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一江水(耽美,兄弟,强强)

离升:小时候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为人疗伤、替人续命。直到亲眼看见我最爱的人在我面前被折磨致死,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那一刻我才明白,手术刀救不了人命,只有枪才可以。
泽景天:小时候你护着我。现在,换我保护你。相信我,拿枪的人,有我一个就够了。
离升:我们这样的人就不要谈什么信任了,我只相信我手里的枪。你不也一样?


当初,是两小无猜,一个善良的小医生碰上缺爱的小杀手。
如今,都已是为人兄长,一个是职业雇佣兵,一个是军火头目,手里沾着一样多的鲜血,心里装着一样多的算计。
如果命运的车轮让初恋重逢,可这一次,他们却是最亲密的敌人,是最合适的搭档;他们互相欣赏,却也相互提防。
爱情是一剂致命的毒药,让我们宁愿猜忌折磨,都死不放手。
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18:00 +0800 CST  
以耽美虐恋为故事线,以兄弟情深为训诫线。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18:00 +0800 CST  
0 楔子
“请你们在这里坐着,有需要,我会叫你们。”

栖木阳开门把两个人领进屋子,却只领进了客厅,并不往里面带。

像木头一样面无表情的脸上,眼色微微一使,两边立刻出现了两个黑衣保镖,不着声色地站在了两个人的附近,像是两只随时等待出击的黑豹。

屋里的气氛瞬间绷紧了弦。

这两个人,栖木阳见过。

年纪稍长的叫离升,稍轻的叫灰辞,两个人时不时地会在家族的“营地”工作过,但是并没有参与其他家族的活动。

可今天却说,是泽先生请他们来的。

很明显,栖木阳知道,他们在说谎。
因为泽先生从来不请外人,尤其是——他训诫弟弟的时候。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19:00 +0800 CST  
灰辞的手上拎着一个银白色的箱子,泛着好看的金属光泽,他见栖木阳的目光在手提箱上稍作停留,竟然笑了:“栖先生对我的箱子这么感兴趣,不妨打开看一下。”

然后不等栖木阳回应——
咔、咔!

干净利落地解锁,开箱!

箱子掀开的一瞬间,刷——刷——刷——!

三把黑洞洞的手枪齐刷刷对准了他们!

栖木阳的食指牢牢扣在扳机上面,他右手举着枪,枪口正对着灰辞,他眼睛一刻不移地紧紧盯着他,左手一勾,一个保镖立刻会意,上前翻看箱子。

灰辞对着栖木阳略带委屈地撇了撇嘴,像被冤枉的小孩。

保镖翻看完箱子,里面只有一些治伤的药,没有任何武器,他抬头给栖木阳递了一个眼神,示意没有问题。

“喂喂!”看到自己被证明“清白”,灰辞笑了,他耸耸肩膀,痞痞地挑起眼角,语气轻松:“我说栖木阳呀,我都要喊你哥哥了!你说咱们怎么也算是‘同事’了吧,你用不用这么严正以待呀!来来来,是不是还要搜身啊?”

灰辞噙着嘴角的笑,一把扯下领带扔在地上,然后一颗、一颗把衬衫的扣子解开,漂亮的喉结下面是坚实的胸膛,紧致的小腹还带着一些淡淡的疤痕,这具肉体充满了雄性的气息,栖木阳刻意营造的紧张空气里,泛起了一丝暧昧的荷尔蒙气息。

灰辞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上挑,解开最后一颗扣子,让衬衫随性地敞开,那样子根本不像是被人用枪指着强制搜身,而像是一场——优雅的挑逗!

他偏着脑袋看着一动不动的栖木阳:“怎么,还要我脱裤子?”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21:00 +0800 CST  
噗——
离升严肃的表情之下,内心的气场完全崩塌了,他递了个眼神过去:你还能更没节操一点吗?

灰辞用眼神回敬道:有种你脱!

所谓默契就是,灰辞知道离升的衣服里藏了袖珍手枪,所以甚至不需要暗示,他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栖木阳依旧是面无表情,像是没听见也没看见他的挑衅和——挑逗,宛若一台机器一般走过去,公式化地摸完他全身,确认他没有携带武器。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实不相瞒,刚才门口人太多才骗了你,我们并不是泽先生请来的,我们是……”离升向栖木阳的方向走过去,微笑着伸出食指,指了指上面,然后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三个人听得到的音量说道,“泽先生不心疼弟弟,总有人心疼儿子。”

“我没有接到通知。”
栖木阳的语气依然是平平淡淡,连一个多余表情都不愿意给。

“没关系,我理解你的工作,”离升笑着掏出手机,他一笑,很温暖的感觉,春风拂面也不过如此,“我听说家族里的人,唯泽先生马首是瞻,这话果然不假。看来我下次得让他打电话给请示泽先生才行。”

离升语气温柔,像邻家大哥哥一样,却单单把“请示”二字咬的特别的重。

说着他划开手机屏幕,按下几个数字。

在栖木阳的角度,恰巧能看到那一个一个的数字组成的是谁的电话。

他没有阻止,也没有同意,就那么冷着脸看着,直到——最后一个数字按完,离升就要按下通话键的那一刹那,才抬手按住了离升的手腕:“不必了,我相信你。”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22:00 +0800 CST  
“呵,”离升的笑容灿烂,他抬起头,眼神玩味,“没关系,但是请允许我先上去看看。你放心,老爷子心疼儿子,心情谁都可以理解,但是我自有分寸,不会让泽先生难做的。”

说完没等栖木阳回话,立刻带着灰辞往楼上走,两旁的保镖向栖木阳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栖木阳却微微对他们摇了摇头,任由离升带着灰辞往楼梯上面走去。

“你他妈真是谎话张口就来。”走在楼梯上,灰辞压低了声音骂道。

跟离升搭档了这么多年,他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打算来软的。

还自有分寸?还不会让泽先生难做?他太了解离升了,这小子等会儿不把房顶掀了才怪!

“小灰辞,我句句诚恳,你什么时候看到我说谎了,恩?泽景天七点二十三分到家,七点五十四分进的房间,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他要是把人给打死了我怎么交差啊!”
离升语速其快,步步生风地往前大步快走,一句话说完正好走到房间门口,然后毫无征兆地——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23:00 +0800 CST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25:00 +0800 CST  
但是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闪过,快速地朝他的方向攻击过来,离升右手一卷,把鞭子收回掌心,握住鞭柄向对方抽去。

对方被他抽中手臂,却就着离升挥动过来的力量,左手二指狠狠插进他右手臂的鞭伤里,贯穿而过,把他的手臂直接钉在墙上!

鲜血从伤口里疯狂地涌出,大股大股地顺着离升的手臂往地上浇!

泽!景!天!
看清对方的面貌,短暂的错愕之后,离升只觉得整条手臂像被炸了一样,刻骨铭心的疼痛席卷而来,冷汗疯狂地流下,嘴唇瞬间变得比纸还要苍白!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29:00 +0800 CST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30:00 +0800 CST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33:00 +0800 CST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34:00 +0800 CST  
“你疯了吧……”
对自己的伤势这么乱来,这家伙还有没有一点身为医师的自觉?!

灰辞拿了止血带并不给他, 修长的手指快速动作,止血、止痛、上药,简单包扎,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分钟。

“小灰辞,你现在很熟练啊。”
离升苍白着脸,旁若无人地开着玩笑。

“离!升!”灰辞咬牙切齿。
你他妈手差点废了,还有心情说这个?!

“我没事,干正事。”
离升摆了摆手,从靠着墙上的动作站直身子。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震动都牵动伤口,让他低低地“嘶——”了一声,一抬头,正对上灰辞一脸“活该”的表情,他扯了个难看的笑容,可下一秒却消失殆尽——

因为离升看到,在桌子旁边趴着一个虚弱的青年。

青年裸露的皮肤一片青紫,大片大片的淤血和肿胀夸张得吓人,从腰部到膝盖没有一块好肉,他似乎已经痛晕了过去,抱着桌腿倒在地上的样子忽然就激起了人的保护欲,还有——
怒气。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35:00 +0800 CST  
“把他架起来。”
离升本来就不太好的语气更差了几分,一边指挥着灰辞,转头单手打开药箱,抽了一管药剂进针管,右手顺势要去拔针管,刚一抬就像被电击了似的狠狠一抽气,低声骂了一句,收起胳膊,左手拿着针管将药剂被推进青年手臂的静脉。

“无关的人都给我滚出去!”
离升头也不抬地骂道,左手不停歇地又抽出一针透明液体注射进喷雾瓶里摇晃了几下,抬起头毫不客气地说道:“泽景天,你听不懂人话吗?!这还是你弟弟吗?我他妈逼供的时候也没你下手这么狠!出去!”

栖木阳眼神一暗,却被泽景天抬手拦下了。

“好,我走。”
泽景天稳稳地说道,示意两个保镖在门口看着,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泽先生……”
栖木阳跟在泽景天身后,他有些惊讶,想说什么却被泽景天抬手制止了。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37:00 +0800 CST  
泽景天站在房间里,看着窗外。

栖木阳站在他身后,屋子里安静得异常,他看不出泽景天在想什么,只知道很久他都没有开口说话。

终于,泽景天问道:“你知道离升是谁吗?”
他的声音沉沉的。

“他是景先生派来给小钰治伤的人。”
栖木阳回答道。

“还有呢?”

还有什么?
栖木阳没有回答,他答不出来。

泽景天冷哼了一声:“我以为,你是认出来了,才会这么放纵。”
放纵。
这话太重。
栖木阳直直地跪了下去。

“起来,”泽景天走过去,把手压在栖木阳的肩膀上,然后把他扶起来,“离升,就是黎雨笙。”

他看着栖木阳一字一句地说道:“没错,就是你认识的那个黎雨笙。”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38:00 +0800 CST  
什么?!
栖木阳的瞳孔一瞬间剧烈收缩。

在最黑暗的小时候,一个叫黎雨笙的小哥哥出现在他们面前。

栖木阳至今都记得,黎雨笙总是带着很温暖的微笑,他总是很温柔地替大家治伤。他从来没见过那么温柔的小医生,他会流泪,会心疼。

在遇见他之前,他从来都不知道有人会替他们这些人心疼。

那时候,他的世界只有无穷无尽的杀戮,没有人可以信任,他只有不停地杀更多的人,才可以活下去。

可黎雨笙不一样。

他从来没见过眼神那么干净的少年。

他和他们,不一样。
——如果地狱里有天使,那么他一定是黎雨笙。

他怎么会是……离升呢?



“很惊讶吗?”泽景天看着他,“他第一次以离升的名字出现,是策划杀了黄金河畔的大毒枭,他把对方的尸首切成二十多块,其中四块分别寄给黄金河畔其他四大毒品家族,剩下的扔在院子里喂狗。那天毒枭的别墅里所有人全部毙命,血流成河,那时候他才十五岁。后来他一手创办了雇佣兵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二十二岁的时候,他救了一个孩子,就是现在的灰辞。第三年,他带着灰辞离开了雇佣兵团,开始做续命师,专门负责刑讯和续命,时不时地也还会回兵团接一些单子。他来营地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只不过我没有说。”

泽景天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个他毫无感情的人。

接着,他转过身,看着栖木阳的眼睛:“我希望你知道,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黎雨笙了。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不希望将来,由别人来告诉你。”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41:00 +0800 CST  
“哥……”栖木阳低声喊道。

一直以来,他只有在私下里才会叫泽景天哥哥。

在外面,他永远是泽先生。

而栖木阳,则是他的下属。

从小时候开始,他一直跟着泽景天,他们在同一个地方长大,一起遇到黎雨笙,后来一起来到家族——这么多年,他是泽景天身边最信任的人。

泽景天把他当成自己弟弟,可栖木阳始终不肯逾越。

“他真的是黎雨笙?”栖木阳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不一样的表情。

“不信你可以自己查。”

“雨笙哥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你?”
这么多年,泽景天身边来来去去有过很多人,只有栖木阳是从小时候跟他到现在的,所以泽景天的事,他是最清楚也是唯一清楚的人。

泽景天停顿了片刻,语气里似乎有一丝苦涩,反问道:“你说为什么?”

“不可能!雨笙哥不是那样的人!他……”

“他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泽景天打断他的话,再次强调,“黎雨笙是黎雨笙,离升是离升。我宁愿他的出现是巧合,但是——天下的医生这么多,为什么偏偏要找一个雇佣兵来给小钰治伤?”

泽景天的眼神很远很深:“我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巧合。与其将来让别人把黎雨笙的身份当成是筹码,不如我先告诉你。你要把离升当成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来对待。”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45:00 +0800 CST  
十七年前。
一个少年单膝跪在床前,把药膏轻轻地涂在另一个少年的背上。

少年涂药的动作还不太熟练,他的手指轻轻地颤抖着,稍不注意就用力了一些。

“嘶——”
床上的少年抽了一口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尽量轻一点……”

明显的鼻音让床上的人转过身来,他看着床边低着头的小人,已是满脸泪痕,温和地宽慰道:“哭什么?我不疼。”

少年擦了擦眼泪,仿佛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来帮别人治伤的,到头来却变成被安慰的那一个。

“你玩火,小心焚身,”站着的男人把一针药物抽出来注射进盐水袋里,看着门口抱着手臂斜靠着的长发男子,“如果我是你,只会养凶残的猎犬或者温顺的宠物。”

长发男子薄薄的嘴唇轻轻吐出一口气,语气轻佻:“那样多没意思,我就喜欢长着尖牙的宠物。”

正在上药的少年听到这话手上一顿,忽然抬起头,一边掉着眼泪,一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小声地说道:“无关的人……请……出……去……”

眼泪顺着他圆圆的脸颊不停地淌下,红红的眼睛让他的话非但没有杀伤力,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可爱,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

把盐水袋高高挂在床头,男人瞪着门口的无关人士:“听见没?还不快滚!”

哈哈哈哈哈——
长发男子转头离离去,走廊里回荡着他放肆的笑声。

见他走了,床上的少年伸手,想去抹掉床边人脸颊上的眼泪。

床边的少年却低着头咬着嘴唇,一偏头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然后用软软的手把他按在床上,有点生气:“你别动!”

“好好好,我不动,你别哭了,乖。”



泽景天站在窗口,看着漆黑的夜色。

无关的人请出去。

泽景天回味着这句话,无声笑了,当初,黎雨笙为了他赶走别人;如今,离升竟是把一模一样的话送给了他自己。

当初那个流着眼泪软软的小孩,转眼也已经变得凶神恶煞。

泽景天看着窗外,眼神有片刻温柔,他在心里轻声说道:
时间过得真快。
雨笙,好久不见。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49:00 +0800 CST  
1 泽景天
“四十度高烧,泽先生下手真有分寸。”

离升守在景钰的床前一整晚寸步不离,忙活了一宿,总算把人给收拾妥当了。

本来,他和泽景天无冤无仇,却一见面就被对方伤了胳膊,心里就有气。

泽景天的手竟然生生穿透了他的胳膊,他很久没被人这么伤得这么狠了。

这一晚上照顾下来,看着乖巧的景钰翻来覆去疼得睡不着觉的样子,更是对始作俑者没有好感。

心狠手辣,阴险歹毒。
离升默默地给泽景天贴了这八个字的标签。

于是清晨,泽景天刚刚推开房门,就接到了离升刀子一样的眼神,仿佛一片一片要把他的肉给剜下来才解气。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55:00 +0800 CST  
“他怎么样?”泽景天无视可他的目光,走进来。

腰部以下没有一块好肉,你说怎么样?!
离升脸色不善,懒得理他:“刚睡着。”

泽景天走过去,摸了摸景钰的额头,很烫,烧这么高不知道离升用了什么方法让他睡的这么熟。他又掀开薄薄的被子查看了一下景钰身上的伤。看的出来,景钰的伤口被人仔仔细细地处理过,手法专业,他伸手摸了摸,景钰身上也没有汗迹的黏腻,看来还擦过身子。

离升照顾人,果然专业。

“不放心?”
离升挑着眼睛反问。

泽景天盖上被子,目光一扫,离升的手臂到手掌都被包扎,隐隐地还能看到绷带下面的血迹,问道:“你的手怎么样了?”

离升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扬起脑袋笑了笑:“我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人。”

泽景天听出他话里的不满,退一步松口道:“下次如果看清是你,我一定不出手。”

离升不依不饶,转口就呛道:“泽先生不会说对不起吗?”

泽景天忽然觉得他这个样子……很有意思,顺着他的话说道:“昨天伤了你,对不起。”

离升却丝毫不领情:“真没诚意。”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56:00 +0800 CST  
诚意?
这次泽景天没接话,他看了看熟睡的景钰,然后走了。

昨天,离升提了枪冲进来,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他伤他的手是情理之中。何况,拿枪崩锁然后踹门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他的任意一个弟弟身上,绝不会脱层皮这么简单,更是绝无可能道歉的。

但是……离升是一个行事老练的雇佣兵,按理说不会冲动行事。泽景天心里掂量着离升昨天的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今天说的诚意又是什么意思。

他在想,离升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他本以为黎雨笙这三个字只是一滴水,落入湖里激起一小朵涟漪就没了。

可谁知竟是一滴沸腾的水,从昨夜见面开始就狠狠地灼烧着他的心,伤了他,泽景天心中有一种特别的愧疚,可他的这份愧疚是不是也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呢?

——泽景天决定亲自试探一下。

楼主 川蔓_cm  发布于 2016-10-01 22:56:00 +0800 CST  

楼主:川蔓_cm

字数:188097

发表时间:2016-10-02 06:1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1 09:47:30 +0800 CST

评论数:73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