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月》(尽量原著,铁三角,不坑,双结局)

1L给PX,不给度娘!!!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07:00 +0800 CST  
2L食用说明:
1、本文作者为宫峻默圯,这是无节操的作者的一个马甲
2、本文一日两更,如果未更,假期补上
3、由于作者问题,文中或许有崩坏或者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望各位看官多多指正



就这样,又ID的顶一个,潜水的点个顶再走呗~~~~~~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12:00 +0800 CST  

七月 【引子】


七月鸣鴂【jue,二声】,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出自——《诗经.豳风.七月》)


七月荧星落,谓之七月流火。荧星守惑,主战。荧星既落,则战事平。


然而人间的灾祸又岂是天地之间万物所能左右,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浓重的黑暗遮掩住的是惶恐的光辉,落日的金黄渲染遍地肆流的鲜血,荧星陨落,也许是战事的终结,抑是灾祸的开端……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12:00 +0800 CST  

七月 【第一章】发火


“张起灵,你TM到底把老子当什么了?”

“……”

“说话啊,哑巴了?”

“……”

“张起灵,我再重复最后一遍,我,吴邪,不把整件事搞明白了,是不会放弃的,哪怕最后会死在你的手上!”

“……”

面对我的依旧是沉默,大段大段的沉默,沉默得我感觉刚刚提的那一口气都要泄了。我苦笑了一下,带着一点自嘲。要不是我连续三天给胖子打电话都是他的伙计接的电话让我心生疑惑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还会被他们两个瞒到什么时候,更不论最后发现自己竟然被这两个家伙耍得团团转。


我低头看了看地板,然后抬头扫视了一圈,笑了笑。说:“算了,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耗着我就是在自讨没趣了。以后你们做什么我不会再去管了。所以,”我顿了顿“我的事以后我自己解决,也不用你们插手了。”说完,我感觉我的眼眶已经酸的发疼,要是再待下去,估计会被他们发现。所以,我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北京夜晚的风从巷道刮过,虽然才十月份,但还是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抬头看了看那个细细的月牙,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好笑,我当初怎么也不会想象到会有这么一天,我竟然会冲闷油瓶发脾气,多么不可思议。然而笑过之后,我便觉得自己个儿太悲哀,我曾经认为不管是谁,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以后都会对彼此多少有一点感情,但是我错了,我没有原来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突然,我听见胖子在背后叫我,但是让我惊讶的是他竟然喊我的名字“吴邪”,而不是“小天真”。我停下脚步,转过身望着他,问道:“什么事?”


胖子看着我,没说话,过了一阵,才开口道:“这么久没见了,咱哥俩好好叙叙旧。”


我看了他一眼,心说刚才都已经把话都说绝了,还有什么好叙的。但是这话没好意思说出口,于是我回道:“好”。


胖子从兜里掏出来一根烟来,用打火机点了,狠狠抽了一口,但是由于抽的太猛,胖子被呛得连连咳嗽。咳了好一阵,他才开口道:“外面风冷,咱们另找个地说话吧。”顿了顿,他接着说,“就去我那吧。”说着,便走到前头。走了几步,胖子看见我没动,回头催促道:“走吧,别在那傻戳着,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胖子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定定地看了他一会,我便跟上前去。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偶尔风刮过路边的隔离带,叶子便动了动。一路无话,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胖子家。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13:00 +0800 CST  

进到屋子里,胖子让了座,倒了水,然后就一直盯着我。隐隐约约的,我感觉胖子变了,具体是哪我说不上来。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严肃的胖子,不禁心里有些打鼓。然而我也觉得有一些好奇,能让胖子严肃起来的,到底会是什么事。


被胖子这样盯着让我有点尴尬,咳了一下,我说:“你要说什么,说吧。”


“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很混账?”胖子上来的一句话就让我觉得好气又好笑,我抿了抿嘴角,看了他一眼。心想,难道你们瞒着我就不混账么,要不是因为你们,我犯得着这样吗?还有,王胖子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吴邪这段日子受了多少罪你知道么你。


胖子貌似刻意忽视了我这个表情,他接着问道:“吴邪,你还记得阿宁让你看的那盘录像带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沉默了下来,开始思考他这句话的意思。那盘录像带我至今记忆犹新,那里面是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格尔木疗养院的大堂里满地爬,难道说胖子他们瞒着我去查的是他?


“你们找到什么了?”我问。


“解开考古队一切谜团的钥匙。”胖子接道。


突然,我感觉到这种我一问,他一答得模式很奇怪,这有点不符合胖子的性格。虽然有时会有一些夸大自己的杜撰成分,但是胖子从来都会拣要点将整件事情叙述出来。忽然我意识就到,他可能不是胖子。虽然对方对于胖子的声调、语气和神态把握非常到位,但是在我面前,他还是带着自己的一些特点,这样的做法,好像就是想让我刻意猜出来一样。并且,这种差异自从我到了胖子家就愈发明显起来,不对,应该是与之前在胡同里的胖子判若两人。所以,我感觉这个人有点像,有点像……我在心底暗暗地抽了口凉气,我已经猜到他是谁了。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因为目前我还不能戳穿他。而且,他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否则不会花这么大工夫在我面前演这出。就这一会工夫,我的脑子里已经绕了好几个弯弯。既然他不是胖子,那么,我决定先问一些自己最关心的事情:“你们这次行动为什么不通知我?”


“胖子”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会这么问,眼中闪现出一丝错愕,但是立即接道:“这次是霍家主动联系上小哥的,本来想叫上你的,但是霍家说情况紧急,要立即出发。而且你当时在长沙肯定赶不及,所以小哥只好先叫上我,等能缓一缓了,有机会再通知你。”


这是个破绽!我和胖子事先就商量好了,而且胖子是不辞而别的,他的说法明显与事实有出入。可是,他为什么要说谎呢?难道胖子没有告诉他我们之前的情况,这不可能啊,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玄机?


“那霍家怎么说?”这是当时胖子没有打听出来的东西,所以我决定问一问。


“自从霍玲出事以后,霍老太太就一直在查当年考古队的事情。而我们也在这方面在寻找,所以霍家认为和我们有合作的必要。”胖子喝了口水,说道。


TMD,打算跟我绕圈子吗?一句到点的话都没有,他究竟在想什么?我冷笑了一下说道:“哦,是吗?所以小哥你就不管我吴邪找你找的几近崩溃,为了这个早就编好骗他的狗屁原因,不顾自己生死和胖子又去下地?”


“胖子”一个表情也没有给我,他反问道:“那插手别人的事也很好玩?”


“一点都不好玩,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被最信任的人欺骗的滋味。”


我定定地看着“胖子”,一直看到我眼睛发酸,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胖子”把眼睛垂下,接着,就像在海底墓一样,闷油瓶把人皮面具从脸上撕了下来,开口叫了我一声“吴邪”。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14:00 +0800 CST  

七月 【第二章】解释


“吴邪”闷油瓶开口叫了我一声,然后说道:“我知道,所以,”


“所以就瞒着我,自己去冒险?那胖子呢?”我从中间接过话头。


不过,这些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和那次在沙漠中一样,我的这些经历永远没有办法和闷油瓶相比。但是我又不甘心,哥们有事不但不让咱帮,而且还推三阻四的,好像碍了他事一样。他心里究竟把我当什么?我忽然感觉这种情节好像我刚刚与他见面的那一刻,让人觉得陌生又冷淡。尽管一同出生入死,我却始终无法靠近他。或许,我有些恍惚的想到,这个人,恐怕连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吧。


“胖子和你不一样。”闷油瓶道。


我盯着地板,没有吭气。而闷油瓶则看着我,这种气氛有点奇怪, 感觉像在审犯人。明明理在我,但是怎么搞得犯错的像我一样。而且,他说的我知道在理,可是我不想就这样算了。

“那你不是说我想知道什么,你都会告诉我么?”

我原本以为他还会再说点什么,然而,闷油瓶道:“我是这么说过,但是,不要再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了,吴邪,你开不起。”


说真的,听到这里我挺感动的,除过那次在沙漠中,闷油瓶从来都不怎么关心别人。不过,这件事我想他大概已经不记得了吧。所以这次我服了个软,说道:“我知道了。”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没有任何表示。他抿了一口水以后,开始讲述这一个半月发生的事情。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闷油瓶的叙述,再加上之前我所了解和经历的,稍微有点长,所以现在就将我找到闷油瓶之前的经历记录在这里,好让读者了解背景。


自我们从格尔木那个蛇沼里回来以后,闷油瓶就在胖子那里住着,顺便试着找回以前的记忆。然而广西之行以后,闷油瓶渐渐觉察到有地方不对劲。不管是在水下我被暗算还是闷油瓶的故居被放火焚毁,不管是之前我们被猞猁袭击还是后来被困在玉矿之中,这一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都有一种浓浓的阴谋的味道,尤其是裘德考的队伍突然出现在了广西,让我感觉到仿佛一切都被什么在暗中操纵着。而且,所有的线索似乎都向我们暗示着——有人不希望我们知道什么,而且他还想让我们死。于是,闷油瓶决定自己去寻找一切。


闷油瓶当时并没有把这个决定告诉我们。就在我去长沙查找二十年前考古队资料的那一段时间,一个自称是霍家管事的人到广西找到闷油瓶,说霍家老太太希望能夹小哥喇嘛进张家古楼。这本来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我们本来也是要进张家古楼的。但是对方却提出,霍家希望闷油瓶能先去北京,住进霍家安排的地方,等到霍家准备好东西再回广西。这是一个奇怪而苛刻的条件我原本以为闷油瓶当时会拒绝,然而,闷油瓶告诉我,他同意了,因为霍家人给他的一样东西。


所以说,整件事情最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我现在仔细分析了一下,就发现了诸多疑点。首先,霍家人是怎么找到小哥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其次,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让闷油瓶答应下来,这其中究竟隐含了什么秘密;再次,霍家的要求很奇怪,既然是要去张家古楼,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让闷油瓶回北京呢?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霍家怎么会知道关于我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是什么?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15:00 +0800 CST  

当时闷油瓶在叙述中并没有涉及到我这几个疑点,但闷油瓶却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我一看到这个东西,就立即明白了闷油瓶让我看它的目的。


那个东西就是一枚玉玺,一枚再普通不过的玉玺。


其实说是玺,还不如说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大概有小孩玩的魔方那么大,通体雪白,上面也没有什么繁复的花纹,只有底部一条红纹构成了“惑”的一横。那个“惑”字的写法还是繁体的小篆,而这种字体早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就开始用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朝代的。


而且玺,说白了不过是更加高级一点的印章,往往在文书上起签名的作用。古代人注重信用,玺代表的就是本人,所以这个东西一般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同时也代表了这个人的身份。尽管我玩的是拓片,但是对于玉玺这个东西还是经手过几件的。然而这个玉玺却很奇怪,不仅体积过大,而且居然没什么装饰,最重要的这个叫做“惑”的,是个什么人物?


不过,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个东西不仅是解开考古队一切谜团的钥匙,更是我们所经历一切事情的开始。


闷油瓶在答应那个人的第二天就离开了巴乃,闷油瓶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临走之前对胖子交代,他要去北京,而胖子也最好立即回北京去。胖子很纳闷,正想多问几句,可是闷油瓶就离开了。


于是,胖子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小哥要被一个陌生男人拐跑了,让我快来救人。我当时还在长沙为怎么进研究所而伤脑筋,一听这事就乐了,回答说这不可能,咱这小哥不会坏了良心丢下你跑路的,就冲你俩这样亲密的**友情,没准将来我还要和你俩喜酒呢。胖子一听来我这么说来了火,于是吵吵着,小天真你别打趣你胖爷,该喝喜酒的人是我,没看见你们小俩口那个粘人样,真TM酸到让胖爷我倒牙。听到这里,我“嘁”了一声,让他别瞎放P。


终于,胖子言归正传,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不过中间细节他没打听到,只是知道小哥要回北京。我想了想,我当时正在长沙,进研究所的事情很快就会有眉目,不可能中途搁置。于是我就把这个情况跟胖子说了一下,让他想想办法。然后胖子回道,我在长沙这边调查先进行着,他一边跟踪闷油瓶去北京,一边和我保持联系,如果情况有变,就立即通知我。如果我这边弄好了,就直接来北京。


就在胖子给我打这个电话的第二天晚上,我就在研究院的地下室了找到了样式雷的图样。之后,我找到了一个和我爷爷是忘年交的老头,让他仔细研究研究这个样式雷,有情况再通知我。与此同时,胖子那边在那个电话之后的第二天就坐飞机回了北京,然后按照约定,每天晚上都会跟我简单说一下他这边的情况。胖子让我先别着急,北京这边目前霍家还没有什么动作,小哥住的地方他也找到了,不过还没有联系上。我告诉胖子,让他试着给小哥留下一点线索,我这边样式雷已经到手了,估计没几天就能来北京了。但是之后的几天,胖子就没了消息,而我打给胖子的电话都是他伙计接的。这让我不禁有些怀疑胖子是不是出了事,所以长沙的事情一办完,我立即就买了去北京的机票。


然而当我找到胖子的铺子时,我才发现就在我到北京的前一天,胖子已经走了,而且去向不明。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17:00 +0800 CST  
赶紧自挽,要不新人没人看!!!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21:00 +0800 CST  
不要怪我,否则连自挽的机会都木有……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23:00 +0800 CST  
@小咸茄子
@叫我什么都好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36:00 +0800 CST  
@心很蓝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37:00 +0800 CST  
@柒月晚风凉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38:00 +0800 CST  

七月 【第三章】失踪


胖子不见了。


我突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是什么世道?今年流行失踪么?先不说闷油瓶二话不说跟着陌生人就走,可胖子怎么会不说一声就人间蒸发,TM我究竟摊上了一群什么人?


不过抱怨归抱怨,我想胖子那里可能情况有变化。我试着将自己换做是胖子,猜测了几种情况,最后推断,最大的可能就是胖子跟踪闷油瓶被发现,霍家对他构成了威胁。那之后呢,我想了想,胖子被霍家绑架了?然后闷油瓶就倒戈,六亲不认,于是胖子就只能一直等着我去救他?我自嘲的一笑,简直就是胡扯。


胡思乱想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综合所知道的,渐渐有了一些想法。首先胖子其实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跟踪闷油瓶要比我有经验。如果胖子真的出了事,那么就一定会想办法留下一些线索,就像在水下那次胖子给娃娃鱼绑的手电一样,虽然方式滑稽,但是很有效。按照这个思路,我又去了胖子的铺子一次,希望能查出来点什么,结果却让人失望,什么线索都没有。然后我又想到,那胖子的家呢?


胖子家在离潘家园不远的龙潭湖边上,当时搬家的时候我还去过。胖子为了摆阔气,买了一个仿古的四合院,我为这个还打趣过他,你这不是在刻意炫耀自己是干什么的一样。胖子立即回嘴道,这是文化修养,知不知道啊小天真,就这院子才配得上咱们摸金校尉的身份。想到这里,我还挺惦记胖子的,希望这小子千万别有个三长两短。


是夜,我来到胖子家外墙边,四下里看了看,没有人,然后我一个翻身,便翻到院子里。本来还想着怎么进胖子屋子里,可是当我试着推门时,我发现门竟然没有锁。


我暗骂了一声,推门走了进去。那天正好是满月,月光照的屋里亮堂的很,正好不用开手电了。走进客厅,我发现胖子家里东西很少但是看着很乱,地上还有不少烟头和酒罐。我心里暗想道,这就是家里没有女人收拾的结果。转了一圈之后,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当时我突然想到,如果是纸条之类的东西,那就应该在书桌上,所以我就找到胖子的书桌。不过没想到胖子看着是个大老粗,可是桌子上竟然摆着本《太平御览》。我暗自惊讶了一下,他还看这种书。我拿起那本《太平御览》翻了翻,然后又合上放了回去,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那本书的封皮,看着女娲那个肖像,我忽然之间就明白了什么。TM胖子还是死性不改,我还以为这小子真的从良了呢。转过身,我又翻了翻其他的东西,但是没发现其他什么特别的。


既然桌子上没有线索,那可能就在卧室。但是我进胖子卧室转了一圈之后竟然连半点纸片都没有找到,穿过的衣服倒是在床上堆了一堆。TMD这个死胖子,生活作风不正啊,要不是老子今天来突击,还发现不了你的本质呢。


后来我又在其他地方转了转,连厕所都没放过,但是还是什么都没发现,这让我有点丧气。可是,就在我打算翻墙头走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声音不大,还有点模糊,带着很浓的口音。我慢慢的蹭到墙角里蹲下,尽量让自己隐藏在黑暗里,然后把耳朵贴在墙上,想听个明白。那帮人好像一边等人一边还在商量着什么,中间还反反复复提到一个人的名字,好像叫“”什么的。不过他们的方言我听不太明白,我不禁紧了紧眉头,仔细琢磨着“”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忽然我就明白了,他们说的是我三叔的名字——吴三省。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48:00 +0800 CST  

那一瞬间,冷汗顺着我太阳穴往下流,我感觉太阳穴在突突地跳。我把耳朵贴回墙上想听他们还会说什么,但是那帮人突然就不出声了,我感觉好像要出事了,我必须得想办法脱身。虽然这两年这样的紧张场面已经经历过不少,但是让我独自面突发状况还是少之又少。


蹲在墙角,我脑子转的飞快——那帮人不知来历,而我在北京又没有帮手,如果被抓住了那就不是用“惨”可以来形容的了。我一边想着,一边扫视四周,突然我眼前一亮,我想到脱身的方法了。


倒斗的都讲迷信,胖子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当年选房子的时候还特地请风水先生来给瞧过。风水先生说我现在蹲的这个角落里有口井修的地方不对,坏了风水,于主不利,但是把井填了的话又是有把活路堵死的意思。所以那个先生就给出了个主意,让胖子在院子里铺个地面,把这口水井那青石砖给砌上。胖子想了想,最后把这个井口上的青石砖给改成了活动的,这样一来,万一条子突击检查,他也有跑路的地方。我去胖子家的时候,胖子还当着我的面炫耀过,所以当时我就特别留意了一下,没想到这口井现在竟然救了我一命。


我小心地移开石板,悄悄下到井里。还好,井不深,井壁上也有胖子特意给装的铁梯子,就是井里有些凉,我出来时也没穿个长袖,现在呆在里面冻得直打哆嗦。我刚藏好,就听见落地的脚步声,我估摸了一下,大概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还在我头顶上踩来踩去,幸好天黑,他并没有没有发现异样。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那帮人就离开了。我掀开头顶上的石板,环顾了一下,谢天谢地,人都走光了。我从井里爬了出来,这种感觉就像贞子一样。然后,我又摸进了胖子的屋子里,结果发现那群人竟然就像是没来过一样,一切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我忽然就意识到我碰见了一群强大的对手,一群训练有素的对手。我没敢多做停留,趁着天还没亮赶紧从胖子家翻出去了。


之后的事情就显得有点奇怪了,我突然发觉我的处境急转直下。先是胖子铺子里的伙计找到我,说最近有人在到处打听我。然后王盟又打电话给我,说,老板你是不是最近惹事了,老有人到铺子里打听那个你去哪了,幸好我机灵,说老板出门谈生意去了。老板,看在这个份上你看我工资,唉,老板你别挂啊……


最让我感到不安的是潘子竟然也给我打了电话。我去长沙的事情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是那帮人竟然能查到我的行踪,看来这次麻烦大了。但是我又感觉到有点不对劲。首先从那伙人翻胖子屋子谨慎的态度来说,他们绝对不会让人感觉到他们的存在。这说明这伙人不想打草惊蛇。要不是那天晚上我去胖子家时正好撞见他们,否则我还不会知道这股势力的存在。但是他们反复往我铺子里跑的举措好像又在暗示着他们想让我们知道有人在调查我,所以说,我大胆推测了一下,这应该是两队人马,一个暗中插手我们正在调查的事情,一个知道他们的目的,专门出来搅局。


但是,不管怎么来说,这都是一个很不好的信号,因为本来就已经很复杂的事情,现在变得更加迷雾重重。再加上胖子和闷油瓶还没有找到,我感觉自己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不过,我这个人有点固执,别人越是想阻止我去调查,我就越是想弄个一清二楚。所以,我决定,我一方面要竭力隐蔽自己的行踪,去寻找别的线索,另一方面,我想再去一趟广西,看看有什么其他的线索。


既然主意已经打定,剩下的就是怎样去做了。不过,这一次是我自己一个人去面对着一切,我必须得坚持下去,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更是为了闷油瓶和胖子。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09 20:50:00 +0800 CST  

七月 【第四章】计划


自古以来,一些能成大事的人,不是一开始就是为了谋大事而生的,往往他们因为所处的境遇和面对的情况让他们不得不想办法保护自己。如果一步走错,那他们就是湮灭在历史中的尘埃,如果成功,他们就是名载史册的赢家。这样的人,比如陈涉,比如刘邦。


而我目前虽然面对的处境不至于那么紧迫,但是如果走错一步,那么我将来面对的境况,就会难上加难。所以,我不得不动用我那少得可怜的脑细胞和那低的可以的智力来想出一个周密的计划。


结合我之前的推测,我基本上可以肯定那个暗中拆台的一边是霍家,而且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也证实了我的猜测。那么那个暗中调查我们的人,会是裘德考?我摇了摇头,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种做事的风格,那个老外干不出来。所以,我基本上就能确定,这是一股我从来不知道的势力,难道会是——它?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感觉我一直在谜题之外绕圈子,这种似乎突然一下子就进入谜题核心的感觉让我狂喜的同时也带着一丝慌乱。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就无疑将解开一直困扰我的谜团,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麻烦大了。


可是,如果不是“它”呢?那也没有关系,因为既然他们也在调查,那么他们肯定会知道一些什么。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现在还做不到知彼,那么知己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我分析了一下我目前知道的信息,得出了几个结论:
第一,我正处于被跟踪的状态,也许是霍家,但应该不会是“它”;
第二,“它”虽然正在调查我们,但是还是在暗中行动,这就说明“它”还不会对我的行动构成直接干扰;
第三,我在北京可以寻求帮助的只有霍家,所以我有必要见见那个霍家老太太;
第四,样式雷还在长沙,这是我手中的一个筹码。此外,我还有文锦的笔记,而这件事谁都不知道,包括闷油瓶和胖子;
第五,闷油瓶和胖子目前应该没有危险,但是他们都没有给我留下线索;
第六,从鲁王宫到张家古楼,这一路走来,我们已经越来越接近事实的真相,我手中有不少已经查到了资料,如果对方没有的话,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信息当做筹码。


我在纸上将这几个结论一一列下,看了一遍,然后揉成一个纸团,拿打火机点着。看着火苗舔舐着我刚刚写下思路的纸条,我觉得我好像也点着了我自己。


火焰燃尽之后就是灰。我看着还带着火星的灰烬,缓缓闭上了眼睛。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0 19:27:00 +0800 CST  
自己挽尊~~~~~【去你&妈的中文验证码,劳资挖过坟吗?还不到三级的我容易吗我?】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0 23:38:00 +0800 CST  



第二天天有点阴,我没有立即行动,只是继续在宾馆呆着。不是我害怕有人会突然要我的命,而是我在找一个机会,一个能联系上霍家的机会。说老实话,我有点紧张,因为我爷爷和这个霍老太太以前有点恩怨,我这次要是去求她,把握不是很大。所以,我必须等一个能见她的机会。


就在第三天,长沙那边的朋友突然就来了消息,说有人想出高价买我的样式雷。本来我还不想卖,但当我听说买家是霍家委托的人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天无绝人之路。


这笔买卖我立即答应了下来,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霍家必须让买主亲自出面,否则,这笔买卖就谈不成。对方有点为难,因为这个霍老太太在道上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像我这样直接叫板的,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就是自寻死路。可是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因为这是我接近霍家唯一的机会,况且这件事的主动权还在我手里。


我让那个朋友把样式雷用快递寄过来,并且告诉霍家如果他们答应这个条件,那么我就会带着东西亲自登门拜访。这个样式雷是霍家在广西的关键,所以我很自信他们会答应这个条件的,因为这个上面画的就是张家古楼。


果然,两天之后,霍家便派人邀请我过去。而且一切都如我所计划的,我先拜见了霍老太太,然后说了一些客套话,双方故弄玄虚一番之后再讨价还价。我看着霍老太太那张老脸,心里想着,既然你已经布下圈套,那我吴邪就深入虎穴,看看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不过什么事情都有出乎意料的时候,不知道是我太天真,还是对方老谋深算太狡猾。本来价钱都已经谈好了,第二天就可以交货了,但是霍家那边却突然没了消息。我不禁有些焦躁起来,隐约感觉好像要出什么事。


只是,我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霍家那边第二天就来了消息,说这笔买卖不谈了,而且霍家人还说,我被人盯上了,待在北京很危险,让我最好立即回杭州去。当下我就火了,TM老子辛辛苦苦跑了半天,就得这么一结果。我自然是不干,于是霍家就回复说,你以为自己是谁,难道你没发现这两天和你谈生意的不是我们当家的吗?


我突然一下子就懵了,果然,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计划好的事情在霍家人面前就像小孩子的把戏一样不值一提。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所谓的霍家老太太竟然是我一个旧相识布下的圈套,而且,真正的霍老太太早就去了广西。不仅如此,更讽刺的是,这个消息还是后来胖子酒后失言告诉我的。


从霍家出来之后,我不禁苦笑几声,之后几天都呆在酒店闭门不出。经历了这件事情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成大事者都是有大智慧的,他们的智慧不是局限于一点,而是贯穿了整个平面,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局。而我所谓的智慧,充其量不过是一点小聪明,而且可笑的是,我竟然以为凭借我这点小聪明就可以看透全局。现在人家一点点计谋就能把我耍的团团转,而我还不知道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


我有点灰心,考虑着是不是应该放弃。闷油瓶都说过这不是我应该介入的世界,再这样下去,不仅不会找到闷油瓶和胖子,反而连我自己的安全也保证不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我突然想起了那张被我烧掉的纸条。我想起了我自己还说过,不管怎样,我都会坚持下去。于是,我搓了搓脸,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骂道,TMD吴邪你这个软蛋,瞎想什么呢,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想退出不觉得可惜么?


跑到浴室,我照了照镜子,发现整张脸胡子拉碴,一副衰样,我立即跳了起来,重新整理,努力让自己恢复精神。这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我决定这次换一个思路,我要直接去找我自己想知道的。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想要寻找新的线索还是要从霍家切入,所以我决定就守在霍家门口,来个守株待兔。


可是,等了两天,什么人都没有。我不禁纳闷,霍老太太是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霍家和道上生意来往肯定不会少,为什么会什么动静都没有呢?其实当时我还不知道,霍老太太已经在张家古楼里中了机关,性命垂危。霍家在广西都快乱成一锅粥。当然,后来霍老太太还是抢救了过来,不过霍家经过这件事已经元气大伤,无力再控制整件事了。


就在我等了十来天以后,我终于等到了自己一直在等的。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霍家前门,当三个人从车上下来时,我感觉好像晴天一道霹雳砸在了我的脑袋上。这三个人,竟然是闷油瓶、胖子和……和……


我自己!!!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1 21:54:00 +0800 CST  

七月 【第五章】我


我的脑袋“嗡”一下,眼前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我努力定了定神,想把这种不适缓解一下。可是,我的心却一直没有办法平静下来。这太离谱了,我自己就在这里,TM哪个小子这么大胆,敢欺负到我头上。


一般我们看到自己都是在镜子或者照片里,而我在现实中看见自己还是第一次,只不过没有想到自己其实看起来竟然还有那么一点小帅。


我本来想冲上去,但是立即按捺住了,目前情况还不明了,这样子贸然采取行动还是很有风险的。所以我还是待在原地,继续观察。三个人虽然同时下了车,但是三个人又说了一会话,那个“我”就自己坐车走了,而闷油瓶和胖子则进了大门。我没有犹豫,当即决定跟踪那个假“吴邪”。


这么做原因有二,一是那个假吴邪身份不明,而且还不和闷油瓶他们在一起,这就说明他们都对彼此的身份有所了解,只是碍于各方利益关系不挑明罢了;其二,既然闷油瓶和胖子去了霍家,那么一时半会就不会出来,我找那帮人还是有机会的。


我打了车,告诉司机跟住前面那辆宾利,司机倒是什么也没有问,二话不说就跟上前去。车子七拐八拐,走了不少胡同。我感觉对方不是在甩开我,而是在,玩我。就在我一晃神的功夫,我发现车子开进了死胡同,而前面那辆宾利就像变魔术一样,人间蒸发了。我付了钱然后从出租车上下来,等出租车倒了出去之后,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刹车的声音。我扭头一看,TM就是那个小子。


他冲我笑了一下,我突然感觉他用我的脸笑得很欠扁。我眯了眯眼,看着他从车上下来,然后开口冲着我打招呼:“HI!小三爷好久不见呐!”本来我一直瞪着他,但是听到这句话,我一下子有点呆愣——这小子竟然认识我。虽然他用的是我的声音,但是仔细听还是会听出来有一些音节带着他自己的习惯。


事情忽然变得有点奇怪,我不禁想到他为什么会自己找上门来。而且,他究竟是谁?目的何在?以前的事情里有没有他在搅局?不过尽管想了很多,但是我当时还是问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你是谁?为什么要扮成我的摸样?”


对方笑了一下,说道:“这些问题恕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别的事情,比如,张起灵和那个胖子。”


我感觉我的心脏震了一下,但是我尽量让自己做到不露声色,我也笑了一下,说道:“好啊,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对方回道:“小三爷果真不简单,是这样,您知道这四九城里的解家么,我就是解九爷手下的。我们当家的希望和小三爷您谈个买卖,但是这个霍家忒讨厌,从中作梗,想拉小三爷您下水,所以不得已,解家就出此下策,还希望您能见谅。”他本来是一直盯着我的,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往后瞟了瞟,接着道:“不好意思,小三爷,有人盯着咱呢,我不能再说了,不过,以后咱们还有机会见面的。”说完,那个人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瞅了瞅我的口袋,开车走了。


我望着那辆宾利从胡同里开走,然后又看了看两边四合院的墙头,转身离开。虽然那个人说自己不能透露身份,但是之后的对话却与之相反,回答了我的问题,那就说明,他告诉我的全部都是假话。但是他的回答却并非都是废话,因为他提醒了我一件事情,那就是解家。而且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他其实是在暗示我,这几方势力盘根错节,情况很复杂。我忽然想起了他看我的眼神,我立即意识到,我的口袋有问题。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2 22:21:00 +0800 CST  



我当时并没有急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而是先回到自己的宾馆。到了房间里,我才摸了摸兜,掏出来一看,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不过这个地址却很特别,这上面写的是一个经纬度,而且还是按照外国人的习惯写的,底下还有英文的解释。虽然我英语是个半调子的水平,但是咱好歹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本科毕业生,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僧,过过英语四级的祖国栋梁,这种外国人的鸟语还是略知一二的。


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那个人究竟是怎么把这个纸条放在我口袋里的,而且,他说告诉我有关于闷油瓶和胖子的事情,莫非,我想了想,这很有可能就是闷油瓶的住址。但是,那个人说我们还会再见面,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以前见过他?我没有继续往下想,因为再猜就是毫无意义的瞎想了。而且,既然他给了我这个地址,那么我就按照它去找找,看看究竟会是个什么地方。


白天出去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我决定晚上去。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我沿着北京大大小小的胡同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那个地方。它处于胡同最里面的一个拐角,如果不是纸条上面的提示,一般人很难发现这里。我不禁疑惑起来,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至于让霍家这样小心谨慎。


我抬头向四周望了望,月亮刚从东边出来,还很朦胧,但是足以照亮一切事物。然而,让我奇怪的是,这里竟然没有暗哨,而且我今天好像出奇的顺利,也没有人跟踪。忽然,我就想明白了,这是霍家刻意的安排,他们应该计算好了我会出现在这一步计划里。


我渐渐了解到这个属于上一代人的斗争是怎样的激烈和残酷,不仅处处提防着,还互相拆台。也许此刻你感觉自己赢了,也许下一刻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步入了对方的圈套。其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走到大门前边,忽然有点举棋不定。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翻墙头进去,还是直接一点敲门。我沉默了一会,就这一小会时间,我又忽然萌生了退意。我不知道如果我进去了,之后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而且我既然已经知道闷油瓶和胖子安然无恙,那么这个时候再掺和进去,我到底算什么?


我看了看那扇门,把手放在上面按了一下,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就在我转过身的那一刹,有些老旧的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我一下子就僵住了,这是什么意思,邀请我进去?我没有动,静了一会,对方应该看我没有进来的打算,叹了一口气。


那声叹气声音不大,但是在寂静的夜晚里却格外的清晰。我不想确认那个人是谁,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只是一声叹息,我就知道了一切。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所以我没有转身,而是继续向前走。


那个人看我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于是开口叫了我一声:“吴邪”


--------------------------------------TBC---------------------------------------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3 18:47:00 +0800 CST  
@深渊血族
我说咱们来水吧,都沉到第七页了………………

楼主 闷油盒  发布于 2012-03-13 21:20:00 +0800 CST  

楼主:闷油盒

字数:207420

发表时间:2012-03-10 04: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5 11:33:45 +0800 CST

评论数:55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