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旅途(训诫)


一楼给百度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1 06:05:00 +0800 CST  
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Journey into now》。

也许我想论述的是什么才是真正的成长。很多时候不少训诫带来的感觉是有歧义的,如果成长是让孩子独立,那么如果在训诫的过程中被训诫者深深依赖上了训诫者,是不是这样的成长便是脆弱的,是不堪一击的?



请亲爱的读者们读一下开篇前的一点废话吧:
- 这篇文是LZ十分用心对待的,那么希望得到的也是读者们用心写下的回复。
- 世间找寻知己不易,若有读者有同样的想法与见解LZ将会十分高兴。
- 我想除了沙发,板凳地板阳台之类的回复便不必了,LZ不喜欢文楼被水。当然也希望占了沙发的朋友除了那空洞的两个字之外再留下一点什么。
- 很高兴希望听到不同的声音与意见。
- LZ尽量做到2-3天一更。
- 偶尔记录一下写文当时的心情,如果有读者不喜欢希望见谅。LZ也只是希望不要打搅到不喜欢看作者题外话的读者。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1 06:08:00 +0800 CST  
(一)离家

——过去已经消逝。未来从未到来。The past is gone. The future never arrives.

----------



离开学校已经有一段日子了,随身带的现金仍有些许剩余。银卝行卡虽是记在自己名下,但苏涵却仍保持警惕,不敢动分毫。离家出走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毕竟他还尚未年满十八周岁,如果监护人报警之后要求查看账户信息,银卝行必定是会提供,但是无论如何,出于谨慎——他不会动那些钱了。至少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最近所处的位置。
远离了大城市的不近人情和喧闹,背包穷游在祖国西北的大漠上,苏涵渴望将自己江南生出的温和与软弱打磨掉,期望被风沙磨砺出铮铮铁骨。好歹就算有被卝迫回去的那一天,可以有一身傲气与坚强反抗,而不是逃的如此落魄,如此不堪。

年轻的男孩子独自离家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带着这样巨大的心理压力。也只有远离之后才知道,这十多年的生活过的竟是如此孤苦无依。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上,被挤得动弹不得的男孩屡次翻过手卝机的通讯录,他试图找一个人,至少……哪怕有那儿一个人可以诉说自己的喜悦,他从十多年的枷锁和不悦里逃脱了出来。
苏涵不愿意回忆那段日子。其实在当时的自己看来并不痛苦,至少如果不是父亲在最后那件事的处理上实在触犯了苏涵的底线,也许他还只是默默的在家里,承受着心理上的压卝迫。只是在领略真正的自卝由之后,原本的狭隘开始被抛弃,他厌恶那里,只是需要静心思考。放弃原有的一切,只顾逃离。

到达敦煌这天已经没有可以居住的合适的旅店了。在寻到最后一个尚达的到干净且安全的标准的酒店之后却被告知已经客满的时候,苏涵有那么一点绝望。仲夏的西北大漠小城的夜注定寂寞难熬。其实他还是怕的,骨子里来自江南的追求稳妥,而没有西北汉子的豪爽。最后几个客人在办卝理入住手续,苏涵抱了那么一点点期望的走过去,“对不起,打扰一下?”
一个年轻人首先转过身来,“怎么了?”
一个奇怪的团队,两个年轻人中间却夹卝着一个显眼的中年人。苏涵维持着自己的礼貌,“是这样,这个酒店刚刚客满了。所以我想请问几位预订了几间房,如果有多余的话,能不能让一间给我?”苏涵恳切的望着他们,“或者…给我一个床位便好。”中年人上下大量了苏涵一番,朝男孩点了点头,“和我一间房吧。”

八点,敦煌的天还未黑。苏涵简单的洗了个澡,将短袖衫洗好晾了起来。赤卝裸上身的男孩腼腆的朝着房内的中年男人笑了笑,“抱歉啊,就这么一件衣服。”男人也朝他笑了笑,却并未说什么。苏涵怕吵着男人,只随手抽卝了一本杂卝志,窝在床卝上读了起来。然而只是片刻,房门却被敲响,中年男人起身去开门,之前那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苏涵清楚的听见一声带着撒娇意味的“老师”。哦,真肉麻……
苏涵乖卝巧的盘着腿裹卝着被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明显一个年轻人发现他赤卝裸上身之后仍然掩饰不住诧异,“那个那个……小兄弟,不冷么?”苏涵有些好笑,被这么一个称呼弄的觉得颇有些尴尬,只能愣着摇了摇头,“没事,反正晚上不打算出去,在室内倒不冷。”年轻人稍稍睁大了眼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好吧。”然后转向他的老师,“老师,去吃夜宵吧。咱们来敦煌第一天不去尝尝攻略上评级超棒的羊肉汤怎么行?”
男人显然微笑了一下,却转身看向苏涵,“孩子,一起去么?”

苏涵不知为何男人在全然不了解的情况下会向他发出如此邀请,直至许久之后才明白,阅历丰富的中年人,要看透他这么一个未曾踏入过社卝会的小孩,根本不费力气。未等他拒绝,男人叫住自己的一个学生,“子云,去拿件衣服来给这孩子穿。”穿上子云拿来的短袖T恤和长袖抓绒衣,苏涵觉得自己被莫名其妙的拐了出去。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1 06:13:00 +0800 CST  
九点多,敦煌的天空才渐渐呈现出日落之景。走的并不远,便到了一个颇具西北味道的夜市。两个年轻人闹着要吃一整只羊,却是被身为老师的男人断然拒绝了。半只羊,一半做成肉串,剩下的肉剔出来做了羊肉泡馍,羊肉汤。一人一个肉夹馍,围着暖暖的桌子,苏涵觉得这或许是新生的开始。吃着,聊着,苏涵得知那两个年轻人一个叫做顾子云,另一个叫林绍荣。中年男人是他们的老师,却亲如生父。
男人在苏涵发呆的片刻向他伸出右手,“我是江辉。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苏涵愣住,片刻后却正式而礼貌的站起身,右手与江辉握紧,“我叫苏涵。”脑中回顾了太多的片刻,他想不起是否有过一个人也曾这样,认真、却随意,只是表示友好的与他握手,语调平静,却如此亲和。

羊肉汤依旧冒着热气,在依旧凉意十足的西北夏夜里。江辉给他盛了一碗,“羊肉汤暖身卝子的。别冻着了。”然后给顾子云和林绍荣也分别盛了一碗。江辉不曾知道那碗普通的羊肉汤让苏涵心底里翻腾了多少回,因为那个男孩,只是低下头,掩饰住连日来压抑到想哭的心情,淡淡的,一口一口的喝下去。苏涵听三人平淡而温馨的聊天,又觉得只想逃离,他早已害怕了羡慕那些他永远不曾拥有的东西……越是羡慕,却越是羡慕不来。

经过一夜的闲聊,作为投缘的自助游人卝士,苏涵被那师徒三人纳入了队伍中,反正男孩表示时间充裕金钱足够。他庆幸这样偶然的相识,至少可以有人结伴而行,至少有人可以互相说话。

第二日游的是莫高窟。驱车在炎炎荒漠中,望不尽的路总觉得有些叫人心颤,男孩对莫高窟神往已久,或是若不是喜欢西北这些文化,当初也不会如此坚定的踏上这片在国人眼中穷酸的土地。
他曾难以想象一个地方若是失了水的灵性该如何繁衍出生生不息的智慧生物,只是在河西走廊丝绸之路这条神奇的道路上,至少他找到了些什么。他与江辉三人细细在每一个佛洞中寻找那久远的故事。他只想摒弃,摒弃那些肮卝脏的、势力的、不具灵性的思想,至少——这里没有现实,没有算计。精湛的壁画寄托的是人卝民期望幸福的思想,多好,至少有一个虔诚的信卝仰。
其实他是多么喜欢江南的,山山水水,如画江南。只是无论如何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唯有背包在这里游走,独品大漠孤烟。

江辉忽然转过身来,“苏涵,你下一站准备去哪里?”苏涵愣了愣,他这种已经没有未来的人,还能有什么准备。只是略思索了一下,还是答道,“顺着走吧,或许去嘉峪关,或许去新卝疆。”顾子云接着问道,“啊,我们才从嘉峪关玩过来的敦煌。准备两天后飞乌卝鲁卝木卝齐呢……”苏涵保持着微笑,“啊,那真可惜。我晕机,坐不得飞机,不能再与你们同行了呢。”
他望着头顶的飞卝天,不禁淡淡苦笑。哪里敢坐飞机,实名制,与公卝安系统联网。若是父亲有心寻他,搭乘这种交通工具简直是自寻死路。而且身上的现金已经不多了,还能在外支撑多久仍然值得顾虑,所以还是坐便宜的火车为好。或许游过这一片土地之后,该去某个小城市找个可以糊口的工作维持生计了吧。

江辉略思索了一下,“你这么年纪轻轻一个人,去新卝疆玩还是不太安全。搭火车去也倒是不错的选择,子云绍荣,我们就同苏涵一起走吧?”两个年轻人表示没有任何意见。苏涵却忍不住咬了一下嘴唇,喂?这样?跟我一起?
迷茫而犹豫的苏涵并不知晓,自己只穿着一件白色T恤搭上牛仔裤,背着黑色背包的清瘦模样,在三人眼中早已经是并不寻常。顾子云曾悄悄对江辉说过,“哪里有这么小的孩子家长放心一个人来这里玩的?”林绍荣也曾补充过,“就算真的是独游也不该只带这么一点点行李。”江辉在意的是苏涵的温顺、礼貌、克制,和与年龄并不相符的孑然一身。

作为一个阅人无数的长者,他看的出苏涵的不凡。
-
-
当年去西北旅游的时候依稀记得那时一个很美的地方。嘉峪关,敦煌,兰州,柳园,乌卝鲁卝木卝齐,天山,吐鲁番,喀纳斯。多年前的记忆写这篇文的时候忽然拾了起来,可惜当时年纪尚小,未曾在网络上留下过可追寻的只言片语。照片在Hometown的家中也找寻不到,忽感寂寞。
刚刚结束一篇Essay,交代掉一份作业,外加两场考卝试。
生活忙碌,也许此时的心情只是瞬间的。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1 06:13:00 +0800 CST  
@秋初晞
逃离的原因也许很简单,但是苏小朋友走出来的旅途是为了追寻一点什么的。

@归澜逐风
无论如何,谢谢喜欢

@叫无名都不行啦
嗯啊,有感觉就欢迎继续看吧

@简_T
我有时候很迷茫,训诫的趋势到底走向哪里。现在反观圈里的文还有多少文章是有中心有内涵的,或者还有多少文章所透露的理念是相同的。虽然有时候读者并不会深究,但是我总觉得我们写作的人到底还是想表达一点什么的吧。

@onlysecure
旅途,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词。旅途里总感觉什么都有可能出现,奇妙的际遇,不曾有过的经历,或是凶险或是美好。
的确过于独立的孩子习惯把事情掩埋在心底,就会越发寂寞啊。

@6晓枫残月9
饼纸阿呆呆就知道催文咩

@欲语斜阑
名字取自于《Journey into now》,当时也是Journey吸引我去读了这本书。
小时候西北大地对我的吸引也是致命的,我好奇茫茫沙海中为什么还会有水的出现,敦煌于是真的成了西北之旅的第一站,第一次见的又便真的是月牙泉。满足啊。
小苏的旅途也是在追寻人生的意义嘛,刚开始的迷茫和背景的确显得有些凄惨了,捂脸。我想在成长中训诫不可能成为主要部分,训诫才是辅助成长的手段吧。所以想写的更多的还是小苏自己的经历与转变。希望喜欢啊~

@快里马
我觉得的独立就是能够在重要的关头自己拿主意。说到提醒,如果只是偶尔提醒作业考试背书吃饭,这样的事情,如果说成长的话,那么也只是针对某一阶段起了作用。对今后的人生到底有多大用处,哎。因为我觉得经历过人生前二十年之后,人必定走向独立,有自己的生活圈与交际圈,与父辈多少早已脱离。所以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话,再对什么过于依赖,是要不得的吧。

@颖丫NL
希望亲可以多写点意见或者感受哦。LZ平均2-3天一更吧。

@ljty86
亲,我爱你的评论。
每个孩子大概真的都有一个人出去走走的梦,但是真的是多半因为家长原因而搁浅了吧。寻找自己的世界,就好像这样。
关于依赖,那部分深有同感。做好自己才是最真实的吧,或许这样说片面自私,但是我总觉得人活着是为自己活着,而不是背负着什么期望活着。如果失去自我,那么我便不是我,不敢说那样的生活是否有意义。所以也许人生最重要的事便是找到自我,并正视自我吧~
训诫,我觉得也仅仅是一种辅助成长的手段吧。或许是一点点提点,或许是一个教训,但不会是人生的全部,不会是人生的重头。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2 13:09:00 +0800 CST  

@映天~
人生就像一场旅途,小苏的旅途并不仅仅局限于游玩的过程。我想每一段奇妙的经历都应该有个不同寻常的开端,这段旅程便是开始小苏新人生的一个开始吧。

@0渺渺孤鸿影0
客官猜中了什么呢。苏小朋友也觉得遇到这样的长者何其有幸 -v-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2 13:10:00 +0800 CST  
(二)同游

——没有人活在当下的时刻之外。

----------

苏涵不能说介意有人同行,甚至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差的选择。作为未成年人要逃家,只身一人的确容易惹人怀疑。若是跟着这师徒一行三人一起旅游,恐怕也不会像之前一样那么扎眼了。更何况有些时候,自己毕竟未成年,很多事情一个人还办不了。若是能借助江辉的某些力量,说不定比之前还要安全一些。
于是在一行人便又结伴去了鸣沙山,下午的时候沙漠上仍然热气逼人,成片的骆驼在沙丘最边缘休息,步行至景区内部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在柔卝软的沙上背着包徒步行走相当耗费体力。两匹骆驼驮着四人颠簸在绵延的沙地里,土黄卝色的沙上被骆驼宽大的脚掌踏出一道一道印迹。苏涵与江辉同乘一匹,因为顾子云和林绍荣表示和老师太亲卝密会紧张,苏涵愤愤——都亲如父子了,一起坐一匹骆驼还紧张什么?真正紧张的人是他才对。
江辉拉着绳子,始终坐的稳稳的,驼铃轻响。他只是看着远处的风景,心中不知在思虑什么。苏涵在骆驼有节奏的晃动下也渐渐出了神,他只是想,想起很多人,想起很多事,想忘记的,不想忘记的,惋惜的,遗憾的,或是带着少许愉悦的。不知何时江辉忽然开口说话,“没有人活在当下的时刻之外。苏涵。”苏涵眯了眯眼睛,“没有人活在当下的时刻之外?”江辉淡淡笑道,“毕竟人活在三维世界里,很多事过去便过去了,你去不了四维空间,无法操纵时间,所以不要让自己束缚在过去和未来。”苏涵淡淡的叹口气,“可惜人有记忆,复杂的、纠葛的,乃至并不真卝实的记忆。”江辉看着年轻人的侧脸,这并不是一个迷失自我的孩子,相反他有着缜密独卝立甚至理性的思维,然而越是理性,却越容易活的孤独活的疲惫。
沙漠上的热气翻腾,苏涵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江老师,您说怎么样才可能不被过去或未来束缚呢。”江辉的侧脸上慢慢勾勒出一丝微小的弧度,“正视过去,理智的规划未来。”苏涵似乎是轻轻的“啊”了一声,却并未再说什么。炎炎烈日之下的沙丘越来越近,已经能看的见多多少少的游人了。踏上柔卝软的沙地的瞬间苏涵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些不真卝实,他无法不念及父亲,无法不念及并不愉快的过去。因为那并不算过去,因为事情并未结束,或许只要自己仍然在外卝流连一天,这件事就并不能算作结束了。因为会不可避免的惶恐,父亲会来找他的,会的。

顾子云与林绍荣显然活力十足,论表现来说甚至比不上苏涵成熟沉稳。二人迫不及待的踏上木板铺成的登山小路一路向前。苏涵看着沙丘上有游人玩着滑沙的游戏,却显得十分无趣的落在后面。江辉落于他两步之后,也不知在思索什么。行至沙丘顶端,苏涵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坐下来,看得见远处茫茫黄沙,看的见近处的月牙泉。孤独从来如影随形,从不曾离开。
原来居住的城市的繁华从来入不了他的心底,记忆中那座高楼林立的大城市和眼前的地方并无可比性。金钱之都,物欲之都,都不及这些来的真卝实。苏涵想着想着,默默的垂下了脑袋,双手环住双卝腿脑袋耷卝拉在膝盖上,听着风声,觉得恍若隔世。曾经的曾经,太多的一切让自己活的并不愉快,然而放不下过去却成为追求未来的最大羁绊。
似乎有声音传来,苏涵抬起脑袋看见的是江辉。三四十岁的年纪,有着人在壮年的精神,带着无框眼镜的侧脸显得格外沉稳。这是一个和父亲并不一样的长者。江辉低头看看他,“怎么,没兴趣?”苏涵摇了摇头,“我只是……”一双手轻轻的搭在了男孩的肩膀上,“很失落。”苏涵勉强的笑了笑,“有那么明显么……”江辉拉起他,将他推向两个学生那边,“去吧,和子云他们玩去吧。”

和年轻人一起玩终究让苏涵的心情好了许多,顾子云是个太有活力的家伙,和同伴一旦闹起来那是没休没止的。苏涵温和好惹,又不像林绍荣那么会发疯,于是便成为了被挑卝逗的绝佳对象。苏涵被泼了一脑袋的沙子之后依旧好脾气的叹气,朝着江辉,“他们几岁了……”江辉简直要笑了,一个并不大的孩子说出这么老成却又可爱的话。男人手插在运动裤的口袋里,表情平静,“年轻人多点活力才好。你这幅表情总让我觉得你玩的并不愉快。”苏涵微愣,却是站在与江辉并肩的地方俯瞰那两个满沙丘追逐的人,旋即不带任何感情的淡淡回答,“平静一点才好。”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2 13:17:00 +0800 CST  
“或许是吧。”江辉淡淡的微笑着,望着这之前也未曾见过的大漠孤烟。人生征途漫漫,年轻的时候多一些丰富的际遇才能给未来增添平静和沉稳的色彩。无论到底是否觉得孤寂或是苏涵真的有那么些不与年龄相符的成熟,一个少年能这般平静而温和的面对并不平凡的人生已经是不易。每个人都有深埋在心底里挥之不去的心结,就算真的对这个孩子有疼惜的感觉又何必一定要挖掘他的伤痛?如苏涵这般的少年理应会自己整理好情绪,然后平淡的走向下一站,稳重而扎实。
他却转身望了望自己的两个徒卝弟,笑闹着,仍然活力无限。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罢了。

江辉不知他此刻平和的侧脸被苏涵看在眼中,心里又是如何的翻滚不安。所见识过的长者无非是为名利整日奔波忙碌,抛弃家庭抛弃自我,为了那个大城市里的物质变得庸碌不堪。然而江辉的温和平静与真正沉静下来的内心才是这般吸引人,这才是理想中的长辈不是么?只平静的包容着许多,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指引,温和的,不带任何波澜,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睿智。

他淡笑着看着两个徒卝弟的样子那么亲切温和,在那阵阵微风中,在那黄沙漫天的辽阔世界里。仿佛那一瞬间的微笑就足以支撑已经没有了信念的自我。本以为自己已经沉陷在了不可自拔的过去,以为深埋在过去的纠葛中很难在走出来,以为只能逃避过去的一切才能获得新生。其实,然而,可是——少年的心思在那一瞬间翻转,为什么要抛弃过去?如果连自己的过去都无法正视,要怎么才能前进。他自问做不到能够自我催眠而忘记过去重新规划未来,那么,理性的分析正视才是涅盘重生的机会么?
被少年双眸直直的盯着的感觉很明显,江辉微微侧过头去报以微笑,看见却的是苏涵一脸严肃的表情。江辉知道那个少年已经渐渐放下戒备和心理包袱。或许他想通了什么,明白了什么。那片刻,江辉忽然想到——如果有这样一种机会,能看见一个如此不同寻常的少年静静的成长,也会是身为长者的喜悦与欣慰吧?
苏涵便那么望着他,看着江辉。如果可以,他希望有这样一位长辈陪伴在身边成长,至少是被宽容相待,至少是有互相理解的基础的。
-
-
或许是新开文的感觉很好吧,没想到有如此多乐于交流的读者,写文这么久很少见能有超过一行字的评论了。不能不说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再自己的帖子出现这么多的评论有多开心。
西北,当年是旅行的好地方,但如今的局势并不推荐去那里旅游。
大学里认识了大大小小奇奇怪怪的朋友,说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经历,曾有朋友说过接卝触的人或事物越多,心就会越大吧。或许确实是这样,也许只有当人生经历过许许多多之后,才能有面对一切而波澜不惊的沉稳与平静。我喜欢经历过岁月沉淀的大叔,我喜欢温和沉稳的江辉,有这样的长者在身边,何其有幸。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2 13:17:00 +0800 CST  
@矛头蝮
啊,才发现不小心漏掉了一位客官。捂脸道歉。有这样的朋友也算是幸事吧,比起逃避问题,正视与面对才是一种成长。成熟也是这样的一种过程吧,从逃避,到面对。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2 13:19:00 +0800 CST  
@onlysecure
在成长中得到指引是太过重要的一件事,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有人默默陪伴的确太过美好了。

@520jylzl520
哎嘿~有么?

@燕子飞过幸福
文在的环境或许参差不齐,但是我始终觉得写什么都应该有点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吧。旅途美好,追寻未知的美景,如果有机会真的应该一个人走走……

@阿璟メ
凝小受,我只是想说年轻真好……

@丫头死丫头
啊哈,谢谢丫头这么说~

@快里马
用Word打回复果然容易出问题,不知道为毛木有@起来。小朋友如果有机会去玩玩吧。

@逆风莫相摧
逃离是为了追寻,是为了找寻正确面对的方式,并不一定注定回归……

@秋总攻ゅ
木有伤感...我想说的只是正视而已,木有抒发青春的惆怅什么的o(╯□╰)o

@ljty86
很同意乃的观点啊。也羡慕客官乃能说走就走,我想有时候顾忌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哈哈就像文中小苏一样一定要是被逼到极点了才会跑出来。人有时候便是这样吧,一定要被逼到绝境才能狠下心做什么决断。


-
-

今天木有更新哦,LZ只是来回复了。考试周临近各种忙碌,明天会更的吧。嗯哼。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4 01:08:00 +0800 CST  
@念遥夕
俱乐部写着写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果然没个中心有时候故事很难发展下去。JJ抽死了,我抛弃它嗯哼。
很高兴有共同的感受嗯哼,我等着乃考完试给我惊喜咩哈哈哈哈

@快里马
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不知道是不是打回车的问题。老纸果然不了解百度的@政策啊。
小弱受,独自旅行是一种心情,如果有心情在的话就算一个人在大街上走也会有意思的。

@欲语斜阑
出来找寻的就是与原先生活不同的一些东西~恩~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5 01:57:00 +0800 CST  

男人这回倒当真是笑了出来,“不怕我拐走你么?”男孩顿时脸又红了些,竟然被长者这样调侃,从未有过的经历。苏涵却是摇了摇头,“我喜欢老师的沉稳温和。”希望,如果自己成长在江辉所给予的环境里,那么现在的生活会是多么不同?他不喜欢父亲世界里的尔卝虞卝我卝诈,势力,为了很多事的不顾一切,没有原则。其实偶尔会觉得自己的存在是一个BUG吧,为什么同样生活在那个世界里的孩子就能够活的如鱼得水,为什么自己偏偏逃离?

江辉当真抚卝摸了一下男孩柔卝软的头发,这是一个喜欢安稳生活的孩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到成年的日子。当然孩子,我还是建议你在法定意义上的有完全行为能力之后回到学校,做你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情。”

男孩低下头,“我知道。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年轻的男孩站起身来,望着窗外已然完全黑去的天空。转身过来的已经收敛的所有的情绪,勾起嘴角笑了笑,“有您这样的长辈在身边陪伴成长是一件多么幸卝运的事情。”情不自禁,还是想把这样的话说出来,即便时间或许不会太长久,但是江辉到底是太不一样了。正因如此,所以羡慕,羡慕顾子云,羡慕林绍荣。与他亲如父子,该是得到过多少照料和温馨。

他轻轻环抱了一下江辉的身卝体, 仿佛在汲取温暖。江辉却并不吝啬疼惜的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有些孩子便是如此让人喜欢,即便是才认识不久,但是看清楚了之后却让人觉得放不开。“能看着你这样的孩子成长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为人师者,最期待就是看着雏鹰展翅不是么。看一个孩子成长,看他如何学会安静沉稳的不急不躁的面对人生。面对生活带来的一切磨难。看一个男孩子如何真的学会靠自己的双肩承担起一切,而后如一个真正的男人一般正视过去,面对未来,做该做的事情,过该过的生活。

苏涵微笑了一下,那么自然,“不管怎样,谢谢您。”双臂收紧了一下,感激他。感激这个男人给他带来的重生的勇气,感激他给予他不曾有过的温暖和安全感。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有人陪伴,有人指点,一切都不是那么让他提心吊胆了。终于可以有机会过安稳而坦然的生活了么?
-

-

有时候能主动开口求一些什么也是不易,至少抓卝住机会把握住该把握的人也便足够了。我想卝做人最重要的什么并不是脸面吧,而是让自己不后悔。有时候抛开所在意的一切反而能有更好的结果吧。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5 02:06:00 +0800 CST  
@l温文尔雅l
有长者在身边陪伴成长是我们都期望的吧,嗯但是依赖长者又不是好事。
我在试图论述这中间的微妙的平衡呢。

@燕子飞过幸福
其实不必在意沙发板凳神马的吧。其实作为一个作者来说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读者只留下沙发板凳这么几个字,其实不知道有多大意义,至少作为一个写文的人的角度来说更乐意看到的是读者的想法。互动交流神马的最美好了。

@半半半半半温光
宝贝。好久不见嗯哼。

@快里马
如果说大多数时候因为胆怯和顾忌错失了什么只会觉得惋惜。但是如果在关键时刻因为抹不开脸面而让自己后悔就太不值得了。
惋惜和后悔毕竟程度是不一样的吧~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6 02:45:00 +0800 CST  
@l温文尔雅l
一般来说两到三天有一更的,嗯哼。

@阿璟メ
的确有时候难以做到,但是有些东西失去就是后悔不来的啊凝小受-v-

@在玩过家家
离家的人都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想必也不会离家。
心结若是放不下要怎么才回的去,苏涵和他父亲的结以后必定会写到,但是他逃离的那个世界是不会再回去的。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7 05:27:00 +0800 CST  
(四)旅程

——旅途漫漫。Journey into now.

----------

第二日知晓这一事实的两个大男生却给了男孩一番打击。

其实听到老师要收留这个孩子的消息顾子云和林绍荣并不觉得惊诧,惊诧的是觉得有孩子这么执着的朝江辉撞过去?坐在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绍荣便主动献身缠住了江辉,男孩被顾子云拉到了一旁,“你你你你……?”

苏涵眨了眨眼睛表示对今天两人抽风状的怪异行为表示不解,“怎么了?”

江辉淡淡扫了一眼身旁正襟危坐但是试图扯话题的林绍荣,低声问道,“怎么,鬼鬼祟祟的。子云去给小涵灌输我怎么虐待你们了?”被老师一语戳中重点的林绍荣面子颇有些挂不住,然后逞强解释,“哪儿啊,这不是……让小涵有个心里准备么?”江辉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绍荣顿时泄气。不过也好,至少让那孩子知道,自己的包容的底线在何处。

在顾子云红着脸支支吾吾讲解过一些事情之后,苏涵也蓦的红了脸,小声问道,“那子云哥也是挨过老师的打了?”顾子云一愣,有些脸红,但到底却是叹口气,脸上却洋溢着幸福,“若不是挨过老师打恐怕也没机会和老师这样亲。”苏涵却是松了口气。他相信江辉的,每位长者心中都有如何对待小辈的标准,老师有底线和原则一样并不让人感觉奇怪。相较于冷暴力冷处理这样的方式,如果只是挨打受罚倒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男孩接受的坦然,“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既然老师同样这样对待你和绍荣哥,你们还能和老师如此亲厚,那说明你们也并不排斥老师这样的方式吧。”

顾子云一副无药可救的眼神看着男孩,听到这番话的江辉却是淡淡的笑了。绍荣也是一脸笑容,“老师您怎么这么高兴?”明知故问。江辉瞪了他一眼。好吧,顾子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也不得不承认苏涵这个男孩还是有值得欣赏的地方的。至少他足够坦然。苏涵的确并未受什么打击,心理也没有觉得难以承受。其实能得这样一位长辈的欣赏教诲已然万分难得,何必因为这点事情就放弃这样难得的机遇?他也更相信自己,会按照江辉的期待一步一步走下去,既然不会越过界限,又为什么要怕?

然而事情并不会如愿,仿佛老天也要给太过自信满满的男孩一个打击似的。在疲惫了那么久紧张了那么久之后,心里一直绷着的弦松懈下来,男孩在漫长的旅途中终于得以安安心心的休息一次了,睡在卧铺上的听着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感觉分外安心,男孩睡着了。然而再度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关节处酸软的连起床都困难。只是已经是夜里了,软卧包厢里的其他三人都已经睡熟,男孩本能的觉得不好,必定是发烧了。然而——苏涵只能侧头看了看睡在对面铺位的林绍荣,也睡熟了。

睡在上铺的男孩不知道要怎么才能顺利的踩着小踏板爬下去,去喝一点热开水。他只知道手臂连撑起自己身子做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累极了。昏昏沉沉又觉得怎么蜷缩起来都冷的感觉并不好受,苏涵睁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做,叫醒他们么?

不。不过是一点小病罢了,不必劳烦他们。苏涵蜷缩在被窝里,总觉得不够温暖,然而昏沉的感觉却又让他再次陷入浅眠。睡梦中总觉得有谁的惊叫,拉不住的模糊的伙伴,最后是自己坠入深渊的猛烈的下降感。苏涵猛的一下醒了,只是天才微微亮,男孩不知为何却只是缓了口气,揉了揉沉痛的脑袋,翻个身只准备要努力睡着。

却听见一声轻咳,“小涵,刚刚做噩梦了?”

是江辉的声音。只是苏涵有些奇怪,可是一开口鼻音便浓重的有些吓人,“老师怎么知道?”哦,该死。果然江辉站起身来,开了软卧包厢里的灯,伸手便探了探少年的额头。苏涵依旧把自己裹的像一条巨型毛毛虫一样,可是额头的温度却叫江辉第一时间皱起了眉头。“发烧了?”苏涵“嗯”了一声,却依旧裹着被子,“我没事的。老师也再睡一会吧。子云哥和绍荣哥也在睡呢。”

江辉没有理他,却是去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了一个塑料袋。苏涵侧着头看见药盒子的时候便觉得头疼,天知道他多讨厌吃这种胶囊。江辉却拍拍苏涵,“坐起来,先吃药。”苏涵对这种大颗的胶囊是吞咽无能的,于是默默的摇了摇头,“老师……我想在不知道病情之前最好不要乱吃药。”男孩说的笃定,但明显透露了些许不自然。鼻音浓重,说着辩解的话的苏涵却显得十分可爱,江辉却盯住他的眸子,“还有至少六小时才能下火车。你准备就这么耗着么?”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7 05:28:00 +0800 CST  

苏涵愣了愣,却是将自己在被子里裹的更紧了,“没事的老师,我想我只要喝点水就好。相信我。一生病就吃药对身体免疫系统也未必有好处。”江辉看着理论一套套的少年不禁有些无奈,只能先给他倒了热水。苏涵抱着杯子喝了几大口之后终于觉得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了,才小声道,“我只是不喜欢吃药。”

江辉的面色并不好看,苏涵想,也许他有点生气了吧?因为自己太过任性?男人却温和的叹了口气,“苏涵,我想你该试试挨打是什么滋味了。”苏涵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不曾想过江辉这么直白的把话说出口,他试图小心的辩解,“为…为什么?锻炼自身免疫系统是……嗯…有科学依据的。发达国家的孩子感冒发烧的时候医生一般也不会开药的。嗯。”只是江辉却是更坚定了自己给这个男孩一顿教训的决心。

果真不吃药的下场就是男孩背着自己的包差点直接面朝下着陆在乌鲁木齐火车站的水泥地上。江辉一把将苏涵捞起来,绝不犹豫的一巴掌掴在了男孩的臀部,“不吃药!”迷茫的顾子云和林绍荣对视了一下,果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原本中午到达乌鲁木齐下午便出门游玩的计划被苏涵的病打乱了。躺在宾馆柔软的床上的时候苏涵又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想要睡了,只是口中都觉得是苦的,昏沉难受却又无法真的入睡。江辉拎了他起来,两粒蓝白色的胶囊和一杯水被送到眼前,“吃药。”

苏涵苦着脸看了一下药片,再看了一眼江辉。自从一下车被揍了一巴掌之后男孩就知道老师揍他的决心十分坚定,好吧,他真的知道错了,对……他至少该乖一点的吧。果然抵不过男人严厉的目光,苏涵乖乖的,努力的把药放在口中,只是对胶囊向来厌恶的男孩早已经不会了最简单的吞咽动作。在温水已经将胶囊的怪味弥漫开来之后,尝试了几次的苏涵仍然无法将那两粒东西吞下去。

江辉一直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在男孩投来无助又无奈的眼神之后,江辉重新拿了一粒胶囊,扭开了外壳将里面的颗粒物倒入浅浅的水中,在化了之后给了男孩,“喝掉。”苏涵顿时觉得更悲剧了。只是江辉却又说道,“按理说胶囊拧开之后的药效和作用会比之前打折扣,但是我希望你还是把它喝下去。如果你不想被我拎去医院肌注的话。”

苏涵有些怯怯的,被迫的,接过那杯看起来就苦涩不堪的东西,然后一口气吞掉。果然再温和亲切的男人严肃起来的气场还是会震慑到自己,江辉微微蹙眉收敛笑容的样子,实在是——有些让人生畏。

吃过药之后的男孩很快睡着,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叫起来吃晚饭的时候。毫无胃口的苏涵在刚准备表示自己不想吃晚饭的时候却得到了林绍荣的暗示,他在摇头?苏涵有些不解,却很快的反应过来,在江辉蹙眉前的那一刻立刻开口,“我想吃拉面。”

江辉拿了衣物给苏涵待他穿好,才揽住少年朝外走去。那一刻他只觉得很安心,被老师自然的揽住,护住,好像自己就是他的孩子一样。和他们走在寻常的街头,去吃一次寻常的拉面作为晚餐。现实安稳美好的那样不真实。


-
-
生病不吃药而被关心的人责怪或许太过俗套,但是生活里的大大小小无非也便是这些。我想无论如何再怎么遇到天大的事情,保持良好的心态和生活规律才是能顶住压力不会倒下的根本吧。
最近忙忙碌碌,奔波在宿舍和教学楼图书馆之间,早出晚归。
有时候成长和成熟或许是一瞬的事情,或是受什么刺激,或是受什么影响。有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独自成长而后回味其中走过的太多太多,也不失为一种美好。

PS。大家肿么都不留言了。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7 05:28:00 +0800 CST  
@燕子飞过幸福
嗯,果然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小任性的啊=v=

@在玩过家家
个人挺喜欢纯的生活,平淡温馨。
这样的老师是不是太理想化了,至少从未遇到过啊。

@快里马
只有弱受才会在生病的时候各种吵闹,咩哈哈
我不是故意卡拍orz

@520jylzl520
谢谢给予lz这么高的评价。写文或许就是把平淡的生活试图写的出彩一点吧。我在尽力。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08 13:11:00 +0800 CST  
@笑丁
搂抱阿丁><我也只是希望读者们也不要有压力,有神马想说的就说便好。
只要不是水楼其实我都非常欢迎的。写文其实也就是基于生活吧~想尽量写好而已。
的确超喜欢苏这个姓氏,不知道为什么的就是喜欢。
于是小苏小盆友的坦然也是我所不及的,告诉自己如若有机会必定要把握住吧。还有他敢做我不敢的事情。

@秋初晞
感谢评论,温暖平和的生活,不必有太大波澜,静谧的享受生活。
回答题外话:我只是被度娘受的@弄的暴躁了才纠结的。/(ㄒoㄒ)/~~

@阿璟メ
人总有情绪不好的时候,沮丧到失常,或是狂喜到失常。总是需要有人可以吐露心声。
撒娇或是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一种小苏从未用过的方式,也是一种宣泄啦。

@快里马
小弱受才会怕打吊针,咩,不对,应该是小弱受才会生病啦。
期待的确很高,也很满足于留言的质量。

@最爱不二031
果然有很多客官有一样的想法呢,有机会放下一切出去旅行,收获未知的喜悦。

@傻傻右心房
喜欢便好,能给他人带来温馨也是一种快乐。

@孩子小诗
嗯,套用之前一个小弱受的话吧,努力高了期待便高了。有时候会有些失落。
成长的话题不可避免,然而真正独立也是我们所追求。有些事若是真求不得便也应当欣然放手。
比如被家长阻拦的旅行,哈哈~

@在玩过家家
温暖,温馨,我想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是有这样的味道的。带着暖意和向上的情绪。
至少是积极的面对,面对人生及未来。

@美葵___彬
谢谢给予我这样高的评价。至少一直以来的努力是见成效的~很开心。

@lifei405
嗯,训诫其实在我眼里并不是做错一些出格的小事,比如打架或者没做作业。
训诫或许更多的是具有指导的意义,心灵的指导或许比施予惩罚有更多的意义。
所以主要想论述的训诫是在心灵上的,意识上的。
小苏涵内心还不够成熟强大,也不够温和智慧,所以还有的磨啦。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11 15:08:00 +0800 CST  

@耀月雪
正是这样,所以一直以来被迫的接受让他并不愉快。
因为被逼而逃离,也不是为一种幸运。

@笑丁
最近忙翻啦~难得杀回来开word码字。

@快里马
小弱受的又一次回复。成长是寂寞孤寂的,但是过后的甘甜只有那之后才知道。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11 15:09:00 +0800 CST  

(六)梦境

——只恐那是海市蜃楼。

----------

苏涵清瘦的身躯看的让人格外心疼,在清晨的风中背着包只剩下瑟瑟发抖的模样。终于坐上去往喀纳斯的旅游车的之后,脑袋还是颇有些昏昏沉沉放下了戒备的少年终于在车摇摇晃晃的时候靠在江辉身上睡熟了。一件衣服盖住了苏涵的身体,坐在前排的两个大男生回过头来,“老师很心疼他呀。”江辉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个调皮的学生!

苏涵的低烧在早晨的时候虽然已经彻底退去,但刚刚好转的身体仍然有些疲惫。睡熟的少年面色并不是那么好,偶尔微微动一下,轻声嘟哝着,“痛。”江辉勾起嘴角笑了笑。其实还是舍不得罚他重的,平时若是真的要带一个从未挨过打的孩子,第一顿教训必定是要揍的重些起到震慑作用的,让他知道挨打的痛之后才会时刻警醒自己。然而苏涵不一样,聪慧沉稳,却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小小的无措与慌乱,面对生气的自己手足无措的模样又太过可爱。还是忍不住揉了揉男孩的脑袋,出门在外,又生病了,怎么舍得再罚他重的?何况他喜欢少年那样小小的狡黠,一个大多数时候沉稳却偶尔会诡辩的孩子。

独自背包旅行,他欣赏这孩子的理智与魄力。至少在江辉自己年少的时候是从未有这样的想法,通过旅行来接触世界,接触社会,接触各种各样人,开阔眼界。其实也总是这样,人的眼界越大越开阔,思想高度便越是成熟,也更有海纳百川的胸襟与智慧。他欣赏男孩在这个年纪便具有的大智慧。

旅程需要穿越几乎整个自治区,从东边的乌鲁木齐到西边的喀纳斯湖。旅途漫长难耐,却值得静心来欣赏。无人区里漫长的车程里是基本搜索不到手机信号的,顾子云在无奈的面对因为努力搜索信号而耗光电池的手机之后终于将战场转向了熟睡的男孩。他盯着苏涵的面庞莫名笑道,用手肘倒腾了一下一旁的林绍荣,“喂,你说这小家伙有什么本事让咱们大老板这么另眼相看。”林绍荣无奈白他一眼,没好气道,“他不像你这么聒噪。”

被吐槽了的大男生翻了白眼,然后仔仔细细的盯着男孩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悄声道,“说真的,其实我还真佩服这种离家出走走的这么理直气壮,过的这么潇洒牛逼的小孩。”林绍荣也翻了白眼根本不屑搭理他,“是啊是啊有本事你下次试试看老师不抽死你!”顾子云轻哼一声,“说真的,我觉得大老板等小孩心底的伤填平了之后一定会给他一顿的。信不信?”林绍荣叹口气,“不会!白痴。”

江辉毫不介意的笑笑,“你们俩都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顾子云吐了吐舌头,窝回自己的座位上去,“老师有了苏涵就忘了我们咳咳……”被林绍荣再次一肘子击过来,口无遮拦的年轻人无精打采的耷拉下了脑袋,好吧好吧,连个玩笑都不许开的坏蛋。再望窗外,其实有多羡慕这个男孩,年轻时候的肆意放纵,年轻勇敢的心代替了不敢踏步出来的依赖,勇于思考勇于批判勇于追寻。这样的男孩子,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究竟还能有多少?老师嘴角始终挂着的微笑也代表着同样的欣喜吧,多好的男孩,多勇敢的年轻人。他喜欢这个小师弟。

梦中的苏涵梦见自己站在漫漫黄沙之间,迷茫的找不到方向,正午的太阳高高悬挂在空中,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沙丘脊处扬起细微的黄沙,男孩总觉得惶恐,他试图挣扎着找寻一个可靠的方向,然而却不知道自己在何处。因为饥渴生理上慢慢出现疲惫与怠倦的迹象,昏昏沉沉。可是就在绝望之时却看见远处有着一潭碧绿的湖水,这是沙漠绿洲么?!他不知道疲惫至极的自己是如何挣扎着站起来,在沙地里如何一步一步艰难的朝着那个有水的方向走去,眼前便是希望,希望便在眼前。不知是徒步了多久,也只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重,再也走不动,可是那汪潭水依旧在不远处,男孩渴望的叫道,“水……水……”或许终于明白,那只是遥不可见的海市蜃楼。

“小涵?小涵?”身子被晃动着,苏涵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江辉才吐了一口气。看着江辉手边递过来的矿泉水,男孩莫名愣了愣,询问道,“老师,怎么了?”江辉亲昵的拍拍男孩的脑袋,“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么,一直听你叫喝水,还是……”江辉笑了笑,“做噩梦了?”


楼主 黑_De冰  发布于 2011-12-11 15:10:00 +0800 CST  

楼主:黑_De冰

字数:46328

发表时间:2011-12-01 14: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2-19 10:06:28 +0800 CST

评论数:2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