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坠入深渊(鬼畜,腹黑,杀手,黑道,巨虐SM慎入)

新人开坑,一楼度娘

莫吞偶~~~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5:31:00 +0800 CST  
介个,本人黑心,重口味,无底线,无节操,三观不正,雷点甚多,精神混乱。

所幸还是HE的坚持者,会不会坑要看大家的反应,更文时间不定……

如果勉强入得了大伙的法眼,就给捧个场,让我知道我介文还是有人看的,大概也就有继续

胡编乱造的动力了……

本文耽美向,除了sp还会有少量sm,1对2,都是强受。

以上。

下楼放文……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5:37:00 +0800 CST  

人物介绍:
楚天行
凌天集团总裁第三子。20岁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学院商学博士学位,22岁获得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同年回到凌天集团,23岁成为副总裁。

楚天行24岁那年,父亲和情妇乘坐私人飞机飞往蒙地卡罗游玩途中坠机身亡,大哥楚天曜车祸身亡,二哥楚天铭失踪。自此,24岁的楚天行成为凌天集团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同时也是世界四大黑帮之一——贪狼之血的首领。

当然,如果你是世界顶端名流圈内的人物,又是S.M圈的核心人士的话,大概还会知道,楚天行是圈内最顶级的调教师之一,别名为——深渊。


贪狼之血的第六任死亡执行官,出任期间正赶上贪狼之血的权力交接,由于格局动荡,一年内替楚天行杀掉的黑道高层人数不下于两百人,地地道道的冷血屠夫一个,被道上的人尊称为“冥王”。

很多人认为他是楚天行能稳定黑道的大功臣,但实际上他自己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工具罢了。后来被楚天行看中,剥夺头衔,带回家中调教成奴隶。
自从冥被楚天行完全驯服后,便彻底从奴隶沦为工具,发泄的工具,杀人的工具,玩虐的工具。

那么最后冥的结局会如何呢?

尤利西斯(冰)
世界十大****之一“血屠”的首席杀手,在血屠被意大利黑手党现任教父拉古拉斯铲除后被俘。

由于拉古拉斯和楚天行即是大学校友,又是S.M圈中好友,之后更是关系紧密的合作伙伴,所以深知好友口味的他便把尤利西斯送给了楚天行。

冷漠而桀骜的尤利西斯,真的能被楚天行驯服吗?


第一章
楚天行端了杯红酒,让身体陷入柔软的黑皮沙发中,优雅而略带慵懒的和对面超大屏幕上的人聊天。
“拉古拉斯,你家小狼崽跑到我这来了吧。哦,我当然不是不欢迎,但你知道,我这小本经营的地方经不起折腾,他破坏力太大了,最近我收到的维修单快把我桌子埋了。”


屏幕里棕色卷发碧绿眼睛的男子有些无奈的敲敲头,“楚,别这么说,你知道我最近事情比较多,也不能亲手抓回来。等我把我那几个亲爱的兄弟们请去陪撒旦喝茶,我一定亲自上门赔罪。”

“好吧,”楚天行耸耸肩,“明个我就派人把你家小狼崽打包扔回去,快递费和人工费就算了,不过你看维修单……?”

拉古拉斯扔了个白眼过来,叹了口气道:“南非那单交给你了。”
“成交。”楚天行眯起眼笑了笑。倒不是趁机勒索或者占他便宜,反正他现在顾不过来,给谁不是给呢?


“哦,对了,亲爱的楚。”拉古拉斯似是忽然想到什么,“你知道前几天我端掉了血屠的老窝,他家的首席杀手现在正在我家做客,我觉得大概你会喜欢。”

“血屠的首席杀手?”楚天行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孤傲的身影,“尤利西斯……对吧。要劳烦你派人把他送过来了。”

“乐意为您效劳。”拉古拉斯做了个很绅士的动作,然后举杯示意,“那么楚,祝你玩得开心。”

楚天行也举起酒杯,“希望下次我们举杯时,你已经成为了西西里的主人。”

“会的。”
“拭目以待。”

一口喝掉剩下的红酒,把酒杯往旁边一送,有双手自然的结果空酒杯。
抬眼扫了一下那双手的主人,楚天行漫不经心的开口道:“难道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冥?”

被称为冥的男人将酒杯放到旁边的茶几上,然后贴着楚天行的脚边跪下,垂首道:“是属下办事不利,请主人责罚。”

啪!毫不手软的一巴掌甩到冥的脸上,将他的脸打的偏向一边。蜜色的皮肤上浮出四道白色的印子,然后迅速转成红色。

楚天行伸手勾住冥的下巴,把他的脸勾回来,迫使他看向自己,然后轻笑着开口:“呵,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语气是轻松调笑的语气,但笑意却没有丝毫传到眼底。

“我以为对你而言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楚天行危险的眯起眼,语气有些冰冷,“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为什么会失败。”

冥垂下眼,平静的说道:“没有理由,主人,是冥大意了。”

“是么……”楚天行松开手,重新慵懒的靠回沙发,“那就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5:43:00 +0800 CST  

第二章

该去的地方自然不是指卧室或者后花园什么的,冥很清楚,所以从楚天行的书房退出来后便径直去了地下室。

站在地下室的门口,冥开始脱衣服。这里是楚天行的调教室,或者说是惩戒室,也可以称之为刑房。虽然没有一个固定称呼,但大家都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这里只有身为主人的楚天行才可以穿着衣服进去,其余人哪怕仅仅是打扫卫生也必须一丝不挂,这是规矩。

冥之前的任务是去暗杀某个不太安分的黑帮老大,并且把被抓去做人质的楚天行的某个情人带回来。暗杀进行的还算顺利,但人质却挂掉了。

其实楚天行并不在乎那个连名字都记不太清的情人的名字,但他堂堂贪狼之血的首领,连个情妇都保不住,这件事情多上让他有些不爽。

冥的身体还有伤,刚回来便去了楚天行的书房,自然没来得及处理伤口。伤口流出的血液黏住了衣服,最好的办法是稍稍润湿黏住的衣服,然后用刀尖将衣服一点点挑开。

但是现在冥显然没有那个美国时间,所以便直接将衣服撕了下来。说不上粗暴,但也绝对不温柔的动作顿时让伤口直接裂开,血液像几条蜿蜒的溪流顺着皮肤曲曲折折的往下滑。
没有理会那几道“微不足道”的伤口,迈入地下室后,走过柔软的波斯地毯,来到一块铺满鹅卵石的地面上,笔直的跪了下去。

这一跪就是六个半小时,直到十一点的时候楚天行才不紧不慢的来到地下室。

此时的冥体力已经接近极限了,之前连续战斗了将近四个小时,完成任务便立刻赶回来,午饭晚饭没吃不说,还带着伤跪了那么久,不得不说此刻还能跪的笔直是楚天行调教有方。

“过来吧。”

冥动了动身子,全身肌肉僵硬有酸痛,膝盖更是刺痛的锥心刺骨。但他不敢耽误,咬紧牙尽量用最标准的姿势爬了过去。

“你倒是有本事,不仅任务失败,还把自己弄伤了。”楚天行打量了一下冥,腰侧和大腿各有一道一掌长的刀伤,胳膊外侧有一道子弹擦伤的痕迹。不过这点伤和冥全身上下各种各样的鞭伤比起来真的就算不上什么了。

“对不起,主人,冥知错了。”冥将额头铁在地上,“请主人责罚。”
“知错了?怎么罚?”
“任务失败,一百鞭;弄伤自己,一百鞭。”

楚天行拿起身边的藤编弯了弯,试了一下韧性,然后用藤编的鞭梢顺着冥线条优雅的脊背缓缓下滑。
背上前天刚刚被罚过,密密麻麻的伤痕布满了整个背部,再打下去的话,大概会造成无法复原的伤痕。
最后藤编停留在冥的屁股,不轻不重的抽了一下,“趴好了。”

冥立刻用手肘撑地,大腿与地面垂直跪好,腰部尽量压低,这样屁股便自然而然的高高翘起。
楚天行用藤编重重抽了一下冥的大腿内侧,疼的冥一个哆嗦。他知道这是在提醒他双腿分开。虽然觉得这样的动作实在是羞耻至极,但依旧缓缓的分开双腿,将自己的**完全暴露在楚天行的面前。

“不用你报数,给我好好想想自己犯的错。”
“是,主人。”冥缓缓闭上眼。

……两百鞭啊,自己现在的体力能不能撑到一半都是个问题。等两百鞭打完,估计自己这条烂命也差不多要交代在这里了……算了,命是主人的,身子也是主人的,何去何从还轮不到自己做主。

楚天行没有再废话,抬手狠狠一鞭抽在冥屁股的中上方。平平一道鞭痕横贯整个臀部,被抽过的地方迅速肿起一道深红色的楞子。

冥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呼吸依旧平稳,似乎那道红肿不在他身上似的。
一鞭之后几乎没有停顿,匀速的又抽出四鞭,一共五道鞭痕整齐而连贯的从冥的屁股的中上部蔓延到臀峰。一整片的红肿和下面光滑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反差。
停顿三秒,抽出三鞭;再停顿三秒,继续三鞭。

十五道鞭痕从臀中上部一直到臀腿交界往下三指的地方,完全平行,没有丝毫交叠,没有一点破皮,全部都是深红色的肿棱——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鞭技!

疼痛从屁股一直蔓延到脑神经,冥呼吸有些颤抖,但迅速便调整过来了。这仅仅是开胃菜而已,如果这都忍不了,那后面的怎么办?

接着是没有停顿的连续十五鞭,每一鞭都在之前的两道鞭峰的中间,原本就微肿的地方立刻变成深红色,甚至有些地方微微出现紫色的淤血。

这才是真正的覆盖了整个臀部。

看着浑身紧绷的冥,楚天行轻轻抽打着他伤痕累累的屁股。
“放松,冥,热身运动才刚刚结束,绷太紧的话到时候肌肉拉伤受罪的还是你自己。”
冥颤抖着吐出一口气,他当然知道绷紧会伤害身体,但一旦自己肌肉放松,总觉得意志也会跟着放松了一般。
但到底是不敢违背楚天行,身体早就在多年的调教中,比服从大脑更加优先服从楚天行的命令。
看到冥迅速的放松了自己的身子,楚天行勾了一下嘴角,算不上是在笑,但好歹是个满意的符号。

热身结束,正剧便开始了。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5:51:00 +0800 CST  
存稿箱君已经吐完,下面的要慢慢码了……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5:52:00 +0800 CST  
第三章

三十鞭!差不多是以每秒一鞭的速度压着之前的三十道鞭痕一鞭一鞭抽了下去。
冥将额头死死的贴在地上。
不能呻槑吟,出声的话会从头开始罚!
不能咬嘴唇,咬破的话又是一百鞭!
不能躲更不能挡,不然不仅会重罚,还会翻倍!
唯一能指望的大概就是令自己颇为自豪的忍耐力了……

三十鞭后,冥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全身上下都渗出细密的汗珠,头发更是湿的可以滴水。
“这才六十鞭哦,冥。”楚天行用鞭梢轻轻抚槑弄冥变成紫黑色还有些渗血的屁槑股,原本痛极的屁槑股被这样刺槑激,不亚于又是一场刑罚。
“给你五分钟休息。”楚天行坐到一边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冰水。
“多谢主人。”冥压着嗓子说道。

发泄槑了一顿的楚天行心情明显转好,天生嗜血嗜虐的他最喜欢的事情便是凌ん虐别人。以前多少会顾忌冥的身体和心里,但自从三年前彻底驯化了冥以后,对冥的兴趣便日益减少,更别提关心冥了。
要不是冥用起来实在是非常顺手,又能耐得住自己不分时间的凌ん虐,也不会那么多年一直把他带在身边。

五分钟后,楚天行又来到了冥的身后。给冥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并不仅仅因为担心他撑不住昏过去,而是连续鞭打会使敏感程度降低,到最后就变成麻木了。五分钟后再打,皮肤已经稍稍镇定,重新伤上加伤只会更加的痛。

不过冥伤的的确不轻,如果是别人抽下六十鞭,断然不会伤成这样,要怪只能怪楚天行的力气太大了。
接下来的三十鞭楚天行稍稍放水,只用了八成的力道,饶是这样也让冥痛的生不如死。原本就紫黑的屁槑股顿时向开了花似的破开好几道,殷槑红的血丝渗出皮肤。
看着地上痛的浑身发抖却丝毫不敢出声的冥,楚天行皱了皱眉,心下估么着差不多也到极限了,再打下去便要好几天下不了床了。
“冥,看在你今晚表现还不错的份上,最后十鞭。”
不得不说楚天行的估计非常准,现在的冥已经处于半眩晕状态,耳朵里嗡嗡的响,楚天行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多、多谢主人……”
楚天行轻笑,心想别忙着谢,也要你能挨过最后十鞭才行啊。
换了个方位站立,斜着抽槑出一鞭。从左上方一直到右下方,一道鞭痕便激起了整个臀槑部的疼痛。
冥死死的咬住牙,把蔓延到嗓子眼的呻槑吟咽回去。真的是太疼了……
左斜一鞭,右斜一鞭,再左斜一鞭……明明觉得这一鞭是最痛的,但下一鞭偏偏比上一鞭更加的痛。
疼痛逐渐的叠加,冥心中默默的数着……六,五,四,三……
快要结束了,再坚持一下,最后两下。
……二……
最后一鞭,最后一鞭……
楚天行勾起嘴角,站在冥的身后,毫无预兆的竖起藤鞭,朝着两股中间的菊槑穴重重抽了下去。
“啊——!!”
剧痛瞬间冲到冥的脑袋中,仰起头,把嗓子里憋住的呻槑吟化为惨叫,脱口而出。
臀槑部也瞬间夹紧,身体往前倾,差点就扑倒在地上。
但是惨叫喊出一半便戛然而止,冥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惨白。
冥有些绝望的闭上眼,重新将额头贴回地面,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发出声音,责罚重头开始,躲避责罚……翻倍!请主人……请主人重罚。”
冥不知道重新责罚是按照一百算还是按照两百算,所以便没有报出数目。不过不管怎么算,他都是撑不下去了。
身后的人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冥的额头渗出一片冷汗。心底默默叹了口气,猜想大约是没有报出数目让主人不满了吧,那便按照原来两百鞭算好了,于是说道:“出声重罚两百鞭,躲避翻倍四百鞭,一共六百鞭,请主人重罚。”

楚天行当然不是在生气,既然他往那个敏槑感槑部槑位抽打,自然也能预料的到冥会忍不住叫出来。这么做的原因自然不是想要再罚下去,只是觉得看到冥那副绝望却认命的表情觉得有趣罢了。
有些玩味的看着完全放松下来的冥,估计他是做好被打死的准备了吧……只是,都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不赌一把,向自己求饶一次试试呢?
这又不是在挨打期间,求饶成功便可以免除一死,就是失败了也没有损失,更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真是个傻槑子,连这个都想不明白么?

冥安静的伏在地上,将自己的臀槑部高高翘槑起,等着主人的裁决。他根本就没想过求饶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不对,又哪里有脸开口求饶。既然已经献出了自己的忠诚,那么便不会再留有任何侥幸,不会再动用任何心思。

楚天行用鞭梢戳了戳冥微肿的菊槑穴,淡淡的问道:“很疼?”
冥咬了一下嘴唇,没敢用力,然后颇为诚实的答道:“……疼。”
“那就再来五鞭吧。”楚天行轻笑,“随便叫,没关系,这不是惩罚,只是我想玩玩罢了。”
多么任性的人……不过好在不算苛刻,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他。
“是,主人。”冥将腿分的更开一些,臀槑部翘的更高协一些。明知道会很疼,疼到没法忍受的地步,甚至会把那里抽烂,但既然是主人想要的,自己便无法拒绝……这样的自己,真是可悲。

楚天行被冥这种献祭一般的姿态诱槑惑到了,俗话说的对,男人都是用下槑半槑身思考的动物,下槑半槑身硬的时候,心就软,下槑半槑身软的时候,心就硬。

所以接下来的鞭打实在是出乎冥的意料,原本死死咬住牙关屏住呼吸,等待剧痛降临,但出乎意料的并不是非常痛,背后那人连三成力道都没有用到。

这最后五鞭与其说是在责罚,不如说是在调情。不急不缓的用鞭梢在那附近画圈圈,偶尔戳弄一下,偶尔拍击一下,然后毫无预料的抽下一鞭。看那里略带不安的一张一合,非常有趣。

有些脸红的挨完五鞭,冥心里略送一口气,知道主人现在大概是不生气了,不然也不会这样玩弄自己。
其实比起自己能不能撑过刑罚,冥更加担心主人会不会生气。自己的身子怎样都好,但如果让主人气到伤身,那自己便万死都难辞其咎了。

“冥,还剩六百鞭,怎么办?”楚天行的鞭梢从冥的臀槑部滑上尾骨,然后滑向腰侧,颇带挑逗意味的抚槑弄着。
“冥、冥任由主人处置……”,被主人弄的又痛又痒又麻,又听到楚天行的声线从冰冷低沉转为调笑玩味,顿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任由处置……么,”鞭梢顺着腰侧缓缓往上滑,一直滑到胸前小樱桃上,停下,然后戳了戳。
“那就用你的身子来抵债吧,我的小冥王。”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8:52:00 +0800 CST  
啊,这章写的有点多,两千多字,膜拜一下我自己……


我在考虑后面的肉咋办,这章这么清水,都要加那么多字来分割,如果写肉的话会不会被加成乱码……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8:55:00 +0800 CST  
小帅,你倒是有多久没见着肉了……如此的饥饿……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19:16:00 +0800 CST  
第四章

乖,张开嘴让我看看你温柔的獠牙。

————————————————————————

虽然冥没有动作,但楚天行可以清楚的从后面看到那双红透了的耳朵……真是可爱的紧。
“翻过来,小东西。”楚天行搂住冥的腰,给他一个借力点。
冥顺从的躺在地上,虽然背后和臀槑部的伤压的很疼,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这个人现在想要他。
冥非常喜欢和主人做,因为不管平时的主人有多么的冷血,多么的暴虐,也绝不会不考虑身下的人的反应自顾自的发泄。因为他从来不会缺少床伴,单纯泄槑欲那种没有品位的事绝对不会出现在一个顶级调槑教师身上……这大概也是种职业道德?
不过这种喜欢无论如何都是说不出口的,冥能做的只有在这个时刻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给他,欢愉也好,疼痛也好,都是他赐予自己的礼物。
楚天行扔掉手中的鞭子,撑在冥身体上方,看着垂下眼不敢看向自己的冥,低头啃上他的嘴唇。
是的,就是啃,略微有一些粗暴,不怎么温柔,但是却完全宣示了自己的地位。舌头窜入冥的嘴里,扫过冥的上下唇内侧,然后滑向里面,仿佛是以为巡视领地的君主,舔过每一处牙龈。
“唔……”,冥闭起眼睛,用舌头舔槑弄主人的舌头。
调皮的小东西……楚天行想……必须给点小教训才行。
用舌头把冥的舌头勾向自己的嘴里,然后用牙齿轻轻噬咬。
有点疼,但是冥不敢逃,只能任由自己主子温柔的施暴。
“呵呵……”,终于大发慈悲放过了冥可怜的舌头,却又把手指塞入冥的嘴里。冥乖巧的舔槑弄着,楚天行亲吻了一下冥有些颤抖的眼睑。
看冥有些颤颤巍巍的睁开眼,楚天行勾出一个满意的弧度……此时的冥眼睛湿漉漉的,以往古井无波的眼睛此时变得有些胆怯,仿佛是小鹿的眼。
俯下槑身咬了一下冥的耳槑垂,然后顺着脖子缓缓往下舔,然后在颈侧的位置慢慢画圈。

这里或许引不起别人的感觉,但对于冥而言却是极端刺槑激的位置,因为这里正是颈动脉,楚天行甚至可以感到舌尖下皮肤的跳动。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被冥划破了颈动脉而死,这里是致命的死穴,是要害,而此刻却在被身上的人舔槑弄。微微湿槑润的触感仿佛是打针前的消毒,然后便是一阵有些刺痛的啃咬。
“……嗯……”,月冥张开嘴,似是感觉到主人的牙齿正抵在动脉上,身体在微微颤抖,那是一种性命受到威胁时的恐慌与兴奋。但是冥没有躲,而是抬起头,让自己的要害处更加暴露在主人眼前。
楚天行眯起眼,奖励般的在冥的颈侧吮槑吸出一个小草莓,然后继续往下,一路到胸前的小樱桃。

(第四章未完待续)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20:53:00 +0800 CST  
暂时只是前戏……我觉得我能把H写成技术流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20:58:00 +0800 CST  
下面是H,写的我一脑门冷汗,第一次写肉,大家……将就着看


无力跪倒……任君抽打……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21:45:00 +0800 CST  
(接上面)
一边舔槑弄着左边的小樱桃,一边用手揉槑捏着另外一边,两颗小樱桃在楚天行的蹂躏下迅速充槑血,又红又硬,酥槑麻刺痛的快槑感袭槑击了冥的整个身子,身下的小小冥已经开始抬头。
将塞在冥嘴里的手指抽槑出,指尖拉扯出一条迤逦的银丝,就着这天然的润槑滑剂,楚天行将手指移到菊槑穴上慢慢按槑压打圈,另一只手放开已经有些红肿的樱桃,抚上小小冥。

但放开不代表放过,楚天行用一种半命令的语气说道:“冥,伸出你的爪子,去玩玩你胸前那两点小可怜……”
已经半失神的冥乖乖的伸手捏住胸前的两点,然后轻轻的揉着,嘴里发出含义不明的声音。
“用力扭。”
冥的手下加重力道,疼痛从胸前的红樱上传来,但是主人没说停,那就要继续用力。

“啊啊啊啊……”
楚天行的手指没入了后槑穴,不轻不重的挖槑弄,前面的小小冥已经硬的发胀,完全站了起来。
有些坏心眼的抽槑出一根细绳,把小小冥的根部和两个球绑起来,然后继续在手里上下玩弄。
“主……主人……”冥的眼神开始迷离。
“怎么了,小东西。”
“……”,冥感到后面被指尖搜刮的一阵酥槑麻,“请、请进来……”
没有辜负盛情的邀请,楚天行一边舔槑着冥的腹沟,一边将自己早就站立的分身抵住入口,慢慢的挤了进去。

“啊——嗯……”
运动从慢到快,对冥身体无比熟悉的楚天行,每次都可以精准的、狠狠的撞击在那一点上。
冥臀槑部伤痕累累的皮肤被如此猛烈的撞击,又是一阵刺痛,但是和同样巨大的快槑感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更为强烈的刺槑激。
小小冥的顶端已经渗出了晶莹的泪珠,但是奈何根部被坏心眼的主人绑住了,无论如何都发泄不出来,胀的越来越痛。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主人似乎还嫌自己不够难过,还用指尖狠狠的摩擦过小小冥上的那个小孔。
“啊啊啊啊!!!”
冥的身体痉槑挛一样的高高弯起,然后又跌了下去。
“主人、主人,求你……”
“求我什么?”楚天行继续虐槑待小小冥,身后撞击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求你让我……”
“嗯?”
“……”冥有些难为情的撇开头,小声说道,“让我……射槑出来。”
“呵呵……”,楚天行低头吻了吻冥的锁骨,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到冷漠隐忍的冥王露出这种表情。

快速的动了几下,冥的眼前已经眩晕,眼神也失去焦距,楚天行估计两人都差不多了的时候,迅速解开束缚在小小冥上的绳子,猛烈的撞击和手上的动作瞬间将两人都送上美妙的顶端。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21:46:00 +0800 CST  
亲耐滴@[email protected]冷凉扇@雪落时节好@芥末百分百29

洒家坑爹的学校网要断网了,各位晚安~~按倒亲个~~~回见~~~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09 22:28:00 +0800 CST  
亲们,先小更一段~~~~
————————————————————————————————————————


第五章

你不变态我不变态,谁来建设社会主义新时代?

————————————————————————

高ん潮的余韵过后,楚天行抱起昏迷过去的冥进入隔壁的浴ん室。
晕过去是必然的,本来被罚成那样就体力不支,接着又被强势的吃干抹尽……

第二天清晨,穿着睡袍的楚天行优哉游哉的移步到楼下,毫不意外的看到已经准备好早餐在桌边恭候的冥。几年来一直是这样,不管前一天被罚的有多重,第二天即使是爬也会爬到楼下把楚天行的早餐准备好。这当然不是楚天行的硬性要求,而是他自然而然的就这么做了。

“主人早安。”冥左手抚胸九十度鞠躬,然后拉开餐桌前的座椅。
楚天行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打招呼,然后看着冥动作优雅的倒出一杯SFTGFOP*1,端起来浅啜一口,算是润润肠胃。

楚天行的爱好非常广泛,茶饮算是一样,但是挑剔异常。为了学好一手好茶艺,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就现在来说,只要有冥在身边,楚天行绝对不会假别人的手来泡茶。

早餐很丰盛,七八种早点在桌子上排开,楚天行慢条斯理的用餐的时候,冥就在一边用平平的语调汇报早上的新闻和情报。

楚天行也不说话,食不言寝不语,天大的事也没有吃早餐重要。

拿起洁白的餐布沾了下嘴角,又端起茶喝了一口,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凌天那边让小祁去找一下赵部ん长,至于俄罗斯的那批军火……呵呵,告诉拉姆斯基,今年金三角收成不好,罂粟减产,他的那份子恐怕要缩水三成了……”

“是,主人。”冥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拉古拉斯先生给您送的‘礼物’已经着陆,请问送到这里还是送往‘极乐深渊’”?

“到了?”楚天行愣了一下,这才十几个小时,“我记得没有从西西里到这边的直航吧。”
“回主人,是从佛罗伦萨来的。”

佛罗伦萨?楚天行恍然,意大利黑手党的老巢在西西里,血ん屠的本部可不在那边。

都说血ん屠本部极其隐秘,居然是在佛罗伦萨么……啊哈,没看出来血ん屠那个冷血ん屠夫这么有文艺范……

“送去极乐吧。”楚天行淡淡的说道,不是谁都能随便往家带的……不过这样一来,估计又要回俱ん乐ん部一段时间了……



*1:SFTGFOP是SUPER FINE TIPPY FLOWERY ORANGE PEKOE 的英文缩写,是大吉岭红茶中的最高级茶。

(第五章上半部完)

TO BE CONTINUED……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10 11:11:00 +0800 CST  
@冷凉扇
扇纸,你和@咸鱼堂的头像果然是一对啊,我趴在屏幕上看了一下……弱弱的问一句……温柔攻也就算了,但是小受也能鬼畜么?对谁鬼畜?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10 11:25:00 +0800 CST  
(接第五章上半部分)

虽说尤利西斯被送到极乐深渊,但楚天行一点也没有立即去看看的意思,而是把他晾在那边整整三天。

三天后的晚上,月明星稀,偏远的郊区,山脚下郁郁葱葱的密林中一片建筑群时隐时现。如果你进入到密林的最里面,就可以看到一副惊人的场面。

这里有一座与郊区环境格格不入的豪华俱乐部,门口各色的超跑名车汇聚,大厅各种衣冠楚楚的上流人士举杯交盏,仿佛是一场豪华派对……如果没有那些颈部栓有细链或跪趴在身边的各种奴隶的话。

“……秦先生,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被称为秦先生的中年男子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忽然表情大变:“是他!他不是这里的S级调教师吗?据说已经有半年没来了……”
“被你一说我想起来了,他是深渊……据说经过他手调教出的奴隶没有一个不是天价极品……如果能让他帮忙的话……”
“别做梦了,老白。”秦先生无奈的叹气,“能让他出手帮你调教奴隶的概率几乎没有,他出手的条件极为苛刻,不仅要价高的惊人,奴隶也必须是被他看上的,你不知道他的眼光挑剔到什么地步……”

楚天行目不斜视的走到专供电梯中,抬手按下顶层的按钮。

“深渊先生,好久不见。”一个气质出众的中年男人站在电梯门口躬身。
顶层没有大厅,没有包间,整层都是楚天行的私人地方。这个中年男人是整个极乐深渊的负责人,得知自家老板今晚要来这里,老早就候在这里等着了。
“玄。”楚天行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辛苦了。”

“不辛苦,先生。”玄恭敬的垂头,“现在要把您的新奴隶带上来吗?”
“带上来吧。”

尤利西斯走进顶层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站在窗前背对他的男人。

房间中一整圈的巨大的彩绘玻璃窗让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靠近窗子的地方更是光影斑驳,那个人站在窗边并不显眼,但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他,甚至连把目光从他背影上移开都做不到。
背后的门被关上,楚天行不说话,尤利西斯也不说话,两个人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最后还是尤利西斯先开口:“如果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又没什么事的话,那我便告辞了。”

楚天行背对着尤利西斯勾了勾嘴角,轻笑了一声。

尤利西斯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也不想知道,他现在最想做的事便是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然后随便去哪里。他的瑞士银行账户上还有一大笔可供他挥霍到死的金钱,只要获得自由那外面便是海阔凭鱼跃了。

不过尤利西斯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想法落空了,因为那扇该死的门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没有锁眼,没有密码,连指纹识别都没有,见鬼!这是什么破门!

门走不了就砸窗户,虽然这里是五楼,但楼外面总会有借力点,从这里下去还有有可能的……不过他没想想,既然这里有这么结实的门,又怎么可能会弄一个纸糊的窗户?

毫无悬念的,玻璃砸不动……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尤利西斯咬牙咒骂,然后把目光锁定在楚天行身上……如果挟持这个人的话……

“终于把主意打到我这里了?”楚天行说道,语气带了点若有若无的无奈,“真让我难过,我以为你会在第一时间想到我……”

(第五章完)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10 12:31:00 +0800 CST  

第六章

谁不是背着一箱面具走天下?

——————————————————————


尤利西斯冷笑,“现在想到你也不迟。”

由于身上没有武器,所以尤利西斯直接把手从楚天行背后伸向他的颈部——锁喉!

尤利西斯的手刚刚碰到楚天行咽喉的一刹那,便被楚天行锁住了腕脉。楚天行另一只手架迅速住他的大臂,然后腰肌和肩膀发力,把尤利西斯凌空甩过身侧,狠狠的砸向茶几。
哗——!!!
玻璃茶几被尤利西斯砸的粉碎,不过好在楚天行还算留了点手,仅仅是让他小腿部砸进了茶几里面,不然只这么一下尤利西斯便可以成为血人了。

“今天教你第一件事,没有我的允许,千万别碰我的身体,否则……”

“啊——!!!”尤利西斯一身冷汗的恨恨的看向楚天行。他的手腕,手肘和肩膀都已一个奇怪的角度扭曲着,尤利西斯知道整个右胳膊全部都脱臼了,就在刚刚说话的一瞬间,三个关节瞬间被这个人错开。

“……哪里碰的我,我就废掉你哪里。”
不咸不淡不急不缓的把话说完,听不出丝毫的气恼的语气,却无端让人感到脊背发寒。

尤利西斯咬牙看向眼前这个冰冷的男人,太可怕了,简直是个恶魔,一个丝毫不把人当人看的恶魔……

不过这个冰冷的恶魔下个瞬间却笑了,原本极其压抑的气氛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好久不见呢,尤利西斯先生。”

此时楚天行的神情简直就像是上流社会酒宴上的寒暄,绅士而优雅,如果不是尤利西斯整条右胳膊和两条小腿还疼的钻心,似乎刚才的一场暴力与反暴力的血腥运动只不过是一场幻觉。

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一个人……等等!他说好久不见?

尤利西斯直勾勾的看向楚天行,半响,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是你!!!”

“时隔两年还能记得我,真是我的荣幸。”楚天行似笑非笑的说道。

尤利西斯的牙齿咬的咯咯响,“我怎么会记不住……就是因为接了暗杀你的那一单,才让我从杀手榜的第一位掉了下去,你是我唯一失手的目标……”

“我该说声抱歉么?”

“我不惜违背血屠的命令,在金三角找了你半年,你这个缩头乌龟!”

“……那真遗憾,”楚天行无奈的摊开手,“我不住在金三角,那次去是因为要和霍尔将军谈生意,哦,就是那个被你误杀的倒霉蛋。”

“哈哈哈哈……”尤利西斯狂笑,“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定会躲好了不出来,你这算是撞上枪口吧。”

“……”楚天行一阵无语,他似乎是没搞清状况?

冷笑着缓缓往后退,一边用左手抓起右胳膊的三个关节,一个一个的接好,接上关节的剧痛让他额角的青筋微微暴了出来,但是却没有丝毫疼痛的表情。

尤利西斯退到沙发旁便,然后一把抓起长颈落地灯,瞬间砸碎了上面的灯泡并拆掉底座。此时的落地灯已经完全沦为一柄金属长矛,顶端的破碎的水晶在幽暗的光线下泛出冰冷而诡异的光。

(第六章上半部)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10 13:15:00 +0800 CST  
中场休息,我去睡一觉,养精蓄锐然后正式开虐!!!(鬼畜气场全开……)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10 13:17:00 +0800 CST  

第七章

徘徊在人生的O字路口……

——————————————————————

楚天行好整以暇的摸摸下巴,开口道:“刚才那个茶几是从米兰运过来的,这个落地灯是从奥地利运来的,一共差不多是两百多万,你……卡里还有钱么?”

“你放心……”尤利西斯冷笑,“足够给你做一副棺材。”

楚天行笑了出来,真是有意思的家伙,“你拿着这根自制鱼叉,是想用它杀了我?”

“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尤利西斯瞬间冲了过来,直刺楚天行的左心口。

一把抓住金属杆的中间,楚天行上前一步用另一只手扣住尤利西斯的咽喉,于此同时,尤利西斯另一只手迅速握住灯杆前端一旋,金属杆的头头连着碎水晶被拆卸下来,抵住了楚天行的左胸。

两人僵持在原地,互相看着对方。
“游戏结束了,大老板。”尤利西斯冷笑。
“是么?我怎么没觉得?”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调调。
“要么放我离开,要么我们就在这里鱼死网破。”尤利西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灿灿的小白牙。

“鱼会死,网却不会破……”楚天行瞄了一眼抵在胸前的碎水晶片,“莫非你以为它能刺穿我心脏?”
“你想试试么?”尤利西斯手腕用力,将碎水晶扎入楚天行的胸口,涌出的一丝丝鲜血顺着水晶片缓缓流出。

楚天行笑的有些无奈,拇指不轻不重的摩挲这对方的喉结,时而轻按,时而打圈,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尤利西斯心底传来。

“我不知道你当杀手之前的老师是谁,但我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老师的话……”楚天行似笑非笑的看着尤利西斯,眼神却往下面某个部位瞟了一眼,“一定会把你屁股抽烂。”

尤利西斯一僵,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真遗憾,你没这个机会。”

“会有的。那么我来替你老师给你上一课吧……”楚天行上前一步,任由碎片刺的更加的深,手上却微微用力扼住对方的咽喉。
“心脏并不是在左边,而是中间偏左,三分之二的心脏在中线以左,三分之一在右边,而大小只有我拳头那么大,所以你偏了两公分……”

尤利西斯脸色有些难看,不仅是被别人质疑了自己的专业水平,更是因为他的脑部开始缺氧。
“另外,你手里的碎片太短了,如果想要刺破我的心脏,刀刃的长度不能小于九公分,并且要是足够锋利可以突破坚韧心脏瓣膜的刀刃才行。你手里的水晶啊,最多能在我的胸肌上留下点记号……”

“额……”,尤利西斯的头有些眩晕,脸色开始涨红,四肢的力气开始丧失,金属杆当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楚天行就这么一手扣住尤利西斯的脖子,一边揽住尤利西斯,把他带到墙边一个垂落下来的镣铐旁,单手把他铐了上去。

此时我们的杀手同志已经到了意识丧失的边缘,耳朵边上嗡嗡之响,眼前也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绚烂的彩色画面,脸色更是胀成了猪肝色。

楚天行贴在他耳边,缓慢却笃定的说道:“尤利西斯,放弃抵抗吧,你逃不出我的掌心!”


(第七章上半部分)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10 18:24:00 +0800 CST  

松开手后,尤利西斯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剧烈的咳嗽,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楚天行站在一边摸摸下巴,“奉劝你一句,以后别徒手和我打斗,你们西方的杀手啊,枪法的确一流,不过贴身战斗真的……惨目忍睹……蛮力并不是任何时候都有用的。”

“……多谢提醒。”尤利西斯红着眼狠狠的瞪住楚天行。

“应该的,谁叫我是你主人呢。”楚天行勾起嘴角。

“放屁!我从来都没有主人。”

“我知道,不过来到这里以后就有了。”楚天行不知道从那里变出一柄手术刀,夹在手指尖,一点一点挑开尤利西斯的衣服。
“今天我们来上第一课,所授的内容很简单,只要你开口叫我一声‘主人’,我们就可以下课了。”

“做梦!”

挑开尤利西斯身前的纽扣,然后刷刷几刀下去,衬衫便变成了布片飘落一地。尤利西斯惊讶的看了看毫发无伤的身体,没想到这个人刀技这么好。
“觉得我的刀技好是么。”似是知道眼前这人惊讶什么,一边开始折腾对方的裤子,一边继续说道,“其实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奈何总是有人想要我的命,我便只能用原本应该救人的刀去杀人了……”

眼看自己外面的裤子被划破掉落,尤利西斯脸上好不尴尬,“住手啊,变态,你想干什么!”

“想干你,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楚天行一边心平气和的聊天,一边拿刀在内裤上比划。

尤利西斯只觉得某个部位一阵发冷,楚天行一边刷刷两刀割开内裤,一边饶有兴致的和尤利西斯聊天。

“……你……你闭嘴!你小心点啊!”看着自己两根黑色的毛毛飘落,尤利西斯腿都软了。

“刚刚还让我住手,现在就让我小心点了,真是个善变的小奴隶……”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楚天行早就被尤利西斯的眼刀剜成碎肉了,不过现在的情况刀俎是楚天行,鱼肉是尤利西斯。

“好了,小奴隶,我们可以开始算算帐了。”
楚天行从一个小坛子里抽出一根细细软软的长鞭,“由于是初犯,我来替你算账,反抗主人,念在是初犯50鞭,这算成软鞭是25鞭。”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折算成这种细细软软的鞭子反而减少了,但尤利西斯至少明白今晚不会很好过。

站到尤利西斯身后,轻轻甩了一下手中的软鞭,不是很响但很清脆的一声鞭响出现在空中。

“惩戒守则第一条,主人责罚时,奴隶必须保持一颗忏悔的心,不能心生怨念,不能辱骂,否则翻倍。第二条,奴隶受罚时,任何喊叫都会使惩罚重新开始。记住了么?”

“记住你妹!”

“很好,翻倍。”楚天行说道,看到尤利西斯似乎还想开口,连忙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嘘……你先试试这种鞭子,如果觉得自己能挨的住一百鞭的话,再开口骂我也不迟。”

楼主 冷凝玥  发布于 2012-05-10 19:09:00 +0800 CST  

楼主:冷凝玥

字数:88880

发表时间:2012-05-09 23: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7 11:18:28 +0800 CST

评论数:287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