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光芒背后(杨洋为原型,舞蹈,明星)

最近杨洋很火,本人也非常喜欢杨洋的啦,尤其是盗笔里的小哥,严厉的若白爸爸也很有感啊。然而,并不是要写一篇同人。杨洋的军艺生涯真的是开启了我的脑洞,潜水这么多年也忍不住要写写啦,新人处女贴,希望大家有经验的,学过舞蹈的,如果有曾经在军艺的大大就更好啦,都多多指教啊。羊毛们如果发现哪里不对的话,欢迎指正。ID太随意,可以叫我kiki。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7 22:40:00 +0800 CST  
文案:没有文案。主角不是杨洋,只是以杨洋为原型,可自行带入脑补。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7 22:41:00 +0800 CST  
好啦好啦 正文开始 决定给主角起名叫顾易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7 22:41:00 +0800 CST  
<一>清晨是一场盛宴
清晨并不耀眼的光芒从舞蹈教室的窗户穿过,落在地上的,是一块长方形的亮斑。少年微微眯着眼睛,竖叉下去,头枕在前腿上,大概是起的太早了吧,脑袋微微有点放空了。突然后背一疼,熟悉的藤条咬上皮肉的感觉,微微侧过头去果然是刘老师一脸严肃手里还拿着那跟大家都恨之入骨的藤条。刘老师又拿起藤条,却只是在空中挥了一挥,沉声道:“起来。”顾易利落的起身收腿起立,默默在心中想着:不是说今天去看隔壁班的晨练么,怎么晃到这来了,就不该选离门最近的位置。刘老师瞧着他起来了又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想着真是欠敲打了,却只是用藤条点了点他腰测。“站好了。”刘老师一进门教室里的同学就都注意到了,姿势不规范的,偷懒的,早都调整好了姿势,现在正一边庆幸着被抓到的不是自己一边偷着往这边瞄呢。刘合安把手背到后面,将视线从顾易身上移开,环顾一圈后说道:“所有人不管耗腿的还是耗跨的都一律再加十度,不想控腿的话就都给我耗住了,晨练练成这样都不如滚回床上睡觉。”说到这又扫了一眼顾易,“你跟我出来。”
刘合安说完是转身就出去了,顾易又踹了踹腿活动了下脖子才抬脚跟上去。
-----------------------------------------------------------分割线---------------------------------------------------------------
先放一点,大家可以说说看喜不喜欢这个调调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7 22:43:00 +0800 CST  
刘合安用藤条一下一下用四三拍的节奏敲着墙,好像都没有看顾易一眼:“你要是再不快点一会儿赶不上早饭饿肚子的也不是我。”顾易忙快走了几步,站定,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刘老师。“现在知道怕了,早功开个一百八还不把腰立起来你糊弄谁呢!”刘合安的语气严厉了起来,声音却不大,顾易也知道今天是不好过了,低着头没吭声,算是知道错了。刘合安却最看不惯他低着头的样子,一藤条抽在他左胳膊上。只看顾易大臂上浮起的一道红痕就知道这下挨得不轻。“头抬起来,又想站标姿了啊。”刘合安看着他抬起头,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顾易还以为是又要打了,吓得缩了缩脖子,发现藤条没有落下来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刘合安的声音更加沉了些,“头发这么干,你晨跑跑了几圈。”
顾易本来是没那么害怕的,听到这就吓了一个激灵,上次被发现跑小圈都被罚到站不起来,今天可真是不好过了,可再借他个胆也他在不敢对着刘老师手里的藤条撒谎啊,他咬了咬嘴唇,眼睛看着地面:“起的晚了,没跑。”又是一藤条抽在胳膊上,顾易疼的一皱眉,以为教训就要开始了,整个身体都严阵以待着,却只是又被藤条点了一下肩膀。“跟你说几遍,头抬起来,不罚不行是不是。”“不是。”顾易看出来早上大概是不会挨打了,脸上也有了些表情。小孩子这点心思刘合安哪会看不出来,“别以为这就完了,现在是六点四十五,出去跑十圈,七点十分和大家一起去吃早饭,想快跑还是慢跑就看你自己的了。”顾易听到这个马上就要跑步冲向操场了,刚一转身就被人握住了肩膀。
“还有,晚训到小教室来。”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8 08:37:00 +0800 CST  
跑了十圈又匆忙吃了口早饭的顾易正在对着小镜子叹息自己竟然长了一个痘痘,讲台上的老师不知道是在讲数学还是英语。镜子里挤进一张大脸,正是嬉皮笑脸的孟彧。顾易一把推开他的脸,“上课呢,干什么”“哎呦顾总今天怎么了,文化课欸,还是最后一排,不让朕好好宠幸一下你嘛。”“彧儿,本宫今天没心情,你就跪安吧。”“我去!说没说别叫我彧儿。浏阳河没打你啊,看你坐着挺舒坦的啊。”顾易啪的合上小镜子“我没跟算账你还和我提这茬,是谁昨晚和我说今天浏阳河查二班逃个晨跑不是事儿的,你自己倒是起来了,叫都不叫我一声。幸亏我自己醒了赶得上早功,不然我今天就有得脱一层皮。”孟彧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又坏笑着说:“朕想着爱妃昨日辛苦,叫你多睡一会儿嘛。午睡,午睡肯定叫你.不过我提醒你啊,要睡现在赶紧睡,下节技巧课是浏阳河的课,估计你今天可不敢睡他的课了吧。”顾易白了他一眼,趴桌子开始睡觉。
好容易熬过了无聊的技巧课,刘合安也没有故意提问他。午睡起来的技术课是顾易最喜欢的,今天练习的重点正是他最擅长的民族舞,刘合安当时出名的那一支《浏阳河》,顾易跳出来也别有一番韵味,但是顾易毕竟还是年轻韵味有了,控制力却不是很好。《浏阳河》本来是女子长扇舞,刘合安改编后虽然动作没有那么柔软妩媚但仍然保留了这支舞对于腰的要求。“小易你的这支舞整体把握已经非常好了,但是有几些细节处理的不是很好,这是刘老师的成名作,你可以再请他为你指导一下。”戴磊老师说这话的时候顾易正在做放松踢腿,左腿落地差点没站稳,心里一慌,又担心起自己的晚训。吃过晚饭之后顾易和孟彧闲逛着消食,俩人闲扯着下周要交的论文和关于芭蕾技术技巧的考试。俩人的长项都不是芭蕾,谈到这个未免有些郁闷,顾易抻了抻腰,“真不想上晚自习。”。一抬头却正好撞见刘合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俩,俩人赶紧问了声老师好打算开溜,刘合安清了清嗓子:“孟彧,跟我去趟办公室。”顾易一惊,想着怎么不是叫我呢,才一抬头,“不想上晚自习那个,站着上。”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8 14:00:00 +0800 CST  
<二>疼痛是每个舞者的必修课
孟彧跟在刘合安后面一路忐忑,教师办公室就在教学楼的一楼,正是人来人往的晚自习前夕更是让孟彧收到了一堆同情的目光。刘合安进了办公室就拉了窗帘,孟彧看到这个就自觉的去锁了门,刘合安一乐,“你倒是有自觉性,知道是要挨打了,说说吧,最近又是哪儿欠收拾了。”孟彧不像顾易总是闷着不吭声,倒豆子一样数着自己的错处,从没叫顾易起床说到昨晚吃了一包薯片,连用了凉水洗头都说了。刘合安听着他在那面不改色的编瞎话也不打断,起身打开柜子拿出一根藤条,比平时上课拿的那根细一些韧性却更好。孟彧咽了下口水“刘老师”刘合安挥了一下藤条又点了点桌子,孟彧深吸了一口气趴在桌子上,头枕在胳膊上,刘合安等到他呼吸平稳了就抬手抽在他臀峰上,这一下可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哪怕隔着裤子孟彧也疼的怕不住了,跳起来嚷着疼,喊着:“老师啊怎么第一下就这么疼啊我也没犯什么错啊,老师啊。”刘合安拿着藤条站在桌边也不说话,孟彧也不好意思继续叫唤,仔仔细细站好了,也不敢再胡闹了。
刘合安把藤条扔在桌子上,坐下,把孟彧拉到自己跟前,“抽你一下也算打了,孟彧,你参赛的舞拖到现在选都没选出来,先前拍了片子是觉得自己成名了,半分踏实也没有了。”孟彧两个月之前被挑中了参与拍摄了一个大学生运动会的宣传片,虽然拍摄的过程只有一周而已,自己心里却是是浮躁了很多。“老师,我错了。”“你认错和吃饭一样容易,不敲打你能记得住?”“能能能,老师我真能,老师你刚刚打那一下可疼了,再打就不能练功了啊老师。”刘合安被他吵得心烦一记刀眼扫过去,孟彧立马乖觉了,从桌上拿了藤条双手捧着,“请老师教训。”刘合安没接藤条,盯着孟彧说:“今天晚训把你的舞选出来,自己先排着,明天晚上我再帮你抠。现在给你个提醒。”刘合安站起来接了藤条,孟彧真要趴到桌上却被他拦住了,“你自己说屁股不能挨了不是吗,伸手。”孟彧撅了一下嘴,两只手并排伸出来“我知道错了了。老师轻点打。”刘合安压了压他的手,第一藤就落下去。孟彧报了个一,两只手举得齐齐地一点儿都没动,刘合安绕到他右边用三秒一下的速度又落下了第二下第三下,一直到第七下孟彧似是有些受不住了,左手稍稍低了一些。刘合安用藤条敲了敲他手背算是提醒,等他摆好了姿势就快速的落下去三下。孟彧疼的呼吸都急了起来,两只手却还是并得齐齐的。刘合安也知道这个孩子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的没正经,真罚起来却是最守规矩的,心里也是最明白的,等他报完了十就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眼前看看,“只是红了,也不给你上药了,疼的时候给自己提个醒,该做什么该想什么。下次再被我抓到,你也分得清什么是提醒什么是教训。”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8 22:27:00 +0800 CST  
感谢还在看我的文的小伙伴的,一千字。还是想问 段首怎么才能有缩进!!&如果有需要@的小伙伴请加我好友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8 22:29:00 +0800 CST  
孟彧回到教室看顾易面无表情的站在最后一排死盯着面前的书,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臀上的那一道上钝钝的疼,他把手伸到顾易眼前,“浏阳河今天气儿不太顺啊,朕都难逃一劫啊,你晚训自己小心点吧,朕也救不了你了。”顾易抬眼瞄了孟彧一下,“你这也算挨打。他这是拿你热身呢吧。”“小易子啊,不是朕说你,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认个错每次都扛着不说话,这得多挨多少打啊,这也不划算啊是吧。”“你怎么这么多话,看你的书吧,下周考试呢。”
下了晚自习顾易就直接去了小教室,连书都是让孟彧帮着捎回寝室的。刘合安自然还没到,顾易换好了衣服就自己开始热身,刘合安进来的时候,顾易正在甩腰,每组十次,每次控三秒,每一次动作都做得很是标准。刘合安没有打断,顾易也没有停下来,一直等到顾易做完了整套热身刘合安才用藤条敲了敲把杆示意他过来。
“早上的事,你自己解释一下吧。”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早晨没起来,睡过了。”
“那你怎么不直接把晨训也睡过去,练成那样,嗯?”
“是我的错,以后不会了。”
“你今儿认错倒快,小彧教你的?”
顾易没接话,刘合安走到墙边,拖了个椅子自己坐下,说道“今晚时间也挺紧的,咱们得先处理你早上的事,戴磊也和我说了你要拿《浏阳河》参赛要我帮你再看看,竟然要跳我的舞就不能丢我的人是不是。”顾易还是站在那没吭声,刘合安把边儿上的垫子拖过来,“正侧后各下到两个垫子我就不计较你早训偷懒的事,下吧。”顾易的腿功一向是很好的,侧腿正腿都好说,但是后腿加两个垫子怕是腰就立不起来了。顾易先拿了一个垫子垫在右腿下面,滑了个叉,震都没震就已经贴了地,又用手保住后腿,耗了三十秒才起来又加了一个垫子,这次滑完叉离地还有大概三指的距离,自己用劲震了两下也就贴地了,只是腰就没有立的那么正了。看着顾易咬着牙用手去找后脚,刘合安从椅子上起来,“先抱住前腿耗一会儿,别着急。知道自己右腿不如左腿还先开右腿,不怕我生气啊。”“老师不会为了这件事生气的。”刘合安先是扳着他的肩膀让他的腰立直然后又拉着他的胳膊一点一点向后压着,等到能够到左脚就让他自己抱住。“五分钟”顾易安安静静的耗着,一点都没有抖,时间一到刘合安就叫他起来踢踢腿“你右腿的伤早就没事了,下次热身的时候不要害怕,压到两百三十度也没有问题的。”顾易点点头,又换了左腿,这次一点阻拦都没有就到了底。转了侧腿之后就更加轻松,连刘合安都不禁在心中感叹,这孩子的腿功怕是比自己年轻的时候都好。到了后腿的时候果然腰就有些立不住了,顾易使劲的向后也里后脚有好大的距离,一着急连前脚的脚背有已经松了。刘合安一藤条就抽在他脚背上,“急什么,先立住!现在知道自己早上该练点什么了吧。”顾易深吸了一口气才说话,明显是耗得疼了,“知道了。明天就开始耗腰。”“嗯。起来吧。”顾易踢完腿也知道是要挨打了,端端正正的站在刘合安面前。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9 17:25:00 +0800 CST  
@阿元飘飘@Oo迪达熊oO丫丫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9 17:26:00 +0800 CST  
没错我就是在卡拍,因为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今天就写了这么多
放心我是存不住文的。。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29 17:27:00 +0800 CST  
刘合安去锁了门,又拿出了顾易专属的板子。顾易的脸上终于没有了那种与年龄不符的沉静,换上了有些害羞和畏惧的深情,目光又移向了地板,微微咬着嘴唇。“练功偷懒的事根据你的表现我只罚你十下板子,也算是给你个提醒,你也不是不懂事对不对?”“是,老师教训的对。”“我不是卲安,你不用拿这些公式对付我。”“不是,我是真的知道错了。”卲安是他们的芭蕾老师却没有一点浪漫情调,古板的要命,连孟彧都不敢在他的课上开玩笑。刘合安敲了敲把杆,“既然知道错了就过来摆好吧。”顾易走到把杆前面,内裤连着外裤一起褪到腿根处,双手握住把杆,沉肩、沉腰、怂臀。刘合安又把他白色的练功服上衣又卷起来一些,露出了一段纤细的腰,待到刘合安伸手去拽他的裤子的时候,顾易回过了头,眼中有些迷茫。刘合安一把就把他的裤子拽到了膝弯,呼噜了一下他的脑袋,“难度你觉得叠着打更舒服?”看顾易重新把头转过去,刘合安就扬起了板子,重重的印在顾易的臀峰上,“报数”。刘合安的规矩第一下和最后一下都是极重的,这一下下去顾易就疼出了一头的汗,好半天才缓过来,报了一个一。刘合安接着落下了第二下,紧挨着第一伤痕落在上面,这一下轻了许多,顾易干脆的报出了二。第三下落在了第一下的下方,第四下又是紧挨着第三下。板子打下去虽然不像藤条那样锐痛,但是也是瓷实的那种疼,刘合安为顾易选的板子又宽又厚,虽然看不出是什么料子,单看重量也知道不是平常的木板。挨过了第五下顾易只觉得整个屁股都是麻麻的,真想用手去摸一摸,当然也只是想想,顾易一向是守规矩的。臀上都挨了一遍了第六下自然是落在了腿上,板子没有那么长,只打在了左腿上,顾易虽然用胳膊撑着,但腿也是绷着的,这一下下去,膝盖就弯了一下,刘合安却没等他,又是一下敲在了右腿对称的位置。这下顾易两条腿都软了,若不是刘合安扶了他一下就差点要跪在地下。顾易自己又重新摆好姿势说了声谢谢老师,刘合安却是笑着说:“小易,你刚刚这两下你好像没有报数。”“五、六”顾易的声音很小,回头看了看,鼻尖儿上挂着细密的汗珠。刘合安到底是心疼他,“再有下次,可就从头打了。”“是,没有下次了。”第八下是左腿第九下是右腿,最后一下又是重重的落回了臀上,叠着第一下。顾易被这一下生生逼出了眼泪,“十”几乎是被他喊出来的,整个人都瘫在了把杆上。好一会儿才顾得上自己的裤子,手忙脚乱地套上紧身内裤的时候又是疼得一激灵,再提练功裤的时候就小心翼翼多了。光是提裤子就又疼了一身汗,顾易心里想着:老师的板子还是这么厉害,十下就能让自己疼成这样。“臭美穿紧身的内裤,现在知道疼了。”顾易到底还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哪受得了这样的挪耶,羞得连耳朵都通红通红。“处理完早训的事,该算逃了晨跑的账了吧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30 20:54:00 +0800 CST  
@琪0543@阿元飘飘@Oo迪达熊oO丫丫保持着每天一千字的好习惯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30 20:55:00 +0800 CST  
“上次你偷懒跑小圈,我是怎么处置你的,你还记不记得?”
“记得。二十下板子,三个月体能翻倍。”
“罚的这么重你都不长记性,嗯?”刘合安却是把手里的板子收了起来,又拿起了平素用的藤条,顾易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进了这间小教室刘合安一般是不会再用藤条罚他的。顾易终是沉不住,“老师”刘合安用藤条点了点一旁的垫子,“鞋袜都脱了,跪这儿。”顾易虽然心中满是不解也是照着做了,练舞的人都是很小心自己关节的,刘合安也从来不会罚跪的。脚心火辣辣的一疼,顾易本能的收回脚,仰着头看着刘合安,“不是不愿意跑吗,不是挨了板子也记不住吗,这次看你能不能长记性。也是十下,不用你报数,但是自己忍住了,要是躲了,就从头来。”刚刚那一下还火辣辣的疼着,还有十下要挨,打在脚上,应该走路练舞都会疼吧,这样想着,顾易是真的怕起来了,他突然特别想服个软儿,撒个娇,就像孟彧那样,或许这十下就能免了吧。但是顾易还是没有,只是在垫子上跪好,脚趾搭在垫子边儿上,微微蜷缩着。刘合安也知道这次他是真的怕了,也没有再晾着他,抬手就又是一下抽下去,明明看到顾易肩膀都颤了还努力稳住脚,他也没有一点缓冲的,又是两下破着风的抽下去。顾易身子向前一倾,用手撑住垫子,大口喘着气,但是脚却一点都没有动。刘安和这回是真的心疼了,“就这么撑着吧。”,又抬手打了两下,明显是轻多了。“起来吧。”“老师,老师我跪得住的,不用撑着的。”刘合安没理他,直接把他抱起来,不是公主抱,就是那种直接一把捞起来,放到凳子上,自己蹲下身,去看他的脚心。“剩得那五下记着,比赛比得不好咱们再算账。”说着就想去揉揉那些伤,刚一碰顾易就缩了回去,“疼的厉害?”“不是,好痒。打的时候疼,现在已经没那么疼了。”顾易不好意思的笑着。刘合安把地上的鞋袜扔过去,自己过去找了CD准备好音乐 ,“来吧,我看看你的《浏阳河》怎么样。”
顾易虽然在动作上几乎全部沿用了刘合安当年的版本,配乐却放弃了民乐合奏,选用了一版琵琶和钢琴的合奏,而且是以琵琶为主,生生清脆,对节奏的把握要求就更高了一些。引子和慢板处有许多慢起渐快再渐慢的旋转和地下翻滚的动作,顾易完成的都非常出色,卡拍也非常准。但是等进了快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臀上和脚底都带着伤,就有几分跟不上节奏,一个双飞燕落地时差点没站稳,好在结尾的亮相还是很漂亮的。“跳的怎么样你自己知道,今天也不早了,你一会就回去洗澡睡觉。然后——”,刘合安这么一停顿,顾易心中就是一惊,自己不带着伤跳的或许还能入老师的眼,可今晚这边跳的真的是不能再水了,“明早的十圈,带着沙袋跑,然后再加上两头起10组,腹地挺身10组。晚上,和孟彧一块儿来这儿,给你开开胯和脚背。”。顾易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也不知道是怕了还是委屈,刘合安把凳子放回了墙边儿,然后走过去拢住顾易的脑袋,“小易,这不是罚你,《浏阳河》本来是女子长扇舞,我当年练这个的时候也是快脱了一层皮,如今虽然离比赛还有三个月,但是很多功夫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是不是,何况你还有自己的学业,考试和论文也都是不能耽误的。”,顾易的眼睛亮亮的看向刘合安:“老师,我知道的,我会好好练功,再不会偷懒了。”,说到这,头又是低了下去。这次刘合安揽住了他的肩,“好啦,罚过了就是罚过了,快回去吧,不然来不及洗澡就要熄灯了。”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31 22:01:00 +0800 CST  
纠结是要保持孟彧和顾易之间纯洁的友情还是把他俩写成一对儿呢。。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8-31 23:07:00 +0800 CST  
刘合安忘了一点,像顾易这样害羞的人怎么会带着伤去公共浴池洗澡呢。顾易回到寝室,看到孟彧正湿漉漉的坐在自己床上,他们住的是八人寝,四张床,上下铺,孟彧睡上铺,顾易睡在他下面。另外的六个同学顾易也不是太熟络,是以进门也只是说了一声回来了,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转向孟彧,“你这是洗完了还是没洗呢?”“刚洗完,正等你侍寝呢。你这样子,看来今晚是不会去洗澡了,我去打水帮你擦擦吧。”最后一句是压低了声音说的,虽然说练舞的哪有不挨打的,但是顾易的脸皮薄他是知道的。孟彧打了水回来顾易已经脱了上衣,孟彧兑了点热水进去然后绞了个毛巾递给他,“你自己擦擦前面吧,一会儿我帮你擦后面。”,然后又拿了个盆出来,倒了些热水,接过顾易手里的毛巾帮他擦着后背,“坐着不方便的话,站着洗洗脚吧。”顾易却是直接坐在了床边,“怎么都是疼,还不如坐着呢。”“脚心都打了?那你明天还怎么练舞,那后面严不严重,我一会帮你看看吧。”“一会儿的。”顾易到底是难受,也没有心思泡脚,打了香皂随便洗了就站起来去倒水,孟彧端着另一个盆跟着他出去。马上就要熄灯了,水房里人很多,孟彧也不好问什么,倒了水两个人就回来。“你趴着,我给你上点药吧。”“不用了。”,顾易拿起脸盆,打算洗脸刷牙睡觉了。孟彧还是翻出了云南白药的喷雾,抢下顾易手里的脸盆放在桌上,一路把顾易拽到了厕所隔间里,插上门。“你干什么,都要熄灯了,闹什么闹。”顾易压低了声音,可还是有几分怒意,“我知道你是害羞,不想被寝室里的人知道,可是谁又没挨过呢,你让我看一看,给你喷点药,也省得明天更疼。”顾易也就没再拒绝,两个人喷了药,也就洗洗睡了。顾易侧躺在床上时格外觉得板子比藤条好,至少老老实实侧躺也是可以的,不用非得趴着睡。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伤倒没有想象的那么疼,十圈负重、两头起、伏地挺身,孟彧都是和顾易一块儿做的。顾易帮孟彧压着腿,“浏阳河又没有罚你,你陪我做这些干什么。”“等到他罚就晚了,他昨晚让我选舞,我想着这次比赛不是说群舞独舞都行吗,我就想多叫几个人跳《狼图腾》了”,孟彧是班长,号召力自然是有的,更何况许多人还都没有找到指导老师,下早功的时候孟彧就已经把名单定了下来,算上他自己一共十三个人,他正要去找刘合安报告,顾易却把他拉到走廊边儿上,“你真决定了?这次比赛很重要的,群舞能不能排好,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刘老师也没想过让你出群舞啊。”顾易有些急了,孟彧却一点儿都不急,“有朕在,怕什么,吃早饭去吧,带个馒头给我。”。
孟彧跟刘合安把这事儿一说,刘合安明显是不大乐意的,孟彧和顾易俩虽说都还没正经入他的门,但大家也早就当他俩是他刘合安的人了。孟彧呈上来的名单上虽然都是勤奋的孩子,但到底资质也是一般了一些,《狼图腾》这样的舞,难度不高又没什么新意,想要出彩,太难了。
刘合安微微皱着眉,手肘撑在桌子上,沉思。孟彧脸上虽然还是笑着,手心里全都是汗。
“你真的想好了?”
“嗯。老师,你放心,我不是和您闹着玩儿呢。”
刘合安在喉咙里随便滚了个音,站起来,拿起了一会上课要用的书。“你以后晚上不用来小教室了。”,孟彧这下可是急了,“老师,老师我,您可不能这样啊。”刘合安这回却是笑了,“想什么呢,我今天去给你们申请一个排练厅,你每天晚上就带着他们练,我也不盯着你们进度了,哪儿做的不好,自己就练,这样的成舞也没有什么改的。可是”,刘合安顿了顿,“哪里我不满意了,别人是你管着,我只找你一个人,到时候可别觉得委屈。”孟彧忙应了是,想出去。刘合安叫住了他,“没吃早饭是不是?”,什么东西砸到孟彧的怀里,原来,是一盒3+2。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9-01 21:33:00 +0800 CST  
还是决定保持纯洁路线了,至于耽美,等到以后再写一个别的文吧。刚开新坑就又想开真的是有点作。。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9-01 21:35:00 +0800 CST  
<三>不,是你的浏阳河
顾易看孟彧没什么事也就不担心,只是下午芭蕾课上被卲安挑了很多毛病,脚背、胸腰、小胯,都没达到他的要求,卲安和刘合安早年就被称为“军艺双安”,卲安挑出来的这些毛病必然是要晚上刘合安来整治了。
顾易下了晚自习,到小教室自己热身。孟彧带着一群人去刘合安找的排练厅排舞。刘合安白天也听卲安说了顾易的毛病,小胯和脚背他昨晚也发现了,于是就直接拿了两个毛巾卷进去给他开脚背。毛巾卷垫在脚腕下面,双腿并拢坐在地上,刘合安没用沙袋去压他的膝盖,先让他自己用力绷紧脚背,然后用膝盖压住他的脚背,两手摁住他的膝盖,慢慢加力往下压着。开始时顾易还能忍住,可是越来越疼,脚背像要断掉一样,顾易双手抠着大腿,脸色惨白惨白的,额上全是冷汗,可是竟然还没有贴地。刘合安练功的时候是很少说话的,只是一点一点再往下使着劲。顾易疼得脑袋都木了,咬着有几分干裂的嘴唇,脸上连点血色都没有。刘合安狠下了心,一下子压到底,顾易竟是连眼泪都疼出来了。刘合安站起来用脚踩住顾易的脚尖,让他自己摁着膝盖,“小易,再耗十分钟吧,看看镜子。”,顾易转头一看,镜子里的少年几乎全身都湿了,不长的头发全都贴在头上,全身都是狼狈的,唯有脚背的弧线,绷的很漂亮。十分钟一到,刘合安松了脚,好不容易麻木的双脚又是一阵剧痛,回血也是难熬的,刘合安也不帮忙,只让顾易一点一点自己一点点活动这脚背脚腕。小勾脚小绷脚、大勾脚大绷脚做了十几组,终于是缓过来了。站起来又踢了几组腿,便在地下趴了个青蛙,大腿和小腿垂直,都紧紧的贴着地面,一点儿缝隙都没有。然后把两个脚心对在一起转成小胯,依然没有任何缝隙。又加了一块儿垫子,也是如此,加到凉快垫子时大跨就有了三指的距离,刘合安摸了摸顾易腿根,“疼?”“嗯。”“小易,自己使劲,你还没完全绷紧,自己再使点劲。”顾易试着再往下沉一沉,可是刚一松腿根处就撕裂一样的疼,本能的就又绷了起来。“老师,我下不去了,您压吧。”却是一藤条抽在屁股上,顾易一疼却是没有再绷着,又向下沉了大概一指。“下次自己至少下到这,别再磨磨蹭蹭的,晚上时间紧,没工夫和你玩。”,顾易听出刘合安语气里的不悦,连忙应了是。刘合安又俯身摸了摸他腿根,才把右脚放在了他臀上。稍稍震了几下之后就一脚踩到了底,“呃。。”,顾易疼的微微扬起了脖子,然后又慢慢的趴了下去。“两个垫子不是没给你压过,上学期的时候自己都能趴到底了,又要从头再疼一次了是不是”,刘合安的声音冷冷的。顾易最怕刘合安这样说话,也不敢辩解什么。“我不踩着你了,你自己耗住了,我去小彧那看看,我要是半个小时还没回来你就自己起来踢踢腿,然后再跳几遍舞,等我回来”,说着就松了脚,把自己的手表摘下来放到了顾易眼前,看顾易认真的耗着也就放心的出去了。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9-02 21:00:00 +0800 CST  
大家不好意思 寝室跳闸了 今晚可能没有文了 但是我明天会补两千字的!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9-03 20:09:00 +0800 CST  
孟彧那边因为《狼图腾》是大家都学过的舞,排了一晚上也就大概成了型,剩下的就是抠抠动作排个队形,刘合安看着他们跳了一遍,指出一些毛病,毕竟才跳了一晚上又鼓励了大家一下,吩咐了孟彧几句就回来了。虽然也没干什么但是折腾这一圈儿也早过了半个小时,刘合安一进门,看见顾易还趴在那耗胯,正想拿起藤条敲他一下,却发现他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倒是亲自过去帮他把腿收回来又帮着他活动,趁着顾易踢腿的时候又给他绞了个帕子擦脸,都弄好之后和叫顾易一起坐在了垫子上。“说说吧,哭什么。”顾易用手绞着手帕,低着头也不说话。顾易看了看表,眼看着快九点半了,给宿管打了电话说顾易今天不回去了,也不再问他什么,只是让他把垫子放好,窗户关上。顾易心里委屈着,眼睛里一直含着水,脸上的委屈之色也收不住,收拾好了就跟着刘合安出去。
刘合安的家在市区里,为着上班方便在学校周围租了房子平日里住,今儿本来是周五,该会市区的,想着要比赛了,孩子们周末也都练舞,这周也就和家里说了不回去,看着顾易情绪不对,也就把他领回来了。回家的路上,顾易先是一直跟在刘合安后头,刘合安的房子他是去过很多次的也知道路,刘合安却揽过他,要和他并排着走。顾易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可是小剧场上演着,一面觉着是自己任性不对,拖了今晚的进度不说还耽误了老师不能回家,可又觉得自己下午芭蕾课上卲安当着全班的面挑出他那么多的毛病已经是尴尬难过极了,晚上又被自己老师这样训过还扔下自己一个人,又是委屈的不得了。一时却没法开口,什么也说不出来。俩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的走着,快到家的时候,刘合安终于开了口,“想了一路了,想说什么说吧。”,顾易也不知怎么了,张嘴就说道,“对不起君君,这周末都见不到爸爸了。”君君是刘合安的女儿,现在还在上小学,不过念的是寄宿学校,也是周末才回家。刘合安听他说这个,也没接这个话茬,只是拿了钥匙开了门,“先喝点水,去洗澡吧。”
顾易洗了澡出来,看刘合安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他自己当年跳《浏阳河》的录像,稍有点缓和的情绪就又都涌了上来,上了一天的课又练了一晚上,顾易是很累了,情绪什么的也全都写在了脸上。刘合安关掉了电视,拍了拍自己就旁边的位置,叫顾易坐过来,自己拿着浴巾帮他擦头发,“小易,我看我过去的视频,不是为了拿来和你比较,是让我自己回忆着当年我练这个舞的时候有多不容易。”,顾易不再坐得直直的,稍稍靠在刘合安的身上,“我练这只舞的时候已经二十岁了,虽然不老,但筋骨是没有你现在这么软的,当时在文工团熬了两三年也没什么成绩,练的时候是有着急功近利在里面的。好在最后是成了,若是不成,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了。”,他不再继续让顾易靠着他,而是让他转过身面对着自己坐好。“你从昨天开始情绪就不对,不仅仅是因为卲安今天批评了你吧。”
顾易却是从沙发上进来,挨着刘合安脚边跪了,刘合安也是吓了一跳,什么时候他也没叫过谁这么跪着,都没等着顾易说话,就把他一把捞起来。顾易却仍然不肯坐,跪在了沙发上。“好好坐着就不能说话了。要说什么就说吧,我今晚也没打算罚你。”顾易依然是跪着,头却抬起来了,“《浏阳河》是老师的成名作,我现在跳不出来,糟蹋了老师的舞。”刘合安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顾易顺势坐在自己腿上,仰脸看着他,“你就算是把我当年的舞一模一样跳出来,最多别人也只能说你学我学的像,对你又有什么好处。”顾易终于是没了那种失了神的表情,“老师的意思是。。。”,“现在你明白了,以后再提到《浏阳河》,别人应该想到你,而不是我了。”顾易不再跪坐着,好好地坐在了沙发上。“老师,小易这两天,这两天都,老师,是我不像话,老师罚我吧。”刘合安揉了揉他发心,“你本来就是很有灵气的,这两天钻了牛角尖,想明白了就好,我今晚也不该扔你一个人在那耗着,快去睡吧,明天早起晨练,别再空耗时间了。”
顾易一晚上睡得安稳舒服,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发现都七点多了也吓了一跳,匆忙洗了脸出去,看到老师连早饭都做好了正坐在桌前吃,也知道自己是真的睡过了,站在桌前不知道是不是该坐下。“都快八点了,也别晨练了,站着把早饭吃了吧,就当是罚你。”刘合安的早餐算不上丰盛但也绝对够吃,煎蛋还剩下两个稍微有点凉了,牛奶还热着,面包片还剩下很多。顾易站着用两片面包夹着两个鸡蛋,刚想就这么咬着吃了,刘合安却又从厨房拿出两片切好的火腿,“夹里面一块儿吃吧。”。顾易知道老师还是最疼他的,吃了早饭会学校的时候脚步可比昨晚上欢快多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刘合安也没有再板着脸,快到排练楼时就把顾易上午的任务布置了给他,“你还是去了先热身,活动开了,自己跳几遍找找感觉,改改动作,等我一会儿再去看你。”“老师要去哪儿?”“你知道周仲则吗?”周仲则是刘合安前些年的学生,在军艺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名声在外了,最著名的就是他的孔雀舞,虽然是孔雀舞却一点而也没有阴柔之感也不妖媚,这些年又编了许多著名的舞蹈剧,顾易怎么会不知道。“他是前辈又是学长,谁会不知道呢,难道是他今天要回来了吗?”说到这句,顾易的声音都有几分激动了。刘合安看他这个样子,像个小孩子看到了糖,眸子里都带着期盼,刘合安当然也不想让他失望,“你上午要是练好了,中午叫上孟彧,我带着你俩去。”。
------来自 爱贴吧HD for Windows8

楼主 123456dlcbq  发布于 2015-09-04 13:47:00 +0800 CST  

楼主:123456dlcbq

字数:164421

发表时间:2015-08-28 06: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1-05 17:44:33 +0800 CST

评论数:39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