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所幸

1L给度娘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4 22:16:00 +0800 CST  
有一天我在群里说2019年,我的目标是踏踏实实有一篇耽美,长一点,用心一些,所以有了它,大纲定稿于2月15日。
以前我都会叭叭半天,但是这个故事,没有什么想告诉大家的道理,单纯的想讲个故事。
ID、歌曲、角色、文章均无指向性,不是胡诌就是用的我自己的,请勿对比。
你们好,我是_谁不曾谁不想_,这是我的第十三个故事,欢迎大家倾听。

【序】
“胡老师,剧组那边想最后让您看一下《仰望》的剧本并请您全程监督指导,他们非常希望把您的作品很好的呈现出来。“
被称作“胡老师”的男人收下了打印好的剧本,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胡瑾,国内知名作家,36岁,在28岁那一年因为一本名为《午后》的小说迅速走红,那是一个关于一个男人回忆自己与妻子从学生时代开始坎坷而唯美的爱情的故事,而最后,就在读者以为他们将幸福到永远的时候,却发现妻子并不存在,早在毕业的那一年,那个女孩在毕业旅行去世了,这一切都是这个男人的幻想。在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玛丽苏、玄幻魔幻盗墓科幻以及各种轰轰烈烈的故事盛行的时代,他突然一部简单、单纯而又真实的作品扣动了大众的心弦。
先前说话的是他的助理,白希哲,从他第一部作品出版开始跟着他,一直到了现在。他从进屋开始就发现胡瑾神色不对,有些出神的望着电脑屏幕,白希哲侧身看了一眼胡瑾的电脑屏幕,长叹了一口气:“您是何必呢,五年了,当年您何必呢。”
屏幕上是一个人在领奖,一个在格莱美上获得了年度最佳专辑的亚洲男孩。今年刚好28岁,和自己走红的那一年一样大,他叫沈轲。
胡瑾轻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自嘲还是缅怀。
是啊,五年了,魂牵梦萦。
“我必须这么做,我也只能怎么做。”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4 22:16:00 +0800 CST  
【第一章】
六年前。
“大大您终于开新文了呜呜呜呜!”
“前排前排!“
“耽美!大大终于又写耽美了哭辽!《夜》,这标题不会又是虐把,这次能不能别BE!“
国内某知名SP贴吧,一位ID为“且听风吟”的作者帖子刚刚发出去,就收到了大量回复。这位“且听风吟”在圈子里可是个名人,一位非常神秘的作者,文笔奇佳,让你能感受到他文学功底的同时又让你觉得十分真实,毫无华丽炫技的嫌疑,就算是平平淡淡的故事也能让人为之动容。但是,他几乎从不回复读者,几乎不怎么做交谈,偶尔在帖子里针对一些问的比较多的东西统一作答,没有自己的读者群,不和任何一个平台签约合作,从没有约过实践,更没出过个人志。
非常的神秘,却也非常的知名。
“且听风吟”看着嗷嗷叫的读者轻声笑了笑,随后发完第一章便不多留恋,退出了账号,关上了电脑。
这个“且听风吟”就是胡瑾,当红小说作家,30岁。这也是他从不透露任何关乎自己的信息,不爱多交流,没有读者群的原因,作为一位公众人物,有这个爱好,自然不可暴露。唯一知道他有这个爱好的,也就是他的助理了。白希哲是偶然给胡瑾整理文件的时候看到他的大纲的,他习惯性问了问胡瑾这个作品是关于什么的,胡瑾不得已告诉了他。白希哲知道后并未做出任何评判,仅仅表示了理解,谁还没点儿奇特的爱好呢?更何况他自己还偷偷看过这样那样都小视频呢。
胡瑾躺在床上,习惯性的打开了微博,看了看有关自己第一本小说《午后》改编剧的相关消息,去自己私信和评论看了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这样的消息是有,但是不多,多的要么是嗷嗷嗷说多喜欢他新书,要么是喷他写东西没意思的。比起这些,他更希望看到一些关乎他作品中肯的评价,与他的作品和角色有关的评论。
临睡前,他打开了贴吧,距离他发表新作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该看看评论如何了。在一堆“顶顶”“期待后文”“楼主真棒”的评论中,那个最长的评论一下就吸引了他,定睛一看,还是那个熟悉的ID,“always”。
这个ID他再熟悉不过了,从他第一篇文章开始每一篇文都有他的身影,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评论总是特别认真,每一条都和他新更新的情节或是人物有关,胡瑾看着,特别的舒服。
这可能所有的是作者都会有的感受,看到一个认认真真的评论,就是最大的奖赏。
所以这个always也是他为数不多回复过私信的读者。胡瑾看过他的评论,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人物的第一感觉挺准确的,是他希望达到的效果,他犹豫了以下,点进了他的私信,看看他有没有给自己私信,结果不出他所料。
“大大,您上一篇文里有一首歌的歌词,我是学音乐的,我可以帮您……谱个曲,您看可以么?”
“不麻烦了,小说的歌曲本来也不方便演绎出来。”如果真的要用,还要谈合作,圈子里他不想惹这个麻烦。如果赠送给他,人情他要不得,那也是智慧的结晶。如果自己不会去用,让他花时间做这个,也没有意义。
“我不商用!只是喜欢”
“如果特别喜欢的话,不商用自己收藏可以随意的,不用特别找我。”胡瑾见拦是不可能了,既然喜欢就索性随他去。发完这段话,眼看已经十一点,不再管对方回复什么,关上了手机和台灯。
作家不比歌星影星,除了新书宣传期,大多数时候没那么多飞来飞去的通告,多的是潜心写作的日子,所以他的作息一向如此规律。
第二天他再打开贴吧看的时候,特意去看了一下他说什么了,放弃没有。
“我肯定好好写,等我写好了我就发给您!”胡瑾看到这个回复,突然笑了笑。
还真是挺执着的。
【【【【这篇周更,每周选一天看心情更,多半是五六日中的一天,停更发通知】】】
【【【如果很冷完全没有人的话可能月更,所以如果决定追的朋友麻烦出来冒个泡】】】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4 23:42:00 +0800 CST  
【第二章】
胡瑾最近还是挺忙的。
一方面,他在忙着写自己的新书,另一方面,他还有贴吧里新写的那个故事,所以一天当中大多数的时间,他都泡在自己的文字里。不过他喜欢这样的生活。
关于那首歌的事,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忙起来以后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加之自己将会出版的新书必然比圈内全凭兴趣所写下的文字重要的多,一周以后,胡瑾才再次打开贴吧准备二更。
不出所料,又是一片“大大好棒求下文“的呼声。
“工作忙,更文不定期,勿催,催也不看。“在第二章的更新前,他再次加上了这句他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的东西。
然后他看见了“always“,这才想起来这位读者上次信誓旦旦的要写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胡瑾还真的开始有些好奇他会把它写成什么样子了。想到这儿,他再次点开了”always“的私信,想看看他有没有再说什么。
“我,写完了,您如果看得到的话,能不能加我个好友我发给您,如果您实在不愿意的话,我就拿百度云给您!“
按照胡瑾一贯的作风,他百分之十万会说百度云发来吧,但他这次鬼使神差的回了句:“嗯,号给我,我加你。“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他无比庆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
他找了个QQ小号,小到让人不用怀疑都能看出来是小号,即使是这样,也算是他胡瑾第一次加圈子里人。
他的QQ昵称一如他的贴吧ID,仍然是“always“,看来他的的确确很喜欢这个词。胡瑾瞥了一眼他的资料,还和自己同城?
如果是真的,那可就巧了。
“您,您好……我没想到您真的会同意,我以为肯定不会呢……”
“我我我我有点儿激动……”
“我马上给您发!马上!”
胡瑾对着手机笑了笑,理解他的激动的同时却也觉得这反应有点儿可爱,加都加了没必要装的很高冷的样子,他礼貌性的回了一句:“不急。”
对方很快将谱子和录好的demo一起发了过来:“我刚毕业,没什么经验……写的也不好,希望您别嫌弃就行!您肯听我就很开心了!”
胡瑾只是抱着好奇的心理点开了那份demo,但最后,他愣住了,他喜欢这个旋律,就好像,他当时写这首歌的歌词时,本就该是这个旋律。
他没有料到能听到一首这么戳他心口的旋律。
胡瑾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在输入界面上反反复复的打了好几遍,最后说了一句:“谢谢,真的很像我当时脑子里所想的旋律,我收藏了。”发出去后他看了半天,总觉得说的太过官方,却不知对方因此高兴了很久。
接下来的几天对胡瑾来说有点儿忙,他要参与《午后》后半部分重新修订剧本的讨论,再加上新书的思路不想断,每天都会去写一写,一来二往的暂时把这位特殊的读者暂时抛在了脑后。
等他闲下来的时候再次去QQ看了看,他本以为“always”加了他会疯狂的骚扰他企图得到回复,却发下他没有,只是发给了自己一篇关于所有文章的看法和评价。如果要是他疯狂轰炸表白,或许胡瑾就不会对他有任何兴趣了。
可是偏偏他没有。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5 08:17:00 +0800 CST  
【第三章】
胡瑾轻笑,点开了他资料,看这QQ等级,估计是大号吧,再看了看空间,有很多日常生活的东西,他往下翻了翻,看到了一张照片,多半是“always”自己的照片。
长得白白净净的一个小男生,看着就是个刚毕业的学生的样子,第一眼就很招人喜欢,在校园里多半也是那种受万千女生追捧的对象。
“加我的是你日常生活中的号?”
“啊……对,是,没错,平时就用这个。”
“在圈子里,用大号不怕被周围人发现么。”
“阿不是,一般圈子里都不用这个号的,我就是觉得,好不容易能加您,说什么也不能那么不礼貌……”
“空间有自己照片都对我不设防?”
“喜欢的大大访问自己空间难道不是小迷弟梦寐以求的事儿么qwq~ ”
胡瑾没再回复,再次反手点进了“always”的空间,除了一些没意义的转发,就是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再有就是有关的音乐的东西,一条一条看过去,一张学位证书吸引了他的注意。
沈轲,
仔细念叨念叨,还挺好听的。
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胡瑾退回了聊天界面,看到沈轲发来了一句:“能问一下,您是,主动还是……被动吗?“
这句话从语气上看,有那么三分小心翼翼,似乎是有什么想法,却不敢多做表达。
“按照我的内心来说是主动,但是因为一些很特殊的原因,从来没有实践过。“
他以为对方看到这句话后会继续追问些什么,但是沈轲并没有,似乎很识趣的换了个话题。
但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沈轲本是想问问情况,如果可以,是不是有机会,在看到对方说出“一些特殊原因”的时候,觉得对方似乎应该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能够有所联系已是很大的幸运,自己应当识趣的闭嘴,就没再追问下去。
胡瑾在看到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对方应当是动了些小心思的,要是以前的他,多半会不予理睬或者直接回绝把路封死让对方打消这个念头,但他这次并没有说那么绝,不知道是怕驳了这个孩子的面子还是给自己留了什么余地。
这个问题他琢磨了一周,他才确定下来,他给自己留了余地。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动心了,究竟是因为这位读者耐心的追随了他太久,还是一首扣他心弦的曲子让他觉得有所亏欠,亦或是他的行为和言语恰好得当让他觉得相处的舒服,还是一张少年感十足的照片让他动了心?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不需要说清楚。
一周以后,他做了自己在圈子里除加了读者QQ以外第二个让他觉得大胆到不可思议的举动,他去问了沈轲:“qq资料里的地区是真的么?”
“啊,是啊。”
“那,想实践么?”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5 10:57:00 +0800 CST  
【第四章】
沈轲看到这条消息以后第一反应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
既不是梦,眼睛也没花。
“您……您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从来都不实践的吗?您和我同城么?”沈轲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想还是不想?”
“想!”沈轲生怕错过了这个机会,斩钉截铁的就是一句。能成为第一个见到大大的人,还能和自己最喜欢的大大实践,这是多大的幸运啊。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提前说明。”
“您讲。”
“首先,我是个作者,我也说过我没有实际经验,所以不要有太高的期望;其次,你或许可能本来就听说过我这个人,也或许没有听说过,但是如果你认识我,请你务必保密,不然彼此都不好过,如果这两点你都可以保证,那我们可以试一试。”
“那当然可以了!只要您愿意……什么要求都可以!”
两人的效率也挺高,时间就定在当周的周六,地点选在更靠近沈轲那边的一家酒店。胡瑾还挺庆幸自己是个当红作家而不是当红明星,大家对于作家更多的还是只关注其书而淡化其人,但明星就是注重其人而淡化其作了。他要是个演员歌手,他还真的不敢去什么酒店。
一切都商量妥当后,胡瑾突然有点儿茫然。
怎么突然就胆子怎么大,万一这孩子真的认识你,而且并不是看起来这么可信任呢?
但是他就是想赌一把,他赌这个让他第一次动心以真面目相示的人不会让他失望。
胡瑾秉着礼貌的选择,比约定的好的时间早了半个钟头到了房间,把包里的工具取了出来,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经验,但是他早年也买了不少东西收藏。他没有带什么小红藤条一类太过凶狠的工具,仅仅是戒尺、皮带和木拍。
胡瑾有些不安的搓了搓手,有些紧张。
先前和白希哲提这件事的时候,白希哲是劝他再考虑考虑,万一真的走漏了风声都不好解释。
但胡瑾还是来了。
沈轲也是守时的人,提前了十几分钟,来到楼下,看到对方说已经到了一会儿了便马不停蹄的上了楼,这几天他幻想了无数次“且听风吟”的样子,却在开门的一瞬间愣住了。
胡瑾见状赶快把他拉进房间带上门。
“胡,胡瑾老师??”沈轲终于回过了神。
胡瑾点了点头:“是我。“
沈轲还是有点儿无法相信,自己最喜欢的sp文学作家和自己最喜欢的作家是一个人。先不谈从来没有往这儿想过,二者的文风不太一样啊。
胡瑾似乎理解了沈轲再挣扎些什么,笑着说:“咱们这个圈子,总要有些隐藏,包括文风,我不能让人看出来我是胡瑾,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不约实践的原因。“
沈轲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5 18:18:00 +0800 CST  
【第五章】
胡瑾所有的经验都是纸上谈兵,到了实际操作,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始了。他不想突兀的说一句开始吧,又不想迟迟不开始。
最终,还是沈轲小心翼翼的开了口:“胡老师……我准备好了,您要是没问题,就可以……开始了。”
胡瑾点了点头:“想着让你多休息会儿就没提,那,开始吧。”
胡瑾坐在床边正了正身子,学着视频里那样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沈轲趴过来。沈轲不是小白,自然看得懂这明确的肢体语言,站过去正准备趴下,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红着脸结巴道:“裤子……要不要……”
“先不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是自己喜欢了很久的男神的原因,沈轲趴好后脸比之前更红了,甚至蔓延到了耳朵尖。胡瑾见状轻笑了笑,心道:“还挺可爱的。”
热身并不需要打的太重,巴掌拍到身上,带来酥酥麻麻的疼痛便是刚好,天气刚刚入秋,正是温度适宜的时节,都是单衣单裤加外套的打扮,胡瑾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褪去了沈轲的外裤和内裤,此时看上去,小朋友的臀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煞是好看。
没了碍事的外衣,巴掌落在臀上的声音变得十分清脆,听起来颇为羞耻。看着手下翘臀的颜色又加深了几分,胡瑾觉得,这个开始还算不错,比他预想的要成功许多。
“用戒尺了?”胡瑾够来先前摆好的戒尺,问道。
“嗯。”
“报数啊。”
戒尺就比巴掌要重好几分了,所落之处都会泛起一到道红晕,比起巴掌的显得更为刺痛,沈轲稍稍的动了动身体,便被勒令不准乱动。待这组戒尺结束,臀上已经一片绯红,摸上去也是烫烫的。
大概是戒尺这种硬质的工具比较好掌控,胡瑾虽然是新手,但留下的印记并不杂乱。由于是第一次实践,胡瑾并不清楚沈轲的承受能力,也不算特别明确自己下手的轻重,他轻声问了句:“还好?”
“还好,没什么事。”
胡瑾放下心来,轻轻拍了拍他:“起来。”
随后拽来床上的枕头,摆在床中央。沈轲作为一个贝贝,自然明白是让他趴上去。无须胡瑾多言,便主动的趴好摆正了身子。
这份乖巧倒是让胡瑾对他的好感又多了点。
胡瑾拿来了一旁的木拍在沈轲臀上轻点了两下,随后重重的落了下去。木拍的接触皮肤的面积比戒尺要大,对臀部的照顾更是十分全面,沈轲开始抑制不住的呜咽声,报数的声音也渐渐的开始颤抖,身后在板子的不断摧残下变得红红肿肿,远远看上去显得可怜又不失美观。
“胡老师……”沈轲轻声开口,显然是在求饶。
“叫哥。”
“哥……疼……”
胡瑾见他求饶,想必多半是有些受不住了,变放下了木拍:“歇会儿?”他重新坐到了小朋友边上,看着被自己亲手揍得红肿的臀部,心里萌生了些成就感,又稍有些心疼,果然付诸行动和纸上谈兵的心理体验并不相同。他伸手附上了沈轲的身后,轻轻的给他揉着伤。
两个人简单的聊了聊感受,又唠了唠关于自己的闲话,沈轲犹豫了几番,红着脸对胡瑾说:“哥……其实不用我求饶就停手的。“
沈轲说完这句话,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其实很想试试求饶了还会被打的……我们可以定个安全词,那,那,那时候才是极限……”
胡瑾尴尬的笑了笑,对啊,他把这事儿忘了,还需要贝贝来提醒他。稍有点丢人啊。
“不好意思啊,把这事儿忘了。”
“那,那就您的书《午后》吧,我也特别喜欢那本书……我也给他写过主题曲,我可以好好的给您录一遍发给您,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如果要是沈轲第一次提出这件事,或许胡瑾就拒绝了,但是有了上次那首歌的先例,胡瑾莫名的有点期待。
“好啊。”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5 21:19:00 +0800 CST  
【第六章】
休息过后,胡瑾再次拿起了皮带,沈轲也十分自觉的在床上趴好。
其实短暂的休息后,皮肤对疼痛反而又敏感了些,再加上伤上加伤,这时开始变得非常不好挨。痛从皮肤一直传到肉里,皮带落处先是有些泛白,随后就是一道实在的肿痕,胡瑾的手法并不足以让他把肿痕抽的整整齐齐,大都七七八八的交错着,多道肿痕交错处竟然有些发紫。
沈轲哭了出来。
虽然他并没有说出安全词,但是胡瑾也打不下去了。到这个程度,其实并不算轻了,加上沈轲又十分乖巧,长得也让人觉得很可爱,胡瑾对他的好感还是非常强烈的,胡瑾丢了下皮带,轻轻的抚上沈轲的后背,给他顺了顺气。
都是自己打的,有点儿心疼了。胡瑾没有做个打完就跑的人,揉伤安抚一样没落,到最后,沈轲都觉得不太真实。实践约到了男神,发现自己喜欢的大大是同一个人,还意外的温柔,意外的在意他的感受。
胡瑾在回去的路上,心里有点儿复杂。这第一次的实践体验是相当好的,但他也意识到,自己对沈轲好的有点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他是第一个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也是自己第一个实践的对象,他长得也恰好符合自己心里的那个审美,他无法欺骗自己。
否则他不会冒这么大风险第一次透露自己的身份。
沈轲回去后摸着自己还红肿的身后,感觉特别的不真实,但想到男神仍然乐意要自己的歌,还是屁颠儿屁颠儿的开始忙活。他不想随便发一个demo过去,他想搞一个正式版出来。
他熬了两天,把自己关起来删删改改录了好多好多个版本,才得到一个自己满意的版本,心里忐忐忑忑的把它给胡瑾发了过去。
“以前写的,写的不好,改了改,您别嫌弃就行……”
这回胡瑾迅速的下载了下来,沈轲看着QQ上显示着对方已成功接受文件,如释重负的笑了出来。
上次的那首歌意外的合了胡瑾的心意,所以这次还真的十分期待。
这首歌的编曲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挺简单的,听起来让人觉得心里十分安静。胡瑾静静的听着,直到歌曲结束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如果说上次那首歌是戳中了他的心,那么这首歌,就是戳在了他的心尖。它真的让人觉得,非常符合那个故事,仿佛就是那个故事所生。
胡瑾犹豫了半天,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但他又怕沈轲觉得是自己不喜欢:“我很喜欢……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表达。“
沈轲看到这句话,突然就激动的不知所措。
能让男神不知道如何表达而不是客套的感谢。
那真的是很喜欢了吧。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6 09:43:00 +0800 CST  
【第七章】
胡瑾把那首歌存到了自己电脑里,然后打开了一个新的word文档。
在纸上简简单单的划拉了几笔,便开始了他的写作,他写了一天,修改了好几次,勾勒了一个完整的小故事,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它发到了贴吧。
“去贴吧看我新文。送给你的。“胡瑾把这句话发给了沈轲。
沈轲又惊又喜的打开了贴吧,看到男神发了了一个一发完结的小说。
那是一个新手小白男主和一个挺有经验的小贝实践的故事,男主是个当红演员,小贝是个当红小鲜肉歌手,两个人因为圈子和实践相识,而后互相了解,最后的结局是彼此动情,完结在彼此表白的时刻。全文一万五千个字,这么短的时间,看来男神也是一直在赶稿,就像自己录歌一样。虽然角色设定稍有变化,但他看的出来,男神写的是他和自己的实践。
可是最后他们两个表白了。
男神是什么意思呢?
沈轲突然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想问点什么,但是却没问出来。他不知道胡瑾是有什么别的意思还是单纯的想把故事编完整。他也不敢去问,能得到胡瑾如此青睐,他已经很知足了。
他看了看下面的评论,都是粉丝们嗷嗷的喊着真甜和喜欢,还有人说实践写的好真实啊。他第一次耐下心来看了所有有营养没营养的评论,心里不知怎么的,甜丝丝的。他也第一次没能给男神写出什么大长评,想好好的感谢胡瑾,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又怕别人从他的评论里发现了什么,最终回复了一个迄今为止他最短最没新意的回复,但是也恰恰最符合他现在的心意。
“真甜。”他回复道。
然后他打开了自己的QQ,对胡瑾说:“我……我看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谢谢您……我没想到……”
“没想到我会写这个?礼尚往来,我已经收下了你两份礼物了。:胡瑾发出这句好话后犹豫了一下,随后接着回复道:”况且,我还真得给你说声谢谢。我没有白信任你,你给了我一次实践体验,最后也没有把我说出去,我真的挺感谢的。“
但是胡瑾也明白,表面上只是简单的感谢,但若不是真的动心了,他绝不会答应实践。这第一次见面过后,沈轲的样子总是偶尔在他脑海中闪过。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希哲。“
“怎么了胡老师。“白希哲听到胡瑾喊他,以为有什么吩咐,赶忙起身走到胡瑾身边。
“你觉得,一见钟情靠谱么?“胡瑾问道。
白希哲是最早直到自己对于圈子的爱好的,也是唯一知道他性向的,此时他想交流,也只能找他。
“您是?对谁……“
“我前两天去实践了。“胡瑾把这事说了出来,”是有些冒险,但是我自己想去冒这个险的,是我自己提的,再加上见过面之后……”
“您觉得自己对他动心了?“白希哲有些不敢相信。
“嗯,但我也不确定。“
“从例子上来讲,一见钟情确实是正常的,但是,鉴于您的身份和您认识他的方式,我劝您想清楚再说,况且您也不清楚对方的心思,对吧?“
胡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7 07:07:00 +0800 CST  
【第八章】
胡瑾确实琢磨了白希哲的话,虽然说白希哲比他小,按理来说这种人生哲理应当是自己跟他讲,但他总觉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距离上次实践已经有了些时日,两人偶尔也在聊着天,但大多数时候都在忙着自己的生活,虽然他无法判断沈轲对他的情绪是怎样的,仅仅是一个粉丝还是掺杂了其他的情绪,他感受不出来,但听着耳机里沈轲的歌声,有一点他十分确定。
若不是对他的作品十分喜欢,不会花这么多心思去写这首歌,若不是真的读懂了他写作的情绪,又怎么可能写的这么戳他心坎。
他做了一个让他自己都猜不透的举动。
他把这首歌发给了《午后》的导演组:“编曲插曲宣传曲一类的有着落了么?我收到一个粉丝发来的曲子,你们听听看,我觉得是写到我心里了。”
虽然他也清楚,导演组多半用不了这个曲子,但是他就是想用这个方法帮他一把。有时候,一个人走红只需要一个机会,即使两人只是萍水相逢,他凭着自己的情绪就是想试试能不能给他这个机会,更何况他确实觉得写的很好。
“您说这是哪儿来的?”
“一个粉丝发的,在微博一直联系我,那天我看私信的时候看到了,听了一下,挺和我心意的,就发给你们听听,看看怎么样。“胡瑾对于这首歌的来源编了点瞎话。
“这很好啊。“编剧率先发出了肯定,我们考虑几天琢磨琢磨。
实践这东西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人本身就是个欲望动物,尝到了甜头就会不甘于浅尝辄止。
所以他再次约了沈轲,只不过这次的地点,定在了他家。他觉得酒店还是太过冒险,都是实名登记,作家随不比明星,但是谁知以后会不会真的出现什么事情来。
沈轲本以为能和胡瑾约上一次已经是一种荣幸了,没料到胡瑾主动找了他,还提出去他家……
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去胡瑾家了么?
沈轲怕胡瑾会反悔,赶紧应了下来。
“我让我助理开车去你那片接你,就别让你自己找了,他还能直接带你进来。“
“那……”
胡瑾自然明白他想说什么:“他一直跟着我,这个事情他知道,也理解,不用担心。”
“那也太麻烦了吧……我自己去就行,不用。”
“带你认一次门,以后你自己来好吧?”
沈轲看到“以后”,心跳突然空了一拍。
男神的意思是,以后会经常找他吗?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7 10:17:00 +0800 CST  
【第九章】
白希哲见到沈轲的第一眼,突然有点儿理解胡瑾为什么喜欢他了。
长得白白净净的一个男孩子,看着就是挺乖巧的那种,初见也挺有礼貌,确实讨人喜欢。但他仍然持着最好多多了解的心态,毕竟胡瑾极有可能是单方面动心,更何况,日久才能见人心。
胡瑾这个身份,毕竟太过敏感了。
沈轲其实有点儿紧张,事情发展到现在,其实早就远远的出乎他的意料了。在他不知道他喜欢的两位作者是一个人的时候,他就期许,只要能和“且听风吟”大大说上话,把歌送给他,就没有遗憾了;只要能去一次胡瑾的签售会,见到这个人,他就满足了。
可巧就巧在他们是一个人,他现在还正在去他家的路上。
白希哲把沈轲带进家门跟胡瑾说了句需要他就打电话后就十分识趣的走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加之又是自己的地盘,胡瑾放松了很多,反倒是沈轲,第一次进男神家,显得倒有些不知所措。
“带你先转转?”
沈轲点了点头。
胡瑾家并不大,也并不是非常华丽,但是显得十分整洁大气。其中装横最用心就是书房,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书房就是他的战场。但是出乎沈轲的意料,他原以为胡瑾的书房应当现代感十足,
但恰恰相反,他的书房里全是红木家具,显得十分正式而传统。
甚至可以说多了几分严肃的气息。
“今天,就在书房?”胡瑾笑着问他。
沈轲想了想,红着脸点了点头。比起卧室、书房多了很多的训诫感。
胡瑾招呼着沈轲站到他桌子旁边,拿钥匙开了他书桌最下方的抽屉,指着里面的东西说道:“今天给你个权力,喜欢什么自己挑。”
虽然还没看清里面究竟是什么,但是单听这话,沈轲也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抽屉里是各种各样的工具,沈轲没料到,一个没有实践经验的人,会手记这么多工具。
“收集癖好,顺便拿到实物试试手感,写出来的东西更真实一点。”胡瑾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道:“藤条在我卧室,如果你喜欢我带你去挑。”
“不用了不用了。”沈轲摇摇头。
“你不喜欢就算了。”胡瑾笑笑,示意他继续选。
沈轲看着这一抽屉的工具其实有点儿不好意思,其实胡瑾用什么都可以,但是让他自己挑,他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
感觉有点儿……羞耻。
胡瑾在一旁带着笑意看着小孩儿为难的样子,心里对他不禁又多了几分喜爱。
沈轲最终选了戒尺和一块带孔的板子,犹豫再三,顺便把小红也拿了出来。
胡瑾看他挑了这么重的工具,不禁有些惊讶,问道:“扛得住?”
“以前试过……不多的话可以的。”
既然让他自己选,胡瑾也便遂了他的愿。上次实践太过客气迟迟不敢开始,搞得倒是人家先开的口,这次胡瑾吸取了教训,不再那么拘谨,直接步入整体:“开始?”
“嗯。”沈轲点了点头。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7 12:18:00 +0800 CST  
【第十章】
胡瑾拉来了一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依然是以OTK和巴掌开始,大多数的主动都会选择这个方式。巴掌总是带着些温情的,痛感又不大,是热身最好的选择。待到整个臀部都温温热热的时候,胡瑾拍了拍他:“起来,在桌子上趴好。”
胡瑾拿起戒尺,却有了点儿坏心思,于是故意在沈轲臀上轻点了几下,却迟迟没有开始,而等待挨打的时候是最恐惧的,弄得沈轲不禁讨饶式地开口:“哥……”
“你不觉得,这个场合叫胡老师更合适么?”
沈轲仅仅愣了几秒就明白了胡瑾是什么意思。
办公桌、戒尺再加上自己的老师,这大概是许多圈里孩子都曾幻想过的场景,而现在,恰恰就像是这样。
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责罚。
戒尺并不是太重的工具,加之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胡瑾用的得心应手了许多,颇有成就感的看着手下的翘臀渐渐被鲜艳的红色铺满,待这组责打结束,摸上去已经十分火热。
短暂的休息过后,胡瑾选择了小红。比起戒尺,小红就重的多了,胶质的板子每一下都带来强烈的痛感,还有一道更深的肿痕,先前一直没有吭声的沈轲仅仅挨了几下就呼痛出声。胡瑾见他反应如此强烈,不禁又动了点儿坏心思,一连五下都抽在了一边。叠加的疼痛让沈轲觉得有些难挨,没有忍住拿手挡在了身后。
“把手拿回去,加五下。”
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是胡瑾第一次实践才有些拘谨的缘故,这一次的胡瑾让沈轲觉得气场全开,工具轮换使用,加上偶然的恶趣味和姿势的变换,不仅不再需要他提醒什么,反而最后搞得他哭着求了饶。
胡瑾没有料到会把他真的弄哭,再加上他确实喜欢沈轲,所以哄人的时候不自主的就更多了几分温柔,连上药的时候都轻了很多。
沈轲觉得,胡瑾这样下去,真的是个很优秀的主动。
他更加确信自己是撞了大运了。
“对了,跟你说个事儿,我先斩后奏了。“胡瑾说,”如果你不愿意,也别生气好吗?“
沈轲有些迷茫的看着胡瑾。
“你给我那首歌,《午后》不是正在拍电视剧么,我给导演组发过去了,他们挺有兴趣的,这几天在讨论,如果他们要用的话,可能会联系你,未经允许,私自决定,希望你别介意。”
沈轲呆楞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胡瑾是什么意思。
胡瑾这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7 19:26: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沈轲就是学音乐的,他太清楚一个机会有多重要了,有些无名无姓的音乐制作人不是不够优秀,而是得不到一个机会。
而胡瑾现在把这个机会主动放在他面前,还希望他不要生气。
“不会真的生气了吧?”胡瑾见他不说话,开始琢磨这事儿是不是该先和他商量。
“不是!”沈轲连忙解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太意外了……这样不会……”
“他们本身一直迟迟没定下来,不麻烦。“胡瑾马上猜到了他想说什么,”而且,我说我很喜欢,真的不是在客套。“
沈轲愣愣的看着胡瑾,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胡瑾轻笑,继续道:“另外,我还有个事儿。”
沈轲终于回过神来:“胡老师您说。”
“我虽然一向觉得圈子里所谓的管教主贝没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是我想跟你保持现在的状态,换句话说,我想和你确定下来。虽然不是什么名义上的管教,但是我想确定下来。”
“您是说,想和我确定下来现在的关系?”
“是这个意思,当然你要是……”
还没等胡瑾说完,沈轲就使劲的点了点头。自认识胡瑾以来,他总觉得每件事都已经是最好的了,但胡瑾做的每件事都在他意料之外。
胡瑾笑着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定了。”
沈轲离开胡瑾家的时候,其实整个人还没太缓过来。但是每一件事都提醒他他不是在做梦,特别是他加了胡瑾的微信。
胡瑾把他的个人生活号告诉了他。
这是此前他想都不敢想的。
沈轲走后不久,胡瑾就接到了导演组的电话,询问他关于那首歌的事情:“胡老师,那首歌我们想用,但是现在存在一个争议。编剧那边喜欢最初的这个版本,倾向于还让这个男孩子唱,但是一个没有出道的小孩儿唱,这首歌根本不好推广,所以我们倾向于让现在男主角陈其去演唱这首歌,您的意见呢?”
“你们准备把它当作什么,主题曲?推广曲?“
“推广曲和剧中插曲,主题曲已经交给江闻熙老师了,不可能再动。“
“何不让他们两个都试试,谁更贴合用谁的,不过,为了关注度,也可以考虑让陈其唱正式版放在剧中,让这个孩子唱前期推广曲。“
胡瑾撂了电话,觉得自己都有些猜不透自己。如果说为了宣传,必然让陈其去做更好,当红小鲜肉,单是他的粉丝就能刷一波流量。但是他现在确确实实是希望沈轲能录他自己的作品。
他再次肯定了他的想法。
他喜欢沈轲。
【等同步以后没有小朋友,我就停更x】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7 22:58: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导演组联系了沈轲,希望他能来谈一下歌曲的合作问题和试录,如果录得好,可能会放到初期宣传推广视频当作推广曲。
沈轲想都不用想,必然是胡瑾在背后说了什么。
他一个无名无姓没后台刚毕业的小孩儿,能用他这首歌就是最大的牌面,怎么可能让他试唱呢?
沈轲犹豫了好久,点开了男神的微信:“哥,是不是您和剧组说什么了,他们找我试唱了。”
胡瑾正在写着东西准备去贴吧更文,但在看见是沈轲来的消息后迅速点开了消息:“没说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您肯定说了,不然肯定轮不上我唱。”
胡瑾轻笑,随后回复道:“我说了,很喜欢这首歌。”
就在沈轲犹豫着发些什么感谢胡瑾的时候,却看到胡瑾发了下一句话:“当然,也有点喜欢你,所以,是我想这么做。”
胡老师说,有点喜欢我?
沈轲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确定胡瑾此处说的喜欢和他想到的是不是一个。
“您说的是哪种喜欢……我也喜欢您,是,是那种喜欢,您应该能明白的,但是如果您不是也不要生气……”沈轲刚刚发出去这句话,纠结的等着男神的回复,就看到男神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沈轲迅速的接了起来,却不由自主的心跳一直加速。
“是那种喜欢,认真的那种。”
“以前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现在我信了。”
“所以,如果你也喜欢我,试试和我在一起么。”
胡瑾其实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是没什么把握的,一般来讲,“喜欢”也有可能是一种欣赏,但沈轲一句“那种喜欢”让他确信了今天要表白的念头。毕竟俗话说得好,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份上,那他不能放过。
微信文字表白太过没有诚意,就算不能立刻让他见到人也要清清楚楚的听到自己说出这句话,所以他打了这个电话。
他听着对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声音带着点儿颤抖的反问道:“您是,认真的么。”
“当然,非常认真。”
沈轲一边点头一边嗯嗯的答应着。
他以为和胡瑾的缘分到主被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在一起这样的事情,他从来都不敢奢望,如今胡瑾亲口和他表了白,他都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感受。
大概就是被惊讶和喜悦彻底冲昏了头脑。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8 07:58: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剧组如约找了他去录音棚试录,本就是自己的歌,再加上当初送给胡瑾的时候反反复复的抠细节,沈轲录得可以说得心应手。
虽然他也不知道最后到底能不能用这首歌,但是有个编剧小姐姐拍着他说很喜欢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得到了从未想过的机会,受到了肯定,更重要的是,和自己的男神在一起了。
提起这件事,沈轲其实有点懵懵懂懂的。他其实不知道男神为什么喜欢他,也不知道成为男神的男朋友应该做些什么。
但是看着男神对他说话、发微信的语气都宠了好多,他心里说不出来的甜蜜。
“哥,我录完了,编剧姐姐说挺好的,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用的上用不上你的歌已经确定被用了,咱们就不亏,你在哪儿呢?我让希哲哥哥去接你。”
“唔不用啦哥,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对宝贝,都在一起了,你还没和说我过你住在哪儿呢,这不对吧。”
“就城西边这边,租的房子。”
“自己租的?”
“不是……合租的,要不租不太起。”
胡瑾那边暂时没回复,沈轲以为他去忙了,刚准备收起手机好好等车,就听见了手机响。
“合租啊,几个人啊?”
“三个。”
“一人一间屋子?”
“嗯!”
“什么时候到期,能退了么?不能退剩下的我帮你付了,搬来和我住吧。”
沈轲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懵懵的“啊?“了一声。
“我说,搬过来和我住吧。要是你自己租房子,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合租终究还是有些不方便嘛,生活肯定也不如搬过来和我住好,我自己这儿空着让你受这苦我心里也不好受啊,是不是?“
沈轲这下听明白了,胡瑾在邀请他同居。
“这,哥,太麻烦了吧。“
“麻烦什么?都在一起了,情侣同居不是很正常么,而且又都不是姑娘。”胡瑾说到这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别胡思乱想啊,我不是要干什么,我有客房啊收拾出来给你住就行了。”
“没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会麻烦你,而且……我还没怎么开始赚钱……这样。”
“是金子总会发光,等你成名了肯定比我有名气多了,别客气了,你现在住的地儿在哪儿呢?等你收拾收拾我让希哲哥哥接你。”
沈轲也明白,这时候在客气,胡瑾大概就会不高兴了,于是说了自己的地址。
收拾东西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胡瑾邀请他同居的事情。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积攒了什么大恩大德能遇上胡瑾。
但是他打心眼里开心,更打心眼里感动。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8 09:26: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这是他第二次来胡瑾家,但是心境却一点都不一样了。
上次他还觉得能够来这一次就算是巨大的恩赐了,现在就真的住了进来。白希哲把沈轲为数不多的衣服放下以后就转身出了门,吩咐自家老板注意着点儿手机,有事情他会打电话。
胡瑾和小男友亲热,他留在这里不合适。
“给你收拾了一下,你看看行么,东西什么能摆的开么。”胡瑾开了客房的门,把沈轲推了进去。
他其实心里是想把小男朋友直接拐到自己房间里的,但自己也知道不太妥当。
在一起以后就几乎没见面,胡瑾虽然什么想做的都没做,这次能把沈轲哄着搬进来,日后来日方长,他也不必急于一时。
沈轲见胡瑾这么认真,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什么样都可以,本来就是我在麻烦您。“
本来想做礼貌绅士的胡瑾听到这句话突然皱了皱眉。
这句话回的太客套了,没人会对男朋友说这么说话。
胡瑾突然上前,接过沈轲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然后带着些侵略性的推着沈轲的肩,把他压在了墙上。
沈轲被着突入起来的举动搞得有点懵,呆楞的看着他:“胡老师……”
胡瑾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睛说:“你现在不是我的粉丝,也不是我的学生,你是我的男朋友,所以你不需要和我说话还需要字斟句酌的控制着礼貌,你什么都可以说,这是男朋友特有的权利,我们在一起以后没怎么见面,没给你恋爱的感觉,是我的不对,但是我只原谅你这一次,以后这么生疏,你的男朋友是要生气的。“
他没等沈轲回应,就像宣示主权似的吻上了沈轲的双唇。
很温柔,但是也能让小孩儿体会到侵略性。
沈轲的大脑,早就被他们接吻了这五个字占据了所有空间,直到胡瑾放开他,问他记住没有的时候,他才回过神。
胡瑾先前说的话一点一点闯进了他的脑子里,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那句客气有多生疏,对于已经确定了关系的他们,是挺伤人的。
可是胡瑾还和他道歉了,说是他没给他恋爱的感觉。
想到这儿,沈轲心尖上突然像被抹了蜜一样,甜甜的。他怎么会遇到胡瑾这么好的人。他是有多么幸运这么好的人才会喜欢他。
沈轲的嘴角都不禁有些微微上扬。
他一边点头,一边回应胡瑾:“记住了。“
胡瑾满意的放开手。虽然他挺想干点什么的,但是现在太早了,还不合适。于是胡瑾继续披上了绅士的胡老师的外衣,帮着沈轲收拾东西。
“晚上想吃什么?我准备。“
“没事,有菜么,我来做吧。”沈轲说道。
“嗯?你会做饭啊。”
“会啊,以前有时候会一个人在家,就和父母学了,不过只能说做的凑合,肯定没有多好吃。“
“好啊,那我帮你,等着尝尝你的手艺。“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8 13:38:00 +0800 CST  
【第十五章】
两个人同居一起过日子,其实轰轰烈烈的事情并不多,多的就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一起做饭、一起工作、一起聊天的日子。
沈轲其实谦虚了,他虽然不会做什么大餐,但是家常菜做的却意外的好吃。家常菜不需要外表多么美观而华丽,但是却让人吃起来格外的幸福和舒心。
晚上沈轲躺在床上,还觉得这一切都特别的不真实,若不是白天那个实实在在的亲吻以及现在自己的的确确躺在胡瑾家,他都没法说服自己相信。
真的太幸运了,也很,幸福。
第二天他起床的时候,胡瑾已经起了,听到外面的动静便从书房走出来给了男朋友一个早安吻,随后自觉的走进厨房,把早饭重新热了下。
“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没叫你,吃吧。“胡瑾笑着把盘子摆到沈轲面前,”还有,贴吧我更文了。“
“谢谢胡老师。“沈轲点头道谢,然后随机摸出手机就想去看,却被胡瑾拦下:”吃完饭再去看。“
沈轲听话的点点头,把手机放到一边,胡瑾在这过程中,瞥到了锁屏:“锁屏,是我?“
沈轲听到这话,不仅脸红了起来。
“什么时候换的?“
“好久之前了……一直都是,您午后发售会那天,那之后没多久就用了。“
“既然如此,给你个小任务,给我一张你觉得特别好看的照片,我也想当壁纸。“
沈轲听了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暖暖的。
胡瑾最近主要就是需要在家里写新书,没什么应酬安排,沈轲现在无事可做,赋闲在家,二人世界的时间倒是异常充足。
“我建议你,写写新歌。”胡瑾在接了个电话后,说的非常认真,“剧组想把你那首歌用作电视剧的推广曲,片头曲和片尾曲分别交给陈其和江闻熙老师,所以意味着,推广曲很可能就用你的原声。到时候如果能带来一定的影响度,势必会有唱片公司找你,你得拿得出让别人签你的资本宝贝。”
“还有可能有公司找我签约?”
“很可能啊,但是我不确定,或许是找写曲子,或者是直接签你,日后都有可能,所以这段时间,准备些作品挺重要的,你写歌,我写书,不挺好的。”
沈轲笑着点头应了下来。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8 22:19:00 +0800 CST  
【第十六章】
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平淡而温馨,谁起得早就去准备早饭,午饭晚饭有时候白希哲会帮忙准备,但偶尔两人也会自己做。胡瑾总是挑些合适的时机吃点豆腐,为日后将沈轲吃抹干净做着铺垫。
一天晚上胡瑾半夜醒来,觉得有些口渴,出来接水喝的时候发现沈轲房门留了个门缝,里面亮着灯,胡瑾看了看表,已经两三点,想必是忘记关灯了,于是胡瑾轻轻推门进去,准备帮他关掉,却发现沈轲并没睡,仍然伏案写着什么,他悄悄地走过去,发现是歌词。
“怎么还不睡。”
沈轲吓了一跳,回头见是胡瑾,安下心来回答:“半夜比较有灵感。”
“这什么坏毛病,熬了几天啦?”
“唔,最近一直比较晚。”
胡瑾不轻不重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仗着年级小刷夜透支身体是不是,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坏毛病改掉。”
沈轲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和胡瑾商量道:“今天有想法……就把它写完嘛……”
胡瑾答应了下来,然后坐在了沈轲的床上:“我陪你,写完看你睡了我再回去。”
沈轲想让胡瑾回去休息,但见对方特别坚定,多半是没什么商量的余地,于是转头继续认认真真的写了起来,早点儿写完,胡老师才能放下心去睡觉。
胡瑾在后面静静的看着沈轲的背影,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发现沈轲创作时真的非常投入,就像自己写作的时候,心无旁骛。能做到这样,一半是这人静得下心,另一半就是真正的热爱。当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是真的可以忘掉一切的。
沈轲收工时已经是三点半,他转过头第一件事就是:“哥,您去睡吧,我写完了。”不料胡瑾却没有动身,反而朝他招了招手。沈轲带着些许疑惑走到胡瑾身边,没等来胡瑾开口,等来的是胡瑾伸手将他拽到了腿上。这个姿势,他要说不知道胡瑾要干什么是不可能的。
胡瑾随手拽掉了他的家居裤和内裤,左手轻放在他的腰间,右手在沈轲光裸的臀上警告的拍了拍:“宝贝儿,干嘛都行,这种透支身体的事情,我可不同意。”
沈轲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挣扎,也没有反驳,乖乖巧巧的趴在那里,有一瞬间胡瑾都不想下手打他了。但是小孩子么,不给个教训,多半是记不住的。
胡瑾什么工具也没拿,他也不想拿,便扬起巴掌拍了下去。已是深夜,周遭本就十分安静,此时巴掌拍在臀上的声音更是十分清脆。沈轲觉得,疼倒不是很疼,但是很害羞。
都是挨打,但沈轲觉得,这和纯实践不一样,
而且是一点儿都不一样。
纯实践更像是一种相互满足的游戏,但是现在,他就像个犯了错误被教训的孩子。不是像,现在就是。
这其中带着更多的关心和爱意。
胡瑾并没准备打他多重,加上手底下的孩子又乖巧的厉害,现在又成了自己的男朋友,舍不得打多重,看着臀上有些泛红,温温热热的,便停了手。胡瑾俯下身,凑到沈轲耳边,带着三分调戏七分严肃得问道:“记住了?”
沈轲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但是耳朵尖却不争气的泛着红色。
胡瑾也不再折腾他,把他扶起来提上他的裤子,然后转身出了门。沈轲正准备简单的收拾一下就睡,却见胡瑾端着一杯水又进来了:“喝口水。”
沈轲接过杯子道了声谢,却见胡瑾再次坐到了床边,以为胡瑾还要继续,但胡瑾却开口道:“我陪你睡。”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8 22:22:00 +0800 CST  
【第十七章】
这是两人第一次同床共枕,其实胡瑾本是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能够提出睡在一张床上的,所以今天晚上,他并不是蓄谋已久,而是突发奇想。
打完孩子转头就走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应该做的事。
所以他顺理成章的把沈轲拐到了床上。
胡瑾把沈轲往怀里搂了搂:“睡吧。”
沈轲最初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架不住确实已经疲惫的厉害,胡瑾的怀抱又让他觉得温暖而踏实,最终还是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胡瑾看着怀里的小朋友,若有所思。其实今天动手打他是在他的计划之外的,说着不喜欢管教的他却自己把这件事带到了他们的生活里。
胡瑾心想,沈轲的出现确实改变了他。
第二天胡瑾醒的时候才八点,但碍于沈轲睡得实在太晚,沈轲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胡瑾看了看沈轲,自己的小男朋友正紧紧的抱着他的一条手臂。胡瑾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不忍心吵醒他,索性再次躺下,拿起手机刷着消息。
沈轲醒来还是被白希哲的到来吵醒的,作为胡瑾的助理,胡瑾给了他自己家的钥匙,白希哲也习惯了进出自由。虽然胡瑾即使制止了白希哲大声喧哗,但还是晚了一步。白希哲看着自家老板还在床上,但看着睡眼朦胧的沈轲,觉得自己好像进来的太鲁莽了,这个样子明显是昨天晚上累着了。
“对不起胡老师,下次我来直接打电话,额……进门前我也先敲门,我不自己进来了。”白希哲转身走回客厅,还不忘带上了胡瑾卧室的门。
胡瑾觉得白希哲这样又好气又好笑,无奈的摇摇头,看着沈轲:“醒啦?”
沈轲这才注意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对不起胡老师,我是不是耽误您起床工作了……”
“和我有什么对不起的。”胡瑾笑着揉揉他的头,“睡得踏实么?”
沈轲虽然最近睡得晚,但是踏踏实实一觉睡没了上午,还是来胡瑾家后头一次。于是沈轲老老实实的点了头:“嗯。”
“那,以后直接搬到我房间睡?东西还可以搁这儿,晚上直接睡到我那儿?”
沈轲听了这话有点儿脸红,但是昨晚上的感觉,他挺喜欢的,只不过胡瑾这么提出来,他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他确实又十分留恋睡在胡瑾怀抱里的感觉,所以他没有拒绝。
没想到打了孩子,还有意外的收获。这句话大概是胡瑾内心最好的写照了。
胡瑾想起门外的白希哲,没给他打电话就过来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胡老师,剧组那边最终订好了剧本,让我给您送一下。”白希哲从包里拿出《午后》的剧本,递到白希哲手里,“还有,出版社那边约您下午两点过去一下,想和您谈一下《对立面》的出版问题。”白希哲本来准备在这里直接等到时间接胡瑾过去,但看眼下这情况,自己似乎有点多余,继续道,“要不我先撤?到点儿给您打电话我在楼下等您?”
胡瑾却摆摆手:“不用,没啥,你去买点儿午饭,带回来一起吃了就行,能买到鸡翅买点儿鸡翅,沈轲喜欢吃。”
白希哲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在门口换鞋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听见胡瑾问了句:“还疼不疼?”
沈轲显然是顾及到白希哲还在,红着脸小声说了句:“没事儿……”
白希哲在门口的动作一顿。
胡瑾不知道白希哲在脑海中把什么牌子的车开上了几环,看着他愣在那儿,奇怪的问:“怎么了你?”
“没事没事!我这就走!“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08 23:40:00 +0800 CST  
【第十八章】
《对立面》的出版成功谈妥,胡瑾的新书思路也十分流畅,和沈轲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滋润。
《午后》剧组开工十分顺利,沈轲也接到了剧组和他签约歌曲的邀请,并定下来了最终签合同的日子。胡瑾本想陪他去,但碍于自己出席的饭局还没结束,只能叮嘱了几句,让他自己注意。
“签下来了么?“胡瑾从饭局脱身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沈轲发了条消息,本想打电话,但是害怕沈轲还没完事,自己一个唐突的电话耽误了正事,发了个消息试探。
“嗯!弄完了!“
胡瑾这才一个电话打了过去:“签的宣传曲?”
“嗯,初期宣传会在一个预告片里剪一分钟的片段,等到正式宣传的时候正式发行,价格,我觉得挺好的,我又没名气。”
“开心?”
“嗯,特别开心。谢谢胡老师,能给我这个机会。我知道您肯定私下里背着我帮我做了好多……不然肯定不会用我。”胡瑾最嘴上说的轻松,但是沈轲也知道,他肯定私下里一直坚持,不然真的轮不到他。
“又和我客气着说话。”胡瑾无奈的笑笑,“宝贝儿,你在哪儿呢,我和希哲哥哥接你去。”
“不用了胡老师,我又不是不认识,您刚结束饭局肯定也累,我自己回去就行,不麻烦了。”
胡瑾听到这话,皱了皱眉。
这一点,他一直不太满意。
一旦自己做了什么照顾沈轲的事情,沈轲总会说“谢谢胡老师“”太麻烦了““不用这样胡老师……”“对不起是不是打扰到您了。”
就好比自己第一次和他同床共枕,他起来看到自己在陪他,第一反应脱口而出的是抱歉,是不是打扰他起床工作了。
这总让他有种距离感和一厢情愿的错觉。
“沈轲,我说没说过,如果你再表现得这么生疏,我就要生气了。”胡瑾叹了口气,“这样我很没有安全感,我总觉得你和我有距离。”
“我不是,哥……”
“回家再说,你在哪儿呢。”
沈轲不敢再推脱,说了自己的位置,乖乖的在原地等着胡瑾过来。
白希哲在开车,胡瑾陪着沈轲坐在后排,看着胡瑾有点儿严肃的脸,沈轲小心翼翼的叫了句:“胡老师?”
胡瑾本想冷着他,但看着沈轲小心翼翼的样子,又有了那么点不忍心:“回家再说。”
白希哲把两人送到楼下就不再打扰,胡瑾领着沈轲上了楼,在进门的一瞬间,把沈轲压到了墙上:“沈轲。”
沈轲刚想开口解释,却被胡瑾拦住:“先别说,我说,你听着。”
沈轲点了点头。
“上次我跟你说,如果你再表现得这么客气和疏远,我就要生气了,所以,今天我想认认真真和你谈谈这件事。我对你是认真的,我不是在睡粉。”胡瑾话音刚落,猛地吧沈轲按到了自己怀里,右手扬起,照着沈轲身后狠狠的落了一巴掌。
“我并不会觉得为了你做些什么是一种麻烦,我喜欢你,所以我愿意。“
“但是宝贝儿,我想得到的只是你同样爱我,不管什么方式方法,而不是因为怕麻烦我去客套,那样我会觉得……“
“会觉得,你不希望我这样,这种距离感让我觉得自己是一厢情愿。“
“我知道你也是个男孩子,也有足够的能力去处理一切,但我更希望的是你有什么需要的,你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主动告诉我,而不是我去问你你还怕麻烦到我。同样,我需要你做什么,我也会主动告诉你。这不是示弱,是爱人之间的信任。“
“而且,你在这个家里,不是个客人,你是半个主人。“
“比起所谓礼貌和客气,我更希望你跟我撒娇……“
胡瑾没说一句,就会在沈轲身后不轻不重的落一巴掌。说着说着,自己情绪也有点激动。
沈轲被胡瑾狠狠的按在怀里,虽然挨了巴掌,但是他没觉得疼。他满脑子都是胡瑾的话和近在咫尺的心跳。
“哥。“沈轲终于开口了,”我,我不是有意这样的,只是,我觉得我自己太幸运了。我从认识你到现在,我们每一步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每一次我都觉得不会比这更好了,所以,我很小心是因为,我太珍惜了。“
“因为知道,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珍惜。但是我忘了你的感受。哥,我改好不好。“
其实胡瑾自己说完后就已经有点心软了,其实他知道沈轲为什么小心翼翼的,此时怀里传出沈轲闷闷的几句话,胡瑾心里更是柔软的一塌糊涂。
胡瑾点点头:“嗯,好。“
接下来,无须多言,彼此的原谅和保证都在亲吻之中了。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9-05-15 20:02:00 +0800 CST  

楼主:_谁不曾谁不想_

字数:19810

发表时间:2019-05-05 06: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5-21 22:11:47 +0800 CST

评论数: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