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相府贵公子(古风,he,不定更)

一楼熊熊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7 01:04:00 +0800 CST  
二楼说明,灵感来源于阿九的《假如不二周助只是个炮灰》
还有众多重生文

本命不二

请大家多多指教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7 01:05:00 +0800 CST  
(二)不二家
不二周助十分感谢自己天才的头脑,再次确定穿不回去之后,不二淡定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穿回去了呢!
淡定……..淡定……..
安心睡了个懒觉,按小说所写,在重生之前的不二周助在这个时候也是一个14岁的少年,感觉跟自己差不多,想想自己家也是十分和睦,家庭成员差不多,所以一切应该差不多,小说的语言什么的和现代差不多,所以应该好糊弄…….
一觉睡到天亮,差不多正是饭点,穿好衣服,叫来自己的贴身小厮侍墨,这小厮名字听着文气,其实是全书里面最为脱线的一个,也还好有了他,整本书不显得过于沉重,多了不少趣味,而且,他是在所有人(除了周助家人)之外,唯一坚信不二清白的一个。
不二眼看着这货睡眼朦朦的走进来,迷迷愣愣的样子十分像大猫菊丸,不禁走上前捏了捏他的脸,并无视小厮那一脸悲愤的表情,大笑着向饭厅走去,留下侍墨小厮在后面一直嘟囔着“少爷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呢?而且还捏我的脸,不会前天掉水塘里,不小心磕到脑门儿了吧…….”无限YY中,是的,这里,小侍墨补充了一个细节,不二前天不小心掉进自家后花园的水塘里,在床上躺了2 天,原主人公就是乘着这个梗重生的,不二也是这时穿越的。
好了,回到正文,不二走到饭厅的时候,不二父亲已经在了,问过父亲好后,不二偷偷地打量了这位传说中的一代贤相,其实很普通,标准的儒生气质,虽然穿着朝服,但眉目间十分慈和,虽然年逾四十,但还是可以看出年少时也是一个美男子。正在与父亲闲谈时,长姐不二由美子搀着母亲不二淑子走了出来,不二赶紧站起来,不二眀彦更快一步,快步走到夫人面前,一边通知管家传膳。这时不二由美子还没有正式嫁入夫家,一家人和乐融融的呆在一起,不二微笑着看着父亲深情的眼神,母亲幸福的微笑,长姐开心的面容,不禁想起原本自己的家,父母也是这样幸福,不同的是,原本的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而这里,想到此,不二眼神一黯,不禁在心里决定,我一定也会守护好这一切,一定要让弟弟安全出生,一定要让这样温柔的家人幸福!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7 01:07:00 +0800 CST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每天来报道的,新人一枚,有什么不妥欢迎指出

cp有迹不二,冢不二,幸不二,忍不二……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7 18:30:00 +0800 CST  
(三)护国寺之行
“周助,身体好些了吗”
“谢谢母亲大人的关心,已经好多了。”
不二淑子看起来放心许多,不二丞相先用完早膳,看着美丽的妻子和一对孝顺的儿女,感到无比的满足,眉眼间的笑意不断地加深。
早膳用的差不多的时候,管家过来,“夫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您什么时候出发去护国寺就唤小的一声。”
不二淑子笑着点点头,吩咐了管家下去。
“由美子,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是的,母亲放心吧。”
“哎,等等,不是明天去上香吗?怎么改进天了?”不二丞相突然出声问道。
“前天助儿跌进池塘,我颇觉得心绪不宁,万幸没什么大事,刚好打听到慧明禅师云游归来,我也去沾点佛光,祈佑一家安康。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哎,夫人想的很好,是我没考虑周全,我原以为今天由美子有空,答应了河村那小子来拜访,你也知道,河村那孩子虽然现在只是个禁卫小官,但为人特别敦厚老实,我考差了许久,也想着给由美子一个考察的机会,只要由美子愿意,这事儿包成的…….我这已经答应人家了,你看……..”
“父亲大人,我还在这儿坐着呢,您就嘴上没把门的浑说!”不二由美子不小心瞥见不二含笑的眉眼,不禁俏脸一红,娇嗔道。
不二夫人忍不住先笑了起来,不二丞相爽朗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难得见你害羞啊,看来这事儿有点儿门”
不二看着由美子羞红的脸,也觉得开心不已,他本身的姐姐也叫不二由美子,性格爽朗,形容娇艳,眼前的由美子虽然含羞许多,好在也是落落大方的性格,一时放松了许多。
“父亲大人,看来母亲大人已经筹备好,而且也没有与佛改期的道理,我陪母亲去上香,您在家招待我未来的姐夫大人”。不二说到姐夫大人的时候还忍不住朝由美子挤了挤眼。
不二丞相略一思索“你的伤……….”
“父亲大人放心吧,已经完全好了。”
不二丞相闻言终于完全放松下来“那正好,你也去沾沾佛门稳重气,哪儿有名门公子掉池塘的…….”说着又笑了起来。
不二夫人也在一旁笑着接到“还是自家池塘,老大不小了,还这么没个正型”。
不二由美子在一旁笑开了,大有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不二赶紧岔开话题“那我回房收拾收拾就出来。”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7 21:11:00 +0800 CST  
(四)香车怒马
回到房间,不二想着可能因为自己的到来,有许多事情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如果自己没来,应该是明天去护国寺的,不知道今天会遇见什么?还是会遇见那朵白莲花吗?不二你不知道,总有种预感,但似乎不是什么不好的预感……..
临出门的时候,不二丞相各种吩咐,一定要注意夫人与少爷的安全什么的…….不二不禁在一旁吐槽,果然是大官……不过也因此反映了不二夫妇之间的深情。
终于出发了呀…….不二夫人坐在马车里,不二骑着一匹很普通的白马随行在一旁。‘啊,还好自己学过骑马呀,不然就大条了’。
在这里补充点细节,不二原本就接受了良好的贵族教育(不然你觉得他怎么会在新网王里会骑马呢),包括骑射、棋茶、书画等等各种,原本不二家虽不说富裕,但对于子女教育十分出众,母亲也是没落大户的旁支小姐,礼仪十分周到,所以就算不二穿越进了一个陌生的小说里,还是一位身负复仇重任的主人公身上,虽然要求良多,但不二丝毫不感到紧张的原因。
回归正文,嗯,不二看着周围的景致,可能因为是大中午的原因(你知道的,不二丞相占去太多时间了),人并不特别多,但从各式各样的店铺和商品上还是可以窥见国都的繁华,而且,现在所见似乎也只是冰上一角而已。
不二正出神的时候,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尖叫,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前方已经很接近的地方,似乎有一匹马受了惊,正向着不二他们直冲过来,那匹马不二只过了眼就知道是一匹良驹,而且似乎已经驯服许久,怎么会…….
来不及多想,赶紧从惊呆的车夫手中抢过缰绳,凭借良好的身手跃上马车,两手绞紧马车的缰绳,快速地闪进就近的一条小巷,把自己骑乘的马匹也拖了进去,还好那匹受惊的马只是它所拉的马车的其中一匹马,虽然发了疯,但受到马车和另外一匹马的牵制,速度不算快。
但是,还不等不二松口气,只听见又一声尖叫,定睛一看,不二也不禁出了身冷汗,一个小孩站在路中,正对那匹发疯的马,一个妇人冲过去抱住孩子却也是拼尽了力气,一大一小呆立在道路中间,情况危急。
等不二反映过来是,自己已经冲过去了,心思电转之间,抢过一块厚木板,‘这时候就那对母女已经来不及了,而且那匹马车中主人迟迟不敢出来,不是女眷就是脓包,车夫已经吓得目瞪口呆,哎…….’心思转得快,行动也不慢,飞快的把木板贴地投掷到车轮下,成功的阻止了马车的继续前进,并在同时飞身上马,用缰绳紧紧绞紧马脖子,探身向前,拔下头上的簪子用尽气力扎进马脖子上的动脉,马本来已经发狂许久,簪子拔出来的时候,温热的马血狂喷,马因为余力尚在,不停地在原地转圈,好在周围已经避开,那对母女颤颤巍巍被人扶了下去…….
不二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马缓缓倒下的时候,由于之前不二在车轮下垫了一块木板的关系,马车还算稳当,并没有出问题。
‘啊,总算没事!’马车夫这时已经反应过来,不住口的道谢,拉住不二的袖子,一定要不二留下名字,不二想着,围观的人不少,没必要装谦虚,留下不二府三字就抽身离去。
车夫已经反应过来了,马车里的人应该没问题了,后续的事情不二也那懒得关心,只快步向自家马车走去。
不远处的“迎客来”,一双深紫的眼眸闪烁不定。‘呀,真是逞强呢,似乎根本不会武功呀,身手倒是灵活的紧,心思也很活转,当然,这些都比不上那不怕死的热心肠,真是有趣啊……呢,是吧?”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7 21:12:00 +0800 CST  
@陌里熊@微雨清凉墨色浓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7 21:19:00 +0800 CST  
(五)禅院药香
不二走到自家马车旁,被不二夫人叫进马车狠狠的训了一路。不二夫人是真的吓到了,遇到这种事情当然希望有人冲上去,但发现面对危险的人是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心情真的很复杂,好容易就下来了,紧绷的心弦是松开了,但看着自家儿子还是一脸轻松、啥事儿没有一样走过来的时候,真的是给气的不行,个没良心的臭孩子…….
不二微笑着听着母亲的唠叨,心里还是觉得很开心。
不知不觉,护国寺到了,母亲去上香的时候刚好在大殿上遇到了慧明大师的大弟子明华,母亲请他通告一声后,约定了一个时辰的拜访时间,不二叫了管家在外面候着,侍女陪着母亲听法的时候,不二就和侍墨在周围转转,当然,这也是不二夫人的特别吩咐,一定要不二去前殿求一个平安签。
一出大殿,不二就支使侍墨去了前殿,怎么说也不能违背了母亲大人的旨意,小侍墨欢天喜地的私下决定,再求一支姻缘签给少爷,手冢家那什么二公子游手好闲的,不过是因为嫡出,承了爵位而已,哪儿比得上我们家少爷呀,不行不行,必须得再求一个……..
另一边,不二与侍墨约好一个时辰后在大殿外会和后,就四下观赏起来,路过一个比较幽僻的院子的时候,闻到一股很浓的药香……
“荆芥、防风、羌活、独活、川芎、柴胡、前胡、桔梗…….哎,这不是治发热恶寒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吗?怎么这么多,还都堆积在这个地方…….”
“阿弥陀佛,这些药材虽多,但保管不当,药味已失的七七八八,这么多种药材,公子竟然能一一辨出,想来也是对药理研究颇深吧…….”
不二对药理熟识也只能说是天意,前文提到过,不二真正的母亲出生在不二氏族的旁支,恼的是一直缠着病,不见好也不加重,总是不能根治,究其根本在于身子骨薄弱,不二自小眼见母亲的各种煎熬,发现西药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之后,学习了大量的医书,课余也拜访了许多中医大家,总算帮了母亲,自此对医理很感兴趣,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名医。
不二听讲佛号就知道这也是一位僧侣,赶紧合掌拜过“大师。”
“哎,不敢当,施主既然对药理熟识,不妨与老衲进屋小叙一番,如今正值冬春之际,往往最易感染风寒,排一个好的药方也算是造福于民了。”说着大笑了起来,眉目展开,虽然只是身披粗陋的袈裟,形容略显憔悴,但那种飘然的气质,格外吸引人的注目。
不二点头一笑,随大师进了禅院。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8 23:10:00 +0800 CST  
不好意思,今天更得有点晚了,祝大家开心呀
谢谢大家的支持,楼楼会一直加油的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8 23:12:00 +0800 CST  
@陌里熊@柯哀冰蓝@微雨清凉墨色浓@第九[email protected]小五郎之智@夏季唯一的微光 @一瞬冰蓝 @雨浅歌 @涔浅浅
谢谢大家,会一直加油的,不二的幸福请放心吧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8 23:17:00 +0800 CST  
@夏季唯一的微光@一瞬冰蓝@雨浅歌@涔浅浅
呵呵,我表示还不很会呀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8 23:19:00 +0800 CST  
(八)迹部来访
不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不二一身青衣,背景是金灿灿的晚霞,白马虽不是千里良驹,但似乎合了主人的性子,悠闲地如同脚踏莲花,衬得不二格外的飘然出尘。
管家看着自家少爷越发出众的气质,心里一时骄傲无比,远远地就向不二奔了过去。
“浅井叔,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吗?怎么这般着急?”
“不二少爷快进去吧,迹部派人来了,正在客厅等着少爷呢!”
不二将马的缰绳交给侍墨后,就和管家一起赶往了客厅。不二对迹部的印象其实很深刻,一方面是现实世界里他和迹部因为集训事件两人有了很深的交情,不得不说,与比赛中迹部打败了手冢有关,因为不管怎么说,因为手冢作为全队的支柱,对整个队的队友都有很特别的意义,虽然迹部打败手冢有一方面是因为手冢的手臂受伤,但不得不说,迹部的实力是不能被否认的。另一方面是,在小说中,迹部的情况也是很特殊,迹部作为井川家掌权世子,手中独立掌控了井川家染坊和制瓷的两大关键技术,一手独立掌控了井川家的经济,或者说是全国近一半的经济命脉,井川老爷把世袭的爵位也给了他,但是就小说所写,井川老爷与他的关系并不和睦,而且迹部的姓氏是继承自母亲,想想还是很奇怪的。
知道了是迹部派的人,迹部本人并没有来,不二还是有些失望的,不管怎样,虽然这些人和现实中的朋友不一样,但总归是熟悉的,而且可以睹人思人。
到了客厅才发现来的是井川家的大管家,而且还看到了那天救下的马车的车夫,不二大概猜出了大概情况,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不二映像里迹部是很华丽的,那天的马车虽然也很细致
,但不是那种特别华丽的,也没有很多的装饰什么的,可能是重要的人吧,安全比华丽重要。
迹部派来的管家见到不二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的,没想到看起来是这样单薄的一个人,看那天处理的方式,救人的是个不会武功的,没想到是这样一位单薄温润的少年,真是人不可貌相,这样的一个人,那么干脆的手法,也是一位很有决断的少年啦。
大管家代表迹部表示了对不二救下井川夫人也就迹部雅姿夫人的感谢,送上了不少的礼品,一件件看上去都十分的精美,但又没有越了礼数。临走的时候给了不二一张烫金的礼帖“不二少爷,这是云锦宴的邀请帖,我家少爷说了,还希望不二少爷能够赏脸光临。”
管家走了以后,不二仔细问了不二丞相云锦宴的情况,才知道这是迹部染坊每到春季伊始是主办的宴会,与会的都是很有地位公子王孙,或在某些方面才技突出的年轻公子小姐,这一宴会慢慢地形成一种象征,代表了一种能力和身份,而且都是年轻人的集会,也是攀关系的好机会。
不二丞相虽然不在意虚名之类的东西,但自家儿子能够与更多优秀的年轻人接触还是很开心的。不二也想着或许可以乘此机会见到许多‘老朋友’,眉眼不禁眯得更弯了一些。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9 19:02:00 +0800 CST  
@陌里熊@柯哀冰蓝@微雨清凉墨色浓@第九[email protected]小五郎之智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9 19:03:00 +0800 CST  
@夏季唯一的微光@一瞬冰蓝@雨浅歌@涔浅浅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9 19:04:00 +0800 CST  
@娉娉执戈
今天的帖子就奉献到这儿啦,楼楼明天一定还来的,大家也加油哟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09 19:06:00 +0800 CST  
(九)锦衣轩闹剧
不二夫人知道云锦宴的事情之后可谓十分地开心,热心的带着不二四处置备宴会需要的东西,当然,不二夫人不可能是因为想要攀附权贵什么的,只是想着自家儿子难得融入这样一个优秀的圈子,既骄傲又开心,没有一个母亲希望自己儿子默默无闻的,她相信着自家周助的能力,他值得更好的。
不二夫人一脸的兴致勃勃还让不二丞相吃醋不已,很难想象那样一本正经的脸摆出一副萌萌的样子,不二看着母亲神游天外,不时痴笑几声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大‘女孩’又开始YY父亲大人吃醋的样子了,说不定形象还各种搞怪,也不禁在脑海中YY了一番。
所以,在不二不知道的时候,街道上的行人眼中正在演着这样一幅美好的画卷,象牙白色的衣袍衬着一张俊秀无双的脸庞,蜜糖色的发丝随风飘动,白马悠然,公子如玉,那种亲和的气息让所有人都甘愿沉迷其中,所以,不二的白马已经路过许久,但那些行人还在痴痴地望着不二曾走过的地方,那种美不那么尖锐,反而是润物无声,让每一个人都沉迷,你问到底是哪里好看,其实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舒心而已,舒心而已…….
所以,不知不觉间,京都美男子风云榜可谓一匹黑马杀出,无关家世财势,只那个人本身,就让一大票的人沉迷其中。
当然,这种无意间积累的名声还没有被不二察觉到,不二现在所有的心神都被前面不远处的争吵声吸引了去,不二驱马近前才知道是锦衣轩出了问题,突然想起来锦衣轩是自家的产业,赶紧唤了侍墨前去禀报夫人,自己下了马,不远处的管事看来是认出了自己,迅速的赶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
不二的声音虽然还是同往常一样柔和,但管事却觉得格外的心惊肉跳,汗不停地从头上冒出来“不二少爷,有一些人拿了掉色严重的裂红裳来闹事。”
不二只听一句就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锦衣轩是不二夫人的嫁妆,也是不二府下的重要铺面,虽然不像迹部的染坊那样有很大的规模,但是在制衣业上一直是独占鳌头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裂红裳。这种衣衫其实不是单一的红色,之所以叫裂红裳,不过是一种绣线裂红丝的缘故,每一件裂红裳上面的图案都是由这种裂红丝绣上去的,这种裂红丝有一种妙处,单独是绣线的时候是一团艳红色的绣线,但绣在不同颜色的衣服上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可以说,不管任何颜色面料的衣服,只要绣上裂红丝,都会使绣图与衣服达到最完美的契合。
裂红丝是不二夫人的独传的绝技,裂红丝即使难得,裂红裳也十分难求,所以,裂红裳的消费对象一直都是针对王孙贵族和商贾大户,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打击的可不只是不二家的铺面,不二家要是因此开罪了皇室、贵族和大豪世家,有得好果子吃。
因为不二长姐由美子刚敲定了同河村的婚事,不二夫人忙着由美子的婚事,着重教导由美子去了,所以重生不久,不二便接手了不二家所有的产业。
终于开始了吗?不二云天,不,现在还应该叫做京本云天,他虽然还没有出现,但幕后黑手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不二眼眸微睁,那抹冰蓝便晃花了聚在店铺中堂的一干人的眼,不二走到店铺正中,管事的赶紧搬了椅子让不二坐下。
不二悠悠然喝了一口店仆刚泡的茶才开了口,周围的人也似乎才反应了过来“我才是当家的,有什么事明说的好,锦衣轩不是能闹事的地方,也不是可以随便可以闹事的地方,木下管事赶紧的招呼了周围的店家们坐好,该上茶的上茶,那苦主有事儿就明白说,大家伙看着,也一起做个见证。”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10 21:26:00 +0800 CST  
@陌里熊@柯哀冰蓝@微雨清凉墨色浓@第九[email protected]小五郎之智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10 21:28:00 +0800 CST  
@夏季唯一的微光@一瞬冰蓝@雨浅歌@涔浅浅@娉娉执戈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10 21:32:00 +0800 CST  
@可乐[email protected]萌死不二子@喜欢大哥才有号@唯爱你孟力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10 21:34:00 +0800 CST  
(十一)裂云丝
周围的人听不二提到裂云丝,马上静了下来,虽然知道学不来那技艺,但听点儿门道总是好的,别的不说,不二公子亲口点明的裂云丝的神奇,总算是多了一笔谈资。
那几个闹事可能没想过裂云裳居然产量这么低,巧的是这月刚好宫里收走了所有的制成品,不免一脸的不忿,自己给自己找理由想着,要不是太后寿宴,要不是太后寿宴……要不是太后寿宴!
不二看着那几个一脸不服气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还没有死心,也不多说什么,只吩咐了一个伙计几句,等那伙计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才接了一方手帕细细的擦净手站了起来,小伙计赶紧把一卷不知什么物事交给了不二。
不二笑着接过来,展开后大家才看清,里面是一卷烈红丝,不二仔细的抽出几根丝线来,吩咐了木下四处展示,待大家都仔细看过之后才开了口:“这才是裂红丝,大家也都知道,裂红裳极难得,一月10件的份额都是一卷裂红丝产出来的,断没有几件衣物品质低劣的道理,再者说,裂红裳原就只是作为招牌而已,锦衣轩的进账还靠不上10件裂红裳来撑着。”不二看了那几个人一眼,这时候多少带了点出气的意味“再者说,诸位方才仔细看了,该知道裂红丝单看起来是通透无色的,没有任何颜色,通常你们所见的那点红色不过是包布上的一点红色罢了。所以,你们几位稍微解释一下吧,这裂红裳该怎么才能掉色呀?”
堂下原来几个趾高气昂的人脸色青白,还来不及说话,就来了几个官差,木下总管赶紧过去说明了情况,官差带走了几个闹事的人。
事情了结了,但不二眉头反而皱了起来,那几个人明显没什么厉害,而且,那么粗劣的脂粉香味,也不该是敢来不二府名下锦衣轩闹事的人身上该有的,明显这几个只是小喽啰,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联想到原来看的书的内容,应该是有更大阴谋的呀?
哎………怎么办,好有趣呢!
不二正想得开心呢,不二夫人走了进来。“助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不二笑着站起来,服侍不二夫人坐了下来“母亲大人,今日的事,您怎么看?”
淑子夫人慈爱的看着不二“我们家助儿长大了,今日的事明显指向不明,对手挑着裂红裳下手,只怕只是个试探而已,裂红裳三日之前送进宫,他们偏就提到了三日前,真有心思针对锦衣轩,这种错误就不该犯。”
“是呀,而且看来闹事的几个都是小混混,不成什么气候,估计追问不出什么,似乎只是受了简单的吩咐。”只是不知道这次的阴谋是商场的倾轧,还是针对不二府呢?………..
不二夫人看着不二出神“助儿,没事儿,你不追问下去是对的,现在局势不明朗,追查下去只怕对不二府不力……..”
不二还在出着神,一时没注意不二夫人说了什么,不二夫人看着自家儿子出神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可爱,自从不二落水醒来后,沉稳智慧了许多,越发的琢磨不透,不过,不二夫人一点儿也不担心,他看得出来,不二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这个家。难得看见不二傻傻呆愣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可爱无比,回想起早上孩子他爹吃醋的样子,开心不过,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不二回过头看着自家母亲笑得形象全无,只觉得心里一片清明,为了这样可爱的家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什么京本云天、幕后黑手!

楼主 阳光的bai3  发布于 2014-12-11 22:38:00 +0800 CST  

楼主:阳光的bai3

字数:44690

发表时间:2014-12-07 09:0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8 12:29:43 +0800 CST

评论数:16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