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愿景(父子,重生,反虐)

溪苑被封了,搬到这来吧。
小伙伴们,真是对不起还是没更多少。
但是,相信我,不会坑滴!
开文啦~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01:00 +0800 CST  
陆王爷此生无愧他人,在知道陆景是自己亲子前……
陆景死得很平淡,无非是体弱身虚,又无非是宿疾复发,未及就医……
陆王爷用他的整个后半辈子去思念着、愧疚着
一直记着他的孩子。

镇楼图如下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04:00 +0800 CST  
嗯 这一楼
楼主就催催评论咯
小伙伴们多支持呀
不催文的孩子没有福利呀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07:00 +0800 CST  
第一章
那是一个很明丽的一天,阳光是暖洋洋的,风也很和煦,是冬日里难得有的一个好日子。陆王爷在书房里靠着窗静静坐着,喝着那难觅的贡茶,他想起了当年征战颠簸的岁月,想起了自己重伤后爬上的那个山,想起了当年那个山中的采药的少女——自己的王妃……还有那个孩子,那个他也不知道早已与他变成了什么关系的孩子。
刚才管家来报,陆景走了,旧疾复发,阁里的神医没救回来,陆景没能熬过这个冬天。现在人在暗阁,毕竟是阁主身死,而且又有知道的,记挂着陆景身上又有早年王妃的事儿勾着,暗阁那边儿来问问王爷的意思。
陆王爷闭目想着,脑子里那些场景慢慢转着,他回想着那个喊过他爹爹、喊过他父王、却是最多喊过他王爷的孩子。他服侍他,做着影卫的工作;陪着他出入各种场合,充当世子,挡着皇兄别让他续娶留后;他很优秀,很耀眼。自己当年送走他,让他在暗阁做影卫,他做到了阁主的位置;他很懂事,从不要求什么,需要成为世子的时候,乖乖的,容仪姿态谁都挑不出来毛病;结束后又做回那个隐在暗处的影子……陆景在自己身边多久了?陆王爷不记得了,他必须承认,陆景为他做了很多,陆景姓陆,就算是没什么血缘牵绊,哪怕七年前王妃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陆景也算是个绝顶忠心的属下,他应该去看看,对,去看看。
陆王爷没注意到他那紊乱的脚步,也没注意到自己,更加紊乱的心。
陆王爷没等着管家准备出行事宜,直奔暗阁,暗阁离王府不算远,但也不近,陆王爷轻功高绝,也用了些许时间。内堂外堂聚满了人,该是暗阁的属下,人人肃穆异常,就像是怕扰了阁主的安静。暗阁从不限制其阁内暗卫的情绪表达,人都有七情六欲,只要任务完成了,何必计较那些,总都是强者为尊。所以此届阁主得人心,也不阻止他们前来吊唁。见陆王爷到了恭敬行礼,也惊动了内屋的人。
内屋里人也不多,刚好是暗阁四位主事,三男一女,平日和陆景关系极好,他们在给陆景入殓。陆王爷少和暗阁直接接触,陆景也从未让他们看到自己“王府世子”的样子,所以他们对于陆王爷的到来感到惊讶,却也半分不显,只恭敬行礼,便在陆王爷的吩咐下退下了。
陆王爷看着那个孩子。
他从未如此仔细地看过这个孩子。陆景很安静,眉目也很平和,甚至还能让人能感觉到暖意。但已经不会再睁着那双很亮的眼睛看他了,永远不会了。想到这儿,陆王爷不禁觉得心空落落的,还有点儿闷。陆景的手安静地垂着,没什么挣扎,顺着手边,陆王爷看见了那个令他后半生悔恨至死的香囊。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07:00 +0800 CST  
第二章
他认出来了,那是王妃生前最喜欢绣的样式,他有很多个,没想到王妃给陆景也绣了一个,想到这里,他又顿觉气愤不已,王妃对你如此,陆景你这个**怎么就忍心害她?怎么说王妃也算是你的姨母,就为了你那个娘亲?香囊的颜色已有些淡了,但没什么损伤,看得出用的人很是精心。陆王爷小心翼翼地拿起香囊,就好像那个明媚的女子还会在这里陪他说话一样。
他拆开那香囊,看见那封泛黄的信,那封早该由陆景给他的信:
千言万语,不过一念;千恩万怨,不过一偿。
放哥,这一生是我对你不起。
陆景那孩子把信给你了吗?我深怕他不给你,那孩子太过于隐忍,太过于懂事,我怕他太过容易原谅了我这个坏女人。
我这一生竟像是个笑话。
我以为姐姐的母亲勾引了我父亲,才害得我娘小产去世,所以其实在山上救了你的是姐姐,是我心存恶念,才拿了她的信物阻止她嫁给了你。
姐姐生性冷冽,娘胎带毒,所以感官有些缺失。
那日上山采药,我跟着她一起。知道她如何作为,也知道她没有言语,不曾露脸,才敢这么报复她。
直到你来求娶沈家女时,我才发觉姐姐对你的情意。所以我去向她拿那个信物玉佩,就是算准了她对我的愧疚,不会揭发我。然后,她就会一直孤独着、痛苦着。我自认为这是对她最大的报复。
还有景儿,陆景是你的孩子,那晚你醉酒,遇到了姐姐,姐姐才是当年山里的那个女人呀,所以你自然触景动情。就是那天你和姐姐有了陆景。可你一直以为那天是我,对我便更加百般照顾。姐姐住在后院,孕中受尽委屈,未婚生子,人人都想啐一口。我默默冷视,心中痛快不已。
后来,姐姐病重,临走前托我抚养陆景。我恨她,但从不恨这个孩子。
但对陆景,也就只能那样了。
放哥,你对我好,我很感激。这么多年,人人都说我们很恩爱,我不知道你是爱我,还是爱当年那个救了你的人,或者说这到底是爱还是一种习惯……
发现了真相后,我忘不了姐姐的惨淡身死……
魔教内乱,圣女出逃,失忆受伤,被下药生子。我们一家不过是被卷入了江湖风波的一颗小棋子。
我实在无颜苟活,但放哥,不管你恨不恨我,请你一定要好好对陆景。我们都亏欠他太多太多了,他,真的是一个值得你疼爱的孩子!
放哥……
此去一别,望君安。
沈婠
看完后,陆王爷久久不能回神。
陆景是他的儿子。那么优秀的陆景是他的儿子!陆景酷似王妃,才会平白遭受他不少冷待。但想着陆景平日里那些特别的小动作,不知与他多么想像。
陆王爷像发了疯似地去抱陆景,他想好好地抱抱他。好好地想一想他欠了这孩子多少?没有应他一声期待,没有教过他做儿子的应该拥有什么,没有给他一个该有的环境让他安心成长,他的成长里没有父亲的鼓励、没有父亲的拥抱、做父亲的没为他花过一分钱。他爱吃什么,爱做什么,一无所知!
暗卫啊,他误会了他的孩子与王妃的死有关,他把他的孩子送去了那个黑漆漆的地狱,让他的孩子一个人孤独地成长!
虽不曾苛责,亦未有过回应。
在陆景的印象里,或许王爷就是父亲,父子之间就是这种主仆的相处模式,那孩子从来不会提出要求,却听从所有的吩咐,只因为是父亲。
他欠的是这孩子的一生啊!
他的孩子若是不执著于他这个父亲,会不会活得更好一点?
想到这,陆王爷终是按捺不住内心的翻涌,血喷涌而出。
“传令下去,陆景以世子规格下葬。”
孩子,爹爹欠你的太多了,若有来生,爹爹一定待你好,一定……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08:00 +0800 CST  
第三章
陆王爷的后半辈子,好似一直追着一个影子。他急着在脑子里填补些什么有关那个孩子的记忆,从出生时的小木屋,到后山暗卫的训练营,到成为阁主时的小楼……他看着他屋子里的摆设、研究着他的喜好,逢人就问,无人就念……
他似知道了些什么,又似什么都不知道,陆景留给他的、或者说留给这个世界的印记太少了。陆王爷能从他接的任务单子推测他的辛苦,能从阁中下属的言语里想出他不善言谈的样子,能从一幅幅字画里读出他的才气、傲气……但别的呢?他的孩子喜欢吃些什么,平日里喜欢做些什么?会不会感到孤独?会不会……
那孩子的属下只说阁主不挑食,只说阁主闲时喜欢静坐,多的呢?好像就没了。
他突然想起陆景还在王府时的日子。
他知道陆景在王府的日子虽并不长,但过得的确说不上好。他当日出征归来,以为沈婠的死与陆景有关,知道那孩子身体不好,还严审他,重刑加身。陆景不认,知道他身子弱,畏冷,就把他扔进冰湖。那孩子也不求饶,不知过了多久才被捞了上来。他认为陆景狼子野心,不可饶恕,又不知为何不忍对他下杀手,就把他扔进了暗阁。平日里也不用过来,只在应付皇兄,只在英王府需要一个象征性的世子时,才会使他过来。现在想想,自送陆景去暗阁以后,陆景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变了,有些惧怕、有些凄楚。大概是觉得爹爹和娘亲说的不一样吧。
他向府里宣称,陆景与英王府并无干系,想想也会知道当年那些势利眼的下人们怎么待他。
他也庆幸,暗阁的一切事务不是由他直接吩咐,否则若是他总是看到陆景,那孩子还不知要多受多少苦楚。
少受些苦,可又真的少受了吗?
他的孩子,暗伤堆积,久病难医……
他又想起了沈婉,想起沈婠,想着想着,脑子里还是那孩子冲他笑的虚影……
就这样去吧,爹爹总有机会对你好的,就算是在梦里也好……

天元三十二年,英王陆放薨。
据后世史料记载,陆王爷一生功绩无数,身体健朗,然突遭变故,享年岁短,帝甚悲,以国礼葬之……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09:00 +0800 CST  
第四章
陆王爷只觉得神情恍惚,脑子里晕乎乎,好像空白似的。
他挣扎着坐起来。印象里,他的眼睛早就像蒙上了白气一般,雾蒙蒙的。御医说是常年郁气堆积,乃至双目失色。但他此刻双眼清明,右手的疤不见了、发间的白色淡了……
他起身看着屋间的摆设,是他的寝室,很熟悉,又有些陌生。屏风是早些年前的那座,还没被刺客的血沾上换掉,茶具是他最喜欢的那套,还没被当时陆景的死讯惊到碎了一只……所以,竟是真的回来了吗……
他突然瞄到书桌旁的玉佩,那玉佩是皇室子弟的身份证明,是他不知如何丢失的,对外只道是不小心遗落了,记得是一个钻营的官员花大价钱从一家当铺寻来的。
不等他继续想下去,管家来报,世子,咳,陆阁主在外面跪了一个时辰了,现下王爷醒了,不知可要宣见?
管家一向喜欢陆景那孩子,便是在陆景此前待在这一直不受待见的王府时也尽力待他好。也算是记挂着陆景娘亲救了他大儿一命的恩情。
陆景、陆景……王爷的心没由来地一颤。
陆景这么多年求见的他的次数屈指可数,在心里推测着,所以竟是回到了八年前吗?
他的孩子已经是暗阁阁主了吗……所以他的孩子已经在暗阁熬了那么多年吗……
他好恨,为什么不能再早点儿,为什么不能再早点儿?那是他的孩子,他的啊!
前世的他自然是没见陆景的。
可现在,他当真是舍不得了,舍不得他的孩子再受苦了。
他边对着管家说,见!又吩咐暗卫寻御医去。他没忘了他孩子的身体需要调养。说着就想往外走,那神情是管家从未见的。喜中带着忧,急中又似带着惧。
走着赶着,陆王爷的脚步突然顿住了。
他有些怕了,他在言语上一向无力,而他以前从未和陆景单独相处过,对他也算不得好。他找不好对陆景的态度,或者说对一个儿子的态度,他怕陆景不接受他,他怕反倒惹陆景难安。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陆景进来了。
“属下……咳咳……参见……咳参见王爷”陆景进门倒头就拜,他的姿势有些诡异,还有股厚重的血腥味,眼神也飘忽忽的……似是已神智不清了。身着的黑衣也是染多了血,在他跪着的地方不过一瞬便聚出了一小滩血坑。
陆景的确有些熬不住了。五哥接了杀人的任务,单子成了之后,五哥伤重,却突遭买主后悔,反倒被截走了,张口就是管暗阁要五万两赎银。陆景没办法,期限给得紧,五哥虽戴着暗阁他恋人的信物,但五哥不是暗卫,他不能向暗阁拿钱。所以他只得将娘亲留给他的念想——那块玉佩暂时当了,换得这五万两去救五哥,五哥对他那么好,他不能看着五哥出事。
赎回五哥安顿好后,他就急忙去做天级的单子赚钱,凶险之极,他也受了不少的伤,但他不敢停,玉佩是娘亲留给他最重要的东西,他不能不要!
紧赶慢赶凑够五万两回来后,陆景重伤未医,准备去赎玉佩,却被掌柜的告知玉佩被一位大人买走了,好似是要送给英王爷。
陆景虽心里有些怕陆王爷这个主子,但玉佩对他实在太重要了……
陆王爷无措极了。他看着他的孩子拿着五万两的银票,手上流着血,一声一声说着求求王爷……咳咳……玉佩咳咳,钱……咳咳……求……
陆王爷看着他的孩子,当即吐出一口血,陆景确是迷迷糊糊地没看见,也不敢看。
陆王爷不敢耽误,把陆景抱起来,想着他说的玉佩,该是那块吧。
原来是落在那山上了吗……从腰间解下,塞到陆景怀里,用着此生最温柔的声音说道:“给你,爹爹给你……”泪,不知怎么就流下来了。
陆景摸到玉佩,似是终于放心了,终是没撑住晕过去了。爹爹两个字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清……
陆王爷把他的孩子放到榻上,大声喊着,御医!御医!御医怎么还没来!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09:00 +0800 CST  
第五章
陆王爷开始着手处理陆景身上的伤口,越看心里越是翻涌,心痛得厉害,焦急地等着御医来看。
慢慢地脱下陆景的衣服,只见血乎乎的,血都干在衣服上,满身都是。左胸上、小腹处、小腿处都是几尺深的伤口,像是直接被利器直接贯穿,匆忙之间连血都没来得及止。
陆王爷拿着找来的御赐的上好伤药耐心涂抹着。
太医急急忙忙赶来了,仔细为陆景诊治,陆景入宫时的身份一向不是英王世子就是隐在后方的暗卫。暗卫陆景太医是不认得的,但世子陆景却是识得的。他小心上前为陆景诊治,虽不知道这世子是怎么伤得如此之重的,也不知身为世子怎会体寒至如此地步,要知道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体寒症只要三年两年内但凡精心一点儿,也不会落下病根。可皇家的事儿,可不是他一个太医能管得了的。
太医收回脑中的杂念,恭敬对陆王爷禀到:“世子伤得重,且拖了些时日,骨头有些受到影响,而且脾胃也有些虚弱。此时应先止血,然后花些时日好好调养,再做打算。臣先为世子开药下针吧。“太医乃当时名医士雄先生的唯一弟子,他的话王爷自是信得过。立马腾开位置看太医下针。
“中脘”“悬钟““阳陵泉”……太医边扎边像向王爷道:“王爷,世子身子骨弱,若是平日里得空,也可试着在这几个穴位里添些内力按摩个几刻钟,假以时日,世子定有好转……”
陆王爷认真听着、记着,丝毫不敢马虎。他挥退了所有下人,就那样坐着,独自仔细地描着陆景的眉眼,和他真像啊,陆王爷感慨道。可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呢?就这样描着、看着、哪怕太医走了也没注意。
他恨上辈子自己的漠视,自己的冷漠……这辈子他虽是第一次做父亲,但他一定会对他的孩子好的,一定会的……
半个时辰过去了,陆景除了不太平稳的呼吸声,终于小幅度地动了动,然后就在浑身摸索着什么,直到摸到那块玉佩,慢慢地缩一下头,拱在被子里,就像撒娇似的,陆王爷看了心里一阵暖意。他的孩子真可爱。
陆景醒了,就那么突然地睁开不太清醒的眼睛,觉察到陌生的环境,意识也逐渐回聚。王爷?他拿了钱来求见王爷?玉佩,对,玉佩。摸着身旁熟悉的玉佩,陆景心里不由一喜。王爷见他了?还答应他赎回玉佩的请求?
陆景真的很开心,嘴角也不自觉地咧开了。他知道王爷是他的爹爹,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或者说是教他如何做一个儿子?礼仪官教的全是礼法、规矩。陆景一向做得很好。陆王爷和他的接触实在少得可怜,连句嘘寒问暖都欠奉。所以去和爹爹相处该以什么度?陆景还真不知道。陆景觉得这和做任务的伪装都不一样,他直觉爹爹不喜欢他,但他也没办法,他能做的就只有听话……但他从来都很喜欢亲近陆王爷,当时小小的孩子不懂,直到现在也不懂,大概这就是父子天性吧。
“属下参加王爷,多……咳咳……多谢王爷愿意赏赐玉佩……“
陆景发现陆王爷在床边后,又惊又喜,却在最后都化为无措,他不知道说些什么,行过礼后,谢赏的话一是因为伤重,再是因为紧张说得磕磕绊绊、语无伦次。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10:00 +0800 CST  
再发一章,楼就去睡啦。。。
大家热情点儿~评论走一波呀!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11:00 +0800 CST  
第六章
陆景看陆王爷不说话,不觉更是紧张了。
陆王爷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模样,听着那恭谨至极的话,心里绞得难受。不知该作何动作。
陆景平日里并不是这个样子,在暗阁的下属面前从来都是冷静自敛,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可一遇到陆王爷,就像慌了神似的,虽仪态上挑不出大错,但那小指微卷,嘴唇下抿的小动作骗不了陆王爷,父父子子,果真肖似。
从前不注意的时候陆景如何都不重要,现下却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陆景的一动一做都能触到做爹的那颗柔软的心。
陆王爷扶起床上已经不小的孩子,不自觉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声音颤了一颤,不认真听怕是听不出来的,至少陆景是没知觉的。接着,陆王爷开口说:“景儿醒了,身子哪里觉得不太爽利的?告诉爹爹,腹中可是有些饿了?……“陆王爷就这样搂着陆景,轻轻的,又带着些不容置疑的力道,似是想要确定怀里的人是真的,而不是前世那些虚无时而入梦的幻影。陆景听着这暖心的从陆王爷——那个他一直仰望,却从未靠近的人的口中吐出的话,感受着来自他的抚摸,不觉又楞了。
今天他可能是愣了太多次神,若是以往,他不敢,陆王爷也必不会轻饶了他,但现在,谁又顾得上呢?
他叫我景儿,陆景想。他是不是在做梦?这可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不知为何,陆景的梦里很少有陆王爷的身影,他倒是常常能梦到娘亲,也常常梦到一个小男孩儿和他的父亲,那个男孩儿的父亲待他很好,会给他吃穿,会在他跌倒的时候鼓励他起来,却又在他起不来哭着的时候立马抱住他,安慰着,会严厉地指导他的功课,会……也总会温柔地喊那个男孩儿的名字,是云儿呢,陆景记得很清楚那孩子叫云儿,陆王爷叫他景儿的声音和梦里那个叫云儿男孩的父亲一样温柔,一样的……
陆景不知道的是,前世的陆王爷在午夜梦回,再难安寝的时候也是这样叫着他的孩子,轻轻柔柔,悔恨凄苦,这声景儿早已是预演了无数遍。
王爷今天是怎么了?一声景儿早已勾出了陆景的眼泪,倒不是觉得委屈,他也说不好为什么哭,好像是多年的盼想终于实现一次,陆景就这样听着,感受着,痴了一般,不哭不闹。这么多年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直都是乖乖的。
陆王爷看到陆景哭,慌了神,忙为小孩儿擦了擦眼泪,其实说孩子也不是很对,陆景已经十六七了,身为偌大暗阁的一阁之主,陆景从来不弱。但谁让不管多大的人在父母面前都是个孩子呢。想着陆景的伤势耽搁不得,连忙把小孩儿小心地避开后腰的伤口放在床上,姿势其实有些怪异,他起身为陆景拿了杯水,递给小孩儿后,说了句:“好好的,以后都会好好的,爹爹一会儿就回来。“就走向门口,管家一直在门口候着,陆王爷吩咐他去把在偏殿待命的太医喊来为陆景诊治,又让他吩咐厨房煮些容易克化的食物给世子吃,然后就又回来守着陆景了。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01:12:00 +0800 CST  
小可爱们 没评论点个赞也行 证明你们来过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6 18:50:00 +0800 CST  
第七章
陆王爷仔细听着御医的医嘱,认真记下,刚想吩咐暗卫去拿些陆景在暗阁的常用物,毕竟王府的条件还是比暗阁好些,在自己身边他也能多看顾些,孩子还是住在身边的好。那种失去的感觉,他不想再尝试了,他会做一个好父亲,他的孩子也一定会平安快乐,一定会的……
暗卫领命退下,却见陆闳从院外走了过来,陆闳是老皇帝身边的暗卫,跟在陆王爷身边二十多年了,感情不是常人能及,也从不计较那些君君臣臣、上上下下的虚礼。陆闳走近,直接附耳对陆王爷说:“皇上急召,宣王爷即刻入宫。“
陆王爷此时虽舍不得儿子,但皇兄急召,想必有棘手的事,他也不敢耽搁,回过头对陆景说:“先回王府住吧,暗阁的事先放一放,把伤养好了再说。“连衣服也顾不及换,就驾马入宫了。
入宫后,果然皇上脸色发青,坐在御座上喜怒不辨。但陆王爷和皇上是同胞兄弟,一路扶持,经常受到兄长的教诲,一看就知道皇上此时心情不妙。果不其然,皇上见他来了,吩咐了句都下去吧,伺候的宫人们就立马退出殿内,只剩下贴身保护皇上的暗卫首领不知在哪个角落里埋着。
“噼啪!“皇上把奏折连同小几摔落在地。”真是太放肆了!江南省富庶如此,此次旱灾却要朝廷拨款赈灾,连比它穷十倍的安南省都能拿出这些灾银,江南省知府居然告诉我拿不出来,朕是不是平日里太纵着康靖这些能臣了,贪墨都敢贪到赈灾银上了!“
“皇兄息怒!“陆王爷看皇上气得有些发软,连忙说道。”息怒,朕如何能息怒,康家这些年敛财不少,朕想着他们往日先祖开国的功勋,一直容忍,没想到他们竟敢打赈灾银的心思。他们知不知道,一日不开仓,有多少百姓因此丧命,他们这些人究竟知不知道!““啪”皇帝狠狠地把茶杯摔在地上。
陆王爷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皇兄近年来鲜少动如此大气,他连忙去扶皇上坐下,心里默想,看来这康家是该动动了。
皇上稳住情绪,对陆王爷说道:“长逸,此次叫你前来,一是赈灾,江南省的百姓不能弃,也不能沦为君臣博弈的牺牲品;二是康家,朕要你去江南省查探,探子来报康家与其他几个世家联手,大肆敛财,意图不明,似是为江湖门派所用。你此去不要打草惊蛇,只要探出把柄即可,现在还不到斩草除根的时候……”
陆王爷,陆放,字长逸。
皇帝,陆敛,字长平。
皇上的意思是让陆王爷即刻出发,陆王爷记挂着儿子也没法,只得吩咐暗卫安排出行江南省。他想着陆景那边儿在王府养伤,应该也没什么危急的了。
可谁知道陆景竟是生生会错了意,平白多了许多麻烦。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7 14:43:00 +0800 CST  
小伙伴们 我更啦 这算是个过渡章
下一章大概父子再相逢?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7 14:45:00 +0800 CST  
想看啥 你们提一提
万一就写了呢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7 14:46:00 +0800 CST  
我要更新了!
小可爱们 准备好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9 11:29:00 +0800 CST  
第八章
陆王爷这一去就走了将近一个半月。
江南省虽说离京都不远,但也算不上近,来回路程就得要个八九天。这还得是马不停蹄,匆匆赶回。陆王爷办事的速度也实在不慢,他牵挂陆景,到了江南省的地界,就乔装打扮一番,暗地里派暗卫去偷账本,明面上再派钦察官员走个明路。他不便主动在官场露面,便常常坐在茶馆,行在小巷,醉在青楼,推测这康家究竟靠上了哪路江湖势力。
几管齐下,总算不负有心人,陆王爷带来的暗卫中有几个真是有大本事,也不是陆景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几个人配合着,从康府偷出真的账本,又做旧一本一模一样的放回,毫无破绽,没惊动任何人。看着暗卫带回来的账本,陆王爷是真的开心,他为自己优秀的孩子感到骄傲,虽然过去的十多年,他未曾教养过陆景
账本上不光有康家贪污受贿的证据,还有其私涉盐铁的痕迹,陆王爷觉得初次探查差不多就该结束了,康家不笨,待久了他怕露出破绽。至于江湖门派,他只探出其中有仓山派和青城派的影子,至于是哪家还是都有,或者是其他几家,就不好说了。
陆王爷惦记着陆景的伤势,初步探查也算可以向皇兄交差了,于是就急忙踏上了归程。
至于陆景这边,他在陆王爷刚走一天的时候就醒了。他再次醒来时意识到陆王爷已经离开了,他感觉就像是个梦,陆王爷从未如此待过他。这么多年,他自认还算了解陆王爷,但现在,他也实在是猜不透陆王爷这个主子,他的爹爹的心思。就算是他记得陆王爷说要他待在王府,好好养伤,不管暗阁的事务,他所理解的就是王爷要他卸任暗阁阁主的职务,好好待在王府服侍爹爹,至于养伤,做暗卫的,哪就那么矫情了,何况这次还没受什么内伤,伤了脏腑,所以陆景并不将这个当回事。
至于陆王爷的屋子,陆景是不敢待的。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陆世子的名头他一向不敢当真,也许王爷只是当着太医的面不好直言的缘故吧。他暗想。陆王爷送他去暗阁后,虽每年的年日或是需要他这个世子身份遮掩的时候,陆王爷会让他回王府,但陆王爷说过,不许他用王府的一针一线,陆景一向很乖,打过一次就记得了,更何况,那代价,也是陆景不愿回想的。
其实陆王爷没打过陆景几次,但陆景每次都记得很深。王爷鲜少靠他这么近,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惹爹爹烦心——陆景还是将王爷看做爹爹的,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和他相处,所以他学会听话。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9 11:33:00 +0800 CST  
累了 快码完了
小可爱们,你们热情点儿
说不定今天就双更了呢
什么评论,赞赞来一波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9 11:50:00 +0800 CST  
其实陆王爷没打过陆景几次,但陆景每次都记得很深。王爷鲜少靠他这么近,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惹爹爹烦心——陆景还是将王爷看做爹爹的,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和他相处,所以他学会听话
记得那年是陆景第一次被叫回王府,有个管家是新来的,还不太懂这英王府王爷世子父父子子的规矩,在陆景回来的时候,为他上了一盘点心,陆景在暗阁刚出任务回来,那是个对陆景来说很不好受的任务,虽成功完成,却也让他两日水米未尽。陆景的身子经不得饿,他本就体弱,好在他也自己知道,一向注意着,努力活着。看着那点心,陆景已是有些差不多晕眩的状态,本来在回来的途中是可以用些什么吃食的,可陆王爷急召,他不敢拖延分毫。加上他此时也记不清王爷的话了,所以他就吃了那盘糕点。
印象里他记得那糕点很好吃的,可后来呢,后来王爷到了。许是因着快到王妃祭日,王爷看他更是不顺眼,一巴掌将他扇倒在地,那盘糕点自然也是碎了一地,陆景耳旁一阵嗡鸣,脸是立马就肿了,嘴角也有丝血渗出,顶顶好看的脸此刻看上去倒有些滑稽。陆王爷此时看到他柔柔弱弱的样子,更像是气急了。陆景没力气起来,陆王爷边用脚踹他,边冲他喝道:“**,本王说你不许用王府的一针一线,你是听不懂,还是到如今,本王的命令你竟是敢不听了,怎么,去了暗阁翅膀硬了,真是个**,你哪有这个资格……”
后面的话陆景已经听不清楚了,陆王爷第一脚就踹在他的腿上,陆景的腿当年被丢进冰湖审问的时候落下了病根,那天又是阴雨天,经不得这么狠厉的劲道,陆王爷发泄够了也就走了。陆景根本不怨恨陆王爷,他想爹爹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扇了他一巴掌,踹了他几脚,是他自己身子骨不争气,爹爹平日里也不这么待他,更何况也是自己忘记爹爹说过的话,所以才做错了事,做错了事,爹爹罚也是对的。而且,他是爹爹,娘亲也说了,要对爹爹恭顺,所以,只要知道他是爹爹这就够了,有什么好怨的,不是吗……
陆景昏了近半个时辰才爬起来,那个新来的管家被赶走了,过路的侍从也不会去管他,陆景觉得很愧疚,是他牵连了那个管家,所以后来找机会给了那个管家一笔钱,他想应该够他生活很久了。
从那以后,他就时刻记着陆王爷的话,哪怕快要昏迷,潜意识也不会忘,他没那个资格,他知道的。
所以他陆景觉得能下地的时候,立马就离开王爷的寝殿。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9 14:44:00 +0800 CST  
小可爱们
爆发更文 嗑了这一章 下一章
遥遥无期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5-19 14:45:00 +0800 CST  
宝贝儿们,今晚的楼主会是一个更新的楼主,我的四级结束了(maybe 12月再战)

楼主 free踽踽独行  发布于 2019-06-16 00:30:00 +0800 CST  

楼主:free踽踽独行

字数:24030

发表时间:2019-05-16 09: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5 03:34:27 +0800 CST

评论数:70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