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竹清韵】【原创】我穿越,我自豪(重开)

作天作地欲求不满受X温柔体贴腹黑手辣攻
[喵喵喵吖]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2:00 +0800 CST  
诺羽最近非常,非常的欲求不满,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就算他心里疯狂叫嚣着想来一顿痛快的实践,也改变不了他没有主的事实。
.
这个世道找主难上天,找个好主更是和花十块钱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一样,可遇不可求。
.
何况诺羽家住二十八线小城镇,晚上九点之后街上碰到个人都难,更别说找个主。
.
高中忙,没法子一张飞机票到处跑,在网上撩不同城怕遇到人/渣,同城又怕尴尬。
.
于是乎,谋划找主找了十年的诺羽,现在也还只是小萌新一个,零实践,零工具,只有DIY的次数数不胜数,用十年诠释了一个词——皮/痒/欠/抽。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3:00 +0800 CST  
“喂,喂,对面的男孩你看过来。”
.
诺羽奋力赶作业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响起,差点儿以为自己已经饥渴到出现幻听了。
.
“不要怀疑,往你对面看呀,看呀。”
.
……
.
诺羽呆了一瞬,这个声音,真是说不出来的……贱/骚。
.
他到不怎么觉得害怕,本来他一直是一个有神论者,相信灵魂说。
.
“喂,男孩,你不想拥有一个刺激的人生吗,不想拥有万贯家财走上巅峰吗?如果想的话,请毫不犹豫的念出同意两个字好不好!”
.
诺羽实在没办法在这吵闹的声音环绕下抄答案,抬头四下望了望,只见一个金色小圆球浮在空中,划着妖艳的痕迹。
.
……
.
神啊,诺羽一脸黑线,这个靠着划过空气来画sp姿势图的球是个什么神奇玩意儿。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4:00 +0800 CST  
诺羽虽然成绩不算太好,但是想象能力那真是非比寻常,稍微想了想这个球运动的划痕,就让他构建起了一副羞人的画面。
.
“你是个……什么东西。” 诺羽拍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别继续想入非非。
.
“我不是东/西!啊呸,我是系统啊,多少人心心念念都想有的系统啊!就问你厉害不厉害!”
.
诺羽象征性敷衍地鼓了鼓掌,“厉害厉害……”,那语气就跟“快滚吧,别烦我了。”没什么两样。
.
系统被眼前这个人的反应气得怀疑统生,也没心情浪了,直接放出杀器——“我能让你体验挨揍的快感!”
.
诺羽这才拿正眼瞅了瞅这个小金球。
.
说实话,家财万贯啊,人生巅峰啊什么的,不太能吸引他,他一直没什么大志向,混吃等死而已。
.
倒是这个能挨揍确实抓住了他的心思,想想也太心酸了,因为家里太宠,所以从来没挨过打什么的……
.
放在别人那儿就是家庭幸福美满,放在他这儿虽然也是幸福美满,但是也太难受了吧。
.
他有时候混的自己都想给他爸递棍子,但是,但是他爸,宁可念三个小时的经,都不肯动他一根汗毛啊。
.
真是个造孽娃儿。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6:00 +0800 CST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骚年~不要钱,不要命,只需要你每天晚上去异世挨打就行!考虑一下嘛,男孩~”
.
诺羽被这个无/耻玩意儿荡漾的尾音激出了鸡皮疙瘩。
.
“会不会影响我正常生活?”诺羽有点儿心动,但是出于对陌生人……不,陌生系统的警惕性,他还是非常犹豫。
.
“不会。影响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又不是什么绝世天才又没什么家财万贯,身上也就两个肾值钱了。”
.
……
.
还挺有道理的……诺羽无语得很。
.
他本来也是得过且过,一直觉得亲朋好友要是都去了的话他也就可以去了。
.
他对死亡没有恐惧,对活着也不是很留恋,玩玩也好。
.
“同意吧,boy~”小圆球一下子特别激动,上下左右地疯狂摇摆,晃得诺羽头晕。
.
“同意同意,你安静点儿让我赶作业。”
.
小圆球飘到桌子上,咕噜噜滚了几转,“快写吧,记得晚上十点半要上床睡觉,不然到十一点要是你没有入睡的话就去不了异界了。”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7:00 +0800 CST  
【一】灵异的科学世界
.
诺羽和系统讨价还价了半个小时,最后成功夺取了系统帮他抄作业的报酬。
.
躺在床上的诺羽想起刚才的对话,还是觉得哭笑不得:
.
“你把本系统当什么了?还让本系统帮你抄作业!不干,绝对不干!”
.
“明天开学就要报道了,我要是写不完作业傅哥能把我皮剥了,宁可不去异界玩我也要熬夜赶。”
.
“不是,你这就不讲理了,说好的十点半上床睡觉的!”
.
“这是我不讲道理吗,学生的作业写不完难道不是天命所归?”
.
“你都看到我了,你还信命?”
.
“我倒是不信命,我只是觉得存在即合理 。”
.
那小圆球似是被他这发言震住了,然而下一刻,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你/大/爷的!这么多!”
.
诺羽倒是纳了闷,“不是,你一个系统还嫌多啊。”
.
“就算我是个系统也要遵守基本法的好不好?能量守恒定律听过没?有些事情只是不能用现有科学解释,而不是不能用科学解释。”
.
诺羽冷漠地不再回应这个系统,心想着“神/特/么能量守恒定律,我初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物理了了解下?”
.
待诺羽躺在床上,眼睛一闭,再挣开时就已经到了异界。
.
“系统?系统?”诺羽小声叫着,他还不熟悉这个世界,不敢轻举妄动。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8:00 +0800 CST  
“本大爷在呢,你往你手上瞅瞅。”
.
诺羽往手上一看,顿时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
在他手背上,一只粉嫩的,可爱顽皮的,小猪佩奇纹身,正在冲他翻白眼!
.
诺羽强忍着把手锯掉的冲动,心说,这还不如那个球呢,心累jpg.
.
“我说……穿越你得给我个背景吧……我一头雾水穿过来找打,没有身份怕不是只能去偷/钱被抓着打?”诺羽强忍着想把系统揉吧揉吧扔进垃圾桶的心情,仿佛喃喃自语般小声说到。
.
“噢,我给忘了,没事儿,马上就给你,走起!”佩奇纹身做了个踢球的动作。
.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过去了……
.
“背景呢……”诺羽懵/逼地看向系统,没想到佩奇系统用比他更懵/逼的眼神看着他。
.
“你/大/爷/的!”系统嚎叫一声,“你怎么就能是个S级的灵魂力量呢!明明你是个废/柴。”
.
诺羽被他吵得耳朵疼,不过好在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大概荒无人烟,系统叫一叫估计也没人听到。
.
“好了,别嚎了,出什么问题了?你小声点儿讲,不然我耳朵聋了你赔我?”诺羽冲系统问了一句。
.
那只小猪佩奇两眼一翻,水平一躺,头一歪,仿佛死不瞑目,“意思就是,本/大/爷传不了信息到你脑子里,你自己折腾去吧,别烦我,我想静静。”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9:00 +0800 CST  
……
.
你一个系统静个鬼啊静!诺羽心里疯狂吐槽,奇葩小说那么多也没看见过几个比你更不靠谱的。
.
诺羽有叫了几声系统,甚至还戳了戳自己手背上的佩奇,发现系统确实是死不瞑目不理他之后,感觉自己也要死不瞑目了。
.
老天爷!谁穿越是穿越到沙漠里,没一点儿工具连水都没有的!这不是玩我的嘛!诺羽心里在咆哮,面上却淡定极了,拍拍身上的沙子就准备上路了。
.
人总得有个盼头,万一实现了呢?比如现在,我只想找个地方躲太阳。诺羽在心里安慰自己。
.
系统不靠谱,死了又太难受,诺羽当然不会就这么为难自己,他这十多年最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各种情况下让自己活得最舒服。
.
走啊走,走了半天,诺羽也没见到一丁点儿绿洲的影子。
.
感受了一下风向,又观察了一下沙丘,诺羽脑子当场当机:我嘞/个/去,这莫不是……流动沙丘吧。
.
植被少+气候干旱=极度缺水=渴死
.
诺羽觉得自己可以放弃治疗了。
.
哎,天要亡我,那就亡吧。诺羽一屁股坐下来,背对着太阳方向哀伤,谁能想到,会有穿越的人被渴死在沙漠里的呢!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9:00 +0800 CST  
过了一会儿,在诺羽觉得他快要被烤成人干的时候,系统突然蹦出来有气无力地来了一句:“关键人物即将出现,请把握机会,努力亲近。”
.
诺羽被系统的声音吓了一跳,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他戳了戳手背,“系统,你既然能说话,为啥不能把剧情念给我听,非要怼进我脑子里呢?”
.
系统快断气的声音幽幽响起:“机密,告诉不了你。”
.
系统也很捉急啊!它负责的这一块已经好多年没人干了,这一次好不容易忽悠来一个人,没想到是个S级的灵魂力量。
.
诺羽的灵魂太霸道了,它想把原来这人剥落下来记忆塞进去都做不到。它又不能读取记忆,鬼知道剧情是什么啊。
.
系统心里苦,但是它不能说。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39:00 +0800 CST  
诺羽还在琢磨着这个所谓的关键人物从哪儿来,四下里望了望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影飘过。
.
“这个关键人物难道是死而复生的法老王吗系统?这一片荒凉得,哪来的人?”诺羽戳了戳手背上的纹身。
.
“莫/戳/我!”系统不耐烦极了,“我也不晓得。”
.
得了,诺羽决定以后都把系统当做不存在了。就这水玩意儿能配上系统之名?造这玩意儿的东西可真是个小傻子。
.
一人一系统相看两厌,沉默至极。
.
诺羽忽然听到了巨大的轰隆声,抬头一看,不远处一架直升机悬停着,门被打开,一根绳索被放了下来。
.
诺羽简直马上就要热泪盈眶,亲人呐!可算等到人来救救他了!拔腿就跑了过去,生怕直升机开走。
.
其实他心里也有点儿数,直升机上的人或许一个或许几个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关键人物,大概率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是来就他的。
.
只是……诺羽万万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有时候,比猜测更加离谱。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40:00 +0800 CST  
他一靠近绳索,飞机上就有一个人拿着喇叭吼:“小少爷抓稳!不要放!”
.
放是不可能放的,就算你接的不是我我也不会放的,这还用你说?诺羽心道。
.
顺利的在滑下去的边缘被人拉了一把进了清凉的机舱,诺羽手上半点儿力气都无,只想好好睡一觉。
.
正当他缓过劲儿来准备感谢的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在狭小的舱内响起“还蹲在哪里,是等我来扶你起来吗?”
.
诺羽这才发现自己姿势不对劲极了,活像一只蹲在田野里的中华田园犬。
.
尴尬地起来,诺羽偏了下身体找了个空位坐下,把安全带系好,看着对面那个刚刚说话的男人,笑着说了声“谢谢。”
.
那男人却是冷笑了一声:“临逸然我看你是胆子大破天了。”没头没脑的,让诺羽有点儿纳闷儿。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40:00 +0800 CST  
不过他好歹摸清楚了三件事,第一,自己现居的这具身体叫临逸然,第二,眼前这男人大搞就是所谓关键人物,第三,他在沙漠估计不是因为别的,可能是自己作的死。
.
然后诺羽激动了!
.
结合刚刚男人的话,他暗搓搓地分析,自己可能要迎接开局一顿打了!高兴!欢喜!甚至有点儿想转圈圈!
.
结果,一路上,诺羽都保持着非常想乐但是又不好意思乐出来的表情,看得男人一阵火大。
.
“临爷,到了。”一直坐在诺羽旁边当背景的保镖向男人说了句。
.
“把少爷捆了,扔进阁楼醒醒神。”男人心里火大,面上却依然平静。
.
诺羽还没转过弯来,就被人反缚住手脚,提拎了起来,一阵晕头转向就被丢在了一个房间里。
.
那个保镖动作之熟练,仿佛已经干过千百遍这种事情了,从捆人到拎起来,绝对不超过三分钟。
.
回过神来的诺羽咂摸出来了一点儿不寻常的感觉,不是,谁家少爷是被捆回家扔在阁楼跪坐着的?
.
我是个不受宠的庶子?还是什么私生子?家庭暴力?……
.
诺羽脑洞大开,反正棉布拧成的绳索捆着又不疼,跪坐这个姿势也不算太难受,干脆胡思乱想熬时间。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40:00 +0800 CST  
等临猗慢吞吞地吃完饭上阁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男孩乖乖巧巧地跪坐在墙角的地毯上,嘴上没有骂/脏,没有试图解开绳索逃跑……总之,安安静静地没有作妖。
.
临猗觉得有趣,以为临逸然又在谋划着新的作妖方式,便没有急着进去,而是转身回了卧室,打开了阁楼的监控,一边制定着什么计划一边不时瞟两眼。
.
诺羽等啊等,感觉腿已经麻木了,无聊得只能找系统聊天。
.
“系统系统,你在不?我们聊会儿天儿咋样?”诺羽小声地说着话,他可不想被人当成自言自语的傻子。
.
虽然知道诺羽看不到,系统还是翻了个白眼,“您还记得我们在冷战吗?”
.
诺羽咳了一声,“那什么,独在异乡为异客,难得有个知情人……咱们就别计较这些小事儿了呗。”
.
系统大/爷高傲地哼了一声,勉为其难地开始和诺羽聊聊天打发时间。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41:00 +0800 CST  
聊着聊着,诺羽忽然福至心灵:“系统,我来异界到底是来干嘛来的?”
.
系统用诧异的语气回复诺羽:“我难道没告诉过你吗?”
.
诺羽闻言仔仔细细地把自己和系统说过的话想了一遍,坚定道“没有。”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41:00 +0800 CST  
恩 搬文到这里来了,写着写着突然封吧什么的,头疼jpg.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7 22:45:00 +0800 CST  
建了个群 具体的 我简介ing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8 10:20:00 +0800 CST  
系统更诧异了,“你真的是S级的灵魂力量??我是怎么把你骗过来的?你这被人卖了还乐呵呵数钱呢吧。”
.
诺羽默默的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我对你的爱呀。”语气之恶寒,让系统抖了几抖。
.
系统顿时不想和他鬼扯了,一本正经地解说起来:“用你们的比喻来说,世界就是一棵树,他会有很多的枝桠,但是究其根本都是同源,所以即使分化出来的世界各有不同,但都大同小异。”
.
“但是这棵树有时有的枝桠会生病,这时会有两个选择,一是治好它,二是切除它。我们现在就在做治疗的工作。”
.
“不过呢,”佩奇白眼一翻,“你肯定是没法子的,所以你会顶替掉已死的,但是又无人知晓的,这个世界中气运最好的人,你也可以理解为——天命之子。他们生得恰恰好好,不出意外都会是推动整个世界文明进程的人,显然让你来,就是因为出了意外。”
.
“你要做的就是稳定这个人的情绪,让他把精力放在正事上,就是这样,简单粗暴。”
.
诺羽听完后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哦了一声,让系统非常没有成就感。
.
不过很快这一篇就被略了过去,两人另起话头,从天文聊到地理,从物质聊到意识。
.
系统吃惊于诺羽知识面的广博,终于觉得诺羽有了能配得上S级灵魂力量的方面。诺羽则是惊于系统的人性化,仿佛他并不一直是个系统,而是……曾经生为人过。
两人聊得正嗨,居然都没有发觉,临猗的到来。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09 00:05:00 +0800 CST  
“聊完了吗?”站在不远处听了一会儿的临猗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
诺羽顿时就没了声儿,系统也跟着安静。
.
“呃……好了……”诺羽仿佛一瞬间就从挥斥方遒的耀眼转换成了不时蠢一蠢的可爱。
.
“那么,我们聊聊。”临猗把手上什么东西往桌子上一掷。那东西击打上厚厚的桌布发出沉闷的响声。
.
诺羽这才注意到,临猗并非空手而来,而是拿着一根近七十厘米左右的木条,莫约一指厚,两指宽。
.
开局一顿打,血赚!诺羽看见木条的一瞬间就有些兴奋。
.
“说吧,你这次又是怎么想的?”临猗已经惊诧于诺羽的乖巧,把语气放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柔和得多。
.
不过诺羽自然是不知道属于临猗这难得的温和的,他只是有点发愁——我怎么知道临逸然这次怎么想的啊!我也很好奇临逸然要傻到什么地步才会空着手进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啊!你要我这个冒牌货怎么回答你?!
.
“其实我,失忆了……醒过来就在沙漠里了。”诺羽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失忆靠谱,不然万一以后又碰上什么原来未完待续的事儿自己还得想方设法圆过去。
.
“哦。”临猗愣是把一个字念得意味深长,“失忆这个理由你上上次就用过了,换一个。”
.
我……诺羽很想捶地……我现在和失忆了有区别吗混/蛋,你这是希望临逸然怎么回答你?重新胡编吗?还是明知道是胡编也得让人编个理由出来??你打人就不能痛快点儿吗??打前你还做动员吗?啊?
.
“我真失忆了。”诺羽试图用真诚的目光打动临猗。
.
但是临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
用最多最常见的评价形容,然后一言以蔽之,临猗他是个狼灭。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10 11:48:00 +0800 CST  
今晚上会有更新不过时间可能会很晚,小可爱们明天看啦么啾,晚上早点儿睡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11 23:02:00 +0800 CST  
果不其然,临猗浑身的气质瞬间就冷了许多,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和温柔被诺羽浪费了,既然如此,就不必再试图叫眼前这人改过自新了,他早该明白,眼前这人就是到了黄河也心不死,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
临猗走过去,准备把诺羽拎起来扔在桌子上,但是临猗一靠近,就一股汗臭味袭来,临猗不悦极了。
.
下午在外面接人的时候,自己也出了些汗,还没怎么察觉,自己收拾清爽后,才发现诺羽身上的味道着实让人难受。
.
扔进水里泡一会儿好了。临猗想着,也这么做了。连人带绳子一起扔进了浴缸里,动作没有半点温柔,磕得诺羽膝盖疼。
.
花洒的水流直冲冲地浇在头顶,诺羽一时间没有防备,被撒下的水迷了眼,还不小心呛了一下。
.
“你神/经/病啊!”诺羽缓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骂了临猗一句,他是欲求不满,是喜欢疼痛感,但这不代表他喜欢被人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对待!
.
管他要干什么,老/子/不伺候了!诺羽愤愤地想着。
.
他平日里就最痛恨洗头洗澡,知道的人都说他是个猫性子,沾不得水,一下子被人这样劈头盖脸的浇一顿,瞬间就炸了毛。
.
倒是临猗听到他的话半点儿反应都无,甚至还松了口气,乖巧从来不是临逸然的代名词,如果哪天他显得乖巧了,那一定是在谋划一次惊天动地的作死,这下终于回复正常,倒还让人放心。
.
诺羽脑子被“临猗是个大/混/蛋”这句话刷了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先是砧板鱼肉,任人宰割。
.
好在系统及时补救,“不气不气,你千万别气,来跟我念一遍:
.
我不气,我不气,临猗癌症无药医
我不恼,我不恼,临猗晚年不养老
乌龟麻雀王/八/蛋,临猗和它是伙伴”
.
“哈唔啊咳咳咳咳。”诺羽被系统的话逗笑了,笑出声的时候却又被水流呛到,可谓是又怒又笑,表情扭曲。

楼主 沃明天骄  发布于 2019-09-12 00:03:00 +0800 CST  

楼主:沃明天骄

字数:15089

发表时间:2019-09-08 06: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30 18:54:32 +0800 CST

评论数:3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