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月》(尽量原著,铁三角,不坑,双结局)


始迹【大结局第三章】


揽听到这句话之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抬头看了一会儿天花板,然后便起身盘腿坐在了病床上,直愣愣的盯着我瞧。


我被这个女人看烦了,说道:“看什么看?”


揽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说道:“算我栽了,你想知道什么?”


栽了?我心说他妈的现在劳资这处境分明是自己栽了!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倒也不急着发问,只是静静的看着这女人,慢吞吞的说道:“从头开始讲,一个情节,都不要给我落下。”


揽叹了口气,说道:“吴邪,我一直都很奇怪,你究竟是凭借什么,一直坚持到现在的?本来你有的是机会,去过之前舒服安逸的日子。”


我有些沉默的看着窗外,说道:“也许那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对我的诱惑力比你们都大吧。”


揽也沉默了,静了一会儿,说道:“黑眼镜没有想到我会割断绳子逃出来,所以看见我拿着你的外衣过来的时候,就对我起了杀心,他觉得,是我杀了你。不过,很快我告诉他我们遭遇了胖子带的队伍,然后,黑眼镜就相信了。之后我们在寻找你的途中,发现闷油瓶和潘子在黑眼镜不注意的情况下居然走了,本来我也在考虑要不要走的,结果,我们出了那个山洞就遇见了你二叔。”


“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二叔究竟是老姜,你们的行动他早就派人悄悄的跟上了。所以才会有后来你二叔救你的情节。不过,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在遭遇狼群逃跑的时候我们会走岔,因为在我们看来,眼前的路就是一条直线走到黑。”


“我对这里的地形产生了怀疑,再加上当时我已经发现你和胖子不见了,所以就打算回头去找你们,但是,我却发现,我居然走反了路。”


“其实那里的地形远比我们想象之中来的复杂,再加上处于幽暗的地下,有很多我们忽略的地方,所以走错了也不奇怪。但是,”揽在这里顿了顿,神色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似乎在考虑怎么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直到后来我才发现,那里的地形组成的,是一个已经失传了很久的上古阵法。”


话题一下子变得玄幻起来,我赶紧让揽打住,问道:“别扯那些没用的,我只问你,那些空洞和石缝和上面的金属球有没有关系?”这么问,只是想印证我心中的一些猜测。


揽想了想,又望了望天花板,接着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有关系的,而且,这个河洛阵被人复杂化,似乎,似乎是针对一些体质很特殊的人。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毕竟,我知道的也不多。”


忽然,我心中一动,问道:“你在里面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揽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这就奇怪了,我原本以为是因为揽和我都有长生这个特殊之处的缘故,所以才会出现那些症状。不过,后来我忽然想到,如果是因为这个的话,那么闷油瓶也应该中招了才是,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究竟是因为什么?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3 22:35:00 +0800 CST  


“拦着又有什么用,他自己想做的事情,认准了便不会改变主意。”二叔朝着我笑了笑,说道:“该来的,自己回来,强求,而不得。”


说完,二叔便拍了拍我的肩,让我跟着他进去。


“那那个东西呢?难道还在张起灵手里?”忽然,我想起了我们这次的目的。


“没有,张起灵走之前吧那个东西给了吴家,说,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二叔淡淡的解释道。


虽然我有些怀疑他们两个聊的不止这些,但是我已经对那些对话失去了兴趣。


就在我们走进病房的时候,我看见揽已经起来,端着之前那伙计买来的早午饭,吃的正香。坐下之后,我一边和揽抢着一个鸡腿,一边听二叔继续说道:“还有,张起灵离开之前说起你的那个病症,他说……”


二叔的语气十分犹豫,正好卡在一个节骨眼上,我停下手里正吃了一半的饭,抬起头看着他,问道:“他说了啥?”


----------------------------TBC-----------------------------------------------

原谅我再卡一次文……
反正这种机会以后不会太多了……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3 22:36:00 +0800 CST  
刚刚敲好的文结果忘了保存……很快就熄灯了……今晚补上……明早发~~~=33333=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4 23:00:00 +0800 CST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始迹【第四章】


二叔叹了口气,问道:“小邪,你知道冯贵人么?”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中仍然疑惑,冯贵人和我的病症之间有什么关系?


二叔似乎有些为难的张口,结果却让我大吃一惊:“冯贵人死后以水银封尸,容貌宛若生时,所以说,古人认为水银是实现长生不可或缺的一种成分。张起灵说,虽然酡啶密胺里汞的含量并不多,但是却在墨脱的环境里极容易引起汞中毒。所以,小邪你的症状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将你从雪山里背出来以后,我们立即把你送进了医院,但是……”


我叹了口气,看向在一边吃完饭正擦着嘴的揽,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浑身十分疲惫,我打断二叔的话缓缓的说道:“这些我都不关心了,我现在只想回杭州。”


二叔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道:“这边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再过三天我就给你办出院手续,然后送你回杭州。”


听到二叔的话,我冲他一笑,然后起身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心里怪堵得慌。摇了摇头,我晃进了厕所,等我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向外走的时候,我看见二叔正好从病房里出来,神色还像以前一样——劳资走路带风。


我知道这是二叔难得的遇上大事会换上的表情,不等我上前,一个伙计便把二叔叫走了。摸了摸鼻子,我进了病房。东西什么的都已经收拾了,我重新躺回床上,想着怎么打发这三天的时间。


身体其实好的差不多了,不过之前的那些伤口却因为愈合而隐隐发疼。一闲下来,人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忽然眼角瞥到地上的一个旅行包。看来二叔是让人把我的行李送了过来,蹦下床,我拉开旅行包,接着,一个笔记本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看到那个笔记本,我恍惚的有些明白心头犯堵的原因,伸手轻轻拂过上面那两个遒劲的字,我翻开了这本笔记。我还记得当时写下故事开头时的心情,那是在刚进墨脱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记性已经变得不大好了,于是动了写笔记的念头。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5 12:15:00 +0800 CST  



而这上面的字,就像是一把刻刀刻下的痕迹,潦草,却尽藏锋芒。翻过几页之后,我找到上次停笔的地方,继续往下写。


也算是一个思路的整理,我感觉自己对于细节的把握和整理其实是有着惊人的天赋的,虽然事情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我还是能很清楚的记得事情的每个细节,比如自己走了什么路,吃过什么茶,甚至是每个人说话的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完全不像之前那般恍惚混沌。


这是个好现象,我一直以来有些灰暗的心情也因为这个发现变得稍微明亮了一些。


故事总是要从头讲起,当我将一切写下的时候,我渐渐的有了一种连环圈套的感觉,说白了,就是自己一直像个傻子一样被人骗来骗去。


综合来说,让一个人把他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在经历一遍,都会或多或少感觉到遗憾。我现在回过头看看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有些似乎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很多事情别人不希望我去做,而且这些事情看起来又与我毫无关联,可使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自己带着那么一种个人英雄主义的悲剧色彩,我所做的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显得那么多余,我的存在,仿佛都是为了见证别人的一切,大喜,抑大悲。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站在舞台中央的演员,看着他人嬉笑怒骂,看着他人眉来眼去,看着他人悲欢离合。你虽然尽力去融入他们,想着他们刚刚说过的台词,猜测着他们在这场戏里的明争暗斗的把戏,说着自己认为滴水不漏的话语。可是,这一切在那些知道这场戏的角们眼里是那么的可笑。所以你觉得自己好像站在舞台中央,是这场戏的主角,可实际却是,你不值一提。


我忽然想起了闷油瓶在沙漠那晚对我说过的话,他说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幻影。当时的我还不太清楚这里面究竟包含了多少悲哀和无奈,现在我也不禁有些迷惑,自己是不是也是一个人的幻影。

【我守约上来了~~】

----------------------------TBC-------------------------------------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5 12:15:00 +0800 CST  
之前写了一些关于这个文的思路,结果发现已经完全偏离的轨道了,可是那些碎片,也算是我敝帚自珍,终究是舍不得舍弃,所以等我晚上上完课回来当小段子发好了……OTL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5 12:17:00 +0800 CST  
若风雨飘摇,繁华落尽,你可否还能记起我……

【风华录】系列一

那天胖子喝了很多,整个人也显得迷迷糊糊,但是他却不似以往那样,而是仿佛一直在压抑着什么。
每个人总会与一段痛苦的回忆,但是胖子却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

然而,那天,他却对我说了很多很痛苦的事……

他说,吴邪,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叫你小天真么,那不是胖爷我看不起你,而是我羡慕你啊……

他说,吴邪,好好珍惜吧,我走错了不少路,我不希望你也走错……

他说,吴邪,张起灵是个好人,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秘密,做人别那么别扭,该放手就放手吧……

他说,吴邪,做了这么多年兄弟,哥哥真是对不住你,你能不能别往心里去……

他说,吴邪,我真的一直拿你当哥们,从来都是,没有变过……

他还说,吴邪,我知道有些事情事回不去了,可是我怎么就那么希望你还是那个时候的小天真呢……

他说,

他说,

他还说…………


我没有办法一句一句的把胖子的话记下来,因为我写着写着,眼前就模糊成了一片,然后就什么也写不下去了


我知道胖子想表达什么,可是,当时他说的一字一句就像是刀子,至今还狠狠地剜着我的心……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虽然胖子对我一直嘻嘻哈哈,但是他是真心对我,所以就像长辈一样,不希望我重蹈他的覆辙。

然而,这是我怎么都不会想到的一场变故,而这场变故,不是因为天灾,而是因为人祸……

这个,不管是胖子还是我,终究都是心底里解不开的一个结……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5 22:56:00 +0800 CST  
【风华录】系列二

潘子:小三爷,这条道上,谁混的都不容易。


说的真是好听,可是,当年我不容易的时候,谁这样怜悯过我?

如果当时有人能给我,哪怕是一点点的帮助,我想,我吴邪,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这样的在地狱之中猖獗。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5 22:57:00 +0800 CST  
【风华录】系列五

也许,在早年的岁月里,闷油瓶面对形形色色的人,早就习惯了亲密的人之间的背叛。然而我却不行,就算这些年来经受了这么多的事情,我还是没有办法轻易地释怀背叛。

不过我在冥冥之中始终确信着一点,那就是——闷油瓶是相信我的。

那天,胖子看着我对闷油瓶说道:“小哥,这是哥们之间的事,你不懂。”

然而闷油瓶则定定的看着胖子说道:“我明白。”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却怎么藏也藏不住,有很多话,我知道我不说,他们其实都是明白的。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5 23:02:00 +0800 CST  



有些事,总归是要包含一些无奈的成分的。而且,越是无奈,我就越感觉到自己对于局势的无能为力。


本来,我以为这是一个开放的局,很多人来了,又有很多人走了,可是到了最后,我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人,都在一个闭合的圈子里,只是每个人的位置都不同而已。


原本,我以为最初我们是被“它”套入圈套的,但是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胖子的手笔的时候,我忽然就有了一种背叛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复仇多年的人忽然有一天知道自己爹妈居然没有被仇人杀死,而自己杀的所谓杀父仇人不过是别人有意利用自己而已。说起来充满了八点档的狗血,可是这种感觉就是这样的无奈,被命运牵绊的人都会有这种被耍的心态。


我们一开始拿到的所有的东西,我想可能都是胖子事先安排好的。虽然只是一个推测而已,因为胖子自从我们从湖里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当事人已经不在,一切都无从查起。而这一切的目的,我想背后不仅仅是我看到的和想象的那么简单。


也不是我想把事情复杂化,而是,上辈人包括一千多年一来这么多代人,费尽心思安排的所有的筹划,我一个古董店的小老板不可能全部猜出来,那样我也不用在我那个小店混了,直接学汪藏海得了。


三天之后,二叔没有自己露面,而是安排了几个伙计来接我出院。重新踏入这个生机与危险并存的社会,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一种恍惚的隔世感,就像是死了一次,然后由活了过来。我问过揽她自己的计划,那个女人当时只是摇了摇头,我看着她那副落寞的样子可怜,刚想问她要不要和我会杭州,凭我的实力,还是可以给她找个地方住,然后揽就说:“本来,我想这次自己会不会死在雪山里,可是,就算是活了很久,也会不想死。剩下的路,我想自己来安排。”说完,揽便看着我,神色肃穆。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走的时候拉萨的天空依旧是晴空万里,手里握着火车票我跟随者人流挤进了开往青海的火车。之后的路程我始终望着窗外一言不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乱,似乎有很多线头在不断地纠缠;然而心里又很空,空落落的,好像什么都没装下。


回到杭州,正是中午的饭点,我一边扒着饭,一边给王盟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这小子也不着调昨晚几点睡的,反正我打电话的时候居然还迷迷糊糊的。


看了看表,我一边沿着街边溜达,一边心想差不多也该回家看看,于是就把东西往小店里一放,然后安排王盟打扫之后,就开着那辆破金杯回家了。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9 11:09:00 +0800 CST  

【大结局】


距离我回到杭州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就像是一池死水,平静的不起一丝风浪。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这种平静,会被一个人的出现打破。


那天我正在自己的铺子里发着呆,随手翻着那个笔记本。这时,一个人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那个人瘦瘦高高的,一双平淡的眼眸直直的看入人的心底。我一时间居然有些慌神,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人,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打量了一圈,那人开口道:“我来找你了。”


我这时才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点了点头,问道:“你……你之前去了哪里?”


“去处理那个东西了,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小哥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我的心情一下子平静的了下来但是紧接着,我又被另一句话震在了当场。


“我来找你,是因为你说过,假如有一天我真的想学着和别人一起生活,我可以来找你。”


“我,我是说过……小哥?”


“杭州是个不错的地方,上有天堂……”


“小哥!”我忽然出声打断了他,“你……”


“我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而且,我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这个时候,很多话,说了不如不说。


很多年以后,当我开始一点点接收祖辈父辈传下来的产业的时候才慢慢发现,原来当初闷油瓶来找我,只是因为为了确保我和整件事情断了一切联系。对于这点,我对闷油瓶一直抱有感激。


但是在当时,我只是被闷油瓶的这句话弄的不知是惊喜还是激动,反正那几天感觉自己的生活逐渐有了些新鲜感。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9 22:53:00 +0800 CST  



但是激流也会遇到浅滩,等到这种激动平复下去了,我依旧守着自己的小铺子看着王盟玩扫雷。今年杭州的初春来的很早,而且早春再加上小雨,在有情人眼里是诗情画意,在我眼里就是麻烦,看着自己晾在窗台的袜子,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干。


闷油瓶平时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不过偶尔回来我的小铺子里转一圈,和我喝一杯茶。


一开始我们喝的绿茶,后来又转为径山茶,最后,我狠下心来给他泡了一壶与雨前龙井。记得那天正是杭州的梅雨季节。我和闷油瓶在铺子门口撑了一扇大伞,把我珍藏的茶具搬了出来,一边看着西湖烟雨中的风光,一边喝茶聊天。


我想,任谁都不会对这种懒散的天气和懒散的生活产生抗拒,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从天气聊到了我的老家冒沙井,又从我那次过年的经历聊到了我三叔,我二叔和我那个地质工作员老爹。


最后,我们实在没话聊了,而且茶味也淡了,我便提议去我二叔的茶楼转转。闷油瓶没有反对,我便起身交代王盟照顾好铺子,然后便和闷油瓶步行去二叔那里。


沿着苏堤一路走着,闷油瓶看着前方,我跟在他身后,看着这个背影寂寞的男人,忽然觉得天地浩大,可是并肩行走的却只有我们两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觉到了我的视线,闷油瓶忽然回头看着我。


我冲他笑了笑,问了一句十分没头没脑的话:“留下来,如何?”


闷油瓶没有作答,我们就在这雨中互相凝视着对方。


半晌,闷油瓶低下头,说道:“下回别买西湖龙井了,那茶味道不正,还是白茶好喝。”


我一愣,忽然明白了,笑容不禁在脸上扩大。紧走几步上前,我道:“我二叔铺子里还珍藏着二两君山银针,咱们尝尝去!”


闷油瓶也是一笑,点了点头。


—END—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9 22:53:00 +0800 CST  

【后记】


各位,我终于写完了。


我很难形容这个时候的心情,不算好,不算差,不算淡定,也不算激动。


真的很难形容。


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一直在想,如果走到这一刻我的心情会是怎样的。


我想过各种可能性,但是唯独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种——竟然连最基本的言语都表达不好。


我想,也许因为,我对这一刻想的太多了,我的幻想反而超越了现实的感觉。


记得这是三叔在盗墓笔记大结局的后记里写的开头那段话,当时虽然那种看大结局难受感依旧在后记中蔓延,可是还是觉得自己没有体会到这段话的意味何在,终于,现在,我明白了。


早在写始迹开篇的时候我就在想自己走到这一步要对读者们说什么话,可是真的,走到了现在,我居然全都忘记了。


心里现在是一种空落落的情绪,一个长久以来的支撑和慰藉没有了。我开始有些明白了三叔在盗墓笔记写完之后在微博上发的那条——又想写了。当一个事物陪伴了我们很久的时候,我们会对它产生一种由习惯演变而来的感情。


这个文写了差不多有八个月,历时两个学期。我从大一写到了大二,虽然中间停更了很多次,但是由于这种习惯,使我很多次都鬼使神差的把文件夹打开,然后再把WORD打开,看着那一片空白发愣。这已然变为了一种本能,我想,这种本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改变吧。


在写文的期间,我不看一同在更新的所有的文,因为怕那些深刻的情节印在自己的脑海里,然后不自觉的带进自己的文里。这对于我来说是我修行的一部分。


是的,修行,我谈到了这个词,因为在我看来,一次长篇的写作过程,就是一次修行的过程。我在这次修行中不断地反思自己,站在读者的角度审视自己的文章,以及,自己的内心。像是锻炼,然而更是一种折磨。不过,在这次修行中,我却从来没有一次起过放弃的念头。


这是一个好现象,说明我在一场漫长的征途中,拥有了一种毅力。我相信这种毅力会为我不仅仅在写文挖坑的道路上有所益处,也会对其他的事情有所益处。


现在当我回头看我写下的那些文字的时候,一种羞愧感会不自觉的盘亘在我的心里。我记得一个前辈说过,如果你能发现自己以前沾沾自喜的作品里的不足,那就说明,你在成长。


我不知道自己这多半年的坚持是否让自己成长了,但是不管有没有成长,我想我必须要感谢陪伴我成长的读者们。这个浩大的工程,你们陪我一起见证,我在内心里十分的感动。


不管之后的道路会如何,我是否还会写下去,这都是个未知数。但是你们陪我走过一段路程,你们是我第一篇文的读者,我会把你们一个一个都记在心里的,谢谢你们!


闲话就先说到这里好了,祝愿你们在以后的日子里都能幸福!


闷油瓶
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十一时作

@宫峻默圯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19 23:31:00 +0800 CST  

设计了一个封面……不过效果不是很理想……谁有比较好的图图~~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22 23:30:00 +0800 CST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23 10:07:00 +0800 CST  
给自己新**个宣传~~http://tieba.baidu.com/p/1915906815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11-26 18:20:00 +0800 CST  

楼主:闷油盒

字数:207420

发表时间:2012-03-10 04: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5 11:33:45 +0800 CST

评论数:55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