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失守(又名:室友的秘密)(bl/实践向)

一楼敬度。
首先说明这是一个重发贴,是的旁友们你们没有看错这就是那个被吞了我也数不清第几次了的帖子,我还是忍不住回来了_(:зゝ∠)_
你们想我吗\(≧▽≦)/(噫,这个人真不要脸)
随便镇。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0 19:59:00 +0800 CST  
二楼任性的文案。
这是一个由小攻无意间发现自己觊觎已久的室友居然是同好而引发的故事;
这是一个有关爱与被爱的故事;
这是一个外表清冷内心羞涩又自卑的受在腹黑/忠犬攻的攻势下一步一步沦陷的故事。
这里耽美向,实践向,甜宠向。

喜欢的旁友们求点赞求留言,你们的留言是我最大的动力,么么哒(づ ̄3 ̄)づ╭?~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0 20:02:00 +0800 CST  
part1

周六的上午,已经在寝室书桌前坐了两个小时的杜柏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敲下最后一个字,终于搞定了要在统计学课上进行小组展示的PPT。接下来,去好好放松一下犒劳自己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慢吞吞的伸了个懒腰,转头刚好看到从外面回来的顾景行,心情正愉悦的杜大少热情的和自己的室友打了个招呼:“景行你回来啦~!”

“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顾景行把刚刚从超市买来的东西放到自己书桌下面的柜子里,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打开电脑,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连个眼神都没给杜柏。

啧,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都“同居”一年多了,热情一点会死吗!看着青年清冷的侧脸,杜柏在心里默默吐槽。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杜柏:“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走了哦~”

顾景行:“嗯。”

杜柏:“??”

饶是早就清楚了青年性子对这种情况已是见怪不怪的杜柏,还是无奈的在心里摇了摇头。快步下楼,招了一辆计程车,杜柏直奔学校附近的一家四星级宾馆而去。

凯悦大酒店801房间。

原本宽敞明亮的房间被厚重的窗帘遮住了所有欲透进来的光线,代之以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散发出的柔和的暖光。房间内除了一张大床之外的地方,都铺满了厚厚的地毯,地毯正中央跪着一个赤裸的男人,男人肌肉匀实的背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紧实的臀部鼓起了道道红肿泛紫的檩子,艰难维持着以手撑地,臀部高高翘起的屈辱姿势。

在他身后站着一个俊朗的男子,男子穿着看似随意,衣服的剪裁却完美贴合了身体的线条,更凸显出他肩宽腿长的好身材。没错,这人正是刚刚从寝室过来的杜柏,此刻的他正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长鞭。

“腿再分开一点,,屁股翘高!别让我给你扳姿势。”

杜柏的声音不算严厉,却听得跪在地上的男人身子一颤,听话地分了分腿努力把腰下沉,臀部自然翘起。杜柏见状满意的勾了勾唇,毫不犹豫的手起鞭落,狠狠打在男人伤痕累累的臀部上。

杜柏的鞭子本就难挨,更何况是已经受伤的屁股,男人只觉得挨鞭子的地方像被泼了层滚油似的,上一鞭的疼痛还没消化,下一鞭紧跟着落下来,牵扯着周围的伤处,使得臀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在杜柏凌厉的鞭势下,男人再难紧咬牙关,全部精力都用来维持住自己的姿势,口中控制不住地溢出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呻吟。



看着强壮的男人在自己的鞭子下欲生欲死,杜柏的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满足。没错,他是个主,还是圈里有名的严主。除非被的表现令他满意至极,一般不会轻易和同一个被实践第二次,更是从未有过长期固定的关系。从轻度到重度的实践他都可以接受,但一旦事先定好程度,就不允许小被中途反悔。他对千娇百媚的女人不感兴趣,只喜欢男人在他的掌控之下挨打、呻吟、哭泣、求饶。这让他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估摸着男人已经快到极限了,杜柏略停了停手中的鞭子,“调整一下,还有最后十记。”

已经和杜柏实践过一次的男人知道最后这十记定不会好挨,抓紧喘息的时间,小幅度活动着四肢放松肌肉,却不敢用手去触碰自己火辣的臀部,这是杜柏实践的规矩,实践期间未经同意不能用手触碰臀部,否则加罚伺候。

大约两分钟后,男人重新摆正了姿势,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杜柏也不让他多等,快速击下比之前都要很辣得多的十记,打得男人高仰起头,扭曲了一张可以算得上英俊的脸。

“嘶??”足过了好几分钟,男人才缓过劲来。

男人的伤处看着严重,但其实杜柏都用了巧力,只最后十下下了重手,且杜柏技术过硬,因此只是肿得厉害却未破皮。被杜柏用冷毛巾和早已备好的药膏处理过之后,已经不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要我送你回去么?”

“不用。”实践结束后的男人又恢复了平日的冷硬。

自己下的手自己有分寸,见状杜柏也不矫情,自然而然地告别:“那好,这几天自己注意点,回见。”

“回见。”

刚结束一场令人满意的实践,杜柏的心情极好,这个被是他在sp同城群里认识的,长相身材都是上选,听话又耐揍,且性格爽快,两次实践给他的体验都不错,杜柏估摸着还可以再约一次。

回到寝室看到如往常一样冷冰冰的室友,杜柏突然鬼使神差的想到若是这人和自己实践??平日里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青年乖乖在自己身下承受火辣的巴掌,那张平时很少有表情的脸作出各种表情,清冷的眸子里因疼痛和屈辱而盛满泪水??stop!打住,杜柏啊杜柏,不是刚刚才满足过吗?这可不是圈子里能主动撅着屁股求拍的小被,而是顾景行啊!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室友身上,真是有够禽兽的。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眼神从顾景行身上收回,杜柏打开了手提,点开上午做好的PPT,装模作样的开始“修改”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没过两分钟又忍不住偏头看顾景行的表情,发现青年正专注于自己手头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杜柏顿时囧了,这可是顾景行啊,自己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注意的吧,更不可能注意到自己刚刚一瞬间的异样了,真是??

“呵呵。”杜柏不自觉的轻笑出声,倒是惹得顾景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很快收回了眼神。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0 20:05:00 +0800 CST  
part2圈内圈外

时值盛夏,寝室里没有装空调,只有一个顶上有只电扇聊胜于无,在这种天气下,人就算待在寝室一动不动都能出一身汗。顾景行虽然瘦,却是个不耐热的,又有轻微的洁癖,实在是受不了身上这黏黏糊糊的感觉了,便起身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下了已经有些汗湿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不像一般的男生在这种情况下多会光着上身或是就穿一件背心在寝室,顾景行规规矩矩的穿了一件快要及膝的长款T恤和一条肥大的短裤。

由于T恤的料子很薄,杜柏可以隐约的看到里面的轮廓。又因为T恤下摆很长,足够盖住那条短裤,只露出两条白生生的腿,看起来像是下半身什么也没穿一样……看到这样的一幕,杜柏刚刚压抑下去的念头又疯狂的滋长起来,止都止不住……

靠!这简直比什么都不穿还要性感啊!这小腰细得,用两只手一定能轻松的握住,腿又白又直,如果是这双腿因受痛而时而绞紧,时而踢蹬,一定是难得一见的美景……而且皮肤好白,估计比绝大多数的女生都要细腻光滑,自己曾开玩笑说过“景行,妹子们看到你的皮肤都要嫉妒死你了”,当时就随口一说,现在想起来露在外面的皮肤尚且如此,那里面没经过日晒风吹的部位岂不是更加……

第一次这么渴望跟一个人实践,却是对一个圈外人,还是自己的室友。杜柏此时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别说和顾景行实践了……光让顾景行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估计就做不成室友了,不但做不成室友,以顾景行的性格,八成会和自己老死不相往来,搞不好还会把他当成变态……想想就糟心。明明自己从入圈到现在,见过的、拍过的小被什么样的没有,其中也不乏颜值身材都好的,却没有一个能引起他这么强烈的兴趣。然而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攻略顾景行”看起来都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杜柏不敢冒险。想到这里,杜柏暗叹一口气,生平第一次产生了对某件事完完全全无可奈何的挫败感。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着,并没有因为杜柏对顾景行有了“非分之想”而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杜柏自己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他像是突然之间意识到了顾景行有多么好看。以前的他清楚自己的室友是个帅哥,但从来没有仔细的观察过他,而现在……唔,肩膀比自己窄一点,显得整个人更加修长,锁骨是恰到好处的精致,某个杜柏肖想了好久的部位经杜柏仔细的观察以及当了这么久主的经验来判断,一定是令人满意的又挺又翘,就连那双眼睛冷冷地朝你看过来的时候都有一种异样的性感……第n次在心里哀嚎,杜柏你简直没救,一边还是脑补得不亦乐乎。

顾景行不是迟钝的人,相反,大多数情况下他其实非常敏感。因此他察觉到了杜柏最近有些奇怪,好像老是喜欢盯着自己看?虽然又暗暗说服自己大概是自己多心了,但总归面对着杜柏的时候多了几分不自然,虽然这份不自然只有很了解他的人才看得出来。而杜柏偏偏就足够了解到可以看出来……因此不得不收敛了肆无忌惮打量对方的行为。

这段时间,之前刚刚实践过的那个被向杜柏表示了对两次实践的满意之情,并不止一次向杜柏提出实践的要求,都被杜柏以各种理由拒了,这样的次数多了对方也明白了杜柏大概是对自己没兴趣了,也不再自讨没趣。只是在心里感慨杜柏果然如同圈子里的传言一样。

两人虽是同一专业,大部分课表相同,但公选课却是不同的。在没有公选课的时候,杜柏喜欢挑一部感兴趣的片子看或是玩儿几盘游戏,而顾景行则通常会选择去图书馆自习或看书。这天晚上,从外面打篮球回来的杜柏匆匆冲了个澡,就抄起一本课本直奔教学楼,终是掐着点儿到了教室。

而杜柏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顾景行没有像往常那样去图书馆自习,而是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寝室门把手,确认锁上了之后,回到自己的桌子前打开电脑,点进了一个视频……

杜柏屁股刚一沾凳子就听到上课铃响了,还没来得及呼出一口气,就发现上节课老师指定要带的资料落在寝室忘带了。若是别的选修课,就是没带书也没什么要紧,但这节公选……

幸好第一节课是同学们的自我展示,资料在第二节课才会用到,得,趁课间回寝室拿吧。

而杜柏却是有苦说不出,他不是不想实践,而是现在只要一想到顾景行的脸,就对和其他人实践失去了兴趣,偏偏顾景行“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着实忍得辛苦。

恰好这天,杜柏一个圈内的好友约他去酒吧,杜柏就把自己心里的郁闷告诉了对方。

听完杜柏的苦水,靖轩——也就是杜柏在圈内的好友,也是一个主——丝毫不给杜柏面子的哈哈大笑,直笑得眼角都渗出了眼泪才渐渐止住。

杜柏一脸黑线的看着笑得直不起腰来毫无形象的好友,内心腹诽着交友不慎,无语的说:“有这么好笑吗……”

靖轩好不容易收敛了笑意,却被这一句话又勾得笑出声来,眼见着杜柏的脸要黑了,他才摆摆手说:“不笑了不笑了。也就是说,你突然发现自己的室友腰细腿长肤白臀翘是个做小被的好材料,然后脑补了一下就欲罢不能了?”

杜柏:“……”好像完全无法反驳怎么破。杜柏默默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一言不发。

“没想到杜大少也有这样一天啊,要是被圈里那些哭着喊着求“木白”大大临幸的小被们知道,还不得嫉妒死顾景行?”靖轩幸灾乐祸道。

杜柏苦笑:“别闹了,靖轩。”sp圈子里向来被多主少,像杜柏这样外在条件好,手法又漂亮的主更是不多,因此受小被们欢迎一点也不奇怪。可这仅仅是对圈内人来说啊,对顾景行来说……因为这种理由被羡慕……怕是不但不会觉得高兴反而会觉得受到了侮辱。

看到这样的好友,饶是靖轩也难得正经了脸色:“不会吧……你真栽了?我说顾景行,混咱这圈子的毕竟是少数,实践这种事,和现实越分得越清越好。那人是你室友,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要一个处理不好,麻烦可就大了!sp只是爱好,你可别因为这个影响了现实啊!”

“我知道。这点分寸我还有,我也就跟你发发牢骚罢了。”

靖轩松了口气,知道好友还没失了理智,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那就好。要我说,极品的被虽然少,也不是没有,凭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没有?你现在也就一时心动,再加上得不到的东西是最好的,等过了这一阵就好了。到时候我再介绍几个优秀的小被给你,一定让杜少满足哟~”

杜柏笑了笑,不置可否。靖轩也不再劝,两人默契的把话题引到了别处。

杜柏本以为这件事会不了了之,自己的欲望会被深深的压在心底永无出头之日,没想到……不久之后,发生了令杜柏意想不到却又欣喜若狂的转机。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0 20:06:00 +0800 CST  
先发两张看看会不会被吞_(:3」∠)_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0 20:07: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18: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19: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20: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20: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20: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20: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20:00 +0800 CST  
我会被吞吗好紧脏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1 17:26:00 +0800 CST  
Part4
看着杜柏出门,顾景行才真正放松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汗。

“实践就是⋯⋯像你刚刚看的视频里那样,好好被我揍一顿屁|股。”回想起杜柏的话,顾景行这才后知后觉的脸红起来。刚刚那种情况下,埋藏在内心深处最最不堪的秘密被室友窥破,顾景行遭受的冲击过大以至于方寸大乱,几乎完全没法思考。现在略微冷静下来再细思杜柏刚刚的反应,顾景行才逐渐回过味来。

本以为自己的这种倾向必然是遭人鄙视的,在秘密被杜柏发现之后他原本以为会遭到对方的鄙夷和嘲讽,杜柏向自己提的“实践”的要求也下意识的认为是对方为了羞辱自己,本已做好了为让杜柏保密而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的准备,却没想到被轻易放过。但最后却留下了那样一句话⋯⋯杜柏到底是什么意思?拿不准室友到底是什么想法的的顾景行皱紧了好看的眉,在内心深处却隐隐期盼着对方能不歧视自己,理解自己。

要是知道顾景行此时的心声,杜柏一定哭笑不得,本就是同好,自己怎么可能会歧视他?!高兴还来不及!杜柏不像顾景行,他生长在一个十分开明的家庭,父母的思想都很开放。当他发现自己对sp有特殊的兴趣之后,完全没有顾景行的纠结和痛苦,而是大大方方的接受了自己的这一爱好。在18岁时进行了人生中第一场实践,从此正式入圈。但他完全能够理解顾景行的顾虑和担忧,因此没有坚持要求实践,而是以退为进,把选择权交到了顾景行手上。他相信,顾景行不会让自己失望的。一想到顾景行心甘情愿的被自己抽打臀部的场景,杜柏忍不住笑弯了一双桃花眼,看得坐在旁边的一同学在心里啧啧称奇:“连听李老的课都能笑成这样,这位哥们真乃奇人也!”

当然事实上后面这节课杜柏几乎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不说满脑子都是顾景行也差不多了。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杜柏倒不着急了,散步似的慢悠悠的往寝室的方向走,还在学校旁边的小吃买了份宵夜。

顾景行估计着杜柏快要回来了,又忐忑了起来,不知道室友回来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自己。没想到下课的时间早过了,杜柏却迟迟不回来,心里不禁有些焦灼。因此当终于听到开锁的声音,顾景行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匆忙把视线对准课本,假装和平时一样毫不在意的样子。

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顾景行身上的杜柏自然没有错过顾景行眼中的那一抹慌乱,却故意假作不知,还是和平常一样自然的和顾景行打招呼,对之前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

顾景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内心隐隐有一种的失落,却下意识的忽略了这种异样。

杜柏在顾景行看不见的角度悄悄弯起了嘴角。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2 18:16:00 +0800 CST  
Part6

发生了这种事,即使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和杜柏完全无关,杜柏也不会知道自己梦的内容,然而顾景行还是觉得完全无法面对杜柏了。因此每天早出晚归,尽可能的减少待在寝室里的时间,上课的时候也尽量避免和杜柏坐在一起,实在躲不过的时候就假装不存在这个人,顶多“嗯”几声应付一下,更是完全杜绝了和对方的眼神交流。

顾景行性子本就冷淡,要换个人可能都不会发现他在躲着自己,但杜柏这几天可是特别关注着顾景行,自然发现了某人的鸵鸟行为,但他却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一茬,只当是因为顾景行被自己发现了喜欢sp之后的反应。虽然有所准备,但面对从着早上醒来到晚上上床睡觉几乎都不见室友人影的状况还是始料未及,不禁在心里暗暗叹气。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一周,杜柏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当晚,和往常一样晚归的顾景行回到寝室,正准备蹑手蹑脚的溜进来,却在走到床边的时候发现本以为已经像平时一样睡下的杜柏正坐在床边,睁大了一双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顾景行被吓了一跳,大脑反应慢了一拍,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怎么⋯⋯”

“我怎么不开灯?”“好心”的帮青年接下话头,一边伸手开了台灯:“还是,我不是应该睡了吗?怎么还醒着?你是想这么问吗?”

被杜柏一连串的问句堵得说不出话来,顾景行默默无言。

看着沉默的顾景行,杜柏故意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到:“景行,你最近怎么总是躲着我?我有哪里做的不对惹你不高兴了吗?”

“没,没有。”是我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啊。然而后面这句话,顾景行是万万说不出口的。

“那是为什么?”杜柏自是知道青年的窘迫,然而早就打定主意要在今夜把话说开的他却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对方。

“是⋯⋯是我自己的问题。”

“什么问题呢?”

“我⋯⋯”面对着步步紧逼的杜柏,顾景行显然招架不住了。

“是因为那天的事吗?我都答应你一定会保密了,你不用有心理负担。”见青年仍是闪躲,杜柏干脆挑明了说到。

“也⋯⋯也不是”

杜柏挑了挑眉,用眼神示意对方说下去。

顾景行咬了咬牙:“你⋯⋯你会觉得我很下贱吗?”说完这句话,顾景行就再不敢直视杜柏的眼睛,暗暗咬着唇低下了头,像等待审判一般。

听到这句话,杜柏先是一愣,继而笑了,“顾景行,抬起头来,看着我。”杜柏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让顾景行鼓起勇气抬起了头,映入眼帘的是杜柏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样子,没有一丝一毫想象中会出现的嘲讽与嫌弃,杜柏的眼中只有温柔。

确认青年看清了自己的表情,杜柏缓慢却又真诚的说到:“我不会因为你喜欢sp看轻你,更不会觉得你下贱。恰恰相反,景行,喜欢什么是你的权力,没有人能干涉也没有人可以歧视你。而且景行你忘了吗?我也喜欢啊,只不过我是主,喜欢打人而已。按照你的思路,我岂不是更加变态?”

“不是的⋯⋯我⋯⋯”

看到青年急急地摆手想要反驳的样子,杜柏莞尔一笑,打断了青年:“景行,谢谢你这么相信我。我很开心。”性格别扭的青年能够鼓起勇气和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已经出了杜柏的意料,他清楚以顾景行的性格要跟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这至少代表着自己在他心中是可以信任的人,想到这一点,杜柏的心中就无比柔软。顾景行对自己的影响好像越来越大了呢,真糟糕。心里这么想着,但一直愉悦的勾起来的嘴角却出卖了他真正的心情。

看着杜柏真诚的眼神,顾景行微微湿了眼眶。是我要谢谢你才对。

“那么现在,我们算是把话说清楚了?”“嗯。”顾景行有些不好意思。“既然如此,我们来讨论一下另外一件事吧~”

还沉浸在感动的余韵中还没回过神来的顾景行下意识的又“嗯”了一声。“我之前说过的实践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嗯⋯⋯啊?”“啊什么啊!”杜柏哭笑不得的说:“我是个主啊,当然有这方面的需求。你应该没有实践过吧?难道,就不想试试看?”

“我⋯⋯”杜柏的话又勾起了顾景行对那场梦的回忆,虽然眼前的杜柏和梦境中的人除了脸相同外完全对不上号,但不妨碍顾景行不由自主的想象那样的场景。杜柏的时机把握的极好,若是平时顾景行定会压抑自己内心的渴望,但此时杜柏刚刚取得了顾景行的信任,他对于杜柏的心防降低到一个很低的限度,再加上之前杜柏已在顾景行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此刻的一句“你就不想试试”引得顾景行心中蠢蠢欲动,几乎要克制不住内心的渴望答应杜柏了。

看出了青年的挣扎,杜柏压下了最后一根稻草:“这种事你找别人肯定不放心吧?还不如找我。这样,我们就试试,只要你一受不了喊停我就停下,好不好?”

杜柏的话打消了顾景行最后一丝顾虑,红着脸应了一声“嗯。”

杜柏大喜:“那就这么说定了!后天就是周六,下午你应该有空吧?”“有⋯⋯有空。”“那就定在周六下午了。”杜柏知道等青年回过神来指不定又害羞不肯答应了,因此几乎是逼着青年定下时间,完全不给青年反悔的机会,终于达成目的的杜柏心情大好:“唔,困死我了,景行晚安。”

“晚,晚安。”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答应了实践,顾景行也很快上了床关了灯,即使知道杜柏肯定看不到自己现在的表情,还是扯了被子盖住了发烫的脸。虽有些懊恼,但内心并不后悔答应了杜柏实践的要求。

这个夜晚,两人都睡了一个好觉。一夜无梦。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2 18:17:00 +0800 CST  
一群只知道催更都不给我评论的小妖精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6 00:15:00 +0800 CST  
╭(╯^╰)╮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6 00:15:00 +0800 CST  
先补上被吞的第五章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6 11:22:00 +0800 CST  
书签楼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6 11:25:00 +0800 CST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07-26 11:26:00 +0800 CST  

楼主:生当尽欢小七

字数:71318

发表时间:2016-07-21 03: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0 20:41:58 +0800 CST

评论数:290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