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Loveholic(霸道总裁攻×炸毛受)

霸道总裁与炸毛受这样的恶俗戏码还会有人看吗?
受来自【三月的天真】里的小金毛艾秋~~两文算是扯得上一点远房亲戚~
可能会慢更…也有可能人品爆发日更,但应该不坑,欢迎来跳。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00:20:00 +0800 CST  
@格子染过的冬天必须@你…我们两人的承诺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00:20:00 +0800 CST  
盛夏已过,虫嘶喑哑,古城已渐入秋。
走在红墙根下的少年,金色的发丝比微黄的叶片还要浅。
红与金的浓烈下,映衬煞白的皮肤,对比鲜明。
"真tm远…"下错了公交站,拖着半人高的大皮箱,眼望不见头的长街,金发少年自言自语地低声抱怨。
叮当叮当…
"先生,您到了吗?"简单的手机铃音响起。
"没到!"最怕被人催促,小金毛带上不耐烦的语气,"下错站了,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可是房东已经到了!"
"啊啊啊那你们等一下啦,这里连打的都打不上!"
嘟…嘟…
碰到这样自己迟到还炸毛的客户,电话那头的中介很郁闷。
"前方50米路口,右转…"
手机导航传出指令。
前方的街口,一个身行佝偻的老太太在红绿灯下等着,行车道绿灯仅剩10秒,开始闪烁,一辆驶来的墨绿色捷豹缓缓减速。正当捷豹尚未停稳,交通讯号跳成黄灯时,路边的老太太突然灵活地走过斑马线,咚一下摔倒在捷豹车前。
"我靠!"目睹了一切的小金毛脑海中立刻闪过个词:碰瓷!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00:22:00 +0800 CST  
驾驶室很快便打开了,一个身型矮小的男人走出来查看情况,还算耐心地想将人扶起,询问是否需要就医。
小金毛站在路口看 热闹,还心想着这捷豹车主长得也实在不怎么样。
老太太这算是赖上了,趴在地上就是不起,嘴里还咿咿呀呀的直嚎,
"哎呦~腰肯定是折了,你们这些人都怎么开车的!小心着点儿呐!"
"要不送您去医院?"
"诶呦~我可不敢上你们的车!~~"
"那我先报警了!再给您叫个救护车?"
"等警察来了,我这老腰也别要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其实就等着车主打发给钱呢!
街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矛头纷纷指向开豪车的一方。
哎,还真没天理了!这干捷豹什么事儿啊,开个豪车就得白让人坑么!
一腔正气的金毛少年看不下去了,拖着箱子左冲右撞地挤到老太太前,
"喂!你就别装了!我在后面全看到了!车一点都没碰上你就倒了,你就是诓人来的!"
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老太太有点傻眼。大概也是个身经百战的,眼珠子一转又嚎上了,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有必要拿着命讹人么我!"老太呼天抢地的,竟然反咬一口,"小伙子,你是不是看他有钱才向着他啊你!哎现在的年轻人呐!"
"你!"一向牙尖嘴利的男孩差点被这老无赖呛住,半天才重振旗鼓,"你也知道他有钱啊?你也知道这是捷豹?你怎么不挑个捷达往上撞啊?"
"哎呦你这孩子,就知道'你你你'的!妈妈没教过你对老人要称呼'您'呐!!??"老太婆把话题一溜烟儿扯远了。
"我,我们南方人对谁都说你!!"血气方刚的小金毛被气得够呛。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00:22:00 +0800 CST  
车里,有人正透过挡风玻璃看着窗外发生的一切。
那个吵的仿佛是自己被碰了瓷的小男孩,真是可爱呢…必须好好谢谢他…
于是,车后座的门被打开了。
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下来,连余光都没往地上的老太婆撇,直接对先下车的矮个男人命令道,"叫她别走,现在报警,让警察调监控视频。"
原来这才是正主!
那人能比少年至少高上一个头,看起来28,9的年纪,轮廓硬朗,剑眉星目,鼻梁英挺,薄唇紧抿着,透出略微的不耐。身上一件藏蓝色polo shirt, 休闲中不失商务气质,
露出的两只手臂结实强健,略宽松的服装版型也掩不住挺拔身姿。
金毛看傻了。
上一次碰到帅得能让人愣住的家伙,好像还是几年前,那个自己高中好友的老情人…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00:24:00 +0800 CST  
男人转而面对小金毛,立刻换上了亲和的表情,
"刚才真的非常谢谢~可以请问您贵姓吗?"男人声音浑厚,加上那阳光灿烂的一笑,简直闪瞎了金毛的眼睛。
"呃…我姓艾…"此时的小金毛只想暗骂自己这一看到帅哥就犯傻的毛病!
"哦,艾先生~"男人绅士地伸出右手。
人生第一次被称作"艾先生",总感觉怪怪的。金毛不自然地伸出手,和对方握上了。
真是又大又有力的一双手呐…男孩暗暗咂嘴。
叮当叮当…
本是即将干柴烈火的时刻,该死的手机铃声又响了。
小金毛抱歉的眼神示意,掏出电话没好气地接听,
"不是说打不上车么!!""再等一会,最多半小时我肯定到了!""你说你们急什么诶…!"
男人好笑地看着眼前的人,是个漂亮的家伙---一头扎眼的金发,皮肤也白得不像话,大眼睛细鼻梁,饱满红润的一张小嘴却挺厉害…
气呼呼地挂了电话,才突然意识到对方正看着自己。小金毛立刻臊了,忸怩地把手机塞回兜里。
"不好意思哈…"
男人当然是不介意,爽朗道,
"是不是赶时间呢?要不我送你?"
好事儿来得突然,金发少年还没想好要不要答应,就看到男人示意司机把行李放进后箱,给自己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算是艳遇么?
男孩瞪着大眼坐进车里,又看到男人进来坐在自己身旁,扭头一笑,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自我介绍道:
"嗨,我姓秦,叫秦皓"
"我叫艾秋…"
"艾先生,您要去哪儿?"前排的司机师傅问。
"就是这里,"男孩递上手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那麻烦你了~"
车子打了个方向盘,绕过依旧趴在地上的老太婆就这么开走了,留下一伙儿还没反应过来的围观群众和老太大眼瞪小眼。

"刚才的事真的非常感谢,现在像您这样仗义的人不多了!"男人郑重道谢。
"呃呵,我也是正好看到~"被称呼为"您",让一向随意惯了的小金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
"您是刚旅行回来吗?"
"哈?"
"我是看到您拉了个大箱子~"
"啊~我是刚来北京~"
"第一天来就碰到这样的事儿,真是让人不好意思~"男人一口标准普通话,以浑厚的嗓音说出来格外好听。
"以前确实没碰过~嘿嘿~"聊了一会儿,艾秋也和对方渐渐熟络起来。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10:17:00 +0800 CST  
"恕我冒昧,请问您是要去看房子么?"
"噢,对~之前约好的~"
秦皓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继而微笑建议道,
"我正好有需要出租的房子就在附近,要不带您去看看?"
"可我预算不多…"金毛暗地里盘算,眼前这家伙非富即贵,租的房子肯定便宜不了!
"价钱很便宜,也适合一个人住。"男人有意套话,脸上却云淡风轻的,"那个,您是一个人吧?"
"啊,那…好吧!"如果说是盛情难却,不如说是帅哥难却!
见他终于答应,秦皓眼角的笑意更加一层,直接对驾驶员道:
"小王,去万国soho那套房子。"
"那长福宫…"
"那儿一会再去。"
捷豹在富有皇城风情的街道上开不过十分钟,接着转到一条宽阔大道上开了一会,最后停在两幢高大现代的建筑前。
"就是这儿了。"男人率先下车,绅士地为艾秋把门。
下了车,艾秋暗道不好:这儿的房子他之前查过,东三环内,全封闭酒店式公寓,房租都是五位数往上走!
可看这人这么热情,哎,主要还是帅!自诩脸皮薄的金毛小子无法拒绝,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对方走。
"房子在18楼,楼层不错把吧?"进大堂用门禁,上电梯也有门禁,秦皓拿着房卡一路刷,终于来到18层最靠边的放房门前。
"边套,采光特好~"高大的男人化身地产经济
人,热情地介绍,"走廊也不错吧?按五星级酒店标准布置的都是。"
金毛用力点点头表示赞同,心里其实正翻着白眼:好上天了也不关我事啊!
"房门是指纹识别,也可以调成刷房卡~到时候看您的方便~"男人伸出拇指在门上的磁性板上一按,绿灯亮起,门锁顺利开了。
房间里,挑高空间,面积不大经典的Loft户型。整面墙的大落地玻璃窗视野极佳,简约舒适的瑞典风格,色调温暖。
简直是梦想中的房子!
艾秋偷偷咽着口水,心想自家老爹那幢走恶俗欧式装潢路线的"别野"根本比不了!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20:51:00 +0800 CST  
"5米挑高,一楼起居室,二楼是卧室,洗手间上下都有,要说唯一的缺点嘛,就是不同燃气,做饭得用电,"男人负手而立,侃侃介绍,"不过我想,您应该不自己做饭吧?"
"嗯,不做…"金毛处于完全放空状态。
"怎么样,还满意么?"秦皓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小人。
"哈?!"艾秋愣了半晌才发觉对方的提问,赶紧正色道:"房子真的…很完美,可我大概没有这么多预算支付房租。"
"房租并不贵~"男人嘴角一直翘着。
"那…一个月的房租是多少呢?"金毛抱着必死的决心问道。
男人伸手比了个5。
"5万?"果然是天价…
"哪儿有这么夸张!"男人笑出声来。
"5000?"只能说相对这位置和这间房子确实很便宜…
"不,是500,但水电您得自己负责。"男人继续微笑,仿佛说出的价格没什么特别。
艾秋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不可置信地叫出来:
"你确定不是500一天!?"
"房租,五百元,一个月。"秦皓笃定地点点头,放慢语速吐字清晰地回答,面无波澜地继续微笑。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8 20:51:00 +0800 CST  
如果不是天上掉馅饼,就是这人的阴谋!
一边是多金帅哥的完美公寓,一边是社会基础常识,艾秋一下便不好了,残存的智商提醒他必须拒绝。
"呃,秦先生…这个,房租确实便宜到不可思议,但我想…"
"我知道您心里肯定会有疑虑,其实这么便宜租您,也是为了感谢您今天的义举,与其被心术不正的碰瓷老家伙骗取赔偿金,不如把这个好处让给您这样的好心人,就算是对社会正能量的一种鼓励吧!"秦皓神情凛然,冠冕的说辞仿佛在为慈善盛典颁奖,而被授奖者正是眼前这位一脸错愕的金发男孩。
"总之,我也算是不差这一间租钱的人,如果对这房子还满意的话您就放心住下来吧,租金按月按季还是按年都看您方便,怎么样?"
一番话被男人说得合情合理,简直不答应就是不弘扬社会正能量!
小金毛脑子短路,眼神直溜溜地盯着那漂亮的落地窗,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男人满意地点点头,掏出手机对那头指挥:"小王,你把刚才艾先生的行李和1801的房产证拿上来,对了,再问物业拿份租赁合同。"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9 16:00:00 +0800 CST  
"可否告诉下您的手机号码?"挂了电话,秦皓手执手机,转而问对方。
男人表情温和,语气礼貌,却莫名有种不容置喙的气场。
"151010……"男孩报了一串数字,接着看手机屏幕亮起来电提示。
"这是我的号码,碰到问题随时给我电话都行。"男人立在一旁,似乎在监督对方把自己的号码存起来。
"秦…?"小金毛顿感压力。
"秦皓,皓月当空的那个皓。"
看到男孩往手机里输入【房东-秦皓】几个字后,男人才抬起头,把人引到门边。
"这是房卡,我把房门设成房卡可开的模式。"说完不忘看看身旁的男孩,确认对方是否有听清。
"嗯嗯。"艾秋老实点头,接过房卡。
"房卡可以开大堂门禁,电梯门禁,并且只有一张,所以要保管好哦!"
"嗯嗯。"少年头点得一头黄毛直晃。
这时,司机上来了,将艾秋的行李箱拉到门边,再把一个文件袋呈到老板手里。
"艾先生,您坐。"男人坐到沙发上,把文件袋里的东西铺开,招呼道。
男孩没再客气地坐下,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说,
"那个…房东先生,叫我艾秋就好,不用称呼我为'您'…"
"啊,哈哈,好~"秦皓爽朗一笑,"这个是房产证,你确认过后就可以签合同了。"
待小金毛确认完毕,男人将租赁合同翻开。
"对了,我还需要看下你的身份证。"
"这个…行么?"男孩翻翻随身的背包,递过一本台胞证。
"嗯?艾秋是台湾人~?"秦皓好奇地挑挑眉,心中暗暗记下:艾秋,台湾台北市,1990年3月14日…
"啊不是,我妈在台湾生的我,不过我一直在这边长大。"
"原来是这样~"男人了然地点点头,"行,那就请签个字吧!"
小金毛糊里糊涂地签完名字,眼见男人收起其中一份合同便起了身,冲自己点点头,
"艾秋,我一会儿还有事得先走了,今天你收拾收拾行李就可以住下了,有什么问题记得随时给我电话!"
"哈?好,好走。"将秦皓送到房门口,看着门关上,再坐回客厅里蓬松的深灰色大沙发,愣愣地盯着茶几上的那张房卡…
小金毛总觉得,好像忘了些什么事儿…
是什么呢!?…
一拍脑袋想起来了,房租还没给呢!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09 16:01:00 +0800 CST  
既来之则安之,权且当自己中了狗屎运吧!
艾秋本着阿Q精神,开始上上下下参观这间loft公寓起来。
因为层高高,二楼的卧室并不低矮局促,别说个子只有170的男孩,就是刚才那跟巨人似的房东秦皓,在这样的空间里大概也不会觉得促狭。从玻璃围栏向下看,能一览整个客厅,玄关处是简单的敞开式厨房,上下两层都有卫生间,一楼的浴室还设有浴缸。
卧房以传说中的"高级灰"为色彩基调,铺着略有做旧感的实木地板。超高的kingsize大床摆在中间,床品都已铺好,单是看着就知其该有多蓬松柔软。床四周的地板铺着深灰色地毯,整面墙的镶嵌式实木衣柜,艾秋暗暗盘算:自己那一大堆衣服总算不用愁没地儿放了!
再想想自己上高中时租过的那间鸟笼似的loft公寓,简直不是人住的!
这大半天下来又是下飞机又是赶路又是吵架的,小金毛只想好好泡个澡洗掉疲惫。下楼翻出箱子里成套的龙猫居家服,走进浴室,全新的浴巾与脸巾竟然都准备好了,整齐地叠在浴架上。
男孩咋舌---这简直就是豪华连锁酒店的标准!
放水也需要一段时间,艾秋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在浴室里晃来晃去,熟悉各项设施的功能。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2 01:00:00 +0800 CST  
城市的另一头,身着藏蓝色poloshirt的高大男子,正懒散地坐在两面落地玻璃的办公室里,拿着手机正专心地看着什么。
那微信对话框上,有人发来了一段长长的资料:艾秋,男,1990年3月14日生,出生地:台湾台北市马偕纪念医院,1991年首次入境香港,1995年首次入境大陆,1994年就读幼儿园:香港xxx幼稚园,1995年转入xxx幼儿园,1997年就读小学:星河国际学校,2003年就读中学:星河国际学校,2006年就读高中:星河国际学校…
枯燥乏味的时间履历,男人却一字一句地看得仔细。
待读到最后一行,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嗨,大老板,看完了吗?"是个玩世不恭的男声。
"嗯,你打得挺是时候。"秦皓语气淡漠,听不出什么情绪。
"那小朋友谁呀?身世挺复杂啊!"对方似是不以为意,继续侃道。
"怎么复杂了?"一句话成功提起了男人的兴趣。
"二婚的产物,父母又相继再嫁再娶。"
"说清楚。"这头的男人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电话里终于没再含混,开始一一道来,
"这小朋友,台湾生的,1岁到香港,5岁来大陆,老爹之前有过一任老婆,后来娶了他妈,可没几年又离了。老妈再嫁回了台湾,老爹又娶了第三个老婆,这小子就成三不管了,据说从小住校。"电话里的人喘口气,继续说,
"他爸我都顺道查了,你听是不听?"
"少放屁,快说。"男人不耐烦地催促。
"我说你,求人半事儿也不给个好生气!哎~就是吧,他爸还算是你老前辈呢,哈哈哈哈哈。"
"嗯?"
"他爸靠承包了高速建设发了家,后来开始在广东福建一代做开发商,乾东地产,你知道吧?"
"听过。"秦皓挑挑眉--这家公司他有过接触,算个半大不小开发商。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2 01:00:00 +0800 CST  
"乾东地产就他爸弄的~也是因为这个老跑香港,认识了个台湾妞儿,就是他妈,老爹估计被迷上了,让人怀了孕回台湾生的孩子,那时不是两岸不通嘛估计。后来孩子生好了又接香港去,然后跟大老婆离了婚,过了几年才把母子俩接大陆来。"
对艾秋的爸爸,秦皓脑海里立刻勾勒出一个爱找小三儿的暴发户男人形象。
不过看那小子生得那么漂亮,妈妈估计确实是个美人,也难怪了…
就在男人心里一通联想时,电话那头又嚷了起来,
"嗨,你在听么秦皓?"
"在听。"
"哎,真挺狗血的,他爸估计就是个陈世美我跟你说,和他妈结婚没几年又离了,现在找了个比自己还大的女的,结婚了。他妈就嫁回台湾,也没带儿子,说真的这孩子还挺可怜。"
男人听着心下一紧,生出股自己都讶异的怜惜来,又问,
"那他高中毕业后,读了什么大学?"
"你怎么不自己问人家去,哈哈哈~~"电话里几声坏笑,竟然就这么挂了!
放下手机,男人眯起眼睛,眼前全是那一头浅金色头发的小子,说话有点儿咋呼,还好打抱不平……
秦皓突然想去看看,就找个理由说自己是东西忘拿了罢!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2 01:03:00 +0800 CST  
泡澡总是惬意的,靠在浴缸里全然放松下来的男孩长吁一口气,回忆这一整天的狗血经历。
那个又土豪又喜欢做"慈善"的帅房东……
哎,就算是帮他指认了碰瓷,也不至于莫名奇妙的对自己这么好吧?难不成自己碰上的是什么人体器官贩卖团伙么?
想到这里,泡在温热水中的小金毛禁不住一凛。
是不是该逃呢?继续去联系上午那帮被放鸽子倒霉催的房屋中介?
…………
可人性就是如此贪恋舒适,纵然在脑海中不断勾勒着各种可能出现的可怕阴谋,制定各种逃跑战略,横卧氤氲的水汽中的艾小秋,依然渐渐放松下来,竟沉沉睡去。
简直一秒钟也等不了,秦皓驱车回到万国soho,装模作样地站在刚住进小房客的1801门口,按响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清脆的门铃声不间断地响着,还在想像着一会儿开门的开门的人会不会是一幅睡眼惺忪的模样。
可久久无人应答。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2 22:13:00 +0800 CST  
睡着了?还是出去了?难不成是跑了?上一秒还心情不错的男人开始有些不耐烦了,直接用指纹开锁进了门。
原来方才虽然设置了房卡开门的模式,却并没有关闭指纹识别!
屋里静悄悄的,原先放在门边的行李箱也没了踪影,房卡放在茶几上似是没有动过。
这不知好歹的小子真跑了?
男人眉头紧锁,想上楼检查人是否还在,这才发现楼梯转角后的浴室门正亮着灯。
门敞开着,没有水声。
秦皓想也没想便走进去,浴室里温热湿润,水汽覆在镜子上都结了水汽,只能得见迷蒙的人影。
男人在浴缸中发现了漂亮的男孩。
打湿的浅色发丝贴在面颊,面色粉润,纤细而线条柔和的身体浸在微起波纹的水中,美得像湖里的妖精。
可此刻来人却无法静心欣赏,因为沉沉而睡的人儿正缓缓滑入浴缸,水面已浸过嘴唇。
秦皓着急,俯身架起男孩的腋下,把人一把从水中拽了起来。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2 22:13:00 +0800 CST  
"啊?!"蓦然醒来的金毛大叫一声,惊得瞪大了双眼。
男人也被他一身水渍沾湿了衣服,颇有些气喘地盯着对方。
"不要命了是吗?!"心里涌上一股邪火,把人转了个个儿,挥起大手照着眼前浑圆挺翘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啪!"皮肉沾着水,声音格外清脆。
"你,你干嘛打我!"无辜的小金毛瞬间炸了,又羞又气,哗啦一声坐回水里,四溅的水花把对方的裤子也弄湿了。
"没人告诉你过,泡浴缸的时候不能睡着么?!"男人黑着脸低吼。幸亏自己莫名其妙冲动地跑回来,否则根本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艾秋脑子清醒过来,逐渐想起自己似乎在泡澡的时候,因为太舒服睡过去了。
"我太累了…就…"知道是对方救了自己,霎时没了底气。
"那个,房东先生…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我叫秦皓。"男人面无表情,好像根本没听到对方的请求。
金毛脑海里一千只草泥马奔过,内心咆哮:
拜托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没穿衣服,而你在赤果果的视奸我!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2 22:14:00 +0800 CST  
而表面上,艾秋依旧极尽客气,
"那个,秦皓…你可以先出去吗?我想穿下衣服。"
"你穿。"男人语气淡然,兀自岿然不动。
"你在这里我怎么穿!?"这副理所当然的姿态让人窝火,光溜溜的金毛瞬间撕了礼貌的小假面,冲对方嚷起来,"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的房子,我怎么不能进来了?"房东大人眯起眼,看着浴缸里白得明晃晃的身体,很诱人。
不怕死炸毛的模样,嗯,也很有趣。
光溜溜地暴露在对方面前,而对方还是一幅耍流氓不愿走的姿态,还有比这样的情况更让人无力的吗!
"你!…"艾秋气急,话都说不出来,突然灵机一动,伸手把水一下一下往男人身上泼!
"嗨!"蓦然被袭击,秦皓起先还用手挡着躲闪,最后索性俯身把浴缸里的小人扛起,顺手抓了条浴巾裹着,径直往客厅走。
既然已经湿了,还在乎再湿透一点?
将湿乎乎赤裸的男孩扔在宽阔的沙,再随意地丢下条浴巾,眯起眼俯视这弱小却张牙舞爪的猎物。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4 00:16:00 +0800 CST  
体会了一把对方的力气,男孩决定不来硬的,用浴巾捂紧身体,尝试文明沟通,
"那个…秦先生,你不是把这房子租我了吗?是不是因为我忘给房租了所以你才来的?…那,那我现在给你好不好?"
"嗯?那我现在已经不想要了。"男人似乎根本忘了这么茬子事,突然整个人伏到沙发上,脸凑近男孩,带着威胁的语调,"你看看,把我衣服全弄湿了,该怎么办,嗯?"
"我…你…谁让你不出去了!"金毛你你我我了半天,找不到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
全身湿淋淋的很难受,高大的男人站起身来,边脱衣边歪嘴一笑,
"小家伙,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
眼见房东大人赤条条的脱得只剩四角裤,露出比常人更深一号的肤色,强壮的身形简直比起Brad Pett 都不差,连四角裤包裹着的那处,也格外雄伟…
艾秋被狠狠震撼住,眼睛控制不住地吃起冰激凌,连身处的危险境地都快忘了。
"看什么呢?"男人戏谑地问。
"你,你到底想干嘛!?"小金毛脸色一红,为了掩饰窘迫,尴尬地冲对方叫嚷。
"你说呢?"秦皓存心逗弄这有趣的小人,愣是步步逼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坏心地反问。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4 00:17:00 +0800 CST  
帅气的男人在前,咄咄逼人气场十足。压力之下,艾小秋既紧张害怕,又夹杂了一丝期待,下意识地往沙发边缘挪了挪。
"想歪了?"可爱的小动作惹得秦皓想笑,突然使力把人拉到身旁,顺势按在腿上,轻笑道:
"我只是想,教育一下会在浴缸里睡觉的孩子。"
啪!
还没待犯傻的小子反应过来,屁股上就一阵刺痛,炸开了花儿。
"你!!!混蛋!!!你敢打我!!!!"小金毛一身刺瞬间支了起来,又蹬又踹两手乱挥,嘴里放声大骂。
秦皓充耳不闻,大手高扬,照着眼前光裸浑圆的小臀,又是三下巴掌。
肉嘟嘟的嫩肉狠狠晃了几下,立即浮起鲜红尘的掌印,噼啪有声。
从未受过责打的少年感到无比的羞辱,挣也挣不开身后的桎梏,又气又急之下,一口咬在男人的大腿上。
"啊!"秦皓蓦然吃疼,一把推开了趴着的人儿,怒目直视,对着眼前胆大包天的家伙,扬手想揍,
"臭小子你属狗的么!?"
小金毛咕噜咕噜顺着沙发滚到地上,着急想躲却一丝不挂,只得狼狈地双手抱膝团成一团。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4 01:59:00 +0800 CST  
男人手抬了半天,终究是落不下去。
"好了,穿衣服吧!"到浴室里把男孩的居家服拿来,顺带着摊开一看,忍不住笑了,"龙猫?真够可爱的,挺配你。"
在对方的毫无掩饰的注目礼下,艾秋缩手缩脚别扭地穿上衣服,终于敢坦荡地站起来了,狠狠地瞪着那仅一件内裤蔽体的男人。
如果说穿着衣服的时候是个衣冠禽兽,这回脱了衣服,更只有禽兽二字可以冠之!
秦皓不以为意,大刺刺地坐到沙发上,找了手机打电话。
"喂?我是秦皓,帮我拿套衣服到1801。"
"随便哪套都行!废话,当然是我穿!"
不出两分钟,门铃便响了。
"小家伙,去帮我开门。"
金毛憋屈,却又想赶紧支走眼前这让自己难堪家伙,只得配合的去开了门。
"这是您要的衣服。"穿着物业制服的女员工礼貌地递上一套叠放整齐的服装,转身便走。
不知为什么,男孩捕捉到对方眼角透露出的几许讶异。
管他呢!回到沙发前,男孩不客气地把衣服丢人身上,嘴里嘟哝:"这儿物业服务也太到位了。"
"当然了,我盖的楼,我家的物业。"秦皓牛逼兮兮地拽道,三两下便穿好了衣服。
"哈?!"敢情这人是个地产巨富?还以为只是个炒房的小开呢。
"小家伙,过来。"看到对方明显愣住,秦皓油然而生一阵满足感,简直比竞拍中了块地还高兴,好心情地把半米外的小金毛拉到近前,"喜欢男人,是吧?"
问完,还不忘捏一把脸蛋揩油。
"你怎么知道!?"艾秋不耐地想打开那可恶的大手。
"脸上都写着呢。"秦皓邪笑,紧接着起身道:"哥哥我先走了,回见!"
到了门口,不忘回头补一句,"再敢浴缸里睡着,等着我揍你!"
什么鬼!!
伫立原地的小金毛直翻白眼,心里不明白:
刚那个理直气壮耍流氓的家伙,怎么和上午第一次见面时完全不一样了?!

楼主 谜样的蛋先生  发布于 2015-04-14 02:00:00 +0800 CST  

楼主:谜样的蛋先生

字数:158701

发表时间:2015-04-08 08: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8 11:54:33 +0800 CST

评论数:925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