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belief(bl强强.sp.打针)

司徒承恩:“小槿,还记得那天的烟火吗?轩窗外的你,是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凄迷,我的心真的狠狠的疼了呢。我知道你对于烟火是极其不喜欢的,你说烟火那么美却是转瞬即逝,你不想品尝极致的美过后徒留的悲凉。可是我想告诉你,承恩永远不会离开你,因为你才是我的信仰。”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7 14:45:00 +0800 CST  
楼主先放一张小槿离开的图片,算是来个预告吧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7 15:14:00 +0800 CST  
呃……楼主想了很久,还是先写个人物简介吧,楼主是个很在意开始的人,所以第一章还要先斟酌斟酌,等文校对OK还需要一些时间
简介:
司徒承恩:24岁,旋晟董事长,(垄断帝国电子业),司徒家家主,帝国少将。
叶槿然:17岁,司徒承恩失踪十二年的弟弟,叶家少主
安:安家家主,安家对外掌握帝国经济命脉,内里为KINGSLESS(以下简称K .L)主上
That is all.其余的孩子们原谅楼主进文再做介绍。。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7 15:50:00 +0800 CST  
1.司徒家客厅
“主上,属下找到二少爷了,在SUHO酒吧,属下已派人暗中保护。”“砰”凌厉的掌风霎时击碎了正厅中的花瓶,碎片飞溅,“他好大的胆子!”闻言底下的人狠狠一抖,主上多年喜怒不形于色,今天竟然发这么大的火。司徒承恩怒极反笑“斯辰,你去把叶家少主给我请回来,不必说明来意,要是他不愿意。。”嘴角漾起一丝邪魅的笑“就把他绑回来!”“是,主上”南斯辰不卑不亢的答道。南斯辰,司徒家使者,自小与司徒承恩交好,私下里是生死朋友。“等等,斯辰,打个电话给安以澈,叫他快点滚回来”“是,主上”南斯辰略略抬头瞟了一眼主位上的人,只一看后背冷汗直流,主上好久没有流露出这种表情了,是戏谑吗?只有司徒承恩知道,是蛰伏了多年发现猎物的兴奋,俊美凌厉的脸上不觉沾满了笑意。“安安,你到底还要任性多久?”
SUHO酒吧
VIP包房内一个瘦弱的人蜷缩在沙发里,仰头灌着酒,冰冷的液体划过脸庞。“为什么?为什么啊?司徒承恩,你凭什么做我的哥哥,凭什么?十二年,我在黑暗血腥里苦苦挣扎,你在哪里?受了伤没有人上药独自忍受疼痛的时候你在哪里?现在仅凭一面之词,你要我放弃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心血,你有什么资格?我的哥哥。。”想到这里,叶槿然心痛的无以复加,头埋在胳膊里,哭声凄凉了黑夜。“我的哥哥,他是多么神圣的存在啊,你不配成为他!”叶槿然终于走进浴室,打开冷水阀,任冰冷的水顺着身体流下,可那也是不及内心冰冷的十分之一啊!抱膝坐在水流下,哭着哭着竟晕了过去。南斯辰急匆匆地赶到,发现晕倒在浴室里面色苍白的叶槿然,一把抱出了浴室,裹上自己的长风衣,赶回司徒家。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7 18:48:00 +0800 CST  
楼主更文啦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7 18:49:00 +0800 CST  
2
安家内宅
“什么?你再说一遍!”安以澈脸色那叫一个不好,回话的人眼睛都不敢往上瞟,低着头,脚趾磨蹭着鞋底,“哎呀,哥,你别这样,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是斯辰哥打电话过来这么说的”安铭曦委屈的嘟着嘴喃喃道。安铭曦,安以澈的弟弟,19岁,天性爱玩,闯祸不断,高级电脑黑客,目前在旋晟作为董事长特别助理。“好了,小曦,哥不这么吼你了,你说这话是斯辰说的?那不是司徒承恩的意思吗?还叫我滚回去,我不回去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安以澈愤怒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安铭曦瞥了一眼自家哥哥,不敢作答。于是内宅内安静的气氛透着一丝诡异。。。。
并没有持续多久,小曦的电话突然响了。“喂,斯辰哥,什么事?”安以澈听到电话响后就静静地听着。“什么?小槿晕倒了!”安铭曦慌张地喊了出来,电话里又说了什么“好的,我和哥马上过去”迅速收了电话“哥,我们快走,带上急救药箱,小槿晕倒了!”
司徒家内宅
“怎么了?人呢?”安以澈急匆匆地赶到,只见到司徒承恩颓然地坐在沙发上,眼里似乎还有泪水,安以澈刚才的愤怒顿时消失了。“他在二楼第一个房间里,你去看看他吧,我就不去了,他不想见到我”,司徒承恩说完把脸埋在手心里,他不想让别人看出他的脆弱。“你怎么了?好了,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始终是你失踪十二年的弟弟,十二年的离别,纵使分离不是你的错,你对他的亏欠,你就不想弥补吗?”安以澈拍拍他的肩膀,“别伤感了,我们快去看看他,好吗?”司徒承恩抬起头,映入眼眸的是安以澈安慰的眼神。无论什么时候,安以澈总有能让司徒承恩安心的魔力。“好”随即上了二楼。
“滚,我不是说了不想见到你吗?你还来干什么?”叶槿然近乎疯狂的咆哮。“小槿,先别说话,安哥哥给你看病”(安以澈:医学界天才,除了不擅长脑科,其余无一不是登峰造极)“我不要,我要他走”,说着叶槿然愤愤的用手指着司徒承恩。司徒承恩不急不缓的走到小槿身边,用手搂着他“小槿,是哥对不起你,先看病,不要把我们可爱的小槿烧坏了,好吗?”说着用手抚摸小槿滚烫的额头,小槿浑身一颤,原来这就是哥哥手心里的温暖,顺从的点了点头“小槿真乖”,安以澈揉着小槿的头。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7 19:55:00 +0800 CST  
3
“安哥哥~”小槿软软地叫了一声,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安以澈。“怎么了?我们先量一下体温”安以澈说着将耳温枪递给司徒承恩,嘀的一声过后,“39度,难怪你会晕倒”司徒承恩眉头皱了一下,“安哥哥~”软软的声音再次袭来,安以澈温柔地坐到床边,“怎么了?刚才就有话要说?”小槿脸迅速地红了,“安哥哥,我需要打针吗?”“嗯,你烧的厉害,先打两针等会儿打点滴”不容置喙的语气,“我不要!我不要打针!”小槿吼了出来,司徒承恩吓了一跳,看着小槿红红的脸,“为什么?不打针小槿怎么能好?”“我不要,我。。我。。我怕”安以澈尴尬的笑笑,手又摸上了小槿的头,“不怕,安哥哥打针不疼,你还不信你安哥哥吗?”“可是。。。”小槿犹豫,司徒承恩更紧地搂着小槿,眼里弥漫着温柔,轻轻的说“那让哥抱着你打针好不好?”“嗯”虽然嘴上答应,但小槿还是十分抗拒的,眼看着安以澈举着针管走近,小槿直往司徒承恩怀里钻。“好了,不怕”司徒承恩有些想笑,当初找到他的时候,小东西不知道有多厉害呢,只身一人击退了他一个中队的人呢,看看现在这个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嘴角噙着笑意,拍拍小孩的臀部,司徒承恩让小槿趴在床上,轻轻褪下他的裤子,安以澈在白皙的皮肤上涂些酒精,小槿猛然一颤,肌肉绷得紧紧的,“别这样,小槿,不疼的,放松”安以澈轻轻的下针,小槿一抖,双手抓紧哥哥的手,司徒承恩的心狠狠疼了一下,随即轻轻抚摸小孩的背,针顺利的打完了。可小孩眼里还是一片水光。“好了好了,是不是不疼?”摇摇头“疼,疼死了”安以澈无语,安大医生的一世英名毁在了这个小孩手里。第二针,小槿明显坚持不了了,扭动着身体试图避免疼痛,司徒承恩揽着他的身体,小孩的眼里源源不断的涌出泪水,“疼啊,安哥哥,好了没有?”“快好了,不疼不疼,小槿真乖”。说完拔了针,抬眼一看,小孩因为害羞头埋在枕头里脖子都是红红的,“行了啊,这就受不了了啦,是谁那么厉害打伤我的人?”司徒承恩调笑,小孩抬起头望着哥哥,泪水还没有收起来,别样可爱“哼,反正不是我!”安以澈收拾好针具,给小槿打上点滴就出去了,他知道离别的重逢总是有很多话要说。屋子里只剩下司徒承恩和小槿了。
一阵静默,小槿忽然撑起身子泪眼婆娑地望着司徒承恩,“哥,我好想你,我想你啊,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让我离开叶家,哥你不在的时候叶叔叔他们对我很好,还有叶寒,他做了我十二年的哥哥,给了我很多很多温暖,可是哥却想要我离开他,小槿做不到,小槿想要他做我永远的哥哥,哥,求你了”司徒承恩轻轻揉着小槿刚才打针的地方,温柔的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宝,小槿就是他的宝贝。“好,哥不让你脱离叶家,但是你必须回司徒家住,陪哥,让哥爱你,但是,小槿你知道当斯辰告诉我说你在酒吧的时候,哥心里有多担心吗?我司徒家的人永远不可能逃避问题,懂吗?”司徒承恩的眸子里陡然升起一片怒火,“对不起,哥,我不会了”“好,哥相信你,但是你自己做的事自己要负责任,等你病好了我们再算账”小槿闻言狠狠一抖,终究恐惧敌不过欣喜,小槿激动的抱住哥哥,“哥,谢谢你,我爱你”但是。。。却忘记了自己刚才挨过针,牵动了伤口,“啊!哥,我疼”摔回了床上。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7 21:37:00 +0800 CST  
4
司徒家客厅
“话说完了?怎么不多陪陪他?”安以澈窝在沙发里幽幽地问。旁边安铭曦正拿着勺子和一桶冰淇淋奋战。“他睡了,现在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事”司徒承恩略带愤怒的眼神让一旁的安铭曦打了个哆嗦,决计赶紧逃跑。“啊哈,哥,承恩哥,我去看看小槿,先走了”说完瞬间有拔腿就跑之势。“站住!”“怎。。怎么了?哥”冷汗直流“把冰淇淋放下,你的胃不想要了?”“想。想要”极其不愿意的放下冰淇淋,不过还好哥没说昨天的事。(昨天的事下文叙述,我们小曦又干好事了呢)
小槿卧室
“小槿,你铭哥哥来看你了,好些了吗?”安铭曦走近瞅着小槿刚睡醒的样子,心里不禁感叹:真可爱啊,不同于承恩哥的俊美,小槿是柔和的,宁静的,透着与世无争的气息。虽说安家两位公子也是玉树临风,但小曦站在小槿面前还是不可避免的觉得造物主真偏心!“铭哥哥,你来啦”小槿想坐起来,奈何还是很疼“来,我帮你,”“嘿嘿~”尴尬的笑笑。废话,安铭曦可比他大不了多少呢,不过仅仅十九岁就稳坐帝国高级电脑黑客的名声,好厉害啊。小槿心里暗暗崇拜。“承恩哥很爱你呢”不明不白来这么一句,两个人都有些微愣“真的吗?”小槿还是不太确定的,毕竟失去了这么多年的哥哥,短时间来临的幸福,真的很难不让人不珍惜,以至于如履薄冰。“是啊,你走的那天,承恩哥不知道有多心疼呢,派斯辰哥找你,却得知你在酒吧,承恩哥心都碎了”“对不起”小槿眼里水波婉转。“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承恩哥会永远陪着你的。呃。。不过你还疼吗”安铭曦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句,有些尴尬“还有些疼,不过不碍事”小槿老实的回答。
(PS:小槿出走的原因。司徒承恩得知小槿被收养于叶家,派斯辰前去接回。司徒承恩想让小槿退出黑道(叶家涉足黑道,主毒品交易,多家KTV暗地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可小槿无法接受,便有了离家去酒吧的一幕)
客厅
“行了,说说吧,为什么要接那个任务?”司徒承恩脸色很不好。浴火计划,九死一生。“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又没出事,这不好好的吗?”安以澈糊弄着“你很能耐是不是?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能耐,滚去书房”“不,凭什么,我不去”安以澈也不是好欺负的,该反抗的时候还是要反抗的。“行啊,有胆子”说着抬腿踹了安以澈一脚,安以澈被反剪着双手提上了书房。“不,放开我,我不去”奈何没有什么用,一路趔趔趄趄,手臂被楼梯扶手磕破了,肿起一块青紫。“司徒承恩,你混蛋,你敢这么对我,我不会饶了你的”动作反抗不了,气势绝对不能输。“哦,是吗,我们安安准备怎么对待我呢?”司徒承恩戏谑的笑笑。
(下午再更一章,嘻嘻。。)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8 08:18:00 +0800 CST  
没有人看文,楼主伤心。。本来决定下午再更一章的,现实残酷,楼楼求访问量啊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8 13:42:00 +0800 CST  
5
司徒家书房
“司徒承恩,你不要欺人太甚!安家还轮不到你做主”安以澈挣脱司徒承恩的束缚,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窗户准备一跃而下,司徒承恩抱着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幽幽开口“胆子大了,只要你现在跳下去,司徒家的精英们可不会给你什么面子哦”“你到底想怎么样?任务是我接的,浴火计划除了安家和司徒家没有人能办得到,你难道不知道吗?”安以澈双眼通红,“我知道,这就是你可以拿生命冒险的理由吗?我不允许”“凭什么?你就没有想过我吗?为什么师父一开口你就接下了任务,却迟迟未动,我知道你害怕什么,浴火盟主掌握叶家的秘密,你怕小槿受到伤害,所以我替你去做了!这不好吗?”安以澈攀着窗户的手青筋暴起,“我不需要!”“哈哈哈哈。。。司徒承恩,你能真正告诉我你不需要我吗?你说啊?我安以澈从来不会在谁面前低头,只要你说我马上走!”“好了,安安,别这样”司徒承恩软下了语气,走近安以澈,从安安身后抱住了他,头抵着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不想看着你受伤,我会心疼”泪水划过安安的脸庞,滴在承恩的手背上,“承恩,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你可以理解我吗?安安永远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嗯,我也爱你”安以澈转过身,吻上了承恩的嘴唇,吮吸着他独特的阁兰香。一吻作罢,安以澈摇摇承恩的手臂,像做错事的小孩“承恩,别罚我,好不好?”司徒承恩挑挑眉“你说呢?”“不要~”“没得商量,我可以理解你,但决不允许你以身犯险,自己去书桌上撑好”安安幽怨的盯了承恩一眼,磨磨蹭蹭的蹭到书桌旁。(先发半章,晚点再更,某小孩要挨拍啦,小安安22岁哦)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8 14:27:00 +0800 CST  
(继续。。)
“怎么?安大少爷,犯事的时候比谁都有胆量,现在怎么不快点?”司徒承恩看着安以澈扭扭捏捏的模样,不禁调笑,安安现在长大了呢。(某安:你只比我大两岁好不好?)安以澈慢吞吞地脱掉裤子,承恩说受罚的时候直接脱掉裤子免得上药不方便,安安心里那是一个别扭,怕不方便就不打我了好吧。司徒承恩拿着书柜里的藤条走到安安身后,看着他白皙的臀部微微抖动,心里一阵不忍。但是事实却是。。。一狠心“60,不用你报数,给我好好想想你的错误”安安点点头。藤条呼啸而上,“啪”“呃。。”好久没挨过藤条了,这滋味真不是好受的。“啪~啪~啪。。”安安双手抓紧桌沿,身体不停的颤抖。藤条继续挥舞,司徒承恩每一下都使了全力,他想让安安记住这次疼痛,他不想再次忍受失去的痛苦,更不想安安承受。“啪~啪~啪~啪”“呃。。承恩,我不敢了。求你轻点”“。。。。”安安咬着嘴唇“啊。。。承恩,我不会了,轻点。。轻点啊,疼疼”“给我受着!我不会手下留情”“啪。。啪。。啪。。”“啊。。呃。。疼啊”书桌上汗水和泪水汇成一条小溪“最后十下,还受得了吗?”“嗯”“好”“啪。。啪。。。”“呃。。”安安忍下因剧烈的疼痛即将发出的呼声,臀部满是血红,肿胀的皮肤仿佛快要破掉,司徒承恩狠狠朝臀峰甩下最后三下。“啪。。啪。。啪”“啊,疼啊”安安扬起脑袋,指甲因扣住桌沿太过用力生生断掉了。“好了,起来吧,疼吗?”司徒承恩看着安安青紫的臀部和满是鲜血的嘴唇一阵心疼。“废话!不疼我打你试试”带着哭腔“呦,怎么还哭了呢?承恩都心疼了呢”说着司徒承恩轻轻拭去安安脸上的泪水,吃豆腐般地揉揉安安白皙的脸,手感还是那么好。“哼,我再也不原谅你了!打的这么疼”安安埋怨。“什么?”手危险的停留在刚挨过打的臀部,安安一阵战栗。“嘿嘿~我说我好爱你啊,真的~”明显的不相信,轻笑“小东西,我抱你去上药”
司徒承恩卧室
“啊。。嘶~你轻点啊”司徒承恩轻柔的帮安安上着药。“好了,我轻点,你忍一忍”“嗯。呃。。”白色的药膏略有刺激,安安身上的白衬衣已经微湿。“啊。。我疼~”司徒承恩轻轻安慰着,“好了好了,不疼了,快好了”说完用毛巾擦擦手,温柔的拂过安安湿润的发丝,落下一吻。“好好休息,安安,我去给你煮粥好不好?”“嗯嗯”安安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司徒大厨肯亲自为他下厨,真是开心呢。
客厅
“承恩哥,我哥呢?”安铭曦从小槿房里出来就没看到他哥,正满世界找呢。“你哥在我房里,他没事”司徒承恩端着刚熬好的粥正准备上楼“好。。好吧”小曦悲伤的知道了他哥又被欺负了,不禁为他哥默哀。(对不起大家,楼楼有事耽搁了,现在补上了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8 21:25:00 +0800 CST  
楼楼今天可能会晚点更文,昨晚在医院过了一夜,恍恍惚惚,不过楼楼会尽快的。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9 07:58:00 +0800 CST  
6
小槿卧室
“啊~~哥,我不要吃胡萝卜嘛”小槿躺在床上,司徒承恩端着萝卜虾仁粥一勺一勺地喂着,每一勺都细心的裹上一块虾仁。就在刚才,司徒承恩哄着安安吃完了特意为安安熬制的西蓝花鳕鱼粥,看着安安满意的脸,承恩心里很开心,可是这个小东西竟然不领自己的情,司徒承恩心里又变得很郁闷,哎!谁叫自己亏欠了他呢,这点委屈没什么的。。对!没什么。。“小槿,这可是哥亲自为你熬的粥,给点面子呗”司徒承恩哄着孩子“真的吗?哥,这真的是你亲自为我做的吗?”“嗯!”“哇!!哥真好”小槿受宠若惊,内心拂过一片暖流,这就是哥哥的爱吧,自己还能感受到,真不错呢。于是。。。“哥,真好吃,还有吗?还有吗?我还要”小槿扭着哥哥的袖子“好了,我们等一会儿再吃,哥再给你做,小槿不能吃的太多哦”司徒承恩婉言拒绝着。“砰砰”“小槿,安哥哥进来喽”“嗯嗯,安哥哥”“怎么样?好些了吗?安哥哥再给你检查一下”“啊~~我没事了,已经好了”小槿拒绝着,废话!检查完了又要打针,我才不要!“小槿乖,让安哥哥给你检查一下好不好?没事我们就不打针,乖。。”“嗯,那好吧”
几分钟后
“小槿啊,你这次病的很严重,必须还要打针,安哥哥也不想给你打针啊”
“哇,我不要,哥哥你骗我,”“好了好了,我们小槿都已经十七岁了呢,要勇敢,哥陪着你”司徒承恩出言安慰,“可是我真的很怕~~”小槿说着就要哭出来了,他不是个特别怕疼的人,可是奈何就是怕打针嘛,当初在浴火训练的时候,为了亲身实验淬毒以及Aking的使用,自己不知道受了多少银针,导致现在一看到针就晕,那有什么办法呢?
漂亮的眼睛里噙满泪水,
“哼!哥哥是个大骗子!”
“好啦,我是大骗子,那等我们小槿好了哥可以答应小槿一件事,好不好?”
“两件!!就两件!行吗?”小槿无害地看着承恩,内心偷偷腹诽“哼!要在 哥这里得到什么特权还真不容易,一定要把握机会呀!”“呃。。好吧”算了,这小孩子,不和他一般见识!说话间安以澈已经准备好针剂回来了,看着装的满满的两个注射器,小槿忍不住发起抖来,司徒承恩心疼的不行,紧紧抱住小槿的腰,“疼就咬哥”让他小槿坐在自己腿上,一只手抚上小孩的背轻轻拍着,小孩把头埋在哥哥颈窝里,手搂着哥哥的腰。
司徒承恩褪下小孩一边的裤子,轻轻拍了拍紧绷绷的小屁股,“乖,放松,放松就不疼了,安哥哥轻轻的啊,很快就好”说话间,长长的针头迅速没入白皙的屁股里,小孩猛地往前一颤,剩下的针剂却是在小孩极力忍耐下安静地打完了。好在疼痛只持续了半分钟就停了,安以澈把棉花递给司徒承恩,小孩哥哥轻轻地揉着小红点。小孩委屈的转过头瞥着安以澈,安大医生突然间觉得充满了罪恶感,尴尬地摸摸鼻子。“好啦,哥哥给揉揉就不疼了”这时安大医生又拿了另一支针过来,“小槿,最后一支,打完就没有了”安以澈安慰。司徒承恩把棉花扔进垃圾桶,褪下了小孩另一边裤子。针头再次没入,许是这针比上一针疼,司徒承恩的颈间感受到一丝温热,“哥,好了没?好了没?我疼”“乖,乖,哥哥爱你”
“啊,疼,哥哥小槿好疼,安哥哥我不要打了,我受不了了,好疼,我好疼…”安以澈一边慢慢推药一边轻轻揉着注射部位的周围,司徒承恩颈间的泪水湿了整个衬衣领,安以澈终于拔了针,司徒承恩立马接过棉花球按住针眼。半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小孩还是埋在哥哥怀里,承恩立马明白了小孩这是不好意思呢!“安安,你出去一下吧,我有话对小槿说”暗地里使了使眼色,安安心领神会,嘴角荡起一抹笑意,这小孩还真可爱呢。
关上门。
“还疼吗?我已经叫安哥哥出去了,我们小孩还会害羞呢?”“哦呀!哥你真坏,我还疼着呢”说着从司徒承恩怀里出来。满脸泪水,长长的小睫毛遮住水汪汪的大眼睛,脸颊微红“噗~”司徒承恩忍不住笑了出来,直视着小槿的眼睛,他司徒承恩只把柔情给最爱的人,无论是小槿,还是安安。“哥,你还笑,我不理你了”小槿别扭地趴回床上,身后涨涨的疼,“好了哥不笑了,说说吧,小少爷想要什么?哥答应的条件”小孩不着痕迹的偷笑,却全部落入大哥哥的眼里,司徒承恩无奈。“嗯~~小槿还没想好呢,想好了再给哥说”小孩把头闷在枕头里,细细回味刚刚哥哥的温情。“呃。。那好吧”总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算了,已经答应那小孩了,再反悔也来不及了。。
客厅
“喂,斯辰,立刻来主宅见我。”司徒承恩收拾好小槿下楼,眼中的凌厉一闪而过,看来我们小豹子按耐不住了呢!(楼楼没有失信哦,还是快快地更了文)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9 09:32:00 +0800 CST  
7
叶氏集团
“邢杨,你看看你干的什么事?我是有多久没有处罚过你了是吧?”叶寒转手摔掉邢杨递过来的资料。
“董事长,对不起,我。。我。。。”邢杨唯唯诺诺地答道。邢杨:叶家养子,叶氏内部公认的总经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看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我要你叫我什么?”叶寒绕过书桌走近邢杨,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哥。。。”邢杨低下了头。
“亏你还知道我是你哥,那你有没有做到弟弟该做的事?”叶寒双眼直盯着邢杨,他无法忍受有人违背他的意愿,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弟弟。
“对不起,哥,这件事我不可能不管,求你”邢杨直直的跪下,抓着哥哥的裤脚。
“我说过不要你插手,小槿的事我自会处理!”叶寒踢掉邢杨紧紧抓着他裤脚的手,邢杨被摔到一边。
“不!哥,小槿离开这么久,你从来都没有采取措施,难道你不想他回来吗?这件事交给小杨,好不好?”邢杨迅速跪好,祈求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叶寒也是于心不忍,轻轻扶起邢杨,揉着他摔疼的膝盖。
“小杨,不要怪哥,哥不想再失去你,至于小槿的事,哥自会处理”叶寒温柔地抚摸邢杨的发丝,发出的声音似有魔力,邢杨不再坚持,却抱着叶寒呜呜地哭起来。“怎么了?疼吗?”叶寒小心的问。
“不疼~哥,自从小槿走后,小杨都很少能见到你了,小杨想哥”叶寒心里一疼,的确,自从小槿走后,自己仿佛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对所有的事情都不再关心,整日埋在工作里,在公司过夜,不曾回过家,看来是冷落了这个小鬼了呢!
“哥对不起小杨,哥会多陪陪小杨,好吗?”温柔,缱绻。邢杨激动地点点头。
“那好,你告诉我,你私自潜入旋晟,到底想要干什么?”温柔过后的冷箭逼得邢杨身体一颤。
“我没干什么啊,哥,我很乖的”邢杨模模糊糊地应着。他可不想哥知道他潜入旋晟是为了找寻旋晟的机密以此威胁司徒家放人,可是却被发现,差点就见不到他哥了呢。
“还不说实话吗?你知道,哥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叶寒挑挑眉,随意地走到落地窗旁,黄昏柔和的光线顿时撒满全身,这个仿若阿波罗的男子棱角分明的脸上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手一伸按下开关,整个屋子顿时被黑色的幕布掩盖,随机头顶的水晶灯亮起,屋子又仿佛进入白昼。
“哥,不要!”邢杨大喊,哥的这个动作意味着他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叶寒走到里面纯白色的小房间拿出令邢杨痛苦的藤条。藤条通体泛着幽红的光泽,引的邢杨绷紧了身体,叶寒敲敲桌面:“过来,我想规矩我不用说。你不想回答我的问题,那就看看是我的藤条硬还是你的嘴硬!”
邢杨看了一眼叶寒,又看看他手里的凶器,慢腾腾地蹭过去。“哥~~不要,好不好?”
“你说呢?”强硬的语气。邢杨心一横,褪掉了裤子,堆在脚腕上,俯身趴在了桌面上。
“嗖啪”藤条抽了上去。这次叶寒完全没有放水,邢杨痛得身子直颤,不过三十多下后,邢杨依然没有想说的意思。“哼,还不说吗?”叶寒下手越来越重,朝着臀峰狠狠打去。
“啊~啊~哥——啊——我不会说的——疼!疼!”
“哼!疼?你不说就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竟然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你知不知道旋晟不单单是一家普通公司,它内部的部门外面的人根本无法探求,司徒承恩这样的狠角色,能容忍你到他的地盘上撒野吗??”说着狠狠落下几藤。邢杨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哥怎么会知道?我该怎么办?哥他不会打死我吧?
“啊~对不起!对不起!哥——对不起,疼疼,我不敢了”
五十下抽完,邢杨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身后红肿的楞子一抽一抽地痛着,嘴唇被咬的血迹斑斑。
“给我受着,哥给过你机会了”叶寒忍住心疼继续抽打着。
“不要,不要...”邢杨哭着摇头求饶“不要,哥...我受不了了,疼啊”。又打了二十几下,邢杨感觉后面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尖锐的疼痛让邢杨想晕过去。
叶寒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挑起邢杨的小脸,擦掉唇上的血迹。“知道错了吗?”
“嗯嗯,知道知道,我不敢了”邢杨极力忍住说话的颤抖,赶忙回答着。
“给我记住了!司徒承恩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话间已经伸手抱起邢杨走进旁边的小房间,小房间是叶寒休息用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好了,哥给你上药”突然间温柔地转变让邢杨一阵腹诽:哼!刚才还一副要打死人的样子,现在就那么温柔,现实版打个巴掌发个甜枣吗?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表面上还是不表现出来的。
“嗯,哥,你轻点”邢杨把头埋在枕头里忍着疼痛,“嘶~哥,轻点啊”
“好好好,我轻点,你说你早承认错误不就不用挨打了吗?”叶寒调笑。
“哦呀,哥,我怕万一我先说了你会打死我呢”邢杨知道叶寒不会再打了,语气埋怨着。
“你还知道我会打死你,下次再干这么蠢的事我直接打死你,免得天天惹我生气”叶寒的手法很轻,邢杨直接睡着了,叶寒看着邢杨疲倦的睡颜心里一阵疼痛,曾经小槿也在这里趴着上过药呢,这个孩子,现在好吗?
司徒家
“斯辰,告诉叶寒了吗?他的家事我们还是不要管的好”司徒承恩轻笑着问道。
“是,主上,属下已经派人告诉叶少爷这件事了,不过邢少爷也真是。。。”斯辰暗暗为他祈祷,主上这么做邢少爷怕是不好过了吧!
“邢杨吗?和小槿一般大呢。只是做事还不太成熟”司徒承恩若有所思地说着。
“不过主上,叶家的事怎么处理呢?二少爷之前请求您的事,您真的不过问吗?”南斯辰不免担心。照着二少爷这样,那是置司徒家与何地呢?司徒家与叶家,都是不好惹的主,可主上既然答应了二少爷,就不可能公开与叶家发生争执,叶家自小槿离开后就蠢蠢欲动,主上夹在二少爷和叶家之间,怕是不好办呢…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9 18:05:00 +0800 CST  
@薩冥
楼楼发文啦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19 18:12:00 +0800 CST  
今天双更,嘿嘿。。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20 07:39:00 +0800 CST  
8
K.L总部
“呦!小安安,浴火盟主来了都不见见?是不是需要我去打发他走?”夜千祁窝在沙发里打着游戏,眼睛片刻不离屏幕,妖媚的侧脸映进安以澈的瞳孔。夜千祁:K.L一号杀手,安以澈好友,拥有完美妩媚的容颜和紫色深邃的瞳孔。
“滚!我看你真是越来越不成样子了,怎么?最近没任务闲得慌?”安以澈逼近夜千祁的俊脸,挑起他的下巴,随手扔掉夜千祁手中的平板,报复性地欺身一吻。哼!小安安是你叫的吗?真是欠揍!
“你乖乖的,别玩游戏了,帮我处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听话!我去会会浴火盟主”安以澈看着某人气得通红的脸装作不知道,依旧严肃的布置任务,心里却是一阵欢喜。
“好好好,我帮你,但是以后不准再碰我,我警告你!我可不想再被司徒承恩吃飞醋”夜千祁喃喃道。虽然他是喜欢安以澈,但是司徒哥也喜欢嘛,自己就不要夺人喜好了。夜千祁为自己的大义凛然深感佩服。
大厅
“人呢?”安以澈问着旁边的手下,眼睛搜索了大厅一周也没见到人。
“呃。。。属下。。属下不知,刚才盟主还在这里”小手下内心一阵郁闷惶恐,人家是盟主哎!人家去哪里哪用得着向我汇报……
“哼!要你这个废物有何用?自己去刑堂请罚”安以澈恼怒。难不成K.L失败到连个人都看不住了吗?
“慢着!安哥哥,不要罚他”叶槿然从大门走了进来。
“盟。。盟主,属下该打,您不用为属下求情”小手下惊恐地看着叶槿然,谁不知道浴火盟主冷血善变,今天怎么会冒着与安以澈即将发生的冲突为自己求情?
“小槿?”安以澈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小槿竟然就是盟主,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自己实施欲火计划就是为了杀掉浴火盟主,可竟然要杀的人是小槿!承恩该怎么面对他最爱的弟弟是个大魔头的事实?安以澈惊讶不已,脑中一连串的疑问终于有了结果,难怪自己一踏进浴火的范围就遭到袭击,九死一生的可能性自己最后竟然安然无恙地撤退,原来自己的计划早就泄露了。
小槿低着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毫无缓冲地磕到地上。
“求哥不要罚他,小槿的错,不关他的事”叶槿然一字一顿地说着。
安以澈迅速回过神,“啪!”一巴掌扇到叶槿然脸上,白皙的脸上顿时升起红晕,嘴角溢出鲜血。“你给我滚,既然盟主都为你求情了,今天我就放过你”安以澈对着旁边的手下说。“你跟我来”安以澈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怒气对叶槿然说。
“嘭!”一脚踹开书房的门…
“给我滚到墙边跪着,想想你该怎么跟我说”“嘭!”门又被大力关上。安以澈靠在沙发扶手边摸出电话,“喂!承恩,有些事需要你处理”
“……”
“你弟弟的事”
“……”
“嗯,好”
“别!不要,安哥哥,不要告诉我哥,求你”叶槿然膝行到安以澈脚边,扯着他的裤脚。
“我叫你干什么??给我滚回去”安以澈盛怒,一脚踹在叶槿然身上。叶槿然勉强支持起身子回到墙角,眼泪倏然落下。哥他会失望的吧?自己的弟弟竟是这么一个满手鲜血的人,多么讽刺啊!哥他是一个多么伟大仿若天神一般的人,自己又算的了什么呢?不过是丢了哥的脸吧!
十五分钟过后
“怎么了安安?发生什么事了?”司徒承恩一把撞开书房门,映入眼帘的却是自家弟弟跪着满是泪痕的脸和安以澈故作轻松实则盛怒的表情。
“你自己问他?承恩啊,我们可真是没想到呢”安以澈语气冷冽地说道。
“怎么了小槿?告诉哥”司徒承恩依旧一脸温柔。
“哥…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叶槿然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哗哗的流。“我就是浴火盟主……”
“你说…什么?”司徒承恩不敢相信,后退一步背抵着墙。
“哥我错了!我错了……求你罚我吧”叶槿然实在不愿意看到哥哥这个样子,他宁愿被狠狠打一顿。
“好!这可是你说的。安安,把他带到刑堂!”司徒承恩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消息,他最爱的弟弟竟然会变得这么残忍,为什么??为什么不让他单纯的活着?为什么要让他背负这么多?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20 14:36:00 +0800 CST  
“告诉我,为什么?”司徒承恩直视着小槿的眼睛,希望从中能看出后悔和愧疚。
“哥……我不能说!”小槿满眼泪光低下了头。
“啪!”司徒承恩夹带着内力的一巴掌扇在小槿的脸上,小槿被打出一米之远,却丝毫不敢耽搁,忍受着身上传来的剧痛重新跪好爬到了司徒承恩的身边。
“哥,小槿不是故意的,但小槿已经不能回头了…原谅小槿,哥……”小槿忍着膝盖传来的剧痛祈求般地扯了扯司徒承恩的裤脚。
“我问你为什么?回答我!”司徒承恩强迫小槿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回答我!”
“不可以…”
“嘭!”司徒承恩极度压抑的怒气完全爆发了,扯着小槿的衣领一甩手将跪着的小孩摔到墙上。“噗…咳咳咳…”
“哥……”小槿极度压抑的咳嗽伴随着口腔里溢满的甜腥,他知道这是撞到墙上撞得太狠了。鲜血就要从小槿的嘴里流出。“不能…不能让哥哥担心”小槿心里想着,赶紧将满满的这口血吞下肚里,但是还是有一丝血线顺着嘴角流出,小槿赶紧就抬起手来擦掉。
“你给我滚去刑凳上趴好,裤子脱了!”司徒承恩指着刑室里的一张特制的刑凳说道。刑室终年阴暗潮湿,寒气逼人,刑凳上隐隐渗着血迹。小槿现在所趴伏的刑凳是专门惩罚受刑人臀部的,它可以使受罚者呈现最屈辱的姿势。小槿面色通红,这个刑凳有两个凳面,一高一低,受罚的人跪在高的那一面上,要双腿打开跪的笔直然后俯下上身双手撑在低的那一面上,这样受罚者的臀部可以高高的翘起,连最隐秘的部位也展露无遗。
“哥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哥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那么嗜血?”此时司徒承恩已经拿了一根紫红色的藤条在手上了。小槿惊恐的看着哥哥。
“哥……你打我吧…”小槿埋着头,脸色似乎平静了下来。
“好!我今天就打死你!”
“啪…啪……啪”每一下都使尽全力,一鞭又一鞭似乎永无止境,司徒承恩双目通红,安以澈在旁边暗暗担心,但是担心是担心,他却不会劝说司徒承恩手下留情,这个事实还是太难以接受。
小槿紧紧咬着双唇,他的手指紧紧的抠抓着刑凳的凳面,身后的撕裂般疼痛一波一波传来。
小槿却不敢求饶,他只渴望哥哥能原谅他,他是不得已的啊!为了当上浴火盟主,他险些丧命,只为了能够报十二年前的灭顶之仇!但他却不能说,哥哥还不知道当初爸爸妈妈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自己与哥哥年少分开不是被逼无奈而是有人以死相逼!他在心里喊着:哥哥…哥哥轻点,小槿疼,很疼……
“啪…啪……”司徒承恩的鞭子飞舞,小槿的臀部已经血肉模糊,意识渐渐不清晰,小槿好想就这么睡过去,睡着了就又可以看到哥哥温暖的笑容,真好……
小槿已经跪不住了,身体摇摇晃晃,却依然忍住自己的呼声。
司徒承恩见他这般嘴硬,带着内力狠狠甩下几藤条。
小槿终于忍不住了,“啊……呃…哥……不要,不要打了……疼…呜呜……小槿疼”说完就晕了过去。
司徒承恩将小槿从刑凳上放下来,避过伤口,轻轻捧起弟弟的脸,他脸上闪过一丝心疼倏忽既逝,面对这个他深爱着的弟弟,他该怎么办?
安家客房
“安安!快点!小槿身上很热,是不是伤口感染了?”司徒承恩急急忙忙拉住安以澈。
“喏…给他擦擦身体,我说大少爷,打也是你打的,现在心疼个什么劲儿”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安以澈丝毫不敢怠慢,扔给司徒承恩一瓶酒精,这小东西是该打,但是打这么狠……也太那个了吧…
“呜……疼…哥…哥…小槿好疼”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哥哥坐在床边,一脸紧张的样子,灿烂的笑容重新浮上小槿的脸。真好……
“呃……哥,你还生我气吗?”小槿小心地问。
“小槿,到底有什么不可以告诉哥的?哥难道就这么不值得你相信吗?”司徒承恩眼神暗了暗,他很怕,他怕小槿说是,他怕小槿再次回到叶家,他怕……
“不是的,哥,我相信你,可是能不能给小槿一些时间,等小槿把最后一件事处理完,小槿就离开浴火岛,这期间小槿不会再乱杀人,好不好?”虽然小槿觉得自己杀的都是该死的人,但是在哥这里还是说软话管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司徒承恩。
“嗯,好!哥再给你一次机会,哥什么事情都不问你,但是哥也会去查。好了,现在好好打针”司徒承恩扔掉手中沾满酒精的棉花,搂过小槿,由于刚才挨完打,小槿下半身一丝不挂,屁股呈现出任人宰割的趋势。
“啊……我不要打针啊……疼死了,我不要打了……疼啊”小槿想吐血,为什么只顾和哥说话忘了旁边还有人呢?可恶的安以澈,打针打的那么疼,哼!小爷不会放过你的……(楼楼对不起大家,更文有些晚,但是楼楼确实有事,还请大家体谅!)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20 22:43:00 +0800 CST  
@wolikkw@27ctgj@光3011@小李的爱帽@阮绫幻呼呼呼……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20 22:49:00 +0800 CST  
9
浴火岛
“见过盟主!”
“好了,起来吧!”
这些天小槿都在家养伤,好不容易伤好了个七七八八,答应哥哥的事就要好好执行了。
“凌哥哥,过来一下”叶槿然对着通路说道。越凌:浴火盟总堂主,叶槿然不在时的总负责人
“盟主!叫属下来有什么事吗?”越凌随意的问道。叶槿然说过越凌是自己的哥哥,不用拘束于礼节。
“哦…凌哥哥…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小槿郁闷的说。本来还想多玩玩的……
“哦?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哥哥知道了……”
“知道什么?你的身份?”越凌有些担心。
“对……”
“那你怎么??……”越凌张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怎么??你是想说我怎么没被打死是吧?……”叶槿然无语。
“呃……”越凌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我哥怎么会饶了我呢?我现在还疼着呢!”
“哦哦……哦”越凌立即反应过来,刚才还在想难不成司徒承恩转性了??…
“对了,凌哥哥,我们今晚行动!我希望明天听到那个老头子死的消息!!”叶槿然眉间的褶皱反映出他此时的愤怒,血债血偿!
“是!”
“呃……不过,他的家人就放了吧,不要伤害他们”叶槿然想了想,他可不敢再触哥哥的眉头。
“嗯……”
越凌领了意,下去安排行动了。

楼主 l7568265  发布于 2016-08-21 08:28:00 +0800 CST  

楼主:l7568265

字数:67774

发表时间:2016-08-17 22: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18 12:46:42 +0800 CST

评论数:73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