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罪己诏(一个很崩的同人,被删修文重发)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1 21:51:00 +0800 CST  
云儿,如果这次还是没守住阵地,我绝不饶你!
度娘胃口太好,防不胜防!【图片】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1 21:52:00 +0800 CST  
先拿公子衣的古文压压阵。@朕名公子衣

罪己诏
有巫遗女,谓之半月 ,族祸人事,故欲蛊祸于天下。朕失其察,险成大祸,生民涂炭,血海尸山,人绝于城郭,兽失于山野,日月无转,星辰黯然,犹地狱之行人间。及陷其谋,大动干戈,竟(释义结束,此引申为最后)绝蛊祸。山河破碎,半世成荒,是朕为之暴杀,使西弘、雪巅之民,几成过往,朕深为憾,痛其故亲,近如己身。
然朕主东霆,共朕三军,伐失道而救于源,职行君道,臣民不失,得以全焉,是曰善。诸卿以所为,失其端良,谏表不穷,则朕嘉纳不止,重思一身,有则改之。或以朕罪之深而愆之重,不刑不足以平民愤,当可表于西弘亲王“烈”。父通悯慈,晓大义,训导劣子以谢天下,必使天下各得其意。
至于父亲王于西弘,云侥皇于东霆,以蛊为系,血雨腥风,成云之功而陷父于不义,怒其心而愤其行,疑其意而患其身,不当人子,不孝之罪弥于天,非一言可蔽之。朕愧自失,但父有惩,劳父亲责以顺其心,云必恭领,欣欣然而无有不怿。
朕当自勉,忠臣义子天下万民与父共督之。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1 21:54:00 +0800 CST  
公子不再,授权图明后天发。。。
其实原贴是有授权截图的。。。但是被度娘吞了,我第一次过五百的楼啊。。。。

以前的宝宝,你们来了没?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1 22:04:00 +0800 CST  
公子不再,授权图明后天发。。。
其实原贴是有授权截图的。。。但是被度娘吞了,我第一次过五百的楼啊。。。。

以前的宝宝,你们来了没?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1 22:05:00 +0800 CST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07:58:00 +0800 CST  
说明,本文属同人《霆皇前传》第二卷,标题与内容没有关系,以后总修文会重新命名。

第一卷 永宁瘟疫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4702918788?share=9105&fr=share

百度低眉夺命吧,欢迎常住。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08:12:00 +0800 CST  
一 霆宫反应
“恭喜陛下,杨县瘟疫能得高人相助得以解除实乃国之幸事啊。”林思对端坐上位的尊贵之人说道,作为皇帝近身伺候的大太监林思,扬县的情况他也了如指掌,自然明白陛下派了几千士兵去扬县的目的。
“是啊,看太医院院使的奏报,这次瘟疫全靠位于弘国境内的苍云山弟子下山出手相救,但是看院使的奏报,这两人也并不是贪图名利之人,看来扬县真是遇到贵人了。”景睿感慨了一句。要是能入宫助他或许堪为一有力臂助。
瘟疫进展的每时每刻都有奏折递上朝廷。
“陛下,永宁府知府的奏报也在这里,或许会对院使大人的奏报做一个补充。”林思快速的从一堆奏折中找出永宁知府的奏折。
……
“这个蠢货!”景睿看了一眼永宁知府的奏报,一把将他的奏折摔在御案上。
“陛下息怒。”御书房伺候的众太监宫女都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林思也吓了一跳。伴君如伴虎,生死两重天,贴身伺候有利有弊,龙心大悦时有可能一步登天,要是不幸碰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就很有可能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丢掉性命。近身伺候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时候陛下一怒之下大祸临头。
“你起来吧。,这事跟你又没什么关系”景睿叹了一口气。“既然这位知府大人这么想要这次功劳,来人,传朕旨意,招永宁知府入宫述职。”这个蠢货竟然想贪下此次瘟疫的功劳,真是狗胆,也不怕噎死他!这种功劳他都敢贪,还不知道怎么在地方上鱼肉百姓,既然他想找死,招他入京放眼皮子底下,看他还能起什么风浪?
“院使似乎对容云少侠十分钦佩。”看陛下似乎有了对策,他赶紧转移了主子的注意力,这也就他敢这么干了,他跟了景睿十几年也大概能摸清了景睿的脾气。
“是啊,太医院那些目空一切的人居然会对一个外人推崇备至,真是难得。这倒是让朕对这位容云少侠有了些兴趣。传旨,招苍云山高足容云入宫觐见,就你去传吧。”景睿的脸上有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陛下,以什么名义传召呢?”看着主子似乎心情不错,林思大着胆子问了句。他对主子这心血来潮的想法有些意外。竟然让自己亲自去传旨,陛下似乎对这位容云少侠很在意啊。
“容云不是治死了个人吗?就说让容云进宫听候发落。”院使的奏报里也提到了这件事,想来这是真的。永宁知府既然想摘桃子,这件事必然会大加渲染,加以利用。
“陛下,苍云山位于弘国境内,乃隐士雪翁神医潜修之所,二人都是高手,要是以这名义招容云少侠入宫,他要是不想来怎么办?”话说侠以武犯禁,国家律法对这些江湖人士的约束力实在有限,要是人家不想来一般人还真奈何不得,前去苍云山下诏之人很可能会碰一鼻子灰。
“不会的,容云会入宫的。那位雪神医他想来就来,不想来就算了。去吧。算了,过几天吧,让年轻人养好伤再说。”院使的奏报中对那场震撼人心的苍山训徒场面也有笔墨。这么自律到无情的人他不会逃避责任的,他一定会来的。如此严厉的家法,那个容云敢在那么多人面前领受,是本身嚣张还是艺高人胆大?真是让人很好奇啊。
……
苍云山不变的山青水绿。回到山上的厉宁雪有些感慨,自己和云儿不过下山一次就能发生这么多事,厉宁雪也有些无奈,看了一眼跟在身后刚把马栓进马厩的容云。容云没有反应,只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师公。厉宁雪更加无语凝噎……
“云儿,让暗卫打扫下屋子后,你就去总结这次下山的收获,师公去忙了。等会让暗卫吧饭菜送进我房间就好。”厉宁雪转身便走向书房边排。苍云山上空气干净纯粹,前后下山十几天,山上没人打扫也几乎没有灰尘。
“是,师公。”容云对着厉宁雪的背影施了一礼,等师公进屋之后也回了自己的屋子,做下山总结。
这次下山发生了不少事情,虽然容云调整的不错,但是厉宁雪还是发现小徒孙变得有些不同了。雪翁老人家心里很不是滋味,老人家心里很心疼自家可爱的小徒孙。但是还是那句话,容云的能力从来不是问题,他只有自己走出来才是办法。
次日。
“师公,云儿可以进来吗?”温和的声音想起,容云礼貌的请示。
“进来吧。”厉宁雪奋笔疾书,没有抬头的说道。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16:08:00 +0800 CST  
我来一看,你们居然水到十八楼了。。。感谢。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16:08:00 +0800 CST  
以后每天一章,分两次发完,一次修文没有什么改动,只是改了错字。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16:10:00 +0800 CST  
谁帮我查下沙发,茶几,电视柜的规格尺寸?多谢了。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16:46:00 +0800 CST  
现在放文有人看吗?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18:24:00 +0800 CST  
“师公,这是云儿总结的此次下山收获。”容云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的纸张厚度十分可观。
“放着吧,师公等下看。”厉宁雪认真的回想着自己下山研究的经过,十分投入。
“是,打扰师公了,云儿告退。”容云俯身放下手中的盘子。
厉宁雪终于下意识抬了一次头,其实他只是想看一眼那个盘子罢了。然后厉宁雪手抖了一下,一滴墨滴在纸上湮开。
容云的脸色有些白,这是厉宁雪最直观的感受。似乎比昨天回来的时候还白了些。气息也不是很规律,而且还有血腥气味,为什么还有血腥气味?
“云儿,你上药了吗?”厉宁雪有些生气,明明是疑问的语气,但是他几乎可以肯定答案。
“师公,云儿不敢上药。”容云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在疫区的时候,容云领过家法后厉宁雪是帮他清理过伤处,但是并没有给他上药,疫情太紧张,厉宁雪想着以往都是云儿自己上药,想着云儿会照顾好自己也就没有多问。结果厉宁雪刚走,容云就去引毒了,连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给厉宁雪留。雪翁知道的时候也是无奈加心疼。
为避免伤药对容云试药的影响,没上药也就算了。疫情解除后也没上药……是。伤部经过这么多天,以容云的恢复能力自行愈合也不是问题。所以才没有血腥气是吧?昨天从疫区赶回来,快马一个时辰,伤部又裂开了是吧?厉宁雪很无力,然而回山之后还是没上药,这个……“云儿不敢上药……”是不敢,不敢啊!是还没有真正从那件事走出来吗?
“为什么不敢?”明知道答案的雪翁老人家还是问了出来。
“……”容云低下头,没有说话,但是厉宁雪还是感觉到容云的气息变得低沉深邃。
“云儿,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受了伤就去上药,家法里并没有被罚后不许上药的规定。”而且这已经几天了。就算因为失误重大,责罚过后给予不许上药的惩罚也不该这么会有多天。况且容熙的家法实在是严厉非常,如果责罚过后还不允许上药未免太过不近人情。所以不上药完全是云儿自己的问题。归根到底,这也都怪自己光顾着自己的研究忽略了教会云儿要爱惜自己。
不出意外的,容云分开衣襟跪下。长跪聆训!
容云的气息又波动了一下,厉宁雪以为只是因为自己的话产生了效果。
“是,云儿知错。”容云回道。
“云儿,去上药吧。”厉宁雪现在对那个被众多御医以及扬县大夫误当成苍山门规的家法真是又气又无力。
“是。”容云起身,准备离开。
“算了,你过来,师公给你上药。”厉宁雪叹了一口气,这算是自作自受吗?管打管上药……
果不其然,那呆愣了一下的表情,那熟悉的傻笑浮现在容云脸上。一时间,雪翁老人家的心境犹如黄河的九曲十八弯般,百转千回!
“多谢师公。”容云的心情很高兴,心情从声音都流露了出来。
容云感谢师公的爱护与关心,转过身子背对厉宁雪跪下,这个高度刚好够厉宁雪坐在凳子上上药,褪下上衣长跪。
再次看到容云的伤势才能感受到当时受鞭时的惨烈。为避免小徒孙多余的痛苦,除了正反手交叉处的鞭痕,厉宁雪没有一鞭招呼到小徒孙的伤口上。所以那二十四道鞭痕清晰的排列在容云白皙的背上,将背部划分成完美的菱形,整齐而又触目惊心。犹如精致瓷器上完美的雕刻。
小部分的伤已经收口,留下让人惋惜不已的伤痕。肌肉活动丰富的地方伤口十分明显,狰狞惨烈。那是快马赶路的时候震裂的。真是看着都疼,而且看伤部的样子,这小子来之前还去清洗过了吧。从绽裂的伤口上渗出来的血明显不符合伤部的形势。怪不得小徒孙昨天回山的时候骑马与他老人家保持一定距离,不光是因为礼貌让长辈先行吧。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2 22:11:00 +0800 CST  
楼主来冒个泡。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3 10:34:00 +0800 CST  
二 温馨相处
小徒孙这个体贴的动作姿势让雪翁老人家又哑了一把,以往有过多次相同的情况。这个云儿越来越强大了,他能完成老人家布置的自己都觉得吃力的功课,能自己把武学修为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能安静的受下那严酷家法的刑责。
老人家很感慨的明白了,云儿真的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刚上山缠着自己问东问西的小小的云儿了。小时候的云儿多可爱啊,比现在可爱多了。老人家叹了一口气。察觉自己似乎又一次叹气,老人家无奈发现自己最近叹气好像越来越多,而且九成九都是因为云儿……
“云儿,过了年你就十六岁了,给你父亲写封信?看他是让你回王府还是怎样?”厉宁雪打破了这份温馨与安静。
“好的,师公。可是父亲会让云儿回家吗?”容云的声音有些低。他很不确定。
“……”我怎么知道容熙那小子怎么打算的?但是估计以容熙十一年前的行为同意让呆云儿回去的情况也有点悬。容熙很可能并不想见容云,但是厉宁雪还是希望小徒孙能得到父亲的关怀与保护。
“你先写封信问下吧,你是晚辈,主动一些。”
厉宁雪拿了一个杯子,添了半展水,翻出药囊拿了一颗雪津丢了进去,金黄色黄豆大的药丸遇水即化,满室飘香。
“云儿,你忍一下吧。”厉宁雪看着容云的背有些犹豫,这个伤势对作为神医的雪翁老人家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只是第一次给自家小徒孙上药厉宁雪才知道这伤势真的不轻,难得小徒孙居然还能行动如常!
“师公,云儿不疼,要不,云儿自己来?”容云背对着厉宁雪跪着,察觉师公似乎有些不自然,他微微转头侧脸对着厉宁雪说道。嘴角微微勾起。
厉宁雪回了神,拿了一块干净的布斤蘸了杯中药液轻轻额抹在小徒孙背上的伤口处。容云很安静,尽量让自己放松一些。
厉宁雪很快上完了药。犹豫不决不会存在于苍云山,犹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效率至上才是苍云山的传统。
“云儿,你去休息吧,哪里还疼的厉害你再自己擦点药吧,我看看你总结的收获。”扶起小徒孙为他拉上衣服。顺手把剩下的药液递给容云,厉宁雪吩咐。
“多谢师公,云儿告退。”厉宁雪扶着容云的肩膀没让他全礼,伤口裂开这小子一点又不在乎,最后心疼的还是他老人家。容云拿走了剩下的药液,转身离开厉宁雪的书房。
厉宁雪看到了容云留下的盘子,经过了刚才这一遭,雪翁老人家也没心情整理了,索性看看小云儿对这次下山的是总结收获吧。
拿起盘子上的纸页册子,册子已经装订好,纸页裁剪整齐。针脚规整,像他的主人一丝不苟的态度和严谨的作风。纸业装订成两册,一薄一厚,薄册在上,薄册只有几页纸,封面上写着反省二字。雪翁老人家知道自己徒孙什么德行,先把这份反省笔记放到一边,小云儿的问题从来都不是一份反省笔记就能解决的。厉宁雪先从下面拿出了真正的总结,这本册子颇厚,封面上是永宁瘟疫得失总结的字样,下面是时间地点以及作者,这完全就是一本关于医药十八反之一的医案啊。
厉宁雪笑了笑。就连厉宁雪也吃惊了一把,这不过一天时间就将下山所得整理出来了,这效率真是不错,连他老人家也不过如此吧。相信小徒孙的能力,厉宁雪大体翻了翻这本册子,总结的很详细,各种失误用药与服药后的情况都记录在册。光在他老人家去之前就用了多少方子,还有他去之后的用药……这惊人的记忆力!还有云儿自己的分析总结与推测,厉宁雪大体翻了下放一边,里面的推断与验证需要时间,涉及医道需要一个平静的心境才不会有遗漏与失误,才能更加全面的考虑到所有的情况。经过刚才的插曲现在时机并不好。这本总结中需要补充的地方厉宁雪会做上批注,现在也不急于一时。
当务之急是先看看笨蛋小徒孙的反省笔记。只是等雪翁翻开书页眉头就没展开过。
容云在反省笔记中详细的记录了他接诊刘老爹的经过,施针用药以及造成的死亡情况,深刻的分析了失误原因,原因总结为自身医术不精,用错药使人致死忽略个体的不同情况,错都在自己,他坦承自己的失误与过错。以及表达了自己服从处置的十分良好的认错态度。等等等等。没有一点为自己推诿卸责辩白开脱。最后落款:过失致死之罪医容云跪书!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3 12:32:00 +0800 CST  
扣扣乖乖放文了,你们人呢?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3 12:35:00 +0800 CST  
楼主要放文了。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3 16:47:00 +0800 CST  
厉宁雪看到跪书二字心中一抽,他不会单纯的认为容云紧紧这几页悔过笔记是跪书,恐怕就连那个颇厚的瘟疫笔记也是跪书吧,这个傻云儿。一天一夜啊,那个小小的云儿就跪在桌前反省自己的过错,总结永宁府扬县的报告,难怪那个迟钝的孩子会因为一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训示气息产生波动,还以为是他开窍了呢……所以是因为跪了一天膝盖受伤了吧,长跪聆训的家法,所以气息波动一定是因为疼的,这傻小子怎么就是学不会爱惜自己呢?
雪翁老人家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走向容云的屋子,从开着的窗口可以看见容云正背对着窗户坐在椅子上低头做什么。进了门,忽略那满室的书架。容云低头专心的揉捏膝盖,连厉宁雪走近都不知道。杯盏中的药液少了一些,捋起裤腿的双膝裸露在外微微有些肿,左边膝盖上紫色的淤痕已经散开成小块分布在膝盖上,容云正给右边膝盖擦药,然后揉捏伤处。使力让药液渗进皮肤,揉捏让肿块尽快散开。容云的眉毛又跑一块去了……想来是很疼的,所以还是不知道轻点吗?
厉宁雪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走过去,坐在容云身边的凳子上,按着容云不让他动,粗暴的打掉小徒孙的手,拉起容云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这才直观的看了一下膝盖的伤势,有半个手掌大的一块淤青,中间黑紫,周围稍轻。丫,真是够狠的,臭小子既不能让他老人家省点心吗?
厉宁雪用手指按了一下,手指下的肌肤硬硬的,不死寻常的柔软,厉宁雪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感觉到小云儿轻轻抖了一下。似不解气的用力揉了两下,瞬间感觉手下的肌肤变得潮湿,再转头看容云一眼,这眉头都成一个疙瘩了,云儿眉毛又没惹你,你能放过它吗?
“疼吗?”老人家声音很冷的问,话说就这十几天,他这个白痴的问题问过多少遍了??!
“……”容云。疼……容云抬头看了一眼师公然后又转开视线看师公手掌下的膝盖,他有些不敢看师公吗难看的脸色,心里默默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自己动手的时候太用力只想着赶紧让血块散开,疼的顾不得想其他事情,连师公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有注意到。以后一定要保持一分清明留意周围环境。
厉宁雪不知道自己徒孙又跑偏了,看着小徒孙这幅样子,雪翁老人家更生气了,又用力按了一下,这下可苦了小云儿了。很明显的抖了一下就是雪翁成果的证明。
“师公,云儿知错。”容云赶紧认错讨好的笑了一下。当然,想让他明白师公为什么生气是不可能的。
不再戏弄小徒孙,厉宁雪运起真气为小徒孙疏导血脉,真气暖暖流过膝盖温暖而舒服,轻轻的按摩小徒孙饱受折磨的膝盖。容云不敢动,任着师公摆弄。半柱香后,整个右腿的膝盖都红红的,已经没有了半点青紫的痕迹,除了有些肿胀还没有退下去。看着差不多了,雪翁放下容云的右腿,抬起被傻徒孙折磨了一半的左腿继续努力……
容云很安静,容云很乖,容云很听话……容云脸上挂着熟悉的傻笑与幸福。
“……”厉宁雪。雪翁老人家想抽人了!
……
回山五日了,厉宁雪整理了自己下山研究的收获,容云照例日常的晨练习武,容云练习师公的鞭法,练习沙场马上功夫马术与枪法,研习易理阵法医道以及兵法等等……容云的生活很充实,容云很忙。虽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很忙。
父亲是弘国亲王,又执掌弘国兵权,学习兵法会能帮到父亲的,容云想。容云很勤奋,四艺均有不小的造诣,只是常年待在山上,实践不多,并没有很完美的融合。雪翁对小徒孙的评价。
师公曾经告诉那个小小的云儿,云儿要努力,师公很忙,不能每时每刻都陪着云儿,云儿要快些强大起来,要学好武功文章,才能保护好自己不让父亲和师公担心,才能救醒母亲……
云儿会努力。容云不说,但是却在心底期待着长大……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3 16:49: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4804971282?share=9105&fr=share
潇湘溪苑罪己诏贴。

本文属同人《霆皇前传》第二卷,标题与内容没有关系,以后总修文会重新命名。

第一卷 永宁瘟疫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4702918788?share=9105&fr=share

百度低眉夺命吧,欢迎常住。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3 17:17:00 +0800 CST  
问下,这里有人是建工或者室内设计专业的吗?

楼主 长空落焰  发布于 2016-10-03 17:33:00 +0800 CST  

楼主:长空落焰

字数:42446

发表时间:2016-10-02 05: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0 20:00:54 +0800 CST

评论数:3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