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碰瓷儿(兄弟,非BL)

楼主又不怕死的开坑了,写到哪算哪吧,不保证不坑。一楼惯例,祭度娘。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19 23:08:00 +0800 CST  
“哎呦卧槽,你他妈的不要命了!”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顾朗怒气冲冲的推开车门。
“你这人怎么回事?大白天往车轱辘底下钻,眼瞎啊?”顾朗踢了踢躺在地上装死的小人儿。嗯,也不能说是小人儿,看起来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J市一中的校服,小小的身子在校服里显得有些空荡。小孩儿头朝车轮方向,面容藏在阴影里,顾朗只能看见这孩子有一头不太茂密的头发,有点发黄,似乎是营养不良。
“哎?说你呢!快滚!别挡小爷的路!”顾朗又踢了踢地上的人儿,这次稍微使了点力。还是没反应。顾朗皱了皱眉,蹲下身子去拉小人儿。“喂,你没事吧?”
“撞人啦!救命啊!”一声尖锐的呼救声直刺顾朗耳膜,带着少年变声时期些微的沙哑。
腿上一紧,不知这小人儿什么时候攀上了顾朗的大腿。“你可不能走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你这一撞,可断了我全家的活路了啊!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哎呦,我动不了了!哎呦,我腿断了!哎呦,我要去医院!”
“卧槽!”顾朗被吓了一跳,“你大爷啊!”顾朗恼怒的站起身,”滚滚滚滚滚,你他妈的有病啊?我毛都没碰你一根,赶紧滚听见没有?要不然小爷我撞死你。”说完,使劲甩开了小孩儿,转身上了车。“砰”的一声甩上车门。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19 23:09:00 +0800 CST  
“还有20分钟,小狼,到不了,你知道后果的。”顾城慢条斯理的说道。说完,用右手食指推了推金丝眼镜。
“你说你又不近视,偏偏戴个眼镜装斯文。你丫不累啊?”顾朗讽刺道。
“嗯?”顾城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表,“还有15分钟。”
“靠!”顾朗发动汽车,恨恨的按了两声喇叭。见地上的小人儿仍在声泪俱下的控诉着顾朗凶残的行为,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他烦躁的按下车窗,对着小人儿骂道,“你丫是个爷们儿,今儿就给我躺这儿!小爷我撞死了你,我他妈的给你赔命!”
一脚油门下去,冲小孩儿撞去。唐悦新一个驴打滚翻到路边,抄起地上的板砖冲车屁股砸去,看都没看,转身就跑。
“咣啷”一声,后窗成了蜘蛛网。顾城一挑眉毛,这孩子,有个性。“带回去!”
“你大爷的!”顾朗一脚刹车到底,“咚”的一声撞到方向盘上,他恼火的看了一眼“蜘蛛网”,立马不淡定了。“卧槽啊!我他妈的今天不抽死你,我顾朗两个字,倒过来写。你丫的,给我站住,别跑!”
事实证明,顾朗多年的训练果然没有白费,在跑过3个红绿灯路口及5个小岔口之后,顾朗终于撵上了唐悦新。掐着他的后脖颈往回拖的一路上,左手被唐悦新连挠带抓的留了好几道血痕,裁剪得体的西装上,也被他抹了好几块污渍,裤子和皮鞋更是惨不忍睹,老大的脚印子几乎盖满了整条裤子,好不容易拖到车旁,又冷不防的被他在胳膊上咬了一口。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19 23:09:00 +0800 CST  
“卧槽,你丫属狗的啊?还他妈的上嘴了。”一巴掌眼看着要扇到唐悦新脸上,顾朗猛地停住了手,小孩儿太瘦了,两个大眼几乎占了脸的一半。虽然说经过这一阵撕扯打闹,面容有些污垢,但还是能看出小人儿长得挺清秀。这点小脸,一巴掌下去,估计得肿好几天。啧啧,打人不打脸,小爷是讲究人。
“放开我,放开,王八蛋,你他妈的撒手,有种跟老子单挑......”唐悦新嘴里骂骂咧咧的不停歇,小胳膊小腿儿挣扎的着实厉害。看来他还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觉悟。
听的火大的顾朗一把提溜起小人儿,夹在胳肢窝下,右手“啪啪啪”的冲着他的屁股扇了好几下。顾朗本身也不太高,唐悦新使劲踮着脚尖,刚刚够着地面。他不住的在地上扑腾,带着顾朗也团团转圈。明明是打人的场景,却让两个半大的孩子,折腾出了些许的欢乐。
“啊!打死人啦!王八蛋杀人灭口啦!”“啪”
“嗷......救命啊!人贩子拐卖小孩啊!”“啪”
“嗷......警察抓小偷啊!这人是臭流氓啊!”“啪啪”
顾城在车里听得想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嘛?这小人儿,还挺有意思。摇下车窗,顾城淡淡的说道。“小狼,还有10分钟。”
“卧槽!”顾朗夹着唐悦新,在副驾驶和后座犹豫了一下,然后果断将他扔进后座。然后绕到驾驶室,“砰”的一声甩上车门。
“丑八怪,放开我。”一上车,唐悦新就挣扎着要往外跑,奈何顾城的手似钳子般牢牢的掐住他。其实顾城一点都不丑,干净利落的短发,高挺的鼻梁,修长的丹凤眼。怎么看都是符合现代少女男神的标准,可是唐悦新不想说他帅,因为他害怕。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19 23:09:00 +0800 CST  
“少爷,我觉得,这小孩儿三观挺正!”顾朗哈哈笑道。
“你更丑,你比丑八怪还丑!”唐悦新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夸奖,他不知道这两个陌生人要把他带到哪里去。他讨厌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好吧!其实,他真的害怕了。
“嗯,我觉得他的三观需要纠正一下。”唐悦新尚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被按在顾城的腿上,接着,身后就炸起一片疼痛。
“啊啊啊,疼疼疼!你个丑八怪,放开我。你凭什么打我?”
顾城的巴掌快而狠,唐悦新小腿儿踢得车门“咚咚”作响,身子在顾城腿上扭来扭去。
“啪”“嗷......你个丑八怪,放开我!”唐悦新左手压在身子底下,动弹不得,右手使劲挥向身后,试图赶走那只给予他疼痛的手。不料却被顾城一把抓住,牢牢地按在后腰上。
唐悦新只觉得屁股疼的发麻,疼痛如潮水般一波一波的涌来。
“啪啪啪!”“放开我,救命啊!”
“啪啪啪!”“王八蛋,王八羔子,龟孙子,你放开老子!”
“啪啪啪!”“啪啪啪”
唐悦新觉得自己要死了,屁股火烧火燎的疼。他想,如果放个鸡蛋在上面,应该可以煎熟了吧?一定可以的!
“你信不信,我可以打到你再也骂不出来为止?”顾城淡淡的说道,手稍微停了停。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19 23:10:00 +0800 CST  
唐悦新扯得嗓子疼,被顾城扭在身后的胳膊疼,屁股更疼。他突然就觉得委屈了,特别想哭,他不是没被人打过,他的同学冲他吐口水,扔石头,骂他野种,他们用棍子抽他,用脚踹他。他都没哭,他只是觉得愤怒,他想狠狠地揍他们。可是现在,他想哭,他觉得自己被深深地羞辱了。他,被人按在腿上,揍得想哭。这是只有父亲教训孩子时候才用的姿势。可他,原本以为再也感受不到了。
唐悦新没再骂人,顾城的巴掌也没在挥下来,他犹豫了一下,没让小人儿起来,右手在小人儿屁股上轻轻的揉着。唐悦新一僵,慢慢的随着顾城的动作放松了下来。
顾朗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嘴角微扬。“虽然这个画面很美好,但是我不得不破坏。少爷,到了。”
“十天!”顾城眼不抬的说道。
“靠!”顾城撇了撇嘴,十天,意味着自己要做十天的饭,刷十天的碗,打扫十天的卫生。而这,仅仅是因为自己迟到了2分钟。
顾城拍拍小孩儿,让他起身。“别跑,等我回来,好吗?”说完揉了揉唐悦新的头发。
唐悦新是想拒绝的,可是顾城的动作太温柔,虽然刚才那只手还让自己痛不欲生,可他就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真乖。”顾城温柔的笑了笑,“带他去办公室等我。”他对顾朗说道。然后打开车门,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眼前那栋漂亮的大楼里。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0 21:10:00 +0800 CST  
唐悦新趴在车窗上,使劲抬起头向上看,耀眼的“GMD”三个字母,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他知道这个公司,是J市里最大的经济支柱。那个男人在这里上班啊,对了,还没有问他的名字。他出神地想着,却猛地被晃了一下,重心不稳的他,一屁股坐在了真皮座椅上。“嗷!你他妈的有病啊?”
“哈哈哈,我有病,你有药吗?”顾朗笑嘻嘻的问,他才不会承认,是故意报复唐悦新。
“神经病!”唐悦新狠狠地骂道,他双手的撑在身体两侧,让饱受蹂躏的屁股悬空,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该疼还是要疼的。
“你能治吗?”一个漂亮的转弯,顾朗将车子停入顾城的专用车位。当然,坐在后排的唐悦新免不了又让臀部和座椅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他觉得顾朗肯定是故意的,想要骂些什么,却突然发现,好像什么也不能表示自己的愤怒,只能恶狠狠的朝顾朗说道,“呸!”当然,顾朗的确是故意的。
顾朗打开车门,将小孩儿拉出来,哥俩好似的搂着他的脖子,晃晃悠悠的向电梯口走去。
唐悦新屁股火辣辣的疼,每走一步都疼得冒汗,偏偏顾朗像是没发现似的,一会晃向左边,一会歪向右边。好好地直线,愣是走出了S型曲线。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0 22:46:00 +0800 CST  
我是不是特别的好?本来只打算更一丢丢的,想想既然这么多人喜欢,就再给更点吧。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0 22:47:00 +0800 CST  
“哎哎哎,我说你能不能别搂着我,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唐悦新不想说自己屁股疼,挑来拣去找了个自己都觉得荒唐的借口。
“哎呦,挺封建啊?咋的?搂搂你就是看上你了?小爷我对男人没兴趣。再说了,就你?这黄豆芽的身板,谁能看得上啊?嘁!”
顾朗嫌弃的话语成功的打击到了唐悦新的自尊心,虽然自己瘦,可是自己还是挺帅的。在学校里,还是有很多女生喜欢的,他,也是收到过好几封情书的人好吧!他一把掐住顾朗腰间的嫩肉,360度旋转,成功的逃脱了顾朗的魔爪。
“哎呦卧槽!疼疼疼疼!哎呦卧槽,撒手!撒手!”顾朗疼得脸都绿了,使劲掐着唐悦新的手,好不容易才让他松了手。
他掀开衬衫一看,好大一片的乌青,“小兔崽子下手怎么这么黑呢?我看你是屁股不疼了是吧?啊?皮又痒痒了?小爷我给你松松?小兔崽子,往哪走呢,哎!卧槽!站住!”就这么会功夫,唐悦新已经快溜到了车库门口,但是屁股上的伤大大影响了他的速度,终于还是被顾朗给提溜了回来。
这次顾朗学乖了,上来就扒了唐悦新的校服,把他的胳膊扯到背后牢牢的捆了起来。“哼哼!我让你丫嘚瑟!恩?掐我?”说完“啪”的一巴掌甩在唐悦新屁股上,直打的他往前窜了好几步。
“你个王八蛋,放开我!我要告你绑架!你给我等着!”
“再大点声,反正也没人听见。再喊呐!”顾朗推着唐悦新往前走,“你去告呗,我还真就怕你不告!我跟你说,小爷我有个煤场,最喜欢你这样的半大小子,我要把你送到那去,每天黑不溜秋的,吃不饱,穿不暖,还得干活。还有监工,不听话就拿鞭子“咻咻咻”的抽你!哈哈!怕不怕?”
“变态!”唐悦新小声嘀咕道,不过想到顾朗说的黑煤窑,他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1 19:29:00 +0800 CST  
今天心情好,多更点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2 20:57:00 +0800 CST  
进了电梯,顾朗解开了唐悦新,让他穿上了校服,并且细心地给他拍了拍灰尘,扯了扯褶皱。唐悦新嫌弃的看着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的顾朗,终是没忍住,讽刺道,“瞎照什么啊,反正怎么照还是那么丑!”
“嘁!也不知道你是什么眼神,小爷我可是标准的男神长相。多少女生哭着喊着要给我生孩子呢!”他对着镜子顺了顺头发,一本正经的对唐悦新说,“对了,等会出去,你跟在我身边别说话。听见没有?”
看顾朗说的严肃,唐悦新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
“我真的丑吗?”电梯开以前,顾朗问道。
“噗嗤!丑!”
一路上没碰到什么人,眼看要到办公室了,迎面走来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儿,起码在唐悦新的眼中看来,就是老头儿,还是个挺严肃的老头儿。
“大公子。”他停下了,挡住了顾朗二人的去路。
“李叔,您忙呢?”顾朗笑着问候道,“来,您先请!”说着拉着唐悦新站到一旁。
“大公子,这位是?”他皱眉看了看唐悦新,“学生?”
“哦,呵呵,这是我表弟,刚转学到这里,小山村里的人,没见过世面。快!叫李叔!”顾朗握着唐悦新的手暗暗使力。
唐悦新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他才不叫呢,这谁啊?凭什么叫叔?显然,对方也是如此想的。他摆了摆手道,“大公子,公司的规定,您是知道的。不允许不相干的人进公司。”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2 21:02:00 +0800 CST  
“我知道,我知道,刚才已经跟少爷报备过了,就这一会,少爷开完会我就送他回去。”顾朗仍笑嘻嘻的说道。
李叔皱着眉看着唐悦新,唐悦新也皱着眉看着李叔。这个老头儿怎么这么多事,这大肚子,6个月了吧?这脸上的褶子,能夹死苍蝇了吧?这嘴角耷拉的,跟癞皮狗似的,谁欠他钱了?哎!真丑!这么看来,身边这个男人长得还挺帅的。恩!真的挺帅!
半晌,李叔说道,“既然少爷知道了,那你们就待在办公室里别出来了,让别人看到,影响不好。不要乱动少爷的东西,那都是很重要的资料。”
“哎,知道知道!李叔,您先请,哎!慢走!”顾朗看着李叔踱着方步离开,才拉着唐悦新闪进办公室。
一进门,他就大大咧咧的躺在了沙发上,“哎呦这李叔啊,怎么这么古板呦!小孩儿,冰箱里有饮料,喝什么自己拿。给我拿瓶RIO过来,白桃味的。”说完,使劲在沙发上滚了滚,“哎呦这一天,可累死我了!”
唐悦新傻愣愣的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办公室。就一个字,大!迎面是大大的落地窗,他想,也许站在那里可以俯瞰整个J市。办公桌放在东边,是极富有厚重感的黑色系,桌子上一个造型前卫的精致雕塑,整洁,大方!大排的书架占据了整面的墙壁,唐悦新匆匆一览,内容相当之驳杂,从市场营销学到心理学,从法律学到统计学,可见收藏之人涉猎广泛。西面有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唐悦新虽然很想进去参观,但是他还是有身为客人的觉悟,虽然他是被绑来的。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2 21:04:00 +0800 CST  
我今天心情好,因为刚才玩了一局LOL,赢了,哈哈哈!为了庆祝,我在大方的放2章(其实算不上2章的,我知道。)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2 21:47:00 +0800 CST  
他突然觉得很局促,自己的家还没有这个办公室大吧!他有点拘谨的站在一旁,听到顾朗说话,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拿。
顾朗歇了一会,没等到回应,抬起头一看,小人儿正一脸茫然的站在门口。他笑了一声,“来,过来坐!”说完起身,自己走到冰箱旁边,拉开门,“你喝什么?这里有橙汁,牛奶,还有可乐。”他问道。
“我......都行。”唐悦新低声说道,其实,他都没有喝过。
“恩,那就来点牛奶吧。你等一下,我给你温一下,你太瘦了,得好好补补!”顾朗叼着自己的RIO,一口咬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然后将牛奶倒进杯子,放到微波炉里。“很快的。哎?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顾朗。”
“唐悦新,我叫唐悦新,唐是大唐的唐,悦是喜悦的悦,新是新奇的新。”
“恩,还挺好听的。你住哪?怎么往我车轮底下钻?不怕被压死吗?”顾朗问道。
“我能不回答吗?”唐悦新沉默了一会,说道。
“OK!当然可以。给!可以喝了,小心烫。”顾朗将牛奶递给唐悦新。
他接过杯子,吹了吹,然后小心的尝了口,真香。“谢谢!”他说道。
“原来会说人话啊?我以为你只会骂人呢。”顾朗笑着说道。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唐悦新问道。
“恩?”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2 21:49:00 +0800 CST  
“你们把我绑来干什么?”
“我也不清楚啊,少爷让我带你过来。注意!是带回来,不是绑回来!”顾朗强调道,“可能是让你赔钱吧。”
“我没钱!”唐悦新低声说道。
“那就让你爸爸妈妈赔,我那块玻璃要好几千呢。”
唐悦新沉默了一会,“我没有爸爸妈妈。”他放下手里的牛奶,很好喝,可是他却不想喝了。几千块钱,他上哪里去找,自己的学费还没着落呢。
“额,Sorry!我也不清楚少爷的意思,牛奶喝吧,不要钱。”顾朗尴尬地说。小孩儿一瞬间的落寞,让顾朗有点心疼。
“你叫的少爷是刚才车上的那个人吗?你为什么叫他少爷?”唐悦新又问道。
“因为他不让我叫他爸。”
“他是你爸爸?”大公子,是了,李叔叫他大公子,那那个人就是他爸爸了,可是那个人看起来好年轻。
“不是啊!”顾朗回答道。
唐悦新一头黑线,这算什么逻辑?
“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少爷给的,包括生命。可以说,他除了没生我,跟我爸没什么区别。”顾朗灌了一大口饮料,“我也没有爸爸妈妈。”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2 21:50:00 +0800 CST  
天气预报,未来三两天将有拍,具体哪天看心情而定。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2 22:30:00 +0800 CST  
唐悦新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没那么可恶了,也许是因为都没有父母吧,他犹豫了一下,捧起牛奶,挪到顾朗跟前,试着坐在沙发上。还好,沙发很软,虽然也疼,但可以接受。
“你今年多大?”顾朗问道。
“16岁,我初中毕业了。”唐悦新喝了一小口牛奶,他还是舍不得大口的喝掉,毕竟以后可能很长时间都喝不到了。
“嗯?16岁?怎么长的这么小。”顾朗坐起来,跟唐悦新面对面坐着。
唐悦新一阵沉默,要怎么说?难道跟他说,自己每天只吃两顿饭,每顿饭只有一个馒头?有的时候,甚至要靠喝凉水熬过一天吗?
顾朗显然也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问题,所以他又说道,“你考的哪个高中?”
“金阳高中。”唐悦新显然对这个话题也不感兴趣,他本来可以考第一的,他也一直是考第一的。可是考试的前一晚,他喝了一大碗凉水,结果跑了一晚上的厕所。第二天考试的时候,头还昏昏沉沉,本来稳稳的奖学金就这样泡了汤。即便如此,他仍考了全市第十名,然而,奖学金只给第一名。
“哦,那我还是你学长呢,我开学就高三了。”顾朗兴奋的说,“以后我们说不定还会见面呢。”
“可能吧!”唐悦新失落的说,怎么可能还有机会,高中的学费不像初中那么少,自己多打点零工,平时节省点还能凑齐。现在离开学还有半个月,可自己凑了还不到一半。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看着唐悦新越说越没有精神,顾朗终于意识到,也许自己并不应该说这些。他挠了挠头发,“我去洗澡,要不要一起?”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3 21:59:00 +0800 CST  
唐悦新一脸震惊的看着顾朗,“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洗澡?你是不是傻?”
“卧槽!”顾朗炸毛了,自己只是好心邀请他洗个澡,竟然说他傻?
一句话让原本缓和的气氛又回到了起点,顾朗去卧室拿了套干净的衣服,这是顾城的办公室,里面也备有他的衣物。
“我给你说啊,小子,老实点,别想着跑!”顾朗恨恨的冲唐悦新说道,竟然说他傻?
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唐悦新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卫生间的门,没被发现。手握上门把手,果然,打不开。他泄气的回到沙发坐下。
“嘿嘿,别想跑,小爷我是有准备的人。”卫生间的门“哗”的一声推开,顾朗探出半个身子,贱兮兮的说道。
水珠在结实的肌肉上滚动,未擦干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头上,“那有电视,你要是无聊就打开看看。会用吧?”顾朗问道。
唐悦新诚实的摇了摇头,他的家里除了电灯以外,什么电器都没有,其实也是有过的,在很多年以前,他记得是有过的。只是后来,被他卖了而已。
顾朗撇了撇嘴,这孩子怎么什么都不会,他披着浴袍出来,打开电视,然后将遥控器放到唐悦新手里,“喏,拿着。如果不喜欢看,按这个可以换台的。知道吗?”
看唐悦新点点头,他又进了卫生间,今天出了一身臭汗,他要多泡一会儿。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3 21:59:00 +0800 CST  
楼主今天从下午1点逛街,一直逛到8点半。累瘫了啊啊啊!各位小主稍等,楼楼马上更文。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4 21:32:00 +0800 CST  
唐悦新傻傻的看着电视,这是什么?喜羊羊与灰太狼?他一头黑线,虽然没看过,但是他听说过啊。竟然调到这么幼稚的节目,果然是傻的吧!
他不停的换着电视台,发现没有一个喜欢的,干脆放下遥控器,趴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顾朗出来的时候,唐悦新睡的正香,他放轻脚步,关上电视,给唐悦新盖上一条毛毯后,轻手轻脚的出了门。他想起小孩儿身上还有伤,虽然说不重,但是还是擦点药比较好。
回来时,唐悦新还没醒,顾朗掀开毛毯,小心地扯下他的裤子,屁股只是有些红肿,不算严重。他将药使劲晃了晃,然后对着小孩儿的屁股喷了起来。
凉凉的感觉瞬间让唐悦新惊醒,他警觉的回头,发现自己的裤子被扒了,而顾朗蹲在旁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死变态,扒我裤子!”唐悦新一脚踹到顾朗肩膀上。顾朗本来蹲着重心就不稳,更是没防备唐悦新会踹他。这一脚踹的极狠,顾朗的后背“砰”就撞在了身后的茶几上。
他一时有些发懵,唐悦新也有些发懵,因为他看到了顾朗手中的云南白药。“那个......”他开口想道歉。
“卧槽!”顾朗真的生气了,他将手中的药瓶一把摔到沙发上,撑着茶几站起来,左腿一屈,直接压到小孩儿背上,左手撑着沙发,右手高高扬起,冲着还带红肿的屁股就抽了下去。

楼主 走走道路痴了  发布于 2016-04-24 21:43:00 +0800 CST  

楼主:走走道路痴了

字数:144393

发表时间:2016-04-20 07: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02 19:36:42 +0800 CST

评论数:334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