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重生回来宠着你(渣爹重生)

就是偏激的渣爹想开了非常愧疚重生回来哄儿子的故事。
初三党
文笔比渣爹还渣
更新神马的看心情
有个东西叫镇楼图对吧
然而本贴并没有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6:00 +0800 CST  
二楼艾特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6:00 +0800 CST  
三楼
爹爹轩辕无
老婆颜雨沫
弟弟轩辕浩
儿砸轩辕墨
宣统六年腊月十四 渣爹重生
宣统十一年正月初八 前世墨墨死
重生那年
墨墨十二
浩浩二十
无无三十二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7:00 +0800 CST  
一。
“七十五,七十六,七十七,七十……”
“王爷,他晕过去了。”
“泼醒,继续。”轩辕无只睁眼看了眼刑凳上的人,又闭上,冷冷的说到。
两个小厮迅速抬来一盆冷水,向刑凳上那少年泼去,然而……
“王爷,他还没醒。”
“这个小畜生,以为他不醒本王就不打他了?给我接着打,再加五十杖!”轩辕无干脆看都不看了,只是下令。
这小畜生还敢晕倒逃打了,真是打死他都活该!
执杖的二人只得继续,每一板都带着血滴飞溅,在皑皑白雪上开出一朵朵血色的花……
“一百四十八,一百四十九,一百五十……”
“王爷,打完了。”
“把这畜生弄醒,让他跪两个时辰。”
“是。”
得到命令,一个小厮上前推了他一把,“喂!醒醒,打完了,王爷叫你去跪着!”
刑凳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
那个小厮干脆去踹了他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你还不醒醒!”
那人还是一动不动……
“不会,不会是死了吧……”小厮上前去探探那人的呼吸。
“禀报王爷,他…他死了……”
“死了?他竟然在大正月的死了,真是晦气,把他丢到乱葬冈去,别脏了本王的地!”轩辕无下令到,却不知为什么有些心烦。
“是。”
两个小厮拖起地上的人向外走去,在皑皑白雪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墨。
我好累啊,要死了吧,母亲死了整整八年了,这八年来自己只是王爷的一条狗,开始还努力的要讨好他,后来便什么也不想了,他要打他,他受着便是了。他恨吗?是不恨的,母亲告诉他,不要恨,那人是自己的父亲。嗯呢,那人是自己的父亲,可是父亲,你怎么那么恨我呢?我要死了,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只是父亲他再生气了,还有谁能给他撒气呢?
无。
又是一年正月初八,他的墨儿死了十年了,他也被那个梦魇折磨了整整十年了,他满头白发,瘦骨嶙峋。他杀了所有欺负过墨儿的人,烧了自己的寝殿。他自己也不想活了,可是他不敢死,他的墨儿是不想见他的吧。毕竟自己只是给了他性命,却冷眼待他八年,折磨了他八年,他的十六年里,父亲,算得了什么呢?给他生不如死的折磨的人罢了。他们母子该是团聚了吧,自己有何颜面下去见他们呢?躺在冰冷冷的塌上,其实,这只是石床,然后铺上了些稻草,草上依稀还可看清斑斑血迹。这是墨儿生前住的地方。小小的他,是如何熬过那一个又一个寒冷刺骨的冬天的呢?墨儿啊,若再来一次,爹爹一定会尽全力补偿你,爹爹会宠你上天,要星星要月亮爹爹都会摘来给你的。外头刮着刺骨的寒风,墙并没有什么阻挡的作用,屋内冷的让人无法入眠,而他的意识却渐渐模糊……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7:00 +0800 CST  

清醒过来,又是一大早。
轩辕无悠悠地睁开眼睛,今天怎么出奇的暖和?待他看清周围,便呆住了,这哪里是墨儿的小破屋,明明是他的寝殿啊。摹地,他坐起来,看到自己的长发依旧乌黑,手上还没有皱纹,他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很是健壮,这,是重生了吗?那么,他的墨儿呢?
急匆匆下榻,鞋子都来不及穿,只着中衣,推开寝殿的门,只一眼,便看到他的墨儿,跪在那里,跪在大雪中,跪的笔直,身上已有了积雪,他这是,在这大雪中跪了一夜?
挥开旁边想要上前请安的李攸,跑到大雪里,抱紧他的墨儿,他墨儿的身体真的好凉啊,他的墨儿也好瘦啊,他能感受到每一根的骨头。还有,他也感受到了,在他抱到他的那一刻,他颤了一下,想要躲开,这所有,都是自己犯下的孽啊!
不顾他的反抗强制的抱起他,走向自己的寝殿,也不忘吩咐一句,“去把轩辕浩叫来。”
轩辕无小心翼翼的把轩辕墨放在塌上,正准备为他脱了鞋子,那人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挣脱了他,跪在了地上,“贱奴知错,请王爷责罚。”
看着轩辕墨的反应,他愣住了。他的心,真的疼了,这是他的亲生儿子,妻子怀孕的时候,他们一起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感到高兴,一起期待着,他曾经多么喜欢他,却因为自己的偏激,让他受了那么多的苦。
轩辕墨见轩辕无没什么反应,低着头,笔直地跪着,无言。
轩辕无这才反应过来,心疼的看着他,那些关心的话却说不出口,生生的变了味儿
“起来,谁允许你跪的!”
“贱奴不敢,王爷说过,贱奴是这个王府里最下等的奴才,要低人一等的。”
对啊,他亲口下的命令,妻子去世的那日,用藤条将那八岁的小人儿生生打昏过去,告诉他,他不是自己的儿子,是这王府最下贱的奴。
他伸出颤抖的双手,想要将轩辕墨扶起来,却被他躲过了,“贱奴会脏了王爷的手。”
轩辕无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他到底亏欠了这个孩子多少……
又伸出手去抱他,怕他躲,还加了句威胁的话“你若再是躲,本王就打的你躲不了!”终于,小人没有躲,乖乖的任他抱上了塌。把他放在里侧,替他脱了鞋子,自己也和衣躺在外面,用被子把自己和轩辕墨盖住,想要用力的搂紧那浑身冰冷的小人,感受他的存在,却又不敢搂的太紧,谁知道他哪里就有伤呢?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8:00 +0800 CST  
三。
娘亲去世四年了,四年来,我身上也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那年我才八岁啊,那天娘亲去世了,我被王爷打昏过去,记住了自己以后的身份——奴,整个王府最下贱的奴。我在那一天里,失去了疼爱我的母亲,就连名义上的父亲都没有了,开始了日日受罚受辱的生活……
其实现在,我也才十二岁而已。
我天生根骨奇佳,是练武的好苗子,母亲的身体就是因为我这根骨才亏损的。我出生不几天师傅就认了我为徒弟,唯一的徒弟,这件事只有我和母亲知道。一个月前师傅突然叫我去找他,师傅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他几十年的内力传给我,在交给我代表逍遥宫宫主身份的墨玉指环嘱咐我管理好逍遥宫之后便撒手人寰。
我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带着师傅的下属,用了一个月,拼得遍体鳞伤,终于杀死了所有不忠于我之人,坐稳了那沾满献血的宫主之位。
然后,我回来了……
没了娘亲,又没了师傅,我真的,只剩爹爹了,哪怕爹爹并不要我。可是我失踪了一个月,爹爹会怎样罚我呢?
我刚走到王府的门口,就有人去禀报王爷了,然后带来了王爷的命令——杖则六十,然后罚跪,跪倒爹爹满意。
杖责是在王府门口执行的,来往的人那么多,他们都在指指点点。
我趴在刑凳上,我是不用去衣的,或许王爷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的吧。
“一。”“唔……”
好疼啊,前些日子的伤口又要裂开了吧。
“二,三,四……”我咬紧了下唇,真的好疼,好疼。
“五十九,六十,行刑完毕,去跪着吧。”
终于打完了,嘴唇都被自己咬出血了呢。顾不得身后的伤,从刑凳上爬起来,膝行到王爷寝殿门口……
为什么是膝行?因为我已经长高了,比一些小厮要高,可是,我不得不低人一等。
我安静的跪着,即使我很疼,不发出一点声音。
我笔直地跪着,即使我很冷,也不能抱紧自己。
我就那么跪着,即使我很想睡觉,可是我不敢……
天黑了,我看到王爷进入寝殿就寝。
灯熄了,王爷该是睡了吧。
天,又亮了……
我看到王爷出来了,他只着中衣,连鞋子都没有穿,王爷啊,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呢?
他看了看我,然后,过来抱住了我?
王爷又要怎样罚我呢?我不禁颤了一下,想要躲开。我不恨王爷,可是,我并不想受罚。
王爷不顾我的反抗把我抱了起来,抱到了他的寝殿,放到了他的塌上。王爷的怀抱真的很温暖,这就是爹爹的感觉吧,不似娘亲的温柔,是一种深深地安全感,在王爷的怀里,我仿佛什么都不怕了。可是我并不敢贪恋,我只是个奴,下贱的奴。
我从王爷的塌上下来,跪在地上,“贱奴知错,请王爷责罚。”其实我并不知道我错在了哪里,我只知道,我错了。王爷并不说什么,他仿佛在回忆着,我安静的跪着不打扰他。
“起来,谁允许你跪的!”王爷是让我起来吧,可是王爷怎么会让我起来呢?“贱奴不敢,王爷说过,贱奴是这个王府最下等的奴才,要低人一等的。”我怎么敢反抗王爷呢?王爷让起来就起来啊,怎么那么喜欢跪呢?又要多挨一顿打了吧,也不知道,自己还抗不抗的过去。扛过去就扛过去了,抗不过去就下去找娘亲吧。可是王爷这是要扶我起来?我受不起啊,只能躲过。“贱奴会脏了王爷的手。”是呢。记得八岁那年,我抓住他的衣襟求饶,他却令人将我的手打的血肉模糊。可是王爷刚才抱了我,我是不是就要被打死了呢?
王爷又要抱我,还告诉我再躲就打的我躲不了,我也就放弃了,就让我在享受享受这温暖的怀抱,打死我……也无憾了。
王爷把我放在塌上,帮我脱了鞋子,他在外侧,用一床被子盖住了我们两个。他抱了我,好暖啊,王爷,你怎么不在抱紧一点呢?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8:00 +0800 CST  
哦对背景
轩辕无原本乃镇国大将军之子,颜雨沫是当朝太傅独女,镇国大将军与太傅一文一武撑起整个朝廷,轩辕无与颜雨沫乃是青梅竹马……
宣德二十五年他们大婚,将军府到颜府铺了满地的红毯,十里红妆,这场盛大的婚礼在一个月后仍是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宣德二十七年,将军府少夫人颜雨沫诞下一子,本是值得高兴的事,然而轩辕无并不开心,他心爱的妻子为了这个孩子差点失去生命,虽然说是活了下来,但是她的身子垮了。
轩辕无因此并不喜欢这个孩子,并且自从轩辕墨出生之后,妻子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着轩辕墨,而冷落了他,所以轩辕无对轩辕墨一直是冷眼相待。
宣统二年,轩辕墨和几个小厮出府去玩,几个小厮却把轩辕墨弄丢了。
天逐渐黑了,外面下起了大雨,颜雨沫担心极了,不顾自己的身体想要出去找轩辕墨。
“你让我出去!”
“你身体不好不能出去,外面还下着大雨!”
“那我就更要出去了,轩辕无,不见的也是你的儿子啊!”
“我就没有这个儿子!”
“你没有,轩辕无,你要不让我出去,我们现在就和离!我不懂为什么我怀孕时你还好好的,这孩子生出来了你却这么讨厌他,轩辕无,你怎么可以这么冷心冷血!”颜雨沫颜雨沫喊完这句话就推开轩辕无跑了出去,在那大雨中,一把伞都不打……她不懂轩辕无是怎么想的,这是她爱的人,他也爱她,但是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爱他们的孩子呢?
大街上……
“墨儿,墨儿你在哪里,娘亲出来找你了。”
“墨儿不要害怕,到娘亲这儿来。”
“墨儿,墨儿……”
颜雨沫全身都湿透了,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嗓子也都要喊哑了。
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
“娘亲,娘亲是你吗?娘亲我好怕……”
“墨儿,我的墨儿,娘亲终于找到你了……”
颜雨沫跑过去,抱着轩辕墨痛哭起来……
轩辕无赶来了,颜雨沫抱着轩辕墨晕倒在了轩辕无的怀里,晕倒前努力说出了一句话,“无,我们三个一起回家好不好。”
轩辕无看着晕倒在怀里的妻子,又用复杂的眼神看看轩辕墨,终于是一手一个把他们抱回了将军府。
将军府内……
轩辕无把心爱的妻子放在塌上,为她换掉了湿透的衣服,出去对在外头守着的下人呵道,“快去把二少爷叫来,若是晚了,我要了你们的命!”
轩辕浩被叫来后,也感觉到了屋内冷凝的气氛,轩辕墨跪在榻前,轩辕无站在旁边,颜雨沫则一脸苍白的躺在塌上……
轩辕浩一脸凝重的去给颜雨沫把了脉,“嫂子本来就因怀孕伤了身体,今天又淋了雨,情绪过于激动,只能命由天定了……”
“轩辕浩,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嫂子!”
“哥……嫂子是真的……”
轩辕好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塌上的颜雨沫睁开了眼睛。“娘亲!”“沫儿!”“嫂子!”
颜雨沫看着这三个人,开心地笑了,她知道,她已经不行了……
“无,你要好好的对待我们的孩子好不好,你自己也要好好的,替我活下去。”
“沫你不要这么说!你一定会活下去的。”
“娘亲的小墨儿,你要记住,这是你的爹爹,他可能对你不是特别好,但是你不要恨他,好吗?”
“娘亲你怎么了,我会很爱爹爹的……”
“浩,你都多大了,还总像个小孩子,你要听你哥的话啊……”
“嫂子……”
“我不行了……无,我爱你……”
话落,颜雨沫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那天,轩辕无把轩辕墨打的昏过去……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9:00 +0800 CST  
轩辕墨死去的第二天早膳时……
“那个畜生怎么没过来请安!”轩辕无莫名的生气,还有烦闷。
一旁的小厮很惊讶,“王爷,他不是昨天……被打死了?”
“……”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失落。自己怎么会想到他呢?
当晚,逍遥王遇刺重伤……
这个天下,姓的是皇甫,轩辕无在妻子死后化悲愤为动力,帮新帝开疆扩土,一升再升,就成了外姓王。然而功高震主啊,新帝没有一天不希望轩辕无去死,几乎每天都派刺客去刺杀。而在轩辕无的记忆里,刺客自从宣统七年就没来过。
宣统六年,轩辕墨成为逍遥宫宫主,第一个命令就是让众人保护轩辕无,万死不辞。
正月初八,轩辕墨死了。
正月初九的那一天,又有刺客来刺杀轩辕无,然后,逍遥宫的众人毅然决然的把刺客们放了进去。他们不会让轩辕无被刺客杀死,但是可以告诉他真相让他愧疚死。
逍遥王三十有七,就快不惑之年,再加上四年来没有任何刺杀,没有一点防备,就被刺客刺了一剑,差点刺中心脏,轩辕无的暗卫终于是反应过来,解决了那些刺客……
原逍遥宫副宫主,现逍遥宫宫主白允在晚上找到了轩辕无,告诉了他一切的一切。
白允说,当年轩辕墨成为宫主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叫人保护轩辕无,然后就是回王府领罚,逍遥宫众人百般阻挠也无济于事。
白允说,轩辕墨很多次与刺客交手受伤,被人暗杀受伤,不处理伤口就无怨无悔的接受轩辕无的责打,被打的体无完肤,并且遵从他的命令,并不上药。
白允说,腊月初八那天,轩辕无的酒里是有毒的,但是银针并没有用。而轩辕墨身为逍遥宫宫主,见多识广,发现了想要告诉轩辕无,却也知道没有用,轩辕无不会听。然后他就抢了那杯毒酒。而轩辕无则以为他是要冒犯自己。其实轩辕无这么认为是没有错的,但是轩辕墨如此为了保护他也没有错啊……
白允说,想他逍遥宫宫主,皇帝见了都要以礼相待,却心甘情愿做了他轩辕无四年的奴,最后却死的如此凄惨……
知道真相的轩辕无也只是淡淡的后悔,只是日子一天天的过,他也愈发想念那个被他一直折磨这的人儿,并且渐渐的,他想的不再是如何折磨他,而是如何爱护他,妻子死去的这八年,一直是他陪着自己,其实细细想来,这孩子何曾做错过什么呢?错的全都是他罢了。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09:00 +0800 CST  
四。
父子静静地在塌上躺着,轩辕墨放任自己去享受一次温暖,就睡着了……
而轩辕无静静地看着睡着的人,看他到了床脚,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一团,睡着也眉头紧皱,心好像被锤子狠狠地砸了一下。他的墨儿,哪来那么多烦心事,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是因为谁。
他努力的想通过轩辕墨罚跪的场景推测出现在是何时,可是仔细一想,他被自己罚跪的次数何其多,而且自己罚他跪哪会管他是什么时候呢?
愈发地心疼,想要把他揽过来,却感觉手心一片湿热,是血啊。又是自己打的吧……这小人,睡觉吧伤口都挣开了……
轩辕无起身,小心翼翼的剥了轩辕墨的衣服,却看到他身上,那一道道纵横的刀疤,有的还深可见骨,他的墨儿身上怎的会有这种伤呢?再向下,想要褪了他的亵裤,却发现,他的亵裤已经破烂不堪,凝在了血里,臀上就没有一块完好……下榻去找剪子,小心翼翼的剪下没有被殃及的亵裤,看着臀上那一片,险些痛哭出声。
小时候,自己也被父亲管教过,父亲只是用戒尺,把臀打的肿起来,就感觉很疼很疼了,他的墨儿,怎么忍受的住这些疼痛的呢?
门外突然传来李攸的声音,“王爷,二公子来了。”
拿起一旁的毯子给那可怜人盖上才出声到“请二公子进来,你们在门外守着。”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10:00 +0800 CST  
五。
轩辕浩欢欢脱脱地蹦进他老哥的寝殿,放声大喊,“老哥啊,这次又是谁有病了找治?”
“……”
“你给我小声点,你侄子……”
“我侄子?你啥时候有的私生子,你不是说不会背叛嫂子的吗?”
“是墨儿……”
“小墨儿!?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还有,你小声点,吵醒他怎么办?赶紧给他看看!”
“是!”
轩辕浩走上前看了眼那塌上的小人,嘴唇都没有什么血色,然而脸颊却是红透了。
“呀,老哥,小墨儿怎么发情……哦不,发骚……不,发烧了……”
“你tm再废话老子揍的你三天下不来床!”
“好嘛好嘛。小墨儿他晕过去了,他失血过多,还发烧了,再来几次他就醒不来了……”
轩辕浩小心翼翼的掀开那层毯子,发现小人身上数不清的伤口,流出的血染红了床塌……
“热水,毛巾,药,纱布……”
“哦对,他发烧了,必须要马上退烧,要不然就麻烦了,你给我准备纸笔,我写个药方你马上去找人抓药煎药……”
于是轩辕无任劳任怨的当起了大丫鬟。
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拿来了笔纸,刚刚回床前站定,轩辕浩就毫不客气的一把抢走了,开始写着药方……
轩辕无则趁这个时候去准备了热水等物。
轩辕浩写完轩辕无也就回来了,他把药方递给轩辕无,“赶快去吩咐人去抓药煎药,嗯……小墨儿胃非常不好,你命人给他熬些粥,一会给他喂些粥在喝药。”
说完便开始忙碌了起来……
轩辕浩用毛巾沾了热水,轻轻的擦拭着小墨儿身上的血迹,一盆又一盆的水被鲜血染红,换了一盆又一盆的水……老爹心疼却只能在一旁无能为力……
终于擦干净了,御赐的金疮药不要钱似的往上涂,细心的缠上纱布,折腾了一个时辰才算基本完成,只剩下臀伤……
轻轻的,轻轻的将毛巾敷在臀上,企图化开凝固的血,然而时间太久了,大神医轩辕浩也无计可施,只能生生把那块布料撕下,鲜血喷薄而出,小人即使昏迷这也疼的抖了一下……
轩辕无在一旁心疼的好像万千蚂蚁在啃咬,急得红了眼眶,那些伤,为何不在自己身上?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10:00 +0800 CST  
六。
轩辕无打发了轩辕浩去命人将熬好的粥和煎好的药端过来,去找了一件自己的中衣,给小人穿上,大大的衣服挂在轩辕墨身上更加显除了他的瘦小。轩辕无心疼的看着儿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他扶了起来。
先是去倒了杯水,然后一小口一小口的给儿子喂进去,暖暖胃也是好的。
轩辕浩回来了,轩辕无就打发他去书房反省,反省什么他也没有明说,反正等他这个弟弟大错小错就没断过。目的嘛……
轩辕无再次返回床前时,发现儿子居然已经醒了,张了张嘴,却只蹦出了五个字,“墨儿,你醒了?”
轩辕无看着塌上那小人缩在角落里,把自己缩成一个团然后用被子紧紧裹住,并且那小人看着自己,眼里留下了泪水,那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看见儿子脸上的泪水,轩辕无心疼的无以复加,企图把缩在床角瑟瑟发抖的轩辕无抱在怀里,想要安抚他,却没想到那孩子一下挣脱了他,飞快的下榻跪在地上,“贱奴见过王爷,请王爷责罚。”好熟悉的场景……
对哦,自己重生回来短短几个时辰,墨儿共见了自己两次,也跪了自己两次……
不过跪在地上的孩子的眼神,怎么那么让人心疼呢?不再是恐惧,而是冷漠,一切的一切似乎和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他好像什么都没有,不是好像,他真的什么都没有……
想起早上叫他起来小人倔强的模样,轩辕无也不废话,干脆直接把他抱起来,紧紧的搂在怀里,感受着小人的颤抖,胳膊被小人的骨头硌得生疼。
端过一旁的粥,熬了两个时辰的粥非常浓稠,米粒都要化了一般,里面还有星星点点的肉,让人垂涎欲滴。
拿汤匙舀一勺,放到嘴边试了试,温度适中,香香的,墨儿一定会喜欢的。
把汤匙递到轩辕墨嘴边,“来喝口粥好不好,啊——”轩辕墨默了默,张开了嘴,把粥喝了进去。
轩辕无一勺勺地喂着,轩辕墨一口口地喝着,一碗粥不一会就见了底。
该喝药了,轩辕无仍旧是拿着汤匙舀出一勺,放到嘴边试试,只是太苦了点吧……但是药总不能不喝,“墨儿张嘴,喝药了,但是苦了点,那也一定要喝哦。”
轩辕墨真是应了他的名字——墨。
轩辕无把药喂了进去,轩辕墨苦的皱了皱眉,却还是咽了下去。轩辕无喂着,轩辕墨喝着,屋子里看似充满了温暖的气氛。
“呕……”轩辕墨忍不住吐了出来,一下子喝了一碗粥再加上这么多的药,确实是有些受不住了。也怪轩辕浩,忘了告诉他老哥适可而止。轩辕墨早就想吐了,只是强忍着而已,可是,还是没有忍住。
轩辕墨看见自己吐了轩辕无一身,忙推开轩辕无,颤抖的跪在地上,瘦弱的身子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
而轩辕无好久才反应过来,他是有洁癖的,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会大发雷霆,可是,这是他的亲生儿子,看着小人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却只觉得满满的心疼……才吃了这么点东西就都吐了出来,那么多的药也白喝了。
轩辕无将轩辕墨抱起来,放在床上,用被子把小人盖好,给他倒了一杯水。说了句“等我回来。”然后走了出去。
而小人明显是会错了意,默默地掀开被子,下到地上,膝行到墙角,不顾身体各处的疼痛和胃里的翻搅,努力的跪的笔直……
而轩辕无出去后,隔着门吩咐小厮去叫轩辕浩,而自己走向另一个房间换衣服。
轩辕无换了身衣服,简单擦拭了下身子,就急匆匆的返回了寝殿,他很想知道他的儿子是怎么了。
返回寝殿的路上却碰见急匆匆赶来的轩辕浩迎面撞了上来。
“你都多大了还毛毛躁躁的,我吩咐人去找你让你去看看墨儿,你怎么往这来了?”轩辕无皱眉,训斥道。
“哎呀哥,就是小墨儿,他,他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怎么回事?”
“哎呀哥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轩辕浩话毕,身旁就刮起一阵风,“跟上!”
‘有了儿子忘了弟弟!’当然,轩辕浩这句话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他才不会吃小墨儿的醋!
轩辕无赶回寝殿,就看到墙角那倔强的人,飞快地走过去抱起来,努力的调整呼吸平复心情,儿子还没原谅自己身上还有伤,不能揍儿子,不能揍……
轩辕浩也很快赶来,再三确定只是轩辕无喂得太多轩辕墨的胃一下子承受不住才会这样,轩辕无高高悬挂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轩辕无这次只喂了轩辕墨一点点的粥,药换成了药丸,见效慢但是小人儿不会太难受不是。
自轩辕无回来,轩辕墨一句话没有说,像个听话的布娃娃,只是他不是软的,也许是折腾累了,终于又睡了过去。
轩辕无再三确认轩辕墨不会突然醒来,才给他掖好被子拉着轩辕浩走了出去。
他重生回来还不知现在是何年何月何日,而他又不想去问别人,所以只能委屈自己他的弟弟了。谁叫轩辕浩人都那么大了心性却像个孩子,天天大错小错就没断过……
所以说,哼哼……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11:00 +0800 CST  
七。
拉着轩辕浩来到了书房,轩辕无自己坐在书房为临时休息准备的塌上,把被自己拉进来的小人一把拉倒在腿上,然后抱紧……轩辕浩下意识就想反抗,试了几下就放弃了,只是这个姿势……轩辕浩不禁抖了抖。
轩辕无好笑的看着怀里的人,真是,想的什么都写在脸上。
进入正题,轩辕无咳了声“咳,刚刚反省的怎样了?浩儿你最近都做什么坏事了,自己坦白吧。”
“额……”想到自己最近做的事身后就一阵疼,不吃饭,喝酒喝到醉,夜不归宿……哥哥到底知道了哪一件,坦白,坦白错了再多挨一顿就倒霉了……于是某人选择了沉默。
“嗯?要我替你说吗?老规矩的哦。”
轩辕无被吓到了,老规矩!!哥哥帮自己说的话翻倍,翻倍啊!嗯……算算是翻倍合算还是坦白合算呢……额……脑子里一团浆糊,那是,吓得!
轩辕浩自幼喜欢医术,有次误食了一种草药,会将人的痛感放大数十倍,而且,无解……哥哥只用一两成的力气就能打的他痛哭流涕。
“三。”
哎呀老哥我还在想啊你怎么数上了QAQ
“二。”
“诶诶诶,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某浩无奈……
“那还不快说!”
“额……我没有好好吃饭……”某浩捡了最轻的说。
看小人害怕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没说全,一定不是这么点小事。
“嗯,然后呢?”
“那个,我前几日出去喝酒一不小心喝的多了点……”
一不小心多了点?是喝醉了吧……
某无真的有点生气了,他胃不好,明明是神医,却不爱喝那些个苦药,自己也只能限制他的吃食了,这小子竟然还敢喝醉酒。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装作不耐烦的样子,“磨磨蹭蹭的,我也不多打,就三十下,嗯,你可有异议?”
‘有啊有啊,我当然有啊!’可怜某浩也只能在心里说说了。
“没,没有……”
说完闭了闭眼睛抓住了哥哥的裤脚。
看着腿上挨顿打就像赴死一般的人,某无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小子……面上却还是很严肃的,“规矩忘了?裤子……”
听到这句话轩辕浩羞红了脸,额……自己都这么大了……
“你脱不脱?要不要我帮你脱,你放心,我不会一把扯了你的衣服的。”看出了弟弟害羞,某人恶趣味的调戏他。
“脱……”某浩还是屈服在哥哥的淫威之下,小脸通红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迅速的脱了裤子然后趴在哥哥的身上。㈠
轩辕无拍拍他的臀,说,“我打一下,你就要报数,然后说你何年何月和日犯了何错,何年何月何日受到了何种惩罚,记住了吗?”
“……”哥哥你好恶趣味啊……
“记住了没!”
“记,记住了……”我敢记不住吗?坏哥哥臭哥哥……
“好,那我开始了。”还没等轩辕浩腹诽完,巴掌已经落了下来。
“啪~”不轻不重的一下,轩辕无当然知道自家弟弟身体敏感。
“额,啊……”轩辕浩没反应过来就叫了一声。
轩辕浩你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叫的那么销魂!
“报数!”
“额……”轩辕无可怜兮兮的,“一,宣统六年腊月初十,轩辕浩喝酒喝醉了,宣统六年腊月十四,被哥哥教训……”
哦,原来是宣统六年啊,今年墨儿十二了吧,自己折磨他,有四年了……
想起腿上趴着的人还需要教训,回过神来,“怎么教训?”
“打……”
“打哪?”
“……屁股……”
“嗯,好重来!”
“宣统六年腊月初十,轩辕浩喝酒喝醉了,宣统六年腊月十四,被哥哥,嗯,打屁股,哥,我记住错了,可不可以,不说了。”
“不可以,趴好!”
㈠轩辕无看着弟弟,看他修长的美腿,挺翘的屁股……不对,歪了歪了,掰回来……
轩辕无看着弟弟,看他通红的脸蛋,与白皙的美腿进行对比……诶不对不对,又歪了……
于是某无骄傲了,宝宝不看了!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12:00 +0800 CST  
八。
某苦逼浩刚一趴好,又是一巴掌——“啪~”
两瓣臀上一边一个淡粉色的巴掌印,某无的恶趣味……
“额……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我错了。”
“你忘记了报数。”某无假装正经这。
“额……二……宣统六年腊月初十,轩辕浩喝多了,腊月十四,被,被哥哥……”
“哎呀得了得了,别报数了,好好受着反省错误!”
某无目的达到也不勉强这个脸皮薄的跟小肠壁一样的人,专注的给那个漂(qian)亮(打)的臀上色。
“啪啪啪啪啪……”五下打在了左边。
“啪啪啪啪啪……”又是五下打在了右边。
轩辕浩疼的都要哭出来了。㈠
“还有十八下,受着。”
“哥哥~”某浩瞪大了眼睛努力卖萌ing……
“啪啪啪啪啪……”左五下
“啪啪啪啪啪……”右五下
某人的尊臀已经一片绯红,某浩的哭声也不在是装可怜而是真真正正疼出来的生理眼泪。
轩辕无也于心不忍,大手帮他揉了揉两团肉,轻轻的拍了拍,“加油啊,还有八下了。”“唔……”
轩辕无实在心疼,可是他想给轩辕浩一个教训,自然不能放水,在心疼也要打完。
然后,某黑心王爷……
“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哥你怎么,怎么……”某浩的脸更红了,也不只是疼的还是羞的。
“怎么什么?”轩辕无强忍着笑到。
“怎么可以,嗯,打在……臀缝嘛……”
“怎么,是不是很疼,疼就记住。”
言罢,最后五下仍是狠狠地打在臀缝,疼的轩辕浩几乎要从轩辕无的腿上翻下去。小人满脸的眼泪鼻涕让轩辕无心疼得不得了,把小人抱起来放在腿上,把腿分开避开小人被打疼的部位,
“不哭了不哭了啊,哥打重了对不对,以后不会了……”
其实他的臀只是红彤彤的一片,但是扩大几十倍的疼痛,谁又能知道呢?
“不哭了好不好,浩浩最乖了……”
“唔,呃,哥我好疼……”
“那下次就不要犯错啦……浩浩乖”
怀里的娃都弱冠了,却哭的像个孩子,然后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轻轻的把他放在塌上,盖好被子,他要去看儿子了。
㈠“嘤嘤嘤嘤嘤……”又是五下……不对,这是某浩装可怜的声音。
某浩:我没有装可怜,我没有我没有,我是真的疼!你为什么要拍我!
某凉:你是捡来的不拍你拍谁?
某浩:……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13:00 +0800 CST  
九。
昏迷中,我仿佛感觉到有人在给我处理伤口,是白允哥哥来了吗?我可是在王爷寝殿啊。有可能,是王爷吗?我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突然臀上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痛的他打了个激灵……
我被人服侍这穿上了衣服,还被扶起来喂了水,然后那个人好像走了,我也终于醒了过来。
我还在王爷的寝殿里,那么,那个人是王爷吗?我躺在王爷的塌上,盖着王爷的被子,穿的衣服也不是我自己的,或许我应该起来吧,我不配拥有这种温暖的吧,但是真的不想起来。
我把自己缩在角落里蜷成一团用被子裹住,这样比较有安全感,这个姿势似乎成了我的一个习惯。
我看见王爷进来了,我是害怕的,我已经醒了,却还留在王爷的塌上。我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惩罚,我感觉眼里有液体流了出来,我流泪了,不是我想哭,是它想流。
并且,我好像在发抖……
我听见王爷说:“墨儿,你醒了?”王爷叫我墨儿,真好。
然后我发现王爷在靠近我,我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我在害怕什么呢?我什么都没有,我有的只是这一条命罢了。
我下榻跪倒地上,“贱奴见过王爷,请王爷责罚。”
然后王爷什么都没有说,我正要下去领罚时,王爷抱起了我,把我楼的紧紧的,我就不想反抗的。
王爷从桌子上拿过一碗粥,舀出了一勺,是给我的吗?好想吃啊,好长时间没有吃这么好吃的东西了。王爷把粥放在了他的嘴边,我自嘲地笑笑,自作多情什么,王爷不打你就好了还奢求什么呢?但是王爷并没有吃?他只是稍稍试了下,然后把汤匙放到了我嘴边,“来喝口粥好不好,啊——”真的是给我的?
我很是惊讶,王爷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什么我其实是想问问的,但是我怕问了就会失去,那就不要问了,早晚都会知道的。我张嘴把粥喝了下去。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也不犹豫了,王爷喂我就吃。吃了有差不多半碗,我就已经饱了,这几年来常常食不果腹,我的饭量非常的小。但是王爷还在喂着,我不敢不吃,不敢惹王爷生气,那样的话现在这个温柔的王爷就没有了。
终于一碗粥见了底,但是王爷又端起了一碗药……我真的都要崩溃了。我好想吐,可是吐在王爷身上,我会被打死的。
王爷依旧是先尝了尝,再喂给我。“墨儿张嘴,喝药了,但是苦了点,那也一定要喝哦。”好苦啊,我皱眉。
我努力压下不是的感觉,但还是吐了,“呕……”我吐了王爷一身。
我赶忙推开王爷,瑟瑟地跪在地上,果真,温暖并不属于我。
王爷有洁癖,他知道的,王爷应该会很生气然后命人把我拖出去打一顿吧。
王爷什么话都不说,是在酝酿情绪,还是被我气得不轻?
王爷突然把我抱起来放在塌上,给我盖好被子,还细心的递给我一杯水。然后王爷走了出去告诉我等他回来。等他回来在跟我算账吗?但是王爷为什么还有把我抱起来呢?王爷的心思我不懂。我多想就这么躺着等王爷回来,可是我也不敢赌。
我下榻膝行到墙角,笔直的跪着……
不一会就有人进来了,是王爷回来了吗?
那个人在我身边蹲下,我也终于看清了,是二公子。二公子说,“小墨儿你怎么跪在这啊,你身上还有伤呢!”“墨儿你怎么不理我,快起来啊!”
我不言。
他干脆不说话想要把我抱起来,可是他怎么比得上有武功的我呢?我依旧是安静的跪着。
二公子实在奈何不了我,只能起身出去了。
门关了。
不一会儿,门又开了。
不知是谁飞快的把我抱起来,后来我看清了,是王爷。然后二公子也进来了,王爷着急的让二公子给我看看,二公子反复强调我只是胃受不了王爷才罢休。
王爷又喂了我一点粥,给我吃了一粒药丸。整个过程我一句话也没说,也不反抗。
我也许是折腾的累了,也许是太过放纵自己,竟然在王爷怀里睡着了。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13:00 +0800 CST  
那个啥,有没有比之前好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3:32:00 +0800 CST  
我想把爹写好点咋越来越渣了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3 15:10:00 +0800 CST  
习惯真是可怕,轩辕墨又把自己缩在了角落里,极大的一张床,可怜的小人缩在角落里,那画面简直是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轩辕无走近,看着轩辕墨的睡颜,躺下把他搂在怀里,静静地凝视着他,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傍晚时分,轩辕墨动了动,睁开了眼睛,看着身旁的轩辕无,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轩辕无睁开眼睛,“墨儿醒了啊。”
“是……贱奴……”
“墨儿啊,不要这么自称了,我们先用膳,然后爹爹和你说些事情好不好?”
“嗯……”毕竟谁都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爹爹还要自称贱奴。
玩膳轩辕墨仍是坐在轩辕无腿上吃完的,轩辕无将轩辕墨喂饱了自己才开始用膳。
“墨儿,爹爹知道,爹爹这些年来真的对不住你,你并没有什么错,怪爹爹的偏激,爹爹的执拗,爹爹伤害了你这么多年,一时间也不求你原谅,你只需要慢慢的习惯爹爹对你的好,爹爹永远不会不要你了。”
“……”轩辕墨并没有说什么,轩辕无从他闪烁的眼神中知道他是听进去了。
爹爹,你真的变了,你肯对墨儿好,墨儿多想就这么接受,可是我不能,没准哪天就又失去了,与其再失去一次,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拥有,所以爹爹,墨儿不想原谅你。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4 21:35:00 +0800 CST  
当晚,轩辕无有事去了书房,轩辕墨心烦意乱地在塌上躺着,忽然听到一阵空灵的笛声,起身下榻,白允哥哥来找他做什么呢?
出门循着声音看到一个房顶上那抹白色修长的身影,轩辕墨运起轻功,飞了上去。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又是一阵疼,“嘶……”
“宫主你怎么样?”白允心疼的看着轩辕墨急切地问道,“我听说……他又打你了。”
轩辕墨扯着嘴角笑笑,“白允哥哥说了不要叫我宫主,还叫我墨儿就好。我身上的上一点都不疼的。”顿了顿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到,“王爷变了,变得很温柔……”
“……”“墨儿……你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吗?他指不定又要怎么欺负你呢?”“墨儿没有忘……”所以墨儿不会原谅他……墨儿不傻的。
轩辕无出了书房急匆匆想要回到寝殿,却眼尖地看到了房顶上那两个人影。屏住呼吸靠近了看,正式他的儿子和白允……原来现在逍遥宫就已经和墨儿有联系了,墨儿想离开应该是很容易的吧,但是墨儿没有,墨儿,为父可不可以就这样认为你对为父还有希望呢?
轩辕无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了……
轩辕无没有直接返回寝殿,反而在轩辕墨之后,省得轩辕墨发现了端倪。
轩辕墨也不能一直和轩辕无住一起,他还是抗拒的,所以轩辕无让轩辕墨住在了雨沫阁(这名字不要太明显),和轩辕无的宇轩殿的豪华程度不相上下。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十几天眨眼就过去了,轩辕无格外的忙,轩辕墨被轩辕无勒令不许下床,除此之外他的一切要求轩辕无都是无条件满足,当然,轩辕墨到现在为止还不会提什么条件。
年三十那天,轩辕墨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他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一身劲装,早早的就离开了,赶往逍遥宫。回想起那天白允和他说的话
“墨儿,今年是你成为逍遥宫宫主的第一年,按规矩必须要和大家一起参加宴会……”“可是王爷……”“但是墨儿,他以前新年那几天理过你吗?”“可是王爷他不一样了……”“那墨儿正好可以试试王爷是不是真的不一样了对不对……”白允循循善诱这……“也是哦。”
轩辕墨在午时赶到了逍遥宫,但与此同时好不容易忙完想回家和儿子一起过年的轩辕无……
“世子呢!?”
“奴……奴才们不知……”
“本王要你们何用!”轩辕无感觉自己都要气炸了,他儿子不见了这群狗奴才竟然一个都不知道!
“每人下去领二十大板!”
“是……”此时雨沫阁的众人内心是崩溃的。
轩辕无气也撒了,就冷静了下来……
他以往新年都不愿意看到轩辕墨,那几天都不会见他一次,这小子会不会以为他今年也不会找他然后走了?可是他能去哪呢?对啊,墨儿应该是去逍遥宫了吧……
想到这轩辕无赶快吩咐人备马,他要去找儿子!
泷嬴国是没有年宴的,过年的几天是一年中最轻松的几天,只需和各个大臣往来送礼,互相道声喜就够了。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6 17:37:00 +0800 CST  
我想在码一章再发的,然后那个码了才100字吧,楼楼去吃烤肉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6 17:38:00 +0800 CST  
艾特媳妇出来@Ader_覃

楼主 天下无敌的凉凉  发布于 2016-10-06 17:39:00 +0800 CST  

楼主:天下无敌的凉凉

字数:19397

发表时间:2016-10-03 21:0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24 17:23:39 +0800 CST

评论数:5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