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巷笙歌】【纪实】  别抱怨,抱我。(MF)




江子喻。

不可理喻的喻。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2 18:44:00 +0800 CST  




“千变万化的是人心,纹丝不动的才是命运。”


题记选自独木舟的《荆棘王冠·致无尽岁月》。
不知道第几次重开,这个圈子终究被主流抛弃、排挤、被认为有伤伦理,就像现在的我孑然一身,徘徊在喧嚣的边缘与岁月风霜相拥,长歌当哭。
距离第一个纪实贴已经快要两年了吧,原本以为来到这个圈子的时候我已经足以成熟,但两年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在一次又一次蜕变里,我依然不知道我的归途,还踏在荆棘上故作坦然。


但我永远都是我,低吟着来日方长,不低头是我留给这个世间最后的不屈。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2 19:02:00 +0800 CST  
排版排到心力憔悴。不想排了就这样吧。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2 19:05:00 +0800 CST  



刚刚看完了《默读》,考完试的我简直放飞自我,趁着我可能唯一一天的假期先玩一会儿。
啊和哥哥嚎了一晚上费渡怎么可怜,他现在都不想看见我,觉得我都不心疼他,说他以前明明也很惨什么什么的。
……
幼稚的男人。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2 20:58:00 +0800 CST  


我算算距离上个贴子已经过了一个半月,这一个半月弘曦哥哥和学长完成了高考。弘曦哥哥考得很好和弘旭哥哥上同个大学没多大问题,学长的话211是稳了,努力是有回报的。阿城哥哥自从那次和哥哥的对手戏结束后,也没回学校,直接被哥哥丢回了少科班,放话要是再闹脾气就直接打断他的腿。
为了表示我对阿城哥哥的崇拜所以我另开一段。阿城哥哥高考前两天回来,高考前一天还跟我出去吃夜宵,高考省排前两百。这是人吗???不复习都前两百???我要跳江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算了不说了。

我的话。
期中考段八十七,月考段二十三,期末段七。出去了一个月对成绩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的,我有点怀念顶着段一的那个月。
游荡在学生会、团委、社联三大污水组织。结束了学生会的预选名单的一轮审查,现在的小年轻啧啧谈恋爱谈到我都不用调查;团员入团仪式虽然因为五四运动一百周年所以有些复杂,但还是有惊无险的;社团换届是我见过最平静的一次了,没有互相举报、没有勾心斗角,省不少事情。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我真得快转成陀螺了,考试前学生会轮值主席、各级部长、团委和社联负责人的集体总结会议,我真是把我以前天地杀/妈客的功力使出来了,他们说我那天骂得人设差点都崩塌了。现在想想真得爽(。以前在集体会议我就负责划划水,居然有一天是我来主持会议,还能骂人而且不会被Diss。
一个半月也没少给哥哥骂,回到家劈头盖脸的就下来了,各种奇奇怪怪,好吧也不是奇奇怪怪的原因总是挨骂,大多数挨骂了也少不了一顿揍。今天好迟了回头再说吧。
我都快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了,昨天刚从学校回来,一回到家躺下就开始睡,睡到早上九点。今天放纵了一整天现在浑身难受。

晚安各位。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2 23:34:00 +0800 CST  



最近似乎都有在和阿城哥哥打电话,听说他在那里过活的非常滋润,我坚信多跟大佬在一起我迟早也能变成大佬的…!
虽然事实上并没有。
现在极度怀念已经飞到意大利的弘曦哥哥,一个半月我依然没有学会他是怎么在哥哥面前嬉皮笑脸、撒娇卖萌、哭几声就能让哥哥消气。这个技能似乎不能学习。
哥哥和他的女朋友急剧升温的爱情似乎让他变温柔很多,恋爱使人温柔这句话诚不欺我。还没见过嫂子,听说是学设计的,啊…算了我不清楚,照片里看着很漂亮,那种干干净净的小姑娘。
学长——高考成绩出来那天差点疯了这孩子,超常发挥了。我的爱情也在急剧升温,哥哥跟我说等我高三念完没分就赶紧和爸妈坦白了,哥哥终于不打算插手我的爱情了真是太好了吧。


期中考的事情哥哥没和我计较,虽然我心里还是很难受。哥哥每天的第一要务就是收拾弘曦哥哥,第二要务是把我丢到床上睡觉,是的期中考后哥哥和爸妈决定让我走读一段时间。
然后我和弘曦哥哥就成了一对被迫努力学习的好孩子,假的。
“喻儿我帮你写数学,你帮我写语文呗。”
“成交。”
这就是我和弘曦哥哥待在书房里的日常对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幸好哥哥没有检查作业的习惯要不然我们俩肯定要被他按在一起抽死。
好吧可能是只有我被抽死,太惨了。全场地位最低,噢白白的地位比我还低。一岁多的小孩子,每天给哥哥抓着搞什么学前教育(?白白现在看见哥哥就跑啧啧。想想当年白白没了哥哥就哭闹的性子,真是风水轮流转。

挨骂的都是些鸡皮蒜毛的事情,比如说约考回家那个晚上,老爸问了一句成绩我当时就炸了。直接把碗丢到桌上,起身就要走。
“坐下。”这也算是我现在发现的吧,哥哥对于我越来越多的使用指令性的动词。说实话蛮不爽的,我没他们那么多好性子,宁愿大家都下不了台也不会委屈自己的。
在哥哥第二次让我坐下的时候我还是怂了,我是实实在在感觉到哥哥生气了。我也没想到在弘曦哥哥面前他也能这么下我脸。
“选择没涂回家发脾气谁把惯你成这样?”哥哥放下筷子一直看着我。月考数学选择没涂,我交卷的时候才发现,要不然就甩段一十几分了真得超难过…难道其他科目都考得很好。
“我没有…”
“那你在做什么。”
爸妈和弘曦哥哥都在打圆场但哥哥一点都没有打算放过我样子。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发那么大脾气,这种事情我也没少做。
“整天在家里闹你那些小脾气,没让你抄卷子就不错了,别往我枪口上撞。”
“抄就抄。”
“十次,没抄完别睡。”
“大哥你别这样,十次肯定抄不完。”
“她自己说的我能怎么办。”
反正我就回去抄卷子了呗,哥哥说抄数学卷子绝不是让我把卷子上的字抄一次再把答案填上去,每一道题不管参考答案上有没有我都是要把解题过程补上去的,真是谢谢他没直接丢十套卷子给我。
晚上抄了四次搞到了凌晨一点多,哥哥理也没理我。两点多的时候虽然作为一个夜猫子这个点还活跃得很,但是我真得抄烦起来了。想想以前哥哥让我抄什么没几分钟就抄哭了,这回我只想骂人。
“还没抄完?”哥哥进来的时候我刚抄完第五次,甚至没有来得及翻面。
“…你看不见吗?”
“收起你的脾气好好说话。”
“那你出去吧,省得我又惹你生气。”
“委屈了?”哥哥坐在桌子上看着我,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我就知道我今天晚上是完了,我都怀疑他假都帮我请好了。
“我没有。”
“还闹?给你台阶下你别不知好歹。”
“你哄我两句不成?一定要这样给我台阶下,我不要面子的?”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3 20:25:00 +0800 CST  



然后他就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这幼稚的男人一定要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你自己找罪受还要我哄,就是我把你惯得。”哥哥把我的椅子往外拖了一段,直接把我抱了起来。
“我给爸骂一晚上了火气很大,你最好不要惹我。”
“爸又怎么了?”
“先说我苛责你又说我把你惯坏了,做个人真难。”哥哥把我丢到床,突然又有点罪恶感起来了,我心情不爽想闹个脾气还能连累哥哥,不得不说我在老爸那脸面太大了。
“对不起…”
“明天早上给爸道个歉,以后餐桌上再给我闹这样的事情,你最好小心你的脸。”
“下次我还是会发脾气的。”
哥哥一巴掌就拍在我身后疼得我一个激灵。“你就是欠揍。”哥哥帮我扯了被子,我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啦?难受?是不是低血糖?还是低血压?我要不给你测一下?让你晚上不好好吃饭,我现在去给你弄点东西。”
“我没…就想你留下来陪我一会儿…”“你就不怕我留下来气不过揍你一顿吗?”“要不你先揍我一顿然后待一晚上…?”

哥哥拍了拍我的脑袋,在我床边坐了下来。“你这样会让怀疑你做了什么良心不安的事情。”“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吗?”“要不然你以为呢?”
我觉得我当时一定是熬夜熬得脑子坏了,转眼就哭得乱七八糟的。等停下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瘫在哥哥怀里,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情绪。
“所以,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很难受。”
“你答应过我的,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和我商量。”
“我可不可以明天再说。”
“睡吧,我在这。”

有时候我真得蛮过意不去的,虽然是周末我还是六点钟起来了,哥哥捧着他的笔记本坐在床边噼里啪啦地不知道干什么。
“哥,早安。”我翻身仰他电脑上。“再睡一会儿,又不上课你起那么早干什么,这个点弘曦都还没起。”“我醒了就睡不着了。”“那我去给你做早饭,你再躺会儿。”哥哥把我按回床上就自己出去了。
“先把昨天的事情解决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手里捏着杯子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实话我还真没什么事情。考试说是选择没涂比起期中也是登月一般的进步,在学校里焦头烂额的但好歹还和小部员混得开,班级里因为NOIP的事情他们就差把我供着了。
“我觉得我…我…哥我不知道。”
“我带你去看医生。”
“我不去…哥我不去…”
“当初抑郁你说没事你自己能处理,我那时候是傻了才信你。我现在不管你有没有抑郁、抑郁有多严重,我现在只知道你焦虑指数已经够让你休学了。”
“我没有!学校里…”
“你别和我说这些,你在学校里和别人怎么样我不管,我只知道我看见的你问题很严重。你知道你昨天晚上都在嚷嚷什么,你整个晚上就没有安静过,抱着自己抖得不行,碰你一下就反抗得不行。你还敢跟我提学校,要不是碍着你耍脾气我早去学校把你那些破事都给推了。”
“哥…”
“不管是抑郁还是焦虑这都不是事,我都会在的,但是你这样子我很担心。”
“哥我没有抗拒治疗…那些症状开的药我都查过了,不是止疼成分就是安眠成分,我真得受不住这些东西…现在那么辛苦我不用那些东西就能倒头睡着,写作业的头疼可比胸闷什么的难受多了。”
哥哥看着我很久没说话,对于我自己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真得再清楚不过了,那些药物我真不敢去碰,碰完我也就真得完了。
“你自己早就清楚的。”
“我知道,但是平常也没怎么样,一到考试就发病而已,考完就好了嘛。”

“你过来。”
“我不过去…我过去你就要打我…”
“别给我折腾弘曦那套,要不然我现在去弘曦那拿藤条,他肯定会醒过来的。”
我,操。他赢了。我磨磨蹭蹭地过去之后哥哥把我按到了他怀里,揉揉我的脑袋,鬼知道我当时有多感动,感动到哭不出来。

“是我做得不够好,让你那么小就那么懂事。”

虽然这话我在网上看到好多遍,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好感动。虽然我没哭出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哭出来,该哭的时候不哭,我这是什么毛病(……)
“哥你真不如揍我一顿让我良心安定一点,你这样让我瘆得慌,让我觉得我是不是给你下蛊了。”
“藤条在弘曦那,你自己去拿。”
“我能拒绝吗…?”
“不行,他现在应该醒了。”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3 20:28:00 +0800 CST  



处于良心的不安以及太久不挨揍的想念,我悄悄咪咪地摸进弘曦哥哥的房间里的时候他正在抄古文。
“喻儿怎么啦?”
“哥哥说藤条在你这。”
我看见弘曦哥哥整个人都颤了一下,然后用一丝惊悚的神色看着我。“喻儿你做了什么,大哥要拿那么凶残的东西。要不要我去帮你混一下,要我现在给大伯打电话吗?”弘曦哥哥手忙脚乱地要去拔在充电的手机,我先一步拿走了,要是爸真知道这些破事我就真逃不过要去强行治疗了。
“我没事,哥他以前也不是没用过,就吓吓我…弘曦哥哥你要是真心疼我,等会儿你别出来就好了…”我都不敢想象我那惨样给弘曦哥哥看到他又要嚷嚷什么,为了我的脸面…算了我没有脸面。
最后我还是拿走了藤条,哥哥坐在沙发上在看《麦克白》,噢这是我看完《默读》从书柜里掏出来的。
“趴着吧。”哥哥拿了我手里的藤条空甩了几下。“哥…就在客厅吗…”“要七点了,等会儿爸妈醒过来了。”我心如死灰地趴了下来。
“十下。不许再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了知道吗?我等会儿给你买个老人机随身带着,有事情就我打电话,哪怕打给我哭一场都好。”原谅我第一反应是十下我还能扛着住而不是他后面那些话,等我回过味来的时候第一下都下来了。
“哥…哥…疼…”
“下次还这么瞒着我就打到你愿意哭为止。”
哥哥事实上并没有用太大力气,没青没紫连棱子都没,拿藤条打出板子那样的肿胀他也是厉害莫…反正我哭得很惨就是了,为了面子我还只能干流眼泪不能乱嚎…虽然弘曦哥哥说他听得还是胆战心惊的。
“来,哥哥抱。”哥哥打完把藤条往边上一丢就把我拎了起来,“你这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扛着的性子都说你多少次了就是改不了。”
“跟你学的。”
“跟我学个什么玩意,我是你哥哥是家里的长子我抗自己的责任,你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姑娘凑什么热闹,我们家还没落魄到要你去做什么。”
“我还是姐姐是家里的长女呢。”
“白白以后敢仗着年纪比你小在你面前胡作非为我直接把他扔出去。你永远是家里最小的那个。”
“拉钩。”
“好。”

其实上面都不是重点,重点在这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录了音,听了十几次保证一个字都没错。
老爸给吵醒了,看见我眼睛肿着还有藤条直接一脚就往哥哥腰上去了,把哥哥直接踹到了沙发上。我知道我该拦一下但是我当时站在那里真得不想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有意思没意思,现在才几点周末大清早就训孩子,你是太清闲了吗?不就是忘了涂卡吗?喻儿她这回进步多少名你看见没,你就不能看点好的?人无完人你懂不懂?”
“我没因为这事打她。”
“我迟早给你气死我跟你说,那你说说什么事情,就昨天她摔个碗我骂你几句你就给喻儿摆脸色?她一个小姑娘你打她做什么?你平常训白白就算了,反正也不值几个钱,你对你妹妹能不能耐心点。”
“我拿她撒气您还不把我打死。”
然后老爸还真的拎了藤条往哥哥腿上甩了几下,大夏天哥哥就穿了一条短裤,抽在大腿上分分钟显红棱子起砂了都。吓得我把手机往桌上一丢就挡在了哥哥面前,我觉得我再看戏看下去肯定就要爆发家庭暴力事件了。
“爸——”
“喻儿你别拦着,这混小子每天都欺负你你还这么护着他。”
“爸——哥没欺负我是我自己找罪受。昨天晚上不该没理由的发脾气的,是我自己做错了还对你们使性子,对不起…”
“没事,不高兴就冲我发脾气没关系,你开心就好。”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3 20:33:00 +0800 CST  



我总想着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活得都很滋润也不是没理由的,至少总有人跟我说“往后倒,不会摔”。
弘曦哥哥也出来了看见哥哥腿上的棱子默默地跑到房间里拿了药再出来。
“你要是再对喻儿动手动脚你自己看着办,你这脾气都是跟谁学的。”
“爸你先看看你刚刚抽的那几下再说这句话行不行,你看我什么时候把喻儿打成这样了。”
“你敢!”
“我不敢…”

哥哥对簿老爸永远都是要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总觉得哥哥打心底是对老爸是有恐惧心里的,可以理解但是每次到这个时候我就很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物降一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老爸洗漱去了的时候我和弘曦哥哥跟俩兔子似的一左一右蹲在哥哥旁边,弘曦哥哥在开药膏,我就比较厉害了,直接要去卷哥哥本来就不长的裤子。
“你们俩造反呢???”
“大哥你别动!我怕我一个手滑本来没破的我给你碰破了…”
“我没那么矫情,我自己来。”
“你来个什么!坐着不许动!我又害你挨老爸揍了…”
“说什么瞎话,不就是这几下吗,以前也不见得你心疼我。”
“?没良心,那次你挨揍我知道了不是直接跑去救场的。你谈恋爱那次是不是我,你吸烟那次是不是我,你打架那次是不是我,你转专业那次是是不是我,你不喝药那次是不是我!!哪次我不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你!!”
“是,是,是,妹妹最好啦。”
“幸好我爸在英国…哥哥也不打人。”
“啧之前有次你去参加游学不在家,没看见你爸拿着皮带把你哥抽得一周不敢下床。”
“帮我撒谎的那次…?”
“对啊。”
“不是你打的吗?”
“我当时才多大?高一还是高二我敢把弘旭打成那样?用你的脑子想想行不行。我过去的时候弘旭全身都脱力,醒过来第一件事还让我别揍你。”
“幸好我不在…”
“对啊幸好你不在,要不然喻儿肯定找你帮她撒谎。”
“…为了喻儿挨一顿值得。”
“别了我不值得,不值得…”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3 20:35:00 +0800 CST  



我:哥你要出门啊?
哥:嗯我出去三天,你返校我不能陪着,在学校注意一点,刚回去住校可能不习惯,在家里那点大小姐脾气收着点。
我:搞得我没住过校似的…不对,你出去那么久做什么???
哥:给你把嫂子带回来,趁着爸妈过几天在家。
我:不是…你们才谈多久就见家长要谈婚论嫁了啊???
哥:六十七天,没呢,就是带回来给爸妈看看,我们俩不都还没到领证的年龄。你想什么呢。
我:…心情复杂。
哥:许你给我找妹夫就不许我给你找嫂子了?
我:我没这个意思。
哥:别担心你还是我的小天使乖。
我:别,你这些话留着给嫂子,你别整我,我怕。

说实话心里还是很难受。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3 21:52:00 +0800 CST  



一开始走读就说明留在家里的时间久了就容易出现情感摩擦,尤其是像我这种说话不过脑。这我还是要承认的,我生来就不是个沉得住气的人。
从月考那次看见老爸对哥哥的态度之后我和弘曦哥哥安分了不少,那几条紫红色的东西太吓人了…生怕哥哥一个生气就把我们俩抽成那样。但我们俩还是定时会假装自己是只兔子强行给哥哥上药。
再挨打这就和弘曦哥哥有着千丝万缕说不尽的关系…哥哥说得对幸好那时候弘曦哥哥不在,要不然我肯定找弘曦哥哥。我周考英语没及格签字是弘曦哥哥帮我签的,反正都是哥哥都一样嘛…
我也没料到弘曦哥哥居然签哥哥的名字…我原本是想让他签他自己的就成。然后我还丢在试卷堆里,哥哥过来随便翻翻的时候直接被抓了。
“你们俩挺会玩的。弘曦昨天那十下手板我就该往你右手上去是吧?没及格还打算作假,喻儿你脑/残剧看多了吗?还是你又想找揍了?”
“我不是怕你生气嘛…”
“完型就干脆没写,你很厉害的嗯。”
“我睡着了。”
“你上次撒谎是什么时候了?”
“上个学期政治没及格…”
“那次还过来跟我坦白,这次你都开始拖弘曦下水给你假签了。”
“大哥是我自愿的…”在这节骨眼上还敢去撞哥哥的枪口,弘曦哥哥我敬你是条汉子。

哥哥把试卷卷了起来再我的脸上敲了敲,这是一个危险动作极其危险。“弘曦这账留着你哥跟你算,还有七八天高考我不想坏你心情。你给我出来。”
“我也要考试…”
“别考了,有什么好考的。”
上次政治没及格我真的怀揣不安的过了一个周末没有说第二周回来的时候,趴在哥哥怀里好久才坦白了这件事。他当时也没怎么了我,就让我以后好好背书,尝到了甜头就容易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
哥哥把我拎到了他房间里让我坐在床上他靠在桌子上。
“这几天都干什么了?”
“念书啊…”
“还贫?”
“我发誓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有那也是找弘曦哥哥帮我签字。”
哥哥看着我一副无奈的样子坐在我身边把我往他肩膀上考,我也就顺势靠了过去等他接下来说的。就算是先礼后兵我也要接下来不是吗(…。
“你怎么了最近。”
“状态很差…我感觉又到了一个瓶颈期然后被扔低谷里了。”我抿了抿唇,我也没料到他开考就是那么温柔的语气,我打的一万字腹稿都没用了。
“很累?”
“没,我还能撑下去,只是一时间调整不过来。”
“弘旭建议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开点安神的药物,他说你这样很危险。说实话我现在也没什么念想,第一个就是希望你能平安喜乐,不管怎么说是因为我和爸妈的失败才会让你变成这样。”
“我跟你去,你别这样,我会难受的。”我还答应了这件事,我用十二指肠都能想到如果不是哥哥一直在咨询这些事情,她是绝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提起这种容易挑起战争的话题,只是我没想到是弘旭哥哥。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4 15:51:00 +0800 CST  



第二天跟哥哥去做测试的时候说实话我还有点轻车熟路,不配合永远是我做的第一件事。每次我都会觉得人无完人为什么会有人测试出来是完全的积极向上,这要活得多光彩被多少人保护着才能滋养得如此干净。
测试结果我自己心里有数,要给哥哥点发挥空间,所以没有填得太过分。我看见哥哥瞥了眼我然后让我和医生独处,很显然这个医生功力不足,这种交谈让我把握话题他就输了真的。
教点你们不好的,就是去做心理咨询的时候千万不要被他带着走,自己心里有杠杆就别偏了,我至今不明白“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什么时候也能作为判定抑郁的条件了,虽然它说的是“苛责自己”。
结果还行,回家的时候哥哥在地下停车场里半天没动。“喻儿撒谎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说完他才开车离开了停车场,他是知道我测试作假了的,我很清楚这点。
回到家里弘曦哥哥在做题,我也没去打扰他而是蹭到了哥哥房间里,哥哥在阳台上吸烟给我抓了个正着。他平常也不怎么吸烟但是基本上都会被抓到,可能是每次都是我把他惹烦了他要吸烟静静吧。
哥哥看到我到卫生间漱口了才走到我旁边,我闻不得一点烟味的。“怎么了?”哥哥对于我总有说不完的温柔似的,从小到大不管怎么样他总能心平气和的说话,哪怕是凶我几句也很快会平复心情回到温温柔柔的模样。
“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没有。”
“那你躲在这抽烟?”
“没生气,只是觉得你不够相信我。”
哥哥坐在床上仰头看着我,我盯着他好久然后去把门关了,站在他旁边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
哥哥伸手掐了一把我的脸,人就是那么奇怪,那心理咨询师怎么聊都没出事可他这么一掐我就受不住了,我合住了他还没缩回去的手蹲下来哭了。
这么多年,我自己的路上我一直不是第一个人。童年时替我背锅的哥哥,小学帮我打架的哥哥,初中会因为我从外地赶回来的哥哥,还有现在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我的年岁里只有他从未缺席。哪怕谈了恋爱很多事情我也习惯性的第一个想到哥哥,他曾经再无理的想要拆散我们,但到最后我也感觉到他对于我沉沦的溺爱。

哭完我站起来摸了眼泪就趴到了他的腿上,然后他就按住了我的腰。他早就想打我了我很清楚,他碍着我临近小高考和期末容易开始做偏激的事情所以忍着罢了,这些年他一直这样,不会再用以前上来就是一巴掌把我打怕了再去讲去讲道理。
“每次揍你我都怕我把祖国的花朵折焉儿了,每次都跟你说一样的话我都累了,多相信你哥一点不行吗?”
“我信不过那个心理医生也不想让你生气而已…”
“我花一千多给你去半日游是不是?”哥哥往我身后拍了一下,不轻不重的,然后感觉到他掀了我的裤子。我都已经接受了他时不时让我一个人角落里跪着,但是身后凉飕飕的还是好难受,以至于大夏天我不管怎样都要穿打底裤的。
“没想玩你,我手上没个轻重的怕把你打坏了。”上回挨揍没褪裤,十下身后一开始没什么事情晚上再看的时候青了一大片,老妈看见了破天荒的逮着哥哥骂了一晚上。
挨打的时候面子是什么东西,我伸手直接抱住了哥哥小腿,细得跟杆子似的压根没有手感。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4 15:55:00 +0800 CST  



感觉很疼,我虽然深切的爱着OTK但是它对于一个人的羞耻心是极大的考验,尤其是哥哥这种发现我用指甲刺自己的时候直接把我双手反扣上去了。操。
“算了,起来。”刚被扣上没多久就感觉被松开了,我整个人直接滑到了地上,然后又觉得有点丢人但是又没有穿上裤子…妈/的我到底起不起来…
“我去看看弘曦,等会儿来找你。”哥哥起身就往外走,他刚出门我就蹦哒起来把衣物整理好了。我可能过度解读了,他在给我留面子。
从他那里抽出纸笔跪在地摊上想给他写信,写完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哥哥还没有回来。“膝盖不要了你?”哥哥一进来就把我从地上扯了起来,Get到哥哥即将骂我的预兆,刚给他扯起来我就抱住了他。
反正我在他面前也没有面子。
“怎么了?我没生气。”哥哥摸了摸我的脑袋轻声说道。
“我怕你生气。”
“我哪舍得对你生气,晚上带你和弘曦去外面吃,你二哥哥要来,下午乖乖写作业。”
“奕彬哥哥要来啊…三哥哥呢?”
“跟昱嵩什么关系,他还在日本。”
“我以为他们俩会在一起嘛…”

说实话我和二哥哥关系并不算好,可能是唯一一个我不太熟的哥哥,因为二哥哥总是冷着脸,小时候每次去找三哥哥玩都小心翼翼的躲着二哥哥…
平日里我叫三哥哥都是直接那么叫的但叫三哥哥都会带上名字,我是真的打心底怕二哥哥,就哥哥怕老爸那样(…。哥哥还说我以前叫二哥哥都是说什么那个好凶的哥哥、凶巴巴的哥哥、不笑的哥哥什么的。
…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上一次还是在白白周岁的时候,他帮我和哥哥挡了几杯。
那天晚上看到二哥哥的时候他还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二哥哥和三哥哥说是同卵双胞胎但却很好区分。弘曦哥哥跟个孩子一样一直问他们俩有什么不同,我表示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认错过(…。
其实也就聊了几句,二哥哥给弘曦哥哥送了个手表,又丢给我一条项链。哥哥一直在调侃二哥哥出手大方什么的,看弘曦哥哥兴奋样子我又看了眼手里的项链,反正我是看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挺好看的还有点沉。
后来哥哥才跟我说弘曦那手表四千多我那项链六千多…二哥哥大佬、大佬,出手那么大方的大佬不多了(。
哥哥好像也给二哥哥塞了什么东西我没看清,这种人情世故我不懂,而且这辈子都不想懂。我也没敢问…
对二哥哥的改观来得超快,小高考哥哥不在全程是二哥哥陪同的,现在想想是不是哥哥知道他要出去才把二哥哥特地叫回来的(。)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4 15:58:00 +0800 CST  



看见吧里有一个哥哥记录妹妹成长的贴子,突然就很感慨。哥哥也是这几年才同我说一些他的想法,我也想知道以前的我和哥哥之间的故事。
哥哥的日记有一柜子,有时候摸到他那里睡觉的时候会看见他经常抽出几本放在桌上。有时候还蛮想看的其实,患得患失的感觉并不算太好,尤其是面对哥哥那样有点薄情、冷淡的人怎么都很难受。
我也想知道哥哥以前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样的哥哥,是要严厉一点还是温柔一点,想以后要怎么跟初生的妹妹相处之类的…
我一直都是喜欢就要攥在手里的性子,仗着受宠我说想要的就没有没到手的,这里面包括哥哥。小时候哥哥再怎么惯着我那也只是惯着我而已,从小到大装一个一包糖就能心满意足的孩子我也不容易,好吧我知道哥哥宇宙第一好,但是我就比较贪心。

《作为自己》在贺昭容的日记里我写道:我想你,对不起。这也是我日记里的原话,有段时间我甚至把我对于哥哥的依恋当做一种罪恶,我的占有欲是肿瘤在心脏里生根。
哥哥要把嫂子带回家了,虽然我从来不是他关心列表的独一份,但依然非常难受。嫂子那是其他人能比的吗…
这几天都在稳定心情,一直在告诉我自己不能波动太大,给自己灌输这是哥哥的对象,是我未来的嫂子。就凭着哥哥能因为老妈拿皮带抽我、白白还没一岁就被他按着揍,我要是折腾嫂子他还不把我拆了。
好像是这个道理…我要做一个懂事的江子喻,虽然等我从学校回来嫂子可能也回去了。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4 17:51:00 +0800 CST  



小声地来宣传自己x
http://tieba.baidu.com/p/6184229348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04 22:25:00 +0800 CST  
我真得很想写东西,但是摸到手机的我只想打游戏。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15 23:24:00 +0800 CST  



事实上六月八日那天下午,哥哥和弘曦哥哥就出去了,然后我就被哥哥拎去了二哥哥家里,离学校就一条街,近得不能再近。我跟二哥哥没什么交情我说过的,二哥哥就问了我几句随我进了房间。
晚上二哥哥过来叫我吃饭的时候还有点不真实,二哥哥做饭比哥哥好吃!!!虽然哥哥做得也很好吃但二哥哥做得太好吃了叭!二哥哥是真得沉默寡言,啊这样子怎么能找到对象呢(。
但是二哥哥真得是一个好温柔的人,隔着一条街都会每天准时到学校来接送,同学还以为我抛弃林忱找新对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天回家看到有人手里拿着糖葫芦我就嘟囔了几句想要,第二天二哥哥就不知道去哪里给我买了一串,后来隔三差五地买给我说实话还蛮感动的。
最严重的事情是我期末考后焦虑症又起来。那天晚上在做试卷分析,越做越烦直接一摔笔躺在床上就浑身难受,我也不知道我躺了多久,也没睡着就干躺着,脑子里过去很多事情。我本来想给哥哥打个电话但又止住了,给哥哥打电话,但哥哥肯定会告诉二哥哥,然后他又要从意大利赶回来…我并不想这样。
后来是二哥哥晚上定时来找我的时候我才发现都九点了,我躺了整整两个小时。二哥哥坐在床边看着我,当时超级怕他会问我怎么了、难受吗、要不要打电话给哥哥…诸如此类的问题。
“今天夜市挺热闹的去走走么?”
二哥哥问我的时候我已经坐了起来,看见他那么说我几乎是一脸诧异地看着他,夜市我也确实好久没去逛过了。二哥哥说得话我从来没有拒绝过,第一是怕第二是怂,二哥哥单手打方向盘的时候像极了霸道总裁文(。
二哥哥一直陪着我走着,我多看一眼的小吃他都直接买了,大多数我都是咬一口就直接不想吃了,但是二哥哥一条街买下去脸色都不带变的。吃了半个多小时的时候我有点良心不安地悄悄抓住了二哥哥的衣角。
“唔…我吃饱不要再买啦。”
“嗯,走吧前面有玩的。”我怎么好像听出二哥哥有点失望,我还记得哥哥走之前调侃说二哥哥现在浑身上下除了他那张脸好看,就只剩下钱了。嗯好,我看出来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手松开后下滑,握住了二哥哥的手,然后我也感觉到二哥哥似乎冷颤了一下…反正我不要面子,见他这样我也没有松手。
后来买了挺多没什么用的小玩意,一米的毛绒玩具扛回去三四个,发卡之类的都是按套算的。回到车上的时候我才松开手,我想了想爬上了副驾驶座。
“你还没成年,坐后面去。”
“…不想坐后面。”原来还有那么正直的人吗。
“听话。”
“不听,我要坐这里嘛,二哥哥——”
“…安全带系好。”
“得令。”
二哥哥这也太好说话了,美滋滋地系好安全带然后拿着我的冷饮,就是从这里开始过上了玛丽苏剧女主生活x。

早上起床二哥哥依然早早地给我准备早餐,有人陪读的生活极其舒坦。期末考考完就全是自习,后来二哥哥就说要不就留在家里算了,说老师能教的题他也能。我,当然答应了啊。
待在家里的第一天我就搬到了书房和二哥哥一起了,和他面对面坐压力还是有点点大,又是一个和哥哥一样坐在那里能一天都不动一下的。
“二哥哥…”
“怎么了?”
“你这么坐着不累吗…”
“你没必要陪着我在这里待着的,让你回家就是想让你高兴一点。”二哥哥笑笑然后合上了他手里的书,我两手一摊把东西全扔在桌子上,二哥哥冷是冷了点但脾气还好,折腾几天发现没有危险我就要开始闹了。
“哥哥说了让我跟着你好好念书,要是小高考没考好他回来要揍我的。”
“那我帮你拦着他。”二哥哥伸手揉揉我的脑袋,这话说得我春心萌动真的。
“二哥哥有对象了没?”
“没有。”
“二哥哥那么好看还没有对象啊。”
“谈恋爱麻烦。”
…理科直男发言,就我这一个人都能叨叨一下午的性格都聊不下去了。
“二哥哥最近有看到三哥哥嘛?”
“他暑假应该会回来吧,又想他带你出去瞎闹腾。”
“诶哪有…二哥哥以前那么凶,我每次来找三哥哥都心惊胆战的,而且三哥哥哪次不是看你脸色才带我出去的。”
“你三岁的时候他带你上树,你额头上磕了个疤、四岁你被他从秋千上荡下来了、有次过年还差点把你丢了,我这能放心他把你带出去吗?”
“那你也从来不跟我们出去玩…”
“我要跟出去你们肯定玩不开了。”
“我困了。”我看了看二哥哥趴在桌子上,我这辈子受着不知道多少人的温柔却一直不满足,我也对我以前的误解而忏悔。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16 15:57:00 +0800 CST  



“回房间睡。”
“我就趴一会儿,等下还要背书。”
二哥哥起身拉开了窗帘,阳光刚好从背后照过来,然后我敏锐的冷热觉告诉我空调被关了。
怎么说呢,二哥哥真得是外冷内热假装正经的典范,我所有的任性他都包容了,会不厌其烦地把一种题型甚至一道题一而再再而三讲给我听,会因为采光不好的缘故把我揪到他旁边坐着。

也从二哥哥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哥哥的事情。
“嗯大哥他以前也是这样的,就是看不惯欺负人的事情。你好像两三岁的那次过年,长辈都围着你转我们就在院子里玩。别家的小孩子把鞭炮放在塑料瓶里扔着玩,有个丢到了昱嵩身边他直接吓哭了,小孩子嘛恃强凌弱,就闹着昱嵩取乐。大哥让我陪着昱嵩自己抓着鞭炮还没炸的塑料瓶走到他们面前,鞭炮直接在大哥手上炸了,大哥还把塑料瓶往他们身上拍过去。后来回去的时候小姨发现大哥手上起了水泡我们才发现异样,大哥就说是贪玩,我们几个又怂的,姨夫劈头盖脸的直接骂了。小姨给大哥上药的时候昱嵩哭得乱七八糟的,大哥还很自然的安慰昱嵩。”
“小学五六年级的暑假昱嵩从美国回国玩,一直吵着要出去,大哥心软就带他出去。听昱嵩说是他下坡没刹住车撞上大哥了,我过去的时候大哥半边露出来得都蹭破了还推着车子,昱嵩坐在后座看见我直接就跳下车。大哥让我带着昱嵩回去,自己又回去推自行车。后来在卫生站清理伤口的时候大哥一声没吭,后来问他的时候他还说他怕昱嵩内疚。那时候大哥也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孩子啊。”
“阿城一开始被少科班录取的时候年纪还不大,他叛逆又不是很喜欢这些就说不去,舅舅舅妈从小就惯着他但这件事没顺着,他就一直闹脾气。大哥当时一点脸面没给的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然后把他丢到了门外。大家都在劝大哥别动那么大火气,大哥直接跪在门前堵住了,姨夫拎着鸡毛掸子就往大哥身上抽。最后还是阿城在门外哭着喊让姨夫别打了他去少科班才停了。结果阿城就挨了那一巴掌,大哥全身给抽得青紫了,阿城好长一段时间都规规矩矩的。但后来他还是回来了,阿城回来来那天我和大哥在外婆家,阿城看到大哥就战战兢兢地跪了,大哥也没怎么了他,就让他以后对舅舅舅妈态度好一点。”
“大哥对你好的事情真得说都说不完,他就是个妹奴,小时候碰都不给我们碰,一说你不好就开始爆炸。”
“……”
还有好多,一一叙述我能被累死,虽然大多数我都没什么印象。我只注意到二哥哥在说哥哥的时候总是带着一丝无奈而又骄傲的笑意,我能明白。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16 16:10:00 +0800 CST  



一个很小的日常记录,哥哥对白白真得好凶(。)

昨天在家陪白白玩积木,然后林忱拨了个电话给我,我喊了几声哥哥就坐在一边打电话去了。我还没聊几分钟白白就爬了上了站在我的腿上,我这个一米五不到的个子(…。
白白伸手要抢我的手机,我只好一边搂着他不让他掉下去一边躲着他的手顺便让哥哥赶紧过来把他抱开,看他在我腿上乱踩是真得怕他掉下去。
然后这个小混 / 蛋!!!居然抢不到手机就掐我脸!一定是哥哥总掐我脸被他学去了!!!掐得还超疼!!!我把电话直接丢在一边,然后握住他的手想让他松开,他居然还不放手!!!!
哥哥进来直接一巴掌拍在白白的胳膊上让他松了手,然后提着白白的背带让他悬在空中,沉着脸打了好几下。白白的哭嚎声真的太折磨耳膜了,哥哥把他放在一边的小床上,半蹲着看着他。
“不许哭,三、二、一。”我看着白白居然还真打着嗝停了下来,这是被威胁了多少次才有的反应。我跟林忱解释了几句把电话给挂了,对着屏幕照照发现红了一片,感觉比哥哥扇我的时候疼多了(……)
哥哥握着白白的手脸色好了不少,至少没之前那么可怕了。然后转过头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虽然感觉和我没多大关系还是冷颤了一下,规规矩矩地站在旁边动也不敢动。现在想想估计哥哥是不想我插手。

“哥哥打白白白白痛不痛?”
“痛痛…抱…哥哥抱。”
“哥哥不抱。白白打姐姐姐姐会不会痛?”
“姐姐…姐姐…姐姐抱抱呜呜呜。”
白白这一哭我心都软了一片还没往前走哥哥一巴掌就呼到了白白手上,白白那白白嫩嫩的小肉手红了一片了都。
“白白把姐姐打疼了还要姐姐抱抱?”
“姐姐…呜哇姐姐…”
听见白白一声声的叫姐姐和哥哥有一下没一下地打他的手,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就走到哥哥身后也蹲了下来。
“白白不哭,姐姐抱白白好不好?”
“你抱他试试?”哥哥的语气极其不好吓得我都蹲不住了直接半跪在地上,我都不知道他这突然而来的严肃是怎么了…
“哥——你跟他说这些他也不懂,别这样啦…看他哭成这样你不心疼嘛…”
“我比较心疼你,这都被他掐都青了。”哥哥伸手碰了碰我的脸还是很严肃的样子。我不知道回应什么只是低下了头,我没有立场去议论哥哥的一言一行,甚至是没有资格。
“白白告诉哥哥,姐姐会不会疼?”
“嗯…姐姐疼…”
“姐姐对白白那么好,白白还弄疼姐姐,白白是不是不乖?”
“呜哇…姐姐抱…抱…不要哥哥…”
看见哥哥从床头柜上抽了一支铅笔我就知道要发生暴力事件了,白白的手被哥哥抓着,铅笔一直往白白手上敲。
“哥…哥!不能再打了!!再打就青了!!!”我伸手盖住了白白的手,手背挨了一下,我是真没想过哥哥打白白也用那么大力气,我手背上之间起楞了…
哥哥好像也愣了一下,然后我眼疾手快地把白白抱起来然后坐在床上安抚他。白白哭得惊天动地的,好久才停,哥哥就在旁边看着我。
“哥…”
“好了,我不打了,让我再说几句。”
看着哥哥那么真诚的样子我想了想还是把白白递给了哥哥,关于怎么养孩子哥哥他比我清楚,本来我不该插手这一切的。
“白白打人是不对的,打姐姐是更不对的。今天姐姐说没关系哥哥就不打白白了,没有下一次知道了没?”
我还是认为说了白白也听不懂,但是哥哥一直觉得听不懂没关系揍几顿肌肉会帮他记住这样做是不可以的。

最后还是我抱着白白哥哥帮白白抹的药膏,白白的手心整个都肿了起来。然后哥哥拿了一瓶冰饮要给我冷敷,我拒绝了(……)
“我没事,等会儿就好了。”
“你在白白那么大的时候,我也忘了拿着什么东西不小心把你碰哭了,家庭聚会在包厢里,老爸直接扒了我的裤子,用筷子把我打得起不了身。”
我总觉得哥哥在说的时候带着一点点的悲凉和莫名奇妙的释然,他用手揉揉我的脑袋带着笑意。
“老妈以前都不会这样拦老爸的,白白遇上你真是太幸运了。”
“你没像老爸那样手黑才是他的幸运。”
“就该把他丢给老爸,看老爸不把他皮都扒掉一层。”
……

其实我能感觉到哥哥对白白的教养大多数都有关于我,他一直会跟白白说“姐姐对白白很好”、“白白要保护姐姐”之类的话。
我在想哥哥现在总是把“兄长之责”抗在肩上是不是因为以前爸妈也是那么跟哥哥讲得,告诉他他是哥哥必须要对所有的弟弟妹妹好。
我都无从得知,但却一直被他拥护在怀里。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17 16:01:00 +0800 CST  



老爸对哥哥是真得凶这点我没有办法反驳,第一个贴子里我似乎也写过类似的东西但都是在我自己的角度上。老爸和哥哥之间的关系在我眼里是一种诡异的制衡和继承。
老爸在家里就是绝对权威无法撼动,我记事的时候哥哥已经在上学的年纪了。翻看旧照片的时候发现老爸和哥哥的合照很多,远远超过哥哥和老妈已经爸妈的合照,当然这是在我出生前(。听老妈说过老爸曾经也是会把哥哥抱在手上走一路的,就像是哥哥出门必然是要抱着白白那样。
对于老爸揍哥哥这件事情,我大概以前也说过——这并不是一件频繁的事情,只不过他二十多年的时光里我挑拣出来的都是些不好的回忆罢了。相反小时候的我挨揍的频率比哥哥高得多,什么不好好吃饭、乱丢玩具、不写作业、撕纸…哥哥一般都是来救场然后被附带拍了几下的那个(。
哥哥说老妈不会像我那样去拦老爸,那都是假的,这个我一定要澄清。在我稍微大点撞到老妈劝架的场景一般都是:“你怎么又打孩子!你给我松开!”然后老爸就停了,我拦他的时候他从来就没那么好说话过!老爸事实上感觉每次都缺个台阶下的样子,哥哥死要面子不吭声,每次我去劝的时候基本都是没说几句老爸就停了。他就活受罪(。

哥哥有一段很长的叛逆期,他可能不知道,但是那段时间老妈经常外出,除了上学所有的出入都是跟老爸一起的所以比较清楚。现在回想那段时间他真得浪上天,抽烟喝酒、打群架、泡夜店…他都没少做,讲些政治灰暗的东西,不少事情都是老爸出面直接摆平的。
但是在那段时间里老爸从来没有因为哥哥出去打架或成绩下落动过哥哥,哪怕他中考故意压线老爸也只是应了一声罢了。那段时间我是很暴躁的,在家庭聚会里砸过杯子、夹枪带棒的说过不好听的话、甩脸色直接走人…但是老爸从来都是淡淡地只是说就算他废了养他一辈子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在《作为自己》里面写道:他的儿子在其他领域再风光,作为一个商人并不觉得有多值面。
这是我对老爸心态的延伸,家里的状况我在贴子里写得也算清楚了,大家都太过于优秀,虽然哥哥是我们这辈最大的孩子,三哥哥定居美国就不算了,但弘旭哥哥和二哥哥他们和哥哥都是同届的,他们不会比被挑去少科班的阿城哥哥差到哪里去,大家都是同一套教育系统下来的孩子。
那时候我已经在早熟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对于老爸的平淡我是很…怎么说呢,当时我非常不理解的。我原本以为老爸会暴怒会对哥哥冷嘲热讽,但是他就是平淡地把所有话都顶回去的样子让我偶尔会哽咽几声。我中考失利老爸打过我,我必须承认我当时有因为老爸对哥哥的态度所以赌气,到后来想想我觉得他打我是因为我一直在逃避中考。




楼主 慎桀  发布于 2019-07-17 20:22:00 +0800 CST  

楼主:慎桀

字数:213638

发表时间:2019-07-03 02: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26 13:26:00 +0800 CST

评论数:35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