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走马灯』

架空,现代,政权,首相。
突然起的灵感,来挖坑。
(内容有参考同类型电影,勿怪)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06 21:37:00 +0800 CST  
夏国,局势动荡,社会矛盾激化。富人富得流油,穷人食不果腹。

政治界位居高处燋头烂额,议会吵得不可开交,出台各种缓解危机的政策,却都以失败告终。


宴会厅,穿着高档服饰的政界人士们举杯小酌,阔谈国家局势,繁华晶莹的水晶吊灯,映着高脚杯里香槟的颜色,优雅华丽。


窗外,电闪雷鸣,忽明忽灭的世界浑浊不堪,一场凶残的雨正虚张声势的到来。


黄金雕花的门把向右转动半圈,纸醉金迷的世界向外透出一条缝隙,一双擦得发亮的黑皮鞋探了进来。


谈论瞬间止息,众人纷纷侧目,脸上的笑意尽数收起,替换成尖锐的眼神,轻蔑,鄙夷。


那人显得有些拘谨,先是徒自站在那儿环视,回应着面前一群异样的眼神,神色很快就恢复原来的坚毅,目光坚定而自信。


这些政客扬起下巴,毫无礼数的将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高仿的山寨西服,应该是特意借来装排场的,此刻在头顶上方那盏璀璨吊灯照耀下,那股寒酸劲儿无可遁形。如果看得仔细,在他迈开步子的空当,还能看见西裤后遮盖的皮鞋后跟已经掉了皮。

一个肚子圆鼓的老男人挑了挑眉,举起高脚杯,“啊,你好,张先生,希望你能被选为国会候选人。”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06 21:48:00 +0800 CST  
L的思绪被引了回来,抬起头,所以人的目光再次聚在他身上。尽管他多么从容自信,他们还是能忽略光芒去放大他的窘迫,那一双双眼睛,在那件劣质西服上瞧来瞧去,其他人身上高档的名牌也没有这件衣服具有的吸引力。

L点了点头,“我的父亲从政。”

对面的女士扬起红唇,连带着下巴也翘起来,“同时,也是个买杂货的。”

L依旧点了点头,不卑不亢,“是的。”
他并不觉得这是件丢人的事,尽管他们想以此羞辱他。

“那么,你也会帮家里买一些东西吗?”另一个女士也问了一句。他们好像对他的身世很感兴趣。

“对,就像财务管理。”L眉毛挑了挑,嘴角浮起若有若无的笑意,轻松又淡然,本就皎洁如玉的面庞,越发英俊。

他得到过的轻视,甚至可以说羞辱,从来不止这些。
他是私生子,刚出生就被原来的家族抛弃,是现在的养父把他拉扯大。从小到大,他的身世、地位,无一不被别人当成笑柄。
也许经常与刀锋生活在一起,他早已面不改色去面对这些尖锐,以一种不喜不悲的姿态。
他自从决定走向政界那一刻,他就明白,早晚有一天,他会让那些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臣服于他的脚下。

坐在最中间的一位男士,也许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失礼,便岔开话题,开口问道:“先生,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很优秀的政治学者,我想问,你怎么看待眼下的社会问题?”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06 21:52:00 +0800 CST  
你们都虐L,我要虐D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06 22:04:00 +0800 CST  
旁边的男士看见L手中的刀叉掉落在桌上,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将自己那杯香槟,往边上挪了挪,淡淡说:“先生没事吧?”
L有些细微的慌乱,抬眸看了那人一眼,那人挑挑眉,专心切着牛排。

八年了,L以为自己早就波澜不惊,可偏偏因为一个姓氏,仅仅是一个姓氏,就像一颗乱石扑通丢进平整的湖面,浪虽小,带来的惊澜却格外清晰。八年了,从刚开始敏感排斥这个名字,到后来连看到他的照片都平淡无奇,他早就忘了他,可为什么此刻……有种危险来临前的恐慌。
世上有千千万万人被称为唐先生,他居然会为这些毫不相干的人费神,可笑。
唐××怎么可能会来这儿?那个人除了逛酒吧舞厅,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乐趣,更别提来这些政治场合。

唐跟他以前是恋爱关系。
他们在一起很多年,后来是L甩了他——在他为了L跟家族闹翻,人生最无助的时候,甩了他。唐是贵族阔少爷,就算什么也不做都可以荣华富贵一辈子,而事实上他就打算这么过一辈子。
家族抛弃他的时候,他几乎一无所有,也正是那个时候,L选择毅然决然的离开他。
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因为分手的事情,他们大打出手,D喝了很多酒,站都站不稳,所以被L狠狠揍了一顿。
吵够了,闹够了,两人都精疲力尽。
L点了根烟,举在干涩的唇边,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脸。
屋里很暗,只有一盏走马灯发着光,花花绿绿映出鬼魅的光芒。
D鼻青脸肿的半靠在墙边,整个人跟痴傻了一样,没有了刚才的强硬蛮横,而是一遍遍恳求他,“阿仔,不要走,不要走……”
L冷静的看着他痴语,无动于衷,过了很长时间,嘴唇终于动了动,那声音像是从另一个时空飘来的。
“一个人的生命必须是有意义的,唐××”
L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空洞的看着那面墙的窗户,有种居高临下的冷傲,嘴唇含着烟,说话时一动一动的,“人生不是只有喝酒,花钱,做爱。”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08 22:12:00 +0800 CST  
@龙宝宝楠@希望每天开心ok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08 22:35:00 +0800 CST  
政客们心照不宣的互相对视一眼,也纷纷站起来。
椅子发出细微的挪动声,D眼皮抬了抬,修长的手指扶了扶眼镜,一张素面清秀的脸上除了冷漠,连丝毫情绪都不肯透露。他又垂眸翻了一页资料,淡淡道:“你们继续吃,不用管我。”
不知道谁很合时宜的说了句:“晚餐已经结束了,不是吗?”这顿气氛颇怪的晚宴被政客们松散离席的脚步中止。
也许自从D出现之后,氛围就一直被他掌控着,哪怕一个蹙眉或咳嗽,都会让这些老狐狸颇为在意,这种敬畏真心与否不得而知,毕竟那些老狐狸的拿手把戏不就是笑里藏刀吗。可D倒显得淡定极了,一直不温不火的端着架子。
L充当个旁观者或者摆设被晾在一旁。他没心思去揣摩唐某某现在已经成了什么大人物,更没心思继续与这群家伙周旋,只想赶紧离开,逃离这尴尬的境界。
政客们都在忙着互相巴结,D身边也围了一群人,充诉着各种假惺惺的言语。
一群见风使舵的家伙!L冷笑了笑,穿过人群,去拿自己的公文包。
他弯腰一看,椅子旁边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包明明就放在这啊。
他冲旁边的男服务员挥了挥手。
“先生,有什么事吗?”
“请问有没有看见一个黑色公文包。”L一边说一边把包的形状比划出来。
服务员皱着眉细细回忆,摇摇头,“没有,先生。”
“怎么可能……”L单膝跪地,再次横扫周围,从餐桌头到尾除了椅凳再无其他。难道丢了?不可能丢啊。
其实公文包里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一包烟,一些散碎资料,和一把钥匙。
关键就是这把钥匙。
来首都他没有带太多钱,图便宜就租了比较偏僻地段的房子,如果门上的钥匙丢了,他就不得不去找那个恶心的房东配钥匙。想想那男人看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肢体碰触……他只觉得浑身发毛。
“你再仔细想想,真的没有看见?”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11 23:32:00 +0800 CST  
街上除了狂风骤雨连人影都没有,根本打不来出租车。L头顶举着西服,飞奔在暴雨里。没有哪个季节像夏雨这么酣畅淋漓。

车灯穿过雨幕直直照来,一辆黑色兰博徐徐靠近。

L往前站了几步,挥舞起头顶湿透的沉重西服。他跑了一路,只有这一辆车经过。

其实开这种豪车大多都不会停车,L想碰碰运气,万一遇见好心肠的让他蹭车呢。

车里的人蹙了蹙眉,冷声命令司机:“继续开。”

雨水打湿L的眼睛,他模糊的视线看见那辆车无情的驶过,经过他身旁时还特意加速,溅了他一身水。

他喘着气,口中进了些雨水,望着车的背影,疲倦感阵阵袭来,他摸着脸抹了一把水,脚步一顿一顿的。

——突然,后车窗丢出了什么东西,抛在他面前。

刺眼的闪电一晃,那东西清晰的显出形状,是把黑雨伞。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12 23:27:00 +0800 CST  
楼下有一间公共厨房,平时不锁门。L将桌上的灰色桌布夹着杂物卷起来堆在一旁,坐了上去。
没开灯。
排气扇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小,直至风不再吹,逐渐停止。
雨势弱了。
湿衣裳贴在身上难受的慌,L把衬衣脱了下来,拧紧一挤,滴落几滴水。
风吹时凉飕飕的,L此刻瘫软的靠在墙边,倒不觉得冷,只是累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可他还不想睡,静静注视着墙上一方夜幕。
他从来都不是娇生惯养的人,奔波劳累早就习以为常,在厨房凑合几个小时不成问题。真正让他心神不宁的,是毫无征兆的遇见了D。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13 19:13:00 +0800 CST  
楼下有一间公共厨房,平时不锁门。L将桌上的灰色桌布夹着杂物卷起来堆在一旁,坐了上去。
没开灯。
排气扇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小,直至风不再吹,逐渐停止。
雨势弱了。
湿衣裳贴在身上难受的慌,L把衬衣脱了下来,拧紧一挤,滴落几滴水。
风吹时凉飕飕的,L此刻瘫软的靠在墙边,倒不觉得冷,只是累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可他还不想睡,静静注视着墙上一方夜幕。
他从来都不是娇生惯养的人,奔波劳累早就习以为常,在厨房凑合几个小时不成问题。真正让他心神不宁的,是毫无征兆的遇见了D。


手电筒照着刺眼的白光直直射过来,L机警的扭过头,那光直冲眼睛视线模糊一片,L下意识举手挡光,语气有些愠怒:“谁?”
“怎么睡这儿?”那人将手电筒关了,啪一声开了灯,白灯耀着白墙更刺眼,L举起双手来遮。

是房东。他只穿了一条内裤,外面披着灰色长衫,顶着一头云雨过后的鸡窝头发和湿汗。
L皱着眉,眼底净是嫌恶。他从桌上跳了下来,拿开湿嗒嗒的衣服,桌上落了几片湿印,抽出几张纸把桌面擦干,桌布重新铺好。
房东进来先是在自家厨房巡视了一番,挪锅碰碗,敲敲打打的,数落着租客们不懂规矩。

L背对着人,一声不吭的收拾桌子。冷不丁的,屁股被人狠拍了一把。L几乎是立刻转过身,全身都被恶心的发抖,背脊冒着火光嗖嗖往上升。

隔着湿软的裤子大掌罩扣的接触似乎更加敏感。房东垂下的手甚至又空抓了抓。摸屁股在他们圈子里是很暧昧的动作。

L那双眼睛在瞪人的时候更加深邃,房东怕真把他惹恼,讪笑了笑,故作正经解释道:“这可是吃饭的桌子!”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13 21:04:00 +0800 CST  
突然发现有一段重了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13 21:23:00 +0800 CST  
这天早上,周为庆(房东)跟何其刚干完一次,周为庆大汗淋漓的去冲凉,把何其踹出去买早餐。
何其气呼呼站在早餐店,等着老板炸油条出锅。无聊便拿起旁边的报纸,上面是最新一期的《夏国时报》,他突然看见左下角版块,是隔壁那个小白脸的照片!
他将报纸摊开,往板凳上一坐,全神贯注的盯着报纸。
电视上的主播浑厚的声音宣布:“这位年轻的张X荣先生失去了议会中的席位……但他一直努力参加政党活动,这位优秀的年轻人正在迎头赶上,获得候选人的先生们可不能掉以轻心……”
大厅的人们渐渐散尽,空荡荡的座位,L坐在第一排,沉默的听着广播一遍遍播报,他身上的餐厅工装都没来得及脱,急匆匆赶来,结果却是这个消息。
呵,不管多努力都没有回报,这次没有赢得选票,不就是因为他的出身?不就是因为他穷?
“亲爱的,别难过。”突然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是个陌生男人,身材矮胖,肥头大耳,毫不客气的坐在L旁边,此刻大厅只有两个人。L根本不想说话,抵掉他的手,下意识往旁边挪挪。
“没被选上没关系,你还年轻,希望很多。”男人又凑近,“要不要出去喝口酒?”
L皱着眉,口气十分不耐烦:“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我可认识你呢,出色的年轻人。”男人锲而不舍的贴近他,音调暧昧:“何必要这么辛苦拼命工作?其实,你想要钱很容易的……”他的手轻轻摸上L的腿。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16 22:57:00 +0800 CST  
D一身清爽休闲装,没有戴眼镜,双腿悠闲的搭在床边,运动鞋在白色床单上落了片阴影。他还是像当年那样瞧着自己,嘴角似笑非笑,时刻都挂着嘲讽。多年风雨全在眼神显了出来,多了几分老道,狡诈,冷漠。
沧海桑田,那人的样子,真是看不透了。D不可能闲到来前任这破出租屋吵架,更可能是找他破镜重圆。L知道,这人今非昔比,不再是只知道花天酒地不求上进的纨绔子弟。
在政界,任何举动都跟利益挂上钩。
看来D这是有备而来了。
L很快就捋平心底的节奏,逐渐镇定,经过多年磨练,从上一秒惊愕的表情转变为淡定自若不成问题,他往外瞥了几眼,确定门外再无其他人,两手提着塑料袋进了屋,顺便用脚勾住门,砰的一声关紧。
他明白,接下来会是一场“恶斗”。
“有事?”L头都不抬,淡淡问了句。将啤酒一瓶一瓶摆在桌上,袋子里烤串散出孜然味。
D的指尖在腿上有节奏的一点一点,上下打量着他,就像透视镜一般从头望到脚。盯了一会,微微一笑,“我以为你会把我赶出去。”
L坐在他对面,双手交叉,一副在公司开会的严肃模样,显然想直接进入主题,不聊其他。
D倒是一直和煦春风,眼角带着笑意,“来首都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好给你接风洗尘。”
L言简意赅:“不用。”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2 21:47:00 +0800 CST  
被吞了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3 22:23:00 +0800 CST  
说实话,他很难过D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用他最痛恨的无耻之人所用的恶心手段。
他从来不自认清高,为了权益可以不择手段,但肉.体交易是底线,这是他一直坚持的,这是他仅有的尊严,最后一道防线。多少次那些人明着暗着来侵犯,他从来都是态度坚决,绝不用苟且之事来谋前程。
当他离成功一步之遥却总被拒之门外的时候,那种撕裂般疼痛的失落感,摧残着他的心,每次都能带给他沉重打击。
经历的多了,心麻木了,也看开了。
就在这一刻,L突然想通了。呵,仅仅是性.交易而已。更何况,自己在他眼里不早就是个为名利出卖.肉.体的渣男吗?再让他上一次又如何?自己的尊严不早就被碾压成碎末了吗,或者说,在他面前,自己不从来都是卑微的吗?
L冷不丁站了起来,头也不抬一下,径直往床边走。D有些莫名其妙,一脸玩味的盯着他瞧。
L如行尸走肉般往床上躺平,双手双脚乖乖并在一起,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干什么?”D迅速眯了眯眼睛,凝出尖锐的光,脸上浮起诧异的朦胧雾气。
L绝望的闭上眼,心揪成一团,努力克制才能使自己的声音不变调,“干你想干的事。”
说这种话他觉得很难以启齿,只能紧闭着眼睛。他能感觉到D的脚步声在慢慢靠近。他心跳逐渐异常,貌似人已经俯在上方,他只觉得两耳边的枕头已经被手掌摁陷下去,一声低沉的耳语痒痒的钻进耳边,“做什么,嗯?”
非要明知故问逼人亲口说,L索性直接丢出来俩字,“做.爱。”他嘴唇微张的时候能看见粉嫩的舌头,忍不住想让人探进去品尝甘甜,D又凑近了些,去探寻这方柔软。
两人嘴唇之间只差了分毫距离就要贴合,他突然乐了,这一笑很破坏气氛,说出的话却更破坏气氛,“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跟我上.床?”
L睁开眼,D已经起开身,双手插进口袋,脸上挂着一层疏离,“你是不是误会了,阿仔?”
“我不会碰你的,”
“我嫌脏。”
声音不轻不重,真真切切落人耳中。即使轻如一缕轻烟,也有惊雷炸起的威力,L只觉得心脏血肉模糊。
直到D离开很久,他的耳边依旧嗡嗡作响,那声音依旧不断回荡,如同一把尖刀狠狠刺进心房,再剜出一块肉生煎,百味折磨。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3 22:24:00 +0800 CST  
今天快忙晕了本来想憋个大更,看来有其心力不足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4 22:44:00 +0800 CST  
一路上,两人坐在车里,全程无交流,D一上车耳朵就塞着耳机听稿件,眯起眼睛,前排副驾驶上的助理一直扭着头,拿着手机等领导听完,赶紧播放下一段。L望着窗外佯装看风景。
过了市中心,七绕八绕的,公路开始变窄,路灯也稀稀落落,L有些纳闷,让他穿这么隆重显然是去高档餐厅,可这再往偏僻处就进了郊区了,哪还有什么正经吃饭的地儿。可司机淡然自若的开着车,应该有特殊的目的地,L也没说什么,身子往后靠着假寐。
车拐了个弯,下了公路,径直驶向一条泥土小路。车程不短,L眯着眼窝了一会,倒真有些睡意。
意识混沌了一会,他怕真睡着了,坐直身子。
窗外漆黑一片,但车灯照出一片片葱郁植物让他反应过来,这已经出了市区了。
到底要去哪?
L愣了愣转过头,措不及防对上D的眼神。D胳膊靠着车窗,耳机线挂在脖子上,眼睛一直盯着他看,这架势应该看得不止一会儿了。
L咳嗽了一下,“这是去哪?”
D淡然移开视线,“到了你就知道了。”
绕来绕去就是不肯说,L真是有些烦躁。倒不是怕他乱来,可这么摸黑走着心里也没个底。
差不多又过了十几分钟,车速减慢了,一个雕花栅栏门缓缓打开,车径直开了进去。
每三米立一个路灯,L隔着车窗能分辨清楚这是一座别墅。
车停了。
D突然凑近,趴在他耳边说道,“昨天我很欣赏你的献身精神。”L凝了凝眸光,心底咯噔一下,“什么意思?”D笑了笑,打开车门下了车,“没什么。”
直到D嘭的把车门关上,L才突然像被电击了醍醐灌顶,他独自在车里一动不动。
D说要带他见大人物,既然是吃饭,为什么要来别墅?难道是要他……
L面如死灰,只觉得一团气憋在胸口难以呼吸。他隔着车窗看,D和颜悦色地与人握手,那幅意气风发的模样格外闪耀,格外疏离。
说真的,昨天他那样羞辱自己,都没有现在这样让他绝望。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4 22:57:00 +0800 CST  
来更文啦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5 11:09:00 +0800 CST  
房间再无他人,周康平没了刚才肃穆的领导架子,急不可耐的扑过来,捏着他下巴就是一顿猛啃。L双手跟骨折了似的垂在桌上,眼睛空灵的看着墙壁上的油画,这幅模样真像垂死咽气前夕的绝望。
L嘴里是浓醇酒香,周康平真像是品尝名酒,将他嘴唇舔完,舌头从牙齿间抵进去,里面更是柔软滑腻。他一边搅着他的舌头,一边撕扯他的衣服。
L连一丝反抗都没有,一动不动跟木头一样,任由周康平脱光他的上衣尽情舔舐。周康平亲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拿起桌上的酒灌了一口,嘴对着嘴给L喂下去。周康平一手拿着酒,一手捧着他的脸,喝一口就往他嘴里送一口。这么连着灌了好几下。
这举动终于让L有所动容,他猛的弯着身子咳嗽,一口酒吐了出来,几滴顺着下巴往下流。他被这傻男人呛着了。
周康平有些不满,认为他是故意不想喝,索性拿着酒瓶对着他猛灌。“礼物”本来就是供人玩乐,谁会管他死活。L被呛的喘不过气,鼻子眼睛泛着酸水。他咬紧牙关不肯再喝,周康平就抬高酒瓶顺着他的脸浇下去。
L紧闭眼睛,酒流满全身。周康平满意的扔了酒瓶,拉着他进了内室。
周康平将他压在软榻上,酒劲上头,再加上酒里掺了些其他,L的眼神已经很飘渺了,脑海早就浑浊一片,眯着眼睛,像在努力分辨眼前的人是谁。周康平趁他朦胧之际,手探进他的裤子里。
“唔……”L只觉得那个部位被凉凉的东西握住,忍不住哼咛了一声。
周康平见他如孩童般懵懂的模样,便知晓已经醉得一塌糊涂认不出人了。这声软音撞进心里,周康平腹下一紧,手中套弄了两下,L提着呼吸身子微微发抖,周康平发觉到那家伙已经起了反应。
L脸红扑扑,撅着嘴有点生气,“坏蛋……”周康平啄了啄他微翘的嘴唇,可爱得紧,便故意逗他,“谁的蛋坏了?”也不知道L晕头晕脑想到哪了,憨憨笑了笑,“哥哥的!”
“傻孩子,”周康平摸了摸他的头,“叫叔叔。”L哼了一声扭过脸,死活不肯叫。周康平在脸颊上狠亲了一口,“叔叔的蛋不坏,不信你摸摸。”他拉过L的手塞进自己的内裤里。L摸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手明显有些呆滞,眼睛散了散光,下意识要伸出来,但周康平死死摁住他的手,L乱抓了一会就不动了。周康平双手不停套弄着,L脸上的光泽更加红润,气息也紊乱了。
“舒服吗?”周康平问。
L蹭着身子不说话,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瞪着大眼,红肿的嘴唇嘟成了一个O型。周康平第一次见识到一个男人喝醉了能可爱成这样,乐的不行,捧着他又亲了亲。
欲火难耐,周康平受不住了,“宝贝,我去拿那玩意儿,你等会。”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5 11:28:00 +0800 CST  
漆黑的夜路,一辆车飞快驶过。
D不知怎么了,一上车就开始大发雷霆,因为工作上的小问题将助理臭骂了一顿,而后又靠在那儿睡觉,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睡,反正十几分钟没说过话。
在拐弯的时候,D问助理要了一包烟。烟都含在嘴上了,却又塞回去,反手把烟和打火机都丢了出去。

楼主 鲜花从来配美人  发布于 2016-05-25 20:38:00 +0800 CST  

楼主:鲜花从来配美人

字数:25791

发表时间:2016-05-07 05:3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7 22:53:27 +0800 CST

评论数:242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