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黑暗里,微光(三无大哥重生)

所谓三无男就是:无钱无房又无车。所谓三无大哥就是:无表情无常识更无同情心。


佑圣:大哥,这小猫被野狗咬伤了,我们可不可以....我发誓等它伤好了我就送给........啊大哥快停手,猫的尾巴不能用力抓啊!


佑寒:哥,我做不到。哥我做不到。哥你不用再演示了我发誓我真的做不到用筷子把萝卜切成丝。


凌歌:抱歉长官,我认为二十圈负重跑只会加重我的工作负担,明天的例行会议需要我用正常的精神仪容去面对,况且跑步对于一个文官而言只是休闲娱乐,没有必.....哥,你的掌纹很匀称,请好好保养,弟弟马上去跑


风玄:报仇之后吗?不知道。做你弟弟?可以,教我你刚才使用的那招。帮我报仇?不用了,这是我家的事。


楚自锡:你杀了他吗?没有吗,哦,那算了。我杀过人吗?恩,杀过很多呐,不过在这里能不活动就不活动了。我想不想出去?想啊,可是又怕外面跟这里没什么两样,说这些干什么,又出不去.....你能带我出去?好好好,带了我就不许丢掉我了啊!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19:16:00 +0800 CST  
新人练笔,写的不好望勿喷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19:25:00 +0800 CST  
此生有憾,此生无憾?
吾辈始生,懵懂未然,闭关勤学,学至所成,修至所上,窥得混沌之意,万物皆极,不知何为憾,何为不憾。
可曾觉枯燥?
未然。
可曾想改变?
未然。
可有在意之物,在意之事?
变强。
变强之因?
父神旨意。
变强之后?
更强。
现今汝已无人可敌,可有其余心愿?
未然。
嗟乎!造汝只为平天衡,镇万川,断恶怨之意,需成天地之盛强,则教汝变强之心。怎知汝拳拳(区区)只为变强,不知【心】所得纵横万千,不知冷暖,不知情谊,不识千机,吾之过!
父神。
罢,罢,罢。未得怎破,未破怎得。吾许汝一世空白,当还汝一世阡陌,至于前路,凭汝抉择。
言罢,再无任何声音荡漾在这混沌之内,而混沌上空,电光闪烁,雷霆密布之间,外表不过20多岁模样的黑发男人颤了颤眼,平淡且又毫无波澜显露地看了看四处,终是磕上了数千年不曾真正闭上的双眸。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20:47:00 +0800 CST  
有人看吗。。。。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20:47:00 +0800 CST  
别这么冷漠啊QAQ。。。。。。。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20:48:00 +0800 CST  
求来个人TAT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20:55:00 +0800 CST  
在雷霆万钧‘噼啪’的声响中,萧毅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目却是一片疮痍,黄土遍洒,飞沙走石,烈风呼啸地击打着地面,似要切碎这里的一切,更奇特的是在这一片雨水根本无法聚集之地,天上却是紫光大作,依稀可辩得如手臂般粗壮的雷电在乌云中翻腾汹涌,雷光映在萧毅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得更加沉寂汹涌。


看着这幼时常呆的地方,萧毅没有任何怀念,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对上天空中突然出现的景象:一个身着侍仆衣物的女子恭敬地倾了倾身:“大殿下,天帝有请。”

萧毅不会拒绝,应该说是他不懂得拒绝,所以他点了点头,重复着和当年相同的事,从打坐的姿势起身,召回自己修炼插进地里的兵器,念法开了一个阵,踏了进去,待闭眼睁眼的功夫,已经是不同的场景。


“帝尊。”突然出现可是够吓人的,何况是在这种地方,无视四周突然哑然的众人,萧毅对着上面坐着的男人倾身作礼。


“玄嬴来了,坐吧。”作为万人之上,天帝称得上是威严肃穆, 淡漠的眸子和萧毅如出一格,但不同的是他们相貌却是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并且在萧毅到来的那一瞬,天帝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暗色。


“是。”听见这久违的称呼,萧毅只是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便就着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这时的他,还只是玄嬴。


“继续。”天帝向着众大臣示意。


“陛下,九州四境出现的种种异象,凡间凶恶之人的愈多,以及星辰变,风水移,江海翻涌滔天已有五年不息,更是有人看到魔族的身影,一切的一切,不得不防啊。”


“最近禁地封印不稳,隐约有魔气溢出,周遭草木异化贪食地脉,鸟兽惨嚎不止,大概是与此有关。”


“陛下,怕是天地有异啊!”


“如果真是封印不稳惹得祸,这哪又有地方去找另一颗玲珑树,若是封印破除,魔门大开,又是一场天地浩劫。”


由始至终,萧毅都没有说一句话,虽说以前他也不会说什么话,但这次却是格外沉默,淡漠的眸子凝视着众人,却更像是透过他们看着什么人,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所以听不听已经没有意义。


“玄嬴。”这么一声后,萧毅站起了身,道:“在”


“寻回当初散落世间的玲珑果重新封印魔门,救济天下苍生,你可担得起这个重任。”天帝的目光莫名凌厉。


“以命相拼。”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21:52:00 +0800 CST  
没人看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3 21:52:00 +0800 CST  
@黑色的彼岸守望谢谢谢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00:13:00 +0800 CST  
“大殿下,鉴于您一直沉醉于修炼,无在凡间生活所需的知识,天帝特地给您挑选了一些侍从,您可选择自己喜欢的一位作为自己的奴仆,协助您完成天帝教给您的任务。”领路的侍女恭敬地说道。


“嗯。”萧毅眼色不变,淡淡地看着前方。为什么这么多能者里唯独将闭关修炼的他找了出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便是那玲珑果之一。


天地灵气集结成的玲珑树,世间至宝,万年成一树,千年结一果,一个玲珑树最多七根蒂,一蒂一果,哪怕是仙,神,也难以等到一颗玲珑树的果熟蒂落。当年魔门形成,魔道横世,父神不忍,便希望以玲珑树的浩气封印魔门,但父神毕竟及其珍惜这难得的玲珑树,所以并未炼化这至宝的玲珑,结果封印的时候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功效。知晓其中的深重,玲珑树开始自发地摄取自己果实里的力量,玲珑果痛苦地缩紧了叶子晃荡起来,让父神起了恻隐之心,稍松了神力,用自己的命格弥补缺损,玲珑果们却以为自己之后会被残忍地吸取灵力枯死,抓紧了机会,提早落蒂,随着魔门封印引起的空间动荡,自此分别散落在了不知名的地方。


而萧毅,因为与父神相隔最近,在跑的瞬间被抓了个正着,但等待他的却不是酷刑,而是微弱却温柔的灵力抚顺他的叶子,一下一下:“没事了,别怕。”


所以父神的一切,他都不会拒绝,所以他在那了无人际的荒凉之地修炼了千年万年只为变强,所以他明明察觉了天帝的不喜却依旧恭敬听命,为其所用,所以明明知道这重来的命运对自己可能毫无意义,他也会认真地做下去。父神所希望的一切,他都会去完成,唯死而已。


“大殿下,到了。”


萧毅抬头,看着跟上一世同样的画面,最终复制般地将视线对准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就他......”


“萧毅大大我是易小海我是您的忠实fans我仰慕您很久了大大,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勇武神威智勇双全舍己为人顶天立地衣冠楚楚鹤立鸡群神采奕奕见义勇为温文尔雅足智多谋老成持重怜香惜玉才貌双全大智若愚坐怀不乱义薄云天正人君子堂堂正正的模样感动了我,我愿为您献上自己全部的忠诚与热血与情怀与生命,选我吧大大!”


然而这次,却有什么不一样了。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00:56:00 +0800 CST  
萧毅淡漠地看着突然扑向自己的不明物体,不动声色地侧身躲了过去。被称为易小海的少年登时面朝地扑腾到了地上,及其惊天地泣鬼神地哎哟了一声。


“大胆,居然对大殿下如此无礼,来人啊,给我拿下!”被眼前景象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的侍女终于狠狠地一拧眉头,呵斥着周围同样看呆的侍卫,侍卫回过神来,纷纷赶上前抓捕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旁边的侍卫也做着解释:“对不起大人,这小鬼是我们一个仆役的儿子,平时都很老实的,可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跑来说仰慕大殿下的仪容,三番五次想要进来,我们也拦了很多次....”


“但你们还是让他溜进了这里!”侍女咬牙切齿地看着易小海左偏右晃灵巧地躲过侍卫的抓捕,然后准确地再一次扑进萧毅的怀中,而萧毅居然奇迹地没有推开这无礼的小鬼头,手中凝聚的仙力只得就此散去,勉强微笑着说:“对不起惊扰了大殿下,是属下治理不严,这就处置这....”


“不必了。”突然伸手隔住了侍女想要拎出易小海的手,萧毅维持着手在身侧,中间却挂着个大树袋熊的姿势道:“就他吧。”


“可是大殿下,这无知的小孩能懂些什么,再说于礼不合,大殿下还是....”侍女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萧毅却没有给她说完的机会,随手捏了个法阵,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在这个地方,天上的雷云还在翻腾,地上的碎石依旧尖利


“松手。”萧毅淡然地看着似乎惊呆了一脸二货属性却依旧紧抱着他的易小海。


“啊啊,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大胆,易小海连忙松了手,然后又一脸呆相地看着萧毅,嘿嘿地笑起来。


“父神叫你喊我萧毅?”后面的‘大大’是什么意思萧毅没听懂也自动地屏蔽了,只当是一种称呼。


“啊,是!”易小海刚想摇头,又反射般地停止了这个动作,脸上的微笑立马冻结,像是意料到了自己有多么大意后的恍然大悟又身命在旦夕的处境:“啊哈...是....是父神让我这....这么叫的,哈哈。”


“萧毅看了眼易小海,没再问什么,只是道:”去收拾自己的行囊,准备出发。”


“这么赶啊萧大大,还有你就这么相信我了,不问点什么吗大大?”易小海难以认同自己只说了父神的名字便得到萧毅如此的信任,萧大大即使感情再淡漠,也不可能大条到这种程度。


“你身上有父神的神力。”萧毅道。


“什么神力?!不是吧,难道我来这个世界真的和他有关,夭寿啊要。”易小海一副崩溃的模样。


萧毅难得皱了眉头,总觉得易小海这语气是对父神的不敬,然而他并没有来得及对易小海做什么,空中便又出现了一副景象:“大殿下,父神找您。”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01:46:00 +0800 CST  
注意力被父神两个字吸引,萧毅并没有在意立刻石化的易小海,对着来人点点头,表情比被天帝召唤时温和了不知多少:“是。”


“萧毅大大,你看我还要收拾自己的行囊,就不用去玷污父神的眼睛了吧....”易小海道。开什么玩笑,居然让他去见父神,见那个被自己描写为‘勘破世间万物’的父神?萧毅大大要是知道他并不是父神派来的却用父神的名头欺骗他,不一个五雷轰顶劈得自己外焦里嫩才怪。


“你是父神特指的人,必须一同。”萧毅淡漠地道,易小海却不由自主地一个激灵,因为他知道用了’必须‘两个字的萧毅已经开始不耐,如果自己说不,只怕还是雷电伺候,只得哭丧着脸回道:“是。”


一路上当然也是不安分,萧毅不会选择直接传送到父神神殿,而是在传送在邻近的地方之后再走过去。易小海在走向死亡和立刻死亡中徘徊不定,总找着五花八门的借口离去,有一次借口去茅厕,像他这样没有灵力的奴仆是需要如厕的,所以并没引起多少怀疑。但因为其他道路被侍卫把守,无奈只能在茅厕里等待着萧毅离去,结果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萧毅依旧等在原地,姿势都没变过,唯一不同的是脸黑的如同要滴落了水下来,手上也是些许紫光徘徊。易小海马上我很乖我最乖的模样蹭到了萧毅身旁,认命地接受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如同不是自己自称父神派来的使者,只怕萧毅手上那道雷已经劈了下来而不仅仅是威胁地在易小海面前找存在感。想到这里,易小海不由自主地捂脸,自己当初到底是把萧毅写的有多父控啊。


随着离目的地点的愈近,萧毅的脸色也变得柔和起来,易小海注意到四周的侍卫也在跟着减少,在已经看得见神殿的地方,根本没有半个人的身影。疑惑地挠了挠头,自己当初也没有写这些怪异的现象,也许是父神已经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保护,所以这个世界自动补全的缺漏吧。


“走。”萧毅对着在门口踌躇的易小海,唇瓣轻起吐出一个字。


易小海咽了咽口水,几下跑到萧毅的身边:“我,我没打算逃跑,啊不是,我没打算不进去,只是父神这里太辉煌宏伟了,让我看呆了,嘿嘿。”看着萧毅身前的大门,要哭不哭的模样,做着最后的抵抗:“我,我还是在门口候着吧。”


这次萧毅没在跟易小海废话,推开了门拎小鸡般将易小海拎了进去。沉重的大门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自动关上的一瞬间似乎将进去的两人与世界分隔。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09:33:00 +0800 CST  
自顶!d=====( ̄▽ ̄*)b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09:40:00 +0800 CST  
外表看着恢弘壮阔,里面却并没有想象般那样夸张的宽广,但易小海却看呆了。


天空与门后的不同,艳阳高照,四下里暖光遍洒,薄薄的雾气缭绕于四周,足下是一片淡色的花海。雪白而细密的,散着清香的花朵们交颈相挨低声私语,苇絮如丝绒般展开。随着视线逐渐远去,深蓝的晶莹河流蜿蜒至无尽远方,水声潺潺,碧水连天。葳蕤生长的高大树木于河岸两旁安然挺立,碧色的树冠葱葱郁郁,举起天边柔粉的云朵也毫不费力。



而这如仙境般的地方,一男人正坐在一把竹制的椅子上,他单手撑额,闭目小憩,周遭的蝴蝶,飞虫,禽鸟,百兽围绕在他的四周,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似是保护,似是依赖。作为万众敬仰的父神,男人面容称不上威严,但却算得上俊秀,岁月的侵蚀没有腐朽这仙者,反倒在他身上点缀了一股子平和洒脱。看着他,易小海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子舒心,更有一种深切的自我怀疑,这样如仙般的人儿,真的是他能写出来的吗。


“你来了。”男人并未睁眼,但却像早已看见一般对着萧毅轻轻笑道。


“是。”萧毅的脸色淡了下来,不是淡然,也不是淡漠,而是一种近似信赖的平淡,他先是几步走去,在离父神几步之前停了下来,然后单膝磕地,发出清脆的声响。直直地对着男人,目光诚恳如泉水般清澈,萧毅道:“父神。”


‘嗯。“父神睁了眼,对着萧毅点了点头,却伸手招向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易小海:”来。“话音刚落,易小海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感觉到一股子吸力牵扯着自己,等回过神来,已是在父神的怀中。看着近在咫尺的父神,易小海的脸顿时涨的通红,连忙捂住了鼻子以防鼻血喷洒,心里仿佛有一万只喜鹊鸟在奔腾,天啊撸我居然居然被被被被大众男神抱了啊啊啊!!


易小海此时是少年模样,父神的怀里纳下他还绰绰有余,对着怀中少年轻笑一声,不顾自己引起了易小海心里又一次怎的花痴模式,父神看着萧毅:“近前坐。”言毕,同样的竹椅出现在父神的身侧,而本来在旁悠哉悠哉打着盹的野兽也被惊醒,呆呆地瞅了瞅自己上方突然出现的竹椅,反应过来后对着萧毅状似凶狠地呲牙,又对父神委屈地呜呜了几声,最后不甘地缩到了更旁边。


“日子过得懒散,难得这孩子还带着些凶性。”父神随手扬了滴清灵露在那野兽的额间作为安慰,听得易小海嘴角微抽,父神大大你注意点错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父神会对自己如此亲切,易小海却起不了警惕之心,身体里仿佛有一股轻柔的风波在四处游走,抚平心里的郁气。是父神?易小海看了看父神,抿了抿唇,不由自主地,手里却抱得更紧。


“你们相处得很好。”父神轻抚着易小海的额发,对着萧毅笑着说:“我便放心了。”


“父神。”


“照顾好他,这是父神的希望。”


“是。”


“小海懂得很多,凡有事,听他的意见便是,但决定权在你。”


“是。”


“路上切记小心,你毕竟是玲珑果形成,如今成熟,灵力尽显,身体蕴藏着天地精华,难免引得他人窥视。”


“是。”


“保护好你以后所得所珍视的。”


“是。”


萧毅由始至终只回答这一个字,但每一个字都带着前所未有的郑重,他会牢记在心。父神笑了笑,一个散发着暖热光晕的光球融入到了一小孩的体内,对着易小海道:“便嘱托你照顾好他了,万事担待,这是谢礼,你会喜欢的。”


“归去吧。”最后,父神淡笑着说,这个男人的笑容,为什么会如此温柔。没有任何法阵上引起的不适,发现自己与萧毅的身体正在消失,易小海却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情急之下下意识地拉了一把萧毅,看着父神:“别,父神!”


事发突然,萧毅本等着自己慢慢离开,所以并未来得及反应。眼看着被易小海拉着就要扑在父神的身上,眼眸微凝,父神却在此刻笑了笑,心有灵犀地伸出了双手,制止了萧毅的施法,将手足无措的萧毅揽入了怀中,轻拍着萧毅的背部:“毅儿,若是承不下的事,不可勉强。”


萧毅的眸光闪了闪,逐渐淡化身体的他,也终于伸出了双手,学着太子对天帝所做的那般笨拙地揽着父神的脖颈,轻声回答:“是。”


被夹在两个美男子中间(且被彻底无视)的易小海难得的没有犯花痴,他只是感到心酸。虽说敬仰自己的父神,但懂事的萧毅从小到大没有提过一次要求,他一直渴望像太子对天帝那样与父神亲密,却不懂得如何表达,每次看到父神,只剩了沉默的聆听。他不是天帝的孩子,只是一颗玲珑果,却因为父神的怜惜领了大殿下的位置,威胁到自己儿子的地位,哪怕有父神镇压,天帝不敢表露太多,但暗地里也没少做小动作。醉心修炼的他不懂得世间冷暖,所以遭到众位仙臣的排斥。为了抵挡妖兵,浴血奋战的一身血腥气,让草木灵兽敬而远之。他得了力量,身旁伴随的却只有让人崩溃的飞洒走石,电闪雷鸣。


他渴望温暖却不自知,他渴望拥抱却不自知,他渴望亲情却不自知。


直到后来,萧毅寻了所有成熟的玲珑果归来,父神在此期间奋力抵抗魔界入侵,舍身尽毁,以灵识撑着这残破的世间,再无力分心凝结一个肉身。萧毅也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父神的拥抱。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14:30:00 +0800 CST  
@黑色的彼岸守望多谢一如既往的支持不知道为什么回复不了你,只能艾特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16:15:00 +0800 CST  
【我从来都不知道萧毅这孩子早已有了渴望的情绪。】声音不知从何而来,带着莫名的沉闷。


“不,你知道,你一直知道。”父神笑了笑,抿了口不知从哪端来的茶水,语气中含着莫名的悲伤:“只是时间不允,等你回过神来,已经无法弥补了。”


【我的错。】


“是啊,你的错。”父神轻声说,望向远方,眼神迷蒙不知在怀念着什么:“他们因为你的疏忽一个个的丧命,只留下了毅儿和他,你把护佑天地的重担交给天帝,用魂飞魄散的代价换回了毅儿的时间,让他回到过去,希望能够弥补一切。不过,值得么,强改因果为‘规则’不容,承烈火焚身,受千刀万剐,在痛苦中圆寂?”


【你认为值得么?】


“自然值得。”父神起身,对着这无边无际的花海,轻笑。他们是同一个人,自然,同一个选择。


【那孩子这时候也这么大了啊。】


“外貌而已,小海现在也就二十多的年头。魔门洞开在即,时间紊乱,坐实了算来也做不得数。”


【但愿有了这因,能给毅儿不一样的果。】


“但愿如此。”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16:43:00 +0800 CST  
而此时接受了这因的萧毅,正在一片虚无之内,淡漠地看着上蹿下跳的易小海。


“居然是我最喜欢的RPG系统模式啊啊啊啊!父神万岁父神万岁!父神我爱死你啦!!!”疯狗状见人都想亲(咬)一口的易小海突然又冲到了萧毅面前,一脸正经肃穆地开口:“叮,亲爱的宿主,这里是系统代号易小海诚挚为您服务。”转身又疯到一旁欢呼雀跃去了。


确定没有魔气泄露引起易小海的疯症,萧毅狠狠地拧了眉头,考虑是将他拖走还是打晕后再拖走。


“咳咳”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萧毅男神面前丢尽了脸面的易小海赶忙飞奔回了萧毅的身边,脸红的样子不知是激动的还是蹦跶了这么久热的。易小海此刻心里很开心,是真真正正的很开心,他说:“萧毅,我能够帮你了。”没加上卖萌的‘大大’。


萧毅嗯了一声,既然父神说易小海能帮他,那就一定能帮他,他不会怀疑易小海的价值,即使易小海没有价值,萧毅也会全力保护他。


“你不信啊,算了,没关系,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厉害的。咳,虽说肯定没你厉害了。”易小海嗯哼了一声,终于严肃了起来,开始一本正经地念台词:“因为当年的空间动荡,玲珑果不知散落何方,也许还在本世界,但也许已经穿越虚空,到达其余的世界。想要寻回玲珑果,必须依靠萧大大身为玲珑果之间相互的感应。”顿了顿,易小海加了一句:“玲珑果成熟期越近,感应越强,我们极有可能碰见第二颗结出的玲珑果。”


这话萧毅听过一次,但后面那句却是陌生,莫名地看了一眼易小海。易小海抬头对着萧毅笑了笑,眼里似乎隐隐有着晶莹,如繁星般闪耀:“你们同为玲珑果,流着同样的血....汁液,关系理应不该如此淡漠,萧毅大大,这一次别和前世一样沉醉于修炼,父神希望你得到的,我帮你得到,父神希望你学到的,我一件一件教给你,好么。”


“嗯。”萧毅闻言奇迹般的并未立即开口,而是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萧毅大大你太好了哈哈哈”易小海一伸胳膊做雄心壮志样:“现在就让我们走上打怪寻亲成功上位的光荣之路吧!”


萧毅直接无视了易小海的神经质,闭上眼寻找着感应的微光,捏了个法阵。


看见地上的法阵,也不等萧毅招呼,易小海抢先蹦跶了进去,一直以来被恭敬以待霎时间被这吊儿郎当样折磨着的萧毅没有任何反应,跟着进了法阵。


白光大作,法阵开启,四周光晕散去后的易小海却惊掉了下巴,看着面前这一片虚无的景象:“怎么还是这里?”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17:53:00 +0800 CST  
@纳子衿@黑色的彼岸守望@谁比谁真佳@青竹华漪@浅夜璃茉大召唤术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18:00:00 +0800 CST  
写的不好的话求指点,别不回复啊QAQ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18:26:00 +0800 CST  
看着周遭未变的环境,萧毅显然也晃了下神,随机蹲下身查看法阵,半响后起身:“法阵没有差错。”


“那为什么我们现在还在这里。”易小海道:“难道是空间异常?不会这么衰吧,你跟那恶毒男一道这么多次就没出过事,跟我就这样。”


“恶毒男?”


“就是你本来想选的人啦,他其实是天帝的....”易小海微叹了口气:“算了,都是我作的孽。”


“他并没有做过什么。”仔细回想以往的经历,萧毅确定地回答。


“因为他做的事影响的是你的兄弟们啊,所以最后他们才.....你也是,找到人后直接打包带走,管都不管他们出什么事,带到天帝面前就算完。”易小海无奈道。


“我不想浪费时间。”萧毅道。


易小海闻言立刻略带怨念地开口:“喂喂喂,那可是你兄弟啊,怎么能算是浪费时间。”


萧毅却只是看着易小海,眼中似死水般波澜不惊。易小海看着这样的萧毅,突然感觉到一股子无力:“对不起,你....一直没怎么接触过这类事,我却这么说。”


“不需要道歉。”


场面一下子冷清了起来,莫名的尴尬。萧毅是不问便不说话,易小海是不知道说什么,他的脑细胞似乎在刚才那一瞬间全都死完了。


许久之后,一直凝视着法阵的萧毅抬手微勾,易小海注意着法阵上变化的图片,好奇问道:“大大你在做什么?”


“法阵无异,但地点无法自动生成。”萧毅开口道:“我在勾勒定向法阵。”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那地方是你以前去过的,当然记得位置。”易小海笑道:“不过大大你的记忆真好,这么久以前的事还记得。”


法阵成。易小海看着面前的法阵,突然伸手拉住了萧毅的手,牵着他走到法阵里面,萧毅也就任由易小海这样拉扯,他听到易小海用细小却莫名使人感觉难受的声音轻轻说道:“对不起。”

楼主 浪荡未亡人  发布于 2016-06-14 20:49:00 +0800 CST  

楼主:浪荡未亡人

字数:235867

发表时间:2016-06-14 03: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7:12 +0800 CST

评论数:67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