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红烛引(耽美3p)(温馨无虐)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3 13:07:00 +0800 CST  
《红烛引》

楔子
雨落石板青花墙,月照浮花红灯巷。
十年前的武林大会顾酒认识两个人,一个嚣张飞扬,一个内敛深沉。如果不是那一场意外,或许我们早在一起了。
十年后,一个是是武林第一高手流云庄庄主秦少陵,另一个是武林第一神医无忧谷沈白秋。
当二人势力已定,还会放走心爱的男人吗?再次重逢三人又该如何相处?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3 13:08:00 +0800 CST  
第一章【重逢】
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开始了,许多江湖人士早早便来到了流云镇,一些有头有脸的便入住流云庄。清心堂内秦少陵和沈白秋相对而坐。
“你猜他今天会来吗?”沈白秋皱着眉头闻道。
“他来不来是我流云庄的事,与你何干?”秦少陵勾起嘴角回答道。
“十年前就在斗十年后,你还是这样,毫无…长进”沈白秋低吮了口茶说道“白头仙人曾为顾酒预言:命运多舛,唯黑白二星相伴,少时一命劫,不可倾心。是双赢还是双输,你自己选择。”
“让你进来便是做了选择。”秦少陵冷声道“酒儿自幼便知命数,可还是喜欢上了齐石,真是欠揍!”
“难得的意见相同,不过酒儿多病,我俩在他面前切忌吵架。至于齐石,命定之日,当断则断。”
树叶簌簌,江湖人聚集在大堂前,高高的擂台平地而起。武林大会不仅仅是年轻人出头的机会,更是许多人下生死战的擂台,十年前顾酒对齐石下了生死战。
“庄主,顾谷主来了。”玉矜扬声说道,玉矜是流云庄的影卫,以忠诚聪明为秦少陵所信任,再加上是沈白秋少时伙伴,玉矜也算是深得宠信。
话毕,秦少陵与沈白秋同时起身往外走,进了大堂,一抹红色便撞入眼前。过白的皮肤显得有些病态,明亮的桃花眼带着眼角一抹嫣红,樱红的嘴唇微翘好似撒娇又好似索吻。胭脂色的云鲛纱暗藏锦绣山河,腰间一个小巧的铃铛时不时发出声响。来人嘴唇轻动,清冷的声音传来“小黑小白,你们来啦。”
听到这声音,众人不禁为他捏把汗,敢这样称呼二人的怕是只有他了。
不过秦少陵和沈秋白并不生气反而笑着拉起少年的双手,一人一只进了主厅。
江湖人面面相觑也跟了进去。
“武林大会正式开始!第一场年少成名取红绸。地点山下无人林。时间至今日午时,取绸这胜。”玉矜朗声说完,不少少年便纷纷出动一跃出了大殿。
因为比试者须是20岁以下,所以大多数武林前辈都停留在大殿等待结果。
“齐石来了吗?”衡山掌门李季询问道。李季作为顾酒师娘的师兄,对齐石那是恨之入骨。
“李掌门如此后爱,后生怎敢不来?”门外走来一位白衣男子,儒雅风流,只是眼里总带着些算计。
“哼,厚爱可谈不上,待到生死战完,江湖上便没你这个人了!”
李季不可置否的笑笑,看向站在主位上的顾酒“酒儿好久不见。”
“师兄别来无恙。”顾酒淡淡回了一句。
“酒儿真是冷淡呢。”说完便作势要抱上去,只是还没碰到衣服边儿,就被秦少陵和沈秋白二人拦下,顺带附赠两个白眼。
“齐兄若是没事还请站回去。”沈白秋冷声道。
说完秦少陵和沈白秋便拉着顾酒进了里屋。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3 13:09:00 +0800 CST  
第二章【命定之日?前奏】

说完秦少陵和沈白秋便拉着顾酒进了里屋。
淡淡的熏香萦绕着,桌上摆着几盘茶点,上好的茶温着,顾酒四处看了看,房间简单却不简陋,一束白花插在花瓶中,房间四处透着淡雅。
秦少陵领着顾酒坐下,将茶递给他问道“你对齐石胜算如何?”
顾酒想了想,吃着沈白秋递来的糕点,慢慢地说道“一半一半吧,他承了师傅的刀法、刚劲,我承了师傅的轻功和师娘的剑法。谁能赢过谁还真说不定呢。”
“你告诉我说不定你会起立生死战,你是不是又欠揍了。”秦少陵拧着顾酒的脸说道。
“本来就是嘛…嘶…你放手……疼!我立生死战还不是那些人逼得,他是师傅的儿子再怎样的我也不可能杀了他。”顾酒揉着脸委屈的说道。
“你不会还喜欢他吧。”沈白秋微眯着眼不爽的说道。
“谁说我喜欢他啊!那是你们自己的理解好不好!我只把他当哥哥。”顾酒无语说道,当初这三人就不对盘,每天打个你死我活,现在怎么还这样。
“不喜欢你天天给他做饭?”秦少陵一边冷声说道,一边想着:都没给我做过饭!
“而且他受伤了还亲自给他上药。”沈秋白心里默默说道:还用的我的药!
“这点破事儿你们至于吗?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当然比你们两个亲啊。”顾酒亲字还没说完,腰间便被两人一人掐了一下。
顾酒无语的捂着腰,心说你们两个醋罐子真是够了。
“杀了你一百个师兄弟的哥哥?”秦少陵不屑。
“还差点气死你师娘。”沈秋白补充道。
“但他是我师娘的儿子,师娘从小养育我,我不能绝了他唯一子嗣,因此劝他回头才是上策。”
“他要是回的了头早回了,你没看到今天他把西域人都带了吗?25个武士皆是高手,狼王对他的重视你没看见?”秦少陵皱眉说道。
“那我还能怎样?算了,不说了,能不能赢都是问题,先看看第一场谁拿绸吧。”说完便先出去了。
午时刚到,一位黄衣少年便领着红绸来到了大殿,身后几位少侠不断追赶也没能阻止,无奈只好丧气的站在一边。
第一场比试结束,玉矜领着各位掌门入座享用午餐。午餐后各自回到房里休息以等待下午真正的比试。
两个时辰一过,战鼓被敲响,各位掌门陆陆续续来到了通天擂。
这次的武林大会共三场生死战,原因都是因为一方背叛师门,残杀同门。或许你会问为什么不当时就斩杀?原因是十年前的中原武林正直衰败时期。高手已老,后辈却还没培养成熟,这个时候,西域天阴教便趁虚而入先后教唆了凌云谷大弟子李季、暮云庄弟子齐白、飞霞堡弟子淮安叛入邪教。其三人奸邪不分,六亲不认,武林一时动荡不堪。
天阴教主更是喜怒无常,三两天便骚扰一下小门小派,近几年,由于三大派忘忧谷、流云庄、凌云谷的结盟及五岳剑派的崛起,天阴教早已撤出中原。但可疑的是天阴教主为何非要李季三人要参加这武林大会,按理说生死战是中原武林单方面立下的,他们大可不理不来。况且就算武林大会讲求来者是客、以和为贵,天阴教又凭什么认为我们能不计前嫌让他们安然无恙?而且若是不小心死了一两个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思及此处,顾酒三人不由得皱眉,天阴教究竟有什么阴谋?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3 17:49:00 +0800 CST  
基本每天更文,长篇he,坑品良好!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3 21:50:00 +0800 CST  
第三章【命定之日•比武】

思及此处,顾酒三人不由得皱眉,天阴教究竟有什么阴谋?
思绪纷杂,等顾酒三人回过神来时,李季已缓步走上擂台。
顾酒微微皱眉用眼神示意秦少陵和沈秋白:怎么回事?第一试不是他呀?
秦少陵与沈秋白微微摇头示意不知道。同时擂台上的李季向前一抱拳朗声道“淮安今天身体不适,我让他小作休息,酒儿我们先来?”
顾酒纵身一跃上了擂台说道“承让。”
李季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手里瞬间拔出了立棱刀向顾酒砍来。
顾酒后撤一步,双生剑出鞘挡住了刀刃,同时抬起一腿直踢向李季后腰。
李季不慌不忙在刀上一借力猛的向后退去避开了顾酒的攻势,瞬息之间二人又回到原位。
静默片刻,李季轻抚长刀说道“师弟内力见长啊。”
“师兄也不赖。”
“只可惜酒儿你终究是太嫩了!”话音刚落,李季前斩数刀,瞬间内里四卸,内里稍差的人纷纷向后退去避开这股内劲。
顾酒皱眉借着通天擂向上避开,李季再一斩劈开擂台。
顾酒借力跃起,接连在空中踏出十三步,双生剑一攻一守向李季刺去。
“凌云十三步!”人群中不知是谁惊呼一声。
“后生可畏啊。”少林方丈玄静感叹道,凌云十三步乃世间最高轻功,不用借力在空中连踏十三步,若是没有极高的天赋是绝不能练成的。
与此同时,擂台上两人已交手数十回合,李季的右肩被刺中,顾酒左手被砍伤,擂台上打的不可开交。秦少陵与沈秋白皱眉:对于顾酒来说比武焦灼可不是好事儿。
显然顾酒也明白这一点,李季攻势逐渐加强,而自己却明显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这时,顾酒两手一撤,右攻左守换为左攻右守。紧连着一系列招数都成为了反招,本开游刃有余的李季变得狼狈起来。
凌云谷的招数本就精妙难解,本来仗着同门李季才得以见招拆招,
如今一换反倒有些措手不及。
没等李季完全适应,顾酒又再次换手。如此一来李季完全没了优势。
“顾少侠真是天才啊!如此灵便的招数真让人招架不起,再加上那独一无二的轻功,同龄人怕是只有那二人能与之匹敌了。”华山掌门岳灵清感叹道,目光看了看秦少陵和沈秋白,又看了看台上灵动的身影,摇摇头心道:这看的人倒是比比的更紧张。
擂台上的情势越来越清晰,顾酒已逐渐占了上风。李季接连后退,毫无规律的剑四处刺来,李季一愣眼前一抹红衣掠过,同时便感到双肩一疼,回过神来时便已被钉在了长柱上。
“师兄……”顾酒嘴唇微启,轻轻理平李季的衣裳,“师娘很想你,不回去看看吗?”
李季看着眼前已经长大的小师弟,动了动胳膊脱离双生剑,身体微微前倾凑到顾酒耳边低声说道“师弟,时间到了,我要走了。帮我照顾好师娘,事情结束后我一定给你答案。”
从四肢开始麻痹的感觉使顾酒睁大双眼“你什么意思?喂……唔…”
顾酒视线越来越模糊,在失去意识前看到了秦少陵和沈秋白飞奔而来的身影。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4 12:15:00 +0800 CST  
第四章【骚乱?受伤】

顾酒视线越来越模糊,在失去意识前看到了秦少陵和沈秋白飞奔而来的身影。
再次醒来已是傍晚,顾酒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生闷气的两人无奈的开口“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发生什么事儿了。”
“你自己没感觉吗?”沈白秋疑惑的说道。
“什么感觉?”顾酒看着二人神神叨叨的样子觉得蛮好玩。
“你自己看吧。”秦少陵将他的上衣拨开,沈白秋递来一面镜子。顾酒愣了片刻,自己左肩靠近锁骨的地方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火红的毕方。
“这不是也挺好看的吗…嘿嘿”顾酒尴尬的笑笑,毕方是招来灾祸的图腾,自己又得罪了哪门子大仙啊。
“好看个大头鬼!”秦少陵拧着顾酒的屁股说道“我问你李季最后给你说啥了?他是不是亲你了!他刺你为什么不躲?”
“放手啦,好痛,小白救我!”顾酒捂着屁股蹬蹬蹬跑到小白怀里。沈秋白顺势搂了上去,帮他揉了揉屁股。
“我那时候已经昏了好吧,怎么这个也怪我。”顾酒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慢慢讲李季最后的话竟给他们听。
“他什么意思…算了,你先休息我去应付一下崆峒派他们。”说完秦少陵拍了拍顾酒的头嘱咐了几句走了出去。
“应付什么啊?发生什么事儿了?”顾酒倚着沈秋白玩着他散下来的头发漫不经心地问。
“崆峒二老死了,百花派在流云镇的分舵也被剿灭了,除了一些有实力的大门派其他的门派都出现了一些状况。所以现在流云庄门口全是江湖人,他们都希望我们出来主持公道。”沈白秋眼圈泛青,显然也是因为这事儿被烦的不行。
“你要不要去休息啊。”顾酒摸着他的脸有些心疼的说。
“你还是先心疼一下你吧,我问你我教你的吐纳法你练的怎么样了?我给你开的养生药你又断了多少天了?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珍惜。要是我把这些告诉秦少陵你屁股还要不要了。”沈秋白拍了拍顾酒的小屁股揶揄道。
顾酒脸通红,勒着沈秋白的脖子狠狠的说“你老没意思了,我不管!你不能告诉他。”
“我不告诉他他就不知道了?你以为他是你那么好糊弄啊。就算他不揍你我都揍你,这几天你好好养伤伤好了我们再来算账。”沈秋白把他的手从脖子下掰下来,放慢了声音说道“你呢…从现在起该做的一个不许落下,否则家法伺候!”
“我不想练那个了,练那个太累了。我也不想喝药了,不好喝。”顾酒抿了抿嘴,有些委屈的说道。
啪!啪啪啪啪!沈秋白压着顾酒的腰狠狠甩了几个巴掌。冷声说道“你倒是敢!这几年你都浪的没边了,是不是要我们给你重新立立规矩?”
“嗷……唔…小白!”顾酒赶紧捂着屁股,搂着沈秋白脖子不撒手小心说道“小白,你不能打我。”
“为什么不能打你?”沈秋白抱着他给他揉揉屁股。“你要是乖我就不打你,怎么样?”
“不乖你也不能打!”
沈秋白笑了笑没有答应他,只是将他放到床上喂了碗药。沈秋白褪去顾酒的里衣,拿着膏药轻轻抹在他手上的腹部。
“嗯……唔…你快点啊”苏苏痒痒的感觉很不舒服,顾酒难受的直动。
好不容易药上完了,顾酒以为终于可以休息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暴吼“姓顾的你给我偿命!”
顾酒一愣 ,嘭的一声,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冲了进来。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5 10:52:00 +0800 CST  
第五章【刺客】

好不容易药上完了,顾酒以为终于可以休息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暴吼“姓顾的你给我偿命!”
顾酒一愣 ,嘭的一声,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冲了进来。
“顾酒,你屠我纪家满门,今日便叫你偿命!”说罢,便提剑刺向顾酒。
铛~沈秋白拿起戒尺挡了下来,左手顺势掐住来人的脖子摔在桌子上。
“谷主!请恕罪!”窗外暗影急忙下跪道歉,没想到自己一时疏忽竟放入一个刺客。
“捆起来,压入刑堂候审!”沈白秋冷着脸吩咐道。
等到暗影绑着人出去,沈白秋重新关好门坐了下来。
“小白…你哪来的那个啊……”顾酒红着脸看着沈白秋手里的戒尺,心说:为什么大家都要打我啊!
“你说这个啊。”沈白秋晃了晃手中的东西揶揄的说道“本来呢秦少陵今天就想揍你,但我说你这两天身体不好先养养,养好了在打。”
“你们怎么能这样!不是说好的不打吗!”
“谁给你说好的?就这几年你犯的错都够打烂你十个屁股了!你真以为瞒的过我们吗!”沈秋白让顾酒躺好,把戒尺放在枕头边上。
“早知道就不来了,一见面就打我。”顾酒看着枕边的戒尺小声嘀咕着。
“你敢!”沈白秋揪了下顾酒的鼻子继续说道“我去刑堂看看你好好睡。”
“哎…等等,我也要去。”顾酒拉着沈秋白赶紧起身穿衣服。
沈白秋皱着眉头看着他刚想开口便听到顾酒说道“好歹这事儿跟我有关,你总不能瞒着我吧。”
顾酒换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小白,过来帮我梳头。”
沈秋白接过顾酒递来的梳子,轻轻的为他理顺头发。
指尖划过柔软的黑发,白皙的脖子在眼前晃动,沈白秋按耐住心里的燥热,轻轻的拢起他的黑发为他梳了个发髻。
“好了,走吧。”沈白秋拉起顾酒的手领着他去了刑堂。
“咿~”顾酒嫌弃的躲开“你怎么把他打成这样了”
“谁让他想杀你呢?酒儿~过来。”秦少陵向顾酒勾勾手指。
“你跟狗说话呢。”顾酒一把拍向他的手。
“你审出什么没啊?”顾酒看了看血糊糊的那位刺客深深觉得自己有点反胃。
“他说你杀了他全家,而且还是今天下午的时候。”秦少陵漫不经心的说。
“我去,随便问问也知道我下午在比武好吗。这人有没有脑子。”
“所以他又说你只是帮凶,已经背叛了中原武林。说你比武最后的根李季讲话就是在蓄谋,还说你身上有火风纹身。”秦少陵皱着眉头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火风纹身?”沈秋白和顾酒惊诧道“火风纹身今天才出现他们怎么会知道?”
“他说但凡身上有着纹身之人都属于天阴教分舵火凤堂的人。”秦少陵脸色不好看继续说道“刚刚已经有人提议你出来验身了。”
“那万一有人纹着玩儿呢?验身?怎么验啊!”顾酒无语的说道“要不然你想想办法帮我除了呗?”说完看了看沈秋白。
“我没办法,您纹身非药物所致,应该是某种武功造成的。”沈秋白又问“你们在比武时李季有没有什么奇怪举动?”
“没有吧,过程我不都告诉你了吗。”顾酒仔细回想了一下还是没什么发现。
“这个先别管,重要的是怎么应付过那些江湖人,自从上次叛变以来他们都有些神经质。”秦少陵打断二人的讨论。
“衡山派和恒山派应该会反对这件事,毕竟他们时酒儿的长辈应不会相信这种无厘头的事。”沈白秋说道。
“但验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顾酒又没有实质性伤害,他们没理由不同意。”秦少陵冷着脸说。
“所以嘛”顾酒牵起二人的手说道“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掩盖纹身或者篡改纹身,先回卧房吧。”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6 19:26:00 +0800 CST  
小酒酒的第一拍还有两三张的样子,你们觉得是狠点还是轻轻拍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7 10:56:00 +0800 CST  
第七章【验身】


“睡吧,晚安吻。”说罢沈秋白和秦少陵又一人亲了顾酒一口。
树叶簌簌,秦少陵吹灭了蜡烛,三人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秦少陵和沈秋白便起床到院子练功切磋。等到顾酒迷迷糊糊醒来,秦少陵和沈秋白已经备好了早饭。
“起床啦,顾小猪~”秦少陵捏了捏顾酒的鼻子,抱他起来洗漱。
顾酒快速洗完便坐下来吃饭,一旁沈秋白从门外走进来,顾酒递了副碗筷让他坐下。
“今天上午各大掌门一致通过让你验身以证清白,不过齐石说大庭广众去衣有辱尊严,所以大家推举了少林掌门玄静来验你的身。”沈白秋喝了口清茶说道。
“无所谓了,反正现在纹身不在了,谁看都一样。”顾酒随意的摆摆手示意沈秋白先吃饭。
沈秋白应好,三人边吃边聊,吃完了两人又陪着顾酒练武。
一上午的时光眨眼就过了,顾酒理了理衣衫跟着秦少陵走进了大堂。一路上顾酒接收到了很多奇异的眼光,有不可置信的、有怀疑的、又厌恶的也有庆幸的。
“顾少侠,我们开始吧。”玄静双手合起道了声阿弥陀佛。
“慢着,我能知道是谁说我身上有火风纹身的吗?”顾酒站定不动。
“自然是那位此刻。”玄静回答道。
“但据我所知,刺客再袭击我之后没有接触任何人除了秦少陵,你们又从何而知?”顾酒一席话点名了重点,也引得玄静皱眉思索。
“如果那个人没有什么特殊消息,又怎么这么胆大让我出来验身?他一句话便让你们怀疑并肩作战的战友?”顾酒看着大多沉默的江湖人继续说道。
“老衲心中已有数,但还先请顾施主证明自己。”玄静向顾酒鞠了个躬,侧身示意顾酒跟着。
顾酒一笑没有说话跟着玄静进了里屋。
屋里,顾酒爽快的褪了上衣。
“看来顾施主却是冤枉。”玄静再次鞠躬表示歉意。
“方丈且慢。”顾酒稍运内力,左肩上的火风便显现出来。
“这是……”玄静皱眉。
“还阳引,一种纯阳内力,其罩门便在所练之人纹身之处,我少时曾练过一段时间,后因体质不是才改了阴寒内力,但这纹身却一直保留。”顾酒说得不完全是谎话,还阳引却是存在也的确有这样的罩门,不过这种武功大多损人不利己,至于顾酒练没练过,那自然是没有。
“我的话想必方丈也明白,武林中有叛徒,他知晓我凌云谷武功的命门还想借此理由除掉我,引起江湖人与三大门派的矛盾,方丈仔细想想最后得利的人是谁?”顾酒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一是他相信玄静并非愚人,而是玄静为人正直有礼确实是得道高僧。
“老身已明白,此事我会替顾施主保密,也还请顾施主大量。老身先在此代大家致歉致歉。”玄静目光清澈,待到顾酒穿好衣裳便一起走了出去。
屋外零零散散的江湖人都向两人看来,玄静朗声说道“顾施主身上并无纹身。”
话音刚落,许多人便大松一口气三三两两走过来向顾酒道歉。
然而,站在一旁一直注视着江湖人的秦少陵和沈秋白去发现,当玄静说顾酒身上并无纹身时,嵩山掌门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二人对视一眼,了然的笑笑。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8 15:27:00 +0800 CST  
昨天下了阴阳师,手气简直罪更文的动力都没了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18 15:28:00 +0800 CST  
第八章【惩罚•前奏】


话音刚落,许多人便大松一口气三三两两走过来向顾酒道歉。
然而,站在一旁一直注视着江湖人的秦少陵和沈秋白去发现,当玄静说顾酒身上并无纹身时,嵩山掌门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二人对视一眼,了然的笑笑。
武林大会结束后,各大掌门也陆陆续续的回去了。除了最开始那几条线索外,顾酒三人并无其他收获。
要说顾酒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饿了秦少陵递吃的、渴了沈秋白递喝的、无聊了他们便打架给顾酒看。唯一另顾酒不舒服的,就是秦少陵最近老问沈秋白自己身体好没好?干嘛呀!老想着打我!
刚想到这儿,便看到沈秋白默默的开始清理房间,先把床铺后了一层,又把所有的凳子加了一个厚厚的坐垫。顾酒看的心里发毛颤抖着闻道“沈白秋你干嘛?秦少陵呢?”
沈白秋看了看已经布置完成的房间,又摸了摸顾酒的脸说道“你说呢?该来的躲也躲不掉。”说完,沈白秋转身出去准备午餐。
不一会儿,秦少陵拿着一个巨大的包袱回来了,同时沈秋白也备好了一桌好菜。待到秦少陵放好东西出来做好,沈秋白也收拾好了。顾酒看着满桌子好菜总有一种最后的午餐即视感。
顾酒胆战心惊的吃完饭,又发现沈秋白与秦少陵进里屋不知道干了什么,细细嗦嗦的。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20 22:49:00 +0800 CST  
先来一发短小,最近事情略多……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20 22:49:00 +0800 CST  
感动这么晚还有这么多回复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20 23:31:00 +0800 CST  
第九章【惩罚•情趣】


不一会儿,秦少陵拿着一个巨大的包袱回来了,同时沈秋白也备好了一桌好菜。待到秦少陵放好东西出来做好,沈秋白也收拾好了。顾酒看着满桌子好菜总有一种最后的午餐即视感。
顾酒胆战心惊的吃完饭,又发现沈秋白与秦少陵进里屋不知道干了什么,细细嗦嗦的。
又过了许久,屋内的动静渐渐小了下来。秦少陵走到顾酒面前挑起嘴角一笑说道“走吧,小酒儿~”
顾酒被拉着走进屋子,本来还有一丝侥幸的心理被瞬间砸没了。屋内原本摆放茶点的桌子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刑具:细藤条、红木戒尺、薄板子、一根细牛皮鞭最上面还连接着一小块方形牛皮和一束散鞭,最边上还放着三盒药膏。
顾酒看着这些东西屁股就开始痛,他看着面无表情的两人瘪着嘴巴说道“你们能不能轻点啊?”
秦少陵被他这可怜兮兮的模样逗笑了“呵,这你犯错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顾酒刚想反驳什么,就听见靠在床边的沈秋白冷着声音说“还不过来,规矩忘了?”
顾酒委屈的想哭,默默走到床边趴在了明显垫厚几层的床上。
沈秋白与秦少陵一人拿了个凳子坐在床边。
秦少陵与沈白秋两人分别拿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薄板。然后顾酒就觉得身后一凉,自己的裤子被扒下来了。
秦少陵在空中挥动了几下确认了力度,沈白秋看着已经一动不动的顾酒问道“你自己说说吧。当初是怎么规定的?”
“一碗药20,一天没练吐纳法30。”顾酒小声的说道。
“按照你现在的身体来看,别说没喝几碗,应该问你喝了几碗、练了几天吧!”秦少陵冷声道。
“不打多了,一年五十下,十年五百。今天了结两百下,剩下的三百翻倍六百每天自觉到我们这儿分别领十下,哪天你要是忘了剩下的再翻倍,懂。”沈秋白回想了一下顾酒知错不改的品性,决定还是好好给他一个教训。
顾酒一听就不干了,两百下屁股早开花了!刚想蹭起来,身后便传来一阵巨痛,他俩竟然同时开打!
“自己报数!”秦少陵揉了揉顾酒被打的左半边屁股。
“唔…2”顾酒费力的回过头去,就看见那两人一人一边的守着自己的屁股,那表情怎么还有点不他满意?
刚想到这儿,顾酒便觉得自己的双腿被强行打开。
“你们干嘛!”顾酒努力的踢腿想要踢掉两人的桎梏,只可惜刚一使劲秦少陵一挥手就打在了顾酒的左半边屁股,冷声呵斥“趴好!”
无奈顾酒只好安静的趴着,自己的双腿被掰的大开,分别绑在了两头的床头柱上。双腿打开,臀缝中的隐秘处也露了出来。不同于顾酒的害臊沈秋白于秦少陵流露出来的是赤裸裸的渴望。
之前便说过顾酒先天不足,体弱多病。肤色较常人比起来更是白的不止一点。至于房事,从小便有两个衰神守着,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毫无尝试,因此顾酒的前后之处都显得格外白嫩。
就在顾酒不敢反抗的时候,沈秋白已经绑好了顾酒的双手。四肢被固定,顾酒连转头都变得困难,身后有一阵声响,未知的恐惧令顾酒害怕。
很快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顾酒的秘处,沈秋白清冷的声音响起“放松。”手指在四周按了按,一个冰凉的珠子放入了顾酒体内。
“小白……不要……”顾酒自然是认得这珠子的,这是沈白秋调制的药沁,又滋养之用但同时会伴随着火辣辣的疼痛。一般在二人狠狠打自己时都会用这个,一来是为了使臀肉放松打起来不会受重伤,而来药沁伴随的疼痛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
片刻过后,秘处的疼痛变惹得顾酒眼泪直冒,两人看时机差不多了便也准备开始正餐了。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21 23:31:00 +0800 CST  
突然发现自己不勤快了之后多了好多评论。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21 23:31:00 +0800 CST  
感觉有点狠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23 17:29:00 +0800 CST  
第十一章【搓衣板or蹲马步】


这几鞭打在同一位置,累积的疼痛让顾酒再也忍不住,扒着被子就开始哭。
秦少陵与沈秋白解开了两腿的绳子,两人赶紧将将顾酒搂在怀里。
“酒儿乖~不打了”秦少陵心疼的亲了亲顾酒撅起的嘴。
另一边沈秋白赶忙拿了药敷在他的屁股上,当然了揉伤的时候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好不容易药上完了,顾酒不闹了,两人却发现了一个重大的事情!酒儿好像不理我们了!
秦少陵谄媚的说道“酒儿~明天我们吃你喜欢的大闸蟹好不好~”
顾酒“………”
沈秋白温柔的说道“酒儿~明天我们去看你最爱的白花园好不好~”
顾酒“………”
秦少陵与沈秋白“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顾酒“ಥ_ಥ”
两人软硬兼施,什么好话都说透了,顾酒还是一副不搭理的样子。
无奈沈秋白说道“明后两天的20下免了,等你伤好了再说?”
顾酒听后动了动还是没说话。
“你要是再这样就不免了。”秦少陵威胁道。
顾酒一听,红着眼就吼过去“那你打啊!你打死我算了!”
被吼的秦少陵愣了一会儿赶忙抱过去解释道“酒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打你是…”
“我不管,那你们说好要好好对我的,现在打我也算好好对我吗?”顾酒打断秦少陵的话。
“那你想怎样?”沈秋白无奈的说。
“你们罚了我,那我也要罚你们没好好照顾我。你们今天别睡了去跪搓衣板!”顾酒强词夺理的指着墙角命令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道:要是真跪了面子往哪放!
“你们是不是不爱我了!西街胡掌柜的夫人喊他跪就跪的!”顾酒梗着脖子说道。
胡掌柜是谁?宰了!二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可是我们要是跪了,第二天腿肯定就肿了,那谁来伺候你呢?”沈秋白试探道。
顾酒想了想要是两人都残了自己指使谁去呢?“那你们去蹲马步,蹲到明天我起床,我叫暗影来看着,必须是标准的马步!”
两人脸色一变,刚想辩解什么,便被顾酒吼道“还不快去!”
二人看着顾酒红肿的屁股,心想:算了,就当是哄哄他吧。
顾酒看着二人标准的马步,又唤进了神色复杂的暗影进来,才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

楼主 繆木樨  发布于 2016-09-27 01:04:00 +0800 CST  

楼主:繆木樨

字数:9776

发表时间:2016-09-13 21: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0 19:33:25 +0800 CST

评论数:12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