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浮梦•青玉长衫 (琅琊榜同人)

浮梦。叫这个的原因是因为第一篇是我完完整整的一个梦。
那天是看着看着琅琊榜就睡着了,睡的时候剧还一直播着,然后就有了这个梦。
楼楼啊是一个内心戏很丰富的人。这篇文几乎都出自楼楼的梦境和躺在床上半梦半醒时的胡思乱想,所以有些文可能有点莫名其妙,欢迎大家提意见,楼楼尽量不ooc。也希望大家喜欢。
青玉长衫,分别有之对应。所以此文主殊凰,副凰all(all凰?)。
关于琅琊榜我会一遍一遍的刷下去。有梗就更,所以更新大概是不定时的。
以上。
自己码的霓凰团子和大郡主镇楼。图2源自琅琊榜贴吧。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4:30:00 +0800 CST  
啊不,图一源自琅琊榜贴吧。。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4:30:00 +0800 CST  
壹 点江山
“霓凰,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回来……”“霓凰会的,霓凰一定安全回来找林殊哥哥……”

数日前的分别已经成了过去。而现在,霓凰的面前只有漫天黄沙的战场。
空中飘着一股血腥的气味。军队刚刚进行了一场长达两天两夜的战斗。如今战事到了最紧张的时候,南境驻军所剩不多,就连霓凰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能不能打赢。
众人无一不有些负伤,这时正在休整。看穆青熬不住,霓凰就先让他休息了,自己一人站在地图前皱眉思索。左臂受伤,疼的睡不着觉,倒不如做些别的事情。天刚破晓,霓凰的鼻尖上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报!南楚大军出战,还有大约一个时辰就能到达军帐前了!”
“这时来犯?”霓凰看了一眼熟睡的穆小王爷,“我来带兵!”
“这……”来报的人迟疑的看了一眼霓凰被白布裹住伤的左臂。
“别说了!”霓凰转身取下了她的头盔,“国家在前,我这点小伤算什么!你去叫人整兵吧。”把头盔戴到头上,她又变成了那个铁血将军。


出帐跨马,穆霓凰心中只余了家国。甚至把她自己的安危都抛在了脑后。
军旗在冷风中飘着,十万兵马逼入南境,一场腥风血雨的厮杀即将到来。
“杀!”刀光剑影,血迹滴答在冰冷的土地上。
这一次来犯,敌军人数多得无法想象,估摸着,就是最后的垂死挣扎了。
一波一波的士兵冲上去,为家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4:30:00 +0800 CST  
呐,第二段奉上想矜持一会才发现我不是这个性格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4:58:00 +0800 CST  
“主帅,我们的人也不多了……再战下去,只怕会两败俱伤……”
“最后一场恶战。大梁儿女断没有退缩的道理!”穆霓凰跨上战马,挥刀冲上前去。
南楚的人本就对霓凰存有一分敬畏。很快,她就杀出一条血路,直逼南楚将军而去。
早就有探子报告了霓凰受伤的消息,南楚将军本以为带兵的是穆小王爷,却看一身英气骑马飞驰来的是霓凰。惊诧间起身应战。
乒!兵刃交错,擦出了不小的火花。
已经走了二十几招,霓凰紧紧的盯着对方,过招间找着对方的破绽。左臂依然疼的厉害,整整三天未休息的她看人已经有了重影,似乎就快要晕了。持久战肯定是自己吃亏,霓凰下定决心,拼着一把力气刺向前方。
对方也一直在找霓凰的破绽,却没料到她突然进攻,慌乱间挥刀去挡。
“嗡……”刀光相交,震的霓凰虎口生疼。本就有些虚力的她被刀柄打中左手,伤口崩裂,鲜血渐渐渗透了白布。尖锐的疼痛让她清醒了过来。
经过刚才一击,二人均退后了两步,霓凰捂着左臂,喘着粗气看着对方。对方也是捂着脖子,一脸的死里逃生。
几乎是一瞬间,二人一齐挥起了兵器,霓凰终于看清,刚刚她的刀尖划过了对方的脖子,一颗血珠绽了出了。那样子,像极了……一颗痣。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4:58:00 +0800 CST  
“林殊哥哥……”霓凰一怔,挥刀的动作慢了下来。
“穆将军有些心不在焉啊。”对方抓住了这一刻,狠狠的用刀刺向霓凰。霓凰一惊,当机立断也向前一刺。“同归于尽?也挺好……”
身旁突然伸出一把剑,打偏了眼前的刀。霓凰趁机探身向前,雪白的刀刃扎入了南楚将军的胸膛。
“痛……”霓凰一声闷哼,杀死敌人的代价,就是同样一把冰冷的刀刺入了她的腹部。
对方一口血喷出,染红了霓凰的胸甲。
“把你解决了……就好……”
疼痛变得没有那么难忍了,霓凰微微一笑,向后倒去。
“姐姐!”最后听到的,是穆青焦急的喊叫。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9:41:00 +0800 CST  
“她没事了。就是失血过多,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内力。”
抖了几下睫毛,穆霓凰睁开了双眼。
“姐姐……”“霓凰……”“郡主……”身边的人都围了上来。
“姐姐,你都睡了三天了,急死我了。”
霓凰望着穆青,努力的翘起嘴角“别担心,姐姐这不是没事吗。”
看了一下自己,腰间缠着白布,隐隐能看到血迹,钻心的疼。左臂上涂着深绿色的药膏。试图撑起身子,却觉得全身虚软无力。
“郡主还是好好歇着吧。”蔺晨很无奈的上前制止,“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就是需要一段时间休整。”
“那战事怎么办?青儿一个人……”
“姐姐,南楚已经退兵了。你那日杀了那将军后,多数人都降了。而且,我们已经到金陵了。”
霓凰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倒回床上却又焦急的问道“那林殊哥哥……兄长他怎么样了?”
“苏兄他是两日前到的,也已经平了战事,守了姐姐两天,刚刚看人熬药去了。”
自嘲般笑笑,霓凰阖上了漂亮的双眼。好累啊,明明一直在担心兄长,却是自己差点没有回来呢。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9:41:00 +0800 CST  
九点多还有一更,然后开心的卡拍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19:42:00 +0800 CST  
“霓凰,把药喝了吧。”
穆霓凰靠在塌上,软软的伸手接过林殊端着的小碗,一饮而尽。擦了擦嘴角乌黑的汤汁,把小碗搁在了小桌上。
林殊坐到霓凰的身边,拉过她的左臂,细细的涂抹着药汁。
被南境的风吹的不再光滑细腻的手臂,愈合又重新崩开的剑伤,深深的伤口,干涸的暗红色的血迹,粉红色的嫩肉。覆上了浓绿的药汁。
霓凰垂着眼睑,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盯着眼前的被单。腹部的刀伤不是很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手臂,实在伤的太重,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没办法自如活动了。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21:01:00 +0800 CST  
“南楚众兵已退回边界,据观察今日无再犯趋势。”
霓凰坐在小桌前,左手捏着探子传来的简报,右手很认真的写着回报“加强观察,一有动向立刻来报……”她尽力握着笔,只是仍有些颤抖,写出来的字没有往日那么秀气。
“霓凰,喝药了。”
“吱呀—”霓凰一惊,还没等她把纸笔藏起,林殊就推门走了进来。
“霓凰?”在塌上没有看见人,林殊惊讶的回头,才看见小桌前满脸冒汗的人儿。
林殊把药碗放在塌上,大步走了过来,毫不费力的就夺下了霓凰试图护住的东西。
南楚的地图和几张简报。
“你又在研究战事?不是告诉过你要好好休息了吗?把自己伤了怎么办!”
“兄长,功未成,国未报,谈何家!守卫南境是我的职责……”
“穆霓凰!”
意料之中的震怒,霓凰轻轻的闭上了眼睛,顺从的接受她的林殊哥哥的责骂。
“你已经受伤了!景琰也已经把南境的职责交给了穆青,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养伤!”林殊一改往日的温润,暴怒大喊,“你的伤好了吗你就关心战事,你的内力又能有多好?现在你就是上了战场也不会能有什么作用!”
“林殊哥哥……”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霓凰可怜兮兮叫到。
“你出战之前我就叮嘱过你要好好保护自己,你呢?只身犯险,还不带着穆青!你知不知道要没有他你可能就回不来了!”
“林殊哥哥……霓凰知道错了……”
“回报都写好了?”
“写……写好了 ”霓凰惊讶的抬头,试图看向林殊的眼睛。
“飞流,去把这个给蔺阁主送过去,告诉他你霓凰姐姐托他帮忙送到南境。还有,顺便折根竹子回来。”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21:01:00 +0800 CST  
恩。开心的卡拍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2 21:02:00 +0800 CST  
大概看了一下。。这段文还有两段加两个小番外(脑洞)。。所以今天是上午一篇下午一篇晚上两个小番外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08:37:00 +0800 CST  
本来说好的九点更结果沉默看番无法自拔。。真是抱歉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10:19:00 +0800 CST  
来更文辣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10:21:00 +0800 CST  
等飞流重新回来,已经拿来了一根细长的竹子,断面还散发着竹木特有的清香。
“去玩吧,今天可以吃两个甜瓜。”林殊着急的要把飞流赶出去。
“哈!”飞流眉开眼笑,转身飞上了屋檐。
林殊关上屋门,插上门栓。在竹子的根部折下半臂长的一段。一边择着粗糙折面上的刺一边转过身来。
霓凰依然直挺挺的坐在那里,两颊已经烧的通红,思绪也飘到了幼时,小小的总是犯错的自己和总是严厉惩罚教导自己的林殊哥哥。
“既然知道错了,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林殊细致的拔光了竹刺,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霓凰的双眼。
“霓凰认罚。”霓凰抿着嘴,嫣红从脸颊烧到了耳尖。
“趴到塌上去。”
“兄长?……”霓凰小声的叫到,还是跟幼时一般,被吓得都不敢再叫哥哥。“要不,还是……”
“还是打手?”林殊挑了挑眉。“你的手抬得起来吗?再伤到你怎么办?”
试着将手抬起来,果然是酸痛难忍。霓凰听着林殊的声音,恨不得将头埋到胸膛,气氛实在尴尬,还是早一点打破好了。
一步一步走到了塌前,将药碗推开,趴了上去。印象中,这样被罚的次数真是少之又少。这一刻,她仿佛已经不是英姿飒爽的霓凰郡主,而只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姑娘。
林殊迈步向前,即使身为男儿,他依旧为霓凰保有了一分细心,将被单裹好,垫在了霓凰身下。又找来她的枕套,叠起垫住了霓凰的左臂。
趴在软软的被褥上。霓凰头发散着,细细密密的搭在脸上。看不见林殊的动作,她安然地听着自己呼吸的声音。
“啪!”身后一声闷响,竹节触在月白的裘衣上,钝钝的疼痛慢慢渗了下来。
还不至于呼痛出声,霓凰用手指磨蹭着手下的被单。服了冰续草的梅长苏对上虚弱的霓凰,真的像是青年的林殊一般。
“啪,啪,啪……”竹节一下下抽过,霓凰半闭着眼睛,注视着眼前雪白的被褥。内心却是越来越平静。
阳光洒过窗棂,洋洋洒洒地照在霓凰身上,很温暖。
已经支走了所有人,屋内声音单调的怕人,入耳只有竹节着肉的响声和霓凰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身后依然是一下一下不停的责打,霓凰努力忍住想要叫出来的冲动。自己行走战场那么多年,大大小小的伤都受过了,这次感觉上也不过是棍棍红肿,霓凰却觉得自己想哭。
终于,一滴泪还是滚过她的睫毛,缓缓流了下来,凉凉的,就像……她一直珍藏的额坠。
长发挡住了她的脸,她的泪划入了衣领,没有让林殊看见。
身后的刺痛感越来越强,霓凰咬着下唇,把呼痛之声全部吞回了肚里。林殊哥哥的怒气,她受的心甘情愿。
清楚的感觉到,竹节抽下的力度越来越强。霓凰皱着眉,一下一下的忍着“要不,下一次就叫出来?下一次好了……下一次……”一直想着去,霓凰却一直没有叫出声。
“啪!”清脆的一声响,声音入耳,霓凰紧张的抓紧了被单。身子也缩了起来。
好像,并没有疼?霓凰有些惊讶的松开了因抓紧被单,指尖有些泛白的双手。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10:21:00 +0800 CST  
本来想码完第二篇就更文的。结果到现在第二篇都没写完。。_(:з」∠)_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14:32:00 +0800 CST  
“咳,咳咳。”紧接着的却是林殊剧烈的咳嗽声。
“林殊哥哥?”霓凰赶紧扭身。只见林殊扶着矮桌,咳的满脸通红。那根竹节已经被他摔在了地上,磕出一条细细的裂纹。
林殊捂着胸口,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林殊哥哥,你坐一会,我给你找药。”
不顾自己身后的疼痛,霓凰挣扎着从塌上爬起。来不及穿鞋,她就蹬着薄薄的一层袜子从内屋跑到了正殿。
找到了那只装护心丹的小葫芦,霓凰把它攥在手心,一刻不耽误的跑了回去。
然后,几乎把一瓶药丸都倒进了林殊手中。
林殊哭笑不得的拿起一枚喂入了自己口中,然后把剩下一堆倒回了霓凰手里。“吃不了那么多。”
霓凰站在林殊面前,看他吃下药,才一脸气呼呼的把剩下的药丸一粒一粒的装回小葫芦里去。
吃了药,林殊平静了下来,脸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又瞎跑,不知道穿鞋吗。”林殊一把把霓凰抱起,小心地避开她的伤处。半怒似的轻骂。
霓凰偏过头,不看他。“还不是为了你……”她暗想。
“还疼不疼了?”还好,林殊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心疼起了霓凰。
霓凰趴在林殊肩上,微微点了点头。十年的铁血生涯让她怎么也回不到那个爱撒娇的小姑娘了,但却不能阻止她把自己最柔软的一面展现给她的林殊哥哥。
“来,我给你上药。”一改刚才的愤怒,林殊温柔的安慰着霓凰。
这下子,霓凰是彻底软在了林殊怀里。
把霓凰轻轻放在塌上,顺利地脱掉了她的裘裤。取了药膏,轻轻地揉上了红肿。
熟悉的温度配上轻微的疼痛,霓凰终于哭了。眼泪静静的流,在被褥上晕开了一片。她不想出声,不想让林殊知道,或者说,不想打破了这温暖的时刻。
细细的将整个臀部抹了一遍,林殊又把霓凰拉到了怀里。这才注意,霓凰已经哭的双眼通红了。
“怎么了?很疼吗。”林殊让霓凰靠在自己身体上,顺着她的背。
“林殊哥哥……”霓凰有些哽咽,说话也断断续续的“霓凰知道错了……霓凰以后会注意保护自己的……林殊哥哥别生气了……”
“真是个傻丫头”林殊一下子就被逗笑了。但还是认真的回答“好,林殊哥哥不生气了。”
嘴角忍不住上扬,霓凰静静趴在林殊怀里。像曾经一样,笑魇如花。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16:41:00 +0800 CST  
这一篇今天晚上更了番外就结束了,接下来第二篇是她们选的错怪梗,然后这个梗可能会有点毁林殊。各位勿喷。。
然后是重点,酷爱来点第三篇!
【战争梗。。还差番外
试武功梗 ,可能略ooc。
错怪梗,正在码,被自己虐的有点写不下去。。
战争梗2,霓凰宝宝再次作死
灯笼梗。萌哒哒的小霓凰,可能有点番外性质短篇
找静妃梗。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在这里霓凰宝宝是各种蠢。】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17:03:00 +0800 CST  
一不小心就睡着了。。马上发番外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22:04:00 +0800 CST  
第一个番外来自写的时候一群小伙伴的脑洞


“哗啦”窗外传来什么东西倾倒在地上的声音,霓凰和林殊二人都被吓了一跳。
把霓凰安置好,林殊走到窗前,打开了刚才插的紧紧的窗户。
窗外是飞流大大的笑脸。
飞流的脚下,是横七竖八的一大堆竹子。
“苏哥哥!”见到林殊,飞流异常兴奋的把竹子拢起,一股脑塞进了林殊怀里。“苏哥哥,甜瓜!”
一下子就知道了飞流再想什么,林殊一时有些失笑“吃多了不舒服,好吧,今天可以再吃两个。”

打发走了飞流,林殊抱着一大捆竹子转过身来,冲霓凰挑了挑眉“你看,飞流比你听话多了。”
脸上腾的一下又烧了起来,霓凰气鼓鼓的别过了脑袋。
“找个地方放起来?”
霓凰还是没有说话。这下,脸脖子都是红的了。
“算了,反正苏宅和穆府的竹子都多,以后还是随取随用吧……”

楼主 刘亚缇  发布于 2016-08-23 22:05:00 +0800 CST  

楼主:刘亚缇

字数:49019

发表时间:2016-08-22 22: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5 23:05:41 +0800 CST

评论数:146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