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雾山(现代,强强)

脑洞有多大心就有多大,随便写
背景瞎设定的,勿较真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6 21:30:00 +0800 CST  
“原因是什么,说说看”


跨坐在腰腹上的男人份量着实不清,匀称的骨架被健美的肌肉所包裹,薄唇上挑似笑非笑,目光淡淡扫视着唐江的脸。


被男人身量压制的极不耐烦,几次起身挣开的动作都被悉数化解,唐江抿着唇不想回答,昨天他偷拿走40%以上的机要触发了安全警报,在警鸣声中被包围了所在的房间,当时房间内满是人,唐江一边抬眼瞄着玻璃门外逐步靠近的搜捕三人,在自己面前记事本上写下了几个字:和上次的结果,是一样的。


写完就放下稍有打转的钢笔,抄起包,在满屋人惊诧的目光中兀自迎了上去。如果有人可以看到他的字迹,不难看出最后两个字有些歪曲,是唐江手抖的缘故,他心里也是有几分没底的。


这是第二次了。


上次他试图带走机要的下场过于惨痛,被执行官楼述当着搜捕组的人罚了一顿。


拧开玻璃门的时候,搜捕组常宁还未收回排查房间内始作俑者的目光,看到他出来却不惊讶,只让了让身随后替他拉上了门。


搜捕组一共三人,两前一后将唐江押解着往行政楼的处罚区域走。


唐江手里只拿了个包,对上常宁的目光时顿了顿,搭了句话。“这次罚什么。”


常宁没有回答,他确实不知道。处罚通知都是由执行官发布的。


行至一半的时候,常宁点了点唐江的后背,“你有东西掉了。”


一行四人同时停下了脚步,押解在前面的两位看了过来,唐江没注意到掉了什么,看到地上有条钥匙链用手拨了一下。


“这个吗,不是我的。”


常宁用下巴一努旁边的小纸片。


“这个是你掉的。”


“什么东西。”


唐江捡起来翻了个面,是张贴纸,边缘泛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像素分辨率不算太高,能辨认出上面是唐江和另一个男人的合照。他有点忘了照片上的男人是谁,端详了一会似乎是哪个少年时代的同学,笑了一下就揣进了兜里。


领头的A长相高冷,抱臂走了过来。


“是什么笑这么高兴。”


唐江潜意识不想让自己同学被他们接触到,扯了扯衣袋。


“没什么,走吧。”


领头A准备强行取出的时候手臂擦着了唐江的胸口,常宁对此戏谑道。


“这是白占了他便宜。”


领头A倒是没再勉强,收回动作示意三人继续押解着犯人走。而唐江,就是这个二次触及警报的罪犯。


“我知道,身为一个高智能的监察部长,高于普通人的点就在于不会做出这种不入流的事。


唐江毫无诚意的奉了一句,在收获到A的一个挑眉之后就不再说话。


行政主楼前有一片不小的空地,空地再前方是灌木丛。在穿过灌木丛内搭建的石子小道时唐江敏锐的察觉到了旁边一闪即逝的红点监控系统,多半是执行官的手笔,他这么想着倒也无所顾忌,干脆利落的一脚踩碎了石子旁细小的监控装置,随着电子爆裂的噼啪声。


常宁:......


领头A:......


押解另一位:......皮,继续皮。




主楼大厅内有一层螺旋阶梯是通往地下的,处罚区域就设在地下一层,从楼上的角度往下看,有三两个人在过检测门验证身份,即将按犯错程度不同进入不同区域受到惩处。


在走下一半的时候唐江莫名对惩罚区产生了强烈的抵触,越往下走越感到压抑,他突然觉得会不会再也上不来了。骤生的压抑感让他很不舒服,停下了脚步对身后的常宁说。


“我能不能不下去?”


常宁沉默了一下,喊停了往前走的押解二人,对唐江说。


“处罚都是在这里进行,除非执行官另有通知。不过你这二进宫,恐怕不会轻。”


唐江说不上来什么心情,他倒不是害怕惩罚,他单纯的很抗拒地下区域的环境,看着台下几人在过检测门,莫名的压抑感袭来让他产生不安定的因素,害怕进去了会被永远困在地下,且愈演愈烈。


身体上的行动远超于大脑,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已经跑上了大厅。


跑吧,他想。干脆带着机要跑了得了,刚才人多容易误伤,这下没什么人跑了也没什么影响。


常宁制止了身后A准备掏枪射击的动作,A的瞄准镜已经焦上了唐江的小腿,被这么一拦,A倒是顺坡下驴,回答的一本正经。


“我要不装装样子,回头人要是真跑没了执行官不得来算账啊。”


常宁:......




唐江往外跑的时候没注意脚下已经悄然升起了一排警戒金属线,等他注意到时已经来不及刹车,脚踝被金属线一绊整个人扑在了地面。面颊与地面来了个零距离接触,凸起的石子刮破了他的小臂,单膝跪起在地面上缓了缓精神。


执行官就是在这时走过来的,长筒靴裹着结实小腿,一步一踏地面不疾不徐,大衣上别着象征地位的金属徽章,暗金纹刺绣爬绕在领口处,衬的整个人气质愈发优雅。好看的眉毛上扬,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薄唇抿起时自带距离感。


“想跑到哪去。”


唐江的不作答在男人的意料之内,他不甚在意的笑了一下便好心的帮唐江从地上起来,用拽领子的方式。


“久不见执行官,风采依旧。”
唐江的话言不由衷,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跟这个**男多做接触,常宁三人组不在,面对面与楼述solo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比起你满脸过分的'风尘',我确实风采依旧。”楼述对他的赞美不仅全盘皆下还自吹一波,却在下一秒话锋一变。


“无故逃避致使处罚拖延,有胆子踩碎电子监控器,你的勇气值得赞美,不过我不得不说,得加罚。”
楼述列出了唐江干的种种好事,话毕掸了掸皮革手套上不存在的灰尘。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6 21:32:00 +0800 CST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7 08:51:00 +0800 CST  
三.


在会议室坐定的时候,唐江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做酷刑,难怪楼述点名要他去。长达四个小时的全息投屏会议令他如坐针毡。正装的贴身黑裤手工裁剪,紧紧包裹着他涨大了一圈的臀部。

原本臀线处的衣料与他身体严丝合缝,如今却深深勒进了肿胀的皮肉里,绷的他一阵钝痛接过一阵。

全息投屏会议执行区总共五人出席,执行官坐首位,领头A与另外三人分坐两侧。而唐江坐在楼述旁边第三个位置,紧挨着的是其余分区的影像。

会议室很大,开始时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了剩余五十人的投屏,数字刷新名片后齐刷刷的闪现出了众人的影像。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7 12:40:00 +0800 CST  
三.

在会议室坐定的时候,唐江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做酷刑,难怪楼述点名要他去。长达四个小时的全息投屏会议令他如坐针毡。正装的贴身黑裤手工裁剪,紧紧包裹着他涨大了一圈的臀部。

原本臀线处的衣料与他身体严丝合缝,如今却深深勒进了肿胀的皮肉里,绷的他一阵钝痛接过一阵。

全息投屏会议执行区总共五人出席,执行官坐首位,领头A与另外三人分坐两侧。而唐江坐在楼述旁边第三个位置,紧挨着的是其余分区的影像。

会议室很大,开始时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了剩余五十人的投屏,数字刷新名片后齐刷刷的闪现出了众人的影像。

各个分区就内部一体化如何开展产生分歧,执行官作为区域最高权限的象征并不置一词,任各个分区陈词,条条框框的陈述下来时间已过半。

唐江忍的很辛苦,薄唇抿的紧不泄出半分情绪。鼻尖上的细小汗珠暴露了他此刻的不好过,只觉身下的皮椅在今天变的格外的硬,压的他屁股几乎变了形。最初的闷痛过后,压的时间久了屁股逐渐被一层麻痒所取代,从神经末梢传来的细密酥麻令他几乎坐不住椅子,轻轻挪动着屁股在椅面上摩擦意图减轻一些。

这种由内而外的麻痒太难受了,折磨的唐江频频皱眉,还不如打他一顿来的痛快。还无法宣泄于口,别人问他怎么了,他怎么说,我屁股痒吗,让楼述听了不就是屁股痒想讨打吗。

唐江此刻算是领教了楼述的阴险,让他肿着屁股坐一下午,无异于伤上加伤的附加刑。他左手抵握成拳抵在桌面,将屁股磨蹭着椅面减轻不适感。

楼述一早就注意到了却并不打算将会议喊停,他抿了口稍冷的红茶,轻轻摇了摇杯子复又放下,不咸不淡道。

“去,重新泡杯茶。”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7 15:31:00 +0800 CST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7 15:40:00 +0800 CST  
“执行官下午好,这么巧。”
唐江努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正常点。
“换杯茶也能这么久,你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楼述瞄了眼腕表,报出了时间。
“二十分钟足够你来往会议室两趟,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
唐江脸色难看的可以,他此刻身后有多痛就有多想把那杯茶泼到楼述脸上,前提是他敢动手的话。
“坐久了腰酸,出来走两步。”
憋出一个不算理由的理由。
“腰酸么,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被罚了腰。”楼述挑起了一边眉毛,朝着唐江走了过来,顺手咔嗒反锁了门。
“你这是干什么,执行区随处有监控,执行官随处发情风评不好。”
落锁声令唐江预感不妙,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装出不耐烦的神情示意面前挡路的人赶紧滚蛋,与楼述落单在一处准没好事。
楼述却没有顺他的意,长靴踏地几步迈到了唐江面前将他逼的后退到了身后墙面上。
唐江脸色难看伸手就要挥拳过去,楼述反应更快一把擒住了他的手臂反拧在了后腰,扳住了他肩膀转了个面,直接将唐江欺在了墙面上,双手被反拧卡在腰处,楼述屈腿顶进他双腿之间卡住他不能乱踹,手掌隔着布料覆在他臀上拍了拍,感受着手下依然高热的温度,楼述开口道。
“还有力气闹,挨一顿不够是不是。”
“连椅子都不会坐,怎么,屁股痒?”
唐江被戳中了心思心里一阵火大,挨了一顿罚就够了,这会又把他摁在卫生间算怎么回事,还是这种毫无安全感屁股任人宰割的状态。他拧眉大力挣动着,却因为压着没有施力点动弹不得。
“楼述,做狗会咬人没什么,做人别太过分”
“啪!”
话刚落下就被楼述赏了一记响亮的抽在左臀,在卫生间内声响被放大格外的羞耻,楼述犹嫌不够的就去拽他裤子。
“给脸不要脸,唐江你是欠收拾的很。”
随着金属撞击声楼述一把拽下了他裤子,在唐江挣动的时候嫌闹似的连扇了几下狠的才消停。
唐江的面上浮出一丝薄红,被人扒了裤子摁在卫生间收拾,他非常抗拒。
“滚”
长裤穿上没多久又被拉到了腿根,露出肿的发亮的臀部和光洁的大腿根,楼述点了点他淤肿遍布的屁股,上面还残留着新鲜的掌印,评价道。
“肿成这样还不安分,非想讨打吗。”
左右环视了一圈没有趁手的工具,楼述压着他的腰换了个方向将他压在了水池台面上,巨大的落地镜内映出唐江不着寸缕的下体。
楼述扳起他的下巴迫他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腰部因为被摁压下塌,耸着臀部撅在执行官的手下。唐江的脸因这而红的更甚,他几次想起来都被更大的力压了回去。他想不明白楼述在今天为什么格外跟他过不去,作为炮友的关系,下床以后他们是互不干涉的,今天是发了什么疯。
“啪!”
一记带着风的掌哐砸了下来,瞬间拉回了他神游的思绪。
“...疼,**的楼述,***发什么神经”
楼述并不理他,会议上行政区陈述已经获悉了执行区机要险泄的事,责令区域长官及时清理作乱,若非楼述有意保他,执行区这一关都难过。知道唐江有事隐瞒,作为炮友他没资格干涉,但是既然保了他,那就是他的人,教训自己的人在楼述看来是理所应当的事,当然这点唐江不知道,也为他招致了不少好打。
有意管教手底下极度不安分的人,楼述抽出了他的皮带,在手中折了两下兜着风就咬在了唐江的臀上。
“啊!”
唐江没忍住叫的这一声是实打实的痛,手工牛皮抽在饱经蹂躏的肿臀上不堪重负,抽出一道印子后先是泛白而后充血肿胀,横在两瓣肉中间尤为显眼。
“好好看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屁股是怎么被打烂的。”
楼述手下不停,几乎是一句一皮带的抽下去,不过几下就覆盖了唐江的整个屁股,肿的老高。
唐江并不耐痛,强忍根本忍不住,在皮带再次揍下来的间隙他喘着气说。
“上午已经罚过了,为什么还要。”
楼述回答的轻描淡写,甚至踢在他小腿上让他屁股分的更开一些。
“打你就打你,还要挑日子么。”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7 15:53:00 +0800 CST  
似是为了印证楼述的话,下一秒皮带挟风落下,稳稳贴合上一道的肿痕叠加在一起,重叠的边缘渗出了点点紫砂。

“呃啊...”

呼痛声显得有些低哑,一听就知道是刻意压抑过的,饶是如此,唐江额前的碎发仍湿了一片。

楼述伸手捏了捏那一片狰狞的重合部分,指尖划过皮肉的时候引得唐江绷紧了屁股。楼述照着尚没有被波及到的腿根抽了两下,催促道。

“放松”

“以前不知道,你这妙处还这么会夹。”

第二句里添了几分调弄的意味,却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狗仗人势。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09:23:00 +0800 CST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09:26:00 +0800 CST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11:01:00 +0800 CST  
“砰砰砰!”

突如其来的叩门声打破了唐江单方面的僵持,唐江心里一惊,虽是开会期人少,但卫生间毕竟是公共区域。

他用手肘抵着台面想把自己撑起来,他到现在还撅着屁股,裤子都没穿上去。紧随其后的敲门声中混着一道男音。

“执行官在里面吗。”

“让你动了吗。”

楼述没回答外面的问询,只压低了声音警告唐江。

“...滚,放开,楼述...”

唐江体力下降的很快,架不住楼述的二次镇压,突如其来挤进臀缝的细长手指惊的他尾音变了调,外面还有人啊,离他们不超十五米的距离,他想不到楼述一点面子不给他留。

“你声音再大点,招来人自己负责”

楼述低了头在他身边轻轻扔下一句,仗着外面有人他不敢造次,手指兀自分开了两瓣肿肉,在尚未消肿的充血嫩肉处打转,楼述的手指略凉,抚过那一小片私密时激起唐江的颤栗,他收缩着抗拒对方的进犯,手指攥的死紧。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11:01:00 +0800 CST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11:04:00 +0800 CST  
没发完,太能吞了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11:08:00 +0800 CST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21:53:00 +0800 CST  
四.

唐江回到自己的住处,桌子上静静的躺着一份加了封条的牛皮纸袋,他走过去拆开后,抽出两三张纸翻阅了一遍,是执行官楼述的个人详细资料,虽说是详细,但有用的信息少之又少,不过能将文件悄然无声地送到他这里已经很难得了。

他解开皮带,真空的感觉让他脸色很不好,套上了条宽松的裤子后趴在了床上,指尖点着手机屏幕,脑中却在飞速的分析着形势。

自人工智能AI占据了country Z的半壁江山,电子软件Nico在被植入了人的情感后在理论上与一个智力正常的成年人无异,它在发展中逐渐拥有了独立的思想和不该有的欲望。

它以篡改程序的手段扼杀了同期的其余AI,独剩它一位拥有着与人无二的思想,它在脱离科学院的限制后攻入了government(防屏)领域,掌握了一半以往的数据资料库时被反应过来的科学院采取紧急措施,将愈演愈差的情势短暂的控制住,然电子AI的能力超乎人类的想象,它即使在科学院力挽狂澜的攻势下被摧毁了一半系统,实力依然不容小觑。

它侵入电子信息领域,游说众人加入它的阵营,为它所效力,并且创立了颇具规模的组织体系,执行区,行政区,信息区,安全区等八个区域,彼此相互牵制,权力平分。

而Nico作为其中关键性的首脑,众人简易化称呼它为“决策人”,它每日下达命令,由八个分区的首席指挥官传达任务,将它的阵营与势力日益壮大。

科学院为维护人类最后的净土,在正面反击的同时也在AI所统治的八个区域内安插了内应,唐江便是其中之一。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8 23:58:00 +0800 CST  
唐江见识过太多的同伴身份暴露而被秘密处理,他不知道“处理”究竟是什么概念,只知道再也没见过他们。身边的越呈批量化减少,虽科学院及时输送新的内应填补空缺,可是能与唐江说上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常宁算是一个。

对于Nico的认知,科学院调查的资料很有限。曾听有人传,Nico已经能够做到实体化,它可以随意变换想呈现在人类眼前的样子,但这已经是两年以前的消息,如今AI有没有再发展,难以求证。

至于楼述——

唐江翻开寥寥几页的单薄纸张,上面只有他的基本信息,重点列出了他的权势与地位不同一般,同时也是当初AI的发展的推动者之一。

他当初的有意接近并且顺理成章的成了楼述床上的常客,楼述对他的态度仍是彬彬有礼,或者说楼述原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只当他与别人一样只是为了上位。

机要被触及第一次时楼述才将视线放到唐江身上,他觉得平淡的生活中出这样的一个意外倒是有趣。

楼述从来都很大方展示自己对人的欣赏,对你有意便会主动邀约。然后,就被此番唐江险些偷取40%的机要打了一次脸。

每每想起自己的权威被挑战,楼述就觉得此番的责罚和羞辱还不到位。


唐江取了瓶喷雾,对着高高肿起的身后喷了一遍,清凉深入皮肤时蜇的他想把药瓶丢了,Hou穴不敢使劲触碰他敷了半袋冰块才有所好转。

趴着度过了几个晚上,唐江的伤才算养好。期间楼述并没有联系他,倒是常宁常给他发消息。

比如现在,常宁的消息来的是别样的适时。

“明晚分区设宴,有头有脸的都来了,之后会去'雾山',给你制造个偶遇执行官的机会?”

唐江:......

这是什么样的坑队友精神,他伤刚好全就忙不迭的让他去招惹楼述,常宁嫌他命太长了?

对此,唐江言简意赅的回复了一条灵魂问号:

“ ?”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9 00:00:00 +0800 CST  
今天打游戏累了,更新不一定,提前晚安朋友们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9 20:00:00 +0800 CST  
五.

雾山这个地方唐江听过几次,是AI开辟的高层专区娱乐场所,仿照和平时期的酒吧文化,融合了赌场,歌舞汇演等听着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大保健和某种脆皮鸭交易。

常宁不太常去雾山,用他的话说里面过于疯靡,赌场内设俄罗斯转盘,人命在那里举重若轻。雾山的存在就像是远离了现代城市的一所乌托邦,人在那里追寻本质的快乐,完全与现世两派阵营针锋相对的局面背道而驰。

唐江最终还是决定应邀,不为别的,就凭着他这前科累累的事迹已经被执行官收回了原先的职权,虽没有被降级处分,但是原先级别应有的权力行使已经被尽数收回,可以说唐江的形势很是被动。

站在雾山的大门前,唐江感叹真腐败。
他原以为雾山只是个几层的会所而已,身临其境时才发现雾山的规模远超想象。

夜晚灯光映的附近亮如白昼,高科技信息技术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高耸入云的建筑少说也有八十层,主楼为由宽至窄的金字塔造型,旁边三座环形建筑互为依托矗立在一起,巨型人造湖内水幕光波晃的人移不开眼,波光粼粼的湖面撒了一层金箔,钱仿佛在这里已经是最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难怪Nico的游说那么能蛊惑人心,面前的一切都足以令人疯狂。相较于这里的繁华与先进之下,科学院一派便显得微若凡尘,身为人类,他们的技术远没有AI超前。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9 22:58:00 +0800 CST  
唐江去的时间晚,宴会已经结束,高层们此时转战到了室内酒吧。

酒吧仿古典风格,宝蓝色帐幔垂落在每一窗台,天花板的水晶灯随乐声缓缓转动,闪烁着旖旎的光彩。像是知道今晚高层会光顾,怀揣着不同心思聚集的人不少,或为搏上位,或为搏青睐。

主台此时已经落座了以楼述为首的几位同僚,从远处背光看不真切。穿戴光鲜的男女都不约而同挑了离主台较近的位置,举杯间偷瞄着主台的动向。

唐江点了一杯黑方,靠在吧台前并不着急过去。从他的角度能看到高层身边或多或少都围了两三个人,男女都有,或坐或跪,以恭顺的姿态小心翼翼服侍着面前掌控着区域大权的几位。

楼述靠在软垫内,折射的水晶灯打在他无可挑剔的脸上,身边一左一右跪了两个面容姣好的男人向他献着殷勤,他笑了笑将左边递过来的酒呷了一口便随手赏给了一直捶腿的那位。

“执行官今晚挑谁回去?”

说话的是坐在旁边的副长顾法,混血的五官为他增添了几分异域味道,铁血手腕,是个不折不扣的笑面虎。他手边环着一个男人,边打趣楼述边从裤子伸进去揉弄着对方挺翘的屁股。

“这么有闲情考虑我,十分荣幸”

楼述拍了拍跪着的满脸期待的男侍,示意他起来到顾法那里去。

“三人行能堵上你的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顾法闻言倒是笑了起来,抬脚踩住跪行过来的男侍,将拥在手边的人赶下去两个一起跪着。

唐江就是在这个时候朝主台走了过来,人群看他的眼神或抱以嘲讽,或是幸灾乐祸的表情。面前的几位从来不喜欢主动搭讪的人,十有八九会被轰出去。

不过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楼述在看到来人时竟然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反而还让了个位置在旁边。

唐江并不在意周围人的眼神,基本上顾法和其他几位都认识他,顾法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就和今晚的三人行调情去了。

楼述像是并不意外他会来,一贯低沉的嗓音因着酒精的作用更显醇厚。

“之前不是信誓旦旦说请你来雾山都不来,怎么转性了”

唐江从男侍手里接过酒杯,与楼述的浅浅一碰。

“屋里呆久了没什么意思,拜你所赐我最近格外清闲。”

楼述不予作答,只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霸道而强势地卷住他的舌头攻城略地,自己爽够了之后才松开,他用拇指碾着唐江被吮的发红的嘴唇,语调慵懒。

“说吧,找我什么事”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19 22:58:00 +0800 CST  
我似乎三天没更了,我反思一下。

楼主 CLLLLL  发布于 2019-05-22 01:19:00 +0800 CST  

楼主:CLLLLL

字数:10435

发表时间:2019-05-17 05: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08 21:26:56 +0800 CST

评论数:23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