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同人】帝王的过失

他是万人之上的帝王,受家族的影响信奉这“肯定胜者,否定败者”却在16岁那年败在了一手扶植的宝贝的手中……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6 23:42:00 +0800 CST  
主教介绍:他是三大财阀之一赤司财阀唯一的继承人,是出身名门望族的球场贵公子,他是战无不胜的帝王-赤司征十郎。
(前情提要:因为出身名门,且是家中唯一继承人,所以对自己极为严格,受父亲影响树立啦肯定胜者的理念,在严格的教育模式下成长。不容许犯错。)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6 23:54:00 +0800 CST  
失败(1)
哨声吹响,冬季杯落下啦帷幕,82:81,成凛中学应得此次冬季杯。裁判话音一落,全场想起了热烈的掌声,礼花的绽放,队员的欢呼,无不在展示这胜利的喜悦。
而另一旁的洛山,则大相径庭,教练的差异神情,队员失落悔恨的泪水,以及帝王赤司征十郎的失败的泪水,如丧家之犬一般,失魂落魄。这是生来的第一次,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彷徨,无助,不知所措。
我赤司征十郎输了,输在了最不被看好的成凛手中,他输在了他一手扶植的黑子,他的宝贝的手里。他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敢相信。他的眼里流下因失败感伤的泪水。
我赤司征十郎竟然会输!
回到学校,教练黑着脸,开完了总结会议总结了这次的比赛情况。会议后,撂下一句话,正选队员随我到办公室一趟。
所有人进去后,教练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黑着脸从办公桌的抽屉中抽出了一把令人望而生畏的刑具-一把黝黑发亮的紫檀木戒尺。
冷冷的道,洛山今年的比赛,刚刚在总结大会上你们也听到了,除篮球部外,其他项目皆取得了冬季杯全国第一的好成绩。只有篮球部是第二。给学校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所以,你们要对你们的错误付出一定的代价。每人一百戒尺。赤司是队长,督导不严一百五十下。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7 00:23:00 +0800 CST  
失败(2)
教练指了指办公室桌子的桌面,对着黛千寻说到:你是全队中最年长的,是他们四个人的学长,你先来吧。裤子脱掉,腰腹压低贴在桌面,手扶在桌子上,双脚分开,把屁股翘起来。
黛只好照做,乖乖的摆出这个羞耻的姿势,露出他那雪白的臀部。静静等待着戒尺落下,疼痛的洗礼。啪,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呜咽了一声。唔~,呻吟声极小,但敏锐的帝王察觉到了。戒尺停留片刻后便被拿起,雪白的双峰上已经起了一道两指宽的红痕。啪啪啪,连着几下,又狠狠的打在那双峰上,黛千寻不住的开始扭动身子,扶着桌子的手青筋暴起,呻吟声也逐渐加大,表情一改往日的平静,变得扭曲起来。这种种表现,无不在昭示这受罚者现在所承受的疼痛。身后的四人不禁觉得身后隐隐作痛。啪啪啪又是一串的责打,黛千寻忍不住了,这几下从上至下,将它那本就红肿的臀又招呼了个遍打他的臀肉乱颤,身后火辣辣的疼痛在他的臀上肆虐。也顾不上他的形象如何了,再也压制不住的呻吟,从他的口中发出。他的脸庞是豆大的汗珠。不知过了多久,教练停下了责打,放过了身后的那方寸以红肿不堪的肌肤。一百下终于结束了。黛瘫软在桌子上,筋疲力竭。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身后的双峰红的发紫,足足比原来挺拔了一倍,想熟透的桃子一般。
那么,接下来就你们三个吧。教练再次开口到。声音冷的象万年寒冰。他们三人是无冠五将其三,在外面他们是仅次于奇迹五人的五将。而此刻却像三只小猫一样。气场全无。等待这死亡的宣判。
首先是时渕,其次是根谷,最后是叶山。这三人也和黛千寻一样,受到了戒尺的关照,惨不忍睹。
那么,现在到你了赤司。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7 14:09:00 +0800 CST  
补充兼预告:洛山教练年轻时也是从事体育运动的,所以手劲也非常的大。(高能预警阿征会被狠拍~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7 20:41:00 +0800 CST  
失败(3)
赤司答了一声,按照先前四人挨打时的姿势身子伏在桌上,将长裤褪下,将底裤一直褪到膝弯处,露出他白净无暇有挺立的双峰,以及光滑修长的腿。摆出那屈辱的姿势,脸上有一抹一闪而过的的红云,没有人察觉。
不着急,先等一下。教练说。我刚刚活动了一下经骨,有些累了。体力不足,达不到惩罚的效果。没法尽自己的力气帮你改正错误。先休息片刻。随后又说“黛,去打一盆冷水顺便去我的房间拿一条皮带过来”(洛山是私立学校,老师有些住在学校里)黛听到对自己的命令,顾不得身后的疼痛,不敢耽搁立马去办。赤司没有得到教练的允许也不敢起身,也只能保持着这个羞辱的姿势等待着惩罚到来。
片刻后,黛又回到了这里。带回来一盆水和一条宽大粗糙的牛皮皮带。教练说道:把它放进水里。黛明白了他的用意。心里暗暗的为赤司感到不幸,却也只能照做。教练有把那把凶器,那紫檀木戒尺放了进去。淡淡的说“惩罚十分钟后开始,你好好想想自己的错误”
办公室里的气氛肃杀,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可以听见。赤司的心绪逐渐回到从前。“没想到,这种惩罚也会落到自己的身上”他是赤司家的独子,生于名门望族。一出生就站在顶端,胜利成为了一种义务。以前他总是用这种方式惩罚别人,他的宝贝哲也,黄濑,紫园。将他们打的双臀红肿,坐下都成了奢望,使他们饱受疼痛。没想到今天他也面临这样的惩罚。而且是因为他的宝贝,他最爱的哲也。真是造化弄人世事难料啊。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教练站起身活动他的胳膊。说道打你一百戒尺,剩下的五十下用皮带来打。声音平静冷淡。先从水中拿出了那沾满四人血泪的戒尺。在空中挥动了几下。带起的风声让赤司有些紧张。突然啪的一声板子与皮肉接触的清脆响声划破寂静的空气。那洁白的双峰起了一道二指宽的红印,显得十分扎眼。报数!“一”赤司努力维持他的镇定。不让自己喊出声,因为真的好痛。啪“二”这一声有些许迟疑,赤司努力克制自己。又是一道红痕,落在上一道旁边。力度丝毫不减。啪啪啪又是三下。这次加重了力道。兴许是冷水的作用,加重了赤司所承受的疼痛。但又不会加重他的伤势。这才五下就让赤司的雪臀染上了红云。虽然只是发红,但有冷水的功效。使疼痛被放大。赤司从未觉得如此难熬。他的身体想要叫出声,却被他凭主观意识生生的压了回去,因为他是帝王,他不允许。旁边的四人为之感到震惊。
啪啪啪,“五十”又是一串的责打。最后一下落在了臀腿交接的敏感部位。不住的呜咽了一声,声音细小但教练察觉到了。这一声领他有些不悦。他又狠狠的落了几板子,这一出本就细嫩禁不住打,瞬间肿起了一道一指高的肿痕。赤司察觉到了原因,这次把自己的手塞进了嘴里,硬是堵回了呻吟声。
啪啪啪啪啪“六十”
啪啪啪啪啪“七十”
……“八十、九十”
“一百”一百下过后赤司松了一口气,终于一百下了。他靠他的意志力没有喊出声。
屁股早已被打的麻木,赤司的伤比其他几人更重。雪白的臀饱受蹂躏,红肿发胀,仿佛吹弹可破。有些地方甚至染上了青紫色。还有肿块。
教练道:你过来,趴在我的腿上。赤司一时间不明白,但也只好照做。当他趴下身子,一只大手按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放在他已经红肿不堪的屁股上。教练将他屁股上的肿块用力揉开。可赤司的屁股饱受责打,碰一下都疼。这个过程让他吃尽苦头饱受疼痛,却又不能喊叫。肿块
逐渐的消散。剩下的惩罚又将来临。
那么我们继续吧,他捞出了水中的皮带。皮带吸足了水分。变得富有韧性。不知何时那只手已经死死的按住了他的腰。他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趴在腿上被打屁屁。脸烧的滚烫。但表情依旧镇定。这是四人所不能及的。
皮带携风袭下,与皮肉接触发出清脆的声音,抽在那伤势最重的臀腿连接处,带起了一道红印。让刚褪去青紫的臀重新染上迷人的红。唔~着声音细小,但饱含了受罚者对疼痛的释放。现在趴在腿上,不能抓桌子了,就只好自己咬牙挺着。皮带不比戒尺。富有韧性而且弹性十足。抽在臀上,疼痛只增不减。啪,又一下,这一下赤司将手放进嘴里堵住了喊声。可很快,这一招就不管用了。自二十下之后因为数目的增加,伤势逐渐加重,肿块重新聚集起来,叠加的疼痛摧残着他的意志。下意识他开始小声呻吟,并且身子开始扭动,想要躲过责打。教练看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加重了他下手的力度。就这样,剩下的三十皮带,赤司体会到了毕生难忘的疼痛,屁股的肿块聚集在了一起,屁股整个比原来肿了一倍,变得有些透明。泛起了紫砂,一些打的重的部位甚至开出了多多红梅。他再也忍不住他的呻吟,扭动他伤痕累累的臀部。手上青筋暴起,汗水打湿了衣服头发。他从未如此煎熬。
五十下打完,教练松开了按住他的手,赤司象一颗失去生命力的落叶一下子滑落在地上。狼狈的喘着粗气。但因为身后的剧痛又一下子爬了起来。
他从未如此狼狈不堪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8 00:31:00 +0800 CST  
楼楼抽时间把失败给结了,写下一章。赤司回家后被爸爸狠拍的故事我尽量友善一点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8 10:53:00 +0800 CST  
失败(4)
他从未如此这般狼狈,他除了疼痛脑子里什么都不剩。他努力回复体力,维持这他的形象。这是帝王的自尊,他不允许自己如此失态。
教练开口道:好了,赤司。结束了。赤司这才站起身,提起裤子。他的礼貌习惯使他说出了谢谢,教练。四人都为帝王的顽强所吃惊。
就这样在经历过一番的苦难之后,5人终于可以回家好好养伤了。可赤司心里明白。回到家却是另一番苦难的开始。赤司家的家法,严厉的父亲。想到这些,赤司不禁背后一凉。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8 11:42:00 +0800 CST  
下一章还没构思好,楼楼一会要出去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8 11:45:00 +0800 CST  
楼楼想先写一个小番外,小黑子和赤赤的。怎么样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8 17:16:00 +0800 CST  
前情提要(番外):小黑子在训练时扭到了手,但仍然坚持训练,不将这件事告诉他人。但在换绷带的时候被赤司撞见,赤司告诉他不要参加篮球部训练,让他直接回家,并且让黄濑一行人护送他到家。结果,他不仅与五人在路上逛了一大圈还与其他人产生冲突参加了街球比赛。赤司因为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并且违背自己的意思很生气。好好的教训了黑子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8 20:19:00 +0800 CST  
番外:
你昨天晚上直接回家了吗?哲也。虽然早有准备但心虚的黑子仍有些结巴。回,,,回了。赤司一眼就看出事情不对。说道:那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好像伤势加重了呢。黄濑他们对你竟然这样不上心,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黑子见状只得将实情吐露。学生会主席办公室内,赤司站在办公桌前,表情严肃,讯问这固执的恋人
哲也,我昨天是怎么交代你的。且不说他们几人,你自己竟然不顾身体,跑去打球。看来我定要好好教教你了。皮子痒了吧。按照老规矩来。
赤司君~,可不可以不要啊~。这句话说的是百转千回。叫进了赤司的心里。但赤司为了纠正他的错误,保护他的恋人,保护他不受伤害。铁了心说,去把你的好朋友拿来吧。
所谓的朋友其实是一把塑胶尺,在平时是用来画格子,做统计的。而到了赤司这里却变成了惩罚那调皮又固执的恋人的刑具。
黑子知道赤司的脾气,也乖乖的趴在他的腿上,脱下裤子。而赤司翘起了一只腿使黑子的屁股不由自主的翘起来私处暴露无疑。我的哲也学坏了呢,会撒谎了。赤司语气平淡,但背后是一阵强压下的怒火。撒谎,乱逛,不爱惜身体,违逆我的命令。四罪并罚,你的屁股是不想要了吗?每一项二十下,共八十下。其中四十下,我会用手打,另外的用塑胶尺。趴好,老规矩不准躲,不准用手遮。不然那一下不算。
说着赤司的巴掌就落在了黑子娇小的屁股上,啪的一声脆响,黑子的臀上立即起了一个巴掌印,五指分明,清晰可见。赤司君~呜呜~(>_<)~。赤司下手重,再加上黑子本身很怕疼,一下子忍不住哭了起来。啪啪啪一连串巴掌落下,黑子只觉身后火热。才十几下黑子可怜的屁股被招呼了个遍,都染上了一层薄红。看着十分诱人。加上黑子哭的梨花带雨,又加上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呜呜呜我错了,赤司君饶了我吧不敢了。怎么,哲也这就受不住了吗?还早着呢。赤司丝毫不理会身下的恋人,继续他的暴行。
黑子的眼泪不停的掉,身后的巴掌也如雨点无情的拍打黑子的屁股。不知过了多久,四十下打完了。赤司揉着黑子发烫的小屁股。说道,哲也,感觉如何?好痛,赤司君,我再也不敢了呜呜~(>_<)~。这才只是开始呢,接下来才是正片呢。(宽面条眼泪T_T)
赤司的手拿起了塑胶戒尺,打下去,刚好打在臀腿交接处,黑子不住的用手去挡。赤司眉头一皱。又是狠狠的一板,力度明显加大了几分。哲也,你不乖啊,加罚一下。有了这次的教训,黑子之后在疼也不敢伸手去摸。啊啊啊,呜呜呜T_T赤司君,我不敢了 啊~。我以后会乖乖听你话,不敢在撒谎了。黑子叫着。奋力扭动着他早已红肿的屁屁。但无济于事。
赤司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改为了抚摸。抚摸着红红的小桃子。语气逐渐柔和,哲也错在何处。错在违逆赤司君,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错在撒谎呜呜呜~T_T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
傻瓜,没事了。不打了乖。红发少年吻住了身下瑟瑟发抖的少年。久久没有分开。 番外完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8 23:44:00 +0800 CST  
楼楼明天开始第二章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9 00:45:00 +0800 CST  
在这一章楼楼会添加黑子上药的情节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9 12:40:00 +0800 CST  
(二)回家之后 风暴前的平静
赤司仍照着他往常的习惯,步行回家。尽管他身上有伤。回到家后,家里的管家迎上来,说道:老爷这几天不在家,出差去英国,过几天才会回来。这几天家中的事务都将由少爷您来做主。赤司简单的嗯了声就走进了房间。管家长期在他身边照料,早看出事情不对,便也不在说什么。
赤司走进浴室,洗了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回想起了过去的时候。又看了看自己身后早已惨不忍睹的伤处。忍不住一碰,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赤司换好衣服,回了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这时管家在门外说:少爷,黑子少爷来了。赤司一惊说,让他进来。不一会黑子手里托着一个盘子,上面发着一个药盒,走进来。赤司君,你受伤了吗?这是管家递给我的。赤司明白了事情的缘由。说,是啊,托哲也的福。我因为冬季杯失败被狠狠的教训了呢。赤司君~哲也显得有些愧疚。就是因为哲也不在我身边,我才会这样心神不宁。才会输了比赛,要是哲也一直在我身边,我的屁股就不会这样遭罪了呢。作为补偿,哲也来给我上药吧。
唔,好,,,好吧。黑子的脸上拂过一片红云。黑子轻轻的脱下赤司的裤子,露出赤司饱经蹂躏的屁股。青紫交错,泛着血点。黑子将乳白色的药膏挤在手心,又一点点的涂在赤司的伤处。唔~,斯~,啊~。轻一点哲也。赤司发出一声声小声的呻吟,一是以为他心爱的宝贝给他上药,二是在心里吐槽教练下手黑。哲也看他这样,心里想着,这样的赤司君很可爱呢。以前这种事情都是赤司为他来做。如今反过来了。心里想着,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手上继续轻轻的为赤司揉着身后的两团肉,将淤血满满揉开,赤司享受着舒服的哼唧了几声。
两位少爷。管家在门外说道。我帮您们把今天的晚饭送来了。黑子起身接过,管家把饭餐送到,丝毫不窥探门内的情况,识趣的离开了。是赤司喜欢的汤豆腐和几样和食。以及黑子喜欢的香草奶昔和香草味的一些食物。
今天父亲不在,哲也留下来陪我
好。
这一天,两个人如此的幸福。可赤司明白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父亲回来了就不是这么好过了。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9 15:36:00 +0800 CST  
(2)
四五日后,赤司征臣结束了国外公司的事务回到了日本京都的本宅之中。赤司知道这是他磨难的开始,早上得到消息后就跪在书房之中,等待灾难的降临。
一直到了下午,书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男人走进来,正是他的父亲,这个家的家主-赤司征臣。既熟悉又陌生。
征十郎,听说你的比赛输了。赤司征臣走进来坐在那办公桌后。赤司因为跪的时间长了,有些暮然,但迅速回答道是。征十郎,赤司家历来处于众多世家之上,且经久不衰的原因你知道吗?是因为正确的结果,历代家主的苦心经营。而你现在失败了,为了防止下次再犯,也为了你可以独当一面,正确引导家族发展,我必须要惩罚你,让你受皮肉之苦。是的,对不起父亲,我愿接受您和家族的惩罚。赤司说。很好。征十郎的态度很端正啊。那就先来私的吧。从父亲方面的惩罚。去把柜子里的藤条拿过来。
赤司会意,走到高大的置物柜前,取出一个锦盒。里面是一根制作精细的藤条。恭敬的递给赤司征臣。他递给他一条毛巾,说:把这个拿着,疼的话就咬着,到沙发扶手上趴下,为了防止处理伤口时粘黏,裤子脱掉。赤司征臣说到。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09 22:00:00 +0800 CST  
(3)惩戒
真皮沙发触手冰冷,质地柔软。若是平时坐在上面,喝上一壶红茶。也是一件享受的事。可现在怕是没有这个意境了。
细长的藤条散发着一阵寒气,藤条约一指粗,质地柔韧,弹性十足,是藤条中的上品。抽在身上也一定很疼。
赤司征臣走到征十郎的身后,看见了他身后的伤,虽然已经上过药,也修养了几天,有了缓冲的时间,但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赤司征臣抚摸着征十郎的后背。像给小猫顺毛。“征十郎受伤了,是教练罚你了吗?”赤司被抚摸着,身体逐渐放松下来。“是,这都是我应该承受的。是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征十郎长大了”
啪,猝不及防。藤条重重的抽在臀峰,臀峰的肉一瞬间被抽扁,变的发白,又迅速变的红肿,鼓起一道红痕。赤司咬牙受住。他知道,这离他应受得还差很远。啪,又是一下,在上一下稍稍偏下的位置,与上一下紧紧的挨着。他紧紧的绷着身子,使自己的身子保持姿势。赤司征臣约用了7分的力。但已经让赤司难以忍受。赤司手紧紧的攥着皮沙发,把毛巾含在嘴里,不让自己叫出声。啪啪啪,手上的动作不曾停歇。藤条依旧亲吻在赤司的臀。赤司身后像热碳紧贴。屁股染上了深红,赤司下意识开始轻微的扭动屁股,试图躲避身后藤条的爱抚。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撒娇求饶。但是他错了,他的傲娇在父亲的手里土崩瓦解,不复存在。他逐渐开始呻吟,痛呼。小声说着,父亲轻点,饶了我吧。征十郎快受不住了。屁股扭动的幅度也逐渐加大。帝王的自尊,在父亲面前不复存在。身后的疼痛是他失态,失去了帝王的傲气。变的像一只可怜的小猫,求饶起来,乞求着赶紧结束这惩罚。
四五十下过后,赤司征臣停下了他的爱抚,,此时赤司的屁股已经是青紫交错,肿的想两颗熟透的紫色葡萄。皮薄肉多,仿佛吹弹可破。赤司也已经哭成了泪人。不断的小声抽泣。
去请绿间医生过来,给征十郎上点药吧。赤司征臣吩咐到。管家应声道是。走进来,把征十郎扶回自己房间。临走前赤司征臣说“明天继续”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10 16:05:00 +0800 CST  
上文的绿间是真太郎的爸爸,绿间家世代都是医生。楼楼准备安排真太郎出厂啦。明天拍轻一点,对征十郎温柔一点(不能把老公打坏了)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10 19:36:00 +0800 CST  
(4)
斯~啊,绿间医生,请你不要。轻一点啊。赤司趴在床上,绿间给他上着药,真太郎在一旁看着,一言不发。心里庆幸当初没有和赤司一起进一个学校,生活在这样的家庭。
你还好吧,真太郎忍不住说。嗯,斯啊~还好,我父亲留了力气,不至于上的太重。绿间家世代行医,对人的病症伤情有深深的了解。他这样子,屁股肿的有些透明,颜色深紫。一定忍受了不少疼痛。
绿间的父亲上过药,就退了出去,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赤司你没在状态啊,和黑子的比赛,你本可以。但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输?即使你进入第二人格,凭着你的技术和五将的帮助,诚凛根本不堪一击。而你却失败,我一直想不明白。是啊,我本来可以,但真太郎,人都是有感情的,初中生时我们五人互相争夺,才把黑子越推越远,如今黑子回来了,回到了我们身边,他却带着另一个男人,你让我如何保持沉默?我一看到他们那个样子,默契配合,互相陪伴。哲也是我们的,是我的。我不允许。不允许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皿=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10 23:09:00 +0800 CST  
哲也不在我的身旁,我怎么也静不下心。特别是看到他们两个人。上一次我用剪刀刺他就是这个原因,我恨他,他带走了哲也,带走了我的宝贝。他带着宝贝来违逆我,背叛我。我怎能不气。我要把他夺回来。(英雄难过美人关)
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脆弱赤司。绿间虽然也是这样想的(其他人也都一样),但他骨子里的那份高傲,使他的嘴硬起来。现在我们彻底败给他了,他也许就是我们的克星吧。也许是命中注定,注定要输给他。

楼主 小秀19861215  发布于 2019-02-10 23:18:00 +0800 CST  

楼主:小秀19861215

字数:30088

发表时间:2019-02-07 07:4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6 21:45:07 +0800 CST

评论数:43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