奸细,但是有暗杀团……”一个小时后唐大帅离开了照相馆,他从店主那里拿了一包钱,子弹和一些其他用品。出了店的唐大帅四处游荡寻找士兵荣的身影,终于在一个馄饨摊旁边找到了士兵荣。士兵荣要了一碗馄饨吃的正香,唐大帅坐在士兵荣的对面。听到响动士兵荣抬头,四目相对,士兵荣差点勺没拿稳。“你小子但是吃饱喝足了。”唐大帅佯装生气的说。“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那我还不得吃饱点吗?”士兵荣说着,连忙向摊主再点了一碗。我以为你不要我了这句话引起了众人的侧目,唐大帅:“……”唐大帅也曾想过抛下士兵荣,但是对方选择让士兵荣护送自己就一定掌握着士兵荣的资料,如果冒然抛弃士兵荣,他被抓住了很可能会被杀掉,相比之下跟在自己身边反而会更加安全……两天的接触让唐大帅觉得士兵荣很可爱,虽然武力值差一些但是……呃,唐大帅回想起他抱着他奔跑的时候,士兵荣很轻,就算遇到危险,他可以选择抱着他。相对无言的吃过了饭,两个人走出了城。
“现在去哪?”士兵荣问。
“回刚才那个村子。”
“为什么?”士兵荣很是不解。
“因为那里可以搭免费的火车。”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5 01:39:00 +0800 CST  
革命历史题材会不会太沉重……QAQ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5 01:42:00 +0800 CST  
士兵荣望着等了半宿才来的拉煤的车一脸黑线。“没错这就是我们要坐的火车。”唐大帅说着率先爬了上去,伸手来接士兵荣,“火车只停几分钟再不上来就来不及啦……”士兵荣抓住唐大帅的手爬上了火车,身手还算敏捷。“不错不错,像一只小猴子。”唐大帅表扬道,士兵荣没有理他。在煤车上看星星一定是士兵荣这辈子干过的最意想不到的事了,他和唐大帅一人枕了一个包袱并肩躺着。星光灿烂,云淡风轻,火车启动,天空流为一块缀有碎金的美丽的布。“哥哥。”士兵荣突然开口。“嗯?”“我们会不会从火车上掉下去……”“应该……不会……”
不知过了多久,唐大帅从睡梦中悠悠转醒,黎明前的黑暗如墨般晕开。唐大帅伸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怀里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也许是夜间太冷,士兵荣爬到了唐大帅的身上,此时正躺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他的胳膊搭在他的身上,腿挂在他的腰部。唐大帅情不自禁地笑了,东方欲晓,天空开始擦亮。怀中的人睫毛纤长,安详地呼吸着,粉红色的小嘴挂着口水,精致的小脸被煤块弄脏了……唐大帅忽然很想吻吻他睡梦中的额头,但是最终驱散了这个想法。他捏住士兵荣的鼻子,士兵荣还用嘴大口的呼吸,随即醒了。“神经。”士兵荣骂道,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缠在唐大帅的身上。士兵荣脸一红,便坐了起来。“你,你抱着我干什么?”士兵荣倒打一耙。“明明是你抱着我呀。”唐大帅仰视着士兵荣,“怎么人肉靠垫还舒服吧。”“你……”唐大帅也坐了起来,抬了下士兵荣的下巴,“还是先擦擦你的口水吧……”士兵荣背过身擦干净口水,唐大帅便命令他跳车了。“跳车?你要害死我么?”士兵荣大力反驳。“火车即将停了,现在的速度也不快,这时候不跳什么时候跳?”唐大帅解释道。“为什么不在车站下?”“大佬,我们是偷乘火车唉,难道要让人发现吗?”“……”“跟我学,我先跳。”唐大帅先把行李扔了下去,再爬到车厢外沿,找准了时机跳了下去,翻身一滚进入旁边的草丛。唐大帅沿着铁路便喊边跑,“别害怕快呀。”火车行进的速度与唐大帅跑步的速度类似,士兵荣咬了咬牙跳了下来。唐大帅在下面接住了士兵荣,冲击力太大,唐大帅仰面摔倒在草地中,士兵荣趴在他的身上。唐的两只手始终搂在士兵荣的腰上,他仰面叹了口气。士兵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喘着粗气。汽笛声划破苍穹,火车开过,缓缓进站。久久地,两个人保持这样的姿势。“还没趴够?”唐大帅调侃道。士兵荣连忙整了整衣服爬起来。“拽我一把……”唐大帅起来后对着压塌的草丛骂了句“扎T M死我了。”回头望着士兵荣,士兵荣红着脸,在晨光中像一个刚出嫁被问到房事的小媳妇,唐大帅便想调戏他一下。他低下身子在士兵荣的耳边轻声说:“刚才在上边还爽吗?”“滚。”士兵荣推了他一下跑开了。
唐大帅很快就抓到了由于害羞跑开的士兵荣,两个人并排走在荒野上。睡了一夜煤车的两个人全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他们在一个村子旁边找到了一条河。于是唐大帅提议在这里洗澡再进村子,士兵荣本能的反对。“脏成这样进老乡家你好意思吗?”唐大帅边说边脱着衣服,宽阔的脊背和修长的双腿都露了出来,然后又脱了底裤。士兵荣坐在河边盯着脚尖没有看他。唐大帅扑通一声跃到水里,波光粼粼中阳刚的躯体,“真的好舒服,你不下来吗?”士兵荣来水边照了照,脸上被煤灰弄得黑一块白一快,望着唐大帅在水中畅快的样子,士兵荣决定试一次。士兵荣脱了衣服,虽然身材没有唐大帅好但也不差,两只胳膊上也都是肌肉,短腰长腿,比例好极了。唐大帅在水里默念了一句真是个妖精士兵荣便跳进来了。士兵荣水性很好,但在河里这么畅快的游还是第一次。士兵荣刚进水了就被唐大帅抱住摔了个人仰马翻,于是两个人打起了水仗,畅快的水花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唐大帅抓住士兵荣的头往水里按,湿润的头发贴在士兵荣精致的脸上,水珠挂在俊秀的鼻梁。士兵荣用手划了一把脸,“你怎么不穿底裤?”“我就一条底裤啊,湿了没别的穿。”唐大帅说,“一会上岸,我也不能,不穿底裤,呃,走来走去。”“懒得理你。”士兵荣泥鳅一般游走了。“要不然一会你在前面村子里你给我买一条?”唐大帅说着追赶士兵荣。“你自己买吧我又不是你媳妇儿。”士兵荣笑嘻嘻的说着,“不过你的好像没我的大。”“是么,你的有多大?”唐大帅趁士兵荣不注意突然抱住了他,手伸向士兵荣的下身,“我看你能有多大。”“别,别闹。”士兵荣挣脱着唐大帅的怀抱,唐大帅并不放他。士兵荣咬了一口唐大帅的胳膊,唐大帅手一软,士兵荣爬上了岸。透明的内裤挂在士兵荣的身上,“你小子属狗的吗?”唐大帅笑着喊到。“错啦,我属猴。”士兵荣调皮的向他吐了吐舌头。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6 01:10:00 +0800 CST  
开车有点快哈哈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6 01:10:00 +0800 CST  
由于士兵荣唯一一条内裤湿了,所以他现在……唐大帅面对迈着小步子前进的士兵荣感到十分好笑,他强忍着问了一句:“你现在,真的,没穿,呃……”“别废话。”荣荣对他吼了一句。“怎么和大帅说话呢?”唐大帅语气严肃,内心其实一点也没生气。荣荣顿时收了声,但嘴巴不由自主地撅了起来。“没事,一会但前面的村子哥给你每一条,哪还没有卖裤衩的了……”走在旁边的士兵荣的耳朵红了。两个人磨磨蹭蹭地走,走到村子也不过是下午三点钟,他们选择在村边蛰伏一阵,等到傍晚再进村。两个人靠着一颗大树就着咸菜啃着烧饼。唐大帅让士兵荣把内裤晾起来,沉默了一会士兵荣迫不得已照做了,他把内裤挂树后较低的树杈上。吃过了饭靠着树的两个人不由得生死困意,士兵荣不一会就睡着了。唐大帅构思着接下来的行踪,不能过太多的城,但又能不过城,他需要从城里得到讯息,哪怕只是一张报纸。步行、火车、骑马、水路……士兵荣睡得很安详,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唐大帅拿着枪在身边保护着他。唐大帅望着阴影外烈日投下的阳光,什么时候祖国能像这灿烂的光芒一样璀璨辉煌。他想到郭沫若的《凤凰涅槃》,“一切的一,一的一切,欢唱。”日落西山,夕阳染红了半边的云彩,像极了血。唐大帅叫醒了士兵荣,裤子也已经干了,士兵荣拿起裤子到树后面换,唐大帅一言不发。突然的沉默让士兵荣很不适应,“你怎么啦?”士兵荣问。“没事。”唐大帅冷冷地回答。“你刚才睡了吗?”“比你早两分钟醒而已。”唐大帅挤出一抹微笑。两个人敲响了村中一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位大娘。大娘家并不富裕,只有两间土房和一间柴草房,儿子和媳妇儿去走亲戚还没回来,大爷则在屋里吃饭,三个小孙孙,其乐融融。唐大帅和士兵荣吃过了大娘准备的粗茶淡饭,被大娘引到了柴草房旁边,大娘十分抱歉地说虽然这不是应有的待客之道,但是家里实在没有地方……唐大帅连忙表示没关系,“我和弟弟住哪都好,谢谢您的款待。”士兵荣别说住柴草房,连进都没进过。柔软的干草铺在地上,柴火堆在一旁垒到了屋顶,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一股潮湿的霉味弥漫。大娘拿来一条被子和一个褥子,唐大帅再次感谢了她。唐大帅干草上铺着褥子,尘土飞扬,士兵荣向后退了一下。唐铺好后便脱了外套坐下,士兵荣则站在一旁发呆。
“怎么了,少爷?”唐大帅的口气不无嘲讽。
“你才是少爷。”说着士兵荣也脱了外套躺了下来。两个人用外套包着行李枕着。此时睡觉为时尚早,两个人便聊聊天。
“你当兵之前是干什么的?”唐大帅问。
“学生。”
“你相信书本可以救国吗?”
“相信。”
“你凭什么相信呢,难道现在不是有枪就是王道。”
“并不是……这样。”士兵荣开始讲他在英国留学的经历,从那里学习到的先进的理论,从那里感受到的民主自由的氛围,从梁启超讲到鲁迅,从《新青年》讲到创造社……
“你相信我们有一天会像他们构想的那么美好吗?”
“一定会。”士兵荣无比坚定地回答。“这便是我的奋斗。”
“也是我的。”
两个人面对面躺下。
“哥哥,你结婚了吗?”
“没有,你呢?”
“也没有。”士兵荣美丽的大眼睛犹如清澈的泉眼。
“像我这样的,朝不保夕的活着,应该不会结婚了吧。”
“家里人不会逼吗?”
“不会……”
“为什么?”
“从当兵的那一刻便和他们断绝了关系。”
士兵荣用迷惑的眼神望着他,唐大帅接着说:“我不想拖累他们啊。”
“哥哥,你为什么当兵?”
“因为我和你一样,也是一个新青年……”
士兵荣将头埋在唐大帅的怀里,“其实……我也不会结婚的……”
“为什么?”唐大帅温柔地问。
“因为我喜欢的人……是男的。”士兵荣声音颤抖。
“……”
士兵荣抬起了头,四目相对,“你不会害怕吧?”
唐大帅轻抚着他的背,“不会。”
“哥哥。”
“嗯?”
“我喜欢你……”
唐大帅将士兵荣压在身子底下,吻,不由分说。士兵荣笨拙地回应,急促的呼吸。唐大帅轻轻探开他的口腔,舌尖纠缠,温度上升。直至抽干肺部的空气,唐大帅将他放开。士兵荣仰躺着,喘着粗气,津液划过他的下巴,妖冶动人。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7 01:52:00 +0800 CST  
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7 01:53:00 +0800 CST  
大半夜困的我∠( ᐛ 」∠)_本来不想更了 但是日更也是对自己的挑战吧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7 02:16:00 +0800 CST  
因为困的要死 吻戏都没写好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7 12:38:00 +0800 CST  
“我一定是疯了。”唐大帅从士兵荣的身上翻下来,和他并肩躺着,双唇尚带余温。他深知道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的危险性,既然如此,又怎么能够爱人,更可况他现在不知道他得自己的身份后是否会和自己统一战线,是敌是友,不能简单地用爱情来判断。可是爱情有凭什么不能判断呢?但这是爱情吗?他们刚刚认识三四天。时间真的是问题吗,如果不是,那性别呢……
“哥哥……”士兵荣轻声唤着他的名字。
“……”唐大帅不敢答应。
“阿唐……”
“你不要。”唐大帅突然开口,“在西洋留学,受什么自由主义影响,学人家搞同性恋。”
“可是……”
“睡觉吧。”唐大帅深吸了一口气,“分上下半夜睡,一个人醒着保持警戒,你先睡还是我先睡。”
“你先吧……”士兵荣感觉自己冷透了。
“给你,枪。”唐大帅掏出当初从士兵荣身上搜来的枪,见士兵荣不动,他掰开他的手,“拿好。”
今夜,月明星稀,士兵荣坐了起来,月色入户,月光照到他的身上,使他宛如一尊美丽的雕塑。唐大帅背对着他,连日奔波,真的累坏了。他紧闭着眼睛,提醒自己快睡,却偏偏难以做到。沉默之际,他听到士兵荣一声轻叹。唐大帅还是睡着了,士兵荣在月色中点起一支烟,一点红光,悠悠的烟雾升腾,他望着灼热的烟头,忽然有想用它在手腕上烫一个疤的冲动,当烟靠近手腕又停下了,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感情受挫。士兵荣在英国也处过几位女友,有金发碧眼的洋人,也有秀丽清纯的中国姑娘,然而她们都没有给他被爱的感觉,虽然他足够爱她们,是自己太贪心了吗?唐大帅睡着睡着翻了个身,胸脯向上,一个危险的姿势。如果我是敌人,此刻他一定被刺开了胸膛。士兵荣深吸了一口烟,他为何对自己如此信任呵。院子里传来开门声,犬吠,想必是那对夫妇回来了。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唐大帅刀子般的眼光,当时士兵荣内心感觉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惊讶,仿佛一眼就知道两个人注定会有故事一样,他的心露跳了一下。月光勾勒出唐大帅面部的轮廓,那眉眼曾给予他或温柔或凌厉的目光。他搜他的身,手从胸口挪到双腿,士兵荣感觉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想直接挂到他的身上,而他又是那么严肃,像一块冰。他调戏他,用大帅的身份压制他,他并没有感到反感,而是开心的不得了,虽然表面上再骂着他滚。那天在水里他扯他的内裤,还好跑得快,否则他就会发现他石更了……士兵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在英国他曾经被一个男人强吻,一个拥有棕色鬃须的少年,他感觉到的只有恶心,同性间的吻让他感到不适,他一度对同性恋十分反感。但此刻自己做的又是什么呢,士兵荣忽然明白了当年宝玉第一次见到秦钟感觉,男的也好女的也好,我只知道我钟意你。唐大帅睡了一阵醒了,士兵荣的烟草未熄。
“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啊……”他做起来问候了一句,自己都觉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很早就会了。”士兵荣笑了笑,“睡得还好吧。”
“还好。”
士兵荣躺下,被子呈现出他身体的轮廓,小小一坨。“冷吗?”唐大帅问。
“并不……”
鸡鸣,天亮了。唐大帅离开士兵荣走进院子,先是活动了活动筋骨,之后开始拿起笤帚打扫院子。大娘拿着脸盆到院子里泼水,见他笑着打了声招呼。
“这么早啊。”
“您也早。”
唐大帅帮大娘做好了早饭,一家人才陆陆续续地起来。士兵荣起来的最晚,饭菜都端上了桌子,他才匆忙赶来。女人是不便与男人同席的,桌上围坐着唐大帅和一对父子。
“对不起对不起。”士兵荣道着歉。
“没事。”男人笑着说,“赶路累了吧,快吃点吧。”
士兵荣脸红红地坐下了。老汉提出喝一些酒,唐大帅陪着主人家喝了一会,三个男人天南海北的聊天,从战争到庄稼,从气候到买卖,唐大帅谈笑风生像一个见多识广的地道的行脚商。老汉让默不作声的士兵荣也喝,士兵荣便喝了一钟。吃过了饭主人家提出再留一晚,几个男人睡一间好好聊聊,被唐大帅拒绝了,“我们赶着在天冷之前回乡哩,多谢多谢。”几番争让,主任还是妥协了。老汉一边责备着大娘怎么让客人住了柴房一边将他们送到了门口,由男人引路走出了村子。“顺着大路走就可以了。”男人嘱咐道。“多谢多谢。”唐大帅和男人挥了挥手,带士兵荣上了路。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8 00:55:00 +0800 CST  
有米有人给楼主一个赞呀ฅ(*°ω°*ฅ)*楼主这么勤快

楼主 崖山忘七  发布于 2017-08-08 02:05:00 +0800 CST  

楼主:崖山忘七

字数:185816

发表时间:2017-08-01 09: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6:07 +0800 CST

评论数:762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