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夜长】bl 失误

标题也起不出来。文也有点智熄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7 21:16:00 +0800 CST  
宋莹莹沿着大学校园的主干道走着,她要选一家理发店烫头发,大大小小的店铺错落有致,看得人眼花缭乱。之前经常去的校外发廊关门跑路了,所以为了省时间,她便选择了校内的小店。
她溜溜达达走到一排晾满花花绿绿湿毛巾的毛巾架前,被毛巾上的小熊吸引了。就选这家吧,至少毛巾不是单调的棕色和蓝色,还在毛巾角上印着小熊,盲猜这家店比较有情调,理发师也不至太离谱。
宋莹莹第一脚刚踏进理发店,就听到店员热情的问候,“来了,老妹儿!”。定睛一看,一个肌肉壮男,一边理发一边用东北口音冲他打招呼。宋莹莹打量着壮硕的理发师,一度怀疑自己进的是健身房。
“你搁这坐会儿,我这儿一会儿就完事儿了”,理发师修剪着手下男生的平头,用下巴指了指一边的小黄毛,“先洗个头呗”。
宋莹莹看到负责洗头的小黄毛,才确定这绝对是理发店,典型的杀马特洗剪吹小黄毛。
宋莹莹把脚往回缩,她要退出去,她不要在这里做头发。
“这位同学,你要烫染还是剪发?”,超温柔的声音响起来,拽住了宋莹莹的脚,她又踏回来。是另一名发型师,他把头转过来,对她轻轻笑了一下。这眉眼,这笑容,这气质,宋莹莹简直醉了,她觉得从此她的脆皮鸭文学男主有了脸,她又可以了。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7 21:16:00 +0800 CST  
宋莹莹走进来,站到好看发型师跟前,“我想烫一下,染个颜色”。虽然他正在操作的药水味道非常刺鼻,但宋莹莹巴不得贴在他脸上看,越近越好。
这时壮男发型师发话了,“老妹儿你咋这样呢?瞅我你就往外出溜,瞅店长你巴巴儿往上贴,店长贼拉好看是不?”
宋莹莹被diss了,却依然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好了,大飞,待会儿我给她做头发”,店长制止了壮男发型师。
“就你脸好使”,大飞嘟囔了一句,收了推子,开始为手下男生扫脖子里的头发渣子。
轮到宋莹莹的时候,已经晚上8:20了。宋莹莹并不觉得慢,因为是店长亲自为她洗头发。
“水温合适吗?”,店长的手指纤长,抚摸着她的头发。
“还行”,宋莹莹按照正常思路回答。
“还行就是不行,凉了还是热了?”,店长继续问。
“凉点吧”,宋莹莹随口一说。
“现在呢?”,店长的手好像碰了碰水龙头。
“正好”
“我根本就没调温度啊,没有任何改变,哈哈哈”,店长这个欠揍的货居然笑了,露出一对小虎牙。手指在宋莹莹头皮上一下下抓着,力道刚好,既不痛也不敷衍。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7 21:17:00 +0800 CST  
该来的总会来,“你是不是学习很忙啊,不太保养头发,头发没光泽,有点干,应该做个营养…”,店长开始推荐了,正常的理发店套路。
宋莹莹噘着嘴道,“我以为你能和我讨论点脱俗的呢。别和我说套餐啊,优惠啊,办卡啊,充值什么的,够了。”
“哦?那您需要比较特别的服务吗?”,店长故作神秘的问。
“有?”,宋莹莹一刻跌入幻想,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是不是店长亲自提供。
“有什么啊有,我们是正经手艺人”,店长把一团洗发露搓起的泡沫糊在宋莹莹额头上。
边做头发边聊天,宋莹莹又有新发现,店长涉猎还挺广泛,天文地理,动漫明星,啥都能聊。宋莹莹被曲线忽悠办了张卡,充了2000块。
宋莹莹今晚只染了颜色,已经10点了,来不及烫,店长让她明天一早来烫。临走,店长给她留了手机号,如果明天不来方便沟通。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7 21:23:00 +0800 CST  
宋莹莹走在路上,意犹未尽,她看到店长的胸牌上写着陈幼羚,不禁心中暗笑,“真有意思,明明行为很阳光端正的,可名字好娘,幼小的羚羊,小羊羔呀”。
第二天一早7:30,宋莹莹就顶着一头栗子色的炸毛长发跑到店里,因为她只染没烫,被舍友嘲笑为金毛狮王。
她发现店里只有店长一人,店长看见她来了,连忙放下衔在嘴里的一块三角饼,帮她打开大门。
“我来太早了,害你被迫营业了,你要不先把饭吃完吧”,宋莹莹有点不好意思,正常9:00才营业,她让店长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工作,饭都没吃好。
“没事,没事,习惯了”,小羊羔的微笑服务做的很到位,他又对宋莹莹温柔地笑了笑,拍拍座椅,示意她过来。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7 21:24:00 +0800 CST  
宋莹莹发现,他们开始还有说有笑,渐渐地,小羊羔笑的就有些勉强了,并频繁地做深呼吸。
“你怎么了?”,宋莹莹觉得他的状态不对。
“没怎么啊。等会儿我把加热棒插上,烫了你就说”,陈幼羚一边否认,一边用卷发器卷宋莹莹的长发。当他卷好最后一个之后,还未来得及用皮筋固定,就停了手。宋莹莹从镜子里看到小羊羔,由于戴了沾满药膏的一次性手套,正弯着腰,用一条小臂紧紧按着自己的肚子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7 21:25:00 +0800 CST  
不是bg,真的不是…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7 21:27:00 +0800 CST  
“你是不是不舒服?”,宋莹莹甩着一头粉色卷发器回身问陈幼羚,要从座椅上蹦下来。
小羊羔已经脱了一次性手套,他用另一只把宋莹莹按回座位,“别动,小心药膏碰脸上,对皮肤不好。我没事,肚子有点疼…而已…”,小羊羔抱着肚子跑出去了,只留下宋莹莹一个人带着一头塑料卷子坐在屋里。
过了5分钟,大飞来上班。“又来了,老妹儿。我们老大呢?”,大飞见只有宋莹莹一个人在,便询问她。
“他肚子疼,然后就出去了”,宋莹莹如实相告。
“肚子疼?不奇怪…”,大飞拿起剩下的饼闻了闻,扔进了垃圾桶。
小羊羔也正好回来了,他推出加热棒开始为宋莹莹烫头发。“你是不是傻?都坏了,吃了能不拉稀啊?”,大飞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我给她烫,你搁沙发上歇着去”。
“有始有终,还是我来吧”,陈幼羚又把加热棒夺了回来。
宋莹莹担心地从镜子里一直盯着小羊羔看。
“你这样看我,我不好意思…”,陈幼羚发现宋莹莹眼神怪怪地盯着他,稍显苍白的脸红了起来,语调里也透露出些许疲惫。
等设备都插好了,小羊羔吩咐大飞照应宋莹莹,自己又跑出去了。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8 18:22:00 +0800 CST  
“你说他是不是傻?”,大飞问宋莹莹。
“有点吧……”,宋莹莹努力抑制内心的激动,她特别喜欢看漂亮小哥哥肚子痛。
“老大的智商一直这样忽高忽低”,大飞有点生气。
“蠢萌”,宋莹莹接道。
“得了,蠢就是蠢,萌啥萌?他要是长得老磕碜了,看你们小姑娘一个个的还萌不萌”,大飞揶揄宋莹莹。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8 20:41:00 +0800 CST  
宋莹莹一直再等小羊羔回来。等到9:30的时候,又有女生来剪刘海儿,张口就找小羊羔。大飞说,我们这里还有3个理发师,剪的也挺好,店长今天有别的事情。女生很不开心,说她就是来看帅哥的,不要你们这些路人甲乙丙来剪。
这时,陈幼羚正好回来,他给女生剪了她要的某音同款刘海儿。
送走女生,陈幼羚捂着肚子在沙发上坐了好一阵。他低着头,宋莹莹看不清他的表情。大飞说店长是个财迷,15块钱都舍不得放弃,肚子痛得冷汗直流还装的和没事人一样,给人陪笑。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8 20:46:00 +0800 CST  
宋莹莹做完头发,已经中午11点。小羊羔为了帮她打理好造型,趴低身子,和她的脸处于同一高度,观察了一下效果。那一刻,宋莹莹的心怦怦直跳,她的目光把镜子中的刹那映像,定格成了一张照片。
“OK了,完美”,小羊羔看着她,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宋莹莹很高兴,她今天一定是整个学院最美的妞。她想乘机握一下小羊羔的手,趁着他肚子痛揩他的油。不料,小羊羔利落地把手抽走了。
宋莹莹有点恼怒,哼!我这么美,摸你一下怎么了?一个技校毕业的臭小子,还不让摸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太早混社会的,私生活有多乱。
源于重点大学学生的骄傲,宋莹莹虽然一度沉醉于陈幼羚的颜值,但打心眼里是瞧不起他们的。
小羊羔很有分寸地把宋莹莹送出门,这让她的心里话没说出口,只是在心里盘旋了片刻。
陈幼羚没有什么大志气,他只想赚很多钱,把他的店开大,赚更多的钱。从小父母离异,他很早就出来学艺打工,在他心里只有钱能给他安全感,其他的啥也不是。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18 20:49:00 +0800 CST  
宋莹莹在宿舍接到老妈的电话,居然问他男朋友找的怎么样了。宋莹莹自然是没找到。为了堵住她的嘴,只好说找了。结果老妈让她在中秋节这天带男朋友回家看看。
一个星期以后,小黄毛问大飞,店长今天怎么还没来?大飞没好气地说,店长被2000块钱所迷惑,卖色去了。
原来宋莹莹出2000块买陈幼羚半天,让他假装自己男朋友。陈幼羚想着自己一米八出头的个子还能被小姑娘吞了不成,便同意了。
宋莹莹给陈幼羚看与老妈的聊天记录时,被他注意到了头像。
“阿姨的头像居然是肖战,心态很年轻啊,厉害厉害”,陈幼羚哑然失笑。
“怎么了,肖战他不香吗?我妈可喜欢看《陈情令》了!”,宋莹莹也意味深长地笑了,“对了,我妈喜欢精致的男孩,你化个妆,最好是肖战仿妆。”
陈幼羚嘴角一撇,“搞没搞错,强人所难。”
“再给你加100。”
“行吧……”,钱果然好用。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2 18:09:00 +0800 CST  
当天,宋莹莹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宿舍门口等她的陈幼羚,化完妆更好看了。
陈幼羚重新拾起了以前学过的美妆,化完觉得自己很好笑。
“小羊羔你别笑,你这是要去我家出道么?”,宋莹莹仰着头,想伸手扳住陈幼羚的脸。可惜,又被他躲开了。
在宋莹莹家,陈幼羚深受宋阿姨的喜爱,颜值衣品在线,人又勤快嘴又甜。
晚上9点,陈幼羚终于完成任务,被宋莹莹放了出来。他十分后悔自己底线这么低,被宋莹莹灌了不少酒。本来想推掉,但只要宋莹莹一给他发微信红包,他看金额蛮大的,便硬喝下去。典型的舍命不舍财。
虽然这个买卖收成不错,但难受还是真难受。陈幼羚在街边墙角吐了出来。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2 18:31:00 +0800 CST  
“是不是该叫你能能?这么能,吐的稀里哗啦的”,陈幼羚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还有一下下落在他背上的巴掌。
陈幼羚捂着胸口扭头看了身边的人一眼,没等开口说话,胃里翻滚的液体又沿着嗓子一路涌出来。
“老大,你酒量不行还作践自己”。
“我有数”,陈幼羚接过递来的纸巾,“大飞…你怎么在这里?”,他尽力控制住发飘的语调。
“还不是担心你,我在你这条必经之路上等你两个小时了,虽然路灯不亮,但看背影就知道是你”,大飞扶住陈幼羚的胳膊。
“谢谢”,陈幼羚直起身子,比大飞高了半个头,“你怎么不说东北话了?”
“你昨天早上开晨会的时候,对我说[严宇飞,你以后要注意,说普通话,否则顾客有意见],你忘了?”,大飞学着陈幼羚的调子和动作把话重复了一遍。
“哦”,陈幼羚应了一声,仿佛想起来了。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2 18:32:00 +0800 CST  
大飞看着陈幼羚的脸,看到他因为呕吐挣出的眼泪,在眼眶里把朦胧的醉眼点缀得格外动人,唇部的口红有些脱妆,呈现出斑驳的红润。脸颊的潮红更加撩拨。大飞架着陈幼羚的胳膊其实挺纠结,他非常清楚,他们老大有个特点,不喜欢和人有任何被动肢体接触,也就是说,他主动碰别人可以,别人不能主动碰他。大飞有点怕陈幼羚把他的手无情推开,如果被拒绝,他的暴脾气极有可能会骂陈幼羚。
不过现在老大喝多了,对被人接触居然没有任何表示。
大飞架着陈幼羚往家走,明显感觉他和平时不大一样。“飞哥,我……”,陈幼羚话没说完,又吐了。抱住大飞,趴在大飞肩头吐的,吐了大飞一后背。大飞被膈应得有点抓狂,但看在这声“飞哥”的面子上,忍了。
“说完,你什么?再叫声飞哥来听”,大飞把东倒西歪的他搂好,大有趁火打劫的意味。
“严宇飞你放手!”,陈幼羚突如其来的清醒,闪了大飞老腰。
大飞还没松手,陈幼羚又陷入了意识混乱状态,自己趴回了大飞身上,“飞哥,我肚子疼…肚子疼……”,接着就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
“快起来,地上凉!咋滴啦,喝酒喝坏肚子了?”大飞一把把陈幼羚从地上架住咯吱窝托起来。
“你坚持住啊,千万别拉裤子里,乖乖的”,大飞扛着陈幼羚一条胳膊,把他往家架。
“不嘛…肚子好疼的……”,陈幼羚皱着眉撒娇的语气搞得大飞没脾气。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2 18:33:00 +0800 CST  
到了楼道口,大飞因为背上被陈幼羚吐了一片,只得把他横抱上楼梯。
大飞摸出陈幼羚身上的钥匙开了门,把他抱到卫生间里脱了个精光,放在马桶上,自己也赶紧脱了沾着呕吐物的上衣。“你看你整的这一片一片的,你的裤子和我的上衣”,大飞把衣服堆在墙角,扶住坐在马桶上摇摇欲坠的陈幼羚,生怕他歪倒摔下去。等陈幼羚泻得差不多了,大飞才把他用热水冲干净抱进卧室,用被子盖好,自己在卫生间清理了墙角的衣物。
大飞边洗衣服边回味刚才的场景,陈幼羚的腿又白又长,让女孩子都羡慕,还有小蛮腰和紧致的小翘臀。哈哈,平时不怎么和人有肢体接触的店长,今晚从上到下被他看了个遍,肚子被他揉了,下面也被他清理的时候摸了半天。
大飞洗完衣服晾好,去卧室看陈幼羚。陈幼羚半睡半醒缩在被子里发抖,还小声哼哼着肚子疼。
大飞一摸他肚子,发现是肠痉挛引起的肠绞痛了。便爬到床上给他揉。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4 20:26:00 +0800 CST  
陈幼羚倒是很非常配合,甚至说是过于主动了。他迷迷糊糊捉住大飞的脖子,顺势爬进他怀里,翻过身,头枕到大飞肩窝里,还轻轻蹭了蹭,他握住大飞热乎乎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按。
大飞咽了一口唾沫,又惊又喜,没想到陈幼羚喝醉了是这样的。
“飞哥,你的腰带扣硌到我了”,陈幼羚的声音变的让人发酥。大飞清了清嗓子,心想,我这哪里是腰带扣,是被你撩拨后立起的弟弟啊。
“飞哥,你终于回来找我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我特别乖,你不让我接受他人的碰触,我谨遵教诲……”,陈幼羚肚子疼得有点喘,但还是说坚持说完了。
大飞纳闷,什么乱七八糟的?继续听了很久,大飞恍然大悟,陈幼羚为什么一直不让人碰,明明很容易吸引女性,却没有女朋友,连感情问题都避而不谈。大伙还暗地里讨论过店长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导致比较冷淡。原来陈幼羚口中的飞哥指的不是他,是陈幼羚17岁时的男朋友,陈幼羚这个等了他7年。这7年里,陈幼羚在感情上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4 20:27:00 +0800 CST  
第二天早上,陈幼羚醒过来的时候,大飞看他基本恢复正常,已经走了。陈幼羚看着阳台上洗好的衣服,捂着脑袋回忆了半天,记起来是大飞送他回来的,还照顾了他一晚上。自己好像拉肚子拉的挺厉害,翻江倒海地疼。丢人丢大了,此情此景,岂不是全被大飞看去了。
陈幼羚收拾好自己,准时赶到店里,依然照例开晨会,点评员工昨日的工作,给出今日的指示。走到大飞面前,陈幼羚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顿了顿,啥也没说,直接略过去了。
散了会,大飞偷偷跟上陈幼羚,低声问道,“老大,你肚子还疼不疼?不行你就回去歇着,别硬撑,好汉顶不住三泡稀,何况你拉了一晚上稀。”
“哪来这么多废话!这月奖金不想要了?”,陈幼羚瞪了大飞一眼。温柔店长少见的发了火。
大飞分明看到陈幼羚脸红了一下。哈哈,还害羞了。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4 20:28:00 +0800 CST  
陈幼羚冷着脸给严宇飞强制放了一下午假,大伙以为大飞哪里又得罪店长了,包括大飞自己也觉得是这样。
陈幼羚心里明白,大飞照顾了他一晚上,肯定累得不轻,他想让他歇半天。鉴于大飞把话说的太直白,搞得他面子挂不住,他便不愿表现出他对大飞的感激,免得大飞得寸进尺。
大飞被当了一晚上替身,已经很不开心了。好心当成驴肝肺,现在又被白眼狼咬,气得和陈幼羚吵了起来。
“你瞅啥?”,大飞喊了起来,和陈幼羚四目相对,典型的东北打架前奏。
当然,陈幼羚没有接那句“瞅你咋滴?”。他尽力平息现场的气氛,他怕等会儿到店的顾客被吓跑了。
在压抑的气氛下,生意继续,陆陆续续来了4名顾客。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4 20:28:00 +0800 CST  
这边刚摆平,陈幼羚万万没想到,他的赌徒父亲从老家找来了,而且不知怎么就找到了他的店,一口一个小崽子、下流东西骂着,逼陈幼羚替他还债。众人看到两人推推搡搡,陈幼羚抓起无赖老头儿的领口,把他拖出了店门,碰倒了屋里瓶瓶罐罐。父亲大声叫嚷着陈幼羚不为人知的过往。
父亲的到来,使陈幼羚的黑历史暴露于众,店员和顾客全都震惊了。现在看起来纯良可爱的店长,之前竟然逃打架斗殴,坑蒙拐骗,不务正业。进过局子,嗑过粉,流连夜店,男女通吃,让姑娘打过胎,为钱卖过身。
大家都不好插手,只能默默地观察情况。大飞想去帮陈幼羚,也被其他人拦下,劝他别裹乱。大飞很着急,因为他知道今天陈幼羚身体状态不好,生怕他出什么意外。其实拦下他的也不是其他几个理发师,而是陈幼羚的黑历史。大飞想起昨夜看到陈幼羚后背上一路滑到人鱼线的印子,原来是洗掉纹身留下的痕迹。
过了不短时间,陈幼羚回来了,脸上带着父亲挠的血道子。老头儿能走,一定是陈幼羚给他钱了,否则这个无赖断不会走。

楼主 百家小度  发布于 2019-12-25 13:17:00 +0800 CST  

楼主:百家小度

字数:40351

发表时间:2019-12-18 05: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18 13:36:46 +0800 CST

评论数:34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