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月》(尽量原著,铁三角,不坑,双结局)

我去上课了,今天晚上再过来。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4 13:24:00 +0800 CST  
今天心情不太好,诸事不顺……
我到底是怎么了………………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4 21:00:00 +0800 CST  



果然,胖子一来,霍家就下地了。据胖子自己说,他在北京偷偷跟踪闷油瓶,但是后来发现自己居然中了计,那个只是个诱饵。不过,当胖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将他打晕,然后胖子就被绑了起来,关在一间黑屋子里。这也就是为什么胖子会突然失踪而没有留下一点线索的原因。可是,为什么胖子的伙计会在电话里骗我呢?我后来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别人提前设计好了的,为的就是从胖子这里拖延住我。


后来胖子就被绑着,蒙着双眼被带来带去,一直到了广西。到了广西,胖子见了霍家老太太,对方提出想让胖子加入他们,当然酬金也不是问题。胖子虽然满腹的不满和疑惑,不过还是答应了。


事情到了这里,我不禁有点奇怪。一开始闷油瓶叫胖子不要插手,可是霍家好像并不这么想,反而叫胖子加入。难道说,霍家觉得胖子是个可以利用的因素,他们想用胖子来威胁闷油瓶?
而我可以幸免的原因,或许是那张样式雷在我手中让霍家有所忌讳。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就是他们会忽然人间蒸发的原因。而我会突然与他们两个失去联系,恐怕也是他们在中间搞鬼。


闷油瓶和胖子进入张家古楼的事情就这样确定了下来,之后发生的事情十分匪夷所思,这些容我以后再讲。


张家古楼里危机重重,霍老太太还中了机关,差点没了命。被救出来的时候只剩出气,没进气。不过,他们还是有点成果的,他们从里面带出来了一对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这对环目前在霍家手里,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用途。


一行人在广西休整了大概三四天之后就回了北京,闷油瓶和胖子被安排进那个四合院,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虽然不太清楚霍家这么做的目的,但是一定是闷油瓶和胖子的调查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


尽管如此,就在几天之后,他们被带到霍家。也就是我在霍家门口蹲点的那几天,他们正好被我撞见。闷油瓶和胖子会“光明正大”地去霍家,是因为霍家在向道上传递一个信息——哑巴张在霍家,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而且,这也是在向我证明着,闷油瓶和胖子安然无恙,我该干嘛干嘛。


霍家也估计到了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也不用再对我有什么防备了。所以,就像是提前安排好的一样,我很顺利的就找到了闷油瓶和胖子。


不过,闷油瓶和胖子去霍家什么事情也没干,只是说了说关于闷油瓶手中的玉佩和一些关于考古队的事情。说完之后,就由人安排回了住处。再之后,就到了现在。


闷油瓶再给我叙述的时候说到了他们那天的谈话。那个玉佩是有点用处,不过和张家古楼没什么关系,它只是这件事情一个很小的因素,这个在后面会提到。至于考古队,闷油瓶说霍家说的其实并不可信,因为霍家只告诉了闷油瓶一件事,那就是,我是齐羽。关于这个名字,我知道的不是太多,但是关于这句话里究竟有什么故事,我当时竟然很反常的并不关心。


后来,我问闷油瓶知不知道给开车的假吴邪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他们会和他在一起。闷油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一句,吴邪,他就是你。我很清楚闷油瓶这样说的意思,霍家既然会给闷油瓶找替身来迷惑胖子,那么就会有一个我来迷惑别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霍家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么?而且,为什么会有一次我和那个假吴邪的正面冲突,还有,那个人说的——我们还会见面,究竟是什么意思?


直到现在,我才渐渐的明白了闷油瓶那句话的真正含义,并且也知道了霍家当时会这么做的原因。而我们所有人,在这场别人安排的戏里,都是配角。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5 21:34:00 +0800 CST  
虽然不知道沉到了第几页,但是还是上来给自己挽一下尊……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5 21:36:00 +0800 CST  
求安慰……在前十页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帖子了,趁人少的时候赶紧上来挽一下尊……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6 06:42:00 +0800 CST  

七月 【第七章】早饭


从胖子家里出来,天已经蒙蒙亮了,胡同口有摆摊卖早点的。当我们路过的时候,一个人正吸溜吸溜地在喝混沌汤。我下意识的问闷油瓶要不要吃早饭,闷油瓶盯着那个人许久,摇了摇头。最后,我们回到闷油瓶的住处,手里拎着油条和豆浆,当然了,还有馄饨。


胖子还在睡觉,我走过去捏了捏他的鼻子,把胖子叫醒吃饭。胖子一看我们买的早饭,还有闷油瓶正大爷样喝着豆浆的动作,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偷偷在我耳边嘀咕了一句,小天真,没看出来啊,就一个晚上,你们俩这发展够快的,小哥都食人间烟火了。我没好气地翻了胖子一个白眼,催促他去洗漱。闷油瓶这时把豆浆放下,开始喝馄饨。


看着胖子拿了条毛巾迷迷糊糊的去了院子里,我也坐下来开始吃早饭。就在这时,闷油瓶忽然开口:“你还记得今天早上在胡同口看见的人么?”


我正要张口咬下馄饨,听到这句话,一个不注意,馄饨就滑到了我的嘴里。馄饨是刚买回来的,还正烫着,TMD劳资连吹都没吹,就吃到了嘴里。我的脸痛苦的皱了起来,当着闷油瓶的面吐也不是,吞也不是。最后我滚动了一下喉咙,把那个馄饨咽了下去。


闷油瓶奇怪的瞅了我一眼,然后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当然,这些我都没有注意到,因为我在努力地喝着凉水。把水放下,我回答道:“嗯,那个人怎么了?”


闷油瓶回道:“除过霍家,还有人在跟踪我们。”


忽然,我想到了那天晚上我去胖子家的时候遇上的那一帮人。这件事我跟闷油瓶说过,闷油瓶当时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闷油瓶就说,他之所以会假扮成胖子的摸样,是在迷惑这帮人。但是说到这里,我有点不解,我隐约感觉这不是闷油瓶的真实意图。


“还有,那天我们去胖子家的时候,一路上也有人在跟踪。”闷油瓶接着说道。


我皱起了眉头,我们去胖子家时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路上人已经很少了,要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对了,就是风吹草动,忽然我就想起了当时街上不停晃动的树丛。


闷油瓶看见我忽然明白了的样子,接着说:“我们现在并不安全,而且对方的意图也不是很明显,我们以后的行动要小心。”


我有点晃神的点了点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馄饨,开口说:“这些胖子知道吗?”


闷油瓶摇了摇头,我微微有点诧异,但是没说什么。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6 18:03:00 +0800 CST  



我和闷油瓶的谈话到了这里就结束了,这让我的心里有点沉。就在这时,胖子已经洗好进了门,看见闷油瓶已经吃完饭,在那里闭目养神,而我则像是有心事的样子盯着那碗馄饨。


“哟,小天真这是怎么了,没胃口啊?”胖子开口道。


我看了胖子一眼,什么都没说,接着吃那份有点凉了的馄饨。胖子有点狐疑的看了看我,但是什么都没说,坐下来之后就开始吃。气氛有点沉闷,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我知道胖子看出来了点端倪,但只是碍于闷油瓶的面子没有发作出来而已。


吃完早饭,我默默的收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闷油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胖子到外边转悠,我坐在桌子旁边,拿出闷油瓶给我的玉玺,开始研究起来。


说实话,我从昨天晚上一看到那个玉玺,就隐隐约约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要是说这个玺是假的,可是这“手头”的感觉却是上好的软玉,而且俏色运用极为巧妙,还没有一丝杂质。要是霍家仿这么个东西,这代价也太大了。不过,这东西要是真的,那么是干什么用的呢?而且,霍家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的呢?为什么又要给闷油瓶呢,他们的目的何在?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玉玺本身所代表的,究竟是什么?这些问题始终萦绕着我,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身陷一张网中,无法自拔。


我叹了口气,抬头向门外望去,忽然发现胖子站在门口正看着我。我愣了愣神,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胖子的脸上没有了昔日的痞气和无所谓的从容,而且,目光凌厉,,仿佛会把人看穿似的。


这种严肃的感觉仿佛就是一晃神就过去了,等我在回过神的时候,胖子已经变回了原先那副样子,坐到了我旁边,说道:“天真吴邪同志,看什么呢,这么入神,连你胖爷我都勾不回你的魂。”


我连忙掩饰好刚才的慌乱,淡淡的瞥了胖子一眼,回敬道:“没想什么,就是在考虑你跟小哥同居这么长时间,我啥时候才能看着我的大侄子上街打酱油。”


胖子不怒反笑,说道:“哟,没看出来啊,我跟小哥在一起你还吃醋了。得,就当我错了,要不咱现在就补偿补偿你?”说着,暧昧的看了我一眼。


我假装嫌弃的瞅了胖子一眼,一边说道“一边去,没心情跟你开玩笑”,一边把玉玺收好。胖子估计早就看见了那枚玉玺了,看见我要收起来,立即拦住,笑嘻嘻的说道:“我可看见了,好东西不要自己藏着嘛!”


我有点犹豫的想闷油瓶的方向看了一眼,闷油瓶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在床上躺着挺尸。于是我无奈的说道:“这可是小哥的东西,弄坏了你可赔不起。”


胖子斜着眼看着我,揶揄道:“哟哟哟,这还没嫁过去就这么护着啊。再说了,咱小哥是那么小气的人么。”说着,就把那枚玉玺拿了过去,在手中把玩着。


胖子看了一阵,皱了皱眉头,我看胖子好像看出来了点门道,赶紧凑上去问道:“胖子,看出来什么了没?”


胖子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没吭气,然后又把视线转到那枚玉玺身上,开口道:“我说小哥从那淘来这么一块石头?”


我一听差点要喷胖子一脸肠子,于是无奈的说道:“石头?TM胖子你识不识货啊,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接着,我给胖子讲了这枚玉玺的来历。一边说着,我一边心里犯着嘀咕,看来闷油瓶没有把霍家和他谈的条件告诉胖子,这是为什么呢?而且从刚才闷油瓶的表现来看,闷油瓶好像在怀疑胖子,难道说胖子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还是威胁到我们的秘密?


说完之后,胖子良久没有吭声,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就在我打算起身出去方便的时候,胖子开口道:“原来小哥就为了一块石头把自己卖给了霍家。”一瞬间,我感觉整间房子里都是黑线,我看着胖子,嘴角不停的抽搐,心里不禁为闷油瓶感到悲哀。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闷油瓶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我们说到:“那不是什么玉玺,那是一个机关。”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6 20:32:00 +0800 CST  

七月 【第八章】假吴邪


“机关?”我小声嘟囔了一声,然后看着那枚玉玺,心里想道,怪不得我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原来这TM的这东西就不是玉玺。


说着闷油瓶从床上下来,盯着胖子手中的玉玺继续说:“不过,我还没有破解的方法。”本来以为闷油瓶有了什么好方法,但是一听到这个,我一下子又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然后胖子就从屋子里出去。没过一阵,胖子便回来了,后面还跟了一个人,大概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背有点佝偻。不过当他扫视过我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他的眼神变了一下,并不是那种疑问或者惊讶,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一种熟悉,就像是我们曾经见过一样。我的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曾经见过”这个念头忽然变得十分明显,是的,这个人肯定在哪里见过我。


“这个人在哪里见过我”,这种说法十分的奇怪,但确实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我竭力去回忆,却想不起来他是谁,不过他的一个眼神就让我感觉他不仅在哪里见过我,而且还对我十分熟悉。忽然,我的心脏猛地震了一下,我知道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了。就在那个巷子里,那个说着我们还会后会有期,那个假扮成我的人——假吴邪。可是,我的心又沉了沉,这个家伙究竟有什么目的,而且,他究竟是谁?


还有,这应该不是他的真是模样,因为在他的双眼里,我看不到有什么岁月的痕迹,反而充满着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老谋深算。


那个人盯了我几秒钟就转开了视线,然后我随着他的目光,转到了闷油瓶。不过让我稍稍讶异的是闷油瓶和那个人都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闷油瓶的眼睛稍稍向下看了看。接着,那个人就开口说道:“霍家当家的派我来问问诸位有什么需要的,还有”,他笑了笑,看着我说道:“老太太对于前几日的事情很抱歉,希望吴先生能给个面子,到府上一趟,我们当家的要当面道歉。”


我回看了他一眼,立即就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几天前,我曾到霍家去谈关于那张样式雷的生意,但是却进了霍家设的一个局。想到这里,我不禁纳闷,这件事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正想开口答应,但是闷油瓶却替我回挡道:“这里什么也不需要,吴邪还有其他事,不方便过去。”


我看了闷油瓶一眼,可是他什么回应都没有,只是直直的看着对方。那个人笑了一下,继续死皮赖脸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能否请张先生、王先生和吴先生一起卖个面子,随我到府上一叙?”


听到这里,我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叫上我们仨儿再去被你坑一回?忽然,我感觉有什么不对劲。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就记起来那个人说自己是解家的,那么为什么还会给霍家办事,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呢?想到这里,我便回绝道:“都说了没空,你回去吧。”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闷油瓶竟然说:“明天可以。”


我瞅了闷油瓶一眼,心说你刚才才拒绝的,现在就变卦了。不过,没办法,既然话都说出口了,就不好意思收回了。


对方看见我一副吃瘪的表情,好像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好,明儿个晚上七点,我在府上恭候几位。”然后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


看着那个人离开的背影,我转过头看着闷油瓶,不禁皱了皱眉,心里嘀咕,这小子闷油葫芦卖着什么药?


闷油瓶转到桌子边坐下,然后开口道:“那个就是在巴乃给我东西的人。”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7 21:46:00 +0800 CST  
沉了这长时间,终于又回来了么………………【各种泪目……】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7 22:16:00 +0800 CST  


胖子也坐在了凳子上,凳子因为支撑不住而“咯吱”响了一声。而我则一下子摔到了闷油瓶刚才躺的地方,两只手交叠垫到脑后,闷不吭气。


这句话虽然只是薄薄一句,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句话包含了大量的信息。我稍微梳理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首先那个人,就权当他是霍家的人,去巴乃见了闷油瓶,然后和他合作,接着,他把闷油瓶带到长沙。这个地方是个疑点,因为闷油瓶没有告诉过我是谁把他带到长沙那个古墓中的。如果是他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我心里暗暗抽了一口气,当时我就在长沙,这个人,怪不得知道我的事情。所以这一切早就是霍家安排好了的,本来闷油瓶要去北京的,可是却中途去了长沙,帮霍家盗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墓,这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圈套。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有疑点。因为这个墓除过闷油瓶,霍家自己派人也可以去盗那个墓。更何况,假如闷油瓶在北京的话,那么霍家不是可以很好的监视他?还有,那个假吴邪也可以不用亲自到长沙去监视我。更何况,就算他是整件事的线,那么霍家权衡的话,闷油瓶应该比我更重要吧。所以,他们在长沙应该不仅仅干了这些事情,肯定还有什么事情是闷油瓶刻意隐瞒了的。


接下来,应该是我飞到北京,来找胖子。那个时候,闷油瓶和胖子应该还在巴乃,这么说,那个人没有参与霍家在广西的行动?我心里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不符合他在这件事情中的关键地位。如此说来,如果他去了广西,那么,他冒充我就应该是霍家回到北京之后的事情了,这个解释也能说得过去。至于后来被我撞见,应该是他故意的,他想借此告诉我他的存在?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太扯了,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不过,那个人忽然出现在闷油瓶住的地方,说了那样一番无法捉摸而且还很令人恼火的话,究竟用意何在?


太多的不解让我的脑子里乱成一团,我急需要从中找出一个可以突破的地方。忽然,我有了一个想法,这一切是不是被我想的太复杂了,也许,我只是说也许,霍家并不是这盘棋的棋手,而是,一颗棋子。而那个人,绝对没有他给我感觉的那么复杂,他所做的一切,虽然看似捉摸不定,但是应该是想扰乱我的视线。也许,我在这里大胆的猜测了一下,这个人会不会是“它”,或者是“它”里面的一员?这个问题现在没有答案,不过,随着事情的发展,真相应该离我们很近了。


不过至于当下,我觉得我最应该做的,应该是审问闷油瓶。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8 21:50:00 +0800 CST  

七月 【第九章】谎言


审问闷油瓶,这个念头让我笑出了声。不意外的,我看见胖子和闷油瓶都转头望着我这边。我猛地一下坐起身来,然后靠着墙看着闷油瓶。稍稍收拾了一下表情,装着很严肃的样子开口说道:“小哥,你实话跟我说,你到底去没去过长沙?”


闷油瓶没有答话,胖子也很识相的没有吭气,只是拿一种“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看着我。我有点尴尬,知道这个问题问得很突兀也很奇怪,所以我拿手蹭了蹭下巴,然后才继续说:“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就你在长沙的时候?”


闷油瓶还是没有说话,这让我觉得我的老脸快搁不住了,私下里不禁自我唾弃了一番。可是我知道闷油瓶从来不撒谎,他只是会告诉你一些他认为你应该知道的事情,所以我才会这么直接的问。跟闷油瓶说话就是这样,绕圈子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有时候直接一点反而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只是现在闷油瓶一言不发,说明他是不想让我知道了。闷油瓶一旦打定了什么主意,就算全世界都反对那也无效,更何况,到了最后你还会认为他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因此,我很少与闷油瓶对着干,因为我知道这样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这次我也一样,看见闷油瓶一副无可奉告的样子,我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也得不到了。


尽管刚刚的事情有点无厘头,不过我们好像都忘了似的,谁也没再提起过,胖子还和往常一样,和我扯皮。吃过中午饭,胖子说忽然说好久没去铺子了,自己要过去打理打理,然后就挥挥手,冲着我和闷油瓶说拜拜了。我瘪了瘪嘴,这个胖子,把闷油瓶扔给我,然后自己就说拜拜了,真不仗义。不过反正我下午什么事情也没有,现在又不想回旅馆,所以就只好陪着闷油瓶一起看天花板。


话说回来,闷油瓶在地面上跟在斗里还真是判若两人。就这一天,我发现这小子不是吃就是睡,睡醒睁开眼,然后就开始发呆。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要是让闷油瓶一年不下斗,他会不会变成一个大粽子?或者说,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只是安安静静的在一个地方呆着。毕竟,为了追寻一个真相,或者为了完成一件什么事,他终年奔波路途上,没有终点。


天花板并不好看,因为就这样想着想着,我的眼皮越来越重,逐渐合上,进入了梦乡。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9 21:15:00 +0800 CST  



也许事情讲到这里,你会有些疑问,之前不是说这个玉佩是霍家让闷油瓶去拿的吗,怎么现在又变了一套说辞?说实话,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愠色,因为我以为闷油瓶从来不会骗人,可是这次真是被他耍得团团转。况且,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那枚玉佩到底是什么样子。


然而,让我稍微放心的一点是,看样子那个假吴邪并没有跟着闷油瓶一起去长沙,至于当时假吴邪当时究竟在哪里,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我猜,这里面一定还另有隐情。到这里,我才忽然发现,这一切太复杂了,复杂到只是这么几个人,我就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应理解了。


那天晚上,闷油瓶说的话很多,他详细的给我讲了他在长沙发生的一切。故事很长,但我没有想到真相竟然会是这样,我不禁有点丧气,难道说我的人生就只能在这样的一种谎言—实话—再谎言—再实话的模式中无限重复么?


我忽然记起来闷油瓶曾经对我说过,“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这句话当时我还有点认同,可是现在要我面对几乎所有我最亲密的人都对我说谎的事实,我感觉这句话只是那些说谎者的一种掩饰。他们一个个都为了自己或者别人的不得已而对你说着这样或那样的谎言,也许有人会告诉我,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谁有义务或者责任给你讲实话,包括你最亲密的人。不过,虽然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可是当你经历过我的一切的时候,我想你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底气不足。


是的,我承认生活不会给任何人真相,要知道一切必须得自己去经历、去寻找、去探究。可是,到了最后,我发现我的想法有多天真,我以为只要自己试着去想、去做、去问就会有答案,可是现实却告诉我,我错了。


我想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再在意什么了,因为我知道谁都不容易,谁都有自己的人生,或者说是一种角色、情境。可是我们谁都没有发现,我们都被束缚在这个自己和他人共同钩织的圈子里,无法动弹。


有些人以为自己能够掌握自己或者他人的命运,就像那些高高在上的上位者,那些隐逸山林的居士,或者那些自诩为自由人的艺术者,他们都觉得自己可以随性地过着自己想要的人生。可是他们不知道,就算是他们想要的人生,也是被束缚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中。他们所做出的选择,他们所走的路,统统都是一个圈子,一个自从出生,就已经打上了人性烙印的圈子。他们无法背叛自己的人性,就好比我们无法背叛死亡这个事实一样。


我们谁都无法逃脱这种命运,因为我们生命的短暂决定了我们注定要接受这一切。


而我觉得那些追求长生的人往往不会因为这个而想长生,因为他们大多数,只是惧怕死亡而已。就算是让他们活很长时间,他们也许也不会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活着。


这个世界是否有极限,我们究竟能知道多少天命,我想这些人,是不会去考虑的。


想到这里,我忽然就想到了闷油瓶,他活了那么久,会不会只是为了一个无法触及的谜底呢?我勾了勾嘴角,然后摇了摇头。据我保守估计,闷油瓶已经至少活了七八十岁了,那么,他肯定已经过了孔夫子所说的随心所欲的岁数了。而我,也肯定不能拿自己还没到而立之年的经历和阅历去衡量闷油瓶的想法。就算我去猜,我也不可能知道。


离开闷油瓶的住处,回到旅馆,已经是十一点以后的事情了,我草草的洗了个澡,然后就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只露出个头。其实,我觉得不管闷油瓶说的是否是实话,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经历了这么多欺骗,我已经懒得去想了。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22 23:23:00 +0800 CST  

七月 【第十一章】玉佩(下)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因为那天晚上躺下之后我就一直直直的盯着窗外。我只知道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起床,然后拉开窗户,我惊讶的发现外面已经飘起了细雨。北京这个时候很少下雨,因为已经过了雨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竟然还会下起雨来。


出门的时候只穿着短袖,有点冷,手都是冰的,所以当我路过CITY&ME的时候我就毫不犹豫的推门进去了。出来的时候雨竟然停了,我抬头看了看天,好像是个被叫做什么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姿势,我笑了一下,我知道,其实我就是一个2逼青年在装文艺青年。


假吴邪说今天晚上七点会把我们带到霍家去,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新的故事。说实话,到现在闷油瓶跟我说不说实话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至今还记得他对我说“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表情和语气,所以,正是这一点,不管怎样,我总归是信任闷油瓶的。


可是,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他会刻意地去回避胖子,我们不是最铁的哥们吗,有什么事情是能告我而必须瞒着胖子的?难道说,闷油瓶在怀疑胖子?可是如果真的怀疑,为什么在广西又让他进张家古楼?可是如果说不怀疑的话,为什么我总会隐约感觉好像闷油瓶什么都不愿意告诉胖子?而且,胖子似乎也有这种自知之明。总而言之,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哽在我心里不上不下的,很烦人。


随便找了个地吃早饭,还是大碗的馄饨,只不过已经没有了那天早上的味道。后来我才知道原因,北方喝馄饨要吃烧饼的,是那种最传统的方方正正的烤饼,很酥,还带着点咸咸的味道。【至少我是这样吃的……】而我,只是在那天吃过这种烧饼。


还有一件事让一直我很不解,为什么之前霍家把我们控制的死死的,而现在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我们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了呢?好像除了闷油瓶一直呆在那个地方之外,一切都回到了过去。还有,那个势力——“它”最近好像一直都没有什么行动,而我好像突然一下子就感觉不到它存在的气息。而且,那伙人去过胖子家的事情我还没有和胖子说,难道说真是我们隐藏的太好了胖子没有发现他家被翻了吗,还是说,胖子他神经大条没发现呢?我总觉得,这一切就像一个穿成串的谜题一样,我解都解不开。


一路上就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闷油瓶住的地方。让我很奇怪的是闷油瓶平时不怎么锁门,他一般只是把门轻轻的掩上。我在门上拍了几下,然后就推开门进去。进到院子里,闷油瓶正在洗脸,看到我进来,只是瞥了我一眼就拿起放在一边的毛巾擦脸去了。


我忽然有点后悔没有给他带点什么吃的,但是当我看到西里呼噜吃得正欢的胖子时,我就知道自己的后悔多余了。跟着闷油瓶进了屋子里,胖子一边塞着油条,一边说道:“你来了啊!”然后示意我我的那份在桌子上。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我答道:“恩,早饭我吃过了。”


胖子听了之后只是拿眼睛翻了翻我,就继续转战他的豆浆去了。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23 18:30:00 +0800 CST  



我微微一笑,拉过一张椅子,然后看着那俩人吃饭。不过看着看着,我就研究起这俩人的吃相来。胖子,怎么说呢,带着一种老一辈人吃东西的传统。我知道,凡是吃过苦的那一辈都会带着这种色彩,一种狼吞虎咽的色彩。而闷油瓶呢,我只知道他对吃的真是没有什么感觉。吃,这个动作,或者说行为,对于他来说就像睡觉一样,只是一种需要而已,只要能吃饱就好,至于吃什么,营养够不够,他都不会在乎。而且,他吃东西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用吞的。当然,这种小动作在表面上看不出来,所以一般人还以为他的吃相很斯文。


时间就这样被我的无聊想法打发过去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该说的都说了,该猜的也都猜了。忽然,我想起来了那个玉佩,只是我不知道闷油瓶会不会当着胖子的面拿给我看。就这样想着,我就走神了,连闷油瓶叫我我都没有反应,直到我愣愣地转过脸去看他。


看到我这个样子,闷油瓶只是默默地看了看,没吭气。我的脸红了一下,然后冲着他呆呆的开口道:“啊,小哥你叫我?”过了一会,闷油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玉来给我,我低头一看,当时就想起了“心有灵犀”这个词来,因为他拿出来的是那块玉佩。


我皱了一下眉,然后接了过来。这个时候胖子也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又坐了回去。我看了胖子一眼,忽然理解了这东西闷油瓶可能之前就给胖子看过了。视线又转回回到那块玉身上,我拿在手里反复把玩着,先用手指搓了搓表面,然后发现这东西竟然没有浸。


按理说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东西,尤其是玉这东西,隔那么长时间肯定会有沁的。可是这块玉佩通体雪白,就像是,我忽然就想起来了,这块玉的材料应该和那没玉玺的材质是一样的。那么会不会是用一块籽料做的呢?我当时只是这样猜测了一下,并没有细究。不过,又仔细看了看,我发现了这个东西有点奇怪。


以前都是玉佩,玉佩的叫,拿到手里我才发现这东西没打眼,所以不应该叫佩,而应该叫玉板或者玉片之类的。况且,玉石这个行当的水本来就不浅,再加上我们仨对玉这东西都不太懂行,所以看了半天,我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从古至今,玉被雕刻成什么样的都有,但是我手里的这块玉却有点奇怪,四角都方方正正的,有棱又有角的。整体看着不太大,差不多就跟两块麻将牌拼一起一样,只是稍微能薄一点。


中间刻着一圈繁复的云雷纹,风格也看不出来是哪个朝代的,有点像战国,又有点像汉代。然而,如果说它是汉代的话,那么这块玉的雕工显然不是汉八刀,那么对于朝代的推测就会有无数种可能了。而且这种云雷纹这种图案,在中国的传统纹饰中算是年纪比较大的了。不但用途广泛,而且变化还最复杂,起源算起来更是要追溯到新石器那个老祖宗那里。况且早一点的就能追溯到良渚玉那里去,更别说红山玉用这种纹饰更早。所以说,TMD刻这块玉的人就不想让人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时候的!


不过,这个东西细看之下,还是有点门道可循的,比如说中间的装饰虽然繁复,但其实是围绕这一个小篆刻的。那个字很奇怪,由于实在太过于简单,非常容易混在那一堆云雷纹里,所以我辨认了很长时间才看出来那其实是一个“七”字。


说实话,看到这个字,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不会是古代的麻将牌吧,还写着七万,别哪天我们去倒斗的时候还能凑成一对,正好翻出来妖鸡【是这个吧,我不太清楚】什么的。玉板翻过去之后,我发现这玉竟然是个双面工,我当事就有点奇怪,,这简直就不按常理出牌啊,背面都刻了,这麻将还怎么打啊?


而且,让我很不理解的一点是,杜鹃山拿这块玉究竟有什么目的,这个东西和霍家之前给闷油瓶的那个玉玺有什么关系。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杜鹃山应该在旧堂口解散了以后就不知去向,而且他也不是霍家的人,那么,是谁派他来找这块玉的呢?难道说霍家和那个势力在争夺什么东西,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什么机会?


看过之后,我把知道的都讲了,之后就把玉还给了闷油瓶,并对他摇了摇头,说道:“除了这些,其他的我什么也没看出来。”


闷油瓶把那个东西装好,然后开口道:“胖子和我也是。”


我当时就有点当机了,如果说胖子有什么东西不知道那也就算了,但是闷油瓶见多识广,虽然不知道对玉器有多少研究,但是这上面的图案也应该知道是什么吧,最起码也能知道个朝代。但是从两个人的反应上我发现我们好像确实遇到难题了。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24 17:34:00 +0800 CST  

七月 【第十三章】七月


二十年前,或者说更早的时候,又出现了一队以考古为名义,但是却是在寻找长生的队伍。在这支队伍里,大部分都不是考古专业的人,因为他们是经过特意挑选之后才进入这支队伍的。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知道这支队伍里的一些成员,陈文锦、吴三省、解连环、张起灵、李四地、霍玲,还有一个叫做齐羽的人。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那天霍老太太并没有过多的提及她失踪多年的女儿霍玲,而是一直在说那个齐羽。我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一直是个谜,而且,他和我还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管是那个和我长得一摸一样的人在疗养院的大堂里爬来爬去,还是我在秦岭那个水塘边梦中听到的那个名字,不管是我在长沙研究所地下室里看到一切带着我的习惯的痕迹,还是那瘦金体的封条,这一切,仿佛在冥冥之中把箭头都齐刷刷的指向了我。


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只是个局外人,我一直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追随着三叔和闷油瓶的脚步。而现在,三叔不知所踪,闷油瓶也失去记忆,而我,就因为这些蛛丝马迹而被牵扯进来,反而由一个配角成为了故事的主角。


霍老太太在说什么,我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了,直到我被身边的闷油瓶捅了捅才回过神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的神,只知道我回过身之后所有人的招子都直直的向我放过来。我时间被看得有些窘迫,不安的挪了挪身子,然后就听见霍老太太不疾不徐的开了口:“吴家小三爷你胆子还真是够大的,敢在我面前走神的,你还是第一个。”



我既想赔笑,又觉得面子上太挂不住,所以最后只能扯了几下嘴角。其实不是她说的话我没有去听,而是我知道她一直在撒谎。因为她一直在向我传达着一个信息,那就是我是齐羽。


开玩笑,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我一直都有印象,而且小时候拍的那么多照片也不可能会说谎。况且,我又不是那个闷油瓶子,会经常性失忆,所以,要说我是齐羽,至少我是不会相信的。


然而,当下的场面有点尴尬,我知道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挽回一下面子。可是,我该怎么说呢?


还好,这时,打一进门就再没说过话的闷油瓶开口了:“还是那句,你说的,我都不会信。”


霍老太太明显没有预料到闷油瓶会出这招,可我觉得真是既狠又准。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斜着眼盯着闷油瓶。


闷油瓶自然不会跟他多说一句废话,于是起身就向门外走去。我有点愣愣地看着闷油瓶,然后也跟了上去。


就在闷油瓶已经把一只脚跨出大门的时候,霍老太太忽然说道:“哼,哑巴张你还真是不好对付。不过,你要走了,就别后悔。”说完,拿起一边放着的一个锦盒,然后轻轻的打开。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26 21:07:00 +0800 CST  



闷油瓶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定定的看了一会儿霍老太太以后,闷油瓶反了回去,拿过锦盒。


我也跟着凑了过去,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我轻轻的抽了口气。这不是闷油瓶从杜鹃山那里拿到的那块玉么,怎么会在这里?把玉从盒子里拿出来,然后仔细的看了看,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我们手中的那块上面分明写着一个“七”字,而这块上面则写着一个“月”字。我当时冒上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哟,还真是一副麻将牌。


然而,我看见闷油瓶看见这块玉之后就皱起了眉头,所以我小声的问他一句:“小哥,看出点什么没?”


不过,闷油瓶什么都没说,反而将那块玉揣进了衣兜,然后说道:“条件。”


听到这句话,我仿佛看到那个霍老太太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过了半晌,她才开口道:“哑巴张,上面的字你看清楚了?”这话问的有点莫名其妙,所以我奇怪的看了霍老太太一眼。


闷油瓶点了点头,说道:“是一个‘七’字。”


“不错,是这个字。”霍老太太顿了顿,然后接着说:“这个东西,就是我说的那个‘它’送上门来的。”


听到这句话,我和闷油瓶都愣了一下,接着闷油瓶问道:“‘它’还给了你什么?”


霍老太太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卖起了关子:“道上的规矩,哑巴张你不会不知道吧?”


闷油瓶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冷了。道上的规矩有很多,大多都是为了防止互放冷箭,所以其中一条就是只谈买卖,不谈私事,所以闷油瓶这么问就有点打听别人私事的意味在里面。不过,我一直很好奇,既然我也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那么我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我赶紧止住了这个念头,然后安慰自己,闷油瓶跟我是过命的兄弟,过命的兄弟,是兄弟,兄弟……


过了一会儿,霍老太太才开口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它’想让你去一个地方,地址在这里,不过我一直没动过。”说着,就让旁边的人把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说实话,我忽然特别想整死这个老太太,特么那一套行事作风十分惹人厌烦,怪不得闷油瓶会说‘他们让人很不舒服’。不过,这个想法也只能想想而已,要真是弄死了,麻烦就大了。


接过信封,闷油瓶没有拆开看,只是依旧揣到了衣兜里,转身要走。“还有,”霍老太太看着闷油瓶的背影说道:“霍家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如果你见到了‘它’,就告诉它。”说罢,起身走到内堂去了。


从霍家离开,我们又回到了闷油瓶安身的那个小院落。我想,既然拿霍家说这件事与他再无瓜葛了,那么闷油瓶是不是有没有地方住了?当然,这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当时就没怎么太在意。


到了门口,我看见胖子正坐在院子里等着,而且还摆出一副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明媚的忧伤的样子。我走过去戳了他一下,揶揄道:“哟,胖子,你啥时候还装开文艺了?”


胖子回道:“胖也我一直都很文艺,你怎么现在才发现?”


我笑了一下,没有接话茬。然后胖子看了一眼跟在我身后的小哥,说道:“回来啦,有啥事没?”


闷油瓶点了点头,然后拿出那枚玉和那个信封来。胖子接了过去,看了一眼那块玉,然后说:“好家伙,霍家可真慷慨,连你俩的定情信物都给了啊。”说完,又撕开信封,而且一边撕,还一边说道:“哟,这儿还有给小天真的一封情书,真是够齐全的。”


这时我刚坐到胖子边上凑过去打算看看信的内容,听到这句话,我拍了胖子脑袋一下,说道:“少说两句会死啊,我告诉你,以后少把我跟闷油瓶往一块扯。”


胖子斜睨了我一眼,说道:“你再打一个试试,信不给你看了。”


接着,一边瞅着我,一边把手伸进信封里面,掏出一张纸来。不过,还不等胖子展开看看上面究竟写了点什么,闷油瓶就一下子把纸从胖子手中抽走了。


我得意的笑了笑,说道:“拽什么拽,看看,还是人家小哥比你手快吧。”


说罢,也不管胖子在一边摆出一副“你俩和起伙来欺负我”的受气包的模样,我开口问闷油瓶道:“小哥,那上面究竟说了些什么啊?”


闷油瓶看完之后,抬起头说道:“这上面,是一幅画。”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27 22:42:00 +0800 CST  

七月 【第十四章】地图


“一幅画?”我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拿过闷油瓶手上的那张纸。说实话,看到那张纸,我就明白了为什么闷油瓶会说那是一幅画了。


这张纸上面确实画着一些东西,不过十分令人费解。先不提那上面弯弯曲曲的线条到底是什么,就说上面布满的图腾,那确实是我从未见过的。我把那张纸递到胖子手上,让他看看,能不能猜出这到底是什么?


看到这个东西,我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忽然一下子就有点乱,这种乱不是慌乱,而是那种烦乱。就像是捆在身上的无数根丝线,任你怎么扯也扯不断。本来,闷油瓶给我的那块玉玺就不知是何物,而且闷油瓶自己说那是个机关,可是到现在那个机关怎么解还是个迷。而且,先后出现的那两枚玉佩,我不能说孰真孰假,但是它们俩究竟是什么我们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更何况现在又加上这么一个摸不着头脑的东西,我感觉自己的脑细胞真是前仆后继的阵亡。


胖子看了一会,嘀咕了一句什么话,可惜我没有听清楚,然后他就把那张画又给了闷油瓶。


“胖子,你刚才说的是啥?”等闷油瓶把那张画收好之后我问道。


“哦,我在刚才说这画画的真难看,怎么看怎么像一个鼎?”胖子回答道。


“一个鼎?”我皱了皱眉,忽然,我好像想起来了点什么。


说实在的,我经营拓本生意少说也有两年了,虽然生意一直都很冷清,但是还是会见识一点好东西的,更何况我三叔那个老狐狸对古代一些偏僻的东西特别有好奇心,所以我还能经常从他那里看到一点古代的真本。至于刚才胖子说到的鼎,我感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到底是在哪里呢?我拍了拍脑袋,一时间竟然给忘了。


一边的闷油瓶和胖子看见我好像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我知道些什么,于是把两双招子都挂在了我的身上。所以当我一脸懊恼的抬头时,我就看见了那两双放着绿光的招子。【闷油瓶放着绿光的双眼,噗,请大家自动忽视。】


我打了个激灵,然后眼神飘忽的说道:“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胖子说道:“想到什么了,赶紧交代,小吴同志,不然,嘿嘿,待会就让你尝尝军法的厉害。”


我撇了撇嘴,老大不高兴的说道:“要想到我早就说了,那用的着你严刑逼供啊。”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说道:“小吴同志,你还真是辜负了党对你的一片栽培之情。”


我翻了翻眼,没好气得把胖子的手拿开,然后转身就进了屋。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28 14:24:00 +0800 CST  
回复@Airel_lion:试卷发下来以后要好好把错题改改,不会的就去问老师,然后分析一下自己是因为哪里丢的分,理科的话,要做到靠后100分,要是文科的话,就好好看看书,下次多注意那个地方。不过,最重要的是要振作!加油哦~~~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30 18:26:00 +0800 CST  
O(∩_∩)O哈哈~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30 18:26:00 +0800 CST  

七月 【第十五章】倒斗去(上)


抓住了方向以后,我就开始仔细琢磨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是看了一上午,我都没看出来点什么门道,把笔往桌子上一拍,我有点泄气的吐了一口气。捏捏鼻梁,我忽然想起自己今天晚上还没有地方睡。


搬了一张行军床过来,反正在这里也不用住很久,我一切从简稍微收拾了一下这张行军床之后,就一口气摔倒在了上面,望着天花板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说把地图化成鼎的样子是故意的话,那么上面的一些东西必然就会被笔者刻意删掉。我忽然想起来我从疗养院地下室拿到的那本陈文锦的笔记本,那个上面的一张图就是只画了一些圆圈和线条,并且在旁边还标注了地点。所以说,我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就忽然发现了这两者的相似之处,陈文锦的笔记上面都是一些龙脉星图,但是这个被画成鼎的图显然也是根据这个画的,难道说,我暗自抽了一口气,这张图就是当年考古队的另外的发现?


之所以给这句话打上问号,因为我至今也无法确定,这幅图到底是掉包之前的考古队的发现,还是张起灵参与的那个考古队的发现。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就在猜出这一点以后,我感觉自己第一次深入到了这个谜题的内部,而不是一直被别人牵引着,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我觉得我应该变换另一种思路。因为众所周知,古代人对于地图的测绘大多都是以天上的星星为方向参考的,所以,也许这是一张地图和星图的结合。


忽然,我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说的也是,从古至今山川河流都会经历沧海桑田的变换,但是天上的星星的位置却永远不会变化,所以说,画一张地图,上面最好有星图的提示。


我不由得弯起了嘴角,不由得带着一点学生时代把别人不会的难题做出来的感觉。然而,看星图就不是我的强项了,所以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正在在院子里望天的闷油瓶。他听过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却不置可否。


我有点丧气,就像自己的成果不被别人所认可一样,所以我有点赌气的把那张纸拿走。忽然,闷油瓶笑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我知道了。”


闷油瓶的这种笑,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我们在海底说道“电梯”时,闷油瓶露出的那种有点阴阴的笑容。我心里打了个哆嗦,然后就看着他从我手里拿过那张纸。


“你看,这里是整幅图的中心,发现什么了没有?”闷油瓶指着中间问着我。


我皱了皱眉,这幅图我反复看了很多遍,所有细节都没放过,闷油瓶这是什么意思?


好像看出来我的迷惑,闷油瓶接着问道:“去掉这几条线,发现了什么?”


我仔细的瞅了瞅,然后立即醒悟了过来,TNND这不就是我之前在陈文锦笔记本上看到的那个东西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闷油瓶是怎么知道这幅图的?我有陈文锦的笔记本这码事可是跟谁也没有说过。


闷油瓶看见我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说:“这几条线虚和坎艮之数,主东南,蜿蜒至西南,其间地势如蛇形龟伏,气势藏于西方,敛于南方,所以说,这大概是潜蛟水脊。”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30 18:51:00 +0800 CST  

楼主:闷油盒

字数:207420

发表时间:2012-03-10 04: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5 11:33:45 +0800 CST

评论数:55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