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木石赋

老规矩,帝君凤九镇楼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7 09:50:00 +0800 CST  
缘起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一篇文章写的不太满意因此决定再写一篇。不定时更新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7 09:58:00 +0800 CST  
楔子





楔子

凡间,中荣国。
沉重的钟声响彻在皇宫大内。这不是一般的钟声,这是丧龙钟,只有在皇。帝驾。崩时才会响起的丧龙钟。
天牢里,披枷带锁的女子听着这沉重的钟声,双膝跪地,手扶着铁窗,绝望的哭喊着:“陛下,九儿是清白的,九儿没有做对不起陛下的事。陛下,你醒过来看着九儿好不好?好不好...”她边哭喊边拍打着铁窗上的栏杆,不知不觉中,越拍打越用力,那双细嫩的手上已经布满了血痕,面目全非了。
其实那女子生得很是美丽,尤其是额头上的那个红艳艳的胎记,怎么看都像一朵凤尾花。据说这胎记她以前是没有的,只是因为有一次失足落水,大难不死只后,她的额头上就出现了这样一个胎记。后宫是世间女人最多的地方,这许多女人围着一个男人转就难免生出是非,于是就有人说她额头上的是一朵妖花,连带她也成了专门蛊惑君王的妖女,因此君王并没有宠幸于她。她听说一入侯门深似海,侯门尚且如此,更别提深宫大内了。她原本也不指望帝王真的能宠幸于她,现在更好,她也乐得享受这份难得的清幽。只是深宫寂寞,对于她这样一个活泼好动的少女来说也是实在难熬。她本想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一次意外竟然改变了她的命运,使那高居九五之尊的人对她青眼有加,并最终让她集三千宠爱在一身,成了地地道道的祸国妖姬。
就在刚才,在丧龙钟敲响之前,他亲眼看见她和当朝太子一起出现在浴池里。她记得他对她说的话:你赶快回宫,今天这事只有咱们仨人知道,不许向任何人提起。
可是,她还没有转过身,就看见,他口吐鲜血,慢慢的倒了下去...
她当时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她再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间潮湿狭窄的屋子里。借着蜡烛发出的微光,她能看见黑黝黝的墙壁和钉慢铁条的窗户。她知道,这里是牢房。
听着那沉重的钟声,她知道,那个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的人不在了,在这偌大的国度里,她失去了最终的依靠。
她该怎么办?

当丧龙钟响起,他便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同时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渐渐的,他的神识陷入若有似无的状态,终于,头脑陷入混沌之中,他渐渐睡去。
九重天上金钟三响,东华帝君神识归位。
缓缓睁开眼,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寝殿的床榻之上,身边站着的是侍奉自己多年的太晨宫掌案仙官重霖。
“帝君,您回来了?”见他醒来,重霖恭恭敬敬地道。
他点点头:“是的,本帝君醒了。”他看了看自己最得力的手下,“重霖,我睡看多久?”
“帝君您睡了四十八天。”重霖依然恭恭敬敬地道。
“四十八天?”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何是四十八天?不是定好了六十年的生死劫么?”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六十年的时间自是相当于人间的两个月。但如今,他却没有历满这个劫便早早归位,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在心中默念口诀,他抬手使了个仙法,却发现指尖上只凝聚起了微弱的仙力。
这一趟历劫,他不但提前返回,身上的法力也失去了九成,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7 10:01:00 +0800 CST  
01
青丘地处东荒,是九尾狐一族世代生息的地方。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父神带领众仙神开疆拓土,这才有了四海八荒。后来父神和母神一起身归混沌,这四海八荒就陷入了一片战乱之中,幸有东华紫府少阳君带领手下七十二神将以杀止杀,以战止战,所向披靡,终于平定了四海八荒。东华紫府少阳君遂继天地共主之位,定仙神之律法,掌六界之生死,后因天地久安当更新气象,遂让天地共主之位,避世于太晨宫,称东华帝君。
原来四海乱战之时便有许多大小部族,这些部落族又可分为龙族,凤族,狐族,魔族和鬼族。东华帝君将四海八荒分给了这些部族,让他们既互相牵制又能和谐共处。其中龙族因占了九重天和四海,因此也被称为天族:青丘九尾狐族占了八荒中的五荒,而面积最大的南荒,被魔族占有。
九尾狐族和龙族凤族一样都属于上古神族。只是如今的四海八荒之中,上古神邸大都身归混沌,剩下的也就是昆仑虚的主人,父神嫡子墨渊上神,十里桃林里的折颜上神等寥寥几位了,对了,还有昔日的天地共主东华帝君他老人家了。
今日的青丘格外热闹,只因为这里要举办一场婚礼。
当年天君曾有意拉拢青丘的九尾狐一族,便想了个简单而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和青丘联姻,将自己的次子桑集许配给青丘女君白浅,但不想横生枝节,最后天族的二皇子竟和一条小巴蛇私,奔了,天君震怒,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将桑籍贬为北海水君了事,至于那位青丘白浅,便许配给了自己的孙子夜华。但由于种种变故,婚事虽然早已定下,却迟迟没有将哪位青丘女君娶过门,后来若水一战,夜华更是以元神祭了东皇钟,于是这件事就被无限拖延了下来。
整个东荒狐狸洞已被红色充满,到处都是用大红的绸缎做的装饰,因为今天的狐狸洞里有一场喜事,只是新娘不是被四海八荒尊称一声姑姑的白浅,而是白浅的侄女,青丘唯一的孙辈,四海八荒唯一的一只九尾红狐——白凤九。
狐狸洞中,身穿大红嫁衣的白凤九正坐在桌前,她的奶奶——狐后——正在给她梳头。一旁坐着的是凤九母亲等女眷,白浅也赫然在座。虽是喜事,但从她们身上看不到半点儿喜气,每个人的心头都是沉重而压抑的。
这场婚礼好似并非凤九心头所愿,难道是被人强迫的不成?但这四海八荒,除了一十三天的那位尊神,还有谁能强迫的了她白凤九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7 22:18:00 +0800 CST  
新开坑,请大家多多支持。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7 22:25:00 +0800 CST  
(接上文)
要说这场婚礼的起因,那还要从凤九历劫归来那时候说起。
作为青丘九尾狐唯一的孙辈,凤九无疑是最得宠的。从小就上树掏鸟蛋,下河捉鱼虾,仗着青丘的上神多,惹了祸抬出叔伯姑姑就解决了,真的解决不了也不怕,十里桃林里还有一只老凤凰等着。因此凤九从小就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她这性格很让她爹头疼,生怕她找不到婆家。
青丘的狐狸都是散养的。白凤九就这样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当她刚刚跨入青春的门槛时,有一年为了早点赶回去给姑姑过生日便抄近路走东荒俊疾山,那里是青丘和翼族交界之地。那时候前翼君擎仓已被封印,四海八荒也算太平,但不巧的是,正有一头金睨兽正隐藏在东荒俊疾山的草丛里,虎视眈眈的看着那头毫无防备的小狐狸向它跑来。毫无防备的小狐狸就这样落入了金猊兽的网中。生死关头,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紫色的身影凌空一击,赶跑了金猊兽,顺便让那只小狐狸落入了一个充满白檀香的怀抱中。
“你是何人?”
“东华帝君。”
“你还要这样抱着我多久?”·····
从此以后,那位九重天上最尊贵的神邸就这样住进了她的心里。为了报恩,凤九跟在帝君身后,从昆仑虚到若水河,又从若水河到九重天,经过一番筹划,她终于如愿以偿的进了太晨宫,成了东华帝君的小宫娥。谁知好事多磨,她先是被失了长性的凤凰撞伤,又被素锦打伤,最后竟然被织越扔进了锁妖塔。东华为了救他不惜耗费功力为她疗伤,和一个小辈计较,最后还差点入魔。于是东华想不能再将她留在自己身边了,但为了报答这些日子来她的陪伴,他决定下凡历劫,是为了成全她,也是为了成全他自己。于是凡间一世,他成了皇。帝,她成了她的淑妃。但是历劫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但提前回来了十八年,还少了九重法力。
于是,从不知害怕为何物的东华帝君终于感到害怕了······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8 17:43:00 +0800 CST  
暖贴,努力码字中,今晚肯定更新,有看的吗?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9 22:00:00 +0800 CST  
02
02
回到狐狸洞里已经五天了,凤九还是闷闷不乐。听说她回来了,她的姑姑白浅、小叔白真也都赶回来陪她。在自己这些长辈当中,凤九最亲近的人便是白真和白浅兄妹,因为她从小就是被他们俩看着长起来的。九尾狐族产子不易,像狐帝白止那样有五个孩子的更是凤毛麟角。凤九的父亲白奕是九尾狐族,她的母亲是赤狐族,这两族人能够有后代则更是不易。凤九母亲怀孕三年才生下她,其间的痛苦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因此白奕再不让凤九母亲怀孕。生下凤九之后,他们就将她扔在桃林,去过自己的二人世界了。
桃林里有折颜,那是四海八荒最好的大夫;有白真,那是青丘最护内的狐狸;还有万念俱灰,带着师父仙体回到青丘的白浅,于是这三个人便成了凤九的奶爸和奶娘,陪伴着小狐狸渐渐长大。
看到闷闷不乐的凤九,白真和白浅急的直嘬牙花子,他们到不是怕别的,只怕他们的二哥白奕。青丘五荒五君,谁都知道这白奕最为古板,就因为凤九经常往九重天跑,白奕便认为她丢了青丘的脸,几次想惩罚她,都被白真和白浅栏了下来。
瞅凤九不在身边,白浅对白真道:“四哥,我和折颜要去趟西海,小九留在这里你多精心。”风流潇洒的狐帝四子看了看妹妹,笑道:“现在就去西海,可是你那师父要醒过来了?”白浅没想到四哥说话这么直接,但她也不好隐瞒,于是点头道:“折颜说师父很快就会醒了。”
原来自从七万年前若水之战,昆仑虚的主人,天族掌乐司战的上神,父神嫡子墨渊生祭东皇钟后,他的仙身就被白浅带回了青丘,藏在炎华洞中。七万年来,白浅寸步不离青丘,用自己的心头血养着墨渊的仙身,期盼着有一天他能醒来。现在终于要有结果了,据折颜说墨渊的元神就藏在西海大皇子蝶雍是体内,而且有了复苏的迹象,你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白浅高兴呢?
白真拦住转身要走的妹妹:“小五,你也别一个人去西海,带着小九一起去,一来可以让她散散心,二来你也有人作伴,这三来,”他嘴角含笑,“看见有合适的也给咱家小九介绍介绍。”
白浅点头答应,于是带着小狐狸凤九上路了。
这位西海水君生有二子。长子叠雍,从小体弱多病,近些年由于体内养了墨渊的元神便更加不好;次子便的叠风,乃是墨渊的大弟子,白浅的大师兄。这兄弟两人虽是一奶同胞但性情迥异,叠雍虽生的一表人才,但从小患病,身体不好,一直就呆在西海,没见过什么世面,因此比较木讷;叠风是昆仑虚的首徒,经常替师父教授众师弟(妹)武功仙法,处理一些昆仑虚内外的事情,因此比较圆滑,但他一心向道,对男,女之事不太热衷。
白浅到了西海,因折颜做法已到了紧要关头,她顾不了许多,急忙去给折颜护法,却把凤九留在了外面。西海水君此刻也守在长子身边,便让自己的次子叠风来招待凤九。作为大师兄,叠风是知道白浅的这个侄女的,就是一直没见过面,不过他对四海八荒第二绝色有些好奇,于是决定好好招待她。
作为走兽,凤九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西海。虽然是一只不太博学的狐狸,但凤九也知道所谓四海八荒,四海中要论富庶那要算东海,姑姑常看的话本子上就经常写到有神仙去东海龙宫寻找宝物的故事,凤九读来常常乐此不疲。但那些传说也就止于东海,至于其他三海却很少涉及,因此凤九的狐狸心对这奇异的海洋充满了好奇,总想着去一探究竟,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西海水晶宫,凤九和西海二皇,子叠风分宾主落座,一只小蚌精端着茶盘走过来,茶盘上放着两杯清茶和一碟糕点。她将茶盘放在桌上,恭恭敬敬的道:“请慢用。”然后就退了下去。
凤九喝了口茶,拿着茶杯在手中把玩。见这茶杯只是普通瓷器,做工也很粗糙,不由皱皱眉头。她这个动作被叠风注意到了,叠风不由暗中埋怨自己的父君,明明知道有贵客来还如此的怠慢。他却不知青丘讲究的是无为而治,连住在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都受了他们的影响,再加上白浅这些日子一颗心都放在沉睡的墨渊身上,因此没有人注意这些细节,但凤九这些年出入太晨宫,耳濡目染,早就不知不觉的提高了品味。
凤九不说话,只低头看着茶杯,气氛有些尴尬。叠风咳嗽了一声打破尴尬:“小殿下,不知我这西海的茶你是否满意?”凤九将茶杯放下抬头看着他:“上仙这的茶当然不错,只是,凤九喝不惯。”叠风“嗯”了一声:“那小殿下喜欢喝什么茶呢?”
“我喜欢喝什么茶不重要,因为这里是你的家,当然是要客随主便。”凤九笑了:“不过小殿下这称呼透着生分,上仙不如改个称呼。”
叠风:“那我叫你什么好?”
凤九:“我家里人都叫我小九,上仙可愿意这样叫我?”
叠风:“当然愿意。但你也不要叫我上仙了,叫我名字就可以。”
凤九:“那怎么行,您是姑姑的师兄,也算是我的长辈。”
叠风笑道:“什么长辈?连你姑姑都说,神仙做久了,辈分就不是什么要紧的了。你如不愿叫我叠风,可以叫我陌少,熟悉的同辈都这么叫我。”
凤九:“你叫我小九,我叫你陌少。”
说了这几句话之后,凤九又陷入了沉默。叠风本不是话多之人,现在为了哄凤九也不得不找些有意思的话题来说与她听,但凤九的情绪始终不高,只是随口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9 22:56:00 +0800 CST  
(接上文)
些有意思的话题来说与她听,但凤九的情绪始终不高,只是随口答应着。叠风心中奇怪,十七那么活泼开朗的人,怎么她的侄女却是个闷葫芦。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不知过了多久,折颜突然走了进来。看见折颜,叠风忙问他大哥的情况,折颜笑道:“幸不辱命,令兄已经醒了。”又对凤九道,“大皇,子刚醒,身体还有些不适,小五正在照看他。丫头你可以进去找你姑姑了。”
凤九:“老凤凰,我去照看姑姑,那你干什么去?”折颜:“刚才你四叔传信来说朔寒回来了,我要去看看。”边说边往外走。凤九:“你说什么?朔寒回来了?你等等,我也要去。”说着就追了出去。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19 23:00:00 +0800 CST  
大家晚上好,我来暖贴了,想看文的举下手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0 19:43:00 +0800 CST  
先来一点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0 19:53:00 +0800 CST  
03
青丘狐狸洞中,狐帝四子,号称四海八荒第一美人的白真上神正悠闲的品茶,在他身边,坐着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和他一样,那少年也是穿着一身白衣。

一只九尾红狐蹦蹦跳跳的跑进狐狸洞,看见白真,她欢呼一声,纵身一跃,便落到了白真怀里。抱着她的白真不由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小九,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这么顽皮?”那小狐狸被他说破便跳下地来恢复了人身,果然是青丘唯一的孙辈——青丘帝姬白凤九。

白真指着身旁的白衣少年对凤九道:“小九,见了你朔寒哥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凤九瞟了那少年一眼:“我叫他哥哥?我明明记得他应该叫我姐姐。”白真不禁莞尔:“人家可是比你大的多啊。”凤九笑道:“我怎么不记得。”

在凤九的记忆里,朔寒是一只小小的白狐,其实朔寒应该比她还要大上几千岁。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凤九已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儿了朔寒还是不能化形。但是凤九却忘了,她是九尾狐,是天生的仙胎,满周岁就能化形;而朔寒只是普通的灵狐,要想化成人形,非得千年修炼不可。
朔寒只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被折颜捡到的一只白色的灵狐。因为白真喜欢,所以折颜就将他收为义子,带到十里桃林——只是那时候凤九还没有出生。

青丘狐帝白止虽有四子一女,三个儿子也早早成亲,但只有老二白奕的夫人有了身孕;老大和老三虽然成亲日久却没有什么动静;老四白真更是住进了折颜的十里桃林不问世事,更别提传宗接代了。因此狐帝夫妇很为自己的继承人操心,虽是上古神族,但也只是寿命比普通的神仙长些,究竟做不到与天地同寿,因此最要紧的还是要有个继承人。

那时候凤九还没有出生,白浅还在昆仑虚学艺,白玄、白奕和白颀各自驻守在自己的封地,只有白真是北荒桃林来回跑。狐帝很想给这个儿子找个媳妇,但白真却兴趣不大,儿大不由爷,狐帝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一同打消的还有含饴弄孙的乐趣。虽然那时白奕的妻子已有了身孕,但狐帝向来宠爱这个小儿子,再加上白奕为人古板,从来不得狐帝欢心,因此狐帝还是希望小儿白真能为他生个孙儿,将来也好继承青丘的帝,位。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0 19:55:00 +0800 CST  
(接上文)
十里桃林,青山绿水。一座茅屋前,折颜正在摆着棋子,一旁的小溪边,白真正在垂钓。

突然鱼漂动了一下,白真将鱼竿提起,却发现鱼竿上空空如也,别说鱼,就是鱼饵也不见了。他一脸诲丧的看着折颜,那凤凰却哈哈大笑:“真真,我不是和你说过一心不可二用吗?你怎么就是不记得呢?”接着劝他,“我看你也别钓鱼了,过来陪我下盘棋吧。”

“下棋?谁有心思陪你玩?”白真说着丢下鱼竿,打了个呼哨,一只大鸟从远处飞来,落在他身边。白真跨上大鸟。那大鸟扇扇翅膀便飞走了。

看着远去的一人一鸟,折颜摇头苦笑,虽然白真每次离家出走的借口都是去寻找毕方鸟,但只有折颜知道,真相其实是他们是一起出走的。折颜明明知道白真只是负气出走,过几天笑了起也就回来了,但是桃林里没有白真的日子过于孤寂,折颜有些受不住,于是决定去寻找白真。

折颜先去了白真在东北荒的府上,发现他没在那里便去别处寻找。他离开桃林的时候将近十月,青丘四季分明,此时已是深秋,草木凋零,折颜找不到白真心情也是不好,在看到这般景色,不由引发伤春悲秋之感。

他记得那天是月初,天空中高悬着一弯眉月,他独自行走在东北荒的荒原上。秋风阵阵,落叶飘零,百花凋谢,到处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折颜行走其上,再加上寻人不遇,便觉得心情要糟糕透了。他独自前行,此时万籁俱寂,荒原上好像只有他的脚步声。

突然,他觉得眼前慢慢黑了下来,抬头一看,原来是从天边卷来的乌云慢慢向这里聚集。作为远古上神,折颜的见识自是不凡,看着天象便知道是有天雷要出现。

难道附近有人在渡劫?
折颜掐指算了算,四海八荒的上仙上神就那么几个,怎么会有人选了这么荒凉的地方渡劫?不是天劫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地仙之劫。原来不管是花草树木还是走兽飞禽,只要勤于修炼就能成为地仙,但它们修仙的第一步便是要修成人形,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要想修成人形不但要经过千年的修行,还要经受天雷的考验,受得住便成为地仙,经受不住便就此灰飞烟灭。

折颜跟着那乌云聚集的方向找到了一个洞穴,洞穴外面,正有两只狐狸手拉着手并肩站着,在它们身后,一只小小的白狐就趴在洞穴的口上,狐狸头高高的抬起,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俩只。它们都是白狐,但并非九尾,看样子是一家三口。夫妻俩要渡劫,他们的孩子——那只小狐狸——因为太小还帮不了什么忙,只能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

乌云聚集,越压越低,忽听咔嚓一声,一道惊雷便劈了下来。那两道并肩而立的身影突然一个踉跄,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与此同时,只听一声尖叫,洞中的那个小小身影便朝洞外扑来。此时天上风起云涌,第二道天雷即将劈下,那小狐狸修为不够,怎能抵挡天雷?想到这,折颜腾空而起,将那小小的身影抱住,与此同时,“咔嚓”一声,第二道天雷正好劈了下来。

折颜抱着小狐狸就地一滚,远离了那天雷的中心。那狐狸在他怀中挣扎着,它不会说话,只能“啊啊”叫着表示抗议。折颜没有办法,只能摸着头安稳它:“你还太小,受不住那天雷,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反而让他们分心。”那狐狸似乎懂了他的意思,便不再挣扎。此时天劫已过,折颜抱着它走回了洞口,只见地上躺着两只狐狸,已经被雷火烤的焦黑。

折颜得了狐狸,便不再寻找白真,带着狐狸回了十里桃林。其实白真并没有走多远,不久就回来了,见折颜回来还带了只这么可爱的小狐狸,白真也很喜欢,于是提议让折颜收它为义子。因为他是十月初捡的,因此折颜给他起名叫朔寒。

就在朔寒到十里桃林三百年后,凤九便出生了。作为上古神族,她满了周岁就可化形,但朔寒却不行,身为灵狐的他,一直等到千年之后受了雷劫才变成一个人,类的少年摸样,因此在凤九的记忆中,总是觉得朔寒比她小。

由于年龄相近,朔寒伴着凤九一起长大,是她最好的玩伴。但他却每每自惭形秽,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灵狐而不能和天生仙胎的九尾狐做朋友吗?他也说不清楚,为了早日飞升上仙,他决定出门历练,于是在征得折颜和白真的同意后,他便离开了青丘。

谁知这一去,他人生的一个重要机缘便生生错过了。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0 20:20:00 +0800 CST  
各位仙友,周一下午好,我来更文了。这一更有些少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1 15:51:00 +0800 CST  
04
一个颀长的紫色身影出现在一座看起来已经好久无人居住,被蜘蛛网尘封的破屋前。那人生的俊美非凡,一身紫衣清华高贵,浩浩银发如青丘冻雪,正是一十三天太晨宫的主人——东华帝君。自从历劫归来,他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九重法力,但这还不算是对他最大的打击,最大的打击是他发现自己有了牵挂。

作为九重天上最尊,贵的神仙,东华帝君一直xxxx,生活在三清幻境中;作为曾经的天地共主,他关心的只有那些关乎四海八荒xxxx的大事,因此他既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也不参加任何宴会,是个只适合挂在墙上的神仙。

但是,现在的东华帝君却不一样了,他有了牵挂,那只四海八荒唯一的九尾红狐,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住进了他的心里。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1 16:00:00 +0800 CST  
(接上文)东华轻轻挥手,被蛛网尘封的大门慢慢打开,他迈步走了进去。虽然人间已过去了不知多少岁月,但这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他清楚的记得,当年就是在这里,他和她一起躲避追兵,她还为他挡了几乎致命的一箭,如今物是人非,他虽来到这里,但她又身在何方呢?

他在圆桌旁坐下,眼光便落在了床上。他看见,床上正坐着一位身穿红衣的佳人,见他看向这边,那红衣佳人便站了起来:“今天天气不错,xx让九儿陪您到御,花,园走走好吗?”

他伸出手,想去触碰那熟悉的凤尾花,但就在他的手要接触到那身影的一刹那,那红衣的佳人突然慢慢在眼前消失了。

他颓然摇头,原来刚才只不过是自己的臆想罢了。

作为上古尊神,东华帝君已经记不清自己经历过多少沧海桑田,见过多少悲欢离合,他觉得自己完全能看开些,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样子,到像一个初经xxxxxxx。他记得,九重天上传言青丘帝姬白凤九要在西海收拜帖的时候,他曾命司命送去了他们之间的信物箭铃——本来她的腿上就一直带着他的铃铛,这次下凡历劫,她又为他挡了一箭,因此她将那只箭头和铃铛绑在了一起——当他元神归位之时,凡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唯有这对箭铃还在身边。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1 16:06:00 +0800 CST  
(接上文)
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东华帝君的思考。抬头望去,那额头上有一朵凤尾花的女子已经缓步走到他面前。东华帝君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看错了,便眨了眨眼睛。忽听眼前的少女轻轻唤道:“帝君。”东华帝君一愣,知道这一回是真正的凤九了他轻咳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帝君·····”

“白凤九,你应该知道,你并非普通的女子,你是青丘帝姬,将来是要继承青丘帝,位的”

“是的,凤九知道。但是,我们在凡间·····”

“尘世姻缘尘世尽。况且,”东华帝君的声音格外清冷,“凡间那事只是历劫。”

“可是你明明说了要记住凡间的那两年。”

“那是本帝君自己的劫数,与你无关。”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那间屋子——他怕再不走他会忍不住将她拥进怀里——在他离开屋子的一刹那,他听见了她的哭声。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1 16:11:00 +0800 CST  
各位仙友晚上好,楼主又来暖贴了,有看的请留爪,谢了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3 19:36:00 +0800 CST  
05
凤九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凡间的破屋。她不知道自己能到哪里去。去西海?墨渊上神已经醒来,姑姑要照顾她的师父,自然没有功夫陪着自己;回青丘?西海招亲被自己搅黄了,大概爹爹正拿着皮鞭在狐狸洞里等着她。这样想来,四海八荒虽大,却哪里有她白凤九的立足之地?

抬手招了一朵云,凤九藤身而上,祥云飘飘,朝着九重天的方向飞去。

凤九的云头停在南天门前。她从云上下来,正要迈步往里走,忽然被守门的天将拦住:“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南天门!”

凤九刚要自报家门,忽听身边有人道:“瞎了你们的狗眼,这是青丘的下殿下白凤九,你们连她也认不出来吗?”

凤九循声望去,说话的非是旁人,正是她在九重天唯一的闺蜜,掌管瑶池芙蕖的成玉元君。

在九重天见到成玉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凤九显得很兴奋:“成玉,你怎么来了?”

成玉笑道:“我不来你怎么进来?”

凤九不依:“连你也取笑我。”

成玉:“我正有事找你,跟我到我的宫里去吧。”

成玉住在第六天的莳花宫中。凤九虽然在九重天住过一段时间,却没有来过成玉这里。初到花神的宫殿,她看到什么都感到新奇。在凤九的慢慢神生中,做得最好的两件事便是打架和做饭,要将饭菜做得色香味俱全,选择食材便是关键,因此凤九对那些花花草草格外留心。到了成玉这里,看着满池的芙蕖,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莲藕。

这时有仙娥送来了茶水,成玉接过来递给凤九一杯,笑道:“你尝尝我这茶怎么样?这可是那浪、荡公子从他老爸那里弄来的。”凤九便喝了一口。成玉道:“怎么样?可还和你的口味?”凤九:“这真是天君宫里的茶?”成玉:“对啊。”凤九:“看来天君的品味比帝君可差远了。”

原来凤九在青丘的时候狐狸洞里的上神们也不讲究喝茶,偶尔去十里桃林,折颜那里有的是桃花醉,对茶却是不怎么喜欢。后来为了报恩去了太晨宫当仙娥,东华帝君照顾她,每天给她的活计不过就是烧水烹茶。刚开始的时候,她什么也不懂,烹的茶也不能让帝君满意,帝君便耐着性子教她,给她讲各种茶的烹制方法,她照着他说的做了,果然再烹出的茶水便有了不同的味道。

听凤九提起帝君,成玉便有了兴致:“你知道么,帝君失了九重法力?”

凤九吃了一惊:“帝君失了法力?你听谁说的?”

“还能有谁,那浪荡公子啊。”成玉道,“而且我好像还听说帝君要应劫了。”

“应劫?”凤九吃了一惊,“帝君要应劫?你没有听错吗?”

作为上古神族,凤九虽然修为浅薄,但还不至于不知道什么是应劫。对于那些上古的尊神来说,他们的生死都是有关于四海八荒的大事。

“不行,我得去看看。”凤九说着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却被成玉拉住:“你先别去。”

凤九:“为什么?”

成玉:“帝君真的失了法力,你去了能帮他吗?”

凤九摇头:“不能。”

成玉:“那我再问你一句,你是否真的喜欢他?”

凤九:“当然是真的,比真金还真。”

成玉神秘的一笑:“那就好办了。”

凤九:“什么好办了?”

成玉:“你别管了,一切听我的安排。”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3 19:54:00 +0800 CST  
06
十三天的太晨宫永远是九重天最美的地方。

天族崇尚奢华,这一代的天君有极讲排场,因此九重天里到处是雕梁画栋,无论是亭台楼阁还是水榭花园都包裹在重重瑞霭之中,但这里没有昼夜交替,也没有四时更迭,因此再美丽的景色都显得有些干巴巴的,唯有东华帝君的太晨宫,白天艳阳高照,夜晚繁星满天,唇来百花争艳,夏日芙蕖清香,金秋硕果累累,寒冬大雪飘飘,几乎每时每刻的景色都是不同的。只可惜东华帝君是位好清静的神仙,天族中除了个别的几个人,很少有人敢在十三天晃荡,就算有事从这里经过也是蹑足潜踪,生怕惊动了那位紫衣尊神。

东华帝君这几天很烦恼。定好的六十年生死劫却生生提前了十八年便回归了仙位,这且不说,自己还失去了九重法力。其实对于他来说,失去法力也不算什么,不过是再多花点时间修回来便是。当年征战天下的时候,比这个再严重的伤他也受过。不过令他担忧的还是青丘那只九尾红狐。

自那年经过东荒俊疾山,从那头金猊兽爪下救了她之后,他就觉得她很特别。作为上古尊神,他什么样的女子没遇到过?无论是天族、翼族、魔族还是妖族,那些女子的摸样为何没在他心头留下任何痕迹?为何只有这只小小的九尾狐却进入了他的心里?她将他交给土地的铃铛换了笛子他没有生气;她跟在他身后他没有生气;就算她搅了他必胜的棋局他也没有生气;他本是不爱管闲事的神仙,但看到她为了给姑姑讨回公道剑指天族二皇子时便上前去保护她;看到她被打伤竟对一个小辈生气,还曾不惜耗费功力为她疗伤····

这一切,难道是当初一语成谶了吗?

是的,作为上古尊神,永不言败的天地共主,他不是没有弱点,而是将弱点埋藏的很深,深到他几乎忘了自己的这个致命弱点。

迈步走进寝殿。东华帝君在卧榻上坐了下来。刚要伸手去拽被子,突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侧头一看,他不禁莞尔,原来有一只红色的小狐狸蜷在自己的榻上睡的正香。它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将脸埋在自己的九条尾巴里,小小的鼻孔里冒着气,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东华轻轻拍了它一下:“你怎么在我这里睡着了?”

那小狐狸被惊醒了,一下子变成一个美丽的少女,正是青丘的小殿下白凤九。只见她低着头,低声道:“帝君。”

东华伸手托起她的下巴,看见她脸上的伤疤,不禁吃了一惊:“你这是怎么了?是谁伤了你?”

“是。是我爹。”凤九的声音细如蚊蚋,“我爹说我跑上天来找你是丢了青丘的脸,要打死我。我来见你一面,就回去尽了孝道,让我爹打死。”

东华抬手轻轻碰了碰她脸上的伤痕,见她依然面不改色,他笑着对她道:“你这伤看起来倒像是真的,只是你做戏不能做全套么?我碰了你的伤口,你好歹要配合着喊声疼才对啊。”

凤九后知后觉地叫了声“疼”。但为时已晚,她的把戏已被东华看穿:“说吧,这是谁教你的?”

“是,是成玉。”凤九老实的招了。

东华:“三殿下这位红颜知己干别的不行,这戏弄人的花样还真多。”

凤九知道牵连了成玉,连忙替她辩解道:“其实不关她的事,全是我逼她的。”

东华帝君看着眼前的少女,叹了口气,缓缓道:“可是凤九,你知道我大你多少?你爷爷还没成亲,我已经是这副模样。数十万年,多少个沧海桑田,多少个生灵归于尘土?你都未曾见过。你也没有见过我双手染血,杀红眼的样子。你知道吗,在你面前的不但是订仙神之律法,掌六界之生死的天。地,共,主;他还是没有七情六欲,不知红尘为何物,无论你做什么再他看来都如儿戏一般的东华紫府少阳君。”

他看着她,竟用上了天,地,共,主的威严,她终于承受不住,扭头跑了出去。跑到门口,她的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眶,走起路来也是跌跌撞撞的。但她管不了这么多,还是踉踉跄跄的往外走,终于支持不住,跌入一个人的怀里。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8-23 20:57:00 +0800 CST  

楼主:尘埃士

字数:106600

发表时间:2017-08-17 17: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6-06 20:14:20 +0800 CST

评论数:15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