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二次同人《元宵的迷雾港》

本文可能会浪费您10+~40+min
内容涉及无脑玩梗,无脑组cp,人物ooc等,慎看。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18:00 +0800 CST  
@奥菲娅的丈夫ლ感谢女婿婿提供的修改指导(虽然最后意见不统一所以分成了两个版本,本文属于α版)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19:00 +0800 CST  
塔达林高阶领主(唯一pov角色)
“这个地方真破,这雾会蒙蔽他们的眼界,虽然已经够狭隘了。还不如那次的酒馆,对吧天使。”黑衣天使侧了下头,脸对着他,【不,天使根本就没脸。】就这样互相盯着,出于画蛇添足式的礼貌,他勉强问道:“马萨伊尔?”
“这里……也逃不过死亡。”马萨伊尔缓缓说道。
“镰刀小子,你们喜欢死人的说话都这样吗?”
“我再说一次,喜欢死人那叫恋尸,我是维护平衡的死灵法师,坚果头。“
“哦,听上去你似乎很想死人?”阿拉纳克激活高阶领主之刃。
“有趣,塔格奥之刃也在呼唤你的名字。”祖尔把镰刀往上抛,镰刀在空中转了一圈,再落下被稳稳接住。【早在你上抛时,你就已失去性命。】
黑衣天使只是默默地向前,毫不搭理他俩的吵闹,【好吧,他一向如此。】在他们仨身后,传来了半神之女的声音:“我多希望你们能学会以德服人,免得我的花园盐碱化。”
“达拉姆才喜欢那种长篇大论,我们以刀服人,米露恩。”
“够了我要用我前面的蹄子和后面的蹄子踢死你!”露娜拉说着真的往阿拉纳克那儿跳去,阿拉纳克靠心灵传动躲开,【这是免得你四蹄朝天。】“就顺路一起去参加元宵集会,你们已经吵了多少次了。当初半个林子的鹿追求我都没你们这么令我心烦,我受够了,你们是觉得树妖都很友善,然后我也是吗?”
“你们……”三人扭头注视转过来的天使,“……要打架吗?“
“唉……”露娜拉扶额,暗自发笑,“你这反应比我爸都慢。总之,再打架的话,我就拿些有趣可爱的东西捆住你们。
“你在命令高阶领主?”
“我看你是想变成肥料啊。“
远方传来的号声打断了争吵,【是种不好的预感。】一群迷你鱼人跃出水拦住去路,“啊我会点鱼人语,我去沟通一下。”其余几人识相地让开不再争风头,露娜拉向前,嘴里发出奇怪的鱼人语。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3:00 +0800 CST  
“♪旅途的路人,你是否心疲?♪”【哈?】迷雾中传来歌声。

“♪心疲的路人,放下武器,来到这里。♪”另一种歌声传来。
“♪今日没有纷争,只有欢笑与歌喉。♪”【是一堆无聊的家伙在唱歌。】
“♪珍羞与美酒,任君享用。♪”
“♪迷雾退散,让宴会开始吧。♪”遥遥看见远处的炎爆术冲天爆炸,紧接着一股强风推开迷雾,迸射出各色灯光,“♪最后的客人,来到这里,与我们一同欢庆,潘多利亚的古老节日♪”
“呀呼,卢西奥来咯,嗨起来!“会场里卢西奥的声音回响,【跑比谁都快,音乐比谁都刺耳。】音乐也伴随声音开启,满地的迷你鱼人跳起奇怪的鱼人舞蹈。
”会场的音响都由我一手提供,买音响,请认准鲁维西奥牌!就是现在!就是现在!找我加兹鲁维,即刻预购!“【绿皮地精?算了吧,上一个人的声音可能还悦耳些。】
“喂,广告统一在开场结束后由我们宣读。”他现在认出来了,是那只熊猫的声音。
“♪元宵,元宵在时空枢纽。♪”旁边的小鹿已经伴随音乐开始舞蹈。【我宁愿她跟鱼人聊天。】
“♪欢庆,连同到来的新年。♪”
“♪新年,要收集,多少头颅。♪”
“♪恶魔不用怕,今夜我不碰弩。♪”D.Va的机甲伴随高音飞上天空,在将停未停时爆炸。
“无聊。”【无聊透了。】阿拉纳克说,“我要回去了,哪怕你们拦着我我也不会回头。”
“♪元宵!♪”有人摁住了他的盔甲,还在他旁边高唱,“♪在时空枢纽。♪“被迫转身后发现是风火雷电三只熊猫拉住了他。【风火雷电竟然是三只熊猫,真蠢。】
“喂,我的盔甲上要是有一点划痕我会很生气。”【等下,他不是在会场吗?】随后被他们仨推进鱼人群。
“♪ga lrgma,wrlgmmglglgm!♪”为首的小鱼人边唱边跳。
“喂,粘液……”他还没说完,头顶越过一条鲨鱼。回过神来,面前的传送门里伸出一只手将他拽进去。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4:00 +0800 CST  
“♪圣光!点亮夜晚。♪ “他莫名其妙就站在了舞台上。
“♪欢庆,舞蹈,顺便听我夜莺歌喉。♪”闪现到他身边的李敏刺耳高唱,又随后闪现到别处。【她当自己是谁?以太行者?】
“开心点。”麦迪文低语。
“如果让你干蠢事,还让你开心点,你愿意吗?”
“我跟陈说了,谁第一个想退场,就让他感受热情,你挺幸运的。”
“你知道吗?我有种毁掉这里的冲动。”指尖灵能涌动。
“那就更该……”麦迪文卷起鸦羽,“♪让欢庆更——多——彩——♪”
“♪嗨起来!♪” 风一般跑来的卢西奥自作主张地与他击掌,然后又风一样地跑开,【这是哪儿,田径赛场?】。
“♪起舞,狂欢。♪”天空中传来不大熟悉的声音,“♪维京爷爷有礼物送给你们。♪”上空的维京战船不停地发射出带翅膀的绵羊,在上空爆炸。
“♪欢庆,与我共舞。♪”
“♪不然,就吃你头颅。♪” 一条小龙突然冒出来,在他面前喷了团火。
“♪欢庆,放飞自我。♪”
“♪千万,别走火入魔。♪”
“那是我的词呆子!”
古和加尔打了起来,【我要走了。】他跌跌撞撞向后台走去,但随后眼前绿光一闪,被搂住腰,“♪欢庆,堂堂正正。♪”眼前的五彩与喧闹糅在了一起,终于停下后,发现自己被带回原地。【该死的源氏,他从不敢和我来一场拉克希尔仪式。】
正这么想,他的头又被什么敲了一下,他抬头,丽丽正绕着圈向高处飞,手里挥舞着刚刚敲他的那根竹棍,【不对。】他发现其实是一个黑肤女子抱着丽丽绕着圈向高处飞,“♪一起,蹦蹦跳跳。♪“
“♪时空枢纽,让我们重聚。♪”泽拉图拍肩,“自信点,高阶领主。“
“是你们的可笑让我困惑。”【别再搂我腰就行。】说罢便被搂住腰,顺着泽拉图的闪现被带到更前。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4:00 +0800 CST  
“♪且留步……且听……“迪卡德连唱歌也叫人昏昏欲睡。
“♪珍惜时下,行乐趁今。♪” 空中盘旋的两条长龙撞在一起,消散开留下淡蓝色荧光,紧接着又出现了阿莱克斯塔萨,一个人影从她背上坠下。【半藏永远学不聪明。】
“♪在艾露恩的祝福下……♪”
“♪……幸福向我们走来♪” 半藏并没有摔死,【可惜了。】生命之花满地开放,稳稳地接住了他。
“♪而且的天堂的力量……♪“
“♪……照亮你们的路♪”
“♪欢庆,舞蹈,高唱。♪”
“♪今日没有纷争,往日的快乐今天同在。♪ “李敏旋转,跳跃,播撒红包。
“阿拉纳克,你不一起玩吗?”阿塔尼斯说。
“阿塔尼斯,我还以为你的品味会高那么一些。受够了,你知道谁才能笑到最后。”他将自己折跃走。【希望这次不会出岔子了。】
“对不起,阿拉纳克,我只能帮你到这了。“飞过来的阿塔尼斯将相位棱镜贴他身上。
他又被拉回到舞台前方,歌曲似乎已经结束,台上台下都注视着他。
“跳个舞,坚果头。”他寻声看见那个喜欢死人的家伙说。
“跳舞,跳舞。”台下的人喊。
“这都是你的错,阿塔尼斯!”他激活高阶领主之刃,随后头晕目眩倒在地上。【都怪你,阿塔尼斯,起副作用了。】
“喂,他晕倒了,快去叫医生。”人们在七嘴八舌地叫唤,虽然关心阿拉纳克的并不算多,但这种声音还是被他捕获到了。【高阶领主不需要治疗。】
“大家不要慌张。”声音有些苍老,但铿锵有力,“根据《元宵晚会应急预案.医疗篇》中,第二章第六节第八条规定行事。”【什么?】会场慢慢安静下来。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5:00 +0800 CST  
“嘿,我知道一个很棒的妞,哦你在这儿啊宝……啊疼!”
“翻个面,星灵。”【她敢这么跟高阶领主对话。】随后被人高高抬起摔下。
“迪亚波罗你太粗鲁了,不过确实翻面了,我看看,没啥事,照点绿光就好了。”他们把阿拉纳克抬到一旁的椅子上,医疗兵拿着医疗射线照着他。
“这就是你最好的治疗?”
“不满意的话您更喜欢兴奋剂还是碎片手雷?”
“那算了……唔!”他看到自己头上多了个针管。
“这样好的快一点。”安娜扛上抢走开。【她敢蔑视我。】
“咳咳。“陈和麦迪文站在台上,十分荣幸,能邀请到各位参加今年的元宵大会。“
“下面感谢那些与顺利召开息息相关的人。”麦迪文拿出卡片,“感谢鲁维西奥为我们提供的音响设备,生活想要嗨,就用鲁维西奥嗨翻天三百六十度3D环绕音大音响,音响就是嗨,谁敢不想嗨。”【我们的龙骑士可以每人装上一个,说不定能吵死对面。】
“感谢L.V.O.Y.C.魔法少女组合为我们提供的音乐指导,以及稍后她们的新曲,《魔法是高跟鞋》,让我们尽情期待。“
“感谢星灵吟诗团为我们提供的道具,以及稍后带来的新诗,《我在艾尔找到了一只小小幼虫》,让我们尽情期待。”【塔达姆还真喜欢长篇大论。】
“感谢……呜哇啦哇……为我们提供的不可缺少的人力帮助,以及他们之后的摔跤表演,让我们尽情期待。”
“感谢时空枢纽医疗协会为我们提供的风险预防指导,以及她们之后的诗朗诵,《治疗知道答案》,让我们尽情期待。”
“感谢女王为我们提供的场地,以便我们举行盛会。”
“还有你们,是你们,让这场晚会格外盛大,感谢所有到来的朋友!”
“让我们稍等片刻,即将到来的是,L.V.O.Y.C.为我们带来的,《魔法是高跟鞋》!”说罢,迷你鱼人,恶魔,兽人,开始收拾场地。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5:00 +0800 CST  
“真无聊,每个节目都会收拾半天吧。”他说,然而旁边的护士并不打算搭理他,收拾好东西起身离开了。“哼,那个绿光真无趣。”
“高阶领主,想不想去贵宾席待会儿?”麦迪文端着酒杯靠过来。“哦我是不是忘了对安度因提供的皇室佳酿表示感谢了?”
“那种事情中场再说,你还没给我侄女酿的佳酿表示万分感谢呢。”陈抱着酒桶过来。
“贵宾席就算了,安静点就最好。”【这些节目听起来就可笑。】
“看来我们的高阶领主不喜欢现场,我该怎么办呢,老陈?”
“把他塞进酒桶扔河里。”
“留好你的酒桶,或许你会需要他保命,即使毫无意义。”他激活高阶领主之刃。
“笑一笑,阿拉纳克,跳个舞啥的,幕后有个地方能看直播,要不要来?”
【也许不会很吵,但环境说不准会很糟糕。】这时传来一阵蹄声,【哦,惨了。】“麦!迪!文!“露娜拉把矛架在大法师脖子上。
“嘿,你好呀,露娜拉?这个矛?唔……要送我吗?”麦迪文傻笑着。
“大法师啊,我特意订的坐票,为什么根本坐不了!”
“唔,也许是生理结构上的原因?”
“您,说,什,么?”露娜拉保持微笑,【她在无理取闹上的功底倒是令人赞叹。】光明之翼从露娜拉头上探出来。
“光明之翼,真是万幸,帮我说说话,光明之翼?”麦迪文小声地说道,似乎这样他就做得很隐蔽,露拉娜就察觉不到一样。
光明之翼打了个哈欠,“呼噜噜……”趴在头顶睡了。
“唉……”他决定帮帮这个弱小无助的可怜法师,【力量与仁慈,只有我能让它们相得益彰。】“露娜拉,他说你生理结构不适合坐着。要多以德服人,不要妄动干戈。”
“阿拉纳克,这已经属于欺诈了!如果道德不能让我弥补损失,我就让他尝尝我的毒矛,然后变成肥料!”
“啊那个。”陈猛灌一口酒,“呼,也许是最后一口了。我说,我们后台有沙发,还与现场实时连线,要不要去那待着?”
“听起来……”露娜拉迟疑地将矛抬起,然后爽快地架在陈的脖子上,“要是不值票价,就把你做成花盆哦。“
“天使,要不要一块去凑个热闹。“那个声称不喜欢死人的家伙说,【他俩什么时候来的。】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6:00 +0800 CST  
他们注视着天使,马萨伊尔也注视着他们,【我怎么又这么以为,他甚至连脸都没有】,“你们……”天使终于发话,“……在吵架吗?”
“把他拉走。”露娜拉下令,“反正他问为什么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了。”露娜拉收矛,“希望那里环境不错,毕竟,我也不希望自己的花园里多一个长相不怎么妙的花桶。”
“我觉得塞纳留斯的教育方式可能出了些小问题。”【可悲的法师完全没意识到危险所在。】
“大叔,我父亲都管不了我,你觉得你的小小吐槽,对神的孩子,有用吗?别把我当成米露恩。”
“哈哈哈,这……高阶领主你要一起去吗?”
“可以考虑,毕竟我怕我当面嘲笑你们。”【除了同行有点煞风景。】他起身与其他人一同前往幕后。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7:00 +0800 CST  
“这沙发,太棒了。”露娜拉以奇怪的角度瘫在沙发上。
麦迪文他们准备了零食和饮料,【唔,可以接受,虽然并无用处。】“我越在时空枢纽,我越怀念塔达林的舒适。”他说。
“老陈刚刚塞了些问卷让我们填。”祖尔分给了他们一张纸。“我看瞎写点评价糊弄过去就行,”
“我看看。“露娜拉接过纸笔,”您认为主持人是否优雅帅气,A十分认为,B非常认为,C认为,D虽然不认为但可以从现在开始认为。算了卖个人情,选A了,我看都选A算了。“
“十分赞同。”祖尔开始奋笔疾书。
阿拉纳克瞥了眼那只落后的羽毛笔,又看了看落后的纸张,“中间有一道题,您是否自愿承担本次晚会成本的百分之十,A十分愿意,百分之二十都没问题,B……算了,D您的优雅帅气打动了我,我哪怕卖掉自己也会纯自愿承担。“他一脸嘲讽,虽然其他生物很难认出星灵的嘲讽。
“完了,完了,已经选A了。”祖尔脸色苍白,如果平时的脸不是白的就更好分辨了。【实际上你选什么都大同小异吧,无非是破财的数额罢了。】
“那个熊猫,我非把他做成水桶不可,好了,这份自愿声明要怎么处理。”
他用指尖的电流将纸张烧尽,“恋尸癖,你竟然连纸都能送丢,真丢人。”
“拔刀吧坚果头!“祖尔拿出镰刀。
“难得赞同你一次。”露娜拉将纸撕成碎片,“问起来就说你弄丢了哦,拉斯玛的祭司。”【毫无必要的“甜美”的声音。】
“你这种可笑的家伙还不至于我拔刀,不如先把事情办妥,如何?“
“让大家久等了!”电视里发出声音。
“……为什么把我拉过来?”马萨伊尔问。
“能把声音关小点吧。”他问,“清净点多好。”
“想得美,三比一你输了,这可是L.V.O.Y.C.的出道曲,很火的。”【我没听到其他两位说同意。】露娜拉随手调大音量。
“这种可笑的东西,也就你们这些幼稚的人会喜欢,我们塔达林就是被异虫……”
“闭嘴,开唱了,否则就把你捆起来。”
“♪魔法,是高跟鞋。♪”【果然很幼稚。】
“♪一闪一闪你看不见。♪”
“♪魔法,舞动身姿。♪”
“♪是否喜欢华尔兹。♪”
“马萨伊尔,你看,我们都不需要吃东西。”
他们就这样互相盯着,“……所以?”天使终于发话。
“所以你们天使有没有什么找乐子的方法?”
“……你可以拿个杯子,盯上一整天。”
“我宁可跟爆虫玩上一整天。你呢,祖尔?”
“我可以给你点骨——等等我没看错吧,那个是维拉?——我给你骨头,你拿它们拼出个骷髅。”
“然后那个骷髅鼓掌对我说‘啊,你真棒’,是吧,你也很棒。”【维拉?】
“我说啊。”树妖发话,“我也有好玩的游戏呢,你当靶子,我来戳你,好玩吗?”
他的目光紧跟着在舞台上乱闪的李敏,“有趣,尤其是一个猎人被靶子戳了的时候。”
“如果你再不安静点,我就让你好好听听‘力量是蹄子’。“
“♪萤火虫,飞满天。♪”
“♪星星与月亮一同皎洁。♪”
“嘿,”祖尔说,“奥菲娅那丫头长得那么俊,你说……”
“实际上,”他打断祖尔发言,“她已经有个乌鸦庭本土的男朋友,劝你放弃。”
“我指的是……”
“咳咳。”露娜拉干咳了两声,然后这里就再次安静了下来。【尽管无聊,但我想比“力量是蹄子”悦耳多了。】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7:00 +0800 CST  
出于威胁他被迫熬过整首歌,直到露娜拉的粉丝尖叫结束。【我只是不屑争斗。】“感谢迪卡德大师为我们提供的纸与笔,大家可以在喜欢的节目下方写上自己的留言,评价最多的节目,将有幸获得官方准备的精美大奖。”
“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传来女团的声音,“否则我的高跟鞋会到你脸上哦!”
“喂李敏不许威胁,唔,对不起我不该吼你。”【麦迪文这家伙,异性抗性怎么这么低。】“总之,让我们稍候片刻,准备迎接星灵吟诗团的节目,《我在艾尔找到了一只小小幼虫》。”
“听起来某个瞧不起别人的星灵……”露娜拉发出迷人的笑声,“原来自家的娱乐传统是念诗哈哈哈。”
“那是达拉姆,我们塔达林不这样!”【这都是你的错,阿塔尼斯!】
“骨头们听好,那个坚果头可是个大诗人呢,怪不得这么瞧不起我们这些知识浅薄的俗人。”
“你只是无法让人起敬。”他激活高阶领主之刃。
“朋友们。”麦迪文那种充满讨好的声音传来,“看来各位相处的不错嘛,露娜拉小姐,房间舒服吗?”
“啊,很舒服,就是如果少几个人就更舒服了。”边说边瞟了他们一眼。【难得我们意见一致。】
他默默收了刀,“刚才有只小虫子,我稍微让它领略了一下痛楚。”【如果你没来打搅我的话。】
“实属荣幸,那么那几张回执?”麦迪文伸出手。
“这件事,让祖尔给你解释吧。”露娜拉喝水掩饰紧张。
麦迪文面朝祖尔,保持微笑,“唉,抱歉,是骷髅干的,我会教育它们的。”
“一张没留?”
“一张没留。”
“好吧,无妨,几张小纸而已。”
马萨伊尔突然发话:“天堂之光照耀天使的翅膀,天使的翅膀……你们不念诗了吗?“哦?看来你们很有念诗的兴趣呢,是因为小探机的节目?你们最好不要在房间里摔跤就好。“
“你是说,探机,念诗?”【阿塔尼斯怎么想的。】
“放心,我们都审核过的,普罗比斯念的诗生动想象忍俊……让人极其有画面感就对了。话说待会儿会有跳舞环节,我们的高阶领主,要不要去跳个舞?”
“我拒绝。”
“该不会是不会吧,高阶领主?”
“不,我是觉得很蠢。”【可笑至极。】
“这可不行,会被阿塔尼斯吊打的。各位谁来教教他?”
“你还没有资格嘲笑我!”他激活高阶领主之刃,尖端抵到了麦迪文的防护罩,“你看起来很怕死。”
“实际上,只是束缚自己的封印,这样我就不会对你们出手了。”麦迪文摆出的姿势如同胜者。【嘴硬。】“好了各位,都会跳舞吧。”
“实际上。”祖尔发言,“我也不会跳舞,毕竟你让骷髅怎么看,召唤你的家伙是个什么人?”
“好吧,马萨伊……算了,露娜拉你应该跳得很好吧。”
“话说的没错,但我好歹也是神的女儿,随便跳什么的也……总之不能太掉价啊。”
“好吧……嗯……节目快开始了,我去准备一下,再见了各位。”麦迪文刚转身,一人将他推开。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8:00 +0800 CST  
“抱歉,守护者。”来者整理衣帽,“尊敬的露娜拉小姐,是否可愿意与我一同外出品尝吉尔尼斯鸡尾酒,顺便赏月看节目呢?”【狼,和鹿约会?不亚于人类与异虫在一起了。】
“理论上是可以的,狼人先生,不过这个沙发太舒服了点。”露娜拉换了种难以理解的淑女坐姿。
“沙发这种东西,贵宾席多的是,只要小姐肯赏光,莫说一件,十件也办得。”
“哦,贵宾席?麦迪文你过来?”
“咳,是他们自备的。”守护者拍了拍身上的灰。
“那我就答应你啦,要是让我失望,就往你头上种个花什么的。哦,你那有好吃的吗?“
“我们可以边走边讨论吃的问题。”
“你就不怕我路上吃了你?”露娜拉发出了淑女风格的少女笑声。【她已经吃过几只狼了?】
麦迪文的眼神充满了嫉妒与怨念,“即使是约会什么的,也没必要欺负我老人家吧。”他小声咕哝,被阿拉纳克听得一清二楚,【可怜。】揉了揉腰,正要往前走,又被一阵光影撞个满怀。
“抱歉,守护者。”来的是个年轻人,“露娜拉阿姨。”
“嗯?你叫我什么?”【该叫奶奶的。】
“啊不,露娜拉姐姐。”安度因脸红了,格雷迈恩和露娜拉齐看向暴风城的年轻继承人。“啊姐姐吃糖,元宵快乐。本来想请教些关于蝎子语的语法问题的,不过觉得还是自己再慢慢思考比较好,露娜拉姐姐,格雷迈恩叔叔再见。”小王子匆忙跑走。【这只鹿很有魅力吗?】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再撞我了。”麦迪文扶着墙走出去,“怎么办个晚会比黑心的复仇都累。”他再次小声嘀咕,而露娜拉和格雷迈恩挽着手跟在后面。
“下面让我们有请,星灵吟诗团团长,普罗比斯!”电视机里传来陈的声音。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29:00 +0800 CST  
“我一点也不好奇,我只是突然觉得这个声音不是很吵了。”他说,屋子剩余的俩人并未发表看法。
普罗比斯搬了几个箱子,勉强靠近话筒,“Hrr-hrr-hrr!“
台下出乎意料的安静,除了迪卡德的咳嗽声,“喂,阿拉纳克,翻译一下。”祖尔手里摆弄骨头。
“我拒绝。”
“Fay-vah!”顺便抬了抬眉毛。
“Shawl-wah?”
“Ah-wohllo!”探机激动地摆着双翼。
“Sho-walb?Kee-nah?”探机后退一步从盒子上摔下来。
“Brrt!”探机急忙又飞上去,“BRRRRRT!”
“Meh-klah.To-var!”
“Brrrrrrrrt.”眉毛抖个不停。
“Kah-nah!Ernt-ernt-ernt!”
“Shor-walb.Vor-osh!”探机身边突然折跃出三个水晶塔向天空发射激光。
“Wah wah!”普罗比斯转圈,眉毛一边高一边低。
“Kor-sha sho-vah?”
“Por sheh vah!”两边眉毛同时拔高。
“Fay-vah!”探机翻了个跟头。
场下寂静,屏幕这边的马萨伊尔缓缓鼓掌,随后台下轰动,声如雷鸣。
“Val-wah!”探机转了几圈飞走了。
“天使你竟然听懂了?”祖尔加快手速。
“……凄美的爱情……奥莉尔……”【他根本不是因为这首诗鼓掌。】
“感谢迪卡德制药厂为我们带来的治疗药水,英雄请留步,且喝完再走,莫言口味怪,波罗爆光快。让我们稍等片刻,接下来的节目是……“【陈看起来像生吞爆虫一样难受。】“……为我们带来的摔跤表演。”
“他们每次都说稍等片刻,然后闲的来找我们唠嗑。”祖尔将拼好的骷髅放在桌子上。
身后传来了陌生的声音:“没办法,陈叔他们太难了。”他们回头,奥菲娅正在整理发箍,“怎么样,这身衣服好看吗?好像太大了点。”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0:00 +0800 CST  
“唔……”奥菲娅穿了身深紫大衣,配上鸦羽披风,右肩还有个鸦头骨,“你这身看上去让人莫名恼火。”【就像那个人一样。】
“因为……”突然站起来的男孩说,“奥菲娅小……殿下无论是帅气还是优雅或是美貌都远超你们。”【这是什么?御用弄臣?】
“啊呀……布隆狄斯不许多嘴。“乌鸦庭的继承人笑着将男孩再次摁下去,”毕竟我也是乌鸦王,穿这身也没啥不对的……“
“那个我鞋擦完了,还有什么指示殿下?”“御用弄臣”探出脑袋。
“嗐……你去歇会儿吧,从我换衣服起就一直忙活。说到这身……嘿!干什么!”男孩起身又给她整理发箍。“唔……假装没看到,继续说,穿这身没啥不对的,就是尼芙改的这身衣服完全没考虑到我的个头和我的牙牙。”她双手摊开,“回头我非得亲自改个乌鸦女王的衣服不可。”
“不过你穿这么好干嘛,你也要找个帅哥约会?”祖尔骷髅做出惊恐的表情。【真是的,我记得我刚说完她有个男朋友。】
“哈?我才没有,我是要……“她打个响指,”成为主持人……“又潇洒地撩动雪白华发,并且不幸地击倒站在身后的男孩,”……拯救这个晚会。“
“比如带着观众一起跳华尔兹?”小骷髅弯腰鞠躬,伸出右手。
“我们女团不是已经跳过了吗?节目表演完后倒是也有跳舞环节。”骷髅的右手腕处断了,“其实我本来就打算去当主持人的,不过女团那边还有一堆事就稍微错时了一下。再见啦,朋友们。”奥菲娅挥着手迈着小碎步跑走,转身喊道:“跟上!布隆狄斯,最佳女主持是不等人的!”于是沉醉在被击倒的男孩如梦初醒跟了上去。
“嘿坚果,你脸好白。”祖尔接好骷髅的手。
“我想到了那次去君冠城度假的事了,现在也不知道君冠城怎么样了。”
“真难得,你原来也会担心些什么。”
“与你无关。”
“好吧,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个谣言,当然只是谣言,听说女士的石像失踪了。”
【荒谬。】“石像不会自己跑,除非,算了我不想跟你解释,这毫无用处。”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1:00 +0800 CST  
“陈叔!”他们一齐转向电视,“你说什么运动,静时如沉睡的德鲁伊,动时如发疯的黑龙呢?”奥菲娅问。
“嗯,嗯,那当然是喝酒了,喝的时候猛灌,喝醉了倒了。”这一段显然不是事先串好的。
“您就继续喝成德鲁伊吧。“奥菲娅推了把老陈的肚子,不过又被弹回来,”是摔跤啦。“
“摔跤?你那是没见过发疯的黑龙。”陈看起来相当耿直。
“那让陈叔给我们见识一下发疯的黑龙好不好啊。”台下一片叫好声。
“喂,你们别闹,我还得主持呢。”
“让我们倒数三秒!三!”陈手足无措。
“二!!”陈凝视着酒桶。
“一!!!”
“啊!!!!”陈举起酒桶猛灌。
“让我们有请摔跤手们为我们带来表演!”
摔霸味的音乐响起,陈呛了口酒,摇摇晃晃,“昏睡吧,德鲁伊!”她顺势把熊猫人推倒,牙牙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变成了个厚垫子托住了陈。奥菲娅做了个可爱的表情,优雅退场。
“这个应该是目前最棒的节目了。”他说,祖尔的骷髅比了个手势表示赞同。
“恐惧之王将吞噬整个世界!”他觉得电视在晃。
“现在,你将感受我的怒火!”火焰点燃油灯,迪亚波罗华丽出场,“准备好了吗!小东西!”【然而我可以轻松干掉他。】
“注意你的言行!我是部落的大酋长!”一台音响在迪亚波罗面前砸的稀烂,破烂音响的杂音声让他感到晕眩。
“嘿!”一副爪子拍在他脸上,“那东西一个好多钱呢。”
“丽——丽!”他站起来,转过身子,激活高阶领主之刃。“你在干什么?”
“唔啊。”小熊猫人坐在地上,将枣糕塞进嘴里,“抱歉,我只是想看看现场。”
“那你去现场看,不许打扰我!”
“真是的,你吼什么吼啊!我过年才穿的衣服都脏了,喏。”她站起来,“给你枣糕,原谅我吧。”
“你觉得我像是能吃枣糕的生物吗?”
“没事小女孩。”祖尔凑过来,“他不要我要。”祖尔接过枣糕吃了起来。
“之后我们的诗朗诵要支持我们哦,再见啦。”丽丽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哼,她还不值得我大动肝火。“他收刀坐下,”打哪了?“
“自己看。”
迪亚波罗将加尔鲁什背摔过去,加尔鲁什又击碎地板将恐惧之王弹过来,又扔过去。“都给我跪下,兔崽子!”加尔鲁什扑过去,被迪亚波罗反手抓住,头朝下砸进地面。
“恐惧之王第一,大酋长第二!”迪亚波罗踩碎地面,迸射火焰,又突然被一颗手雷击中脑袋。【实心的手雷?亏那群泰伦人想的出来。】
“呵,好戏该开场啦。”泰凯斯将手捏的嘎吱响,敞开臂膀,秀出肌肉。【他看起来就像刚从牢里出来似的。】
“人类,在我面前颤抖吧。”迪亚波罗转眼出现在大块头面前,将泰凯斯背摔出去,伴随着脚底的焰火,恐惧之王大笑。并随手将刚出场的鱼人扔进观众席。
“最好从现在开始担心你自己吧,恶魔!美洲豹来了!”天上跃下一个身影,往地面上砸出一个坑,“喝!”桑亚将恶魔甩了出来。
“奈非天……“恶魔又被爬起来的兽人扔过去。
“还是插在地上更适合你!”泰凯斯绊倒兽人。
台上的四人开始混战起来,舞台变得破烂不堪,好在观众并未受伤,“他们绝对没有事先排练过。”
“是啊,星灵。我们这要安宁多了,特别是某个鹿走后。这么大的屋子只有……等下,话说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他们一齐看向低头沉思的马萨伊尔。
“天使也不过尔尔,被别人的携手搞得神志不清。”
“快乐时光!”泰凯斯粗犷的声音将他们的注意拉回节目。
“他不是在摔跤吗?为什么会冒出来一架雷神,还有雷神为什么有手。”祖尔并没有回答,他在试图安回骷髅的下巴。
“都,给我,跪——下——”迪亚波罗抱着雷神的腿,被雷神拎起来扔到地上。
兽人则试图打断雷神的腿,“你离我的宝贝儿远点。”那双临时加的机械手将捏起一把石泥将加尔鲁什埋进去。
橙色的光芒一闪,一根链矛搅住雷神的关节,将一只手扭了下来。
“Mrgllll glrrm gl!”
“囚犯,在我美洲豹桑亚的双臂下躺翻吧!”
“我还没完!”大酋长爬起来,“Lok-tarogar!“
“恐惧永存!”迪亚波罗又吐出几口火焰。
“Mrgllll glrrm gl!”
四个人又摔了起来。
“Mrgllll glrrm gl!”鱼人终于爬上舞台,“Mrgllll glrrm gl!”然而还是没人搭理他,“Aaaaaughibbrgubugbugrguburgle!”奔波儿霸咬住手指吹气。
“我要打的你们叫爸爸!”
“AAAAAUGHIBBRGUBUGBUGRGUBURGLE!” 有阴影蔓在地板上逐渐延开来,选手们回头一看,一只巨大的鱼人出现了。鱼人怒吼着,将他们一个个提溜起来,除了雷神,他被单手抓着腿拖走“MGLRMGLMGLMGL。“
“清凉夏日泰凯斯健身班!从奔波儿霸到迪亚波……我的腿!“泰凯斯仍不忘打广告,鱼人就这样带着他们退场了。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2:00 +0800 CST  
“我的舞池要烂了啊!”一双手猛拍他的侧脸,“要烂了啊烂了啊烂了啊!”那双手逐渐往上爬,然后将他的头往下摁,“陈他在干什么!干什么啊!”
“住手!”他推开麦迪文,激活高阶领主之刃,“麻烦你不要急着送死,好!吗!”
“毁了啊拜托,医疗协会会杀了我的吧,不行我要跑路,我要……”
“感谢他们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摔跤!”台上的奥菲娅说,“看见他们挥洒汗水,秀出肌肉,您是否也感到疲惫了呢?为什么不试试维京航空为我们带来的新鲜的恢复之球呢?维京航空,全时空枢纽二十四小时必达。与我一起吃个球休息片刻,准备迎接接下来时空枢纽治疗协会为我们带来的诗朗诵,《治疗知道答案》吧。”奥菲娅提裙行礼退场。
“守护者,一个小女孩都比你强。”他晃了晃麦迪文。
“是啊麦迪文,振作起来,至少,你还不是骷髅,至少尸体腐烂前不是。”
“我现在得想方法修复舞池,并且把那群摔跤手拉入黑名单!”麦迪文推开二人,没走几步,昏了过去,倒在马萨伊尔身上。
“……他好重。“马萨伊尔说。
“说实话,看他们的笑话也并非无趣,我倒想出去看看那破碎的场地了。”
“坚果头,我们难得达成共识。天使,看好他。”天使迷茫地望向他俩。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3:00 +0800 CST  
“你们几个,能不能看看场合啊!”奥菲娅正训斥那几个摔跤手,“不用破坏力那么强的招会死吗,真是的。下次不许这样了,懂不懂?”奥菲娅跺着脚。“算了算了,走吧,元宵快乐哦。医疗协会的大家准备上场了!”奥菲娅扭头看到门口的阿拉纳克和祖尔,“不许捣乱哦。“随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上台了。
【我们塔达林又不是熊猫人,不会捣乱的。】“希望是一出好戏,别让我失望。“他说。
“在品尝完美味的恢复之球后,大家是否都觉得神清气爽呢?这便是治疗给我们带来的美好,而生活中有这么一群必不可少的人,他们是我们俗称的奶妈,我们的治疗者。对垒时,奶妈是一剂肾上腺素,让我们推掉敌人的堡垒,团战时,奶妈是一针纳米激素,让我们打爆敌人的脑壳,撤退时,奶妈是一壶佳酿,让我们反手击溃敌人。我们人人都要感谢奶妈,尤其是今日。正是有他们的辛勤劳苦,正是因为他们打败了玛尔加尼斯,瘟疫才在新暴风城绝迹,我们心怀敬意感激他们,而今天,他们也要给予我们忠告。让我们有请时空枢纽治疗协会为我们带来的诗朗诵,《治疗知道答案》!“
“好吵,不过她确实比麦迪文和陈强多了。”随着治疗者的上场掌声越来越热烈。
“稍等,骷髅的下巴又掉了。”
治疗者们站在破碎的场地上,“♪当你保护治疗时。♪”
“嘿,阿拉纳克,你听到什么了吗?”
“♪治疗也会保护你。♪”
“什么?”
“♪当你抛弃治疗时。♪”
“你仔细听,有风声。”
“♪治疗也会抛弃你♪”
“是你的幻觉吧。”
“♪这一切都因为。♪”
“不对,不对,味道也不对。”
“♪治疗知道答案。♪”阴影掠过。
“哈?“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4:00 +0800 CST  
“龙!”祖尔大喊。随后黑龙落下,强风推倒路灯,划破音响,烟尘散去,破碎的地板上,死亡之翼在治疗面前怒吼。
“一级戒备!”安娜迅速端出狙击枪,莫拉莉斯中尉戴上防护罩举盾持枪瞄准,乌瑟尔举锤护在最前面,卡拉辛姆和雷加尔护在左右,队伍中散发治疗气息的玛法里奥冉冉升起。
“弱小,无知!”死亡之翼喷出烈焰,一片鸦羽闪过,奥术能量挡住红炎。
“死亡之翼。”麦迪文浮在黑龙面前,“你休想摧毁我的晚会。”
“是吗,你似乎忘叫了谁来参加。”
“哦?唔,谁?”
“天命之灭世者, 万物之终结者!吾名死亡之翼!”双翼扇动火浪,“汝凡人法师,胆敢视吾如虚无,尔等便在吾之影翳下燃烧殆尽!”
“不,我只是怕,你,您刚来跟大家不熟,会吓到大家。”
“愚蠢的借口,今日,便是汝等众英雄之死日!”伴随着天空中砸下的陨石,黑龙口中喷吐出烈焰。
“为了时空枢纽,感受伊塔之怒!”卡拉辛姆跃上龙身,化为踢向黑龙的瞬闪虚影,不用力观察只能看见打在黑龙上的拳风与不动的金像。狼型的雷加尔扑向巨龙的眼睛,却被龙尾抽飞,黑龙又一掌落下,恰好压中空中的武僧。
“让你看个怪物!”斯托科夫伸出巨手并未推动黑龙,利爪反划断手臂。加尔鲁什抱住一只爪子,被轻易甩飞。
“这也太IMBA了吧。”D.va架势着MEKA环绕射击,被火浪推开,从机甲上跃起的源氏拔刀斩击,龙刃抵在护甲板上却并未划破,反被龙尾拨开。
“为你们今日的无礼,付出血与火的代价!”两条蓝色荧光的龙盘旋飞来,不过半藏的努力最后在巨龙的血焰中熔化了,并顺便淹没了闪电吐息中的恐惧魔王“一切都是徒劳。”琪拉勾住护甲板飞过去,同样被利爪斩断链锁。
“你的疯狂到此结束。”马萨伊尔从阿拉纳克身边飘过,飞上高空展开翅膀,“即使你是大灾变,你也得经历死亡。”天使展开镰刀高空中飞速斩击。
“兄弟,希望与你同在。”奥莉尔蕴含希望的光盾保护着马萨伊尔。
“今夜是我的主场,大龙你还是换个地吧。”正对着黑龙前,李敏闪来闪去,躲着攻击,爆炸魔星打击着护甲板。
“我要有龙骨模型了。”龙脚下,祖尔使着冒着寒光的镰刀挥击龙甲,四面的骷髅法师护在左右。
“为了艾泽拉斯!”瓦里安掰剑怒吼,跃了过去,龙身上的瓦莉拉将匕首抵在护甲板上划下。
“父亲!”眼看龙爪即将拍中国王,安度因高举右臂,倾泻而下的圣光罩住了众人,“圣光,赐予我胜利!”伊瑞尔的光翼融进光辉中,手中的重锤敲击龙甲。
“牙牙还没吃过龙肉呢。”奥菲娅将迷你鱼人们带进了后台,恐魔从鸦头骨中探出,环绕在她身旁,“我们上,牙牙。”
“奥菲娅小姐!”那个弄臣跑来,“太危险了,我来保护你。”【他原来不只是弄臣吗?】布隆狄斯不知从哪里搞了套金属盔甲,还提着柄单手剑。
“不用担心我啦。”奥菲娅握住他的手,“那不是你能对付的对手,你呢,就好好照顾这些鱼人,等我回来哦。”【拜托这里是战场,不是琼瑶剧场。】他识趣地别过头,猜到了之后的剧情发展。
“哦,比格沃斯先生,你不会有危险的,就在这好好待着……嘿,看什么看!我家宝贝是你能看的吗?“【这我还真没想到。】他又把头扭回去,给克尔苏加德和他的爱猫留下充足的私人空间。
“是!殿下!乌鸦庭鸦爪卫队长布隆狄斯.卡佩凯利誓死守护鱼人!”乌鸦庭的现任乌鸦王飞向黑龙,暗影附着在她的手臂上,打出带镰的触须。
泰瑞尔圣羽之辉闪耀,覆盖众生,英普瑞斯勇气的烈焰燃烧,天堂神兵悬挂天空,伴随巫妖王的凌冽寒风,一群食尸鬼扑咬着龙的后爪,而希尔瓦娜斯踏着阿尔萨斯的头盔高升,射出无数阴暗箭矢。众英雄都使出绝技对付黑龙,冰与火共舞,光与影同生。【看来无需我插手了。】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5:00 +0800 CST  
“所以……你在干什么,小矮子?”身后坐在沙漏上的克罗米合眼冥想,“所以?这条时间线要毁灭了吗?”
克罗米睁开眼睛,“我本该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能力,但实在高兴不起来。我刚才跨越了九百多条时间线,基本上你们都没救了。哦,如果你遇到麦迪文,千万别跟他说晚会炸了,他会彻底没救的。“
“首先,晚会已经炸了,其次,如果他们都没救了,那一定是因为我在九百多条时间线中懒得出手。”他激活高阶领主之刃,随意挥舞,而一旁的小矮子斜眼瞟着,“好吧。”他收刃,“所以我们要叫他们跑路吗?”
“你觉得九百多条时间线里没人想跑路吗?”小矮子依旧瞟着他,“啊啊啊啊啊这一切都太疯狂了,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我怎么都想不通,你看那个死亡之翼,那么大,那么凶,他的弱点竟然是……”
死亡之翼怒吼一声,震开众英雄,“深渊之中燃烧着我的憎恨!这个卑微的地方将在我的愤怒中支离破碎!还有谁敢挑战我!!!“露娜拉蹦跳到黑龙上方,【拜托这时候就不要笑了。】毒矛尚未出手,陨石却先砸中。
“我。”他激活高阶领主之刃,“塔达林的高阶领主,阿拉纳克,我要与你进行拉克希尔仪式。”【没错,只要我出场,又凶又大的黑龙就会变成屠夫的盘中餐。】
“卑微的矮小生物,你与你荒唐的仪式不配取悦黑龙之王!“
“胆小,怯懦,可笑的借口。“
“那么,接受我的怒火!”
火焰覆盖领主,“仅此而已?”火焰散尽,而高阶领主始终毫无躲避之意,“面对我!”胸前交叉的双刃挥开,迸发的灵能袭向黑龙,“我的利刃,渴求鲜血。”他冲锋过去,灵能电流在死亡之翼体内奔涌,“这便是,我的力量!”狂暴的灵能席卷龙身,无数的利刃划在板甲上。高阶领主从龙背挥舞到龙前,举刃击向龙眼,随后怒吼震落了他。
“高阶领主?不过尔尔!你们今日唯有死亡!”
“我……”他再次激活高阶领主之刃。
“光明之翼不允许你伤害朋友!”扮成死亡之翼的光明之翼闪到高空。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5:00 +0800 CST  
“你……是谁?”
“吾名光明之翼,相位之愈梦者,万友之抚慰者,我即是翡翠之风。”
“你……不应该在这里。”
“光明之翼想去哪就去哪。”
“但我要杀光这里所有人!”
“那么便先感受光明之翼的怒吼!嗷呜!”光明之翼口中喷了一小团火焰。
“你……看在光明之翼的面子上,饶你们一命!“【哈?一条小魔龙拯救了我们?不,我除外,我能打败那条龙的。】
“等下!”李敏捂着胸口闪现过来,“如果这就结束了那我们刚才为什么打架?”
“啊呀。”一旁的沙子化为克罗米,站在沙漏上将李敏搂在怀里,“李敏姐息怒,虽然我也不太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啊。“
“汝等凡人……“死亡之翼张开双翅,”一心寻死?!“
“好了各位。”麦迪文护在黑龙前,“如果耐萨里奥先生愿意放过我们,我们又何必纠结这一切是否太突然呢。让晚会重启吧!”【我现在想到了让人类法师臣服于我的九百种方法,呵,人类法师。】
“一起玩!”光明之翼兴奋地又吐了团火焰。
“哦,耐萨里奥先生,欢迎您参加我们的元宵晚会,我可以让厨子赶制一些大汤圆啥的。”
“不用了,两面三刀的法师。”黑龙收起翅膀,身上的岩浆渐渐平静,“我自己找地方歇会儿。还有别误会,我对你没品味的晚会毫无兴趣。”
“让我们一起欢迎耐萨里奥!”【有麦迪文这种祸患,他们迟早得被他害死,并且害我给他处理后手。】
“不许!”黑龙再度张开双翼,【看吧,我怀疑九百多次的没救都是他害的。】
“死亡之翼要跟光明之翼交朋友吗?做朋友?”光明之翼趴在死亡之翼头上。
“姑且允许你们的无礼。”黑龙收翼端坐,看起来无比温和,【这就是又大又凶的黑龙的弱点?】
“哈哈哈哈哈。”海上传来汽笛声,并伴随着一块迷雾,“黑心爷爷有礼物给你们!火炮开火!”【可怜的海盗,又得死一次。】墨绿的炸弹飞过来,炸起一阵飞石浓烟。
“大胆!胆敢伤害光明之翼,便承受我宣泄的怒火!”死亡之翼展开双翼,飞过去,落在黑心号上,直接压沉。
“看起来,我们的晚会可以继续开始了。黑心没死是预料之中的事,这么快又来搞事倒是预想之外,回头得报告给女王。”麦迪文说。“对了,老陈在哪?”
“咳。”小乌鸦王脸红了,小声嘀咕道:“可能被我灌醉还没醒呢。”
“我发现,死亡之翼震了几下,又吐了几口熔岩,还下了点陨石。”麦迪文跳了两步古典舞,“竟然基本把场地修好了。”
“时空枢纽的朋友们,在经历了大小惊喜后,让我们一同起舞吧!”【她是多喜欢当主持人,话筒竟然还留着。】“嗯……找几个人领舞比较好。“
“谁最英勇让谁来。”
“我弟弟跳舞好。”
“不我哥哥更好。”
“我,我,李敏!”
“暴风城的小王子也很不错的呢。”
“过奖了,伊瑞尔阿姨,不,伊瑞尔姐姐好。”
“安娜大姐也很帅啊。”
“过奖了,我倒觉得乌瑟尔护在前面很有安全感。”
“嘿,你们见过灵魂狼跳舞吗?”
“那几个面瘫天使也很好呢。”
“祖尔打出了二两骨头呢。“
“别问我,我永远支持奥菲娅,布隆狄斯以乌鸦王之名起誓……”
“阿拉纳克把风光都抢没了。”
“麦迪文救了我们好几次呢。”
“各位,各位。”麦迪文叫停大伙,“不如先让我了却一番心愿,阿拉纳克,你学会跳舞了吗?”

楼主 三国大师可正演  发布于 2020-04-21 11:36:00 +0800 CST  

楼主:三国大师可正演

字数:16698

发表时间:2020-04-21 19:1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7-09 04:01:59 +0800 CST

评论数: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