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微澜(古风,架空,父子温情)

讲一个王爷发现小俘虏就是自己丢失的儿子的感情发展故事。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27:00 +0800 CST  
第一章:
那晚,位于西凉国东南角季州的安陵郡王府遭到一群刺客的袭击。
一时间府内刀光剑影,冷冽而肃杀的冷兵器上流淌着刺目的血液。林煊身着一身玄衣站在北侧书阁二楼,微眯着眼睛看着庭院里的某个身影,可以看出,此人是刺客里面剑法和身法最好的,而且,从身材可以看出,这个人年纪并不大。
眼看自己的贴身侍卫俞琦要被他刺中,林煊掏出袖里的飞刀,刺中了那人的小腿。
俞琦武功也不差,抓住机会制服了那人。半晌后,剩下没死的刺客也尽数被擒获,有些刺客咬破了嘴里的毒当场身亡。
良久,俞琦来到林煊身后半跪着报告,“禀王爷,刺客共十七人,十二人已死,剩下五人已被尽数抓住,属下已经查过了,是凌教的人,您看,怎么处置?“
“凌教?“林煊的眼神微不可见地阴沉了下来,心想到底是什么人,敢袭击他林煊的府邸。
“凌教……就是虞山这十几年飞速壮大起来的教派。“
“带本王去见见这五个人。“林煊语气里充满了寒意。
“是,王爷请随我来。“
林煊负手慢慢走在俞琦身后,来到了议事大厅,五人已被绑住手脚,被侍卫按跪在地上。
林煊粗略地扫了一眼。两个大约而立之年的男子负伤严重,一脸愤怒和不服地看着他。两个约莫弱冠的青年却是恐惧地看着他,能看得出他们不想就这么死去。最后那个……让林煊难得露出了一丝惊讶,林煊在脑海中比对了一下,加上此人小腿上的受伤处还插着自己的飞刀,是刚才自己看到的少年没错了,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却是五人之中最能沉得住气的,此刻正非常冷静地看着林煊,像是还在思索着什么。
林煊仔细打量着少年的脸,一双大大的眼睛,黝黑的眼珠被夜行衣衬托得更加深邃,小巧的鼻子,高耸的鼻梁,薄薄的有些泛白的嘴唇,林煊在心里感慨,真是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他也是好久未见这么俊俏的少年了。
“其他四人你们押下去好好审审,如果愿意说实话,就饶他一命,废掉武功就好了,他,林煊指向这个少年,关到本王房间隔壁的空房子里,明日本王亲自审他。“
“王爷,你可别小看了他,刚才在庭院里,属下差点死于他的剑下……要不还是交给属下审吧。“俞琦劝道。
“不必,本王自有分寸。“林煊说完便往门口走去。
“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少年突然冷冷说道。
“还没到你死的时候。对了,俞琦,别忘了派人给他们处理一下伤口。“林煊淡淡回道,继续往门口走去。
————————————
翌日清晨,林煊还在梳洗,俞琦就来汇报审讯结果了。
“那两个青年什么都说了,“不过他们知道的也很少,只说他们的教主好像对王爷一直怀恨在心,属下迟些就去查查凌教教主。
“另外两个呢?“
“什么都不说,被属下杀了,临死前他们还替那个少年求了情,恳求王爷可以饶他一命。“
“呵,这倒是有点意思。“林煊微微扯起嘴角,“那两活着的当奴役卖了吧,本王去会一会那个小孩。“
“不用属下陪您吗?“
“不用。“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28:00 +0800 CST  
第二章:
林煊轻轻推开隔壁的门,发现少年依旧被绑着手脚,正靠着床沿昏睡着,面如土色,嘴唇干裂泛白。
看到少年脚边的飞刀和血迹,林煊才明白,居然没人给他处理伤口,这飞刀,定是少年自己拔出来的。
“俞琦,你给本王滚过来!”林煊回身朝着俞琦的背影怒道。
俞琦瞬间吓得不轻,王爷一直是很平和寡淡的,是不会轻易生气的,俞琦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连忙飞奔了过来,“王……王爷……怎么了?”
“本王昨晚怎么交代你的?你看看,人都快死了!”
俞琦看到屋内的情景也大吃一惊,跪了下来,“属下昨晚有派府内的大夫来给他治伤的……居然没有来……是属下的失职,请王爷责罚!”
“那还愣着干嘛!把那个大夫拖过来,告诉他,人要是死了,他也别想活了!”林煊冷冷道。
“是……属下这就去……”
“废话还这么多!”林煊气得踢了俞琦一脚。
看到屋内少年的惨状,林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这个少年明明是来杀他的刺客。可能是因为,他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子吧。
澜儿,你若是还活着,应该也长这么大了吧……林煊想着,心隐隐地疼了起来,也没再看少年,踱步去了园子里。
十一年前的那个秋日,还是个小统领的林煊整天忙于军务脱不开身去陪伴妻儿。妻子上官小茹带着三岁的林澜以及几个丫鬟家丁出去游玩,便再也没有回来。林煊最后到了她们游玩的地方,痛苦地发现了妻子和丫鬟家丁们的尸体,虽然没见到林澜,但林煊知道,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那之后的几年,林煊一直处在自责和痛苦中,痛恨自己的无能,仇恨使他开始没日没夜地练功,一步步强大了起来,当了将军后带领西凉军队打了不少胜仗,终于在三年前受封了安陵郡王,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再娶妻。直至今日,他还在寻找着当年的凶手,他的心却慢慢随着岁月的演变沉淀了下来,平静地如死水一般,今日的失态,实在让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不知不觉,林煊就来到园子里自己为妻子建的雕像前,上官小茹穿着霓裳长裙,纤纤玉手拨动着石板上放着的长琴。
林煊坐到长琴上,伸手抚了抚’小茹’的脸,却只能感受到石头的丝丝凉意。
午时,俞琦来到园子里,发现林煊正坐在亭子里弹着琴。
林煊发现他来了之后松开了琴弦,淡淡问道,“什么事?”
“膳房已经准备好午膳了,请王爷去用膳吧。”
“本王现在不想吃。”林煊心里有些烦闷,“那小子,怎么样了?”
“倒是没死,大夫已经给他上了药,就是小腿上伤口有些感染,怕是半个月内无法正常走路了。”
“知道了。人醒了没?”
“醒了。”
“给他送点糕点过去吧。”林煊说完,默默地继续弹起了琴。
“是……”俞琦边前往膳房走边思考着,为什么王爷好像很关心那个刺客,居然还为了他踢了自己一脚!
俞琦心里有些失落,但也不敢不遵从王爷的指令,乖乖端了一盘糕点送到了少年的房间。
少年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着,俞琦不屑地看了一眼少年,“喏,这些是王爷赏给你的。”
少年瞥了一眼,“我不吃。”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俞琦气愤地吃了块盘里的糕点,离开了房间。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28:00 +0800 CST  
第三章:
下午申时,林煊来到少年的房间,发现桌上的糕点摆的好好的,几乎一块都没吃。
“怎么不吃?你不饿吗?”
“不饿,还有,我才不吃小人给的东西。”少年冷冷回道。
“什么意思?”林煊走到床前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少年。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小腿上的飞刀,是你射的吧。”
“很聪明。”林煊点点头,“那你们搞偷袭就不是小人的作为了?”
少年没有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呵,我有个问题倒是不解,为什么你没有服毒自杀,你是怕死吗?”林煊直直地盯着少年的眼睛。
“教主养我长大,如今这也算是还他一条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我还不想死。”少年没有看林煊的眼睛。
“你就这么笃定本王会放了你?”林煊冷笑。
“只要你不杀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然后出去。“少年不在意地说道。
“真以为本王不会杀你是吧?俞琦,进来!“
门口的俞琦立马进来了,“王爷有何吩咐?“
“把他那条受伤的腿砍了,看着碍眼。“
“王爷……“俞琦心里纳闷,这早上刚让人治他腿,怎么现在又说要砍。
“让你砍就砍,哪那么多话。“林煊皱眉道。
“是……“俞琦看着床上虚弱的少年,说实话,有些下不去手,但王爷吩咐了,他就必须照做。
俞琦把少年受伤的腿搁到床边的凳子上,从剑鞘里拔出了剑。
看着寒光闪闪的剑锋,少年表情不再平淡,身体发肤是亲生父母给的,虽然他对于三岁前的记忆已经完全没有印象,相当于没有见过他们一面,而且教主告诉他是他父母抛弃了他,但他不全相信,想亲自去问问他们,可是现在他都没有见到父母,却要在这里失去一条腿了吗……
“别……别砍……”少年突然弱弱道。
“哼,现在知道怕了啊?那你告诉本王,你叫什么名字。“林煊上前,把一脸无语的俞琦推到旁边,“你先下去吧。“
“是……“俞琦看着喜怒无常的王爷,一脸黑线地回到门口。
“我不知道我原来叫什么……你就叫我小木吧,大家都这么叫我。“少年悻悻地收回自己的腿,低着头回道。
“小木……很可爱的名字。“林煊笑着把糕点盘端了过来,“吃。“
听着林煊不容置疑的口气,和那危险的眼神,小木只好拿了两块,然后在林煊的注视下艰难地吃了下去。
“我是来杀你的,你为什么还给我治疗,给我东西吃?“小木提出心里的疑问。
“本王也不知道。你只管好好养伤,养好了腿,就给本王去柴房劈柴去。“
“哦……你真不怕我找机会杀你啊?“
“你尽管试试!“林煊把糕点放到床边的凳子上,离开了房间。
小木看着林煊离去的背影,心中松了一口气,本来以为死定了……
得找机会逃出这个地方。小木在心里暗暗决定。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29:00 +0800 CST  
第四章:
三天后的晚上,小木终于等到了机会。
林煊的好友来到易州办事,午后不久林煊就出了门,也没有在府里用晚膳。
小木下了床,走了几步发现伤口还是很疼,但他管不了这么多了,趁着门口的侍卫走开,打开了门。
这边,林煊与好友在酒楼吃完饭便各自回了,在路上,林煊撩开窗布不经意间看到路边有卖酥饼的,有几个孩童拿着一袋酥饼高兴地走了。
那些小孩喜欢吃的话,他应该也喜欢吃吧?林煊知道这几天小木都没怎么吃东西,“停轿!俞琦,你给本王去买一袋那个东西。“
“王爷,您什么时候喜欢吃酥饼了,属下怎么不知道?“俞琦忍不住问道。
“本王喜欢吃什么,还要跟你报备吗?快去。“林煊没好气地拍了一下俞琦的头。
买回酥饼后他们便径直回了府。林煊走进府门,没走几步,突然顿了顿,眼神锐利地往园子那边看去,透过树叶的缝隙,可以看到某个身影正站在花坛上做着什么。
林煊丢下俞琦,使了段轻功落在了那人的后面,果然是小木。
小木攀着墙,突然听到身后有衣袂翻飞然后落在地上的声音,吓得冒出冷汗,慢慢转过头。
林煊微眯着眼睛,有些生气地看着面前的小人,“这么想走吗?“
“我……“小木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看到小孩手上还有攀墙造成的血迹,林煊冷冷道,“还不下来,还要本王抱你下来吗?“
小木下了花坛,悻悻地把手藏到身后。
“回房。再有下次,别怪本王无情。“林煊说完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路上碰到了还拿着酥饼的俞琦,只觉得有些讽刺,自己真是鬼迷了心窍了,居然主动对那个孩子好,怕是人家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王爷……这个……“
“扔了。还有,今晚负责巡逻园子的侍卫,每人杖责三十,这帮懒骨头,才这么些天,就又松懈成这样!“
“是,王爷……到底出啥事了?“俞琦不禁问道,刚才回来的路上王爷明明还蛮平静的。
“别问了,给我多派点人看好那小子。“林煊语毕就回了房间。
小木知道今天是逃不了了,一瘸一拐的地走回了房间,躺到床上,回忆起林煊刚才那冰冷的眼神,小木心里就有点发颤,不过林煊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过放过了他,实在让他感到有点匪夷所思。
不一会儿,小木惊讶地看到大夫带着药箱来了,小木也没反抗,让他给自己处理了手伤。
明明很生气,却还是派人来给我处理手上的小伤吗?小木突然觉得,林煊不像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冰冷,要是他有自己的孩子,一定会很疼爱吧……
小木心想自己还是先养好伤再考虑怎么逃走吧。反正这儿的大夫不用花钱就能给他治伤。至于林煊,小木有了想多了解一下的心思,这些天他也知道了一些事,比如这个房间角落里那个落了厚重的灰尘的娃娃床,丫鬟偷偷告诉他教主夭折了一个孩子,妻子也死了,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再娶,这个娃娃床还是教主从老宅那边带过来的。
第二天早上,小木坐在床上看着丫鬟给他拿的书,发现林煊正路过门口往前走。
“林煊!“小木喊了一声,门口的人果然停下了脚步,“我能跟你聊聊吗?“
林煊皱眉来到小木床前,“呵,林煊?你以后就打算这么称呼本王是吗?我寻思着是不是得给你给颜色看看你才能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和身份。“语气里透着冰冷。
小木有些害怕地看着林煊,也不知怎么的,自己以前明明没有这么胆小的,杀人都不会眨眼,但在这个王爷面前,心却总是会不自觉地被触动。
“王爷……你……不要这么凶嘛……“小木微低着头吞吞吐吐道。
“你这是……在跟本王撒娇吗?“林煊语气稍微柔和了些。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29:00 +0800 CST  
第五章:
撒娇这个词在小木的记忆里是从未有过的,在凌教,武功练的好或者完成教主反派的任务并不会受到褒奖,而不好好练功或是完不成任务却要遭受笞刑,所幸小木只挨过一次打,那还是他六七岁刚开始被逼着练功的时候。在教主面前,小木总是毕恭毕敬的,不敢有一丝畏缩和娇气,教主对他……也从来不是以什么父母的姿态,而是逼迫他进行高强度的练习,对他从来都是一副没有感情的样子,所以也难怪小木会对他的话产生怀疑了。
“我没有撒娇……我想跟您聊聊,可以吗?”
听到小孩用了’您’,林煊稍稍欣慰了点,拿袖子扫了扫床面,然后坐了下来,“说吧。”
“王爷您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再娶一个妻子呢?”
林煊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愣了一下,回道,“因为,本王后来遇到的那些女人,都没有她好,本王不愿意将就。”
“您这么有钱,不是应该赶紧生个儿子继承家产吗?”
林煊白了一眼小孩,“生儿子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你以为是母鸡下蛋啊?还有,本王现在还年轻着呢,托付家产的事情还早着呢。”
“可是你都有白头发了……”小木懵懵地看着林煊的头发。
“行了,本王还有事,没空跟你这小屁孩在这瞎扯。”林煊起身便要离开。
“等等……”
“还有什么事?”林煊回身有些不耐烦道。
“我可不可以……叫你林叔啊?”
小木说完就有些后悔了,林煊没有立刻回答他,应该是在考虑吧?小木有些紧张,在心里数着花瓣:可以……不可以……可以……不可以循环着。
林煊听到小木的话先是有些惊异地松开了眉头,看着小脸微红的小木,心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缓缓道,“想跟本王套近乎的人多了去了,你别以为多跟本王讲了两句话,就可以随便认亲戚了。”
“对不起……我没有想套近乎……不行就算了……”小木难过道。
林煊看到小孩那一刹那眼神黯了黯,脸上有难掩的失落,心里居然有些心疼?
“嗯哼……“林煊清了清嗓子,“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如果要叫我林叔的话,以后不许再想着逃跑,要对我言听计从,还有,每顿饭必须好好吃饱,看你都瘦成个猴子了,可以做到吗?”
小木眼睛里突然又有了闪闪的光,“好,我答应你。”
林煊见此心里也是开心的,“那现在林叔要出去办事了,你还不跟林叔告别?”
“林叔,再见,早点回来~”小孩朝林煊摆了摆手。
林煊忍住想把这孩子抱进怀里揉揉的冲动,转身出了房间,自己居然会因为一个小孩子的话而这么高兴,真是白当了那么多年的冷血将军了……不过自从有了小木之后,林煊在外面办事的时候总是感觉有人在家里等着他回去照顾,家里也不再是空荡荡的。一个没有爹娘的孩子,一个失去孩子的爹,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各取所需吧,不过林煊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再那么地孤单了……
小木坐在床上,手慢慢放了下来,林叔,是第一个对他这么温柔的人吧?
“我要好好养病,养好了给林叔劈好多柴。”小木暗暗决定道。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29:00 +0800 CST  
第六章:
不出一天,全府上下都知道这个被擒获的小刺客喊了王爷’林叔’,而且王爷还很高兴。一时府里的侍卫,家丁,丫鬟们不禁议论纷纷。他们大致都认为王爷一定是被这个小刺客迷了心窍,才会一时糊涂,要知道,这个小刺客可是对他们王府的人造成过伤害的。
那晚过后的第二个早上,小木倚在门口,听着院子里的两个侍卫一句接着一句说着对自己不满的话,难过地低下了头,心想,是啊,他一个被俘获的刺客,凭什么,何德何能认王爷做叔叔呢?莫名的,鼻子就有点酸酸的。这里终究不是他该待的地方,等腿好了,就离开吧,王府有那么多身强力壮的家丁,不缺他一个砍柴的。小木暗自想道。
午时,林煊在自己房间用完膳,在往书房去的路上瞥了小木的房间一眼,发现桌子上的饭菜好像一口都没吃,而且都已经凉了。
“怎么不吃饭?“林煊走近小木的床边问道。
“王爷午安……我待会就吃。“小木恭敬道。
林煊感觉心脏仿佛被什么压着一般,昨天他明明还笑着喊着自己林叔的,怎么今天仿佛又生疏了许多……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本王让大夫给你瞧瞧。“
“没有,小木很好,王爷您忙去吧。“小木藏在被子里的手摩挲着被子,心里很不好受。
“小蝶,把这个撤了,让膳房做点有营养的送过来。“
“不用了……我不饿……“小木弱弱道。
林煊顿时有些生气了,“前天,你是怎么答应本王的?“
“王爷,小木他是……“小蝶试图为小木解释。
“王爷!“小木打断了小蝶的话,“我只是个俘虏罢了,前天的事,是我太分不清尊卑了,就当没发生过吧……等我病好了,我会……“
林煊气得脸色铁青,冷冷道,“知道自己是俘虏是吧?从今天开始!以后每天晚上戌时,自己去刑堂领刑!“林煊说完便甩袖离开了房间。
“是……“小木发现自己居然流泪了,连忙用手擦去。
“小木,你怎么不跟王爷说实话呢?“小碟心疼地看着他,照顾小木的这些天,他知道小木不是个坏孩子,而是个很缺乏安全感的孤独的孩子,从小就没有受过长辈的疼爱。
“小碟姐姐,我没事,这是我应得的。“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刑堂可不是小孩子可以承受的了的啊!“
“小蝶姐姐,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你别劝我了,这是我欠王府的。“小木决然道。
————————————————
度过了难熬的一天,终于,戌时还是在小木的紧张与惶恐中到来了。小蝶想搀着他去,却被他拒绝了。
小小的身影就这么颤颤巍巍地一路从东院的居处来到了西院的刑堂。
刑堂内摆着许多让人心惊胆战的器具,气氛非常压抑,此时早已经有人在等着他,小木听从指令脱去了上衣,两手被拷在了铁拷上。
小木闭上了眼睛,静静等着藤条的来临。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30:00 +0800 CST  
第七章:
小木听着身后的藤条试挥的声音,回忆起了自己的一些往事。
从小,教主就告诉他要好好练功,强大起来,才能早日出教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小木想出教去见自己的父母,于是格外刻苦地练功,所以几乎没挨过打。
因此,当藤条毫不虚力地狠狠地抽在自己光裸的背上的时候,小木根本无法忍受这样剧烈的疼痛,不禁低喊出声,本来早已做好接受疼痛的准备,可还是未预料到,竟然会那么疼,背上仿佛有一条火蛇贴着自己的背,咬破了自己的皮肤。
小木闭上眼,咬着自己的嘴唇,慢慢做好迎接第二下的准备。
可当藤条第二下打下来的时候,小木却还是疼得身子往前猛地一缩,嘴唇被咬破,渗出了明晃晃的血。
简直疼到小木怀疑人生。五下过后,白皙而瘦弱的背上已经交错着醒目的红棱,小木大口喘着气,未束发的长发黏在了汗湿的脸颊上,背上灼热的痛疯狂地叫嚣着。
我还能撑……小木眼皮有些沉重,但仍希望自己能撑到受刑结束。
后面的五下,小木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了,汗水流进眼眶和泪水混合在一起,酸涩的感觉,让小木有些睁不开眼。
结束了吗……小木听到藤条放下的声音迷糊地想着,执刑人解开了小木的手铐,没想到小木瞬间摔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要死了吗……这是小木晕倒前最后的想法。
这边,知道小木去了刑堂后,林煊皱着眉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今天早上一气之下让老孟对他下手别留情,现在心里是越来越担心起来,老孟那手劲,上次一个手脚不干净的家丁直接被活活打死。
“喊了本王叔叔,又说让本王当没发生过,分明就是把本王当猴耍,活该!“林煊坐在靠椅上,喝了口水,拿起了旁边的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心神始终稳定不下来。
“臭小子!“林煊按捺不住地站起身,快步朝着刑堂走去。
却在刑堂外看到老孟正提着一桶水往刑堂门口走去。
“老孟!“
孟礼听到林煊的声音,连忙放下水桶,来到林煊跟前低着头道,“王爷来此所谓何事?“
“那小子,怎么样了?“林煊装作云淡风轻地问道。
“王爷大可放心,小的手下没留一点情,那小子不禁打,已经被小的打晕过去了,小的正要用冷水泼醒他呢……“
孟礼刚说完,就被林煊狠狠推开,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家主子几乎是跑着进了刑堂。
林煊看到侧倒在地上的小人,那背上凄惨醒目的红色条棱,心一下子就痛了起来。 这孩子,怎么这么脆弱……本王只是想给他个小教训……林煊想着,蹲下,避开伤处横抱起了小木。
孟礼瞠目结舌地看着王爷把小孩横抱着出来,眼神狠厉地瞥了他一眼。
“王爷……“孟礼弱弱地喊了一声。
林煊却是不说一句,回东院路上看到了正要跟过来瞧瞧的俞琦,“喊大夫过来,快!“林煊几乎是用吼的。
“是……“俞琦胆战心惊地看着林煊快步远去的身影,不敢怠慢地快步朝南院大夫的住处走去。
林煊边走边低头看着嘴唇上还留着血渍,脸色苍白的小孩,心中后悔不已。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30:00 +0800 CST  
第八章:
小蝶看到了林煊抱着小木回来,担心道,“王爷,小木他……“
“被打晕了,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在就好了。“
“是。“小蝶在门口多看了两眼才走,这是她进王府以来,头一次见到王爷对一个人这么体贴呢……
把小木放在床上后,林煊仔细看了一下他背上的伤口,有好几处破了皮,还有残余的血迹。
“小木头,真不让人省心,就不会求个饶啊?”林煊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地拍了一下小孩的屁股,不过小木睡的很熟,只是糯糯地梦呓道,“别打我了……别打了……”
林煊叹了口气,那手帕擦了擦小孩额头的汗珠,抚了抚他的脑袋,柔声道,“不打……不打……“
直到子时,林煊才疲惫地回到自己房间。他刚走没多久,小木就醒了,看着房间里的漆黑一片,感觉背上好像没有那么疼了,应该是上过药了,王爷大概会觉得他很没用吧,连十下藤条都抗不过。一想到每天晚上都要去刑堂,小木心想,这辈子自己这卑微的生命,可能就要交付在刑堂里了。
林煊本想第二天早上去看看小木的伤势,可宫里急诏,林煊不得不立刻启程进宫。安陵王府所在的季州到西凉的国都洛泽不算特别远,但也需要半日的车程。
林煊一直是皇帝赵钰的得力干将,虽然做了一方郡王后很少出去打仗了,但一有重要的军事赵钰必定会诏他进宫商讨。
“小木,多少吃点吧,吃了伤好得快些。“小蝶端着一碗清粥坐在小木床边。
“我不想吃……“他听小蝶说王爷一大早就启程进宫了,委屈地想他都被打成这样了王爷居然看都不来看一眼……
“你不吃,王爷可是会生气的。“
“生气就生气,干脆打死我算了。“小木嘟嘴道。
“王爷昨晚照顾你到那么晚,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小蝶为林煊抱不平道。
“啊?王爷……照顾我?“小木瞪大了眼睛问道。
“你不知道吗?王爷一路把你从刑堂抱回来,然后看着大夫给你上药,一直照顾你到子时呢。“
小木听了羞愧难当,心里有些感动起来,“我一直睡着呢……“小木心想要是那个时候醒了该多好,王爷肯定会非常温柔地安抚他吧。
“那还不起来喝粥,王爷明天回来舟车劳顿的,别让他再操心了。“
“好,我喝。“小木艰难地坐了起来,边喝粥边问道,“那王爷有没有说,晚上我还要不要去刑堂啊?“
“这个……王爷貌似没说过……应该不用吧,你都被打成这样了。“
“王爷没说过,我就还是得去。“小木有些执拗道,“要是我就这样打了退堂鼓,会被王爷看不起的。“
“哎,小木啊,这样王爷明天回来会很担忧的。“
“真的吗?“小木心不在焉地问道,心里有些纠结,一方面怕再被人说闲话,一方面又极其渴望着王爷的安抚。
希望晚上自己能扛过去吧……小木忧心地想道。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30:00 +0800 CST  
溪苑重建很感动,希望能一直平安无事,喜欢楼楼的文的可以多点赞多留言哦,想加群的可以私聊。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0:32:00 +0800 CST  
第九章:
晚上,孟礼正在刑堂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再过半个时辰,自己就可以回家了,却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戳了戳他的腿。
孟礼一看,居然是昨晚那小子,他可是还记得王爷抱着他的时候那个恐怖的眼神,连忙下了椅子,“哎哟,小祖宗,您怎么又来了,赶紧回去吧!”
“啊?我是来受刑的啊!王爷说过我每天都要来的……”小木一脸懵地看着孟礼。
“我不信,你肯定是记恨我昨天下手太重,来害我来了,我不会上当的。”
“王爷只是不想让我那么快死掉,他只是怪你差点打死我罢了,你稍微松点力就好了。”小木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是这样吗?”孟礼有点信了,王爷那么寡淡一人,怎么会突然喜欢这个小破孩呢,越想越觉得是自己多虑了。
“是的,来吧!”小木自己把上衣脱了,来到镣铐前站好。
孟礼看着小人背上横七竖八的伤痕,虽然还稍有疑虑,但也想早点解决早点回去和媳妇睡觉,只好动手把小木的手铐了起来。
不过孟礼确实是不敢再下重手了,握着藤条用了一半力气朝着小木的背上打去。
“啊……”这一下打到了旧伤上,小木疼得低呼,不自觉地绷紧了身体。
“喂,你放松点,不然更容易受伤。”孟礼好心提醒道。
小木深吸一口气,慢慢放松下来。
前面七下,小木都咬牙忍住了。
打到第八下的时候,有个旧伤口还是渗出了血,疼得小木身体有些发颤,孟礼总觉得自己心里慌慌的,就挑了个稍微好点的地方轻轻打了最后两下,然后给小木解开了手铐,有了昨晚的教训,孟礼不忘扶了一下小木。
“谢谢……”小木道完谢,忍痛披上衣服一路颠簸地回到东院,小蝶已经喊了大夫来。
小木朝着小蝶傻笑着,有气无力道,“小蝶姐姐,我抗住了……”
“傻孩子。快去床上趴着吧,让大夫给你上药。”小蝶心疼地看着倔强的小孩。
“好……“小木皱着眉趴到了床上,开始想着,明天王爷回来了会怎么做,会不会温柔地安抚他,让他不用再去刑堂了呢?
————————————————
第二天大清早,林煊就从洛泽的客栈出发回季州了,心里隐隐担心着,那么痛苦的刑罚会不会给小孩留下阴影或者后遗症,直到午时,林煊和俞琦才到了王府。
“什么?“林煊听了门口侍卫的报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臭小子,都伤成那样了还要去讨打,是嫌命太长了吗?
“俞琦,去书阁,把我那条戒尺拿过来。“
“是!“
林煊朝着东院走去,脑袋有点发热,觉得必须要好好亲自严刑拷问这个小孩,为什么老是犯糊涂,一再让他动怒。
小木呆呆地看着出现在门口怒气冲冲的林煊,有些害怕道,“王……王爷……“
“小碟,你先下去,我有话跟他说。“
小蝶整理了下桌面,出了房间,林煊继续站在门口,给这个房间施以强大的威压。
不一会儿,俞琦就带着一条略长的戒尺出现了。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2:52:00 +0800 CST  
小小的剧透:小孩腰间有胎记,在屁屁上面一点,要脱了裤子才能看到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4 22:59:00 +0800 CST  
第十章:
“俞琦,在门口守好。没我的吩咐,别让人进来。”林煊淡淡吩咐道。
“是。”俞琦猜到房里那小人怕是要挨揍了。
林煊关上门,慢慢走近床前,看到小孩有些畏惧的表情,“现在知道怕了?你不是很喜欢挨打吗?今天本王就满足你。”
“王爷……小木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小孩弱弱道。
“挨了打你就知道哪里错了。“林煊把枕头放到床中央,“趴枕头上去。“林煊用不可置否的语气命令道。
小木有些艰难地撑起身体,然后跪着移动身体到枕头前,认命地慢慢趴了下去,小屁股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林煊使了点气劲,挥着戒尺狠狠打在小人屁股上。
“啊……“小木的裤子很薄,抵挡不住多少力,剧烈的疼痛让他猛地翻过身,可怜兮兮地看着林煊,“王爷,好疼……“
看着小木微光闪闪的大眼睛,林煊定了定心,平静道,“趴好。“
小木瘪着小嘴,不情愿地趴回枕头上,他从未想过,打屁股居然会这么疼。
第二下林煊没用气劲,却也是实打实地狠狠抽在小人的臀峰上。
小木疼得用手捂住,转过头带点恳求的眼神看着林煊。
“你不是喜欢挨打吗,前天晚上被打成那样了,居然还过去找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把手拿开!“林煊气道。
“呜呜呜……“小木这才知道王爷是怪他昨晚去刑堂的事情,慢慢把手从屁股上放开,“那是因为王爷您没说不用去了……”
林煊听了小孩的解释更是生气,又是一戒尺狠狠抽在小屁股上,“在你心里,本王就是这么冷酷无情的人吗?“
“不……不是……呜呜呜……王爷,小木知错了……不要打了好不好……“
林煊听到小孩哭得这么伤心自己也很不舒服,但还是决定要通过戒尺让这个小家伙记清楚。
戒尺再次落到小孩臀上,疼得小孩身子猛地颤抖了下。
“还有,你居然把本王当猴耍,前些天说要认本王做叔叔,昨天就翻脸不认叔了,说说看,究竟你是哪里来的胆子?“
“呜呜呜……小木不敢……不敢耍王爷……“
林煊再次狠狠甩下戒尺,“快说!“
小孩疼得一颤,“小木觉得自己还配不上让您当叔叔……呜呜呜……“
林煊听了面容稍微缓和了些,“本王觉得配得上,那就是配得上,本王都同意了,你还矫情上了?“
“呜呜呜……对不起……“
“叫声林叔,求个饶,这事就算过去了。“林煊有些心软了。
“林……林叔……小木知道错了,别再打小木屁股了,好疼……“小木不敢再多想,立马低声下气求饶道,屁股实在太痛了。
“真是不打就不听话,下次再不乖,林叔就扒掉你的裤子打了,知道吗?“
“知道了……“小木抹了抹眼泪回道。
“午饭还没吃吧?“
“嗯……小木没什么胃口……“
“嗯?“林煊用危险的眼光看着小孩。
“吃……小木吃……“小孩微低着头弱弱道,趴回了原来的地方,心想反正吃饭的时候王爷也不在,先答应下来再说。
林煊没了怒气,心里甚至还有些想笑,这小孩,就是欠揍,“本王让大夫来给你上点药,然后在你的房间用膳,亲自看着你吃。“
“哦……“小木埋头,感觉林叔教育他跟教育自己孩子一样,虽然屁股很疼,但他知道林叔都是为了他好,还放下王爷的身段主动和他亲密,这让在记忆里从未受过父母疼爱的小木感到前所未有的慰藉,听着林煊离开的脚步,低声喃喃道,“林叔,你真好……“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5 07:34: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大夫来了之后,林煊本想瞧瞧小孩屁股被打成啥样了,可却被小孩’赶’出来了:林叔,我害羞……
林煊尊重小孩的害羞,只好带着俞琦去院子里兜了一圈,却不经意间听到了两个家丁的闲言碎语。
“听说王爷一回来就去了那小刺客的屋里,你说那小子到底使了什么招,让王爷这么喜欢他。“
“哈哈,你问我,不如直接去问那个小砸种呢。“
林煊用阴冷的眼神看着不远处那两个人,才恍然大悟,小孩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些人在背后嚼舌根,所以才突然不敢和他亲密的。
林煊摘下旁边的两片树叶,使了点内力,朝着俩家丁飞去,瞬间两人便被割破了喉咙死去。
“俞琦,去查查,把嚼舌根的人通通杖责三十,赶出府去,府里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是。“俞琦声音有些发抖。
也怪眼前两个人倒霉,刚好被林煊听到,才丢了性命。
半晌,林煊回到了小木的房间。
小木已经上好了药,发现林煊脸色有点不对,“林叔,你怎么好像不高兴了?出什么事了吗?“
林煊叹了口气,觉得有点委屈小孩了,强笑道,“没事,你屁股好些了吗?“
“嗯……大夫说就是有点红肿,明天就好了。“
“本王……不该打你那么狠……“林煊略带歉意道。
“没关系的林叔,您一路车马颠簸回来一定累了,要不还是先去休息吧。“
“那不行,本王还得监督你吃饭呢。小蝶,把饭菜端上来吧。“
小孩这几日喝粥也是快喝吐了,眼馋地看着桌上香喷喷的鱼肉,愣是一口也喝不下。
林煊瞥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还不都是你自己自找的,本来今天伤都好的差不多了。“
“林叔……我知道错了,就吃一块肉,好不好?“小孩从小到大吃的都是粗茶淡饭,基本没吃过什么肉,所以对香喷喷的肉更加渴望。
林煊思量了一下,心想要是换了自己,只吃清粥也确实也吃不下,“拿你没办法,那就只能吃一块。“林煊挑了挑,选了一块比较精的肉放到小孩碗里。
“谢谢林叔~“有了肉,小孩很快就把粥喝完了。
“以后想挨打了,就找林叔,别找其他人了,知道吗?“林煊冷不丁地打趣小孩道。
“唔……小木不想挨打……一点都不想……”小孩委屈道。
“是吗?”林煊看着嘟嘴的小孩,“那就乖乖养伤,少下床乱跑,本王累了,先去睡会。”
“知道了,林叔再见。”
“嗯。“林煊虽然挺疲惫的,但小木的存在却让自己心里暖暖的。
但他却始终放不下藏在心底的那个孩子,甚至会想,要是澜儿回来了,能和小木和平相处吗?若是不能,自己又该站在谁那一边。
林煊努力不再去想,借着昏沉的疲惫感慢慢入睡。
远处的一个楼阁的三楼,凌教教主凌肃正冷眼往王府看着。
“报告教主,林澜和林煊,都还活着,但是他们好像没有相认。“
“哼,就在身边却认不出是自己的儿子,真是可笑。“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5 16:22: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接下来的日子,小木乖乖地整天躺在床上,小腿上和背上的伤逐渐康复了,他也慢慢更加依赖林煊了。
自挨打七日后,小木终于下了床,发现自己几乎可以正常走路了,他第一想法就是想让林煊看看,可是林煊今天上午又出去办事了,听说中午才能回来。
“小蝶姐姐,我出去走走!“小木高兴道。
“嗯,小心点。“小蝶欣慰地看着终于能正常走路的小孩。
小木径直往东院角落膳房旁边的柴房走去。
小木进了柴房后发现没人,墙边堆着一堆没砍的木头,于是抱起几根木头放到地上,立好木头后,便拿起地上的斧头砍起柴来,因为今天膳房的柴昨天就送去了膳房,所以柴房一直没人来,一两个时辰过去,小木擦了擦额头的汗,发现已经砍了满地的柴了。
临近中午,小木才放下斧头,起来的时候却不小心踩到地上的柴脚崴了一下,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刚出柴房门,就看到远处熟悉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林煊皱眉来到小孩身前,看着小孩微微抬起的左脚,“脚怎么了?“
“砍完柴不小心踩到崴了一下……“小木弱弱道。
林煊看了一眼柴房里面,有些生气,“小木头啊小木头,你不会真是木头吧,怎么这么死脑筋,腿一好真就来砍柴了?“
“小木把王爷说的每句话都牢牢记在心里,不敢忘。“小孩扑闪着大眼睛糯糯道。
“不让人省心。“林煊横抱起小孩,发现分量倒是比刚来的时候长了些。
回到房间,林煊用湿布给小孩的脚冷敷了下,“要不是看你要冷敷不能趴下,本王都想把你小屁股打肿了,把手伸出来。“
小孩有些委屈地伸出手,“林叔,我都受伤了……“
林煊拿自己的手拍了下小孩的手,“活该。“
“嘶……“小木疼得甩甩手,“林叔你这是铁砂掌吗,好疼……“
“疼就对了,不许再去砍柴了,听到没?“
“听到了……“小孩心想还好自己是伤了脚,不然屁股可能就不保了。
林煊把小木放躺在床上,给他喂了粥,“好好躺着,晚上林叔来陪你用膳。“
“好。“小木看着林煊走出了门口。
林煊刚出房门口,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飞了过来。
林煊侧过身,一把抓住了飞来的东西,在看清手上的东西后,他整个人都愣住了。那是一块略小的青色玉佩,上面刻着’澜’字,是林澜周岁的时候林煊让玉匠林做的。
难道澜儿没死吗?林煊看着玉佩飞来的方向,使出轻功便开始追。
小木躺在床上浑浑噩噩地睡了一觉,或许是早上砍柴太累了,醒来竟已是傍晚时分了。
“小蝶姐姐,王爷呢?“
“我刚才路过王爷房间,没看到王爷,应该出去了吧。肚子饿了吗?要不你先用晚膳吧,王爷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
“我要等王爷回来……他说过要陪用膳的……“小木执拗道。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5 22:48:00 +0800 CST  
教主出来作妖了诛人先诛心,他想破坏他们的感情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5 22:49:00 +0800 CST  
今天都三更了怎么会有这么勤奋的楼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5 22:50: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林煊追赶无果,来到墓地,拿着玉佩站在上官小茹的坟前,眼神很坚定,“小茹,若是澜儿还活着,无论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把他找回来的。”
回到王府后,林煊有些失魂落魄地回了房间,没有开灯,就那么坐在黑暗的桌旁。
门外传来敲门声,“王爷,小木……还等着你用膳呢。”
“……替本王跟小木道个歉,本王晚上不想吃了,让他快吃吧。”林煊淡淡道。
玉佩的出现,使得他心底深藏的哀伤和思念彻底地翻涌了出来,脑海里全是林澜三岁时候的模样,那么小那么可爱,软软糯糯地喊着爹爹讨要一个拥抱。
小木听了小蝶传达的话有些失落,吃了半碗饭就吃不下了,心想自己是不是对林煊太过依赖和渴求了,像他们这样不伦不类的关系,迟早都是要告别的吧。
第二天早上,小木听到外面廊道上传来林煊的声音,连忙跑到门口,露出半个脑袋偷看。
“俞琦,派几个人分头去找,那人既然给了我澜儿的玉佩,就肯定有所图谋,暂时不会离开季州的。“
“是。属下一定尽力,要是林澜少爷能回来,就真是太好了,那属下这就带人去找了。“俞琦说完便带着十几个侍卫离开了王府。
小木看到林煊看着手里的玉佩,脸上写满了思念与渴望,他使了段轻功,也朝着府外飞去了。
小木心里止不住地难过,假若林澜真的回来了,自己和王爷非亲非故的,在他心里一定更不值一提了吧。
小木浑浑噩噩地在院子里走着,不经意间看到摆放酒坛的地方。喝酒,真的如师兄们说的那样,能忘掉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吗?
小木抱起一坛酒,揭开了酒坛上的盖子,向嘴里倾倒着酒水,喝完一坛,他觉得肚子有些胀,脸上好像有些热热的,神志,好像也不那么清明了……
小木又抱起一坛酒,晃晃悠悠地往园子里走去,东院里空空的,侍卫几乎都出去找人了。小木边喝着酒,边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脚步也越来越不稳,看到园子里好像有个可以坐的地方,却不小心被绊了一下,竟是直接趴在了上官小茹雕像的长琴上,酒坛破裂,溅了雕像一身,小木忍受不住地吐了几口酒,然后在长琴上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林煊漫无目的地寻了一个时辰,觉得不能这么找,想起自己房中好像有一副曾经让画师给林澜画的画像,便回到了府中,路过院子却嗅到了浓重的酒气,林煊皱眉过去一看,发现小木醉醺醺的趴在长琴上,上官小茹的雕像上沾了很多酒水和一些污秽。
林煊心底是对上官小茹怀有极深的愧疚的,如今看到雕像变成这样,可以说是非常愤怒了。
林煊叫了几个家丁过来,“给他洗洗然后弄醒他,送到刑堂,杖责十下。“林煊叹了口气,“再叫几个人,把雕像弄干净。“
“是……“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6 17:52: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小木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好像舒服了许多,有人正给自己穿衣服。
“我在哪?“小木懵懵地问道,脑袋还不是很清醒。
“你在王妃的雕像上喝酒,还吐了,王爷很生气,吩咐了要杖责你十下,走吧。“
“哦……“小木淡淡回答,不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只是木然地跟着前面的家丁来到刑堂。
小木被按趴在一张宽凳子上,裤子被扒了下来,孟礼了解了情况后,心想这小子可真是胆大,居然敢玷污王妃的雕像,要是寻常的家丁这么做,早就被杖毙了吧。他拿起一根红色的粗木棍,对着小木的臀峰打去,小木只是默默地忍受着,他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后悔喝了酒做了那样有伤大雅之事,玷污了王爷最爱的人的雕像,但同时,也有难免的伤心和难过。
打了十下之后,小木的屁股已经通红一片,肿得高高的,所幸没有出血,小木忍着剧痛下了凳子,咬牙提起了裤子,颤颤巍巍地走出刑堂,往东院走去,院子里依旧没什么人……不时刮来一阵冷风,凉了小木的身和心。
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身旁,打昏了小木,然后扛起他离开了王府。
林煊拿着画像又找了许久,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回来的时候路过小木房间没看到人,虽然对他的行为很生气,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林煊找遍了整个东院和西院也没找到小木,开始着急起来,心想他是不是被打了之后自己去南院找大夫了。
来到南院,却发现大夫悠闲地在房间里品茶。“小木没有来过这里吗?府里到处都没看到他。“
“没有。“
林煊迈步刚要走,大夫突然补充道,“对了,王爷,小木会不会去找他父母了?“
“为什么这么说?“
“上回小的给小木屁股上药,发现他腰间左侧有个月牙形的印记,就问了一下,他说是胎记,还说他这辈子最想做的事就是找到他的亲生父母,问问他们为什么丢下他。“
林煊愣在原地,瞳孔慢慢放大 露出惊愕的神情。
脑海里出现一个场景,上官小茹抱着刚出生没几天的林澜,微微掀开襁褓,露出了孩子的屁股和腰,“相公,你看澜儿的腰上有一个小月亮呢,长大以后啊,一定是个让众星为之烘托的人。“
“哈哈,那是一定,还好这胎记没长在屁股上,不然以后我打他屁股就想到你,都不忍心下手呢。“林煊笑道。
上官小茹把襁褓裹好,嗔怪道,“相公你别胡说,澜儿长大肯定是个乖孩子,不许你打澜儿。“
“是是是,不打……“
想着想着,林煊竟是流出了泪,小茹被杀,澜儿被仇家养大来刺杀自己,所幸自己留了澜儿一命,不然他真的会痛不欲生。
“王爷……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大夫关切道。
“没事,谢谢你告诉本王。林煊转身,连续踏着屋顶的瓦片,飞到了北院书阁的屋顶。
林煊望着四周黑压压,死气沉沉的一片,“澜儿……你到底去哪儿了……爹对不起你……“一想到今天还因为他弄脏雕像的事情杖责他,林煊就悔恨得想杀了自己,那分明只是一个难过的孩童躲进了母亲的怀抱里罢了。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6 17:52:00 +0800 CST  
双更献上是不是很棒

楼主 筱苏洛  发布于 2019-05-06 17:53:00 +0800 CST  

楼主:筱苏洛

字数:46762

发表时间:2019-05-05 04: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03 02:30:05 +0800 CST

评论数:16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