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劫烬岂无年

1L给老张和老唐。
声明:本文中所有角色均与现实世界中的人毫无关系,注意是毫无关系!
本文部分情节参考了《杜月笙野史》与树棻先生的洋场小说系列。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1 17:17:00 +0800 CST  
民国二十三年,上海。
D进门穿过那条迤长的走廊,走到书房门口,抬手轻叩了两下。
“进来!”正坐在书桌后面看信的叶泽成应了一声,见D推门进来,便指着对面一把椅子说道:“坐吧。”
D坐下后问道:“将军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泽成早已不是将军了,然而他表面上安之若素,心里仍然喜欢听昔日的部下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声“将军”。他今年五十二岁,十七岁那年便跑去扛了袁世凯的旗,到民国成立时,已当上了陆军混成旅旅长,成为直系军阀的一员干将了。以后的日子里,虽然北洋军阀的那帮文臣武将都不断地登台下野,走马换将,他却一直是官运亨通,一度做到山东省军务督办,成了威震一方的“叶将军”。直到北伐军打到门前,他才急匆匆地通电下野,裹着这些年来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带着家眷逃到了天津的租界。在那里安下家后,他又听人说上海的租界比天津更繁华,四马路上的娘们儿也比八大胡同的更好看。于是,断断续续的往上海跑了四五趟后,他便在法租界的居尔颠路上买下一座花园洋房作为公馆,在这片十里洋场当起了寓公。而D年少时就投到了叶泽成的旗下,一路升到现在,已经是他十几年的亲信,便理所当然的跟着他从山东到了天津,又一路辗转到了上海。
叶泽成放下手中的信,微笑着对D说道:“去年我和上海金华堂商量过的事,你是知道的?”
D点头说道:“是的。”
“前天金华堂又和我见了趟面,详细商量了这件事情。我仔细考虑过了,依上海现在这局面,开出这么一家总会绝对是有利可图的。我们已经谈妥了条件,房子和装修由他们负责,总会里的新式设备由我们出面向法国和瑞士订购,其余的投资我们占六成,他们四成,以后的利润也这样分成。就照这样的办法,我已经和金华堂签订了合同。”
说到这里,叶泽成欠身从银质的雪茄烟盒里取出一根雪茄,D便连忙探身过去为他点火。叶泽成吸了一口,继续说道:“既然投下这些股本,还有那些外国货的新式玩意儿,那我们这里就得派人去参与这总会的管理。这回我决定把这担子交给你,你不要让我失望。”
D沉默了片刻,抬头说道:“既然将军这样相信我,我绝不会辜负将军的信任。只是...上海一向是青帮的地盘,现在我们和金华堂插进只脚,他们不会轻易答应的。以后要是闹起来,我们这边虽然不算势寡力薄,但也是人地生疏,又该怎么办?”
“你考虑的挺周到,”叶泽成微笑着说,“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现在有法租界做后台,官面上也有依靠,未必会被青帮压下去。他王亚樵一个赤佬,不也在上海滩壮大出了一个斧头帮吗?”
D想了想,也点头笑道:“将军说的对,是我太过瞻前顾后了。我明天就去订购设备。”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2 16:14:00 +0800 CST  
L坐的那部一九三零年型顺风牌汽车刚驶到弄堂口停下,便马上有人迎上来打开后车厢门让他下车。
他钻出车厢,朝弄堂里走去,围坐在那里的人便全都站起来向他招呼,有的喊他“少爷”,有的喊他“大老板”。他一面点头,一面朝里走去。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2 16:58:00 +0800 CST  
打的一大段字一抽风就没了容我去撞个墙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2 17:00:00 +0800 CST  
气炸了,停更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2 17:01:00 +0800 CST  
坐落在法租界华泉路上的这条弄堂是张启林的产业,里面十多幢房子住的全是他的亲友及门徒,弄堂底部那幢中西合璧式的府邸则是他本人的住宅。
L轻车熟路的进了屋,从楼梯登上二楼。楼上张启林的那间卧室,一般人是禁止入内的,然而L身份特殊,自然不能归结到“一般人”里头去了。
他走进房里,就看到张启林正斜靠在一张软榻上,神采奕奕的,显然是起床之后已经过足了烟瘾。L走上前去行了礼,笑嘻嘻的对张启林喊道:“二叔!”
张启林点点头,示意L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问道:“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
“都打听清楚啦,”L回答道,“那批货昨天在祥和码头卸下之后,马上就被他们用卡车装走了,里面装的全是外国货新式赌钱机器,有用电的轮盘机,有手摇和通电两用的老虎机,还有一些别的新式玩意儿。一共有六大箱,都直接送到青云路的那幢屋子里去了。”
张启林沉默片刻,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么说,叶泽成是真的打算在法租界大干一番了!”
“可不是吗!”L也微微蹙起了眉头,他本来就生了一张漂亮的娃娃脸,这时就显出了一种很烦恼的孩子相,“他们还向巡捕房申领到十张手枪执照,是发给那些‘抱佛脚’用的。叶泽成那帮人原本就有自备手枪,这样算起来,那里头的抢就很不少了!”
张启林淡淡地笑了笑:“多几只手枪也算不了什么,这一点倒是不足为虑的。”
“问题当然不在几支枪上,”L的神色却是隐隐的有些激动,“问题是他们不但在法租界领出了赌台营业执照,还一下子就领到了十张手枪执照,这就很不正常了!”
张启林端起热茶抿了一口,问道:“你是说,他们在法国佬那边已经有了大后台?”
“正是这样,”L点头说道,“现在已经知道的事比埃尔处处袒护着他们,可看来也许还有更大的背景,公董局和领事馆都有被他们买通的人。”
张启林沉吟了一会儿,表面上仍然是不动声色:“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L在椅子上坐直了一些,漆黑晶亮的眸子里流露出了一丝恶毒:“叶泽成那个老王八蛋觊觎洋场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财力雄厚,手底下那个D也不是善茬,也不看看掂掂自己的分量,还想骑在我们头上撒尿!决不能让他们形成气候,趁他们羽翼未丰的时候,先下手把那个总会铲掉!”
张启林没言语,只是慢悠悠的喝完了一盏热茶,才笑眯眯的,带了探询的意味说道:“阿仔,你平日里也是个谨慎聪明的,怎么一到了叶泽成——还有那个D这上头,就变得莽撞了呢?”
L愣了一下,不服气的争辩道:“才不是呢!我就是看不惯叶泽成跟他手底下狗腿子那副不可一世的德行,真把我们青帮当软柿子捏了!”
L十几年来一直跟在张启林身边,张启林压根没想到他这侄子与叶泽成一行人能有什么新仇旧怨,听了L这番辩解,也没再怀疑,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不是说他们在法租界有后台吗?所以才会这样不把我们青帮放在眼里。目前我们还抓不到他们什么把柄,倘若贸然下手,闹的他们搬出后台来,虽然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可这样总显得我们没有容人之量,就显得画虎不成反类犬。现在是要先摸清他们的底细,等待机会收拾他们,这样才是上上策,明白吗?再说了,有钱大家赚,他叶泽成在法租界开赌场,我们的人马混进去,也能分一杯羹。”
L垂头丧气的垂着眼眸,干巴巴的说道:“二叔教训的是,我明白了。”
张启林重新倚回软榻上,看着侄子那副受气包模样,就笑着对他一招手:“你过来!”
L委委屈屈的向前走了两步:“二叔。”
张启林一把将他扯到跟前,抬手弗乱了他的短头发:“好啦,二叔心里有数。”
L蹙着眉毛低下头,忽然看到张启林的马甲前襟上垂了条链子,便抬起手来顺藤摸瓜,扯着链子拽出了一块漂亮的白金怀表。他把怀表握在手里颠了颠,抬头看看张启林,低头看看怀表,又抬头看了看张启林。
张启林笑了起来,一巴掌拍到L的脑袋上,又低头把链子接下来,一起塞进了L的手心里:“看你妈的看!小兔崽子,拿去吧,给你了!”
L很孩子气的笑了:“那你帮我戴上!”
“怎么,”张启林竖起眉毛,“你个兔崽子还支使起我来了?”
他话虽这么说,却仍然是亲力亲为的把怀表戴在了L的马甲上。而L大喇喇的坐在软榻边上,看着微笑着的二叔,心里也就不那么憋屈了。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2 23:35:00 +0800 CST  
开头忘说了,这里头的L挺坏的,接受无能的请自行退散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3 00:06:00 +0800 CST  
世界总会开张的剪彩仪式定在下午五点整,但从四点钟就有一支十二人组成的军乐队排在张灯结彩的大门前吹吹打打,引来了不少行人驻足观看。而四点半后,受邀的客人们便陆续光临了。
邀请名单上可谓是琳琅满目,包罗各界,除了各大军警政界人物,还有好几个青帮的老头子。甚至连巡捕房都倾巢出动,专为维持秩序。D穿着一身笔挺昂贵的西装,和来宾寒暄过后,便把他们招呼到大厅的椅子上坐下。
两位被请来剪彩的贵妇人接踵来到了,D瞧着剪彩的时间已到,正准备吩咐开始举行仪式,却看到大门前负责迎客的一个门徒急匆匆地跑进来报告道:“唐先生,张老爷的汽车到门前了!”
听到这报告,D不禁愣了愣,因为张启林虽然在受邀名单上,之前却并未提过要来。他来不及多想,快步走出大门,就看到张启林穿着一身华贵的长袍马褂,被L搀扶着从那辆林肯赛飞保险汽车里钻了出来。他连忙迎上去作了个揖:“张老爷,后辈们办点小事,还惊动您老人家大驾光临,真是不敢当。”
张启林含笑拱着手说道:“老弟台真是太客气了,今天是贵堂的大喜事,老朽虽然虚长几岁,但也是在这里共享一方水土,怎能不来贺喜呢!”
这两人寒暄完毕,张启林便被众星拱月般簇拥着进了大厅落座。L也在他身旁坐下,抬起头来望向D,不出意外的发现D也在神情温和的望着自己。
L惬意地倚在椅子靠背上,微微眯着眼睛,用戏谑的声音说道:“唐先生,发型不错啊!”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立刻全把目光投向了D。D今天梳了个乌黑锃亮的大背头,本来也没什么奇怪,可是话从L嘴里说出来,不知怎的就带了一种不怀好意的滑稽性。D被迫迎来了一场注目礼,怎么回应都不合适,只好不尴不尬的笑了一下。
而L依旧紧盯着D,就见他神色是一片风平浪静,然而脸颊却是微微有些泛红。L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点上,觉得D又英俊又可爱,几乎可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了。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3 15:20:00 +0800 CST  
泽成差在哪里,你为什么不肯跟着我?”
L的这些话的确很不讲理,然而他向来是不讲道理的,所以反倒让D感觉他的所作所为全是理所当然。双方的处境彼此都清楚,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谁也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两个人从小穷怕了,长到现在都已成了唯利是图的犟种,谁敢断自己的财路,自己就刨谁的祖坟。
D抬起头来,用手指拢了拢L略显凌乱的头发,轻声说道:“阿仔,今天晚上不要走,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留下来干什么?”L挑着眉毛望着D,“你这个王八蛋能放出什么好屁来?”
D想了想,很诚实的说道:“我也的确是放不出什么好屁来。”
“那我留下来干什么!”
D微笑起来:“那你是要走了?”
L理直气壮的反驳道:“我才不走!”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13 18:15:00 +0800 CST  
D并没有在张公馆找到L,然而他锲而不舍,马不停蹄的把洋场翻了个遍,终于在一家茶楼里堵住了对方。
春兰茶楼说是茶楼,其实就是一家高级妓院。一路大步流星的走到雅间门前,D也不敲门,一脚就把门踹开了。
雅间洁净宽敞,正当中摆着一张大圆桌,L就坐在首席,另外还有四五名美艳丫头围坐一旁,原本还在莺声燕语的连说带笑,不料忽然闯进在一个不速之客,便都吓得连忙噤了声。
D扫了房内一眼,回身挥起手杖一抽门板,“咣”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那几个姑娘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纷纷起身站到了墙角;而L却是不怕他,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酒,才抬起头来望着他,眼里还带着一丝懒洋洋地笑意。
“五十块钱一车烟土,”D站在桌边居高临下的看着L,“阿仔,胃口这么大,也不怕吃不下?”
L嗤笑了一声:“吃不下?这洋场还没有我吃不下的东西!”
D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阿仔,我近来都没有招惹过你,你这是闹的哪一出?”
L向后倚靠在椅背上,语气满不在乎:“哥哥,你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规矩是我用命定下来的,这钱人人都得出,你也不例外。有不服的,可以拿命去换。”
D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气到极致,反而冷静下来了。面无表情的坐到L的对面,他甚至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现在就在这里,要不要拿我的命,去换你的规矩?”
L探过身去为D倒了一杯酒,气定神闲的说道:“哥哥,我其实没想难为你。规矩到你这里破不破,全凭你一句话。”
D尝了一口酒,发现这酒的味道竟是十分的清甜甘冽。他低声说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哥哥,我知道青云路总会里那些赌钱机器,像轮盘什么的,里头当然是有些花头的。只要你能把那里面的机关神不知鬼不觉的透给我们...”
L脸上带着笑意,说到这时眼睛微微眯起来,目光里带了一丝不怀好意的恶毒:“这样,不用动武,不用见血,两全其美,岂不是很好吗?当然,我们是绝不会亏待你的。”
D咽下一口酒,只觉得像是咽下了一口岩浆。“阿仔,”他叹息了一声,“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背叛叶泽成。”
“这怎么能叫背叛呢?”L目光如炬的望着他,“青云路的总会关了门,还会有新的总会开出来的,我们还少不了要跟叶泽成合作,规模不会比现在的小。哥哥,你是明白人,不会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正是因为知道这其中门道,D才无法回答。他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说道:“这酒味道不错,欧洲货?”
L歪着头看他,觉得他严肃起来也很好看,就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20 17:09:00 +0800 CST  
忍不住笑了:“坎特伯雷空运来的蓝莓酒,你要是喜欢,我下次送你一瓶。”
D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灌下,尝出了满嘴的苦涩。他放下酒杯,手很稳,声音也很稳:“我会告诉手下,五十块钱一车,一个子儿都不会少。”
L倒酒的动作也没停顿,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眼睛亮的令人心惊:“那你是不答应了?”
D心如刀割,很无奈的微笑了:“阿仔,你这是在为难我。”
L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很缓慢的问道:“我为难你?”
D不说话,单是逃避似的拿起酒杯就往嘴里倒,仿佛是喝水一般。而L猛地站起身来,一巴掌拍掉了酒杯,揪着他的衣领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让你跟着我,就是为难你?”
D仰头望着L,就看到他脸色微微泛红,在黄白灯光的照耀下,显出了一种生机勃勃的美丽来。然而他很不喜欢这个咄咄逼人的L,阿仔一旦凶恶起来,就显得不是那么可爱了。
他摇摇头,身心俱疲的开口道:“阿仔,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这样不讲道理的折磨我。”
L沉默了一下,却是忽然明白了D的意思——D喜欢他,在意他,可也仅此而已。D不允许任何人挡他的财路,也不允许任何人压制他,即使那个人是自己也不行!

思及至此,他反而冷静下来了。闲庭散步般的走到窗前,他打开窗子,在扑面而来的冷风中打了个寒噤,觉得自己是清醒了很多。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20 17:15:00 +0800 CST  
然后他回过头去望着D,脸上浮着不甚稳定的笑意,像春天河水中的浮冰,冰冷而又易碎。
“在好莱坞逛街看到的,”他轻声说道,“第一眼就觉得很适合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礼盒来,放到了桌上。然后他脚下不停顿,一路走出了房间,头也不回的说道:“哥哥,再见。”
D没有去追赶挽留他,单是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礼盒。盒子里躺着一只镀金的领带夹子,并不算什么奢侈物品,然而简洁精致,在灯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芒。
他默默看了一会儿,把礼盒合上,珍而重之的放进了西装的内口袋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听着隔壁歌女的袅袅歌声,一个人闲闲的自斟自饮起来。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21 23:22:00 +0800 CST  
L面无表情的出了房间,大步流星的走向门口,走路都带着风。手下随从疾步跟在他身后,也是统一的神情肃穆。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很欢快的响了起来:“阿仔!”
“阿仔”作为L的乳名,除了张启林和D,便只有一个人敢这么叫了,就是周志承。
周志承是周督军的独子,今年三十多岁,西装打扮,瞧着也是威风凛凛、仪表堂堂,然而却是个外强中干的败家少爷。
L对周志承没什么好感,此刻脚步都未停顿。而周志承被他冷落惯了,此时也没觉得受了怠慢,而是涎着脸迎上去笑道:“阿仔,怎么不理我?”
L皱起眉头,面若冰霜的开了口:“周先生,对不住,我家里有些急事。”
不等周志承回答,他便继续迈步向前走去。周志承还想拉住他,然而L走的太快,竟是连个衣角都没碰到。
周志承不甘心的目送着L走远了,并未动怒,单是觉得有点心痒。他这人似乎是有点贱骨头,投怀送抱的他不稀罕,反倒是对他不理不睬、弃若敝屣的,才能得到他的青睐。再说L长得的确是漂亮,周志承见多识广,阅人无数,可是在一张脸上,还没有见过能和L比肩的人物。面如冠玉、鼻若悬胆、目如朗星、鬓若刀裁...一切形容美男子的词,都可以用在L的身上,并且怎么用都不过分。
意犹未尽的转身离开,周志承点起一根烟来,直到烟抽完了,他那心里还是痒痒的。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21 23:23:00 +0800 CST  
汽车怪叫一声停在了张公馆大门口,L面无表情的下了车,在凛冽的寒风中打了个哆嗦,继续若无其事的向前走去。他的一个手下这时忽然脱下外面大衣,想要为L披在身上。L步伐很快,也不回头,衣裳还未沾到肩膀,便要往下滑落。而那名手下就这么为他拢着大衣,一路随着他走进了屋。
杜崇阳跟了L五年,早已经摸透了L的脾气心性。跟随L走进客厅后,他悄悄遣退了下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端到L面前,低声说道:“少爷,喝杯茶吧。”
L神色阴冷的坐在沙发上,面色惨白,衬得眉目越发浓秀,在昏暗灯光下显出了一种阴森森的鬼气来。他夺过茶杯,砰的摔到地上,滚烫液体和瓷片一起炸开了花。
这天晚上,L发了一点酒疯,把客厅里的东西砸了个遍。杜崇阳站在一旁看着他发疯,既不劝慰也不阻止,单是在L筋疲力竭的停下来后,又倒了一杯茶端了过去。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1-21 23:24:00 +0800 CST  
那晚之后,L并没有再见到D,而D在他手上栽了几千大洋,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他也不知道这一场冷战要进行到什么时候——无法预料,无法计算。
为了表示自己对D是毫不在乎的,他有条不紊的找了好些事情让自己忙起来,事情越复杂越好,越激烈越好,占住他的心神,让他不能胡思乱想。而他的努力的确是卓有成效,数量可观的钱财和人马涌入囊中,洪水似的冲散了他的胡思乱想。
的确该是如此,他气定神闲的想,金钱才是最讨人喜欢的,而相比之下,感情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的,实在是不值得令他多费心思。
他自认为想通了一切,心情十分愉悦。而两天后,他订购的蓝莓酒也从坎特伯雷被空运了过来。他给张启林送了一箱,又赏了杜崇阳两瓶,然后忽然想起了自己对D的承诺。
杜崇阳平日为L鞍前马后的,此时拿了两瓶镀金壳子的洋酒,他却之不恭,受之无愧。然而,当他看到L打算送给D一整箱的时候,他很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他不明白少爷这是怀了什么心思,这一箱洋酒的价格,都快赶上之前他从D身上咬下来的烟土钱了!
而L对此倒是很坦然,只是神色自若地说道:“一码归一码,我还不至于连这点账都拎不清。”
他把话说到这里,杜崇阳便不能再说什么了。他沉默了一下,无言的退了出去。
L自己没有露面,派了手底下一个脾气好嘴巴甜的小跟班,把蓝莓酒送到了唐公馆。小跟班领命而去,过了一个钟头,果然是空手而归了。L歪坐在沙发上,叼着香烟问他:“见着唐先生了吗?”
小跟班摇摇头:“没有,唐先生不在家。”
L垂下眼帘沉默片刻,面色如常的问道:“那唐家都有谁?”
小跟班乖巧的回答:“除了那些仆人,就还有一个女人了。”
L皱了皱眉头:“女人?”
“对,”小跟班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女人约摸十七八岁,好像是个刚下海的舞女。”
L没再说什么,遣退了小跟班,继续神色自若的倚在沙发上吞云吐雾。一根烟抽完了,他狠狠捻灭了烟蒂,闲庭散步般的走到窗台,他透过玻璃,漠然的望着远处夜景,一张脸上落满了寒霜。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2-06 23:47:00 +0800 CST  
落了一段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2-06 23:58:00 +0800 CST  
我点错了什么!!!还是笔记又抽了风!!!总之没了一段,不过不影响剧情,大体就是凌媛看D对自己没兴趣却去跟一个比自己差远了的舞女混在一起,各种嫉妒愤怒不补了,心力交瘁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2-07 00:03:00 +0800 CST  
码头上隔三差五的混乱并没有波及到这两位高坐着的老板,D和L的生活也依旧算的上是风平浪静。D的烟土就这么浩浩汤汤的流进了十里洋场,而L也在忙着把白泸码头的祝老板赶尽杀绝——祝老板坏了他的规矩,绝不能再在码头上威风下去了。
他的谋略并无什么新意,但胜在狠厉阴鸷,并且有足够的耐心,温水煮青蛙似的把人逼成半死不活。他聚集了一帮悍不畏死的打手,采取“狗虱战术”,一旦发现祝老板的踪迹,就咬住不放追逐下去,让他总是拖着一条尾巴。
祝老板虽然在码头上豪横了多年,但毕竟也没有千年防贼的本事,很快就被他搞得焦头烂额、自顾不暇。眼看着L要无休无止的纠缠下去,他一咬牙,带着家眷与金条,一溜烟的逃到了天津。他一逃,L就拿出痛打落水狗的劲头来,准备把祝老板手下人马赶尽杀绝。
祝老板手底下还有个心腹,叫夏泓江。这位夏泓江不知是要给主子断后,还是要留在上海另谋出路,结果在码头上被L带着人堵了个正着。
L晚饭时喝了点酒,所以此刻心情格外愉快,一手把玩着一把左轮手枪,笑眯眯的让这十几个落网之鱼跪成一排。然而夏泓江硬气得很,非但不肯跪,还满脸傲然的说道:“张XX,要杀要剐,你请便吧!”
L这天没有抹头油,头发被海风吹了个乱七八糟。他微微歪着头,漫不经心地拿枪口把额前碎发拨到耳后,心想这家伙倒是有几根硬骨头。
然后他对着夏泓江的左右膝盖各开了一枪。于是夏泓江惨叫着,终于是听话的跪下了。
至此,祝氏人马在上海总算是死绝了。L志得意满的审视着这一切,认为自己这一仗打得漂亮,抢得也漂亮;手下人马对他十分折服,张启林也对他称赞有加。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2-07 14:40:00 +0800 CST  
L从小在张府长大,顶了个少爷头衔,却是从未有人记住过他的生日。D问遍了府里仆人,也只知道了L是出生在九月中旬。
他攒了许久的铜板,又当掉了一件旧棉衣,终于在十二号那天去蛋糕店买回来一块奇小无比的蛋糕。他又变得身无分文,然而心里快乐极了——他愿意把拥有的一切都给L。
L心里没有生日的概念,他自己想不起来,身边也没有人提起。然而D一直记得这个日期,从来都没有忘记。
L望着蛋糕怔了半晌,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他忽然没头没脑的蹦出了一句:“这个蛋糕...怎么这样丑?”
D本来是微笑着的,这时也愣了一下,没挨打的右脸也跟着红了起来。他低头看着地面,低声喃喃道:“丑是丑了点...但是味道应该不错...”
D平日的脸皮也绝不算薄,然而在L的面前,他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一个腼腆憨厚的小男孩,动不动就满脸发烧。L看了他这幅反应,忽然明白了过来:“你亲手做的?”
D神情镇静,脸泛红云的把刀叉递给L:“阿仔,切蛋糕吧。”
于是L也没有再问,单是闷头切起了蛋糕。D坐在桌对面望着他,就见他垂着眼帘,睫毛过滤掉了大半目光,一张脸隐隐瘦出了尖下颏,好像是精雕细琢的上品瓷器。
他看的出了神,直到L已经走到他面前了,他才骤然反应过来。像往常一样,L轻车熟路的跨坐到了他的腿上,他伸手搂住L的腰,满足的叹息了一声——他太久没有跟L这样亲近过了,他愿意抱着L坐上一整天。
“哥哥,”他听到L的声音气息不稳的响了起来,几乎有点哽咽,“要是我不过生日,你是不是一直都不会找我?”
D想了想,很诚实的回答:“我也不知道。”
他真庆幸赶上了L过生日,否则他简直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去见L。他闻着L身上温暖的红酒气息,觉得自己也有点醉了。
“阿仔,”他轻声说道,“今天晚上不要走,我们...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说说话了。”
L本来就没打算走,这时就轻轻一点头。D仰头望着L,就看见他红着眼睛,嘴巴微微撅着,一脸孩子气的难过。D抬手摸摸L的头发,很心疼的微笑了:“傻子,挨揍的人是我,你委屈什么?”
L气呼呼的反驳他:“你欺负我,还不许我委屈了?”
D又无辜又无奈:“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L越发理直气壮:“我不知道!反正你就是对不起我!”
“好好好,”D哑然失笑,“你想要什么礼物我都给你,就当是补偿你,行不行?”
L双手搭在D的肩膀上,一脸认真的说道:“真的什么都给我?”
D害怕L又提一些刁钻条件,连忙补充道:“只要我能做到。”
于是L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儿,忽然露出了个恍然大悟的神情,神神秘秘的说道:“那...”
他一边说着,一只手偷偷向后伸去,抹了一指的奶油。D还在一脸认真的看着L,却猝不及防的眼前一花,被抹了一脸的奶油。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2-08 21:18:00 +0800 CST  
先造这么多,晚上还有一更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12-08 21:18:00 +0800 CST  

楼主:落覼

字数:80758

发表时间:2016-11-12 01: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7 22:37:01 +0800 CST

评论数:322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