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 【原创】沉迷(年上攻VS别扭受)

BL,含sp,以理想化黑帮为背景的故事。
顾浮沉,一个绝不会有人起的名字的主人,两年前凭空出现在一个他不该出现的帮派,甚至轻松坐到高位。除了活生生的人以外,剩下的就是一份干净到不真实的背景。不管是能力还是神秘感都足以引起周围的关注,但这个才二十出头的男孩,似乎曾经有过不一般的经历,不管是能力还是智慧都让人咋舌,甚至有着跟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样子,偏偏自己努力塑造的面具,却还是被一个人残忍撕下。






我又回来了,哎呀,光想名字想了一个多星期,终于还是用了一个不太高大上的名字,另外,一向不会写文案的我,大家多担待,跟之前一样,先放三章,没什么特殊情况就是日更,不会弃文,这个大家放心!回复 南宮冰舞香馨雪 :今天早上发现之后就已经申请了恢复了,我的另一个帖子前两天也莫名其妙变成直播贴了,但是现在已经恢复了,二十四小时之内应该能恢复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17:48:00 +0800 CST  
第一章 莫名事件
“你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顾浮沉躺在一个能睡下三五个人的大床上,大脑里重复回荡的声音,接下来甚至还有有严厉的,有女人的哭泣,还有…冷漠,他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手里紧紧的攥着被子,大脑里的人总是一副嘲讽的样子看着自己,骨骼分明的手指感觉骨头快要从肉里出来了,果然还是抗不了多久,顾浮沉猛的惊醒,坐在床上眼睛放空的看着前面喘着粗气。
最近越来越多的会梦到以前的事情了,喘气声越来越小,但是汗珠却越来越密集,甚至直接滴在了被子上,顾浮沉闭上眼睛,似乎冷静了许多。胡乱的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汗珠沾满了手,转头看窗外,天色已经亮了,但是此时的顾浮沉只觉得胃部一阵不适。
下床,穿鞋,去卫生间,顾浮沉打开了冷水,拼命的用双手把冷水往自己脸上砸,水溅的面台周围到处都是,等到他觉得自己快要断气的时候,才把脸从水里拿出来,眼珠通红的看着镜子里面脸色苍白的自己发呆,已经两年了,没想到始终还是过得跟鬼一样,顾浮沉扯出了一个苦笑。
擦干净脸,刚想去找点吃的,就听到房间有手机震动的声音,根据震动的响声,顾浮沉找到了昨天穿的那件衣服的衣服口袋,手机果然在里面,看了看号码是彭子打来的,顾浮沉想也没想的就接了。
“有事吗?”顾浮沉接电话第一句必说的,好像没事的话不能给他打电话似的,不过事实确实也是如此。
“顾哥,昨天晚上咱的货被人给截了,老大那边非常生气,帮里都闹翻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不接,我们该怎么办啊?”那边是焦急到不行的声音。
“昨天的那批货?”顾浮沉回想了一下,昨天的那批货好像真的挺重要的,“昨天是谁在那盯着的?”
“我已经找着人了,他们说……”
“先等一下……”
彭子刚想说什么,顾浮沉这边又有一个电话进来了,看了一眼,是老大打来的,不用想,肯定是因为货的事情,顾浮沉没敢耽搁,赶紧接了。
“昨天晚上你在哪?”电话刚接通,对方劈头盖脸的就这么一句。
顾浮沉觉得头有些疼,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现在说这个绝对是火上浇油,但是还没有说谎的必要。
“昨天晚上去跟客户谈生意,然后拼酒,我醒来后就已经在家了,怎么回来的我都不知道。”顾浮沉看了看时间,早上五点。
“行,你知道出什么事了是吧?”穆文浩的语气相当不善,听声音就知道压着火呢,帮里出事了,负责人联系不上,大半夜的正睡着觉把他给鼓捣起来了,打电话给顾浮沉打了几个钟头都没人接,这个时候他没发火他自己都觉得很神奇。
“恩,彭子跟我说了,您别着急,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保证把货给你找回来。”顾浮沉用一向冷静异常的语气说道。
“顾浮沉,你在开玩笑吗?货特么的都丢好几个钟头了,有这个时间人家早交货拿钱了,还等着你去找,还两个小时……”穆文浩刚想说话,另一个声音就插进来了,顾浮沉想都不用想,现在肯定整个帮里都为这事费心,估计穆文浩的这通电话也是在帮里的重要人员面前打的。
“行,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这事主要责任在你,不管货能不能找回来,你都吃不了兜着走。”穆文浩也把话说开了,但是他还是愿意相信顾浮沉的,毕竟事情这么大,如果真的货没找回来,他想帮顾浮沉脱罪都很难。
“恩。”顾浮沉挂了电话,重新又给彭子打了过去。
“顾哥,怎么办?”那边也是焦急等着。
“没事,你先把车开过来,我马上出去。”此时他们还是很需要一个冷静的指导人的。
“顾哥,不用开了,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呢,您直接出来就成。”
“好。”顾浮沉挂了电话,心想既然都在家门口等着了不知道按门铃叫一下自己,喝醉了睡得那么死,手机还在饭局上弄了震动,谁能听得到。
赶紧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换好衣服之后匆匆忙忙的出了门。果不其然,彭子早就在那等着了,只是抽着烟一脸着急的样子在车边踱来踱去。见顾浮沉出来,彭子赶紧把手里烟扔地上踩了踩就立刻给他开门,顾浮沉什么也没说进了车里,彭子也不耽搁,赶紧自己也上了车。
“顾哥,这事怎么弄?”彭子回头看着顾浮沉等待指示。
顾浮沉看了看窗外,“你知道货怎么没的吗?”
“知道知道,好像是没到时间就有人过来提货,因为对方是咱的老客户了,随便一验证就让他们给拿走了。但是没想到正点后又来了一帮人提货,这我们才知道上一批人是骗子,但是等我们要找的时候,货和人都已经不见了。”想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彭子就发颤,那批货代表什么他还是清楚的,这可不只是钱的事。
顾浮沉愣了一下,半天不说话,这把彭子急的:“顾哥,您倒是说句话,咱还能找回来吗?”
“我不知道。你先派人去查昨天晚上有没有船或者飞机多频次或者大批量发货的。”
听到顾浮沉那句“不知道”彭子还惊了一下,但是听到后面的指示,心里还是松了口气的,至少顾浮沉还是有解决方法的:“顾哥,我都查了,没有,就算有的,我们也检查过了,不是我们的货。”
彭子话刚说完,顾浮沉又陷入沉默当中,这本身就很着急的事情,顾浮沉这不急不忙的态度确实让人受不了。
又过了几分钟,顾浮沉才再次开口:“排查你们交货点附近的废弃仓库。”
“废弃仓库?为什么啊?”好不容易等半天,直接说了句让人匪夷所思的话。
“没时间了,快派人去。”顾浮沉瞪了彭子一眼,彭子只能闭嘴转头拿出手机来给手下人打电话,现在真算是感觉到顾浮沉着急了,只是无论如何彭子都有一种不是顾浮沉懂得着急了,而是他根本不想跟自己说原因。
听从顾浮沉的话,手下人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急急忙忙去找了,结果的确找到几个废弃工厂,一开始大家还挺奇怪的,感觉在做无用功,没想到刚查了两个就找到了昨天晚上的那批货。而且由专人清点和检查后,竟然一点都没少。
听到货找到的消息,彭子赶紧兴奋的回头:“顾哥,货都找到了,太好了,你太神了……”
“先回帮里,估计现在很多人等着咱呢。”顾浮沉直接打断彭子剩下的夸奖,彭子也因为找到货高兴,立刻发动了车。
车是直接往帮里的主堂去的,货是找到了,但是在顾浮沉这丢了货,他不可能什么都不说这事就算了了的,即使是老大也没宠他到这种份上,这点分寸他还是的。
车到了后刚下车一下车,门口的人就赶紧跑过来,还没等开口,顾浮沉就抢先说道,“我要单独见老大!”顾浮沉下车第一句就是这个,过来的几个人愣了一下,赶紧联系穆文浩。
“老大说可以,顾堂主,您这边请。”对方得到允许立刻过来给顾浮沉回复。
顾浮沉什么也没说,跟着对方就走了。
离着顾浮沉醒过来到现在货找到总共一个小时,离着顾浮沉说的两个小时还算是提前完成任务。但这只代表他挽救了自己造成的损失,而且这不光只是货的问题,如果真的只是货的话,丢了也就丢了,最多是钱的损失,但是这么多年他们跟对方的合作关系,恐怕会因为这个大打折扣。
所以在谈话结束后,顾浮沉就老老实实跟着老大去了帮里。此时帮里的重要人物早就到齐了,顾浮沉也算是跟平时一样,刚一踏进来,就享受着全场注目礼。顾浮沉完全无视,甚至是漠视,径直往自己的位子上走去,刚想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就有人站起来了。
“老大,货虽然找到了,但是对方可是我们的老客户,在规定的时间里,我们把货给弄丢了,本身就在道上失了信誉,这可不是货找回来就能完事的,您坐上这个位子之后是改革了,但是老规矩也不能改,不能就这样算了吧?”站起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大概有五十多岁的男人,坐的位置也是相当靠前的,一脸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17:51:00 +0800 CST  
第二章 敌意
刚想坐下的顾浮沉听到这话之后又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大堂的中央。
穆文浩则是脸色很难看的看着刚才说话的人,对方虽然还是有所顾忌,毕竟倚老卖老,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所说的改革,也是在穆文浩继位之后,帮里的一次大换血。
穆文浩,在二十岁正想把心思全放在求学上的时候,他父亲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突然宣布退位,还在外面的他没辙只能放弃学业回来子承父业。只是每个帮派如果换了新的老大,除非真的是朽木,通常都会把帮里的重要位置的人换上自己的心腹,这是肯定的,但穆文浩的情况不同,他是突然受命,帮里的事情之前可能也会有所接触,但接触的并不多。
所以穆文浩继位之后,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甚至都没来得及选择和培养自己的心腹,直到坐上这个位子之后才开始择选自己认为不错的人。帮里一共分三个堂,刑堂,风堂,木堂,每个堂都有自己专属的事情。刑堂好说,穆文浩从小玩到大的好友郑昊远,刚好也是之前刑堂堂主的儿子,两人从来都是一起玩一起学,甚至一直“狼狈为奸”,所以穆文浩也就顺理成章的把刑堂交给了他。当然,也正因为如此,之前的刑堂堂主不仅对此一点意见没有,还主动要求指导他儿子,反正他当,他儿子当,都一样,没什么差别,反而也对郑昊远比较用心的授教,事情还是很顺利的。
另外风堂主管是帮里地下的场子还有地下的交易,穆文浩也同样选了之前风堂的堂主的儿子程启,这两人对于穆文浩来说,本身年纪相仿,而且关系也不错,没有人会比这两人更能让他了解的了,这两个堂的事情相对还是顺利的,但是剩下的一个堂——木堂,是真的很难办,难办程度不可想象。
如今穆文浩刚过三十,在在位八年,其他重要位置上,多多少少都换成了自己的人,但唯独这个堂,他真的选不出一个能顺利接任的人。之前的木堂堂主是穆文浩父亲的得力干将,木堂是专属于帮派的白路事情,大多就是正常的交易还有公司,当然还有正常营业合法的店面什么的,更重要的是木堂多于跟国外打交道,并非老练的人干不了这个,正因为位置的重要,穆文浩不敢太心急,木堂堂主也仗着自己位置的重要性一直在穆文浩面前耀武扬威的,甚至很少把他放在眼里。
但是,两年前,帮里突然来顾浮沉彻底解救了穆文浩的窘境。的全帮派的人都知道,顾浮沉是穆文浩给领进来的,他进来的时候,可能会有人多多少少会关注他,毕竟是帮主亲自领进来的,但是关注也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对于穆文浩来说,自己也不过是受人所托照顾他,只想着在帮里随便安排一个简单安全的职务给他就算是大功完成了,可是没想到,才半年的时间,顾浮沉就让整个帮里看到了他不凡之处。也只是仅仅半年的时间,穆文浩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直接把木堂的堂主给换成了顾浮沉,没有任何的过度甚至考虑。
但是这个决定不仅震惊全帮,连在外面修养的老帮主都给气回来了, 老帮主的警告和帮里其他人的苦口婆心,都没能让穆文浩改变决定。老帮主也没法,但是碍于跟之前堂主的交情,到最后穆文浩也退了一步,如果让顾浮沉坐上这个位子,前提是穆文浩留下之前的堂主,重新安排职位。
干了大半辈子了,被一个当时不到二十岁的小孩给抢了位置,任谁也忍不了,但是顾浮沉的确给了帮里很大的惊喜,他经手木堂之后,不管是公司还是谈判,事情处理的有板有眼,甚至要比之前还要好太多了。顾浮沉简直就是帮里的军师,什么事情只要有他参与必定会打一场振奋人心的胜仗。才两年的时间,就让帮里在外面的名气更大了。不得不说穆文浩捡着宝了,但是他好归他好,之前的木堂堂主可不会轻易放过他,再加上帮里还留着一些之前的老人,一直仗着自己年纪大是长辈,表面上不敢给穆文浩气受,但是发生了这种事,正好让他们算是逮着了。
见顾浮沉走到大堂中央,等着看好戏的也都眼睛不离身的看着他。
“顾堂主,这件事情的确像他所说不好解决,而且这么重要的货物,你竟然不亲自盯着,无论如何你的责任都逃不了。”穆文浩恢复严肃。
“我知道,我会去道歉,然后给予赔偿,我相信对方也跟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年,不至于因为这一次就不跟咱们合作了,只要我们够诚心……”
“哼,果然小孩性子,我就知道,你们年轻人办事就是这么毛毛躁躁的,诚心?人家管你这个?耽误对方开工,你觉得你能担待的起?”顾浮沉态度诚恳,只是还没说两句话,就被刚才的人给打断了:“老大,您安排的别的事情,我们可以不管,可以听从,只是这件事情,虽然顾堂主年轻但经验还是少,他也来帮里两年了,既然是这个帮里的人,帮有帮规,怎么可能他的道歉,他的赔偿就能解决?”对方死抓着这点不放。
“要怎么做不需要辛苦王叔指导,对于帮规我个人认为我所知道的不比您少,顾堂主犯了错,我自然不会偏袒,郑堂主,你派人准备一下吧。”穆文浩话一出,在场人也算是清楚了他的意思,只是顾浮沉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让他们惊讶。
“是。”郑昊远起身,扫了两眼顾浮沉,见对方依旧没什么反应,就去让手下人安排了。
很快,堂上就多了几个人抬了刑架上来。等东西放下后,顾浮沉主动走过去,把胳膊抬起来,见顾浮沉配合,对方也松了口气,毕竟是一堂之主,他们也不敢来硬的。顾浮沉年纪虽小,但气场上还是没几个人敢惹的。把人固定好,另一个人赶紧拿着鞭子走过来,丝毫不敢耽搁。
“不去衣吗?”另一人问道,穆文浩帮里还是没几个人敢对着干的,也算上之前的木堂堂主,但是对于顾浮沉,平时生性冷淡,除了其他两个堂主对他挺有好感,大部分的人还是对他没什么感觉的,当然有小部分对穆文浩不满但却不敢做什么的只能冲着顾浮沉下手。但顾浮沉行事非常完美,几乎抓不着小辫子,这不,总算抓到了他们也算是抓着不放。
“可以!”穆文浩刚想说什么,顾浮沉就抢先一步说道。
见顾浮沉没意见,身边的人也赶紧把人放下来,顾浮沉先把外套脱了,随即把上身的衣服给脱了,很快,双手又重新被绑了起来。
顾浮沉的皮肤刚一露出,就感觉在场人一惊,这皮肤白的吓人,但是没有一丁点的瑕疵,看似不健康,但这要是放到店里,肯定抢手。可偏偏拥有这种身体的人,大脑也可怕的异常,倒是让人不敢触碰了。
拿着鞭子的人慢慢走过来,刚走了两步,郑昊远就径直走了过来,直接拿过了对方的鞭子。
“老大,还是我来吧。”郑昊远面无表情看着穆浩天,后者点点头,周围人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人能挨打就成,管是谁打。刑堂堂主亲自打,更不会让他占了便宜。
顾浮沉回头看了一眼郑昊远,惊讶的眼神随即恢复,回过头去,完全不理后面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郑昊远把鞭子拿在手里,试了试力道也不拖沓,“啪”一声巨响,鞭子直接咬上了顾浮沉的后背,一道血红的伤口,顾浮沉也是耐不住疼,叫了一声。
“四十。”穆浩天随即说道,郑昊远点了点头,很快,第二下也打过去了,伤痕刚好跟之前的伤平行。
四十下,这种打法,每一鞭都能抽出一道近似于三厘米的伤来,尽管顾浮沉一直强忍着,但是在伤口重叠挨打的时候,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17:53:00 +0800 CST  
第三章 挖角
顾浮沉咬牙坚持着,执鞭的人是刑堂堂主郑昊远,虽说没听说过这两个堂有什么过节,但是长眼睛的都看得到郑昊远下手有多狠,而且还主动要求,不免让人有多些猜测,他们私下里的关系是不是不好。但是坐在上面的穆浩天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睛看着,一时间大堂里也只剩下了鞭子抽打和顾浮沉隐忍的声音。
风堂堂主程启瞥了一眼穆浩天,又看了看郑昊远,两人都面无表情,而且都自动忽视程启投过来的一丝疑问。
四十下结结实实的挨完,本来身体就差劲的顾浮沉,如今看上去更虚弱不少。打完之后,郑昊远把鞭子放下,亲自过去把人给放下来,只是两只胳膊的支撑点刚被人解开,顾浮沉就控制不住的身体往前倾,刚要爬地上郑昊远就把人给搂住了。
“送他回家,叫医生过去看看。”郑昊远一手扶着顾浮沉一手把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披在他身上。
“好,好,谢谢郑哥,老大,我们先带顾哥走了。”彭子赶紧过去,身后的几个人也不敢耽搁,马上跟着过去,把顾浮沉从郑昊远手上接过来,很快又有好几个保镖围了过来,郑昊远一直看着他们把顾浮沉带走了。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就散了吧。让大家受惊一个晚上了,也该累了。”穆浩天说完后,就起身离开了。
见穆浩天离开,郑昊远也跟着走了,留下大堂一帮人在那不知道商量什么,然而只有几个眼力好见过世面的才能看得出郑昊远明显的在放水。故意把伤打得很夸张,其实就是避重就轻,顾浮沉本身筋骨上不会有任何伤,估计也就躺个一两天伤就没什么大碍了。这也是帮里一个奇怪的现象,明明就是不分上下的三个堂主,平起平坐,平时也不会涉及到什么利益方面的事情,但偏偏三人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丝毫没有所谓的竞争和不满的情绪在里面。这次的郑昊远故意放水,也算是让帮里一些老骨头更加证实了三人关系好的传闻。
不得不说,穆浩天的确有两把刷子,人心合是最重要的,穆浩天竟然能保证帮里的三个分支的负责人和睦相处,这是几辈子当家人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顾浮沉刚被人扶上车,医生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车还没等着开,顾浮沉就扯着有些干涩的嗓子说道:“去城外的别墅。”
从这到城外的别墅至少有四十分钟的路程,彭子赶紧让司机改路程,他不明白,顾浮沉为什么非得在受伤之后去那么远的地方,但是顾浮沉已经交代他也不好再问什么,只能听从.车上医生悉心的给顾浮沉检查伤口,在把人扶车上之前,这些准备工作彭子就早就派人安排好了。等到了别墅的时候,医生已经弄的差不多了。保镖把人从车上背到房间里去,医生又给顾浮沉挂了点滴,等检查完观察完见没什么问题后,医生就先离开了。
平时顾浮沉很讨厌有人吵他,所以在医生忙完之后,彭子也赶紧把剩下的保镖都给赶出去了,这也是为什么彭子宁愿站在门口一直给顾浮沉打电话,也不敢敲门或者按门铃。如果真的把人给吵起来了,还是以这种方式,顾浮沉可怕程度不是他能承受的了的。
疼了一道,也睡了一道,顾浮沉意识有些恢复,见他睁开眼睛,彭子赶紧小跑过去,“顾哥,你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顾浮沉动了一下,后背的伤还是挺疼的,再加上刚上完药,药水渗进伤口的这个过程也是挺难捱的,连说话都懒得说话了,顾浮沉摆摆手表示不用。其实顾浮沉不知道跟他说了多少遍不要叫他顾哥,算起来顾浮沉也是十九岁进的帮里,在帮里待了两年如今也不过二十一,这里的人,只要有点身份地位的,都比他大。穆浩天上位,有意重用年轻人,但是他所谓的年轻也没有能像顾浮沉这样的,年纪这么小就坐到这么高的位置。穆浩天用新人这件事情绝对是非常冒险的,但他的这个冒险这几年不仅没有把他给弄垮,反而比他父亲在位的时候发展的好出不知道多少来,也正是顾浮沉在的这几年,直接让这个帮派势力不断扩大,在全国也是赫赫有名。
“帮我去书房把书架上第三排面对书架靠左第五本拿过来。”房间又安静了几分钟,顾浮沉叹了口气,他不能让大脑闲下来。
“好,您等着,我马上去。”总算是有吩咐了,彭子二话不说就往书房跑,很快就把顾浮沉说的那本书给拿过来了。
顾浮沉接过书,用另一只没有打点滴的手翻看着,彭子在旁边看,心里满满的佩服和敬意。就连受个伤,都得看着书,有几个人能有这种精神。
“没事你就出去吧,这几天我要休息,如果有人来找我,你就跟对方说我受伤很严重,需要静养,任何人都不见。”顾浮沉边翻看着边说道。
“有人找?为什么啊?”顾浮沉喜好安静不被打扰是帮里人都知道的事情,就算是受伤了想来拍个马屁也不至于自己主动来找死,又何必特别嘱咐,而且还说什么受伤很严重。帮里有点声望地位的人,顾浮沉挨打的时候都看见了,虽然伤口吓人,但也不至于说受伤很严重啊。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出去吧。”顾浮沉毫不客气的赶人,彭子也只能出去,跟着他这么久了,彭子也能看出来这个二十出点头的男孩,虽然想法古怪,但每次必定有他的道理,他也就不问了。
本市的一家夜店,郑昊远在包间里抽着烟,房间里一片狼藉,但是他却皱着眉,一句话也不说。
“这都走三个了,您今天心情不好吗?再这样下去店虽然是咱家的,但也架不住您这么折腾。”旁边站着的是王明,跟彭子的身份一样的,都是负责贴身照顾自己家堂主的。
郑昊远没有说话,今天晚上他的确心情不好,连玩了三个,都已经送医院去了,现在整家店都人心惶惶的,就怕下一秒郑昊远点的人就是他。
掐了烟,郑昊远实在烦闷,扔了烟头就出去了,见郑昊远走了,王明也赶紧追过去,每次他发火都得有人遭殃,但每次都很难猜到他为什么发火,这也是王明觉得待在郑昊远身边很难的原因,这个主猜不透在想什么。
“你自己回去吧,我开车一个人出去转转。”撂下一句话,郑昊远把人都扔下了,一个人发动车走了。
王明看着早已开远的车叹了口气。
另一边,穆浩天正处理这一些事情,程启也在旁边,两人在房间里一句话也不说,各忙各的。这个时候走进一个人来,冲着穆浩天耳边说了两句就出去了,人刚出去,穆浩天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老大,怎么了?”从表情上看就知道不是小事,程启赶紧问道。
穆浩天没说话,先是在键盘上敲了几下,随即打印了 一份资料,拿起资料,穆浩天起身走到程启旁边递给他:“你去查查这个人。”
程启看了看资料:“他怎么了?”
“今天有人去拜访浮沉了。”这也是顾浮沉和穆浩天一直等着的,没想到对方这么沉不住气,才第一天就送上门来了。
“啊?什么意思?”程启一脸的问号。
“你以为对方真的是冲着货来的?今天浮沉回来就先找了我,从对方截货这件事,就证明对方已经计划很长时间了,计划了这么久,竟然没有立刻把货给运出去,只是找了几个废弃仓库放着,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
“他们冲着浮沉来的,只是考试过了,就差挖墙脚了。”
程浩点点头,“好,我马上去查。”拿着资料就要出去。
“等等……”刚走了两步,就被穆浩天给叫住了。
程浩回头,疑惑的看着他:“还有别的事情吗?”
“查人的时候要不留痕迹,不必刻意去深入查什么,我估计这个人也不过只是试探的。”
“明白,你放心吧,我肯定给你办好。”程浩晃晃手里的文件接着出去了。
看着门关上,穆浩天叹了口气,看来又是场硬战,只是这苦肉计,确实苦了顾浮沉了。


上次连续三章是怎么发的,怎么总是说我说话太快!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17:55: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我就是小熊小熊@我爱草莓[email protected]路菲菲公主@执念[email protected]殇泪81 @迷上了一只小鹿 @123gy258 @BakaMY59 @阑风长雨双子 @樱花飞我心sui @放弃而流泪 @梦我身影 @荷处女座@梦到天紫 @可以加些水 @臻臻szx @天枰leonbaby @墨初漓 @花璃1 @幻嫣王后 @小希1128925 @谷钰熹 @清风吹麦芽 @淡季殇 @在左边有我溢生 @卓越战斗力 @射手可可99 @桅麋曦 @冰澜sky @happywqwd @绯色语海 @愿爱无终 @雪琳妹 @coco可可小乐 @祆辰 @婉嘉_靖 @Go足球上篮 @347伴299 @智爱男神女神 @魏他破茧而声i @丿陌沐斐 @一曲道尽天下愁 @勋鹿牛桃cp @默默安逸ing @奇葩小晗 @L璐2 @处女蕶碎記憶 @李元凝 @7433可冰 @诺诺love1314 @lengye冷爷 @夕沫初熏落雨凜 @浅喜深爱QQi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18:03:00 +0800 CST  
貌似只能@好友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18:03:00 +0800 CST  
@殇泪[email protected]迷上了一只小鹿@[email protected]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37:00 +0800 CST  
@阑风长雨双子@樱花飞我心[email protected]放弃而流泪@梦我身影@荷处女座原来电脑也可以,好吧,那就用电脑吧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38:00 +0800 CST  
@梦到天紫@可以加些水@臻臻[email protected]天枰[email protected]墨初漓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38:00 +0800 CST  
@花璃[email protected]幻嫣王后@小希[email protected]谷钰熹@清风吹麦芽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39:00 +0800 CST  
@在左边有我溢生@卓越战斗力@射手可可[email protected]桅麋曦@冰澜sky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39: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绯色语海@愿爱无终@雪琳妹@coco可可小乐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40:00 +0800 CST  
@祆辰@婉嘉_靖@Go足球上篮@347伴[email protected]智爱男神女神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40:00 +0800 CST  
@魏他破茧而声[email protected]丿陌沐斐@一曲道尽天下愁@勋鹿牛桃[email protected]默默安逸ing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41:00 +0800 CST  
@奇葩小晗@L璐[email protected]处女蕶碎記憶@李元凝@7433可冰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42:00 +0800 CST  
@lengye冷爷@夕沫初熏落雨凜@浅喜深爱QQi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0-31 21:42:00 +0800 CST  
第四章 温柔
跟之前交代的一样,只要是拜访者,彭子都给推了,绝对不见。但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比如现在有一个,就死活撵不走,而且对方的身份似乎也不会普通人,那就更没办法了。
“你要让我说几遍,我们堂主说了,不见人,你走吧。”耗了两个小时了,彭子真是能说的都说了,能做的也都做了,对方就是无动于衷。
“你再去问问,这是我的名片,你家堂主肯定有兴趣跟我见面的。”对方信誓旦旦的说道。
彭子没办法,叹了口气,谁让他遇到了钉子户,“好吧,等着,但是如果堂主说不见你,那你真的得走,别在这赖着了。”
“好,我答应你。”对方礼貌性笑笑,但是这个笑也是充满了自信。
拿着对方的名片,彭子交代了外面守着的保镖几声,就进去了。已经是晚上了,顾浮沉还没有睡,手里拿着的依旧是之前彭子给他的那本书,不过已经快翻到头了。看着顾浮沉这么专注的看书,彭子实在没这个胆子打扰,毕竟之前他就交代过,绝对不见人。按理说不管再怎么问,答案肯定还是那个,但是又想想外面的那位,要多赖皮有多赖皮,彭子还是硬着头皮过去了。
“顾哥,那个……”靠近后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顾浮沉抬头,眼睛瞥了彭子几眼,“有什么事情吗?”声音平淡,似乎没有生气,彭子也算是松了口气。
“顾哥,我知道,您交代过了已经,但是外面有个人,就是打死不走,而且非要见您,这是他的名片,说是让我拿给您看看……”虽然打扰到顾浮沉之后,后者没有明显的生气或者不耐烦,但是不代表这个罪责彭子要自己受着,只能一股劲的全怪在对方头上。
“行了,你让他走吧,我不见。”彭子还想说什么,顾浮沉毫不留情的打断他。
“好,那我先出去了。”彭子偷瞄了顾浮沉几眼,脸色没什么变化,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就老老实实的出了房间。
就知道问这件事情是多此一举,彭子拿着对方的名片,一出门就直接扔到对方身上:“我们家堂主说了,谁都不见,他还在养伤期间,如果您想拜访,等我们堂主伤好了再来吧。”彭子的语气也相当不友善,还以为是什么重要人物,看顾浮沉的态度,似乎也重要不到哪里去。
对方笑笑,并没有生气:“好,我下次再来拜访你们家堂主,我先走了。”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他刚走,郑昊远就迎面走过来,在跟对方擦肩而过的时候,郑昊远习惯性的往回看,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走到门口:“他是什么人?”
彭子一看郑昊远过来了,随即换上笑脸:“不知道,一直嚷着要见堂主,堂主不见他,我就给撵走了。”
“哦。”说着郑昊远就往里走,他也不是太在乎对方是什么人,毕竟顾浮沉的身份,想要巴结却不了解他的人多的是,可能也是这其中的一两个失败者而已。
见郑昊远顺势往里走,彭子站不住了赶紧过去拦着:“郑堂主,我们堂主说了,他受伤严重,要养伤,不能见人,我不能放您进去。”他这个守门的容易吗?像刚才那种的得罪也就得罪了,但是刑堂的堂主,他可没这个胆子,得罪了他还能有好日子过?只是顾浮沉交代过的事情,彭子更不敢违抗,只能在语气中加足了无奈和无可奈何的感觉。
郑昊远瞪了他两眼,一脸不屑,“我亲自打的,他伤的重不重我会不知道?你们堂主让你说这话明显就是对外,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说完后,郑昊远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彭子直接被他说蒙了,反应了一会儿,感觉郑昊远说得还是在理的。顾浮沉聪明的很,他做的每件事,说得每句话看上去没什么,其实都有自己的道理和原因,绝没有废话,而且郑昊远已经进去了,他本身就跟顾浮沉平起平坐,论资历,人家在帮里也是好几年了,拦着确实不应该。这么想着,彭子觉得没那么多的愧疚感了。
郑昊远一进门,先往厨房那走。打开厨房门,看了看冰箱,除了酸奶和啤酒,没有其他的东西。无奈,郑昊远又转身出门。
外面的彭子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郑昊远快速离开了,上了车,然后过了十几分钟,又回来了,而且匆匆下车,手里提着满满的东西又进去了。彭子在他进去之前快速扫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看到菜之后,彭子才猛然反应过来顾浮沉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要不说还是人家贴心,他自己一个汉子心哪能照顾的那么贴心。
拿着菜进了厨房,郑昊远就一阵忙活,弄了几个菜一锅粥之后就全给顾浮沉端过去了。
见进来的人是郑昊远,顾浮沉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别墅还是挺大的,他房间也在楼上,人来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而且彭子还没有跟他汇报这件事情。只是看着拿进来的菜和粥,顾浮沉抬头看着郑昊远:“这算是你内心过意不去的补偿吗?”
郑昊远没说话,把菜放到房间的茶几上,然后又走到顾浮沉的床边,刚想伸手抱他,就被顾浮沉给拦了下来:“停,不用,我自己能过去。”郑昊远没有强求,看着顾浮沉慢慢的从床上下来,然后刚一动,脸就因为疼痛有些扭曲。
“我直接抱着你过去多省事,非得自己折腾自己。”郑昊远面无表情的直接把顾浮沉抱起来,顾浮沉也挺配合,等人抱起来之后,郑昊远才感觉出眼前的这个看上去什么事情都能妥善处理的聪明人,竟然把自己身体弄成这个样子,一个男人比女人还轻。
把顾浮沉放到沙发上,郑昊远就帮他盛粥,顾浮沉接过粥,虽然一整天没吃饭了,但是对于他来说似乎也不饿,只是慢调斯文的吃着,看上去好像是一个早就饱了的人或者是根本对眼前吃的没什么兴趣的人的表现。
吃个饭,顾浮沉用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见他吃的差不多了,郑昊远把餐具一放,把人又抱回了床上。
“我先走了,明天早上再过来。”郑昊远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顾浮沉也没留他,毕竟也没什么好留的。
郑昊远出了门后就暗骂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一天的烦闷,什么事情都干不下去,去店里也没什么心思,这倒好,给人来做了顿饭,烦闷感全没了。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还能真因为打了人愧疚才过来的?本身刑堂是干什么是个人都清楚,不管是职责在内还是别的什么,郑昊远打过的人还少吗?唯独对这个放不下心,傻子都看得出来是什么原因,但是对方不管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郑昊远都认了,他也会有这个下场无非也是以前造太多孽的报应吧。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1-01 15:16:00 +0800 CST  
第五章 不消停
第二天,顾浮沉没有去工作,但是他却很奇怪的一大早就让彭子接他回家住。对于顾浮沉的命令,彭子也没有多问的道理,叫人准备了车之后就立马回去了。别墅离着顾浮沉的家还是挺远的,彭子提前买好了早餐,但是在车上的顾浮沉,却一口也不吃。大脑昏沉沉的,但是却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顾浮沉就倚在车座上,眼睛盯着车窗外面看,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彭子转头看了看顾浮沉,摇了摇头,人又恢复了这个状态,明明是个年轻人,却没有年轻人该有的样子,自己也真没辙,只能叹息。
车开回了家,顾浮沉被人扶着上了电梯,回了房间。一回家,顾浮沉就毫不留情在自己进去后把所有人关在门外,他这样的性格和做法也实在太多次了,所以保镖们也没什么别的看法,肯定是顾浮沉要休息不让人打扰,他们也跟平时一样,先去休息了,留下彭子一个人在这照料着。
郑昊远一整天哪也没去,顾浮沉这不能工作了,他也就揽下了他平时所有的工作。顾浮沉的工作非常繁琐和复杂,但是对于郑昊远来说也不是难事,平时虽然三个堂表面没什么联系,但是平时私底下的业务还是互相熟悉的,所以没多久郑昊远也就上手了。本身他自己的工作就很忙了,再加上还要顾及顾浮沉的工作,穆浩天也头一次有良心的竟然过来帮忙,虽然郑昊远并不想感谢他。
“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来弄剩下的就行了。”穆浩天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九点了。
郑昊远抬头,看了看穆浩天,“不用,咱俩一起弄快点,回去我也没什么事。”说着继续低头忙自己的事情。
“哪没事?你确定你没事干?”穆浩天一脸的不相信看着他。
“有什么事?”郑昊远疑惑的又抬头看向对方。
“没事算了。”穆浩天笑笑,表示不说破,郑昊远也当做对方累了无聊而已,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但是穆浩天的话倒是提醒郑昊远了,一天了,昨天顾浮沉都能做到一天不吃东西,不知道今天他养伤养的怎么样了。这么想着,郑昊远就拿出了手机,刚想播顾浮沉的号,手突然又停了下来,想了想,就按了另一个号码。
“郑哥,您找我有事吗?”彭子的声音很快就传了过来。
“顾浮沉呢?他今天吃饭了吗?”顾浮沉哪都好,就是生活上总是跟弱智儿童一样。
“啊?顾哥他去喝酒了,吃没吃我也不知道啊。”
“喝酒去了?他伤好了?”郑昊远有些惊讶,他自己打的他很清楚,哪怕他放水了,也不可能一天就好了。
“我也不清楚,顾哥不让别人碰。”对方也是一头雾水。
“什么?你们没给他上药?”听到这话,郑昊远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火直冲脑门。
“顾哥的脾气您也知道,他不愿意的事情,我们就算再怎么弄都没辙。”跟了顾浮沉这么久了,到现在都很难让人做到好好照顾他,他自己不好好照顾自己就算了,连别人的照顾都要推开,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个性吧,实在搞不懂。
“他在哪喝酒?”
“哦,应该在新开的那家,我把地址给您发过去吧。”
说完后郑昊远就挂了电话,只是这脸色实在好看不到哪去。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见他这个表情,穆浩天也跟着严肃起来,以为帮里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老大,我先走了。”看了看手机,彭子已经发来了地址,郑昊远还没等穆浩天说什么就匆匆走了。
见他走的急而且也没说原因,就知道应该是私事,穆浩天只是叹了口气,看来工作还得他自己一个人干。
下了电梯后,郑昊远就用最快的速度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赶,开了导航就往彭子发的地址追去,一路上不管是红灯还是什么,全不管,他现在只想立马,马上见到顾浮沉,他真不知道为什么,顾浮沉是出了名的聪明人,以前喜欢喝酒,通宵也就算了,谁还没个夜生活,更何况他年纪还那么小,有的是精力玩,但是养伤这么大的事情,他是真的一点不在乎,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顾浮沉的大脑给拿出来分析一下,看看他整天到底在想什么。
本来正常情况下,十五分钟的路程,郑昊远愣是五分钟就到了,一下车,郑昊远就往里走。彭子刚好在店门口,见到郑昊远来了跟见到救星一样,就差两眼含泪了。
“郑哥,你终于来了,我怎么说顾哥都不听,我都没辙了,他刚才吐的那么厉害,我看他……”彭子边走边告着状,郑昊远已经听不进去了,捕捉到顾浮沉的身影之后郑昊远立马走过去。
此时的顾浮沉大脑已经错乱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身边还有几个人,看上去像是跟顾浮沉一起喝酒的人,但是郑昊远看着顾浮沉目光消散,愤怒的扯过彭子来。
“他嗑药了?”正常喝醉是不会有这种反应的,毕竟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了,郑昊远一眼就看得出来。、
“我……我……我劝了……”彭子吓坏了,郑昊远虽然平时就不是一副面善的样子,但是现在跟要活剥人一样可怕。
郑昊远吸了口气,大力的把彭子松开,扯过顾浮沉的衣服就往外拖。
顾浮沉虽然不矮,但毕竟瘦,在外人眼里郑昊远把他拉走跟拉一个小鸡一样,郑昊远二话不说,把人往肩膀上一抗就带出去了。
彭子见了赶紧跟出去,只是人出去的时候,郑昊远的车已经开走了,彭子这急的,也不知道郑昊远把人带到哪里去。
郑昊远没有把人带到别的地方,直接把顾浮沉送回了家,家门钥匙是郑昊远之前自己找人配的,顾浮沉并不知道。开了门,抱着顾浮沉,径直的去了房间,房间跟平时一样,一个大到不像话的床,床上的被子乱七八糟的,顾浮沉就没有收拾的习惯,同样的,他也不喜欢别人来给他弄,只是每个星期两次,才允许彭子进来给他收拾一下。
把人放到床上,郑昊远把被子拿起来,一个毛绒玩具大概七十厘米的熊掉了出来,郑昊远盯着那个熊看了几秒钟,就随手放到一边,把被子给顾浮沉盖上。郑昊远扫了扫房间其他地方,各种类型的兔子毛绒玩具放在房间的周围,直接顺着墙围了好几圈,郑昊远叹了口气,去了洗手间开了冷水洗了洗脸。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顾浮沉只觉得自己好像身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周围都是空白的,除了眼前几个不说话但是熟悉的人。他们张着嘴,但却听不到声音,顾浮沉也没有强迫自己听清,只是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突然,其中一个人,冲着顾浮沉走了过来,其他人跟在身后也慢慢的走过来,走在最前面的人突然脸色一变,满脸的血看着顾浮沉,顾浮沉猛地坐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喘着粗气。
“又做恶梦了?”郑昊远倒了杯水递给顾浮沉,顾浮沉害怕的劲还没过,惊恐的看着郑昊远,在看清楚眼前的人之后,才松了口气,把水接了过去。
“你怎么会在我家?”顾浮沉咕噜咕噜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水。
“你都忘干净了是吧?”郑昊远面色不善的看着顾浮沉,顾浮沉此时竟然感觉自己的大脑不运转了,愣是反应不过来郑昊远指的是什么。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1-02 10:17:00 +0800 CST  
情况跟之前的一样,各位应该明白什么意思吧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1-03 09:27:00 +0800 CST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226dbde0102wfp7.html,,,,,戳

楼主 信幽1  发布于 2015-11-03 09:28:00 +0800 CST  

楼主:信幽1

字数:1404794

发表时间:2015-11-01 01:4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03 12:56:38 +0800 CST

评论数:421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