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四大男欢(古风 短篇集)

°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08 21:34:00 +0800 CST  
为了纪念空的倒霉考试终于结束……
一时脑热写了这样几个故事……
为什么只能有四大美女,不能有四大男欢?
于是,我带着四个被雷击过的故事来了……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08 21:38:00 +0800 CST  
【凝人】

雪落得大了些,积在一起有些疏松,散散淡淡。青芥轻轻的推开大门,俯身逝去门槛上的一层薄雪,轻叹两声,又落雪了,这府里竟还是这样的不安生。

这里是羡王府,自从5年前那个叫凝人的男欢进了这羡王府的大门,这座王府就再也没安宁过。凝人到底是有别于男欢的,起码这府中上上下下还是‘公子,公子’的叫着他。没有人知道,第二天这个所谓的“公子”是不是就会变成“王妃”。

然而,此刻正在被议论的某‘公子’正可怜兮兮的跪在书房的墙角……凝人精致的小脸气鼓鼓的皱在一起,看起来有点像表面水滑的小包子,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凝人心里委屈的紧,本就错不在自己,刚刚回府,就冲自己生气,讨厌的砚卿,不就是王爷么,很了不起么?
青芥扫了门前的积雪,轻歩回了书房,透着虚掩的门,青芥看到了那个愤愤的小身子,心里叹了口气,推门。

“公子,公子还是去与王爷认个错吧。”青芥知道自己逾越了规矩,但他实在是见不得凝人这幅样子。他对这个公子算不上多么亲切,但是却隐隐的觉得看见他很舒服,凝人总是这样,在他的眼里没有贵贱高低,无论是谁,只要在他的身边都会很快乐。这也许,也是王爷喜欢凝人的原因吧。
“青芥,你来啦。” 听到有人叫自己,凝人兴奋的抬起脑袋,漂亮的脸上露出干净的笑容。

“公子,青芥只想说…公子还是去和王爷认错吧,王爷也是在房间发脾气呢。”青芥拘谨的笑了笑,自家的主子自己最清楚,砚卿若是生气了,可不是好惹的。

“哼,不要,我为什么要去认错啊。明明就是卿的不对,还发脾气,我还很生气呢。”凝人继续作包子状,扭过头不看青芥。可是,小包子失策了,他不看站在门口的青芥,就看不到青芥越来越差的脸色和慌忙的手势。
“我的不对?”低沉的声音从门前的方向传来,乌黑的发倾泻而下,一身白衣,手中一纸折扇,双眸醉人。传说中的羡王爷,砚卿。
青芥心下暗暗地焦急,想这公子竟这般悠忽,被王爷抓了正着。
“说话,是我的不对?”砚卿挑眉,大步走向墙角装蘑菇的某孩子。
“青芥,你下去吧,把这扇子送到宫里,就说是砚卿给皇上赔不是的。”砚卿淡淡的扫了青芥一眼,不满的蹙眉,青芥不是那样爱管闲事的性子,现在是满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定是这不安生的主不知出了什么把戏。
窝在墙角的凝人一听青芥要走,立刻慌了神,再也不肯老老实实的跪着,顺势坐在了地上,冲着砚卿泼皮般的嚷嚷。
“卿,你不讲理,明明就是你不回来,我才去找你的,跟我没关系!”凝人委屈的瘪了瘪嘴,满脸的怒容。
“起来。”砚卿对他这幅样子视而不见。
“不要!我不要跪了,我疼!”凝人揉了揉可怜的双膝,好像是在告诉砚卿他疼。
“起来!像什么样子!”砚卿怒喝,把凝人吓得一惊,立马站了起来。
“卿……”凝人的声音里带着些哭腔,也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

凝人,凝人,不是息事宁人的么?怎么就这么不安分。砚卿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男孩,有些恼火。自己进宫与上宸议事,这孩子竟然也进了宫,留在沐晗那闹,沐晗心软,见他又是哭闹,又是撒娇的,便递给他个折扇来哄,谁知这不识时务的竟然一过火把那折扇给撕了。折扇倒是小事,可这扇面是一隐居山林的画师亲笔题的一扇江山。是上宸送与沐晗的,怎么说也算是御赐的,更何况这‘一扇江山’还有别的隐喻……

砚卿想到上宸苦笑不得的表情,和沐晗不自然的笑,就知道这凝人是惹了大祸,虽然两人都不追究,但自己也不能就这么放过这个闹事的孩子,连皇宫都敢胡闹,还有什么不敢的?!
想到这,砚卿又有些后怕,见眼前委屈的小脸便更是生气,一巴掌拍到凝人的屁股上。“哭什么,做错了事,撕了沐晗的扇子也要哭?”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08 21:43:00 +0800 CST  
“唔……可是……可是沐晗哥哥已经不追究了啊。”凝人红着眼睛,手伸到身后揉了揉。
“你……你知不知道那扇子是谁送的!”砚卿见他竟还觉得委屈,气极一把拉过凝人按桌上。
“啊,砚卿你放开我,放开!”凝人当然知道这个姿势意味着什么。
“啪!”砚卿言简意赅,哦不,是根本不回话,直接用巴掌来回答凝人。

凝人怎么能是任人宰割的主?自然不断的踢着腿,死活不让砚卿的巴掌落下来。可他越是挣扎,砚卿就越气,手下便越是没有分寸,手起掌落,几下子就让凝人疼的动弹不得。
“你真是胆子大了,那皇宫也是胡闹的么?”见凝人不再反抗,砚卿竟有些心疼,开口教训。
“我没有,是你不会来,我等了那么久,才去找你的。”凝人依然嘴硬。
砚卿本以为凝人知错了,可听他这么一说,火气又被勾了上来,随手抽过放在桌上的戒尺,狠狠在凝人的臀上责了两下。
“啊……”凝人眼前蒙了一层泪花,这次是真的疼了。
砚卿一听凝人的哭喊慌忙扔了戒尺,他知道这下是真的打疼了他的宝贝。
砚卿轻轻的揽过凝人的身子,抱在怀里,可凝人却不理他,自顾自的擦着眼泪,始终不看砚卿。
“凝儿,凝儿不哭了。”砚卿小心的哄,怕这宝贝再赌气。

“卿!卿……我只是想,想要找你而已,你好久没回来,我,我想你……卿,我再也不胡闹了,卿,别离开我,好不好?”凝人混着哭声,断断续续说出这样一段话。

只是一瞬间,砚卿的心狠狠的疼了。他懂,他都懂,这个好像长不大的少年,每天都在笑,他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对每一个他爱的,爱他的人,可是,只有砚卿和他自己知道,在这样的笑容下隐藏的是家破人亡的悲哀。

砚卿知道,当他听说家族的世仇家有一个绝色的少爷时候,当他知道凝人是妾所生的时候,当他以拜访的名义来见凝人的时候,当他知道这个惹人怜爱的男孩并不幸福的时候,当他看到凝人哭肿的双眼,和颤抖着的手死死地拽着自己的衣摆的时候,他就再也离不开这个漂亮的男孩了。
那年的大火,让这京城再没了柳府,再没了那个委曲求全的柳二少爷,换来了羡王府不安分的凝人。没人知道,那场莫名的大火何处而来,没人知道那场大火焚灭的是世代的宿怨,没人知道为什么柳府上上下下付之一炬,却偏偏这二少爷幸存了下来……

砚卿不知道,自己这样究竟是救了凝人,还是害了他。他只想给这个人幸福,他不惜背离天道,只要能让凝人快乐……可,他让他家破人亡,他弑其兄父,真的是给了他幸福么……他得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却从不知道那个人的快乐是不是真的快乐。
“卿……卿?”凝人发现砚卿的目光落在别处,不知在想些什么,慌忙的叫了几声。
“嗯?怎么了。”砚卿回神。
“卿……你还生气么?下次我一定还沐晗哥哥一把更好的扇子,真的!”凝人抓着砚卿的手,信誓旦旦的说。
“……凝儿,卿问你一事,要老实回答。”砚卿看着凝人的眼睛,犹豫的开口,只要你说幸福,我便再无牵挂。
“什么?”
“这些年来,你,开心么?”请你告诉我,你幸福,你依旧安好,请你让我知道,我没错。
“当然啊,只要在卿身边,就会很开心!”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凝人回答。
原来,只要爱的人在身边,便是无上的幸福。
凝人,谢谢你。

青芥刚刚送了折扇回来,路过书房门前时,却听到了这样的话,唇角漾起欣慰的笑容,他知道,这公子就要变成王妃了。
无论过去如何,无论未来怎样,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请你相信。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08 21:43:00 +0800 CST  
唔……题目貌似很沸腾……不过,内容貌似……清水?
H无能的掩面了……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08 21:52:00 +0800 CST  
@bolie

@0渺渺孤鸿影0莫催文……空也名乌龟仔的……
@Sunny_柠檬茶

@°雪落淋殇ㄟ当然……咳咳,青芥只是跑龙套的,这名字有爱,是国美的颜料。空决定每一个龙套都用颜料的名字……

@乌起码黑0还有三个,要慢慢的更……

@苍穹Eve 话说,空还有一文与苍穹的名字一个意思哦……

@亦合欢本人素亲妈,真的亲妈……

@若年烟雨几时重咳咳……考研神马太遥远,初三党的孩子伤不起……

@恩恩兽医带走吧带走吧,恩恩家不仅会多个砚卿还会多个不安生的宝贝……

@人家是扬扬哦四个文太概不同风格……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09 21:13:00 +0800 CST  
@久久的悠悠空会努力更文的!

最后……由于艺术生都是苦逼……
所以空要专业课集训咧。
文会慢慢更,爱死各位看客~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09 21:15:00 +0800 CST  
@亦合欢后阿姨……其实只是亲妈下不去手啊,毕竟是自家儿子……
@0渺渺孤鸿影0哈哈,乌龟仔君啊,有爱的名字……
@PATRICK_LI_M_KH多了不有易身心健康啊,清水至上~(其实就是想掩盖H无能的事实吧……)
@nixhz养生之道……好强大……
@绯红小BaBy 哈哈,空会努力~
@暮琦·轩儿空会让你更满足~(听着好像不正当的职业%)
@isolaris似的,正文只有四个,但是maybe会有小番~
@小和龟美男什么的最有爱了……
@°雪落淋殇ㄟ其实……空本来是想写这对的,可是由于帝王家的不太好写所以放到后面慢慢来,这次先上丞相的~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0 21:36:00 +0800 CST  

【襄景】

一豆绯红安静的在宣纸上晕开,提了丁点的黛色轻洒在一扇的殷红之上。满园春色,一扇桃花。

襄景放下毛笔,撑着脑袋坐在案前,微微蹙眉,送给沐晗这样的扇子,真的好么?撕了一扇江山,还了一扇桃花,是不是有些讽刺啊……襄景撇撇嘴,继续题字:一园春色代江山,只羡鸳鸯不羡仙。

“只羡鸳鸯不羡仙……”襄景默默的念出后半句,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恐怕自己的难处与沐晗的是一样,都是爱上了那些站在高峰上的人,一不留神,就会摔下山崖,粉身碎骨……
襄景想到这,便再也没有画的心情,扔了笔,走到窗前。卓溪竟然这么久也没有来找自己,是不是真的生气了?混蛋卓溪。
“雪青,丞相那边真的没动静?”襄景看着走来送糕点的小厮,抱着希望问。
“没有,爷,你也别等了,羡王爷那还等着扇面呢。”雪青小心的把匝金边的盘子搁在桌上,小声的回。
“哼,你知道什么,卓溪一定是忙着呢,过几日就来了。”襄景不满的说,像是说给自己听。
雪青见他这样,便再也不回话,招惹了这位爷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呢,悄悄的退出房门。

襄景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希望卓溪来,又怕他来。他想知道卓溪没有生他的气,没有不理他,可他不想卓溪再与他说什么丞相夫人的事,他不能那么自私,不能让卓溪为了自己蒙受什么流言蜚语,不能让那些嘴脸刻薄的元老在背后说些‘丞相与宫廷画师做些苟且之事’的话。这样的话伤害的又岂止是卓溪?

襄景忽然想起了与卓溪的事。小时候,他们一起在卓溪家读书,自己在捉蝴蝶,卓溪在背书;自己在看风景,卓溪在背书;自己在睡觉,卓溪还在背书。先生总会拿着戒尺敲敲书案,嘴里总是教训那么几句。
“襄景总是没有卓溪用功。”
“襄景,天道酬勤……”
“襄景要学习卓溪啊,不然以后可不成器……”
那个时候,父亲也偶尔回来看自己,可是每一次还是那样几句,无非是没有出息那样的话。好像全世界都觉得自己没有出息,全世界都觉得卓溪会成大器。可是,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讨厌卓溪。

卓溪对自己总是那么好,自己不背书的时候,卓溪便问是不是真的会背了,自己总会含糊的说背过,卓溪就会让自己把头枕在他的腿上,卓溪会一边读书,一边用手揉自己的头发。可是每一次,都会被卓溪发现,自己并没有背书,每一次都被卓溪数落的那么惨,可怜兮兮的蹲在树底下背书,再被卓溪好声好气的哄回去。
后来,自己和卓溪都长大了。卓溪成了那么优秀的人,京城里都知道丞相家有个才高八斗的少爷叫卓溪,可是自己还是那么依赖卓溪,还是没长大的样子,还是做一些幼稚的事,还是不喜欢读书,还是只会画水墨。可是,卓溪告诉人们,襄景一定会成为最好的画师,一定会成大器。

再然后呢,上宸做了皇帝,卓溪当了丞相。现在,襄景的卓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自己呢?只是个画师。从那天以后,从认识到身份的差别以后,自己就喜欢去花街柳巷,喜欢宿醉在青楼,喜欢很多天不回府,直到卓溪亲自来青楼寻自己。每一次,都被卓溪教训的很疼,哭喊声惊天动地,每一次都会抓着卓溪的裤脚,啜泣着答应他再也不去哪里,每一次都会再去。自己并不是真的喜欢那样的地方,那里的姑娘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卓溪,可是每一次被卓溪抓回来的时候,心里却会很踏实,逼迫着告诉自己,自己并不是喜欢卓溪。
并不喜欢卓溪,吗?

直到上一次,卓溪把自己从花魁的床上带回去,他是真的生气了,一句话也不说,抓起房里的藤条就抽上自己的身子,藤条打下去,很疼,可是,卓溪一定不知道,不仅仅是被打的很疼,心也会很疼。为什么会喜欢卓溪?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让我无法自拔的去喜欢你啊,混蛋卓溪!
襄景稍稍回了回神,自从上一次挨了打,闹着从卓溪那里跑了出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卓溪了,那么久,卓溪真的不会想自己么?

襄景忽然有些羡慕凝人和砚卿,如果,如果他的卓溪只是一个闲职王爷多好,他可以再也不顾虑那些琐事,再也不怕别人说‘这样的丞相怎么辅佐皇帝’再也不怕和卓溪在一起……
“一园春色代江山,只羡鸳鸯不羡仙。呵呵。”熟悉而期待的声音突兀的在头顶响起,襄景惊得回过头去。

——————————————未完——————————--
时间问题哦,先更一点,慢慢补上的说~
我是可怜的集训党!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0 21:39:00 +0800 CST  
@无与伦比_smile好速度……
@Sunday⑦⑦
@°雪落淋殇ㄟ对啊,对啊,雪青是一种很美的颜色~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1 20:31:00 +0800 CST  

“一园春色代江山,只羡鸳鸯不羡仙。呵呵。”熟悉而期待的声音突兀的在头顶响起,襄景惊得回过头去。
换下了朝服的卓溪着一身浅青色的衣袍,长发松散的垂在两肩,俊朗的线条透着温柔,熟悉的气息让襄景一阵温暖。
“……卓溪。”襄景望着忽然出现眼前的卓溪,怔怔的唤着。
“这是怎么了?有没有想我啊?”卓溪好笑的看着襄景痴痴地样子,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那张漂亮的小脸。
“当然有!混蛋,那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襄景被捏的有些微疼,皱了皱眉,冲着卓溪抱怨。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回府?”卓溪故意拖长了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生气,微微挑眉辨不出喜怒的望着襄景。

这样的表情再熟悉不过,襄景缩了缩脖子,偷偷的瞄了卓溪一眼,在心里细细的分析了一下此刻卓溪的心情,方才小心翼翼的说出那个让人十分难以启齿的理由:只是怕回了府会被教训。

如果说卓溪在刚才还能演的跟真的一样,那么在听到这么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理由后,他是真的忍不住了,绷得紧紧的脸上忽然绽开一个温柔的笑容,卓溪揽过襄景的身子,轻轻摸摸他的头发。

“我哪有那么可怕?只是进来朝事过于繁重,一直没有时间来看你罢了。”卓溪伸手取过盘子里的云糕送进襄景的嘴里,这个小无赖自己最清楚,定是没有好好吃饭。

“唔……有谁比我还重要?你是不是看上了哪个小秀才?榜眼还是探花?状元就免了,免得被人叫做状元夫人!”襄景好不容易咽下云糕,嘟嘟囔囔的发表自己的不满。
“瞎说什么,什么探花又是榜眼的,都在想什么啊你。”卓溪轻声的训,掏出手绢擦了擦粘在襄景嘴角的糖渣。
“那是谁呀?谁这么重要?”襄景继续不依不饶。
“是楚泽,楚泽从边疆回来了。”卓溪看着襄景的眼睛,忽然很认真。
“楚泽!?楚泽竟然回来了,太好了!”襄景兴奋的从卓溪的怀里跳出来。

卓溪看着襄景满脸的兴奋很久,不满的皱了皱眉,怎么说自己也和襄景待了这么久,怎么楚泽一回来就让他有了那么多精神?卓溪清了清嗓子,又柔声的宣布了另一件事。

“不过……楚泽还从边疆带了一个番国的俘虏回来,很漂亮。”卓溪不经意般的说,却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襄景的表情,却没看到失望,只是更多的好奇。卓溪在心里满意的笑了笑,安慰襄景说几天后就带他去看。

楚泽是将军,也是小时候除了卓溪唯一一个愿意看襄景画水墨的人,所以襄景一直很喜欢和楚泽在一起,只是后来楚泽随父亲去守边,便再没见过。

其实,这个世界上只有那样几个人愿意相信自己,但是仅仅只是因为这样几分单薄的信任,也要拼命的努力,也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也要不辜负那些期望和信任,不过是因为那样一些人真的爱你。
“好了,这扇面是画完了吧?画完了就同我回府吧,我的丞相夫人?”卓溪望着已完成的扇面,忽然开口,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笑容。
“不要!我不是你的丞相夫人!
”襄景听到‘丞相夫人’忽如晴空霹雳,是不是沉浸在幸福中太久了?竟然忘记了自己刚刚下定的决心?不要拖累任何人……
“小景,怎么了?”卓溪对襄景这样激烈的反抗摸不到头脑。
“我……我不要回府……”卓溪,你要让我怎么告诉你?这样的理由……
“为什么?”卓溪蹙眉,语气变得有些严肃。
“我……我……卓溪,我想去江南。”襄景磕磕绊绊的说了几句,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借口,我只是想去江南,别无他意,请你相信。
“江南?好,我明日便上禀皇上,我陪你去。”卓溪似看出了襄景的窘迫。
“呃不……你不要陪我去,不要,我只想一个人,你要是想我了就去看我吧,卓溪,我只想安心的画水墨,只一个人,好不好?”襄景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3 21:58:00 +0800 CST  
的语气中已经夹杂着淡淡的哀求,是啊,我求你,求你别再问下去,让我就这样的离开你。
“不行,襄景, 我告诉你,你若要去,便给我一个理由,我能满意的。”卓溪握着襄景的手腕,有些用力。
“卓溪……”
“说不说?!”
“不,不行!不行啊!”襄景继续嘴硬。
只是一瞬间,疼痛在臀上炸开。襄景一愣,转头怔怔的盯着卓溪手中的藤条。
襄景不知道藤条是哪里来的,也不想知道,他不知道卓溪怎么了,更不会知道,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难以抉择的。
“说。”不知藤条落了多少下,卓溪停手,吐出一个字。
“……因为我喜欢江南的姑娘!”抓紧机会,襄景立刻说理由。
“啪!”“别对我说谎。”藤条毫不犹豫的落了下来,抽的襄景只想哭。

“……我,我就是喜欢江南的那个姑娘!那姑娘就是漂亮嘛,疼,疼啊啊啊!比你都漂亮!”噼里啪啦的藤条打下去,打得襄景开始口不择言。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不说,便走,我定不会再去找你。”卓溪听到襄景嘴里乱窜的胡话,气得扔了藤条,冷漠的说。
襄景心里一惊,恐怕这次,是真的触了卓溪的逆鳞,真的让他生气了。我只赌这一次,赔上身家性命的豪赌,请你让我赢。

“卓溪……我只说一次,就一次,你不要生气。卓溪,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很依赖你,可是,可是我不能做你的丞相夫人,我不能让别人在背后说一些闲话,我不要你因为我而被人误会,因为一直都很喜欢卓溪,所以我要卓溪很完美。所以,卓溪,放我走吧,让我去江南吧,你要是想我,也可以去看我啊。”襄景缓缓的支起身子,身后的疼痛让他的动作有些缓慢,他不敢看卓溪的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扇面,一扇的桃花,让他觉得炫目。
“卓溪……?卓溪?”襄景鼓起勇气说完一大段的话等待卓溪的回答,却始终不见他说话。

襄景只觉被猛地拥进怀里,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发香,熟悉的心跳……被抱得很紧,甚至连喘息都变得无力,但是真的好想就这样,好想被抱在怀里,狠狠的拥抱,想要让彼此都充满了对方的气息,想要一直拥着你的身体,一直占据着你的心。
不需要任何语言,不需要任何解释,于是我们都懂了。情到深处终无言。只要贴近你的心,便对你的心事,知悉一二。

“襄景,你就是我的丞相夫人,我倒要看谁敢有流言。”卓溪邪邪的微笑,缓缓靠近襄景的脸,看着他脸上那抹可爱的绯红,与那扇面的桃花一点不差。
卓溪提笔,两行秀气的字迹落在扇面的另一边:江山美人两不误,不如闲梦恍若仙。
我是丞相,我要兼济天下,我是卓溪,襄景便是我的天下。


————————————————————————————

不知道为什么,发的回复总说含广告语,抽风了
发不上啊……所以先上文吧……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3 21:58:00 +0800 CST  
亲很速度啊……呜呜,可是为什么回复就是发不上来!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3 22:03:00 +0800 CST  
算了,空是苦逼,要去画作业了……
明天再更吧~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3 22:07:00 +0800 CST  
雪真的是正解了……
空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因为古风只有这四个身份最熟悉,也是最有写头的,虽然看起来都差不多,没什么特点,但是空会努力区别……】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3 22:09:00 +0800 CST  
@十三度°其实我只想说,空喜欢亲的头像……
@寒月公主1234
@恩恩兽医哈哈,空家的儿子都得有这条件~
@乌起码黑0空貌似很不用功啊……
@0渺渺孤鸿影0
@jefhewuo呼呼,只要喜欢就要了,是将军哦……
@eminuzl空马上发文~
@小和龟系的……沐晗要放在最后~
@绯红小BaBy 恩恩,很有爱的两对~
@°雪落淋殇ㄟ谢谢哦,雪一直都在支持呢~
——————————
空的倒霉集训终于结束了~
所以空会有时间更文了哦……
各位新年快乐……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7 11:49:00 +0800 CST  
【旻川】
状如凝脂,手感滑腻且温润,上乘的羊脂玉。几颗零散的黑曜石镶嵌其中,黑白相应,高贵奢华的美丽。旻川坐在床上,不断的摩挲这块玉牌 ,心里却想着刚才的事。
就在刚刚,府上来了好多人,一位王爷和他不太安分的王妃,当朝的丞相和尚书侍郎,还有……一个叫襄景的画师。旻川是不善妒的,可是当他看到襄景亲昵地抱着楚泽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难过了一下,那是旻川第一次看到楚泽笑的这么开心,淡淡的,温暖的笑容安静的绽放在楚泽俊美的脸上,旻川看的失神,只是,那笑容并不是送给自己的。
自己不过是个战俘,而楚泽是自己的主人,有什么资格去奢求他的笑容呢?旻川默默的想。 楚泽守边五年,与旻川相识已有三年,可这三年间旻川也只见过他几次。旻川曾是鸑鷟楼的花魁,是番国最招眼的少年,嫣然一笑,便倾人城无数,多少王子公孙为其倾囊只求他一笑。这样的男孩,应是活的顺风顺水,可是旻川并不快乐,再多的钱财也买不来他真心的笑容,漂亮的桃花眼也常敛笑容。后来,旻川终是被一家富商买了去。那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旻川静静的望着自己身边的人,他的脸苍老却带着商人的狡黠,目光浑浊透露着铜臭的味道。男人粗暴的将旻川压在身下,他不反抗,倦于反抗……旻川听到房外有忽闪的灯火,人们的喊叫声,绝望的,凄厉的,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直到,长剑穿过身上男人的胸膛,滚烫的血液溅了他的全身。旻川第一次知道,人们说的,剑光寒。
黑暗中,持剑的人捏起旻川的下颌,一张俊俏的脸让旻川活了下来,他被送到了梨院。梨院里面住着的是俘虏和营妓。旻川站在梨院的门口,望着里面面色憔悴却笑脸迎合的女人,或者尖叫着,反抗着的少女,还有一两个沉默的少年。刚从狼窝进了虎穴呢……旻川擦拭着自己身上的血迹,干涸而暗红的血,让旻川明白,他要活着。
楚泽第一次见到旻川实在梨院,楚泽到梨寻副将,却看到那样一个让他惊心的场景。一群士兵排着队,谈笑,站在前排的有些急不可耐,而最前面的那个已经扑倒在旻川的身上,而那少年却不发一言,不挣扎,不喊叫,他微微偏过美丽的脸,闭上了双眼,一滴眼泪缓缓的划过精致的面庞……因了这样一滴沉默的眼泪,让楚泽此生沦陷,再难拔出……
楚泽冲上去,拉起少年揽在自己的怀里,一个安慰的吻蜻蜓点水的落在少年的额上。 “这是我的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外露霸气。这是将军的人,无人能碰。
楚泽把怀中惊魂未定的少年放到墙角,拭去他脸上的眼泪,对着那双惊慌如幼兽的眼睛,勾唇。
“好好待着,保护好自己,以后会来看你。”楚泽的声音很轻,却始终带着一种疏离感。可是即便是这样,对于旻川来说也是足够。
“那么,能笑一个给我看看么?”楚泽轻轻捏了捏旻川的脸。
弯弯的眉眼带笑,像是月牙,带着股清淡和甜美,眼中像是拢了层层叠叠的桃花,朦胧让人心动。这样的笑容是楚泽第一次见过的,不像是儿时襄景无邪干净的笑容,这样的笑里面没有襄景的幸福,而是一种历尽了沧桑的恬静和浪漫。这样的笑容,也是旻川第一次拥有的,真心的笑容……
楚泽温暖的手在旻川的头上拍了拍,然后把一块羊脂玉牌塞到旻川的手里。
“拿着,有了这个就没有人能碰你,替我好好保管它。”
那个高大又有些消瘦的男子,他没有寻常的将军那样精壮的身形,他有些偏瘦,却依旧那么有力,他像是火焰,凶猛的疯狂的燃尽了旻川的过去,他给了他一个未来……
可是旻川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开口,无法再发出昔日的声音……上天对自己是怜悯还是不公,旻川不得而知,可是他就这样等了楚泽好久好久,直到他的回城……
“旻川?你这孩子怎么跑到这了?”楚泽微微蹙眉,声音中带着不满。
旻川慌忙的回神,立刻屈膝要跪,却被楚泽扶了回来。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7 11:51:00 +0800 CST  
“没有怪你,别跪了。”声音中夹杂着一点心疼,被旻川及时的捕捉。
旻川的眼睛望着楚泽好久,楚泽也回望他。旻川的那双眸子里面无波无澜,看到深处竟是空无一物,无欲无求。楚泽就是恋上了这样一双眼睛,他忽然想到回城那日,遣散梨院。旻川瘦小的身子慌慌张张的从一群女人之间挤出来,跪在自己的面前,小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摆,眼睛里闪过乞求和决绝。楚泽也是后来才知道旻川不能说话了,大夫说旻川的喉咙没有受到伤害,真正病了的是他的心,心病还须心药医。
“旻川,我要回去了,你自由了。”楚泽俯身拍了拍他的脸。
美丽的头坚决的摇了摇,脸上带着赌气般的表情。
“那……你要与我一起回去么?”楚泽望着地上的小人,试探着问,心里却是一种莫名的激动。
旻川的小脑袋慌忙的点了点,露出桃花一样的笑容,灿烂而美好。
楚泽陷在那样的笑容里,带着旻川回了城。可是回城之后却并不是旻川所想的那样。楚泽总会责怪自己不用膳,时常会教训几句,总会因为自己靠近了荷花池就生气,总会因为自己想要出府而发脾气。旻川不知道楚泽怎么了,他甚至会怕楚泽厌恶自己。可是旻川是个不懂情爱的人,他不知道楚泽是因为喜欢自己才会事事悉心,楚泽是个将军,他并不擅长去表达自己的爱意,他能做的也只是用心照顾好旻川而已。
“你用过膳了?”楚泽的声音带着冷冽。
旻川一惊,怔怔的回过头,不知该怎么回答。只顾着吃襄景的飞醋竟忘记了用午膳。 “用过了,还是没用啊?”楚泽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旻川缓缓、缓缓地点了点头,眼睛怯怯的望着楚泽。
“啪。”一记巴掌打在旻川的臀上,旻川疼的一怔,转过头委屈的望着盛怒的楚泽。 楚泽知道,自己不能看那双眸子,一看便定是心软,他不能再放纵这个孩子了,宠上了天竟学会欺骗。
身后的巴掌一直不停,带着泄愤的力道,旻川不断的踢腾着双腿,拼命的流眼泪,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楚泽忘了,他的旻川是不会说话的,可他只把这样的沉默当做了倔强。旻川的身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瘦弱的双肩不断的颤抖。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发出声音来了?为什么,为什么连对主人说一句喜欢他这样的话都不可以?为什么连哭喊都没力气…… “主人!主人不要打了啊,好疼!”旻川只觉得疼的厉害,心里委屈的紧,却没有发现自己竟然说了话。
身后的巴掌戛然而止,楚泽愣愣的听着旻川继续抽噎,断断续续的话带着小委屈的声音全部钻进了楚泽的耳朵。
“旻川……你,说话了?”楚泽激动地抱过旻川的身子。
“……我,说话了……?”旻川有些惊讶,呆呆的望着楚泽,桃花一样的眼睛泪光点点,红彤彤的小鼻子映的皮肤越发的白皙,饱满可爱的唇微微翘起,楚泽看着眼前可爱的宝贝终于会心的微笑。
旻川吃惊的看着楚泽唇角漾起的笑容,这样的微笑竟然是送给自己的,旻川看的失神,缓缓的扬起脑袋,在楚泽的唇上小啄了一下,甜甜的。
楚泽被吻的回神,笑的连眉眼都弯了。
“你呀,敢偷袭我了?”楚泽的眼神中带着孩子一样的满足,伸手去挠旻川的痒。
“哎呀,主人饶命啊,哈哈哈哈……主人饶命啊主人~”旻川被逗得四处躲,却怎么也逃不出楚泽的怀抱。
“以后叫我楚泽!”
“嗯!楚泽……”
我的楚泽,谢谢你把我从无边的黑暗里拯救出来,让我如淤泥一样不堪的过往焚烧在你的温柔里,你是我的光明也是我的未来,我爱你。
我们都曾辛苦,都曾不堪,但是我们只有一起从那废墟里走出来,我们才会好好的爱着彼此,珍惜彼此。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7 11:51:00 +0800 CST  
唔……不好意,空排版没有排好呢……
会不会很累啊……
空给各位揉揉眼睛~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7 11:52:00 +0800 CST  
@jefhewuo当然那……
@绯红小BaBy
@°雪落淋殇ㄟ没办法,龙套的名字都好纠结,颜料里只剩了淡妃……
@紫爱鬼鬼不会说话的孩子,只剩下口爱的大眼睛,当然萌翻了~
@寒月公主1234额……怎么说呢,最后也许不会太太太圆满,只是很圆满~
@真YD°因为空爱吃糖,也爱发糖……


楼主 __瞳空  发布于 2012-01-18 13:42:00 +0800 CST  

楼主:__瞳空

字数:47225

发表时间:2012-01-09 05:3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2-22 14:00:34 +0800 CST

评论数:3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