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相伴永生(兄弟BL年下.温馨轻松)

我家秀一镇楼.求度娘不吞。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0:23:00 +0800 CST  
注意(扫雷):
1. 兄弟两双双重生。

2. 韩溟修(冷酷霸道占有欲强攻)VS韩溟言{萧言}(温柔没心没肺行动派受)
攻霸道到因吃醋而惩罚受。受没心没肺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会考虑后果,经常因离家出走.走出迷雾森林而受罚。

3. 本人蛮喜欢道具的.所以里面可能会有道具.可能会用来惩罚.TJ.情趣..都有可能。

4. 这篇文为长篇.LL没有想过结局,所以会顺其自然.有可能写到后面变成玄幻文.但结局保证HE,过程温馨轻松。

5. 由于家族原因.受会怀孕生小宝宝.雷者不要看后半部。

6. 主cp:韩溟修vs韩溟言 副cp:宵珏VS封御 韩煜擎(前任家主)VS韩煜溪(前任家主夫人) 待定…..

7. LL周一不更文.因为LL的周一课程表从早到晚是满的。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0:24:00 +0800 CST  
楔子
并蒂双生,相生相伴。
命脉之心,彼岸花开。
血泪解印,修罗觉醒。
万千世界,囊中之物。
并蒂折损,涂汰生灵。
心心相印,逍遥时空。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0:25:00 +0800 CST  
第一章. 殇
漆黑的深夜万籁俱寂.只有天幕的银月静静地照耀着这一片神州大地.海州省的北郊外是海州省的禁地——迷雾森林,进入者无一生还,由于一年365天里森林迷雾丛丛而得名.但是这不仅仅是被称之为禁地的原因,据据说森林中心矗立着一座豪华的古堡.

而迷雾森林同古堡的所属者是——韩溟修.说起韩溟修,华夏高层无不是赞不绝口同时又是忌惮万分.自韩家夫夫遭遇空难,韩家长子从小不知所踪后,韩家陷入混乱局面.年仅15岁的韩溟修独自扛起全部,在父亲一代已经摇摇欲坠的长老会立即被他连根拔起铺就了鲜血淋漓的家主之位.拿捏着北方的黑道着手整顿陷入恐慌的天际集团,留下冷血无情的形象深入人心的同时坐拥华夏霸主地位.而他现今年仅28岁.
深夜的恐慌笼罩着白雾皑皑的森林,在这深夜里,市区早已进入沉睡,而位于森林中心的韩家古堡里却是灯火通明.位于古堡三楼的主卧外静静地站立着三名男子,其中一名男子站在走廊的窗口默默地着窗外确无任何焦距,他的身材伟岸个头近一米九,黑色的衬衫开着两个扣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令人浮想联翩,脸部的轮廓鲜明如刀刻,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刚毅俊挺的脸孔,异常阴沉紧绷着,深邃的墨眸如阴暗的黑洞让人放佛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如今却全身散发着一股冷寒的气质令人不敢靠近。此人正是韩家的家主韩溟修。

两名男子无言地站在男人的身后.其中皮肤白皙的俊美男子略微担忧的望着身前的男人,欲言又止。如若华夏高层之人看到这名男子他们必会认出此人正是天际集团表面上的总裁宵珏。而身旁皮肤古铜的男子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魁梧的身材如大山般站在男人身后表明着自己坚定的立场,此人为北方黑道阎绝的老大封御.在两个人还是孩童时期被韩溟修捡到后在前任家主的准许下一起长大.三人虽是从属关系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韩溟修拿两个人当亲兄弟。

“请节哀.言少本无生命危机.但不知为何体内无一丝的生机”突然房间的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名医师,是韩家名下医院的院长.此时半百的老人直直的望着因他的话转过身来的韩溟修.无一丝感情的说道.

“不会的…”韩溟修重复的喃喃着,毫无焦距的深邃眼眸起了一丝波澜。焦躁与不安充斥着那双迷人的眼眸。男人冰寒的周身弥漫着浓浓的绝望,王者一般的男人此时展现着绝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恐惧与不安.韩溟修惊醒立即冲进房间到巨大的四柱床边.看着床上脆弱的人痛彻心扉.

“修…你来了”床上的人是韩溟修的主治医师萧言.同时也即将是他的爱人.可是……。

“恩”韩溟修坐在床边.握着床上之人的手,不知如何以对。床上之人本就毫无血色脸更加苍白.白色的衬衫被血浸染衬的男子温润的五官宛如病娇的美人令人格外心痛。

“修……你没事!太好了。”虚弱的萧言说话断断续续,令随后跟来的宵珏与封御别过头。不忍直视!

本来家主打算在拿下南方最大的黑道枫桦后向言少表白求婚.却不想言少偷偷跟去了现场为家主抵挡了打向家主的致命一击.整整救治了两天却不想。。。

“修.我还..没有..嫁给你!我好..不甘心.我还想给你…生..好多孩子,然后..我们一家一起…环球旅行..看不同的风景..我给你..做饭…你挣钱..给孩子们..买…玩具…修..我爱你”。空气中没有了一丝呼吸.看着那幸福的闭上眼睛的人.房间内重重凄悸.

“我答应你.我全部都答应你”韩溟修伸手抚摸上萧言冰冷的脸庞.话语颤抖.一只手抓住心口的衣襟.这里痛彻心扉,仿佛有无数锤子砸在上面绞痛难耐.忽然他察觉到了不对劲.放置在萧言脸庞的一只手蹭了蹭察觉到了一丝不平.慢慢掀起

“这是…”宵珏与封御看着家主掀开言少脸上的一层皮.惊讶万分!后,与韩溟修九层相似的五官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韩溟言”一丝血泪划过韩溟修的脸颊低语.煞气开始弥漫在男人的周身.放佛地域的修罗经万年的呼唤而从沉睡中苏醒.没人注意韩溟修的胸口一朵妖异的彼岸花徐徐盛开.同时,萧言的额头上同韩溟修一样的彼岸花摇曳漫漫竞相呼应。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0:31:00 +0800 CST  
第二章.真相

“韩溟言”一丝血泪划过韩溟修的脸颊低语.煞气开始弥漫在男人的周身.放佛地域的修罗经万年的呼唤而从沉睡中苏醒.没人注意韩溟修的胸口一朵妖异的彼岸花徐徐盛开.同时,萧言的额头上同韩溟修一样的彼岸花摇曳漫漫竞相呼应。

“阎一.滚出来”冰冷的低吼从韩溟修嘴里溢出.原本空荡的床沿左侧忽然出现一个人影.黑色的紧身衣裤.低微到不可察觉的存在感,俨然是韩家家主的专属暗影守护组织——阎卫.

“解释”冷峻低沉的声音好无一丝感情.

“朱雀.青龙.白虎.玄武四护法及旗下星宿全军覆没。言少说您不能没有他们的相助.因此用自己的生机扭转了他们的死运.还有言少曾经说害怕您抵触双生之恋.因此不敢真面目示人”一板一眼的语气.无任何情感!传说他们每个人都是杀手.被他们盯住的人不管逃到天涯海角活不到第二天.他们除了留下保护家住与家主夫人外,都被派遣到世界各地收集着目标的资料.这就是自小培养令华夏高层乃是世界各阶层闻风丧胆的韩家阎卫.

“让他们滚去刑堂领罚…”

“溟修,不可!言少用生命换来他们的生机.你不要辜负他”听到这个命令.宵珏立马出声阻止.

“下去吧!”韩溟修说完.他感到了身体的血液越来越热.浑厚的内力撞击着身体的各个方位.炙热与冰冷反复交替.这让他想起了家族里的传说的.这代表着他修罗族的血脉觉醒.

修罗族——可吸纳天地灵气为己所用.传说远古时期,修罗一族在天地初始并开始存在,他们运用天地灵气治疗病患被天地生灵所喜爱,灭杀祸患,扶持明君,可谓呼风唤雨.被天地生灵所喜爱。但不长久便被各方势力忌惮,联合虐杀.本就稀少的修罗族面对数千万强者再如何强大都渐渐被磨杀.最后所剩无几。最后修罗族族长结合各位长老以自身生机为契启动秘籍改造了仅留下的一对双生子,改变其中一人的体质使其可受孕,并撕裂空间传送至其他位面.而修罗族的标志便是血色的彼岸花。

“言言.我们结婚。你曾说,要嫁我为妻”记忆回到四年前.那天阳光温和,韩溟修在前院的凉亭上看文件.萧言坐在不远处的秋千上荡着,千年古树上挂着的秋千结实而无险,由于家规萧言不敢乱走,因此荡秋千成了他每天最喜欢做的事。

“修。我希望总有一天能嫁你为妻”萧言看着低头批文件的男人。忽然说道,清澈的墨瞳是满满的认真。

“。”韩溟修抬头望着他。冷峻的脸庞无一丝波澜。后别过头默默地看着文件,却什么也看不进去了。紧紧捏着手中的笔,青筋暴起。他知道他在逃避.他的心中永远只有一个位置,那个位置留给了他的双生兄长,再无一丝缝隙。
----------------------------------------------------------------分割线---------------------------------------------------------------
天历2486年,四月中旬.韩家邀请社会高层参加家主的婚礼,却不想是一个冥婚.几天后,人们发现所有去韩家参加婚礼的人都无一回归。空气中隐隐传来躁动,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天历2486年五月.各地传来无故凶案,每个尸体都没有伤口,只是体内无任何生机,世界各地陷入巨大的恐慌。华夏,凤凰县.走在路边的人群恐惧的看着逐渐靠近的男人,男人所到之处,无一幸免.空气中传来毫无感情的声音。“你们都给我的言言陪葬”

“言言,等我!马上过去陪你”男人望着血红色的天空,继续前行。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5:35:00 +0800 CST  
没有人吗?难道这篇文没意思???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5:36:00 +0800 CST  
新人写文,求支持!!!!!!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5:41:00 +0800 CST  
第三章.重生

“请问。。你还好吗?”韩溟修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声音.他慢慢睁开沉重的眼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运动鞋,然后白色的紧身裤衬着纤细紧实的大腿,在往上是黑色的字母T与白色的外套手持一柄透明的雨伞,白皙温润的五官,清澈的眼瞳静静的看着自己.熟悉的雨天,熟悉的可人儿。这正是他与言言第一次相遇的场景,长老会的余孽制造了两方黑道拼杀,他被卷入其中,被拿余孽偷袭成功。阎卫被他派去任务.因此他身边空无一人,一人难敌千万手造就他如今的狼狈。

“你要一直跟着我吗?”韩溟言撑着伞慢慢走在回家的的路上,偷偷摸了一下脸颊,人皮面具还在。可是这个人什么还要跟着自己,跟他说话吧,又不搭理自己.本来这一世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牵扯的.因为自己知道他永远也进不了这个人的心。

“.”韩溟修没有回答,依旧跟着眼前的人.惊疑,喜悦在心中蔓延。又有些不定.记得前世他是被言言扶到车里,带到了附近的酒店并被救治痊愈,被眼前人的医术所折服并把言言带回了迷雾森林的古堡作为他的主治医生一直生活在一起。可是,现在这里没有车,而酒店也早已路过。前世的轨道似乎便可。。。。

“哎……”韩溟言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人不管前世今生依旧是那么沉默寡言。难道今世还要跟这个人不缠不休?直至生命的尽头…..。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到家了,韩溟言松了口气。男人身上的伤势很重,他没想到身后的人会一声不吭的直直跟着他走.一走就是近两个小时,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

“李嫂,我回来了”韩溟言用钥匙打开了门,现在这个时间李嫂和李管家应该都在别墅。

“少爷,您回来了!饿了吧?我做了鸡汤,一会儿给您端过去”李嫂从厨房走出来看到自家少爷回来马上把鞋架上的拖鞋放到韩溟言的面前,眼里是满满的疼爱。

“这是??”李嫂放完拖鞋抬头,发现少爷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单薄的衬衫墨色的黑裤,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却抵挡不住那淡漠高贵的气质。韩溟修静静地看着李嫂,三十左右的年纪,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记得后来这个人和她的老公一起被他带回了古堡.成为了古堡的保姆及管家。

“我在路上捡的,对了李管家呢?”韩溟言没看到李管家的身影疑惑的问道。

“那老头说药房空缺了一些药,他去庄子采些回来”

“恩!”韩溟言带着男人上了二楼的主卧,示意男人躺上去.随后坐到床沿给男人把脉

“受这么重的伤,你还一声不吭,你是疯了吗?”韩溟言蹙着眉无奈的摇摇头。韩溟修只是撇过头不语.心里是重重的谜团.一切都偏离了上一世的轨迹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8:54:00 +0800 CST  
第四章.坦白

“等一下.我去煎药.我把药膏放在了桌子上记得涂”韩溟言说完便走出房间至楼下的药房,这是一个百平的房间室内充斥着浓浓的药香,室内的四周是放置各种药草的红木柜,柜子上的所有暗格上都标明了药草的名字.屋内的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桌子,桌上都是处理药草的各种工具上面还留有药草的碎屑。韩溟言走上前从多重暗格中拿出自己需要的药草,然后在水中浸泡了一下开始煎药.

韩溟修躺在四五人睡觉都绰绰有余的巨大四柱床上,看着床顶默默的发呆。记得言言四岁在家中无故失踪,自己开始从无忧无虑的生活中逼迫自己迅速强大并不断地寻找着爱人.言言永远不会知道在他们只有三岁时自己就发誓一定要娶自己的兄长为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母父就是父亲的兄长。这也是父亲自他出生开始就一直灌输在他脑海的要求。因此他一直视兄长为他的所有物,他也从来没叫过哥哥,一直叫着言言。言言更正过多次后来便放弃了。

十五岁是韩家嫡系的成人礼.过早成熟的韩家子嗣比普通人的成人礼更加的早。那一年他接过了家主的信物接人了家主之位.而父母假借飞机失事去借任修罗族本家的家业——克洛斯菲尔德家族.

“涂好了吗?”韩溟修沉默的看着推门而入的韩溟言。手中是一个木色的托盘,上面有一个瓷碗,一股中药味传来他知道那是煎好的苦药。

“根本就没有动嘛。。”韩溟言看着分毫没动的药瓶就知道这个男人没有听话。无奈的把碗递过去示意男人喝下去。

“你给我涂”韩溟修没有犹豫的喝下药.毫无波澜的眼眸静静地看着韩溟言要求道。

“好吧”看着韩溟言理直气壮的语气.韩溟言只有服从,谁叫他依旧深深的爱着眼前的男人呢。扒开男人的衣服,看着上面密密麻麻们的刀痕,棍棒的淤青,擦过的枪伤。韩溟言感觉心里钝钝的痛。由于药膏里有一些安眠的成分,韩溟修疲惫的闭上眼睛.却没有陷入沉睡。他怕,怕眼前的人再次不见了,怕再次醒来这个人又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再也不会用那温润的眼神充满爱意的看着他。

“没想到又回到了原点。我追了你十年到头来还是抵不过你心中的人,我无数次问你那个人是谁,你一直都在逃避,我把十年的美好给了你甚至生命。但是我还是没有得到你的心,兜兜转转我重生在两天前,今天我本不想出去,但回过神我再次站在了你的面前。老天是何意,你不爱我为何再次让我们产生交集.痛苦的只是我啊!好不公平”过了一会儿看着韩溟修均匀的呼吸,韩溟言淡淡的开口。

“啊……”忽然,韩溟言感觉到了一股推力,一阵晕眩便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双肩被韩溟修紧紧地扣住。抬头发现男人正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望着自己隐隐夹杂着喜悦。

“言言”韩溟言惊叹这个男人的毅力,在安眠的药效下依旧清醒着.又发现不对,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他记得自己没有告诉这个男人。

“我爱你!我心中的那个人是——韩溟言。十年后的事不会再次发生”韩溟言看着小人在自己的话语中越来越睁大的眼睛.满满的喜悦溢于言表。现在他确定他再次拥有了这个人。这样之前一切的偏离都有的解释。

“修……”现在韩溟言也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同自己一样重生了。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8:55: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舸漱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8:56:00 +0800 CST  
下一章:《家规》
亲们!潜水的都出来吹吹风啦.....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19:33:00 +0800 CST  
嘿嘿嘿!潜水的都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3 21:43: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舸漱@陌殇遗忘
@婵不离娜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4 08:46:00 +0800 CST  
第五章.家规
“言言”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缓缓的伸出手同上一世一般揭掉身下人的假面具。

“对不起…..”看到男人手上的人皮面具.他知道这个男人全都知道了。韩溟言撇过头,不愿意看到男人的表情

“解释”韩溟修掰过韩溟言的头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我四岁被拐,那些人把我拐到了一个无人的岛屿。我开始在那个小岛上生存,好在修罗族的血脉让我与岛屿上的生灵们相处得很好。偶然间让我发现了一个山洞,山洞的主人是千年前的鬼医,里面有他生平对医术与毒术的研究,在那里我慢慢学习医术等全部精通我已是十六。随后我搭乘偶然路过的轮船而出岛,但是他们把我误当成你想把我灭杀,无法我给他们下毒逼迫他们把我带到华夏,后我一直以面具示人”韩溟言看着男人冷峻毫无表情的脸庞,慢慢叙述这十四年的经历。

“后天随我回韩家古堡”韩溟修抚摸着自家爱人白皙如婴儿般嫩滑的脸庞.无奈这么近的距离都没有发现这个真相,傻傻的让人去寻找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人。

“恩”韩溟言知道,早晚都要回去的.

“修,你爱我吗?我指的不是兄弟间的……”韩溟言想再次确认一下,不确认他感觉有一个枷锁紧紧的锁住他的心,让他难受不安。

“自出生父亲便一直跟我说,你以后便是我的妻子。而我一直把你当我的所有物,除了你,我的心中无任何缝隙让人驻留”韩溟修知道不把话说开,言言心中永远有一道墙把他们隔开一步,无法靠近。

“嗯..唔”韩溟言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弥漫,他感觉现在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看着忽然靠近的脸庞一愣,嘴就被堵住了,这是他们两世第一次接吻,霸道的吻啃咬着他的薄唇,男人毫无章法的乱肯显然是一个新手。韩溟言也被这这吻法整的呼吸困难,捶打着男人宽厚的胸膛。

“呼呼呼……修,你没接过吻?”男人终于有点良心放过了狼狈的韩溟言,听到爱人的问话,默默的撇过头。

“好啦,我们彼此彼此”双手抓住男人的脸掰过来,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

“我爱你修!不会在扔下你一个人。我们要在一起,直至天荒地灭”韩溟修修罗族的血脉觉醒,作为血脉相连的爱人..韩溟言作为修罗族的血脉也一起被觉醒.觉醒血脉的修罗族是天地的宠儿与天同寿。听到韩溟言的话.韩溟修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打算把这件事实施下去。


“记得古堡主卧里梳妆台上的牛皮纸吗”韩溟言一愣,作为韩溟修的主治医师他进过韩家古堡的主卧,记得离大床的不远处是一个大气又精致的梳妆台,那个梳妆台曾经是母父用的。而梳妆台的台桌上贴着一张牛皮纸。是历代韩家家主对家主夫人的要求即韩家家规。

“背一遍”

“第一条,禁止做出伤害自己即自己身体的事情。
第二条,一日三餐.一餐都不可缺食。
第三条,晚上如若晚归.必须打电话告诉家主.以八时为界限。
第四条,严禁撒谎.欺骗等行为.要相信家主。
第五条,饮酒不可超过一瓶.禁止吸烟。
第六条,外出的行踪报备给家主.不可无故失踪。
第七条,不可贪凉.少吃垃圾食品。
第八条,少去歌厅,禁止去酒吧,夜店等场所。
第九条,随身携带药玉,不可再没有家主的允许下私自拔掉。
第十条,受罚时可喊叫,但不可抵挡,逃避,咬唇。”韩溟言咬咬唇,满脸羞红。轻轻的把记忆中的家规背了出来。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4 08:47:00 +0800 CST  
第六章.第一次受罚

“犯了几条?”韩溟修翻过韩溟言的身体,扒下裤子使爱人的下体赤L着趴在自己的腿上,并在其腹下塞了一个枕头这样挺巧的臀部高高的撅了起来。

“两条…”这样的的情景曾在在父亲和爹爹还有宵珏和封御的身上看到过,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韩溟言怕怕的扭了扭屁股。

“啪…不要动!一条二十,一共四十。记着家规第十条”韩溟修看着腿上乱动的爱人,一巴掌拍上去.瞬间一个深红色的巴掌印印在韩溟言白皙的臀上.这在韩溟修的眼里是赤LL的诱惑。

“啊!”火辣辣的痛感在身后炸开,韩溟言忍不住仰起头轻喊。

“啪啪啪啪啪”连续的五下不间断的打下去.左臀以深红一片。晶莹透亮放佛可口的樱桃令人忍不住想一口咬下去。

“啊唔!….痛”韩溟言咬唇,这只是第五下而已就这么痛,剩下的要怎么挨??.

“啪啪啪啪啪,这么快就忘记规矩了?”冷冷的声音在头上响起,韩溟言已经,立即松开唇,把头埋进男人抱着自己的臂弯里。

“不要…我不敢了”

“啪啪啪啪啪,再让我发现,就加二十”

“啊!…唔…..修.求求你换个地方。”左臀早已青红泛着一丝紫.韩溟修常年练武臂力不可小觑.韩溟言忍不住开始泛泪求饶着。

“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十下不带一丝停顿的击打在右臀上,原本白皙的右臀开始深红肿胀,火辣的痛感折磨着韩溟言的精神。开始咬唇挣扎,企图逃避这顿责罚。

“家规第十条是什么?”韩溟修微微眯眼,看着爱人不复白皙的臀瓣,不说心疼那个是假的,但是这顿打不可逃避.他要把家规深深刻印在爱人的心中,如若违背就是今天这下场.他不想这个人再次从眼前消失。看着爱人逐渐冰冷的身体,那种痛彻心扉他不想再次尝试。

记得父亲第一次把家规告诉他时说过,实行第一次家法不可轻,要让家规深深的印在对方的身心.否则这个家规没有存在的必要。那是父亲是不是知道言言总有一天会回到他的身边.是啊!韩家双生子不会过久的分离,这是千年来实践的结论。

“受罚时…可喊叫,但不可…抵挡逃避…咬唇!我错了.修,不要”韩溟言惊觉.抬起头看着韩溟修冷峻的双眸连忙求饶.在加二十,他会死的。

“加二十”回答韩溟言的只是冰冷的三个字。

“啪啪啪啪啪啪……”毫不拖沓的十下再次击打深红的右臀.

“啊!呜呜呜…..不”疼痛再次炸开,眼泪如决堤的河坝开始泛滥.

“啪啪啪啪啪”看着伤痕累累的臀部,韩溟修连续五下打在了臀峰上.

“啊!痛…呜呜呜..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深深的痛楚,韩溟言不敢咬唇只有把头深深的埋在韩溟修的臂弯中,用泪水浇灌着其衣袖。

“啪啪啪啪啪啪啪……”停顿了十秒,连续的十下再次击打着韩溟言的臀峰.留下一片青紫,感觉到袖口的湿润.韩溟修心疼的无以复加,只是想着快速结束这对爱人还有对自己的折磨。

“啊啊啊啊!呜呜呜….我错了.修..求求你饶了我吧”

“啪啪啪啪啪……”打完最后的十下,韩溟言全身如泡在水里一般,白皙的脸庞贴着汗湿的发丝,韩溟修绕过伤口迅速抱起爱人.原本白嫩的臀部无一点完好到处青紫肿胀。

“好了!结束了.不哭了”韩溟修笨拙的轻轻安抚爱人.吻掉那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重复那几句话。

“修…你坏..你混蛋..”

“好.我坏我混蛋”

“…”感觉到怀里再无任何动静.韩溟修一颤迅速低下头查看,才惊觉只是睡过去了而已.韩溟修一笑,拿过床头柜暗格里的消肿止痛喷雾,喷在那伤痕累累屁股上。随后走进浴室拿着用温水泡过的毛巾轻轻擦拭着韩溟言的身体。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4 08:53: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舸漱@陌殇遗忘
@婵不离娜


今天LL有事情.所以现在两更全部奉上,晚上会不会更文待定.么么哒~爱你们哦!

by:爱你们的月子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4 08:59: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舸漱@陌殇遗忘
@婵不离娜@守护者de爱@N救赎O
@谁比谁真佳 @dmz繁华落尽 @季风回响
@可爱的i12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5 10:47:00 +0800 CST  
第七章.温馨

“唔….恩”韩溟言睁开眼发现环境变了,但是这个环境对他来说来得更加熟悉。二三百平的房间,精致华丽的欧式风格,棕色和米白色为主调的设计,韩溟言知道自己被带到了海州省的韩家古堡中。

“咚咚….”

“请进”敲门声响起,韩溟言的话音刚化.门便应声而开.李嫂托着一碗粥和几份小菜进来。

“少爷,您终于醒了。您已经睡了两天了”看到李嫂一愣,随即又释然。听到李嫂的话原本没啥知觉的屁股开始隐隐作痛。韩溟言咬咬牙…忍了!他还是蛮有自知之明的,不管回炉重造还是修炼个千万年他永远打不过韩溟修.这是他在小时候就实践来的真理。

“李嫂.修呢?”

“家主在书房”李嫂回答,看着自家少爷又欲言又止。

“我知道李嫂很疑惑,但是就如李嫂所见,在我们韩家亲兄弟相爱结合才是最正常的”看到李嫂的表情,韩溟言就知道李嫂要问什么。韩溟言温婉一笑,自他回到大陆一直都是李嫂和李管家在照顾他,他相信这对夫妻的人品。前世就是最好的证明,到最后这对夫妻疼着自己宠爱着自己,在韩溟修那边碰壁时一直都是这两个人陪在他身边安慰着自己,当然还有宵珏和封御那对夫夫。

“好!李嫂相信少爷自有分寸”李嫂知道自己多说无用,两年的时间足够李嫂了解自家少爷的性格,那是做出决定就是十头牛拉不回来的。

“谢谢李嫂”

在床上躺了一上午,韩溟言有些待不住,想到前院千年古树上的秋千,立即走下床简单穿上衣服便下楼。慢慢走近那稳稳的秋千,坐上去后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睁开眼便看到了自家男人看了自己一眼便走向不远处的凉亭。

“修。我希望总有一天能嫁你为妻”看着男人坐在凉亭静静地看着自己,韩溟言突然脱口而出。随后便走向男人的身后伸手抱住其脖子,把脸埋在男人的脖颈。

“你已是我发妻”韩溟修拿出一个古朴的戒指,深紫色的戒身,复杂精致的花纹传出浓浓的远古气息令人浑身一震。

“啊!…”看着戒指发愣之际,回过神便发现自己被按倒在凉亭的木桌上,唇上湿热的气息提醒着他正在发生的事情,微张嘴一个柔软便闯了进来侵占着他的领地与他的柔软共舞缠绵。

“呼呼~修你变熟练了”韩溟言温柔地看着他,但是他相信这个冰冷的男人绝不会找人练习,应该是找了封御学习经验了。。。韩溟言低笑,想着两个面瘫面对面传授者经验就想笑。

“看书”男人默默的吐出两个字。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5 10:50:00 +0800 CST  
亲们晚上还有一更哦!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5 12:24:00 +0800 CST  
亲们晚上可能更的会晚些。大概八点左右才好!!因为月子正在努力写明天要交的论文。。

楼主 月樱瑷  发布于 2016-05-15 13:34:00 +0800 CST  

楼主:月樱瑷

字数:28415

发表时间:2016-05-13 18: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0 19:50:56 +0800 CST

评论数:9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