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生——为龙 (三次元 架空 伪历史向 王耀主视角向)

我的手真的受伤了
你们的诅咒应验了
而我居然还给你们这群混蛋更新(ノ=Д=)ノ┻━┻
凸(>皿<)凸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09 22:19:00 +0800 CST  
上图为证(︶︿︶)=凸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09 22:21:00 +0800 CST  
见到门开了的那一刻,小伊万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嘴巴也微微张开,那副诧异而可爱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捏上两把。其实,小伊万很清楚,他所喜欢的眼前的这个人,可能并不像自己喜欢他那般喜欢自己。


虽然,他很温柔。温柔地抱着自己共乘,温柔地喂自己吃饭,温柔地教自己学习他的语言,然而他却并不愿意与自己一起躺下。无论怎么样,都不愿意……


王耀并不知道,虽然朱棣这儿的府邸和小伊万自己的城堡比起来完全是天壤之别,不过在他逐渐学会了一些汉族语之后,他就从旁人的口中得知了王耀那个院子的大致方位。所以,在到达这座府邸的第七天,他就摸到了王耀的院子里。


只是,小伊万却不敢靠近,怕他会厌弃自己。可是,离开却又舍不得,每每到午夜时分,那温暖的明黄色灯光暗下去之后,小伊万才悄悄地离开,回到自己暂住的房间里。


然而,今天是自己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明天,等太阳起来了之后,自己将会和他告别。虽然,自己找他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一部分,可是……离别的愁绪,压在他的心口,这种感觉比起受伤的痛楚更加的难忍。不知不觉间,小伊万已经靠近了那个屋子。


对上门里面开门的那个人,小伊万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退后了两步。可是,在看到对方微微上挑的眉头后,小伊万几乎不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低下头不敢看王耀的他,用磕磕绊绊的话说着,“我、不、是……明、天、我……”


虽然会了一点语言,可是,心理想说的话太多了,到了嘴边却发现根本无法用自己所会的对方的语言来表达出来,急得他好几次都咬到了舌头。可是,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他,却又不敢抬头,一时间气氛反而僵持了下来。


LZ之PS:其实刚开始LZ是拒绝的……可是想到昨晚做得梦 梦里 一群看不清脸的人 在坑底哀嚎 LZ我瞬间就能惊醒了……
PS的PS:某蠢熊的意图是…… 你们觉得他会成功吗?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1 20:28:00 +0800 CST  
看着眼前这只穿着象牙白中衣的小笨熊,王耀就知道,他一定是在府邸上仆人退下后偷溜出来的,至于目的,王耀也很清楚。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句话,王耀曾经视如笑言。只是,当他落入泥泞,被人践踏,丧尽尊严,甚至被迫供出血肉,自己才意识到,曾经自己对任何人和事的宽厚和随意,才是让自己遭受到如此伤害的根源。


感觉到头顶上的目光和对方的沉默,小伊万更加的慌了。自己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他会不会因为这样更加讨厌自己?万尼亚不想被他讨厌!可,万尼亚应该怎么办?!万尼亚是不是应该马上从这里离开?


小伊万越想越觉得是最后一条可能的他正要离开,而就在这时,头顶上传开了王耀的声音。“你……过来吧。”“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的王耀牵住了小伊万的手把他带了进来,另一手拿起了书案上的一盏灯,而后从左侧的一个小门走出了书房。穿过一个小庭院后,走进了另一个房子里面。


户枢的嘎吱声在安静的夜里有些刺耳。正对着门扉的是一张精美的屏风,绕过屏风可以看到那张黄花梨木的雕花大床,除此之外还有两张太师椅和一张茶几,其他该有的瓷器摆件也一样不少,精美的晃人眼球。


随手将灯摆在茶几上的王耀抱起小伊万把他放在了床上,自己则一个右拐进了一个小隔间。等他再次出现在小伊万的面前的时候,那身深色的外衣已经被换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月白色的中衣原本挽起的长发现在全部披散下来,在明黄的灯光下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很多。


LZ之PS:其实刚开始 LZ是拒绝的……好吧 某蠢熊 恭喜你,你似乎马上就爬、床成功了!!!(  ̄ー ̄)(  ̄ー ̄)(  ̄ー ̄)
PS的PS:觉得接下去是虐的 全部面壁大喊十遍“我是个一口井”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2 22:14:00 +0800 CST  
也许是事发突然,也许是得偿所愿太过激动,总而言之,等小伊万回神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那张精致的大床上了。早就熏烤过的棉被温暖而柔软,被子里隐约熟悉的味道让小伊万觉得一切有些太不真实了。


看着头顶上的床幔纱帐的小伊万伸手揉了揉眼睛一直到揉出了水光来,他才慢慢地转过头朝自己的左侧看去。虽然屋子里面因为熄灭了烛火的关系,所以黑漆漆的视线很不好。


不过,小伊万还是看见了自己的左侧,那隆起的被子里的弧度。是他吗?身边的目光太热切了,让本就因为不习惯而睡不着的王耀更是如鲠在喉。“你为何……”


听到了王耀的声音的小伊万终于可以确定身边的人,自己的处境都是真实的,“我……”小伊万虽然心中无比激动,然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喃喃低语。几次开口都说不出什么来的他,索性大着胆子朝王耀伸手过去。见他没有躲开,小伊万扭了扭身体,咕噜两下就翻滚到了王耀的身边。


眼看着那只像小火炉一样的小笨熊朝着自己半边身体就要压过来,王耀不得已只得侧过身体面向他。顺利滚入到那个带着清新气息的温暖怀抱中,小伊万笑的那双漂亮的眼眸都眯成了一条线。


他紧紧地贴在王耀的胸口,小脑袋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轻轻地抱着他很快就在那熟悉的气息中睡了过去。独留下王耀一个人看着小伊万的发顶,感觉着怀里那热烘烘的体温,深邃的眼眸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LZ之PS:撒糖咯 要不要吃 自己考虑咯 ~( ̄▽ ̄~)(~ ̄▽ ̄)~~( ̄▽ ̄~)(~ ̄▽ ̄)~~( ̄▽ ̄~)(~ ̄▽ ̄)~
PS的PS:蛀牙了 咬到玻璃渣才会痛呢 诶嘿嘿 (╯▽╰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3 20:11:00 +0800 CST  
说完这些话,王耀对上目光始终仰望着自己的小伊万。在那双可以将情绪看的一清二楚的紫色眸子的注视下,王耀犹豫了片刻,而后朝身后待命的护卫示意了一番。


“大人,请!”王耀从那个木头匣子中将东西取出,而后在小伊万的面前蹲下来。他将一条皮制的腰带替小伊万系上,然后将匕首通过一个玉质的璏拴在了腰带上。原本,王耀并不打算将这匕首送出,只是昨晚考虑再三后,最后还是做了这个决定。这把匕首的长度对成年人可能太短小,不过对于还是孩子的小伊万却恰到好处。


“这些人是去帮你的,回去之后,重拾河山。那么,事不宜迟,尽早出发。”“是!大人!”那九人异口同声的响亮回答,遮掩了小伊万喉咙里闷闷的哽咽声。他没有办法完全明白王耀的话,但离别当前,那种不愿接受却不得不面对的情绪几乎将他压垮。


小伊万再一次狠狠地扑进了王耀怀里,从微微颤抖的身体可以看出他的悲伤。王耀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一直到一柱香后,他安静了下来从王耀的怀中退出来。那带着嫣红的小脸对着王耀再次露出灿烂的一笑,而后他伸出双手捧住了他的脸。抬起头,踮起脚的小伊万在王耀的嘴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虔诚的宛如信徒。


唇上的触感稍纵即逝,可从来没有被这般对待过的王耀此刻却有些回不过神来。等到他缓缓站起来的时候,那支千人的车队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马车的车窗里,小伊万正从里面探出身,大肆舞动手臂向王耀做最后的告别。


LZ之PS:听说你们吃糖都吃腻了 那么最后的巧克力 让我们欢送蠢熊离开 ~\(≧▽≦)/~啦啦啦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5 22:44:00 +0800 CST  
大着胆子做出临别一吻的小伊万刚开始是逃一样地冲上马车的,可是没一会他又舍不得这最后可以见到王耀的时间。所以他才悄悄地探出头去,这一看不由地令他信心大增。原来他也会这样发呆的吗?


他没有生气,没有讨厌万尼亚实在太好了!摸着嘴角的小伊万不由地回味起那稍纵即逝的轻吻,感觉着嘴唇上仿佛还在的气息和触感,小伊万的脑袋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他是不是从来没有被人亲吻过呢?虽然你一直没有告诉万尼亚你的名字,不过没有关系,这样你就不会忘记万尼亚了!


因为伊万还是个小孩子的关系,所以见到王耀被小伊万亲了一下的众人也都只是随意地笑了笑。毕竟,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位一向淡漠的大人居然会那么受那个蛮人小孩的喜爱。


“回城。”没有再去看那个肉眼已经很难看清楚的车队的影踪,王耀转身对着那十几名护卫下令。虽然有些意外刚才的场景,但是王耀并不准备把这件事挂在心上。这条经商之路若能成功,便是皆大欢喜,倘若未果,也无伤大雅。


因为,谁也不知道若干年后,眼前这只活泼可爱的小笨熊会变成什么样子,正如当年,他也没有想到本田菊会这样对待自己。随着马匹的加速,那双紫色的眼眸和那张可爱的脸蛋,仿佛也如同小伊万的离去一般,从王耀的心中淡去。


大雪时节的前夕,时隔近四年的朱棣终于再一次回到了建康城。


LZ之PS:某蠢熊终于滚蛋了呢 你以为这样做少主就会把你放在心上吗 太天真了(¬_¬)
PS的PS:点名批评那个叫 苍问穹冥的 快点出来安慰LZ 不然全体停更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6 20:04:00 +0800 CST  
奉天殿外,得到传召的朱棣跟着一位领路的内侍走进了殿内。文官们的最前端,最接近皇帝御座的地方,朱允文一脸鄙夷看着他。


朱允文的态度,朱棣并不例外,毕竟接受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理念长大的他,对自己这个和商人、匠人这种下九流行当混在一起的叔叔肯定会鄙夷。不过,朱棣并不将他视为对手,所以对他的态度置若罔闻,脸上仍旧带着很恭敬的神色。


其实朱允文并不清楚,他的这一表现再次成为了很多纯臣们心中的诟病。虽说,依照朱元璋的想法,皇位非朱允文莫属,并且朱棣那些重用商人的做法,这些文臣们心中也有些芥蒂。


但不论是从镇守边疆的功绩,还是从他是朱允文的长辈这一点来看,眼下朱允文的态度于情于理都有悖一位太子该有的度量。


“儿臣拜见父皇。”拜完朱元璋,起身后的朱棣对着朱允文又是一个拱手礼,“见过太子。”朱棣的动作惊得朱允文不轻,事实上在他心中他并没有想到朱棣会对他行礼。朱允文一直认为他这个嫡孙太子对于自己那几个藩王叔叔而言是一种耻辱,而自己对他们也很轻视。


因此,朱棣的举动将他惊得不轻。文臣们向来重礼,所以朱允文以太子身份受了一礼,却没有以晚辈身份还礼的这一举动再次引动了他们心中的不满。


很快就意识到朱允文异样的朱元璋假意咳嗽了几声,试图引起他的反应。不过很可惜,并没有成功唤回朱允文的回应。为此,他不得不佯装微怒地呵斥道,“允文,还不见过你的四叔。”“本……允文见过四叔。”听着朱允文生硬的口吻和自己父皇低劣的演技,朱棣心中不由暗暗发笑。“太子殿下客气了。”


重又回了一礼的朱棣这才在自己的父皇和百官们满意的目光中再次开口道,“父皇,请看!”说着,他让手捧匣子跟在自己身后的另一个内侍走到众人面前。看到所有人都一副目不转睛的模样后,朱棣抬手打开了匣子。


LZ之PS:为了LZ家小(蠢)天(墨)使欢度腊八,所以,今天双更。以及,接下来是漫长的历史向过渡章 短期内 可能不会有少主出场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7 20:04:00 +0800 CST  
没等朱元璋反应过来,当朝一品的老太傅朝着朱棣就围了过去。近距离看到匣子中那块玉石之后,这位年迈的老太傅一下子激动地流出了眼泪。“藏星之精,坠入荆山,化而为玉,侧而视之……”


已经说不出话来的老太傅一个屈膝就跪在了玉石的面前,一边五体投地地拜下,一边用他苍老的声线大喊,“天佑我大明,天佑我大明啊……”见当朝太傅这般失态,朱元璋也坐不住了,他起身在一位内侍的搀扶下走下了皇帝宝座。


以前,还是社会底层的朱元璋并没有听说过什么传国玉玺和氏璧。因为,他自己都过着饥一顿饱一顿,今日不知明日的日子。而当他登上帝位之后,和氏璧的名字逐渐在他耳边响起。他以一介布衣而得天下,自然希望得到传国玉玺以正其名。


然,传国玉玺和氏璧传至唐末便不知了所终。因此,他在听闻元蒙曾经得到过和氏璧,且元顺帝携传国玉玺逃大漠以北时,不惜遣徐达带兵十万入漠北。可惜,最终还是无疾而终。


玉玺方圆四寸,玉玺的顶端雕刻着五条飞舞纠缠在一起的龙。抬手将玉玺取出来的朱元璋将玉玺捧在手中仔细端详,眼前这方玉玺色彩青绿而玄光彩照人,手感温润圆滑。


将玉玺翻转过来后,果不其然其一旁缺了一角,乃是用黄金镶补。印面上,用篆体刻着九个大字。朱元璋虽不识篆体字,不过想来应该便是史书上记载的“受命于天,并既寿永昌”。


虽然眼前的传国玉玺和史书纪传中的几乎一模一样,可是一贯疑心病重的朱元璋却并不完全相信。更何况,老太傅的反应实在有些过激,让他不由地揣测自己的四儿子朱棣是否早有预谋。可是,回想一下这四年中朱棣的动态和情报,再对比一下朝中大臣们的一举一动,朱元璋又无法马上说服自己。


LZ之PS:第二更送到 今天大家都有吃腊八粥咩?LZ木有吃 酷爱安慰窝(ಥ _ ಥ)(ಥ _ ಥ)(ಥ _ ಥ)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7 21:32:00 +0800 CST  
沉默了片刻,他小心地将这方玉玺放回匣子中,转而出手扶起那个跪得五体投地的老太傅。“郭爱卿,还是快快请起。”“陛下赎罪,是老臣失礼了。”面对再度行礼的郭太傅,朱元璋并没有再制止他。


示意自己贴身内侍将那个匣子接手后,朱元璋再度回到了龙椅上,在满朝文武的瞩目下,一挥手道,“这方玉玺,朕自有定论。”“陛下英明!”


谨身殿上,朱元璋坐于书案前,书案上那一方玉玺虽只是静静地放置在那儿,却也夺人心魄,撩人眼球。其实,以朱元璋自身眼光来看,就算这樽玉玺并非和氏璧,也绝对是稀世珍宝。


只是事关传国玉玺,一切就不单单是稀世珍宝那么简单的故事了。心中突然想到一人的朱元璋正要开口,突然一个内侍进来禀报,“陛下,钦天监监判刘敬求见。”“宣!”


“臣,刘敬参见陛下!”“刘卿快请起!来人,赐坐。”“谢陛下。”“刘卿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可是有要事?”“臣只是偶感陛下有所烦忧,是以臣……”“刘敬,你胆子倒是不小!”“陛下明鉴,臣不敢。”朱元璋盯着眼前这个年纪和朱允文年纪出不多可却一身出尘气息的青年,心情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四年前,刘敬以刘伯温关门弟子身份求见他。刘伯温的亲笔信他并不陌生,加之刘敬的身上也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朱元璋自然接见了他。详谈了大约两个时辰后,朱元璋对于刘敬的才华见识也是相当的满意,所以给了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熟料,刘敬却只要了钦天监监判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正六品的官职。当时的朱元璋听到他这般答话是十分恼怒的,因此他当场就应了对方的请求。


LZ之PS:帖子里的痴汉 数也数不清楚 (* ̄^ ̄(* ̄^ ̄(* ̄^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8 20:48:00 +0800 CST  
这四年间,朱元璋似乎未曾再见过刘敬。唯一能让他想到刘敬的时候,就是每年年末日渐丰厚的国库,以及风调雨顺这四年来从未出过大灾的江南之地。


“刘卿这钦天监监判当的果真了得。这江南之地连年丰收,刘卿功不可没。”刘敬像是没有听出朱元璋的嘲讽一样,脸上仍旧带着笑,“陛下,当年师傅令我下山,实则并非辅佐陛下,这大明江山乃是天命所向。然,盛世之下必长邪风。师傅预测大明四年后必有劫难,遂令臣下山。”


不等朱元璋开口,刘敬话锋一转又道,“陛下不必为眼前的虚妄所惑。”“刘卿的意思,这传国玉玺是假的?”“非也!陛下,此乃真传国玉玺和氏璧。”“此话当真?”“陛下,稍安勿躁。”


刘敬安慰了意图拍案而起的朱元璋,端起稍微凉一些的茶盏,抿了口后,“陛下可知,当年传国玉玺摔破一角后,是如何用黄金镶补上的?”“难道说……”想到了什么的朱元璋将玉玺端在手上,左手则放在黄金的那一角上。轻轻地一个扭动之后,黄金角被拧了下来。


下意识的朝断面看去的朱元璋一眼就看到了断面上一个内陷的卡口,和黄金镶补的那一角刚好可以衔接上。“陛下以为如何?相传当年盛唐时期,玉玺中这个小机关曾经藏过传位诏书。”


这一刻,朱元璋心中的疑虑彻底平息了下来。试问,有谁会轻易地去破坏这样的稀世珍宝?然而,为了帝位的名正言顺,任何牺牲都不是不能接受的。


LZ之PS:LZ今晚有事 可能更新不了 所以提前先发上来惹 当然如果晚上结束的早的话 就当送你们两更咯~\(≧▽≦)/~
PS的PS:那个叫 观冬大雪 如果你能正常一点 LZ会考虑你的意见的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9 15:51:00 +0800 CST  
“恭喜陛下,传国玉玺的归来代表着对大明正统的认可。然,臣有言在先,盛世之下必长邪风。而今,妖星已显……”


一直到刘敬离开,朱元璋脑袋里还是迷糊的厉害。他实在想象不出刘敬口中所谓的妖星到底是谁?!事实上,为了保证皇权,也可能是为了下一代的继承人,朱元璋已经对朝中大臣和世家肃清整顿了六次。其中虽不乏抓住了一些贪官污吏,可是从令一种角度而言,朱元璋的所作所为也寒了很多臣子的心。


作为一介藩王的朱棣自然无权在建康建造府邸,所以他和四年前一样居住在为各地藩王和其他属国来使建造的行宫之中。离开了自己属地的朱棣很是悠闲地坐在行宫花园的一座八角亭中品茶赏花。


虽是寒冬时节,花园里的景色远没有春末夏初来的艳丽。不过,那只余虬枝缠绕的腊梅迎风吐香的画面倒也别有一番意境。


被闲置的朱棣并不着急,他了解自己的父皇。对于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来说,若非自己是他的儿子,恐怕也不会容忍自己平安的活下来。关于传国玉玺和氏璧的真假,朱棣自己早已确认过了。


其实,朱棣本身并不怀疑传国玉玺的真假,正如他信任王耀一般。只不过他身边那些做事缜密的谋士们却先一步帮他辩明了真伪,为保建康一行万无一失。


再次执起茶壶的欲要倒茶的朱棣这才发现壶里的水已经见底了。开口正要吩咐的当口,一个有些刺耳的男声传开,“燕王殿下这般悠闲,真让洒家好找。”


见到来人是自己父皇的贴身内侍太监,朱棣起身行了一个虚礼。受了朱棣一礼的内侍太监这才开口道,“陛下有旨,燕王朱棣带回传国玉玺功不可没,孟春正月祭天大典准其前往。”“儿臣领旨。”


LZ之PS:LZ有(gui)事(hun)结束 恭喜诸位咯 两更送上
PS的PS:苍问穹冥你的头像还不错 要不要再坐上一坐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19 21:15:00 +0800 CST  
“燕王殿下,您的这番口舌,还是留到陛下面前再舌灿莲花吧!带走!”
建康城中的大部分行动都逃不出朱元璋的耳目,何况这场在行宫中的突变本身也没有掩人耳目之举。得知自己的四儿子被抓的朱元璋手上的奏折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其实,刚开始对于朱棣朱元璋也有防备之心。这并非担心他谋逆夺位,而是担心一旦自己的嫡孙太子朱允文继位,根本压不住这个战功显赫,民心所向的四王叔。


所以,对于朱棣他一再打压他,甚至年末除夕时分都不将其召回,为的就是巩固朱允文这个太子的地位。可惜的是,就算朱元璋这么做,朱棣依然在自己的封地发展的风生水起。


对此,朱元璋有事也会感慨自己当初定下太子一位是否太仓促了一些。然而,诏书已出,作为皇帝的他显然没有自打耳光的道理。


四年来,朱元璋似乎也意识到,朱棣并无谋逆之心。毕竟,以他的军事才干和燕京封地蒸蒸日上的民生,偷偷招兵买马也不是做不到的,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至此,朱元璋对朱棣的防备终于渐渐放下,有时心中还有些愧疚,毕竟自己对于这个儿子是亏欠的……


“好一个太子太傅陈子贤!”怒喝一一句的朱元璋冷静了一下后,转而对着一旁侍候的贴身内侍太监道,“让左都御史立刻过来见朕!”半个时辰后,听到自己的四儿子毫发无伤地回到了行宫,朱元璋嘉奖了左都御史几句后这才就寝。


第二天寅时二刻,朱元璋正在内侍太监的服侍下穿衣,熟料就在这时,三名侍卫亲军出现在宫外求见。上了年纪的朱元璋虽然人是起了,不过脑子里还有些迷迷糊糊了。听到是侍卫亲军求见,也就允了。


“启禀陛下,意图对传国玉玺和氏璧不轨之人已被擒获。”这话一出,朱元璋脑子瞬间清醒了,神色一下子冷冽的他开口就道,“很好!先关押起来,等朕早朝归来再行处理!”


“这,可是陛下……”犹豫再三的侍卫亲军们终于在朱元璋越发骇人的目光中齐声喊到,“启禀陛下,意图不轨之人乃是太子殿下。”


LZ之PS:看来你没对过节福利都没不甚在意,那便作罢咯 ╮(╯_╰)╭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2 19:58:00 +0800 CST  
“什么……”侍卫亲军的话宛如惊雷在朱元璋耳边炸响,一阵眩晕袭来的他眼前一黑,意识就开始不清晰了。昏迷前,半个多月前刘敬的话再度在他脑中响起,“氏壁显,妖星现。国欲倾,玺将尽。”


朱元璋的昏迷让皇宫一下子乱了套,太医院的院使、院判轮流为其看诊,虽其并无性命之忧,但须好生调养,不然怕是命不久矣。


大约五六天之后,皇宫的纷乱这才平息下来。太医们为朱元璋诊断的结果,也为大多数臣子们知晓。“气机逆乱,瘀血内阻,实为中风之兆。”


正如太医们所预料的那样,等到十天后朱元璋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一部分自理能力。而与此同时,慌乱的朱允文终于意识到自己铸成了大错,趁着朱元璋昏迷皇宫陷入混乱的时刻,他悄悄的逃了出去。这件事,虽然不多久之后侍卫亲军们就发现了,可是碍于朱元璋的昏迷不醒,他们上报无门只得占时搁浅。


国不可一日无君,臣子们最终还是决定将那位无能的太子殿下推出来监办国事。可,重任当前,文武百官们才发现,这位太子殿下居然失踪了。又是鸡飞狗跳得半个月,然而皇宫上下,建康城内外都遍寻不到朱允文的臣子们终于彻底失望了。


一日,看望过朱元璋并意在请辞的朱棣还未及离开皇宫,就被一干年迈的一品大臣们簇拥着请到了奉天殿。奉天殿上,文武百官纷纷列队站好,整齐的就如早朝一般。


待到朱棣被推搡这走到正前方,那些年迈的一品大臣就带头拜下,“国不可一日无君,恭请燕王殿下代父监国!”“恭请燕王殿下代父监国!”


LZ之PS:天那么冷 LZ来温暖大家惹 今晚双更哟 下一个章叫 海上丝路 少主席卷欧洲大陆的盛况马上要来临咯 ~\(≧▽≦)/~
PS的PS:LZ的节操等待着诸位的努力哟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3 17:43:00 +0800 CST  
第二章 海上丝路

第一节

十多天后,朱元璋恢复了精神,但是身体始终无法自如的活动,处理政事也因此对他来说变成了一种负担。不得已,在政事上他只得依靠朱棣的辅助。另一方面,身体欠佳的他脾气也越加暴躁。于是,整个建康皇城,上到一品公卿下到九品小吏几乎都陷入了一种紧张的情绪中。


事实上,就连朱棣也不曾幸免于朱元璋阴晴不定的情绪。只不过,终究是他的四儿子,所以朱元璋对他的态度也不过就是骂一个狗血喷头就是了。朱元璋得暴躁进一步突显出了朱棣相对宽厚的一面,再加上他在政事上的独到的见解,让不少对他只有穷兵黩武武夫形象的文官们改观不少。


两年后,始终不见起色的自己的身体和杳无音信的朱允文让朱元璋终于彻底失望了,在几名一品朝臣的见证下,他改了诏书立了朱棣为太子。而对外,则宣布说朱允文因得了恶疾,所以改立了太子。


虽然监国期间,大事件仍然必须由自己的父皇把持,不过很多喉舌之地比如六科五寺等地方,朱棣悄悄地换上了自己的人。待到朱棣被立为太子,朱元璋对于朝政的控制越加松懈了。显然自身身体和朱允文的事,令他打击巨大。


公元1396年,朱棣向朱元璋提出迁都一事,理由是对蒙古人的防备,以及目前应天府皇城的相对仓促的建设并没有办法福泽子孙后代继续使用下去。听罢朱棣的理由,朱元璋沉默了几息,而后艰难地开口道了句,“你……就去……办吧。”


公元1398年,朱元璋的身体最终没能拖过冬至,享年71岁。第三天大敛之后,分封在外地的亲王以及文武百官均于仁智殿前哭临致丧。当天建康城内寺观击钟三万下,半个月内城内禁止屠宰。


第七日,九虞礼便在“几筵殿”举行,嗣皇帝朱棣衰服躬亲行礼,之后便由护丧官员一路将其送至建康城外的孝陵安葬。目睹着送自己父皇的棺椁离开的队伍,朱棣严肃的脸庞下,心绪也有些纷乱,尤其是他最后的关于朱允文的遗言……


LZ之PS:第二更~~海上丝路开始了 要是还有人问我那几只什么时候登场 LZ就让少主把你挂在福船的桅杆上 吹一吹马六甲的海风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3 19:59:00 +0800 CST  
从昨天到现在被禁言了24个小时 所以不是LZ故意不更新 而是没法更新 也没法回复留言 不过 今晚会两更 补偿大家哒 ( * ̄▽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5 11:23:00 +0800 CST  
然而,这群黑发黑眸的人却只是驾着车,说着小伊万只能听懂一两个字词的官话,从他的身边经过。没有礼物,没有回信,甚至连只言片语的带话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万尼亚等了那么久,还是什么都没有等到?明明有那么多你家的车队到莫/斯/科来拜访,为什么?


你是不是没有收到万尼亚的信,还是你早就忘记万尼亚了?宝石般眼眸中的晶莹终于滴落了下来,四散开来的泪花仿佛也将小伊万心底深处最深刻最幸福的记忆彻底击溃。身上华贵丝绸制成的华服此刻似乎成了一种嘲讽,嘲讽着那被他最珍视的过往,却比梦境更加虚幻不堪一击。


登基大典虽未举行,不过如今已经是皇帝的朱棣很快就将之前治理燕京封地的那一套手段光明正大的拿了出来。一连三道圣旨,惊得满朝文武回不过神来。除了最后一道旨意,在建康城郊外建立一座龙江船厂,为寻回前太子朱允文之外;前两条旨意都让文官们觉得自己的地位和观念收到了眼中的摧残。


第三天早朝,接近一半的文官以郭太师为代表,便要上奏关于提高商人帝位以及广招能人扩大军备作坊并享最末流官吏俸禄。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朱棣勾起嘴角对着身边的内侍挥了挥手,又是一道旨意,炸的奉天殿上的臣子们再次目瞪口呆。


朱元璋开国初期,国库空虚不但身为皇帝的他带头开流节源,作为臣子的官员们的俸禄也不高。即使身为一品大臣,一年的俸禄也不过二百三十两白银。这点俸禄就连家用都很紧张,更别提往日里一些必须的交情应酬等活动。所以,尽管朱元璋前后六次打击贪污,可仍然有官吏们冒死而为。


LZ之PS:第二更送到 小虐蠢熊是开胃菜呢 虐某菊花的正餐还有一会儿才上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5 20:13:00 +0800 CST  
LZ今天一时脑抽通过了一个痴汉的好友申请
而后在得知了这位痴汉的地理位置后
LZ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所以LZ现在想知道追贴的亲们都是何方人士?
超过20个不同的昵称的回复
LZ今晚双更╮(﹀_﹀)╭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8 19:01:00 +0800 CST  
“阿桂,阿桂,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大明?勇洙很久没有见过大哥了,思密达!”李成桂对任勇洙不止一次地纠正过他对自己的称呼,他虽为王,不过对待国土和民心意识体的任勇洙却并没有摆架子的想法。


他只希望自己能得到成桂这样正常一点的称谓,而不是被喊得像一个女人的名字一样。可是,几次三番,任勇洙仍然我行我素,对此李成桂也是彻底绝望了。


“是,我们肯定要去,出发前我会告诉你的。”大抵就是在等李成桂这句话的任勇洙,欢呼了一声手中那一卷绢帛也跟着朝李成桂的脸甩过去。


若不是李成桂反应快,先一步接住了绢帛,恐怕就会被两头那实心的挂轴砸的脸开花,届时他可能就是高丽史上最可笑的王了。“勇洙要去给大哥准备很多很多礼物,思密达!”说着这话的任勇洙风一样地跑了出去,很快就看不到人影了。


出了开京的石丙坤一路南下,又历时大约半个月,他抵达了高丽最南端的一个港口。在那里一艘伪装成商船大明苍山船早已等候多时了。


“大人一路颠簸此番正好歇息歇息。”礼部九品司务黄韬拱手行礼后将石丙坤引入舱内设置的一个议事堂坐下详谈。石丙坤上了船之后,船上的四名水手便起锚开船了。此时正值春末夏初,海面上的洋流方向变化不大,加之高丽与扶桑之间的距离相对近,所以行船上对人力的要求并不大。


“敢问大人,这高丽王态度如何?据学生所知……”不过二十出头的黄韬很得现任礼部尚书的赏识,所以才让他跟着石丙坤涨涨眼界。“子谦啊,这高丽王乱世崛起,也算是个人才了。此番陛下登基大典,他必会携重礼而来。本官倒是担心这扶桑恐怕……”


“蒙古东征至今,扶桑似乎已有两百余年并无音讯,学生以为扶桑怕是乱世已起。若是如此,大人此番前去,恐怕……”“子谦言之有理。只是本官以为,陛下此举并不简单。子谦该当知晓这废太子尚且下落不明。”


LZ之PS:看到那么多没见过的潜水党 LZ的心情是这样的 (°o°;)Σ( ° △ °|||)︴(ノಠ益ಠ)ノ彡┻━┻(╯‵□′)╯炸弹!•••*~● 你们给LZ等着!!!!!!!!!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8 20:19:00 +0800 CST  
海上航行了大约十多天,扶桑国的海岸线逐渐浮现。由于扶桑国四年环海,石丙坤决定乘着海风方向未变,继续东行直至到达若狭后登陆。在接近扶桑的海岸线上航行的苍山船一早就打出了大明的旗帜,所以等他们在若狭湾停靠登陆的时候,已经有一群扶桑的官员带着下属的武士等候在码头上了。


若狭湾那个码头的吃水特别浅,好在苍山船是体积最小的一架,不然怕是根本停不进若狭湾的内岸。
等到石丙坤带着船上的一干人等下船,一个身穿仿唐式官服的男人朝着石丙坤走去。奇怪的是,这明明是文官的官服式样,这个男人的腰上却挂着一把剑一样的武器,看起来不伦不类。


看着男人大摇大摆地朝自己走过来的石丙坤对扶桑的印象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这个唐宋时一直与中原有学习交流的国度,学到的东西都丢海里喂鱼了吗?


“大明使臣礼部右侍郎石丙坤,敢问阁下如何称呼?”“你……将军……见……”这个男人说的是宋时的官话,只是对方糟糕的发音导致石丙坤仅仅分辨出了要去见一位将军这样的话语。至此,石丙坤只感到一股强烈的被侮辱的感觉,事实上不止是他,跟着石丙坤一同上岸的那三十个士兵也纷纷面露怒色。


“本官乃是大明使臣,代陛下出使贵国,贵国国主避而不见,反而要见一个将军,简直放肆无礼!”对方虽然不明白石丙坤到底什么意思,不过看到他们一个个怒目呵斥的模样,就知道对方不愿配合。


明白过来的男人同样也愤怒地拔出了腰上的佩刀,大喊着“ばか !”男人的举动让他身后那群武士模样的人也跟着拔刀意图冲了上来。


还没等他们冲上来,石丙坤身后那三十个士兵从背上取下连珠弩,对着那一群举刀的武士一阵激射。不过呼吸间,胜负已分。除了那个穿着仿唐制官服的男人紧紧右手臂中箭外,他身后那群武士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LZ之PS:LZ我现在心情奇差无比 正在考虑明天还要不要保持更新的问题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 (╯‵□′)╯︵┻━┻ (╯‵□′)╯︵┻━┻ (╯‵□′)╯︵┻━┻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6-01-28 21:51:00 +0800 CST  

楼主:less瞳

字数:576624

发表时间:2015-11-10 02: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6-01 01:38:13 +0800 CST

评论数:622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