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君子(现代\/师生)



楼主 夜过天微白  发布于 2019-07-20 09:17:00 +0800 CST  
忙中偷着乐瞎写一通,更新不定尽量完结篇幅不会太长。久了没写水平飘忽我也不知道会写个什么鬼东西出来。正人君子徐正君和怂得一B乖学生刘真的故事。说好的吾师卷二大概就是这个但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工科生文笔渣求轻喷。

楼主 夜过天微白  发布于 2019-07-20 09:21:00 +0800 CST  
<序>


刘真以为自己挂定了。

这事该怎么说呢,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说好——这可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不,不只是糟糕,这可简直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呢!

具体是一件什么样的事呢——说起来大概却也不难。就在今天上午,九月二号,开学的第一天,上午第一堂课,T大土木工程学院土木工程系土木工程专业大一新生专业基础课程房屋构造第一节。九点二十分整,刘真同学在足足可以容纳五百人同时人上课的大教室最后一排角落里趴桌子上呼呼大睡(原谅刘真吧,他实在是太困了!昨天他忙着和他的第三任女朋友分夜聊,聊到半夜三点才睡下。而且现在的他才只有十六岁,正是睡懒觉的大好年纪!),九点二十分四十六秒,一位极富有绅士风度的年轻老师走到他的身边。老师夹着电子笔的手轻快而笃定地敲了敲他趴着的桌子,并问他:“小朋友,觉还没睡醒哇?”

朦朦胧胧刘真抬起头来,一片迷糊的视野中间他看见这位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老师分明笑得无比阴邪。

刘真是在三百一十二名土建专业同学的集体目送下离开教室的。
离开教室的时候,他感觉到背后教室敞开的大门刮来阴森黑暗的风。

当刘真离开教室的时候,房屋构造课程的老师已然又开始若无其事地继续讲课。任课的老师告诉刘真不要再勉强自己,少年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课可以不上觉一定得睡够。老师让刘真回宿舍好好睡一觉,并且慷慨表示不介意晚上单独给他补上这一节课,让八点过后去老土木楼1234办公室报到。

懵懵懂懂走出教室的同时刘真恍然想起什么,他翻开手机上的课表,迅速寻找到这位老师的名字。

徐正君。

刘真大吃一惊。

.

这是一个足矣令所有T大学子闻风丧胆的名字。
徐正君。

他是徐正君。

T大校园论坛首页置顶区,至今高挂着徐正君的简介和经典语录:

徐正君,性别男,生卒年不详。

毕业于A大建筑系,师从已故著名建筑学家苏静涛院士,现任T大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专管教学行政工作,兼本科阶段房屋构造及钢筋混凝土结构设计课程负责人。

“我不介意让你们大部分同学下个学期再学一次房屋构造/钢筋混凝土结构设计。”
每每给学生上第一节课,徐正君都会认真地如是说。

“你们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
“我就喜欢看你们做不出作业又抄不到的难受样子。”
每每有人吐槽课后作业太难,徐正君都会认真地如是说。

“及格是不可能及格的,一辈子都不可能及格的。”
“什么?我的课以前有人考及格?”
“那一定是我把分登错了。”
每每有学生问到底怎样才能不挂科,徐正君都会认真地如是说。

论坛中不乏学长痛心疾首,徐正君的课选不得啊选不得,上课答错问题会挂,下课比老师先离开教室会挂,考试卷子上字写得难看都会挂。钢混结构上学期三个同学选课挂了十三个,多出来的那十个就是上上个学期不信邪非要选徐正君的课结果重修继续挂的杯具啊!

但房屋构造是专业必修课,而且只有徐正君一个老师任教,他刘真不想选也不行呀!
从土建大楼到校内租住的公寓,刘真凄然仰望苍天,古朴的建筑在道旁伫立,枯萎的梧桐树叶在脚下哧哧作响,悲秋的风在耳边嗖嗖地刮。

.

挂了就挂了嘛。

刘真一手揣着腰,一手晃悠着他最新款的手机,迈着步子给自己壮胆似的想着——

挂了就挂了!

他本就不想来读这个大学。是他那该死的老爹放话他要不读大学就不让他继承家业。所以他心不甘情不愿地读完了高中,情不甘心不愿地参加了高考,既不心甘也不情愿地考出了全省前百名的高分,勉为其难地读上了并不梦寐以求的大学。
他本也不想学这个专业。他原本想学的是建筑设计,然而他的成绩很悲剧地没有够上T大建筑与城规学院的线,最终他被第二专业志愿T大土建专业录取——好在T大土建是国内当之无愧的第一,而T大的建筑学专业还只能在国内高校中排第二呢——但对于刘真来说,到底只是不被滑档的无奈选择而已。

挂了就挂了。

天真无邪的刘真又这样想了一下。

踢开脚边一颗碎粒的砂石,试图继续放松心情面对秋日上午苍蓝的天。然而一股电流像细蛇一般爬过背后,他想起他爹说的话,“大学都不读你也好意思姓刘?”

这话令他焦虑。这话令他愁。他是绝不怀疑他爹随时会把他踢出家门的。因为他头上已经有一个被踢出家门下落不明的哥。
他绝不怀疑他爹会这样对他,还因为他下头有个他爹的亲儿子。

作为他爹和前妻的产物,他知道自己就是家里的历史遗留问题。随时可以被就地解决的那种。如果不是为着家里的钱,他早就和他爹闹掰了——原谅刘真吧,他家的钱真不是一个可以随意忽略的小数字,他明白自己就算奋斗一辈子也很难奋斗出这么多家产,就算奋斗出这么多家产多半也没命再去享受。他刘真就是这么的没骨气。他也没法子。

不过,尽管现在盯着家里的钱保持乖儿子状,他和他爹也已经离闹掰只剩一步之遥。

没骨气的刘真还没能从土建大楼回到住处就彻底打消掉挂了就挂了的想法。这样自我催眠的思考方式对他果然一点用也没有。挂科意味着不能毕业不能毕业意味着不能继承家产不能继承家产意味着巨额财产损失,相比之下去找徐正君大不了就是办公室1V1真人单挑——他和他爹真人单挑十六年,积累了十六年单挑失败的经验,他对自己求饶的本事有着相当丰富的自信。

.

【少爷我马上要上路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入夜黄昏七点半,走出校园隔壁商业中心新开的咖啡厅,刘真发下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他随手拍下的街对面的夜景。一派灯火阑珊中大隐于市的T大校门。

【哈哈哈哈一路走好我的乖乖好儿子。】
【兄弟你怎么了?兄弟你还活着吗?死不要紧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之前记得把遗产给哥几个分一分——你那件Burberry的限定款风衣哥我先预定了啊还有你那块刚买的表反正也没人要……】
【A大发来贺电】
【C大发来贺电】
【市一中战友发来贺电】
【A市幼儿园发来贺电】

刘真:……

.

九月二号晚八点整,刘真走进老土建楼的前门。
八点过两分,刘真站在1234办公室紧闭的门外。
八点过五分……刘真踏出老土建楼的后门。

他决定还是不要去单挑了——是的,还是不要去了。没办法他就是这么的怂。当然他的怂一向有理有据。他陡然反应过来这样一件事。不管徐正君有多么的想要挂掉他——可徐正君并不知道他是谁呀!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就连周围的同学都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不认识你来你不认识我,上课的时候没有点名离开教室的时候徐正君也没有问他名字,徐正君怎么会知道他是谁呢!

那他还报到个P啊!

未准徐正君已经把这事给忘了呢!

这下好了,徐正君有没有把这事忘了我们暂时不得而知,说服自己摸回住所的刘真倒是很快就把这事给搞忘了。
新学期开学的第一个夜晚,刘真以给女朋友的第一百零一个电话结束自己一天的生活,半夜三点躺在公寓床上思考人生的他脑子里彻底丢弃了徐正君的召唤,理智告诉他他不会有事,仅凭一面之缘徐正君不可能再找到他,作为土木学院的副院长,日理万机徐正君也没道理真的给他这样一个无名之辈“单独补课”。过去的一天不过是虚惊一场,虚惊一场罢了!

明天换身干净的衣裳吹个酷炫的新发型,谁都不会再认识他。
还有什么值得他去担心的?

.

然而九月五号的清晨,新学期第二次房屋构造课程,上课铃响起后的十分钟,闹铃失效起床超时仓皇抱头从后门窜入教室的刘真被徐正君逮了个正着——徐正君一手捏着电子笔,伫立在两排座椅间的过道上,猛一个回首对刚刚落座的刘真:“小朋友,你今天终于来啦?”

“今天你又睡醒了没有呀?”

不等刘真回答,徐正君遥遥指着投影屏上A市中心大厦的图形,再次真诚善良地问道:“来来来,你来给大伙说说,为什么这栋楼可以修这么高?”

.

那是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重压。
三百多名同学黑压压的脑袋在这一刻齐刷刷地转了过来。三百多双眼睛齐刷刷注视着他。
无人能看见的表情背后,刘真深深咽下一口唾沫。

.

刘真有一项本事。
一项很多人想学而学不来的本事,一项独属于他的,被他糟糕的家庭十六年如一日磨练出来的本事。
他脸皮厚。

不管内心多么的焦灼,不管情绪多么的紧张,不管他实际上多么的想要跪下求饶多么的害怕和抗拒死亡。但表面上,刘真的确能随时随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尤其在他知道改色也没用的时候。他有着他知名富二代应有的气度,有着他C城贵公子应有的教养,薄薄的一副半框眼镜后面十六岁的容颜优雅而从容。

面对徐正君的召唤,刘真在第一时间挺身起立,他一手放下hermmers限定款的帆布挎包,一手轻轻抬了抬精致的钛合金镜框——透过鼻梁上的镜片他第一时间看清屏幕上面的投影,唇角微微一牵。他看一看徐正君,又看一看这一众新近结缘的同学,他的目光徐徐移转四周,终于回到徐正君笑意吟吟脸上。

他说:“这是去年年底建成投入使用的市中心大厦,目前华东地区最高的高层建筑,设计方是云地集团的独立设计部,老师您参与主持了该建筑的结构优化和施工方案设计。这是目前国内已知的施工难度最大、技术含量最高的高层建筑。大厦建成过程中主要经历冻土层冬季施工、超近距离临近建筑物基础保护、地下水超高水位渗透和软土持力层超大埋深几大世界性施工难题。因此您对基础结构做出六十八米深桩设计、四侧基础并行流水施工和相应的加强排水等处理使得施工在恶劣气候下得以顺利进行并提前三个月完成验收竣工。大厦设计建设高度861米,因为考虑A市临江城际天际线的和谐度以及和与市中区已建成的两座地标建筑云地大厦、经贸中心互相呼应,您将设计方案里的761米标高调整为668米,牺牲百分之十的设计功能评分节省了百分之三十七点四的施工及先期维护费用。从价值工程角度我认为您的选择除了过于吉祥如意之外基本没有任何问题。”

随着陈词的继续,气氛一寸寸肃静,认真回答问题的刘真仿佛在发出光和热,照耀土木学院大楼201综合教室的半片天顶。
话音落地,不知是谁拍了两下巴掌,稀稀拉拉迎来几声附和,又悄悄地静了下去。

徐正君的脸色愈发好看起来了,五官鲜明而生动,笔直的眉高高扬起:“不错,不错,小伙子很不错。”

刘真向徐正君点一点头,天生我材必有用地翩然落座。感谢这个无聊的暑假感谢这个暑假无聊的他,无聊的他为了打发时间随心所欲地看过几篇论文,其中正巧有徐正君挂名的大作,《非永冻冻土层的深基桩施工及其他》。

“来来来。”徐正君却没急着走,没急着从刘真的座位前离开,没急着继续去上他的课,而是朝刘真笑着招一招手:“小伙子到前面来,待会我们好好交流交流。”

.

十六岁时的刘真从来不曾想到,他和挂科狂魔徐正君的不解之缘竟会来得如此的突然。

尽管他和徐正君真正的较量要到行将读研时才将开场,但故事的序幕早在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就已悄然拉开。

从这一天开始,徐正君课堂前方第一排正中间始终留着刘真的一席之位。
从这一天开始,刘真再也没能在凌晨的寂寞中安然入睡。
这不是刘真想要看到的,更不在刘真的意料之中。但现状已经容不得他了,任何一个上课第一天就被老师记住名字和长相的学生无疑都是悲剧的——而被徐正君盯上的刘真则无疑是悲剧中的悲剧。他的房屋构造课程果然从大一挂到了大四,无论如何苦苦哀求徐正君从来不为所动,这样悲惨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刘真以专业第一的成绩修满土木工程专业毕业所需全部学分,并且当着徐正君的面对天发誓打心眼里一万个愿意跟着徐正君继续深造之后才终于得到豁免。

楼主 夜过天微白  发布于 2019-07-22 17:28:00 +0800 CST  
<一>

七月,仲夏的光景照穿C市,飞机滑翔着降落在北岸区国际机场,通道打开,刚满二十岁的刘真拖着轻便的金属银拉杆箱踏出机舱。

“晚上去K歌啊。”

刘真一手揣在兜里,歪脖子夹着手机紧贴着机场的自动人行电梯前行。拉杆箱被他拖出秃噜噜的响声。他对电话里说:“哥哥我终于解放了,当然要好好庆祝庆祝。银色森林晚上不见不散……不,先去小龙坑吃个火锅,卧屮我给你说A市那边KFC都不给辣椒包的,我点个香辣鸡翅他们居然都能给我配一包白砂糖!”
“刘哥这是毕业了?” 话筒里的人显然惊讶。“不是说还要再深造几年?”
也难怪,刘真已经整整四年没有在这样的时节出现在C城了,过去四年里的每一个夏天,刘真都像是从人间蒸发一般,打电话常年无人接听,微信只说是在忙。

“深造?”
刘真一声轻哂。
“深造是不可能深造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深造的。”刘真道,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知为何竟带着某种怪异味道,他调整姿态,尽量让自己恢复四年前无拘无束富家少爷的样子——于是话语又变得轻佻而愉快了:“待会上车再给你说,你先去约人。老样子,我请客。”

说完这句刘真掐断电话,向着阔落的天窗外一眼遥望。
对刘真而言,C市的夏日到底已有些疏忽了,碧空下那些闲庭般的景色仿若一幕隔世飘渺的烟花。

.

机场大道,飞驰的车辆往来穿行,出租车内刘真斜靠在后座,左腿翘慵懒地在右腿上,一手时不时地捋捋耳畔的碎发:“也没你想的那么夸张咯,有什么事是你哥我糊弄不过去的。”
手机听筒里似乎调侃了两句,刘真很不屑地又嗤了一声,说:“也是哥哥我那会还太年轻,不然哪会被他徐正君逮着把柄。不过这也没事了嘛,等再过几年我在银翔集团站稳脚跟,他见了我不也得叫我一声刘总。”

“是是是,刘总就是这么威武霸气刘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电话那边显然开心得很,马屁拍得顺口溜似的:“那刘总这是真不回去了?雨儿姐呢?她没跟着你回来?”
“分都分了,回头再换一个。”电话里传来两道嘟声,不知是谁的来电岔了进来,刘真一下走神,道:“你先别挂,我接个电话。”

什么人这时候打电话。刘真挑了挑眉毛,手机从耳朵旁滑移下来,看见屏幕上三个闪烁的大字他浑身上下都大吃一惊。

徐正君。

路面不平出租车猛一颠簸,伴随着咣的一声轻响刘真的手机掉在地上——出租车司机在前面谩骂:“给你老子仙人板板也是遇得到哦——”
后座上刘真手忙脚乱捡起手机正襟危坐,眼镜一扶眉梢一皱面色一凝瞬间如泰山般庄重肃穆:“徐老师!”

话筒里徐正君的声音抑扬顿挫:“小朋友,你还活着哇?”

“活着,活着。徐老师您有什么事吗?”刘真一面从善如流一面放下手机拍拍手机壳上的灰,顺手开个免提切换界面到通讯录,奇了怪了他昨晚就把徐正君的号码关小黑屋了怎么今天电话还能打进来——该死!
他忘了徐正君不止一个手机。移动的屏蔽了联通的还通着呢!

“嘿,这件事似乎非常蹊跷。”徐正君道。“为什么我另一个手机打你的电话总是无法接通呢?”

“哦哦老师我这边正在去W县的路上山区里信号不太好——”刘真手指一阵乱划慌忙把徐正君的联通号也拖进屏蔽名单——苍天啊为什么他才逃离T大一天徐正君就又来找他,难道命中注定他这辈子就再也不能有一天消停再也不能有一个灿烂的暑假吗——一面诚惶诚恐地:“我会尽快完成灾区损坏建筑数据采集然后和您联系,有什么事的话您发个微信或者短信过来我这边信号恢复正常会及时回复您。”
“千万要注意安全哇。”徐正君在电话那边:“听说318国道昨天又发生一起泥石流。我这边在等去C市的……”

不待徐正君说完话刘真煞有介事地喂喂两声,“徐老师?徐老师还听得见我说话吗?喂?喂——”挂断键往下一按,嘟——世界和平!

刘真漫长地吐了一口气。
出租车仍旧在大道疾驰,白云苍狗驻留天际,午后的阳光一线从车窗外穿下,仿佛照穿他过往四年为着一纸学位辗转往复匆匆碌碌的身影。

是啊,为什么他还要继续跟着徐正君读研呢。
他对徐正君许下的那一句承诺,难道真有几分出自真心?

嗡——手机又一次骚动起来。
刘真猛然一震,迅速反应过来徐正君此刻已经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埋头一看原来是跟班卢颖,长舒一口气地接起来:“喂,哦,刚才没想起来所以把电话挂了。”
刘真道:“没,就一骚扰电话。我这快下高速了,你到哪了?”

----------------
以下内容与正文无关。
楼主确实没有群,作为一个老年痴呆的楼主现在也实在没空打理群了,小伙伴不要再问群号啦。另外吾师原贴最近被和谐了,不知道能不能申诉回来,晋江上有更加和谐版的备份,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去那边自取。

楼主 夜过天微白  发布于 2019-07-26 21:40:00 +0800 CST  
更新提示:
实际上除了序章文字版恢复,目前第一章也已经更新了,但是因为度娘抽风暂时是被屏蔽的状态,我正在申请恢复,各位可以过一两天再来看看

楼主 夜过天微白  发布于 2019-07-26 21:57:00 +0800 CST  
<二>

火锅店雅间的饭桌,三五少年四下而座东倒西歪,红彤彤的一锅子油汤滚滚沸腾,杯盘碗碟狼藉地环作一圈。
刘真酒量好,那年高中毕业聚会他一口气干下去十二瓶啤酒技惊四座,由是在C城官富拆二代圈美名远扬惊为天人。不过这会他也喝得七荤八素的了。连裤兜里的手机震响了多少轮都没心思去理会。

“再来再来。”刘真一条腿踩在凳子上亲自给卢颖倒满一大杯澄黄带沫的啤酒,“干不翻你娃子算我输,这两瓶不行待会去银色森林再继续。来来来。”
“刘哥,刘哥,你手机是不是一直在响?”同学甲从桌面上抬起一张脸,脑门到眼仁儿潮红潮红的:“是不是雨儿姐找上门来咯啊。”
这头刘真还在和卢颖推来搡去争论谁杯子里的啤酒泡沫更多,甲同学很善意地把手机从刘真的裤兜里掏了过去:“徐,徐正君是谁?”

刘真被灌下去又一大杯啤酒,嗝得脸红脖子粗,竟没听见足以对他造成致死打击的三个字。
“你,你等着,我还能喝。”他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指向卢颖,靠坐在桌子边酝酿。

“听名字像刘哥的下一个。”同学乙说道。高高地竖起一根食指:“我来给刘哥算算八字啊,算算这个八个字啊到底他合不合得上——”
“闭嘴!”卢颖在半晕半醒间抬头,酒气熏天地:“那是你们刘哥不同戴天的仇人,刘哥发过誓不干倒徐正君他这辈子啊这辈子他就不姓刘——”

同学乙:“我就说这八字怎么怎么算都合不上……”
同学丙:“刘哥不姓刘了那要姓什么,姓驴吗……”
“驴哥,驴哥。”同学甲:“你真了不得……”
“T大的狂魔压不住你。”
“蹦出个小刘哥……”

霎时一桌子群魔乱舞,刘真只觉下半截肚子快被涨破了皮,扶着桌子出门去洗手间,而这边甲同学好心好意地帮刘真接听第二十一个打进来的电话:“喂,喂,是挂科狂魔吗。”

“你别找啦我们刘哥,刘哥现在——嗝儿!”

同学乙油腻的大脸凑到手机旁边:“刘哥现在正在前方冲锋,他冲过去了,他举着菜刀冲过去了,他盾墙都不开就冲过去了——”
同学丙一把将电话抓了过去:“喂,喂,徐正君吗?”

同学丙:“啊,徐正君啊?啊!我是罗丙——哦不,我就是刘真啊,啊,你听我给你说啊,我,刘真,银翔集团的大少爷——”
“是二少爷。”同学乙赶紧纠正,“刘真他还有个哥老倌,叫,叫什么来着……”
于是同学丙对电话里:“对,对,我,刘真,银翔集团的二少爷——”

“我刘真今个总算毕业了,从今往后,你徐正君就要叫我刘总——”
“对,就要叫我刘总——”

喝翻在地的卢颖又打了个牛油味的嗝儿,高声应道:“刘总不仅是你徐正君的刘总,刘总是我们大家的刘总——”

……

.

五十公里外,C城机场大道,一辆通体漆黑的车辆由机场往市区疾驰。
时值入夜,天幕浸染出愈渐浓厚的墨色,密集而齐整的红色尾灯与大路两旁的路灯一齐延伸到灯火之外。

车厢后排靠左的座位上,徐正君接听电话,电话话筒里不知天高地厚的声音夹杂着铺天酒气,仿佛怎么都关不住似地往他耳朵眼里钻:“我刘总今个总算毕业了,从今往后,你徐正君就要叫我刘总——”

电话挂断,他似有所指地看向右侧身旁,干咳了一声:“刘诚。”
坐在他身边的,他相识多年的好友,国内投资业界翘楚,S省排名榜首的龙头企业,银翔集团首席大董事敲了敲指头中间没有点燃的烟。

“嗯?”

楼主 夜过天微白  发布于 2019-08-27 17:13:00 +0800 CST  

楼主:夜过天微白

字数:7672

发表时间:2019-07-20 17: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28 03:07:16 +0800 CST

评论数:60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